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96章:天要塌了!決戰薛氏艦隊!(新盟主厄運逆襲賀)   
  
第396章:天要塌了!決戰薛氏艦隊!(新盟主厄運逆襲賀)

g,更新快,無彈窗,!

(恭喜厄運逆襲成為本書新盟主,謝謝)

薛氏家族算是一個很早就放眼看世界的家族.

當天下人將目光都盯在陸地上的時候,他們就投向了海洋.

當然某種程度上這也是受到了金紂伯爵的啟發.

一百多年前,整個越國東部沿海區域被海盜瘋狂肆虐,薛氏家族就遭遇了滅頂之災.

金紂橫空出世,憑借一己之力剿滅了幾千里海岸線上所有的海盜.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薛氏家族開始有意識地經營海洋.

整整幾十年,經曆了幾代人的努力,終于有了些許的成就,薛氏就漸漸地將重心移到了海洋上.

但也就是那個時候,金氏家族也出了一個重視海洋的家主,就是金宇伯爵,傾盡全力向隱元會借貸百萬金幣,雇傭了一整支艦隊,上萬軍隊,浩浩蕩蕩要去攻打海盜王仇天危,奪取雷洲群島.

當時薛氏家族不僅僅是金氏的絕對盟友,還是世世代代的姻親,而且對方在海洋上有所經營,雙方當然一拍即合.

而且薛氏家族表現得無比熱情幫助金氏家族.

誰知道薛氏家族卻和隱元會聯手,將金氏家族的聯軍帶入了地獄.

很多人都不知道為什麼.

難道就是因為恩大成仇嗎?

當然不是.

因為海洋的利益是有限的,薛氏已經吃到了海上的利益,當然不希望金氏家族吃到.

而且在隱元會的主導下,薛氏家族和仇天危也有大量的利益往來.

仇天危占領東部海域貿易權,薛徹獨占南部海域貿易權.

金宇伯爵志大才疏,貿然闖了進來,當然只有死路一條.

雷洲群島一萬多平方公里.

而薛氏家族的南洲群島也差不多,大約一萬七千平方公里.

通過幾十年的經營,已經擁有幾十萬人口.

這些島嶼的耕田雖然面積不算很大,但是氣候炎熱,一年三熟.

所以糧食不但能夠自產自足,而且還大量產鹽.

金山島有鐵礦,南洲群島也有鐵礦.

不僅如此,薛氏家族還有兩項大型生意.

棕櫚油,貴重木材.

距離南部海域幾千里范圍內,有幾十個大大小小的國家,有數不清的原始森林,盛產棕櫚油和貴重木材.

整個越國,乃至整個東方王朝的豪門貴族,都喜歡黃花梨木,紫檀木.

而這些生意超過大半都是薛氏家族和隱元會半壟斷.

相較于金氏家族轟轟烈烈奪取了怒潮城,薛氏家族才是真正的悶聲發大財.

這個家族才是真正的富可敵國.

正是因為潑天的利益和財富,薛氏家族才攀上浮屠山,攀上了帝國的關系.

所以這次薛徹從炎京返回越國,甯元憲表現得推心置腹,但薛徹卻反應不激烈.

因為他的視野早就超過了越國,著眼于整個大炎帝國了.

也正是擁有潑天的財富,薛氏家族才有了一支強大的艦隊,一個強大的南海劍派.

……………………

"種氏輸了."薛徹眯起眼睛:"這麼快?涅槃軍果然不應該出現在這個世界上."

他手中把玩著一只翡翠,這是剛剛開采出來的翡翠,按照地球上的話說就是玻璃種,頂級翡翠.

他左手拿著翡翠,右手拿著玻璃.

這玻璃也是沈浪出產的,已經成為風靡東方世界的奢侈品.

仔仔細細地對照,發現還是玻璃晶瑩剔透一些.

"這翡翠生意沒法做了."薛徹道:"沈浪的玻璃成本低得嚇人,我們的翡翠就算開采出來,價格也賣不過他們,而且他們的玻璃已經有了各式各樣的顏色."

