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99章:薛徹吐血!要的就是秒殺!(新盟主sofia若冰賀)   
  
第399章:薛徹吐血!要的就是秒殺!(新盟主sofia若冰賀)

g,更新快,無彈窗,!

(恭喜sofia若冰成為本書新盟主,謝謝)

他的兒子,薛氏家族的繼承人薛磐死了!

而且完全可以想象出臨死之前他受到了何等非人的折磨.

他的三萬聯軍也全軍覆滅了?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海戰是很複雜的,涅槃軍就算在地面上再厲害,海上也未必是薛氏艦隊的對手.

這才過去多少時間啊?

三萬聯軍,二百艘艦船也全軍覆滅了?

薛徹真是完全不敢置信.

盒子里面還有一封信.

上面寫著:薛徹親啟.

很顯然是沈浪的筆跡.

薛徹是用毒大家,稍稍檢查過這封密信.

然後戴上手套,抽出了這封信.

"薛徹伯爵,我主動來打你了.大海嘯把你家的艦隊全部摧毀了,死得干乾淨淨.薛磐世子被出賣,送到了我的面前,我把他閹割後順便凌遲了,他死得很不安詳,屎尿齊出.

現在我要來打你了,薛徹叔叔,你不知道有我多麼的想你."

這就是沈浪的親筆信,薛徹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爛的文采,簡直連啟蒙期的學童都不如.

寫信的人就仿佛生怕別人是白癡文盲一般.

薛徹靜靜地坐在那里一動不動.

………………

接下來的消息越來越確定.

歡喜島海域爆發了驚天的海嘯,並且漂浮著無數的碎片,上面還有薛氏艦隊的旗幟和標志.

還有無數的尸體,已經被泡發了,直接沖在了歡喜島上,堆積如山.

確定一定以及肯定.

燕難飛的三萬聯軍艦隊徹底覆滅了.

然而壞消息不僅僅如此.

接下來,噩耗一個接著一個傳來.

南洲島南部海域的這條航線上受到了沈浪瘋狂的襲擊.

薛氏家族的巡邏艦船,幾乎全部被摧毀.

還有各式各樣的商船,超過百艘都已經葬身于大海.

驚天的噩耗!

真的就如同雷霆一般瘋狂擊下.

把薛氏所有人都震散了.

這怎麼可能?

我們薛氏家族那麼強大的艦隊啊,忽然之間就沒了?

我們無數的商船,也直接沒了?

幾十上百年的家底,徹底化為了泡影?

………………

薛徹再一次靜靜地坐在桌子面前.

他的面前擺著兒子薛磐的頭顱,旁邊還有一碟血.

這是他從薛磐頭顱里面榨出來的.

用刻刀沾血,然後開始刻經書.

一字一句,竟然仿佛充滿了佛氣.

當然這僅僅只是表面,仔細深入後會發現,這里面每一個字都充滿了可怕的死亡氣息.

就仿佛無數骷髏組成的美人圖一般,遠觀迷人,近看讓人毛骨悚然.

"噗……"

薛徹一口血要嘔出來,但是忍住了,沒有直接噴在經書上,而是吐入了一個罐子里面.

然後他用自己的血刻經.

總之,自己的血也不能浪費了啊.

一字一字.

整整幾天幾夜,薛徹刻了幾萬字.

然後合上了這本經書,走到房門打開.

外面,幾十雙眼睛盯著他.

薛徹面無表情,淡淡道:"呆著做什麼?一個個表情如喪考妣做什麼?"

"薛鼎,出來."

一個三十幾歲的青年走了出來,長得非常很高,眼窩深陷,鼻子如勾.

"薛鼎,這些年你在浮屠山也學習到了一些東西,最重要的是什麼?"薛徹問道.

這個青年道:"毒!"

薛徹道:"是用毒之書,還是心毒?"

這個青年道:"心毒!"

薛徹點了點頭:"一直以來你其實比薛磐更優秀,但他畢竟是嫡子,現在他死了,你就成為我薛氏家族的繼承人吧."

"是!"薛鼎躬身道:"謝謝父親."

