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403章:薛雪之死!甯岐結果!塵埃定   
  
第403章:薛雪之死!甯岐結果!塵埃定

g,更新快,無彈窗,!

這個人終于死了.

沈浪不由得長長松了一口氣.

他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名冊,先用黑筆寫上薛徹的名字,然後再用一個紅筆打了一個大叉.

距離天下無仇,又近了小小的一步.

看著薛徹的無頭尸體,再看看藍天,看看茂密的樹林.

天然氧吧啊.

這麼好多環境,這麼好的心情,是不是要做一些什麼事情比較合適啊.

說罷,沈浪的手不由得朝著木蘭伸了過去?

木蘭臉蛋一紅,嬌聲道:"在,在這里?"

沈浪道:"不好嗎?這里空氣這麼好.人這一生,總是要不斷解鎖新副本的."

木蘭想了一會兒,點頭道:"行!"

………………

半小時後.

"寶貝,你又在干嘛?"沈浪問道.

木蘭道:"努力懷孕啊."

沈浪無語,至于每次都這樣嗎?

我們的目的是為了快樂,不是為了生孩子啊.

木蘭寶貝道:"夫君,我們是不是要出海,去海外世界了?那艘大船已經造好了,非常非常巨大,那上面什麼都有,連嬰兒房都有.仇妖兒不就是一邊航海,一邊生孩子的嗎?我覺得我也可以."

呃!

寶貝,你至于什麼都和仇妖兒比嗎?

出海?

沈浪道:"快了,快了."

木蘭不由得陷入了無限的憧憬.

接下來他陷入了巨大的猶豫,要不要把小煩人精沈野一起帶走?

還有沈宓小寶寶呢?

還有沈力小寶寶呢?

甯焱,小冰呢?要不要一起帶走?

一想到這里木蘭就有些頭疼.

要不然都不帶了?

就我和夫君兩個人出海,去看外面的世界,反正一年半載後就要回來的.

沈野小壞蛋還那麼小,父母就離開他身邊是不是不太好啊?

但是這一年多來,沈野都是小冰帶的,沈浪和木蘭都在外面打仗.

小壞蛋,要不然你就繼續跟著冰兒小娘吧.

娘親要和爹爹去過一陣二人世界,順便再給你生一個弟弟或者妹妹什麼的.

"快了到底是什麼時候?"金木蘭問道.

沈浪道:"薛徹死了,還有薛鼎,薛雪,還要稍稍收個尾.一切結束之後,我們就出海離開."

金木蘭道:"不先回國都,和國君,和甯政做一個告別嗎?"

"告別什麼,不告別了."沈浪道.

木蘭道:"那太好了,收尾之後我們立刻就去怒潮城,然後直接出海離開."

沈浪道:"那麼寶貝你現在可以把雙腿放下來了嗎?"

"不行,還要等兩分鍾."木蘭道.

沈浪道:"可是你這個樣子,我又忍不住了."

木蘭道:"那你來啊,鞏固戰果,這次一定要生個女兒."

………………

那個宗師級強者,就是砍斷自己右腿的那個,依舊用雙手走路,瘋狂逃竄.

然後……

他的眼前忽然出現了三個倒立的身影.

大傻,李千秋夫妻.

四個人靜靜無言良久,對視了好一會兒.

終于,這個隱元會宗師轉身直立,單腿站立.

李千秋道:"是您束手就擒,還是我們動手?"

片刻後.

這個宗師級強者決定投降.

他本來就不是李千秋的對手,更何況加上一個丘氏,還有一個大傻.

更何況他斷了一條腿.

外援而已,用不著這麼拼命.

…………

半個時辰後.

沈浪出現在這個宗師強者面前,緩緩道:"隱元會的人?"

那個宗師點了點頭.

沈浪道:"聽說你們隱元會也有一座城市,叫作什麼?"

那個宗師點頭道:"我們隱元會有很多城."

沈浪道:"那舒伯燾,舒亭玉平時在哪一坐城市中?"

"悔悟之城."那個宗師道.

沈浪道:"是因為犯錯了,所以才要去那個悔悟之城嗎?"

那個宗師搖頭道:"不是,隱元會的創始人說金錢從誕生那一刻起就代表著罪惡.所以隱元會的城市都被這種命名,悔悟之城,罪惡之城,饒恕之城,等等."

還真是虛偽啊.

沈浪道:"那這個悔悟之城,距離在哪里呢?"

豔州以北,吳國以西,凌絕山上.

沈浪道:"有多少人呢?"

"幾萬人!"

沈浪一愕,這麼多?