"可是,我們的翡翠是天然的,而沈浪的玻璃是人造的,論價值遠遠不如我們的翡翠."負責翡翠買賣的掌櫃道:"所以最終,玻璃還是敵不過翡翠."

薛徹道:"這話是不錯,但至少十幾二十年之後.物以稀為貴,沈浪和天道會每年放出來的玻璃數量比我們翡翠還少,價格高居不上,甚至有傳言說這些玻璃都是從翡翠提煉出來的,這生意怎麼做?"

玻璃是從翡翠中提煉出來的,這句不要臉的話是誰傳出去的?

當然是沈浪了,不這樣玻璃如何賣出天價?

掌櫃道:"那幾個翡翠礦坑,我們還要嗎?"

"要,當然要."薛徹道:"不但那幾個翡翠礦要,還要把所有的翡翠礦全部包下來,然後徹底封存起來不開采,要讓整個東方世界的翡翠一下子徹底減產,變得越來越稀有.幾十年之後,玻璃已經會大規模面世,屆時它的價值暴跌,從奢侈物品變成尋常物品.而到那個時候,翡翠就能夠重新崛起."

掌櫃面孔苦澀道:"主公英明."

這個決策確實很英明,但和他已經沒有關系了.

因為主公這個戰略至少要幾十年才能看到效果,那個時候他兒子都退休了.

"父親,帝國使者來了."薛磐道.

……………………

"徹叩見親王殿下."薛徹便要跪下.

這位帝國的使者,依舊是廉親王.

"種堯敗了."廉親王道.

薛徹道:"臣已經聽說了."

帝國廉親王道:"敗了就敗了,你這邊的計劃繼續."

薛徹道:"是,我正在集結大軍.一旦集結完畢,就可以徹底殲滅金氏家族的海面艦隊,奪取怒潮城,徹底封鎖整個東部海域."

帝國廉親王道:"我曾經答應過種堯,只要他滅了涅槃軍,種氏家族自立成國.那現在我也代表帝國答應你,只要你滅了金氏家族的海面艦隊,只要你封鎖了越國的東部海域,帝國也允許薛氏家族自立成國,南洲公國這個稱號如何?"

薛徹頓時跪下,叩首道:"臣萬萬不敢有此念想,薛氏家族世世代代只想要做帝國的忠臣,不想自立一國."

這話一出,帝國廉親王目光眯起.

單純從這一句話就可以看出,薛徹比種堯高明得多了.

不管是種堯,還是蘇難,腦子里面都有一個執念,自立成國.

但是你們難道不知道,皇帝陛下已經想要徹底統一整個天下了嗎?

屆時連王國都保不住,更何況是你們公國?

你們口口聲聲自立成國,帝國雖然是允許的,但心中卻是不太痛快的.

唯有薛徹,悶聲發大財.

薛氏明明比蘇氏,種氏豪富,但依舊是一個伯爵,連金卓都晉升侯爵了.

帝國廉親王道:"那你想要什麼?帝國不可能讓你白忙活的."

薛徹道:"打下雷洲群島和怒潮城後,臣願意為帝國經營雷洲群島."

帝國廉親王身體微微往後一靠.

這算盤打得精明啊,不要公國的虛名,也不願意成為一國之君,而想要雷洲群島的統治權.

這可不僅僅只是一個群島,而且還是越國東部海域的貿易權.

"薛徹,你想要打雷洲群島很久了吧."廉親王道.

薛徹叩首:"親王殿下見笑了."

何止如此,簡直就是垂涎三尺.

薛氏家族就是走海洋的道路才崛起的,如今金氏家族竟然要複制薛氏的軌跡,這怎麼可以?

二十幾年前薛徹好不容易扼殺了金氏家族的海洋之路,如今金氏家族又要再一次崛起,他如何能不心急如焚?

可以這麼說.

當沈浪滅掉仇天危奪取怒潮城的那一刻起.薛氏家族就在准備這一戰,准備著要滅掉金氏,要奪取怒潮城了.

"行,雷洲群島和怒潮城都給你."帝國廉親王道.

兩個人沒有談任何私下的交易,但是薛氏家族的生意廉親王也有份.

