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94章:大戰結束!種氏跪降!(新盟主可可天天kt賀)   
  
第394章:大戰結束!種氏跪降!(新盟主可可天天kt賀)

g,更新快,無彈窗,!

(恭喜可可天天kt成為本書新盟主,謝謝)

"攔住他,攔住他……"種堯高呼.

盡管他覺得自己的城門無比堅固,但面對大傻這樣的戰場怪獸還是非常忌憚.

"我去!"

然後一聲巨響,一根巨型狼牙棒猛地掉落下來,砸在地上.

緊接著一聲更大的巨響,一個巨漢直接從城牆上跳了下來.

藍暴!

之前始終跟隨甯岐的那個戰場霸王.

姜離余孽,特殊血脈者.

一直到此刻,他都還在為甯岐,為種氏而戰.

殊不知大炎帝國已經要將他也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抹去了.

"大傻兄弟,我對你沒有敵意,但是你想要去城門,必須先過我這一關."藍暴抄起狼牙棒朝著大傻道,他明明是用非常普通的口氣說話,但聽上去依舊如同雷鳴一般.

藍暴對大傻確實沒有敵意,甚至還充滿了莫名的親近.

大傻看了藍暴一眼,然後將身上的箱子放在地上,抄起了玄鐵棒.

"來吧,兄弟!"大傻道.

"啊……"藍暴一聲大吼.

然後揮舞著狼牙棒,猛地朝著大傻沖了過來.

這架勢,真的有一種犀牛沖撞的感覺.

"砰!"

兩個巨漢猛地沖撞在一起.

火星撞擊地球一般.

玄鐵棒和狼牙棒也狠狠撞擊在一起.

一聲巨響.

刹那間.

城牆上的人身體猛地一顫,毛骨悚然.

因為這聲音太響,太尖銳了.

兩個人站的地面,直接龜裂.

這僅僅只是見面禮.

然後,兩個人陷入了瘋狂大戰.

一開始還能看得見身影,到後面完全是塵煙滾滾,將兩個身影完全籠罩.

整個地面甚至仿佛被犁過一般.

這一戰看得所有人膽戰心驚,渾身戰栗.

太可怕了.

壓根就沒有任何招數,就是力量和速度的碰撞.

四五百斤的狼牙棒對戰四五百斤的玄鐵棒,瘋狂對砸.

火星四濺.

任何人哪怕挨一下,也立刻成為了肉泥.

但是這兩人,活生生挨下了.

千米范圍之內的地面,被蹂躪得千瘡百孔.

這壓根不像是兩個人類在戰斗,而像是史前巨獸一般.

"砰砰砰……"

五十招,一百招,三百招.

忽然,兩個人停了下來.

漫天的塵土漸漸落定.

兩個人的腳下地面已經裂開了無數縫隙,藍暴的雙腳更是插入了地面泥土半尺.

不,他是活生生被大傻砸進去的.

他依舊手握狼牙棒.

"咔嚓……"

忽然這支狼牙棒也猛地龜裂,碎落了一地.

"噗……"

"噗……"

緊接著,藍暴嘴里一股又一股的鮮血湧出.

"我艹,你牛逼,哥哥打不過你."

藍暴最後一口鮮血猛地噴出,然後單膝跪在地上,開始狂嘔鮮血.

其實他一開始就不是大傻的對手,真的完全是在硬撐,但實在是撐不住了.

"兄弟,你殺我不?"藍暴問道.

大傻搖頭道:"俺不殺你,你和屠大,屠二一樣,都是我兄弟."

"那行,那我在這里吐一會兒血."藍暴繼續嘔血:"我擋不住你了,你該干啥干啥去吧."

大傻看了他一眼道:"你會死不?"

藍暴道:"大概死不了吧,不過傷得比上次狠!"

大傻走了.

過了一會兒,藍暴自言自語道:"不行,不行,我得躺會,撐不住,撐不住."