關于悔悟之城,饒恕之城,罪惡之城,沈浪都從天道會黃同那里聽說過的.

事實上,天道會也有這樣的城市,只不過隨著天道會的沒落,這些城市也漸漸凋零了.

這座悔悟之城算是隱元會在南部世界的中心.

如果沈浪沒有猜錯的話,它應該建造在一個上古金脈之上.

所以這座城市應該還算是東方世界的南部中心銀行.

這幾萬人沒有一個閑雜人等,全部都是隱元會成員.

那里面有隱元會的學校,金庫,圖書館,還有無數資料庫存.

當然還擁有鑄幣廠,還有金礦冶煉中心,等等等.

沈浪將這座悔悟之城放在一邊,問道:"薛鼎,薛雪,甯岐等人躲在哪里?"

這個宗師陷入了沉默.

沈浪道:"薛徹已經死了,薛氏家族也差不多死絕了,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不是嗎?"

說罷,沈浪將薛徹的人頭扔到他的面前,但願他還認得出來吧.

沈浪道:"你叫什麼?"

那名宗師道:"李芊墨."

沈浪一愕,朝著李千秋望去,劍王前輩這是你兄弟.

劍王李千秋無奈.

他一下子就可以斷定出,這名隱元會宗師也是出身于貧寒之家,之前的名字很不好聽,但是因為血脈天賦太出色了,所以受到了隱元會的培養.

成為了武道宗師之後,總不能再用之前名字了,就要改威風一些.

但是天下適合武道強者的名字就那麼些了,而取名的人又不願意太費心.

所以李二狗就變成了李千秋.

眼前這個人就變成了李芊墨.事實上他原來叫李千墨,後來為了和李千秋徹底區分開來,就改名叫李芊墨.

可見這個世界好聽而又霸氣的名字實在太少了.

就如同現代地球上有無數的男孩名字叫哲凱,要麼叫辰宇.

沈浪道:"我以我娘子的名義發誓,只要你告訴我們甯岐,薛鼎,薛雪等人在哪里,我絕對不殺你,而且放你回去.你放心,我這個人說話如放屁,發誓也不算數,但是用我娘子的名義,絕對是算數的."

隱元會宗師李芊墨猶豫了片刻,然後決定妥協.

"他們每隔幾個時辰就換一個地方,而全新的地方只有薛氏的人知道,我們只是跟著走而已.如今兩個時辰已經過去了,他們已經換了一個地方了."

沈浪道:"那你帶我們去他們上一個躲藏的地方!"

………………

李芊墨帶著沈浪等人來到了薛徹等人的上一個藏身之處.

最普通的地方就是最隱秘的地方.

這就是普通樹林中的一個地下密室,從外面看上去,沒有任何特征.

除非沈浪用X光掃描整個南洲群島,否則根本發現不了.

但整個南洲群島一萬七千平方公里,這樣一米一米掃描過去,起碼要幾年.

進入這個地下密室後.

沈浪發現里面雖然面積不大,但應有盡有.

糧食,蔬菜,瓜果,酒類,藥物,一應俱全.

都說狡兔三窟,薛氏家族何止是三窟啊?

但這個地下密室已經空了,薛鼎,薛雪等人已經走了.

他們去了哪里?

下一個藏身之處.

但具體在哪里?不知道.

但是沈浪可以肯定,這個地點應該在方圓十里之內.

再根據上上個隱身之處,進行排除法,已經不太難找了.

接下來.

木蘭帶頭,飛快地在方圓十里內的地方細致而又快速地搜捕.

………………

薛氏家族的一個秘密地下藏身之處內.

僅僅只有四個人.

薛鼎,薛雪,甯岐,閻厄.

"出事了,肯定是出事了."薛鼎道:"如果父親成功殺了沈浪和金木蘭,現在應該已經回來了."

薛雪沉默.

甯岐沉默.

他們都知道出事了,因為石崖頂端的那一陣爆炸太明顯了.

這些人都看到了,所以立刻轉移了.

原本按照計劃,因為逃到第六號洞窟躲起來.

但他們沒有這樣做,而是進入了第九號洞窟.

這是薛氏家族的絕密洞窟.

就算有人出賣也絕對不知道這個地方,因為它在海底.

這個地下洞窟也是施工難度最高的一個,需要用很長的鐵管把空氣引來,就算這樣的話,密室也顯得非常沉悶,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殿下放心,這個藏身處絕對隱秘,沈浪無論如何也不可能發現的."薛雪道:"就算他找到了相關的地圖,前面八個地下洞窟在地圖上有標志,但這第九秘密洞窟也沒有,甚至當時制造挖掘這些洞窟的人,也全部被處死了."