在炎京十幾年時間,薛徹已經用利益打造出了一張大網.

廉親王道:"薛徹,我再重申一遍,種堯輸了就輸了,沒什麼要緊的.但是滅金氏家族,徹底封鎖東部海域卻無比之重要,你明白嗎?你僅僅只是接到命令的其中一家,北邊的吳國,更北邊的帝國艦隊,以及更更北邊的異族艦隊,都已經收到帝國的意志了.徹底封鎖整個東部世界海域,南北超過一萬五千里,總共有十幾支艦隊參與."

這話一出,薛徹身體微微一顫.

這麼大的手筆?

一萬五千多里的海疆?

那他薛徹負責的僅僅只有兩三千里而已.

發生了什麼事情?

竟然要封鎖一萬多里的海面?

廉親王道:"你是聰明人,應該知道這里面的分量.我不會告訴你為什麼,但我能告訴你,天崩地裂很快就會來臨."

薛徹叩首:"臣只管服從帝國的意志,絕不敢妄自揣測."

帝國廉親王道:"行了,好好辦差吧.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被你趕上了.功勞比天大,但是卻有輕而易舉做到."

"臣遵旨!"

………………

帝國廉親王走了之後.

薛徹來到巨大的地圖面前.

從這幅地圖上就可以看出他和越國其他貴族不一樣了.

金氏家族的地圖中,只包括了越國東部海域.

甯元憲的地圖,也只包括了越國周邊.

然而薛徹這幅大地圖,卻是整個東方世界的海洋和島嶼.

他的目光從最北的永凍之海,一直到最南的憐憫島,直線距離超過一萬六千八百里.

出事了,肯定出大事了.

否則帝國肯定不會動用這麼大的手筆.

出動幾個國家總共十幾支艦隊,封鎖一萬多里的海域.

到底在封鎖什麼?

或者說,在封鎖誰?

肯定出大事了.

具體出了什麼事?

薛徹並不是很想知道,他只知道自己能從中得到什麼天大的利益.

廉親王說了,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以輕而易舉立下如此天大的功勞.

金氏家族?

或許僅僅只是這一場大戲里面一個微不足道小配角.

金氏和雷洲群島,只是帝國這個計劃的一個小小絆腳石?

………………

薛氏的艦隊早已經集結完畢了.

之所以一直都沒有出發,只是因為沒有談妥.

如今談妥了,自然可以出發了.

這支率軍出征的是燕難飛,不但是大宗師之一,南海劍派之主,而且還和浮屠山有無比密切的關系.

薛徹道:"賢弟,務必記住一句話.用最小的代價滅掉金氏家族,甚至不惜殺光怒潮城上的所有人了,我們不需要怒潮城上的一切人,我們只要這座島嶼.還有一定要將金氏家族斬盡殺絕,上至八十歲老嫗,下到嗷嗷待哺之幼兒,全部不要放過,斬草除根."

燕難飛拱手道:"兄長,我記住了."

薛徹道:"我們兄弟,一人主內,一人主外,你辛苦了."

燕難飛道:"兄長辛苦."

薛徹道:"薛磐你過來."

薛氏家族世子薛磐走了過來.

薛徹道:"你也跟著叔父一起去學習學習,你在地面上呆得太久了,需要去海洋里面曆練曆練."

薛磐躬身道:"是."

燕難飛道:"那家里的一切,就拜托兄長了."

薛徹道:"放心,我們家族的根基南洲群島距離陸地超過兩千里,薛氏艦隊在,南洲群島就高枕無憂."

燕難飛,薛磐登上了薛氏家族高大旗艦.

"出發!"

一聲令下.

旗幟飛舞.

薛氏家族的艦隊浩浩蕩蕩離開了南洲群島碼頭,朝著東北怒潮城的方向進發,距離超過三千五百里.

"賢弟記住,斬草除根!"

南洲城最高的城堡上.

甯岐和薛雪目送薛氏艦隊離開.

這支艦隊真的可以稱得上是浩浩蕩蕩了.

大小艦船超過二百艘,整整三萬人.

當然,這也是一支聯軍.