然後,他竟然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一邊吐血一邊休息.

………………

大傻繼續扛著大箱子沖向城門.

"砸,砸……"

"油鍋,油鍋……"

城門之上的守軍,瘋狂地攻擊大傻.

但是結局和楚王都的一樣.

扔巨石下來,哪怕上百斤的巨石,大傻完全不當一回事.

你能把我砸得晃動一下,我算你牛逼.

而油鍋?

有木蘭這個神射手在,任何武士扛起油鍋的瞬間,立刻就會被她的箭射倒.

"嗖……"

更過分的是,木蘭一支火箭射來.

整個油鍋熊熊燃燒,城頭上的種氏守軍被燒死無數.

就這樣,大傻頂著無數的滾木和巨石攻擊,再一次開始狂砸城門.

"砰砰砰砰……"

一陣陣巨響.

城門最外面一層的木頭,活生生被砸出了一個巨大的洞孔,露出了里面的鐵門.

貼上鋁熱劑,猛地點燃.

"砰……"

再一次爆出了驚人耀眼的白光.

厚厚的鐵門直接被燒紅了,燒融了.

然後,大傻在此拿起玄鐵棒狂砸,輕而易舉將鐵門砸穿了.

然而……

里面還有一層厚厚的石門.

靠!

種氏家族這是不打算出來了嗎?

堵在這後面的石門,足足近一尺厚.

大傻將一箱火藥塞在門洞上,點燃後飛快後退.

這箱子火藥,足足有一二百斤.

大傻飛快跑出了上百米.

"轟……"

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

如同雷鳴一般.

整個地面都顫抖.

然而真是見鬼了.

這扇厚厚的石門依舊一動不動.

火藥的威力還是太弱了.

關鍵是爆炸的威力,全部朝外釋放出來,只有一少部分作用在巨石門上.

這座見鬼的石門,還是太堅固了.

聽到這一聲巨響後,種堯,種鄂也嚇了一跳.

但城門終究還是沒事.

大傻再一次沖上去.

發現那個石門只是被炸開了一個坑而已.

然後,他再一次拿出鋁熱劑,超過二百斤,全部貼在巨石門的大坑上.

再一次點燃.

"轟轟轟……"

看上去,整扇石門都在熊熊燃燒.

石頭也是有熔點的,也能夠被燒紅,燒化的.

只不過近一尺厚的石門,想要燒化實在太難了.

這次放了這麼多的鋁熱劑,而且集中石門的大坑上燃燒.

整整幾分鍾後,終于將那處地方徹底燒紅了,燒得融化了.

片刻後,鋁熱劑燒完了.

那扇石門一尺多范圍內全部是通紅的.

大傻拿起玄鐵棒,再一次狂砸.

城頭之上,對大傻的攻擊依舊在瘋狂砸落.

而這個戰場BUG,完全置若罔聞,繼續瘋狂砸城門.

"砰砰砰砰……"

被徹底燒紅之後,石門沒有那麼堅固了,直接被大傻砸出了一個巨大的洞孔,終于被砸穿了.

然後大傻探頭看了一眼.

頓時驚呆了.

種氏家族這是瘋了嗎?

這扇石門的後面,竟然堆著無數的巨石,將整個城門洞堵得嚴嚴實實.

不過這又怎麼樣?

大傻根據沈浪的吩咐,開始忙碌起來.

他頂著城頭的攻擊,一趟又一趟地運火藥.

一次一箱,每一箱足足二百斤多斤.

整整好幾箱火藥,足足一千多斤,全部塞到城門之後.

這整個過程中,城頭上種氏家族的武士對他進行瘋狂的進攻.

"射箭,射箭……"

"射火箭."

"瞄准他的箱子."

盡管不知道這箱子為何物,但種氏也只要射火箭引爆.

然而一切都是徒勞的.

大傻舉著一面巨大的盾牌擋在箱子面前,任何火箭都射不中箱子.