"而且這里的糧食和淡水,足夠讓我們生活幾個月時間,沈浪不可能留到那個時候."薛雪道:"而且用不了幾個月,局面就會發生劇變."

甯岐沒有說話.

"潛龍在淵,殿下現在需要的是蟄伏."

甯岐能夠感覺到,薛雪的態度明顯變化了.

盡管還是和以前一模一樣的溫柔,但是骨子里面的態度已經卑微了.

之前薛氏強大,甯岐是來投靠薛氏.

現在薛氏被沈浪滅了,那薛氏的未來就靠甯岐了.

閻厄道:"金木蘭的嗅覺非常可怕,他會不會發現這里?"

"不可能的."薛鼎道:"金木蘭覺醒了上古人類的力量,擁有對大自然的強大感知能力,這並不是一種嗅覺,也無法如同獵犬一樣,追逐我們的蹤跡."

甯岐點了點頭.

忽然他開口問道:"之前的地震,非常特殊."

薛鼎和薛雪陷入了沉默.

甯岐道:"是不是和浮屠山開發的上古遺跡有關?"

兩個人依舊沉默.

薛雪道:"殿下無需擔憂,我和您講過,屬于您的時代馬上就要來了.整個越國就只有一個王子絕對效忠皇帝陛下,那個人就是您."

薛鼎世子再一次道:"潛龍在淵,我們靜靜等在這里幾個月,然後沈浪就完蛋了,我們可以輕而易舉東山再起,他是不可能發現這里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空氣之內忽然傳來一陣詭異的香味.

"不好,不好……"

"空氣中有毒."

"趕緊屏住呼吸,捂住所有洞口."

薛雪和薛鼎上前堵住了所有的空氣入口.

幾個人露出了恐懼的目光,沈浪找來了.

他,他是怎麼找到這里的?

…………………………

是啊,沈浪是怎麼找到這里的?

事實上,廢了好大勁.

用了整整一天半時間,他找到了薛氏第七,第八個秘密洞窟.

但是全部撲空了.

又整整找了很久,方圓十幾里內都找遍了,依舊沒有找到薛鼎等人的藏身之處.

後來他在地圖上,把薛氏家族八個秘密藏身處的方位都標志了出來,然後把這些點連接起來.

結果發現,竟然是一個字.

一個殘缺不全的字.

左邊一個丨,右邊一個壬.

但這個世界沒有這個字啊.

很快沈浪想到了另外一個字,任!

薛氏的原始姓氏是任.

上古諸姓,姬最高貴,姜為次之.

上古傳說中,黃帝姓姬,炎帝姓姜.

所以當今世界的皇帝便姓姬,而大乾王國君王姓姜.

而上古傳說中,黃帝冊封了十二姓氏:姬,酉,祁,己,滕,箴,任,荀,僖,姞,嬛,依.

薛氏便脫胎于任氏.

而浮屠山之主,世世代代姓任.

難怪薛氏和浮屠山走得如此之近,這是要返祖歸宗嗎?

薛徹這般建造秘密地下據點,很大程度上也是一種志向.

薛氏家族要回到東方世界的巔峰,要成為大炎王朝的頂級家族.

所以沈浪就斷定,不止有八處地下秘密據點.

應該還有第九處.

而這九個秘密據點的位置在地圖連起來,就可以組成一個任字.

這樣,沈浪很快確定了第九個秘密據點的大概方位.

竟然是在海邊.

果然,僅僅幾個時辰後,就找到了這第九個秘密藏身處的入口了.

薛氏家族真牛逼.

竟然把這個最隱秘的地下據點建在海底.

盡管這里海底不深,僅僅只有十幾米,但也需要巨大的工程量.

……………………

木蘭望向沈浪的目光充滿了崇拜和迷離.

夫君太厲害了.

僅僅憑借著一張地圖,就能找到薛氏家族最絕密的藏身地點.

他還知道薛氏出自于任氏.

智慧的男人最迷人了.

木蘭寶貝決定了,下次再讓夫君加一刻鍾.

沈浪在海邊找到了幾根長長的空心鐵管,直接通往地下,是用來傳輸空氣的.

"薛鼎,薛徹,找到你們了."

"告訴你們一個壞消息,你們的爹死了,死得很慘,很不安詳."

"再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你們也很快要去和他團聚了,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齊齊."

"要不你們自己出來?"

"不出來啊?也行,就憋死在里面吧!"

