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95章:甯焱公主分娩!浪爺又要逆天!   
  
第395章:甯焱公主分娩!浪爺又要逆天!

g,更新快,無彈窗,!

(謝謝6688在無錫五萬幣打賞,謝謝)

我日,這真的假的?

不是我不明白,而是這個世界變化太快.

這是國都萬民心中的感覺.

之前是絕望和失敗蜂擁而至.

而現在完全是從勝利走向勝利.

當種氏宣布謀反的時候,國都萬民雖然談不上惶惶不可終日,但也是充滿了絕對的不安.

因為誰都看明白了.

這是一場內戰,而且是爭王內戰.

當然了,實際上種堯這一戰未必是為甯岐打的,是為了自立成國.

但在天下萬民眼中,種堯起兵就是為了甯岐奪王位.

一旦攻占了天西行省之後,種堯大軍一定會長驅直入攻打國都,用勤王的名義把甯岐推上王位.

所以,大家都擔心真正的大決戰會在國都爆發.

到那個時候又是生靈塗炭了.

要知道種氏整整有十萬大軍啊.

除非卞逍大軍南下,否則甯政殿下的軍隊會吃大虧.

然而沒有想到的是,僅僅一個多月時間,種氏就輸了.

十萬大軍近乎全軍覆滅?

靠,我們越國的軍隊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盡管沒有萬眾歡騰,但是國都民眾心中還是非常雀躍的.

對甯政的擁護感再一次提升.

什麼是厲害的君王?

就算爆發了內戰,也幾乎讓你感受不到,你還沒有開始擔心,就已經結束了.

沈浪牛逼啊.

國都萬民雖然不願意說出口,但心中卻同時湧起了這個念頭.

聽說這一戰全部都是有沈浪的妻子打的.

幾千人打十萬.

這聽上去都有些匪夷所思啊.

很多話本都不敢這麼寫啊,這奇跡簡直是一波接著一波.

"是沈浪的娘子牛逼,不是沈浪牛逼."

"金木蘭這麼強,結果還要被沈浪騎,不是顯得沈浪更牛逼嗎?"

"你怎麼知道是沈浪騎金木蘭?或許是金木蘭騎沈浪呢?"

這個世界,從來都不缺乏發現真相的眼睛.

"我忽然覺得沈浪更牛逼了,娶了這麼一個厲害而又絕美的娘子,辦事的時候都不需要費力,躺著享受就是了."

"騎上來,自己動,好牛逼!"

………………

三王子府內.

甯岐靜靜站在院子內一動不動.

他再一次承受了致命的打擊.

他為何堅持留在國都之內.

因為種氏強大,薛氏強大.

當種氏謀逆,十萬大軍氣勢驚人的時候,甯岐在國都也是有巨大分量的.

因為從某種程度上,種氏和薛氏也是為了他而戰.

萬一種氏十萬大軍打入國都的時候,誰能穩住局面?

只有他甯岐.

然而僅僅一個多月時間,種氏的十萬大軍就全軍覆滅了.

"涅槃軍這種軍隊,根本就不該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甯岐發出了同樣的感歎.

接下來他應該怎麼辦?

種氏滅了,薛氏依舊強大.

但是從某種程度上薛氏已經跳出了越國這個范疇了,薛氏家族經營南洲群島幾十年,幾乎已經是自立一國,而且背靠浮屠山,聯合隱元會,薛徹早已經把關系經營到了帝國這一層級.

種氏和他甯岐的關系非常親密,薛氏則稍稍遠了一些.

如今種氏投降了,他甯岐的分量一下子跌了大半.

一個徹底沒有分量,奪嫡失敗的王子,難道以後向甯政搖尾乞憐嗎?

何去何從?

祝弘主,你說這是黎明前的黑暗.

但這個黑暗到底要持續多久啊?

………………

幾日之後!

金木蘭率領涅槃軍進入了國都,浩浩蕩蕩押送著幾百輛囚車.

為首一輛囚車內關的便是種堯.