看著大傻一趟又一趟地把詭異的箱子塞入城門之內.

種堯心中的不安越來越強,越來越強.

"種鄂,我們去阻止他……"

然後,種堯,種鄂兩個頂級高手從城牆上躍下來阻擋大傻.

這兩個人都無比接近于宗師級強者,刹那間大傻直接落于下風.

大傻就是這樣的,只要面對的是絕頂高手,一開始肯定是吃虧的.

但是只要讓他扛過幾百招,那敵人就完了.

片刻後!

木蘭殺了過來.

四個人,瘋狂厮殺在一起.

種鄂,種堯兩個人的武功高于木蘭和大傻.

但是木蘭速度太驚人了,提前感知太強了,嬌軀如同閃電一般,根本無法擊中.

而大傻?

是能夠將大宗師都打哭的人.

我是打不過你,但是我耐力強.

只要你殺不了我,總能將你內力耗盡.

"金木蘭,你的對手是我!"

一聲嬌咤.

一道火紅的身影從城牆上猛地躍了下來.

種師師.

她早就想要來殺木蘭了.

之前論長相兩個人差不多,論身材兩個人也差不多.

但是種師師武功更強,身份更高貴.木蘭曾是她的手下敗將,她一直洋洋得意.

但沒有想到,金木蘭此時武功竟然變強了,而且變得更美,身材魔鬼得仿佛不像是真實的.

種師師心中無比妒忌.

憑什麼?我才是越國第一絕世嬌娃!

此時,見到金木蘭落入了下風,她立刻沖下來圍攻.

要抓住千載難逢的機會,再給金木蘭致命一擊.

"師師,回去……"種堯驚呼.

種師師的一劍,如同天外飛仙一般,在空中朝著木蘭閃電刺了過來.

金木蘭,上一次我一掌擊裂了你的肋骨.

而這一次,要將你的身體刺穿.

"去死吧……"

種師師的劍刺向金木蘭胸口.

然而……

下一秒鍾.

木蘭的超級大長腿,猛地一陣彈射,踢在種師師的腰間.

快得根本無法防禦,至少以種師師的修為根本防不住.

刹那間!

"噗……"

一口鮮血猛地噴出.

種師師一聲慘呼.

她絕美的嬌軀還沒有落地,頓時如同風箏一般,直接被踢飛出幾十米.

她剛剛從城牆上跳下來,現在又被直接踢回到城牆之上了.

猛地砸落在地.

"我,我……"

又連著嘔出了幾口鮮血,種師師徹底昏厥過去.

一招被秒殺!

………………

四人大戰在繼續!

種堯發現了金木蘭的可怕.

她的內力明明遠不如他,武功修為也不如.

但是速度太快太敏捷,那魔鬼一般曲線的嬌軀,充滿了驚人的彈力.

輕輕一彈,就可以躍出十幾米遠.

而且對于危險充滿了預判和感知,所以根本就無法傷到她,一劍都擊不中.

反而要時時刻刻提防她的攻擊.

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快,這麼敏捷的速度.

金木蘭是打不中.

而大傻是隨便讓你打.

我穿著半寸厚的鋼鐵鎧甲,你用劍能夠刺穿算我輸.

"嗖嗖嗖嗖……"

種氏高手不斷躍下.

幾十人,上百人對戰大傻和木蘭二人.

然後……

屠殺開始了.

涅槃軍箭雨狂射.

大傻直接把後背交給種鄂.

你來砍,你來殺啊.

然後,他揮動玄鐵棒大開殺戒.

"嗖嗖嗖嗖嗖……"

箭雨爆射.

除了最頂尖的高手,尋常武道高手,根本抵擋不住涅槃軍的箭雨.

"砰砰砰砰……"

第一涅槃軍出動.

這支超級重甲步兵,組成了一個烏龜殼,護送著十幾箱火藥,一直靠近了城門.

"擋住他們,擋住他們……"

城牆上的種氏大軍高呼.