薛徹道:"諸位聽聞的沒有錯,我薛氏家族艦隊確實全軍覆滅了,毀于大海嘯.沈浪的艦隊瘋狂偷襲我們的巡邏艦隊和商船,損失無比巨大,薛氏家族幾十年積累的力量都毀于一旦."

外面,薛氏家族的上百人聽到這話之後,面孔猛地一顫.

之前還抱有一點點幻想,如今終于被家主證實了.

"但那又怎麼樣?"薛徹道:"一百多年前我們薛氏家族幾乎滅亡,就剩下了不到三四人而已,還是金紂伯爵拯救了我們薛氏的先祖,並且創立了南海劍派."

"如今我們的艦隊滅了,死了三萬人,這就是滅頂之災了嗎?"

"當然不是,我們還有南洲群島,我們還有幾十萬子民,我們薛氏家族幾百上千人完完整整,我們還有南海劍派."

"甚至南洲城中我們還有上萬守軍."

"我們還有浮屠山的關系,還有帝國的關系."

"我們損失了一些船,一些錢,一些軍隊,這些又算得了什麼?"

"用不了十年時間,這一切都回來了."

"現在所有人備戰!"

"沈浪的軍隊很快就要登陸,很快就要攻打我們南洲城了."

"留下他們,將他們斬盡殺絕."

然後薛徹將剛抄寫的這份經書遞給了甯岐.

"三殿下,這是我剛剛抄好的經書,送給你."

甯岐躬身道:"謝謝薛伯."

…………

薛氏家族的最高城堡上.

只有薛徹,甯岐,閻厄三人.

"沈浪的軍隊快要來了."薛徹緩緩道.

甯岐道:"我願意和薛氏家族並肩作戰."

"不用,不用……"薛徹笑道:"三殿下,遇到沈浪這種對手,非常頭疼吧,有些時候簡直讓人絕望."

甯岐苦笑.

他和沈浪幾乎算是隔空交手過,但結果也是痛徹心扉.

沈浪突襲楚王都,和楚王簽訂新停戰協定,將他的聲望從最高處打下塵埃.

接著,沈浪關鍵時刻救活了國君甯元憲,致使甯岐剛剛做了一個多時辰的少君就廢掉了.

這何止是致命打擊,簡直就是扔下了十八層地獄在油鍋中煎熬,換成其他人只怕立刻就完蛋了.

"因為沈浪掌握了世俗世界所不了解的力量,所以在之前戰斗中,你們才會如此被動."薛徹緩緩道:"這一戰殿下旁觀就好了,沈浪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

"我會當著沈浪的面,將金木蘭一寸一寸凌遲處死,然後還要塞到沈浪的嘴里,問他好吃不好吃."

"然後在當著所有人的面,將沈浪一寸一寸凌遲,關鍵的一刀,可以交給三王子來."

哪怕說這些話的時候,薛徹也並不是咬牙切齒的,反而非常平淡.

"沈浪對我薛氏家族的力量,完全一無所知!"

………………

外界對薛氏家族的力量,確實一無所知.

此時,擺在薛徹面前的是整整十只瓶子.

里面湧動著詭異的綠色.

全部都是浮屠山蠱蟲,每一個瓶子里面有一升左右.

這簡直就是天文數字了.

"來,你來……"

薛徹招了招手.

一個十六歲的少年走了過來.

"爺爺."

這個少年是薛徹的孫子,薛皿.

薛徹遞給了他一張弓,竟然也是複合弓,也有滑輪組,看上去和沈浪裝備軍隊的弓一模一樣.

很顯然,薛氏家族仿制了沈浪的弓.

這也是一支二石的強弓.

"射那邊."

薛徹一指.

前面二百多米的地方,捆綁著一個老者.

他的左邊捆綁著一個女人,右邊捆綁著一個小孩.

"挑選一個射殺掉."薛徹道.

"老爺,饒命啊,饒命啊……"

"我們什麼過錯都沒有犯啊,我們忠心耿耿啊."

"我們之前雖然是呆在金氏家族,但是幾十年前就已經隨著小姐陪嫁到薛氏來了啊."

十六歲薛皿彎弓搭箭,瞄准了二百米外的那個小孩.

這是兩石強弓,不過是複合弓,拉起來要輕松很多.

射!

"嗖!"

十六歲的薛皿猛地一箭射出.