其中六成是薛氏家族的,還有四成都是附近海面勢力的艦船.

每一次開戰都是這樣的.

薛氏家族作為這片海域的領袖,一定要帶上其他勢力,一是為了增加戰斗力,而是為了保護本土的平安.

否則主力艦隊走了,留下了一大片小弟,萬一他們蠢蠢欲動,起了不該有的野心該怎麼辦?

或許有人會問.

之前仇天危有三萬海盜,如今薛徹又能集結出三萬聯軍?

這片海域能夠孕育那麼多的海面勢力嗎?

當然可以!

這可是超過四五千里海面的貿易利益,大大小小幾十個國家勢力.

清朝嘉慶年間的大海盜張保仔,占領的地盤要小很多,但是全盛時期卻足足有上千艘各式艦船,超過七萬海盜大軍.

甯岐看著這支艦隊目光非常複雜.

"殿下……"薛雪上前從背後抱住了甯岐,柔聲道:"您不必感傷,我有預感,屬于您的時代很快就要來臨了."

甯岐沒有說話.

他來到薛氏家族的領地之後,薛氏對他依舊恭敬.

尤其薛徹每日都來請安,依舊視之為少君,但甯岐依舊能夠感覺到寄人籬下的感覺.

………………

在城堡上眺望薛氏艦隊離開的不僅僅有甯岐,還有一個人,黑水台前都督閻厄.

這也是一個有宗師之實,卻沒有宗師之名的絕頂高手.

他的內心就更加複雜了.

他是甯元憲的真正嫡系,又算是薛徹和燕難飛的師兄弟.

因為利益,因為更深的糾葛,使得他在薛氏的路上越走越遠.

但是他真的沒有想過要反甯元憲.

所以當他去抓甯綱的時候,見到甯元憲醒來的一瞬間立刻放棄了所有抵抗,跪伏在地.

可是,他也下不了薛氏和甯岐的這艘船了.

而且甯元憲也絕對不可能再信任他了,于是他選擇了離開.

此處雖好,卻非吾鄉,希望有朝一日,能夠重返天越.

………………

薛氏家族的艦隊在這片海域是絕對的霸主,一直到了天南行省的領海范圍之內,才會可能出現其他勢力的艦隊.

所以這兩千多里的海域,燕難飛就仿佛在自家澡盆游弋一般.

薛磐看著這無邊無際的海面道:"叔父,當年金紂伯爵如此強盛,為何不把東部海域,南部海域所有的群島全部占領,然後將金氏家族全部遷移到海外?"

燕難飛道:"一是因為蠢,二是因為死得早."

薛磐道:"這次我們要將金氏家族斬盡殺絕,斬草除根,包括金木蘭嗎?"

燕難飛道:"希望包括她,帝國的意志,要將所有特殊血脈者全部抹去."

准確說是將非六大勢力的所有特殊血脈者,全部抹去.

從今以後,只能有帝國和六大超脫勢力,能夠掌握上古文明的力量.

"那就可惜了."薛磐道.

他的這句話流露出了無比的齷蹉.

金木蘭太美了,尤其是涅變之後,她的美麗簡直屹立在金字塔尖.

薛磐內心也無比垂涎.

燕難飛道:"上一個垂涎金木蘭的人是甯翼."

薛磐道:"叔父說笑了."

燕難飛道:"我沒有說笑,之前的金木蘭已經夠美,被太子甯翼視為禁臠,結果現在甯翼完蛋了.如今金木蘭更美了,美得讓人睜不開眼睛.所以就不能碰了,一旦碰了,會讓很多大人物記恨的,知道嗎?"

薛磐道:"小侄知道."

燕難飛道:"所以直接毀掉吧,徹底剁碎了,也免得禍害."

薛氏旗艦的桅杆上,時時刻刻都有一個人在眺望,站在最高處觀察敵情.

他本來是有些懶散的.

因為這兩千多里內,不可能有任何敵情,這完全算是薛氏家族的內海.

金氏家族的怒潮城,還在兩三千里之外呢.

而且金氏家族的海軍簡直弱小得讓人哭泣,這都幾年了,連海盜仇嚎都沒能滅掉.