種氏家族幾乎所有成員,全部成為了階下之囚.

太子甯政親自來到朱雀門迎接.

"弟妹辛苦了."

"殿下!"

甯政喊的是弟妹,而不是表妹.

囚車打開.

種堯帶著鐐銬,就要朝著甯政跪下.

"種侯先不必多禮."甯政攔住了種堯.

然後,兩個人靜靜無言.

"一切等見過父王之後再說."甯政道:"弟妹,這便將種侯的鐐銬去除掉吧."

種堯道:"多謝殿下,但臣待罪之身,還是戴著鐐銬自在一些."

甯政沒有再言語,而是朝著種堯躬身行了一禮.

"父王已經等候多時了,我們這就進宮吧."

然後,甯政翻身上馬.

種堯心中歎息,他和甯政幾乎從來都沒有接觸過.

但就剛才短短時間的相處,讓他感慨萬千.

首先,甯政是不善于言談的,更不會演戲.

其次,明明這次他大獲全勝,卻沒有絲毫得意之情,望向種堯的目光也沒有多少敵意.

真是有古代賢君之風啊.

寬宏大量,只做實事,絲毫不誇誇其談,得勢而饒人.

這樣的君主,真是天下能臣夢寐以求的.

甯岐要聰明得多,也霸氣得多,但手段太狠,對于臣子來說,這樣的君王比較可怕.

………………

一個時辰後!

種堯跪在了甯元憲的面前.

"罪臣,參見陛下."

甯元憲依舊坐在輪椅上,頭發發白,雙手已經恢複了大半的行動能力,但是震顫得更加厲害了.

"種卿,你還顯得很年輕,但寡人已經老了."甯元憲笑道.

種堯叩首不言.

此人內心傲慢,之前每一次見到甯元憲都寡言少談.

甯元憲道:"種堯,以前我們兩人是兩看相厭,你瞧不上我,我也瞧不上你.現在好了,你我都跌入塵埃,倒是可以平靜相待了."

種堯叩首:"罪臣不敢."

甯元憲道:"說句真話,你種氏我是不得不打.但你種堯不管是私德,還是大節,都沒有什麼虧欠."

這話也是真的.

在私德上,種堯沒有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而且他選擇支持甯岐也不算錯.

在大節上,楚越大戰的時候,種堯以一族之力抵抗楚國三十萬大軍.若不是因為他,楚國大軍已經直接打到國都來了.

他從頭到尾都沒有怯戰,為了抵禦楚王,傾盡所有.

當然了,他試圖巴結大炎帝國,想要把種師師嫁給帝國武親王之子.

但人無完人.

比起蘇難和薛徹,種堯已經非常後知後覺了.

而且最後時刻,種氏起兵謀逆也是以勤王之名義,沒有直接謀反.

他總不能坐以待斃,任由越王奪了他的軍隊和封地.

所以甯元憲說他大節和私德,都不算有虧.

"所以呢,你種氏家族我一個不殺."甯元憲道:"你種氏在國都也有宅邸,也足夠大,就在國都安家吧.緩沖個幾年後,你種氏的子弟,依舊會有出息."

種堯叩首顫聲道:"臣謝陛下隆恩."

甯元憲笑道:"種妃潑辣,年輕貌美,之前我和她看起來還很般配,如今她倒像是我女兒一般.你種氏進入國都,她距離娘家也近一些,可以經常回去住一段,免得陪著我這個老頭子無聊乏味."

種堯一下子又沒有言語了.

"種堯……"甯元憲的聲音變得鄭重起來.

種堯跪直了身體,豎耳傾聽.

甯元憲道:"這天下風云變幻,幾年河東,幾年河西,誰也說不清楚的.你頭上有越國這片天,再上面還有大炎帝國這片天.這次你種氏家族我不殺一人,所以呢我希望未來就算天變了,你種氏依舊能夠記住今日."

種堯仔細聆聽,沒有漏過一個字.