箭如閃電一般飛了出去.

綁在柱子上的那個孩子嚇得嚎啕大哭.

但是沒有射中,距離得太遠了,超過了二百多米.

"換一支箭……"

薛徹從特殊的箭筒里面抽搐了一支箭.

薛皿再一次彎弓搭箭,猛地射出.

"嗖……"

兩石強弓的箭實在是威猛,再一次如同閃電一般爆射而出.

二百多米的距離,輕而易舉就射到了.

但是薛皿要射的是那個嚎啕大哭的小孩.

依舊沒有射中.

但是……

這支箭在飛過三個人中間的時候,忽然猛地爆開.

綠色的煙霧爆出,猛地濺射在三個人的身上.

"啊……啊……啊……"

三個人發出無比淒厲的慘叫.

然後整個身體開始腐蝕爛掉,徹底扭曲.

僅僅幾秒鍾,就徹底慘死.

死狀可怕之極,全身皮膚仿佛被硫酸腐蝕過一般.

這就是蠱蟲箭.

不需要射中,只要超過一個距離,它就會爆開.

然後里面的蠱蟲就會如同煙霧一般猛地蔓延,完全無孔不入.

只要碰到皮膚,不管碰到那里,那里就會腐蝕.

徹底慘死.

薛徹和薛皿上前,檢查這地上三人的尸體.

已經腐爛不堪,淒慘到了極致,完全沒有人樣了.

哪怕流出來的血也是綠色的.

"孫兒,毀掉這些尸體."薛徹道.

十六歲的薛皿拿過一桶油,潑濺在三具尸體上,然後一把火點燃.

毀尸滅跡.

薛徹揉了揉薛皿的腦袋道:"孫兒,沈浪的軍隊很快就要打來了,你有什麼願望?"

薛皿道:"那金木蘭也會來嗎?"

薛徹道:"也會來."

薛皿道:"那我的願望就是弄死金木蘭,聽說她是絕世美人,天下最美的女人."

薛徹道:"好志向,好志向!"

然後,薛徹目光望向城堡下面.

密密麻麻幾千人.

全部都是南海劍派弟子,全部都是武道高手.

再後面,密密麻麻上萬人.

全部都是薛氏家族的軍隊.

"裝備新弓!"

隨著一聲令下.

幾千名南海劍派弟子,全部裝備了全新的弓箭.

和沈浪涅槃軍一模一樣的複合弓,兩石強弓.

因為所有南海劍派的弟子和士兵不一樣在,他們的武力強大,也能夠輕而易舉拉開這2石強弓.

"你們裝備的弓,和沈浪涅槃軍的弓是一模一樣的,都是2石強弓."

"但你們的箭,全部是特制過的."

"不需要瞄准,只要射出去就會在空中爆開,然後里面的蠱蟲就會蔓延而出,把周圍所有的人全部殺死."

"來人,實驗!"

其中一個武士上前,拿起強弓,彎弓搭箭,瞄准二百多米外的三個人.

"蒙上眼睛."

那個武士蒙住眼睛.

"射!"

猛地射出.

箭如閃電一般,猛地射出了二百多米,距離那三人目標還有幾米的上空猛地爆開.

綠色的煙霧冒了出來.

"啊……啊……啊……"

無數蠱蟲如同煙霧一般,濺射在三人的身上.

一陣陣淒厲的慘叫,那三個人身上被腐蝕爛了.

短短片刻後慘死.

根本不需要瞄准,蒙著眼睛就能射中.

因為這箭爆開之後,無數蠱蟲如同煙霧蔓延出來,幾米之內的人都會被濺射到.

薛徹緩緩道:"諸位,沈浪的軍隊很快就要來了."

"留下他們,斬盡殺絕."

"你們可知道沈浪創造了很多新名詞,比如時,分,秒,這是時間單位."

"滴答,這就是一秒鍾."

"我要求你們,在十秒鍾之內就把沈浪的涅槃軍殺得干乾淨淨."

"就這樣!"

薛徹對這一戰只有一個要求:秒殺!

………………

薛徹城堡之內!

幾個宗師級高手,靜靜坐在這里.

"諸位師兄,消滅沈浪本不需要這麼多的宗師強者."

"但是,這次我們要活捉三個人."