陸地軍隊幾年之內就可以練出,而海面艦隊則需要幾十年時間,才能成就一支強大的水師.

所有薛氏艦隊的人都知道,這一戰關鍵在圍攻怒潮城.

海面上的戰斗,完全沒有任何懸念的.

直接就是秒殺.

金氏家族的艦隊才幾艘船?才多少人?

不足薛氏聯軍的幾分之一.

而且他們的船很小,薛氏的戰船又大又堅固.

還不僅僅如此,薛氏的戰艦上有投石機,有巨型強弩.

金氏家族的戰船那麼小,什麼都裝不下.

所以在薛氏聯軍面前,金氏家族的艦隊真的就是一個剛剛走路的孩子一樣,絕對不堪一擊.

或許是強大得太久了,使得桅杆上的瞭望武士完全提不起來興致.

因為整整十幾年都沒有一個足夠分量的敵人.

就在這個時候.

忽然,前面很遠的海面上仿佛出現了一個黑點.

薛氏家族的瞭望手不由得一愕.

這是那艘商船?

他也沒有太過于在意,這片區域出現商船也是正常的,甚至出現薛氏家族的巡邏艦船也正常.

然而……

下一刻,密密麻麻出現了幾十個黑點.

這不正常,絕對不正常.

首先貿易艦隊不可能那麼密集,而且不是這個隊形.

但距離太遠了,根本看不清楚.

又過了兩刻鍾,終于看清楚.

我……我艹!

這,這是見鬼了嗎?

我看到了什麼?

金氏家族的艦隊?

桅杆手拼命地擦眼睛,然後用力拍了拍腦袋.

我這是產生幻覺了?

又靠近了一些.

他終于看清楚了.

還真他媽的是金氏家族的艦隊.

然後,他趕緊敲響了鑼聲.

"有敵情,有敵情……"

"當當當……"

"有敵情."

然後,整個旗艦上的旗手拼命揮舞.

向整個艦隊示警.

事實上,很多人都看到了.

燕難飛和薛磐也看到了.

他們也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金氏家族這是瘋了嗎?

沈浪這是瘋了嗎?

我們這還沒有去打你怒潮城你?你竟然來打我們薛氏了?

你的艦隊才幾艘船?

才幾個人啊?

你涅槃軍在地面上無敵,在海面上完全沒用的.

你這找死也太干脆了點吧?

很快燕難飛看清楚了,更加不敢置信.

金氏家族艦隊就四十艘艦船,而且船都不大,加起來不會超過四千多人.

這些艦船看起來很扁,特別修長.

但除此之外,就沒有什麼優點了.你們四千多人來主動打我三萬人的艦隊?

不過你沈浪既然舍得死,我也舍得埋.

燕難飛一聲令下.

"准備作戰,准備作戰!"

"艦隊呈包圍陣型!"

………………

海戰是無比麻煩的.

尤其是這個時候的海戰,需要花很長的時間排列陣型.

兩支艦隊盡管已經很近了.

但足足又過了一個多時辰後,海戰才正式爆發.

"嗖嗖嗖嗖……"

"轟轟轟……"

薛氏家族的艦隊表現出了驚人的遠程戰斗力.

他們總共有大小艦船超過二百艘,其中大型艦船超過三十艘.

這些大型艦船上裝備了巨型強弩,大型投石機,能夠隔著三百多米發動攻擊.

這威勢,簡直驚人了.

但是……

這准度,也感人了.

巨型強弩還好,還有一定的精准度.

而投石機,真的就只能砸一砸海面了.

能夠命中一發,那絕對是運氣爆棚.

薛氏家族艦隊,一陣狂轟,架勢驚人無比.

但是戰果,幾乎為零.

沒辦法,就算到了火炮軍艦的時代,也不知道要對轟多久才能掌握精准度了.

而沈浪的艦隊呢?

沒有巨型強弩,沒有投石機.

靠的只有一種.

弓箭手.

這是開玩笑嗎?

這是要回到地球公元前的海戰嗎?