"潛龍在淵也很不錯的."甯元憲笑道:"既然要蟄伏,就徹底蟄伏個幾年,不管天再怎麼變,先把天色看清楚了,再做決定.老伙計我這個君王做得不算成功,但這句話是我對你的肺腑之言.你和祝氏不一樣,祝氏的根在炎京.你和薛氏也不一樣,薛氏做事沒有底線."

種堯叩首道:"臣一定會將陛下之言銘記在心."

甯元憲上前拍了拍種堯的肩膀道:"天會變,但未必不會變回來,老伙計謹記!"

接著,甯元憲道:"擬旨,剝奪種堯鎮西侯之位,冊封為安甯侯,欽此!"

………………

種妃宮內.

種堯終于在一次見到了這個妹妹.

果然如同甯元憲所說,種妃盡管年紀也不小了,但依舊豔麗無雙,年輕得很,看上去頂多三十幾歲.

她這跋扈的性格簡直讓任何人都頭痛.

動不動就嗆人,哪怕對國君甯元憲也是如此.

甯元憲不理她,她也不理甯元憲,想要我諂媚討好,萬萬不可能.

所以成婚二十幾年,兩人做冤家的時間超過大半.

但是最近種妃性格已經變化很多了,不是因為種氏勢弱,而是因為甯元憲病倒了.

面對垂垂老朽的甯元憲,種妃變得溫柔了,總不能和他在慪氣吧,萬一把他氣死了就沒有夫君了.

甯元憲是她這輩子唯一的男人,她又如何不愛.

見到甯元憲蒼老虛弱的樣子,她心痛如絞.

"這樣也挺好的."種妃道:"我本來還一直擔心我們家沒有什麼好下場,會全家死絕呢."

種堯無奈,這個妹妹還是那麼口無遮攔.

"現在雖然封地也沒了,軍隊也沒了,但全家人都在,挺好的."種妃道:"這樣也可以重新開始,或許過個幾十年後,我們家族就再一次興旺起來了.總比蘇難好,他全家都死絕了,剩下他一個孤寡老頭,每天都在拼命生孩子."

呃!

種堯還是決定告辭了.

真是聊不下去了.

難為國君,這幾十年真不知道是怎麼過過來的.

說來甯元憲對自己的妻子們,確實算是很好了.

當年他被迫休掉了原配,致使她郁郁而終,所以內心充滿了愧疚,就彌補在其他幾個妻子身上.

蘇妃曾經何等跋扈?蘇難造反失敗後,所有人都以為蘇妃必死.

結果她沒有死,甚至連王妃之位都沒有罷黜.

王後祝氏何等傲慢,對甯元憲高高在上,百般瞧不起.現在祝弘主罷相,王後祝氏依舊平安無事.

種妃也是.

種氏謀反的時候,種妃也沒有受到任何苛責.

甯元憲對外人絕對是刻薄寡恩的,但對自己人確實很不錯.

………………

"啊……啊……"

王宮之內!

甯焱公主發出了一陣陣慘呼.

不過這慘叫聲聽得有些干,有點假.

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出現過了.

在干嘛?

在養胎呢.

她的懷孕非常艱難,而且懷孕之後,也是一波三折,有些驚險.

所以一直在宮內養胎,幾乎和外界沒有接觸.

如今終于瓜熟蒂落了.

事實上她不怎麼痛.

生孩子再痛,能夠痛得多當時腎結石嗎?經過之前的摧殘,甯焱對疼痛能力的忍受力已經變強了許多.

而且她這身體條件,生孩子簡直不要太輕松.

按照之前給小冰接生的產婆說法就是,比生蛋還要容易,一咬牙一跺腳,生下來了.

甯焱就記住這句話了.

她覺得這樣很丟臉,不夠金貴.

所以分娩的時候,這種痛楚她明明忍得住,也大聲痛呼.

寶寶啊,你再多撐一段時間再出來啊.

免得你娘真的被人認為像生蛋一樣把你生出來.

所以,她一直努力地在痛呼,就是要讓人知道她有多痛.