無數箭雨射下.

無數的巨石砸下.

無數的滾油潑下.

但這第一涅槃軍完全不顧傷亡.

滾燙的油潑在身上,雖然穿著厚厚的鎧甲,但是溫度驚人,而且這些滾油可能會沿著縫隙鑽進來,直接將皮膚燙熟.

但他們連躲都不躲,組成鋼鐵陣,將剩下的兩千斤火藥,全部塞入了城門洞內!

"撤退,撤退……"

差不多了!

金木蘭一聲令下.

第一涅槃軍後撤.

然後大傻後撤.

最後金木蘭閃電一般後撤.

種堯感覺到巨大的不妙,大吼道:"朝城門洞內潑水,潑水."

一桶又一桶的水從城頭上吊了下來.

幾十名種氏武士舉著水桶,要朝著城門洞內潑水.

原本可以從城內把這些火藥潑水,但為了徹底杜絕敵人的進入,種氏把城門洞都堵住了.

"封住城門破洞,封住……"

種氏家族的武士,高舉著盾牌,試圖去將大傻砸出來的城門大洞堵住.

然而……

一切都是徒勞的了.

金木蘭彎弓搭箭.

開始狂射!

連珠箭!

種堯和種鄂,拼命格擋.

當著盾牌,瘋狂擋箭.

這兩人確實厲害,木蘭的每一箭都被擋住了.

然後一面厚厚的盾牌,擋在了城門的破口上.

終于封住這個洞口了.

種氏長長松了一口氣.

"嗖……"

而這個時候,木蘭猛地一箭射了過來.

"噗……"

這兩米的巨箭,直接射穿了這面堵住城門破洞的盾牌,刺入三寸多深.

依舊算是擋住了.

但是……

下一秒鍾.

"砰……"

這支箭的箭頭部位猛地燃燒,然後爆開!

鋁熱劑火花,朝著城門洞內四下飛散,里面可是密密麻麻堆積了三千多斤的火藥.

種堯全身汗毛猛地豎起.

他本能地感覺到了致命的危險,然後用盡了所有的內力,朝著邊上狂奔.

"轟轟轟轟……"

驚天動地的巨響.

整個地面都在顫栗.

整個城門之處,仿佛猛地隆起.

然後……

厚厚的石頭城門,直接飛了出去.

堵住城門的無數巨石,也猛地飛了出去.

城門內外的幾百名種氏家族武士,如同稻草人一般飛出.

在空中直接鮮血狂噴,筋骨斷折.

"砰砰砰……"

無數巨石落地.

那扇厚厚的巨石城門,飛出了十幾米後,狠狠砸落在地,將十幾個人砸成了肉泥.

種堯,種鄂都躲開了這驚人的爆炸沖擊波.

但是整個耳朵內一陣陣轟鳴.

天地間什麼都聽不見了.

甚至大腦也一陣陣昏眩,眼前一陣陣發黑.

這是典型的腦震蕩.

種堯算是很強了,這麼近的距離被爆炸掃中,僅僅只是輕微腦震蕩.

而城頭之上種氏家族的士兵,也全部被橫掃在地,生死未卜.

整個場面,如同修羅地獄.

………………

城門破了!

這幾千斤火藥,終于炸開了一個豁口.

將城門砸穿.

將城頭炸塌.

怎麼說呢?

這個威力在外人看起來,還是很強的.

如果沈浪看到了,只會歎息太弱.

硝石礦太缺了.

不管多高級的炸藥,都需要用到硝礦.

靠著刮茅廁,得到的硝太少了.

但不管怎麼樣,鎮西城門破了.

………………

"進城!"

隨著金木蘭一聲令下.

第一,第二涅槃軍開始集結,攻入城內.

大傻又成為了坦克一般,開路先鋒.

第一涅槃軍外面做移動的鋼鐵牆壁,第二涅槃軍在里面射箭.

輕而易舉地攻入了鎮西城內.