"嗖嗖嗖嗖……"

沈浪艦隊上,涅槃軍箭雨爆射.

全部都是火箭.

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

"噗噗噗噗……"

箭雨狠狠砸在薛氏家族的艦隊上.

燕難飛等人一驚.

這簡直喪心病狂啊.

金氏家族的弓箭手能夠射得什麼遠?

這也差不多是極致了.

兩石弓對著空中拋射,能夠射出近三百米距離.

但是精准度?

不說也罷.

碰運氣.

就這樣,兩支艦隊大戰半個時辰!

沈浪艦隊竟然占據了上風.

因為涅槃軍的箭射得實在是太遠了,完全不弱于薛氏艦隊的巨型強弩和大型投石機.

而且三千個人射箭,總比幾十台巨型強弩和投石機准吧.

但是戰果?

不說也罷.

在這個距離下,就算涅槃軍的箭也沒有什麼威力了.

就算是火箭,也很難點燃薛氏的艦船.

激戰半個時辰.

傷亡上百個.

而且雙方的距離,始終維持在一定范圍內.

沒有辦法.

沈浪也不敢冒險.

雙方艦隊的實力懸殊太大了,一旦被薛氏艦隊靠近就危險了.

沈浪的艦船輕巧靈活,速度快.

但是相對來說也比較脆,一旦挨中了幾下投石機和巨型強弩,受傷可就不輕.

激戰了半個時辰後.

沈浪的艦隊逃之夭夭.

薛氏家族艦隊瘋狂追擊.

這個時候,燕難飛終于發現,沈浪艦隊的特點了.

速度快,非常靈活.

整個艦隊的速度,比起薛氏艦隊足足快了兩成左右.

兩支艦隊開始了瘋狂的追逐戰.

原本薛氏艦隊是絕對追不上沈浪的艦隊.

但是沈浪太賤了,每次距離得太遠,他的艦隊就會故意減慢速度,好讓薛氏艦隊追上來.

整個過程,就像是美女再挑逗流氓.

"過來啊,過來啊,只要你追上我,就讓你XXX."

結果流氓瘋狂地追,又完全追不上.

等到你要放棄的時候,美女又停了下來,搔首弄姿:"過來啊,只要你追上我,就讓你睡."

………………

整整兩天兩夜過去了.

薛氏艦隊始終在瘋狂地追逐,壓根沒有正經打上一戰.

薛磐道:"叔父,沈浪有詐,有詭計."

燕難飛冷笑.

沈浪當然有詭計.

這是想要將薛氏艦隊引到某個可怕的地獄處嗎?

真是可笑.

這片海域誰最熟悉?

不是你沈浪,而是我薛氏家族.

你沈浪固然詭計多端,但我燕難飛才是在大海上生長的.

這片區域是我薛氏家族的內海,完全了如指掌.

………………

金氏家族的旗艦上.

木蘭站在船頭,閉上眼睛感應這片海洋.

她聽到了大海的呼嘯,聽到了海風,聽到了海底.

沈浪上前道:"寶貝,確定了嗎?"

木蘭道:"確定了,海洋在哀鳴,在嗚咽,在累積無窮無盡的力量.等待著瞬間的爆發."

沈浪道:"那這一場爆發,威力足夠大嗎?"

木蘭道:"不管是我們的艦隊,還是薛氏家族的艦隊,在這場海洋天地之威的面前,如同孩童的玩具一般,輕而易舉可以化為齏粉."

木蘭蛻變之後,擁有了上古人類的感知.

對整個大自然的感知.

對大地,對海洋,對氣候的感知.

她能夠知道什麼時候會刮風,什麼時候會下雨,什麼時候會打雷.

甚至更可怕的災難,她都能提前預感.

這個能力在幾個月前他就表現過了.

所以燕難飛的預感沒有錯,沈浪正要將薛氏家族的艦隊帶往地獄.

………………

注:今日兩更一萬六!再一次累到脫力,諸位大大,月票給我吧,糕點失聲拜求.

上篇:第395章:甯焱公主分娩!浪爺又要逆天!    下篇:第397章:薛氏聯軍全軍覆滅!驚天動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