但她這身體條件實在是太好了.

大尻公主啊.

剛剛陣痛沒有多久,寶寶就要鑽出來.

"出來了,出來了!"

"公主殿下這身體,就是不一樣啊."

"別人生個孩子折騰半條命,她就像生蛋一般輕松."

甯焱欲哭無淚,我不想這麼輕松的,我也想要矜持一點的.

"哇哇哇……"

"恭喜公主殿下,是個男娃."

"整整六斤……"

卞妃聽到這話就知道,這寶寶不足六斤,產婆故意多報了幾兩,顯得吉利.

甯焱的懷孕很不順利,盡管沈浪和宮內禦醫用盡了一切辦法,但是肚子里面的寶寶一直都談不上很強壯.

能夠足月生下來,五斤多已經很滿足了.

"我抱抱……"卞妃將寶寶抱了過來.

沈浪之前的幾個寶寶,一生下來就是白白胖胖,完全長開了,可愛得不得了.

唯獨這個寶寶,生下來紅通通的,眼睛也沒有睜開,比哥哥和姐姐都要體弱一些.

"體弱一些沒有什麼不好的,跟你爹爹一樣,有福氣是不是?"卞妃無比憐愛道.

呃,卞妃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

"姐姐,你抱給我看看."甯焱道.

木蘭小心翼翼地抱著寶寶過來,遞到甯焱懷里.

甯焱公主憐愛地看著兒子柔聲道:"寶寶,娘對不起你,讓你沒有哥哥姐姐那樣強壯,但是你放心,娘以後親自喂你,一定將你養得壯壯的."

甯焱自己的身體很好,但是得了腎結石有一段時間,所以對體內環境,尤其是宮內環境有一定影響,所以懷孕不容易.

"你爹爹不在,但不要緊,我們正好長漂亮了,再讓爹爹看到."甯焱公主哄慰道.

沈浪確實不在,他知道甯焱大概就是這段時間分娩,但也分身乏術.

木蘭望著甯焱道:"你是有福氣的,我當日生沈野那個小壞蛋,簡直折騰得半死.搞得現在夫君都不愛理會那個小壞蛋,但是夫君肯定很疼我們這個小寶寶."

接下來,國君甯元憲又要絞盡腦汁為這個外孫取名字了.

翻了無數典籍.

他終于取了一個名字.

沈力.

甯焱聽到這個名字,幾乎都要哭了.

父王,這個名字一點都不高大上啊.

你給沈宓寶寶取的名字那麼好,夫君取沈野這個名字已經夠敷衍的了,結果你更敷衍,取名叫沈力,干脆叫沈大力好了.

甯元憲笑而不語.

卞妃柔聲道:"沈力沒有什麼不好的,我們這個寶寶體質有點弱,取名沈力是個好預兆,以後讓寶寶壯壯的,而且威風霸氣的名字少取,怕會壓了孩子的福氣."

甯元憲確實是良苦用心了.

之前的他精致無雙,自負無比.

而現在他對上天已經充滿了敬畏,幾乎要用上民間給孩子娶賤名的套路了,那樣好養活.

沈力這個名字,真是和阿魯壯有異曲同工之妙.

但是人家阿魯壯小王子現在可不得了,還不滿三歲就會騎馬了.

而且自己騎小馬,摔下來超過四五次了,半點事沒有.

就是脾氣太倔,有些時候小馬不聽話,他就和馬打架,打完了又和好,恨不得在一個槽里面吃食,而且三天兩頭也馬兒睡在馬廄里,羌王阿魯娜娜也不管.

總之,阿魯壯活得一點都不像是王子.

而沈力小寶寶,簡直比姐姐沈宓還要文靜.

除了剛生下來哭了幾聲外,就再也沒有哭過了,文靜得簡直像是一個女孩子.

他長得和甯焱很像,也是一個漂亮的寶寶.

不過比起沈宓和沈野那種驚人的漂亮,還是有一點差距.

這讓甯焱有些失望.