盡管種氏家族的軍隊毫不畏死一般沖上來,想要阻擋涅槃軍入城.

但是已經毫無意義了.

一旦敵人失去了城牆的庇護,第一涅槃軍近戰無敵,第二涅槃軍遠射無敵.

局面便是一邊倒的屠殺.

誠然,涅槃軍只剩下幾十萬支箭了.

但是種氏家族的守軍,僅僅不到一萬而已.

一個時辰後!

鎮西城徹底淪陷.

種氏家族近萬守軍,近乎全軍覆滅.

金木蘭攻入鎮西侯爵府內,抓捕種氏家族成員超過五百人.

………………

之前說過.

頂級的武道高手在戰場上用途不算很大,但是他們若想要跑,也基本上擋不住.

所以……

種堯,種鄂等上百名種氏家族的重要成員跑了.

當涅槃軍攻入城內之後,種堯就知道,大勢已去,立刻帶領家族嫡系成員,騎上最好的千里馬,沖出了鎮西城,逃之夭夭.

但是,應該逃去哪里呢?

東邊?

不行,那是天越城的方向.

北邊?

也不行,那是豔州的方向.

西邊?

更不行,那是死敵楚國的方向.

南邊?

那是白夜關的方向,那里還有種氏家族的幾千守軍.

用最快的速度去白夜關,然後帶上所有的軍隊沖出天西行省南部,進入天南行省一路南下,進入薛氏家族的領地,進入南洲群島.

盡管那樣會居人籬下,但起碼安全了,而且有軍隊在手就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一路狂奔,狂奔!

………………

白夜關距離鎮西城足足三百多里.

種堯等人一路不斷換馬,僅僅兩天兩夜後,就來到了白夜關之下.

這座城關很牛逼,有兩道城牆擋在山谷隘口處,中間還有十幾座各式各樣的城堡.

所以能夠駐守一萬多大軍.

甚至最高峰的時候,鄭陀有兩萬大軍駐守在此處.

"白夜關守將種鳴何在,主公駕到,立刻開門!"

種鄂上前高呼喊門.

但是,城關之內沒有半點動靜.

種鄂,種堯對視一眼,身體漸漸有些發冷.

千萬不要,千萬不要是壞消息.

"白夜關守將種鳴何在?主公駕到,立刻開門!"

此時,白夜關的大門緩緩打開了.

但……種堯反而不敢進去了.

因為太詭異了.

而就在此時!

白夜關城頭上忽然一陣高呼.

"叔父,快走,快走……"

種堯幾乎要昏厥了過去.

果然,最壞的事情發生了.

然後……

"咚咚咚咚……"

一陣陣戰鼓巨響.

白夜關上升起了一面又一面的旗幟.

張!

緊接著,城頭上出現了天西行省都督張翀的面孔.

"種堯侯爵,翀已在此等候多時了."

緊接著,張翀身後密密麻麻出現了無數的武士.

每一個都是精瘦黝黑的.

盡管穿著越國士兵的衣衫,但是種堯一眼就看出,這是沙蠻族人.

只有這些猴子才最擅長攀爬城牆.

白夜關淪陷了,這是昨天的事?還是前天的事?

但在三天之前,白夜關明明還在種氏家族的手中.

因為戰局險惡,種堯不斷從白夜關抽兵,使得這座城關的守軍從一萬多人下降到幾千人.

但這等險要城關,想要攻破,何其難也?

沒有想到,沙蠻族竟然會借兵.

矜君這麼瘋狂嗎?你和沈浪什麼關系?你和越國不是仇人嗎?

"走,走……"

種堯一聲高呼,然後率領上百騎朝著東邊方向狂奔,

然而,僅僅奔出了十幾里.

他們停了下來.

因為地面開始顫抖.

然後東邊的地平線上出現了一道黑線.

羌國的騎兵!

足足上萬羌國騎兵,潮水一般湧來.

沈浪你真賤啊,簡直是賤到無邊無盡了.