"沈浪,金木蘭,大傻."

"金木蘭需要在沈浪面前凌遲,這當然是為了泄憤.凌遲幾百刀後,然後把她全身的血和骨髓抽出來,浮屠山會有大用."

"大傻全身都是寶,骨髓,血液,骨頭,筋脈全部要抽出來,這是巨大的寶藏."

"那就拜托幾位師兄了."

幾名宗師級強者朝著薛徹拜下道:"放心,一定讓薛師弟如意."

薛徹道:"到了那時候,都分給師兄們一杯羹吃."

………………

一切准備妥當.

絕殺的武器,一樣又一樣.

薛徹半只腳在世俗世界,半只腳已經進入了超脫勢力.

南海劍派幾乎算是浮屠山的小號.

所以對地面上世俗王權的那些戰斗有些看不上眼了.

當然,這些秘密武器也是他奮斗了幾十年的積累.

現在沒有想到要用出去了.

"沈浪啊,你對神秘的力量完全是一無所知."

"你很快就會明白,你招惹了一個完全不能碰的敵人."

因為眼界高了,在秘密勢力中呆的時間也有不短,所以薛徹對沈浪的涅槃軍啊,神射手啊,真是有些看不上了.

雕蟲小技,跳梁小丑.

因為這些超脫勢力不動手,才顯得你沈浪能耐.

沈浪馬上要來攻打南洲城.

獲勝?

壓根就不是薛徹的目標.

他只要一個結果,秒殺!

………………

沈浪的艦隊,依舊在距離南洲城二三百里外的區域游弋.

還記得那三個海盜頭子嗎?

他們把薛磐出賣給了沈浪,換了三千金幣,發了大財.

順便,他還把三個特殊的瓶子交給了沈浪.

他並非覺得這三個瓶子不值錢.

別小看海盜頭子,他們很有眼光的.

未知的東西一定是稀罕的.

稀罕的東西一定是值錢的.

但如何變現是一個問題.

越是稀罕的東西,拿到強大的勢力去變現,那可能換來的不是金錢,而是殺人滅口.

沈浪只看了一眼,就直接道:"再拿一千金幣給三個壯士."

頓時,三人更加歡天喜地.

平均每人一千三百多金幣,發大財了.

這輩子都可以吃香喝辣用不完了.

………………

沈浪小心翼翼,動用了各種手段,開啟了其中一只瓶子.

里面是綠色的液體,全部都是浮屠山的蠱蟲,不知道有多少只,天文數字.

不過這些蠱蟲此時正浸在特殊的液體里面,在沉睡.

開啟之後,一部分蠱蟲蠢蠢欲動.

如同綠煙一般冒了出來,猛地撲在了沈浪的臉上.

頓時這些蠱蟲猛地清醒過來,瘋狂要吞噬沈浪的血肉.

然後……

它們都死了.

如同無數綠色灰塵一樣從沈浪的臉上掉落下來.

唉!

沈浪太毒了.

為了避免殺死這些蠱蟲,沈浪戴上了面罩,戴上了手套.

抽出了一個標本,放在顯微鏡下觀察.

"二級腐尸蠱蟲!"

這不是沈浪的命名,而是浮屠山取的名字.

吳荼子的資料庫中,記載得清清楚楚.

聽上去很牛逼是不是?

這些蠱蟲是專門培育出來,用來做大規模殺傷的.

它們一旦接近人體肌膚,輕而易舉就可以鑽入血肉之內.

它們分泌出來的東西和血液結合起來,瞬間可以變成可怕的強酸.

所以,所以只要被這些蠱蟲擊中的人,全部都會腐爛成為綠色濃漿.

死狀慘不忍睹.

但是這種蠱蟲也有一個缺點,離開了營養液之後,在空氣中最多只能存活幾秒鍾.

它們需要立刻鑽入人體血液之內才能活下來進行屠殺.

但是,它們極度微小,堪比粉塵,可以輕而易舉鑽入鎧甲縫隙.

也就是說沈浪涅槃軍的鎧甲根本擋不住.

一旦這些蠱蟲蔓延,涅槃軍瞬間就會死絕.

這三瓶加起來,大概有三升左右.

很顯然是燕難飛帶出來的.