她明明比騷冰漂亮,結果生下來的寶寶卻不如沈宓寶寶漂亮.

輸給金木蘭也就罷了,我還輸給一個不要臉的小丫頭了?

你騷冰明明是一個小侍女,結果生出來的女兒比公主還公主,還不是多虧了夫君的血脈好,否則憑你騷冰?生下來也絕對是一個小丫頭.

卞妃卻很滿意.

"沒什麼不好的啊,沈宓和沈野寶寶那麼漂亮,你們家難道要把天下的光芒全部奪走啊?生出來一個普通一些的寶寶,好得很."卞妃親吻沈力小寶寶的額頭道:"至少我們沈力小寶寶比外祖母漂亮多了."

卞妃這是在自嘲呢,她說自己一點都不漂亮.

………………

甯岐幾乎每一日都在自言自語.

祝弘主,你說這是黎明前的黑暗.

那黎明到底何時才來?

種氏家族已經徹底在國都安定下來了,鎮西侯爵府改為了安甯侯爵府.

之後種氏家族關閉大門,顯得非常低調,一副完全不和外面接觸的架勢.

種堯偶爾會離開侯爵府進入宮內和國君下棋.

但是他從來都沒有和甯岐接觸過了,半句話都沒有說過,而且也沒有上過朝.

又是過年了.

除夕之夜,王宮大團圓,除了出家的老二,依舊被俘的甯翼,剩下的幾個兄弟姐妹都在.

太子甯政匆匆忙忙趕來,吃完飯後又匆匆忙忙離去.

這是一個勤政之極的人,甚至連除夕之夜都顧不上演什麼兄友弟恭的戲碼.

他還沒有登基為王,一天就只睡兩個多時辰了.

剩下所有的時間內,都在處理政事.

國君甯元憲徹底悠閑下來,每天就是下下棋,看看書,逗逗小外孫,日子如同神仙一般.

"甯禛,甯景……"甯元憲道.

"父王!"

"這是你們的壓歲錢."甯元憲給每個子女都發了一個紅包.

里面只有一個金幣,但是制作得非常精美,不但有每個人的生肖,還有每個人的名字.

幾個王子一愕?

壓歲錢?

父王從來都沒有弄過這些東西.

"我不是一個好榜樣,和你們甯元武叔叔曾經鬧得不死不休,這當然有他的錯,但也有我的錯."甯元憲道:"你們幾個兄弟以前多多少少都欺負過甯政,但不必擔心,甯政這點比我強,他不會記在心里的,你們兄弟以後都要好好的."

"兒臣領旨."

"甯岐……"甯元憲喊道.

甯岐頓時上前,跪在甯元憲的面前.

甯元憲目光複雜地望著這個兒子,雄才大略,心狠手辣.

"我和種堯說過一句話,天下風云變幻,明日天變了,後天未必就變不回來."甯元憲緩緩道:"我知道你是一個有自己心思的人,但我希望你記住,就算天變了,也不要把事情做絕,給未來留一絲希望,也給我越國,給甯氏留下一絲希望和元氣."

甯岐道:"兒臣聽到了."

甯元憲道:"這次你奪嫡失敗了,甯政可有苛責你?我可有苛責你?"

甯岐叩首道:"從未有過."

甯元憲道:"沈浪可有要殺你?"

甯岐叩首道:"沒有."

甯元憲道:"你很出色,很厲害,比我厲害得多,但就是少了一絲人味.當日你讓人去劫殺甯政,事後又讓甯寒對我下手.換成其他人,換成其他國家,你有十條命也完了.但甯政沒有動了,我也沒有動你,你可知道為何嗎?"

甯岐叩首.

甯元憲道:"記住,不管任何時候,不要把事情做絕.給我甯氏,給越國保留一絲元氣."

甯岐顫抖.

甯元憲上前,輕輕拍打甯岐的肩膀道:"我到了今天,已經不怕死了.但是像你這樣的'苟且偷生’也不是什麼壞事."

苟且偷生?

甯岐聽到這個詞,不由得微微一顫.