之前大戰的時候,羌國騎兵也不動,張翀大軍也不動.

仿佛要把整個戰場都交給金木蘭的四千涅槃軍.

結果現在呢?

又來給我上演四面埋伏?

種堯就算再瘋狂,也不敢說帶著上百騎沖向羌國的一萬騎兵.

"走!"

種堯又一聲令下,朝著西邊方向狂奔逃竄.

然而.

僅僅又跑出去了十幾里.

前面的地平線上又出現了一道黑影.

大傻率領的第一涅槃軍追過來了.

種堯咬牙切齒.

"走!"

然後,率領著上百騎朝著北邊方向狂奔.

這個時候的種氏家族,真的如同困獸一般.

東南西北方向,再也管不上應該去哪里,不應該去哪里了.

只要逃出這個鬼地方就好.

而且,距離他們最後一次換戰馬已經超過幾個時辰.

他們的戰馬就算再神駿也已經精疲力盡了.

種氏嫡系上百騎,一路向北.

又奔跑出去了幾十里.

然後……

北邊的地平線上,又出現了一道黑線.

上面的旗幟是卞!

這是卞逍的幾千騎兵,為首的是卞逍的弟弟,卞允伯爵.

種堯真的要炸了.

我艹,我艹……

之前你們都哪里去了?

古蘭城大戰,完全不見你們的蹤影.

鎮西城大戰,也不見你們的身影.

面對我的十萬大軍,你們一個影子都沒有.

現在我種氏家族的軍隊死光了,僅僅剩下一百多人,你們竟然出動了兩三萬人來圍追堵截,上演大埋伏.

真賤,真他媽的賤啊.

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種堯此時內心的絕望.

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全部被堵住了.

哪里都去不了.

關鍵天西行省北部都是大平原,適合騎兵馳騁.

這上百騎躲都躲不了.

"主公,我們下馬,分散逃走!"

"對,主公,我們朝著四邊八方沖出去."

"敵人的包圍圈很稀疏,再怎麼也能夠跑得出去的."

他們說得有道理,一百多人騎馬目標太明顯了,只要下馬分散開來,目標就小很多了.

總會有漏網之魚的.

"主公,你帶著世子下馬,喬裝打扮,秘密離開,我們掩護你!"

"主公,你帶著世子走."

種氏家族嫡系武士紛紛高呼.

這就是百年豪門貴族.

當時有無數人願意為蘇難而死,今日就有無數人願意為種堯而死.

世世代代培養起來的忠誠,確實是很難動搖的.

種堯騎在馬上,頭痛欲裂.

為何會落到這個局面?

十萬大軍啊,怎麼會敗得如此之快,如此之慘?

當然,原因他知道.

急功近利,利令智昏.

帝國給的誘惑太大了,遠遠超過了種堯的想象.

只要消滅涅槃軍,就能夠自立為國.

誰能不心動?

關鍵是涅槃軍只有四千多人而已.

他手中有十萬大軍,怎麼看都是輕而易舉的.

然而沒有想到沈浪會如此之毒,竟然料到了他會向浮屠山求援,所以設下了如此毒計,讓一萬五千狂暴軍淪為野獸狂殺自己人.

若非狂暴軍的自相殘殺,這一戰根本不會輸.

真正死在涅槃軍手中的軍隊,只有兩萬而已.

剩下大部分都是死于狂暴軍的屠戮,還有十幾萬斤魚油的爆炸.

蘇難當日就是利令智昏,才導致兵敗如山倒.

今日又輪到我種堯了嗎?

天下人是不是要恥笑我愚蠢?

愚蠢嗎?

當然不是.

不管蘇難還是種堯,都是一代人傑.

站在上帝視野,當然覺得這兩人有些愚蠢.

但身處他們自己的視野,誰又能抵抗這些誘惑?

接下來該怎麼辦?

蘇難選擇死全族,換取一個人的脫身,前往沙蠻族投靠矜君,東山再起.