他攻打沈浪艦隊的時候,沒有用這玩意.

很顯然是覺得沒有必要,他要把這三瓶浮屠山蠱蟲用在怒潮城堡.

薛氏還真是毒啊.

為了贏,完全不擇任何手段.

也完全不管殺多少人.

燕難飛這架勢,壓根就沒有打算在怒潮城打正規戰爭.

直接就要用這種惡毒詭異的手段,將怒潮城斬盡殺絕,將金氏家族斬盡殺絕.

這活生生就是生化武器了.

大炎帝國明令禁止的.

結果薛氏卻拿出來用.

這個禁令,也只有呵呵了.

世界上果然沒有新鮮事.

敘利/亞政fu軍絕不能用生化武器,但是反抗軍就可以用.

………………

薛徹既然讓燕難飛帶了三瓶蠱蟲,那薛氏家族就絕對不止三瓶了.

可能是十瓶?

那麼薛徹有沒有可能還有其他蠱蟲?

可能性應該不大.

薛氏和南海劍派畢竟只是浮屠山的小號,對方不可能更厲害的絕密殺器給薛氏.

而且這個二級腐尸蠱蟲在世俗世界已經足夠強大了,對正常軍隊足夠進行碾壓級屠殺.

所以浮屠山也沒有必要給薛氏家族更強的大規模蠱毒.

那麼接下來,攻打南洲城,薛徹一定會用這種蠱蟲.

如果沒有防備的話.

那沈浪的涅槃軍會瞬間被秒殺.

不會超過半分鍾,就會死絕.

用特制的箭支猛地射出,爆開之後,這些蠱蟲猛地散開,無孔不入,根本躲不了.

這些蠱蟲進入人體之後,就會飛快繁殖.

在很短時間內,就可以把這個人腐蝕致死.

那麼沈浪有所防備嗎?

當然有!

他甚至對五種蠱蟲做了防備.

只不過他很難確定薛氏家族究竟擁有哪一種蠱蟲.

但大概能夠推斷是二級腐尸蠱蟲.

因為這種蠱蟲級別不高,但是殺傷力驚人,性價比絕對高.

那麼對這二級腐尸蠱蟲的免疫困難嗎?

一點都不困難.

這些蠱蟲本身是無毒的,進入人體血液之後,會立刻分泌出一種東西.這些東西和血液混合在一起,變成可怕的腐蝕強酸.

所以沈浪只需要給每個人提前注射某種藥劑,專門屠殺這種蠱蟲的藥劑.

這二級腐尸蠱蟲進入血液之後,先要吞噬血液,然後再分泌腐蝕性強酸.

但是,它剛剛吞噬第一口,就徹底死了,根本來不及分泌劇毒.

那沈浪用來防禦二級腐尸蠱蟲的藥劑是用他鮮血制成的嗎?

不是!

真的沒有必要.

防禦這種蠱毒有超過三五種法子.

這倒不是在吳荼子的資料看到的,而是在矜君那邊的上古典籍看到的.

沈浪挑選了最容易的法子,開發出了防禦藥劑.

……………………

"來人!"

沈浪一聲令下,走進來了兩個人.

一個是正常人,一個是涅槃軍,一個女人,一個男人.

沈浪拿出針管,給每個人注射了防禦藥劑.

然後靜靜等待.

兩個人的身體都有了反應,高燒半個小時,身上冒出了很多個麻點.

甚至皮膚都出現了比較詭異的紫色.

過了一個小時後.

這些症狀都消失了.

"伸出手."

兩個人伸出手.

沈浪用玻璃片蘸了些許二級腐尸蠱蟲,塗抹在兩個人的手心上.

這些蠱蟲原本在休眠中,頓時清醒了過來,本能地沿著縫隙鑽入到人體肌膚之內,進入血管之中.

所以,這綠色直接在兩人的手心消失了.

接下來按說就會出現詭異的一幕.

兩個人的雙手首先腐蝕爛掉,然後飛快蔓延全身.

五髒六腑,全身都徹底腐蝕爛掉,最後徹底慘死.

結果……

完全安然無恙.

這二級腐尸蠱蟲剛剛進入兩個人的血液之內,就瞬間死了.