"我說苟且偷生這個詞,沒有絲毫貶低的意思,好自為之,好自為之!"

………………

次日!

甯岐拜見太子甯政.

"太子殿下,父王旨意送去薛氏家族已經幾個月,但薛氏依舊沒有送上兵員名冊,沒有送上封地地圖,拒絕履行新政,臣願意代替父王前去薛氏問責,督促薛氏執行新政,上交封地,裁撤軍隊."

甯岐要南下去薛氏?

甯政沉默了良久,道:"三哥,呆在國都不好嗎?"

甯岐道:"臣自請去薛氏,督促新政,請殿下准許."

甯政道:"三哥,你這一去,可能回不了頭的."

甯岐道:"我沒有想過要回頭,要麼殿下此時就將我抓捕下獄也可."

甯政望著甯岐良久.

他很寬宏大量,但絕對不迂腐,也不會心慈手軟.

就算不殺甯岐,也會將他廢掉武功徹底囚禁.

這本也是他的打算.

但他和甯元憲一直都沒有那麼做,這是因為局勢變了.

甯政道:"三哥,就算你有什麼打算,也可以在國都靜靜等著便是."

甯岐道:"那樣太無能了."

甯政道:"那父王對你說過的話,你記住了嗎?"

甯岐道:"記住了."

甯政想了一會兒道:"三哥,你對姜離陛下怎麼看?"

甯岐道:"大英雄,蓋世英雄,但妄圖以人力而逆天,實屬不智.非但沒有成事,反而給無數人帶來了災禍."

甯政道:"我不這麼認為,姜離陛下就算失敗了,但是依舊給整個天下留下了無比豐厚的遺產,留給無數人以希望,至少讓天下人稍稍睜開眼睛看一下真實的世界."

甯岐道:"先要活下來,才能妄談改變世界."

甯政道:"三哥,你確定要去嗎?"

甯岐道:"請太子殿下恩准."

太子甯政道:"好,那你去吧."

兩日之後,三王子甯岐南下,前往薛氏,問責薛徹,督促新政.

這讓整個國都萬民,甚至文武群臣徹底驚呆了.

這又是上演哪一出?

這不是放虎歸山嗎?甯政殿下,國君陛下,你們這麼迂腐嗎?

這可是奪嫡啊.

你們沒有殺甯岐也就算了,起碼也應該將他廢掉武功囚禁起來了.

現在反而放他離開國都.

這,這是什麼意思?

我們真心看不懂了,難道發生了什麼我們不知道的變化?

確實沒有人看懂.

甚至甯綱,甯啟,王承惆直接沖到甯政面前狂噴.

罵他迂腐,並且請他收回成命.

王承惆的口水都直接噴到了甯政臉上.

並且奏請半路劫殺甯岐.

甯政不允.

事後,王承惆,甯綱,甯啟三個人真的開始密謀,要動用尚書台和樞密院的力量在路上劫殺甯岐.

王承惆言語非常激烈.

君王不忍食子,太子不願弑兄,但為了越國,這種事情就交由我們臣子來做.

然後,三個人謀劃了路線,准備調用秘密軍隊,在半路劫殺甯岐.

但……計劃還沒有開始.

甯元憲就派遣大宦官黎隼前來阻止了.

這更讓他們百思不得其解.

為何啊?

就算不殺,起碼也關起來吧.

留著甯岐,難道不怕為禍國家嗎?

究竟是為什麼啊?

天下局勢,究竟發生了什麼變化?

………………

越王再一次下旨薛徹,立刻執行新政,交出封地,裁撤私軍.

薛氏置若罔聞.

三王子甯岐帶著國君旨意進入薛氏領地之後,徹底沒有了消息,再也沒有回來.

國君甯元憲下旨斥責薛氏,竟然敢扣留王子,簡直形同謀反,命令薛徹在半個月內交出甯岐,並且親自來國都請罪.

薛氏依舊沒有聲息.

國君甯元憲忍無可忍,正式昭告天下.