而且他和沈浪的仇恨徹底消除了,甚至成為了某種意義上的盟友.

那我重要該怎麼辦?

去投靠薛徹?

不,不行!

薛徹不是矜君,他遠遠沒有那麼寬宏大量.

我種堯若是犧牲全族,喬裝打扮逃之夭夭,能夠去哪里?

炎京?

失去了天西行省,失去了十萬大軍,我在大炎帝國面前已經毫無價值.

怎麼辦?

怎麼辦?

種鄂高呼道:"兄長,該做決策了,敵人已經合圍了!"

"主公!"

"主公,要不然舍命一戰,我們甯可站著生,也不跪著死."

"對,拼死一戰,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了!"

種氏家族從來都不缺乏血氣,他們和楚國打了上百年時間,骨子里面的彪悍是不會變的.

足足好一會兒.

種堯扔掉了手中的兵器.

"投降!"

"我種氏徹底投降!"

"向國君投降,然後一切聽從上天的安排!"

這話一出,所有人震驚.

"主公,為何要降啊?難道我們降了,沈浪就會放過我們了嗎?"

種堯道:"我們和沈浪有什麼生死大仇嗎?"

還真沒有,和沈浪有生死大仇的是薛氏,而不是種氏.

甚至沈浪從來都沒有說要將種氏斬盡殺絕,兩個人唯一的正面仇恨就是種師師.

但是……被瘋狂打臉的人是種師師啊.

而且,種妃和沈浪的關系很好.

上一次甯元憲在種妃身上腦梗塞後,沈浪救了甯元憲,種妃就再也沒有和沈浪為敵了.

甚至沈浪生女兒,生兒子的時候,種妃都送去了禮物.

上一次薛徹率領高手劫殺甯政的時候,種氏也沒有出動一人.

種堯道:"沈浪能夠和蘇難一笑泯恩仇,他有什麼理由要將我們種氏斬盡殺絕?"

"投降吧!"

………………

片刻後!

種堯率領一百多族人下馬,扔掉了所有的兵器,脫掉了所有的鎧甲,朝著大傻的涅槃軍走去.

他不像向卞氏投降,也不想向羌國女王投降,更不想向張翀投降.

半個時辰後!

大傻率領著第一涅槃軍殺了上來,見到種堯的一百多人後,大傻猛地舉起玄鐵棒,准備大戰一場.

結果……

種堯上前躬身拜下道:"大壯將軍,沈浪公子呢?種氏正式投降!"

大傻的玄鐵棒高高舉著,頓時呆了.

他不由得朝著後面望去.

我,我現在該咋辦啊?

"沈浪不在……"大傻道:"你不打了?"

種堯道:"種氏家族,正式請降."

大傻看了好一會兒,道:"那你等著,我去找弟妹."

然後,他朝著鎮西城狂奔而去.

但是很快他又跑了回來,道:"不行,我不能走,萬一你們說話不算數打起來,我不在的話兄弟們會吃虧,張大你去告訴我弟妹."

"是!"

一個涅槃軍武士朝著鎮西城狂奔而去.

兩個時辰後!

越國涅槃軍統領金木蘭,正式接受了種堯的投降!

次日!

天西行省總督張翀率領一萬大軍進駐鎮西城,接管了這座西北第一城.

金木蘭率領涅槃軍,押送種氏家族俘虜近千人,返回國都天越城.

為表誠意,種堯也在囚車之內,用鐵鐐鎖住了雙腿雙手.

至此!

天西行省平叛之戰徹底結束.

………………

注:今日兩更一萬六!諸位恩公,月票請繼續給我,糕點拼盡所有力氣碼字回報你!

謝謝我是曉龍,可無肉不可無書的幾萬幣打賞.

上篇:第393章:全軍覆滅!種堯絕望!(新盟主迷路了♀賀)    下篇:第395章:甯焱公主分娩!浪爺又要逆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