沈浪的注射的防禦藥液,能夠絕對免疫這種蠱蟲.

盡管這在預料之中,但還是給人于驚喜.

………………

接下來.

沈浪給所有的涅槃軍,全部注射了蠱蟲免疫藥劑,也給所有的水手注射了.

結果……

有十幾個人發生了強烈的反應.九個人死去,六個人失聰失明.

這個結果比想象中要好一些.

又等了一天時間!

確保免疫藥劑已經徹底進入了涅槃軍體內,遍布在每一處血液中.

確保薛氏家族的蠱蟲已經不會傷害任何一個人.

沈浪一聲令下.

涅槃軍登陸南洲島.

攻打薛氏家族的真正老巢,南洲城!

………………

南洲城的碼頭沒有被破壞.

沈浪艦隊輕而易舉停靠.

想象中的登陸戰沒有發生.

三千多涅槃軍,輕而易舉登上了南洲島.

然後整齊列隊,朝著南洲城進發.

整個過程中,寬闊整齊的道路上,沒有半個人影,沒有受到任何伏擊.

就仿佛是薛徹在等著他來攻打南洲城一樣!

半個時辰後!

沈浪的涅槃軍兵臨城下.

這就是南洲城了.

這就是薛氏家族的老巢了,整個南部海域的貿易中心了.

……………………

薛徹並沒有站在城頭指揮軍隊.

因為他覺得沒有必要,若他親自上城頭的話,有些跌份.

這是一場秒殺的戰斗,難不成還要他這個薛氏之主親自指揮?

薛徹就只是站在城內的之上,手中把玩一個顱骨,默默看著沈浪軍隊的到來.

這顱骨,正是他兒子薛磐的.

"沈浪,你來了."

"金木蘭,你也來了."

金木蘭果然和傳聞中一樣絕美,簡直豔麗不可方物,尤其這魔鬼身材,近乎不似人類.

這等美人,若不夠強大的話,享用她會折福的.

至少沈浪沒有這個資格,也沒有這麼能力享用.

薛徹也不會享用,免得日後被大人物記恨.

不過這樣的絕世嬌娃,我享用不了,就徹底毀掉吧.

抽干血液和骨髓後,徹底毀掉誰也別惦記.

薛徹拿出了新的刻刀,新的紫檀書頁,靜靜地等著.

將沈浪和金木蘭活捉之後,凌遲處死,然後用二人的鮮血銘刻經書.

很快的,不會超過一刻鍾!

薛徹有絕對之把握!

…………

城頭上的指揮官是薛氏家族新世子,前浮屠山弟子薛鼎.

見到沈浪的涅槃軍出現,薛鼎一揮手.頓時城頭上,密密麻麻的守軍出現了.五千名南海劍派弟子,近萬名薛氏私軍.

這五千名南海劍派弟子,手中全部拿著複合強弓.

沈浪眼睛一眯,這是剽竊我的弓啊.雙方軍隊的弓看上去真的一模一樣.

不過南海劍派弟子背後的箭就不一樣了.特殊的箭壺,每一壺只有五支箭,間隔得很開.這每一支箭里面,都有無數的二級腐尸蠱蟲,可以殺死幾米之內所有的敵人.

前浮屠山弟子,薛氏新世子薛鼎,鷹目緩緩盯著沈浪.

這就是沈浪?

這就是金木蘭?

這個女人果然美麗得讓人戰栗,真的不能睡嗎?

雙方沒有放任何狠話.

薛鼎就等著沈浪涅槃軍的接近.

一旦靠近三百米,就立刻蠱毒箭狂射.

一分鍾內解決戰斗,將沈浪軍隊斬盡殺絕.

一場秒殺級的戰斗,還要喊什麼話?

這是超脫勢力對世俗軍隊的秒殺.

要是喊什麼斬盡殺絕,那才是辱沒了.

薛鼎心中充滿了期待.

涅槃軍不是號稱第一王牌,戰無不勝的嗎?

在十秒鍾內將你們徹底殺絕.

那是何等之驚豔震撼?

……………………

注:月票榜危急,江湖救急,接下來保證爽!

上篇:第398章:凌遲薛磐!薛徹驚天噩耗!    下篇:第400章:南洲城淪陷!天滅薛氏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