薛徹違抗君意,抵抗新政,扣留王子,罪大惡極.

兩日之後.

國君甯元憲再一次昭告天下,薛氏家族謀反,舉國共討之.

剛剛結束的越國內戰,再一次爆發了.

然而和種氏不一樣在,薛氏從頭到尾都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沒有號稱勤王,沒有宣布自己的正義.

………………

"第二涅槃軍,登船!"

隨著一聲令下,三千涅槃軍整整齊齊登上了艦船.

這是金氏家族的艦隊,整整四十艘戰船.

消失已久的沈浪,再一次出現在這艘旗艦之上.

絕美無雙的木蘭依靠在她的身邊.

沈浪的面前,豎立著一面大黑板,上面寫著一個字:薛!

天下無仇?!

這應該算是沈浪最後的一個仇人了.

薛徹!

此人和金氏家族真是仇深似海了.

金氏家族對薛氏恩重如山,若非金紂伯爵,薛氏家族早已經滅亡一百多年了.

結果二十幾年前,薛徹連同隱元會,仇天危一起,陷害金宇伯爵,幾乎讓金氏家族陷入了滅頂之災.

還不僅如此.

薛徹幾次動用浮屠山的力量,試圖謀殺沈浪,試圖讓金木蘭死于床上.

幾個月前又是薛徹,在大雪山上劫殺甯政,並且斬斷了李千秋妻子的左手.

更別說薛雪扮作孤兒,騙取劍王秘籍,謀害劍王妻子,毒殺義母.

這家人做事完全沒有底線,論狠毒還要超過蘇難.

所以薛氏一族,沈浪必須斬草除根.

"夫君,滅掉薛氏之後,我們就離開越國嗎?"木蘭問道.

沈浪點了點頭.

木蘭柔聲道:"真是期待那一刻啊."

沈浪道:"上一個仇人蘇氏家族,三年前就滅掉了.沒有想到薛氏,竟然一直到現在才滅,讓我錯過了許多美好的時光."

木蘭道:"夫君,這次滅蘇氏要多久呢?"

沈浪道:"大概二十天吧!寶貝這一次滅薛氏,我們大概會上演最驚人的一幕奇跡了."

木蘭道:"是啊,保證比滅羌王阿魯太,比滅海盜王仇天危還要驚豔十倍."

滅海盜王仇天危,是沈浪最得意驚豔的一筆.

海水灌入直徑幾里的巨大礦坑,將仇天危的三萬海盜全部淹死.

而滅羌王阿魯太的幾萬大軍,則是視覺上最驚豔的一幕.

引發雪崩,瞬間將阿魯太的幾萬大軍埋葬.

而這一次滅薛氏,沈浪打算上演更加震撼奇跡.

比滅海盜王和羌王加起來還要驚豔幾倍.

"公子,艦隊全部集結完畢!"

沈浪登上高處,看了一眼自己的艦隊.

浩浩蕩蕩,烏泱泱……

好吧,那是吹牛.

總共就四十艘艦船,而且都不大,加起來不超過四千人.

而薛氏家族有多少艦隊?

兩三萬之巨.

艦船超過幾百艘,而且有很多大型戰艦.

薛氏海軍力量,超過沈浪七八倍不止.

"艦隊出發,去剿滅薛氏叛逆!"

隨著一聲令下,金氏家族的四十艘艦船,浩浩蕩蕩南下,遠征薛氏家族的南洲群島.

薛氏家族的艦隊還沒來打怒潮城.

沈浪的艦隊反而要去打南洲群島,要去滅薛徹的大本營了.

這個世界真的是瘋了.

………………

注:父親從鄉下來看我晚上陪他喝一點.但依舊沖一萬六更新,月票,我急需月票,給我好嗎?

謝謝書友20171009192841356萬幣打賞.

上篇:第394章:大戰結束!種氏跪降!(新盟主可可天天kt賀)    下篇:第396章:天要塌了!決戰薛氏艦隊!(新盟主厄運逆襲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