………………

薛氏的九號地下秘密洞窟內.

幾個人耳朵貼在鐵管內,能夠聽到沈浪的聲音.

然後,里面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用薄皮堵住了所有的鐵管,所以空氣就進不來了.

靠著地下密室的現有空氣,根本支撐不了多久的.

最多幾個時辰內,幾個人全部都要窒息而死了.

甯岐拿出一支筆,在地圖上描點.

然後把這九個點連接起來,寫出來一個任字,行書的任.

甯岐道:"你們父親時時刻刻都想要歸為任氏,返回到世界巔峰家族啊."

薛雪嬌軀一顫,她也明白沈浪是怎麼找到這里的.

甯岐道:"薛伯爵不應該把自己的志向和理想用這種方式表達出來的,我一直都很瞧不起一種讀書人,喜歡寫藏頭詩,唯恐別人發現,又唯恐別人不發現."

薛雪屏住了呼吸.

甯岐繼續道:"其實這又有什麼意義,在上古傳說中,我甯氏還源自于姬姓,但是我曆代先祖也從來沒有說自己是姬姓之人,甯氏就是甯氏.如今大炎帝國皇帝姓姬,但上古傳說的炎帝又姓姜,這又該怎麼說?"

薛雪顫抖道:"殿下,不要!"

薛鼎寒聲道:"甯岐,你想要做什麼?別忘記了我薛氏和浮屠山是什麼關系,你若敢對我們做什麼,浮屠山不會放過你的."

甯岐緩緩道:"我剛才就問過了,上一場地震很詭異,是不是和浮屠山開發上古遺跡有關.如果是的話,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巨大上古遺跡之城,而且有一部分正在你薛氏家族南洲城的地下,所以我想對于浮屠山來說,你薛氏家族的利用價值已經沒有了.接下來浮屠山會把重心轉移到這個上古遺跡來,而你們薛氏作為這個地方的地頭蛇,已經顯得有些礙眼了."

薛雪顫抖道:"殿下,你我夫妻一場,我還為你生了兩個孩子,難道你就不念夫妻之情嗎?"

甯岐道:"楚王被顏妃害死,這件事對我教訓太深刻了.你薛雪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就毒殺自己的義母,太讓人恐懼了."

薛鼎厲聲道:"甯岐,你想要過河拆橋嗎?難道你覺得殺了我們,沈浪會放過你嗎?你做夢,做夢……噗……"

閻厄直接出手了.

薛鼎武功很高,但也絕對不是閻厄的動手.

閻厄有宗師之實,無宗師之名.

頓時間,薛鼎如同稻草人一樣飛了出去.

甯岐道:"束手就擒吧,薛雪,我不想對你動手."

"哈哈哈哈……"薛雪大笑道:"甯岐,你我果然走到了今天,走到了今天."

"我知道,當我毒殺義母丘氏的那一刻起,我就是一條毒蛇,永遠都改不了了."

"永遠都改不了了."

"既然我的人物屬性改變不了,那就不用改了."

"甯岐,同歸于盡,同歸于盡……"

薛雪指著甯岐,尖聲大笑.

空氣中一陣迷香蔓延.

然後,甯岐面孔的顏色猛地劇變.

眼球爆出了紫色的血絲.

整個人猛地跪了下來,鼻孔里面流下了兩行紫色的毒血.

"果然,果然……"甯岐尖笑道:"薛雪,你果然給我下蠱毒了,很早之前就下了吧?哈哈哈哈!"

薛雪淒笑道:"這麼驚訝做什麼?在你心目中,我不就是一條毒蛇嗎?"

甯岐搖頭道:"這沒什麼?沒什麼?"

然後,他整個身體倒在地上,拼命地抽搐,蠕動.

紫色的毒血,不斷地從鼻孔,嘴巴,耳朵里面湧出.

"殿下,殿下……"閻厄飛快地沖了上來.

"帶她出去,交給沈浪!"甯岐用盡最後的力氣,指著薛雪道.

………………

一刻鍾後!

薛雪和薛鼎跪在了沈浪的面前.

兩個人看著薛徹的頭顱,渾身一陣陣發抖.

薛鼎幾乎無法呼吸,薛磐死了,他才剛剛成為世子沒有多久,薛氏家族就要滅亡了.

"沈浪,我,我從未得罪過你."薛鼎顫抖道.

沈浪道:"但是,我得罪你了啊."

呃!

"不舍得死啊?"沈浪問道.

薛鼎拼命點頭.

"那就沒有辦法了,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的."沈浪道:"我說過,薛氏家族要斬草除根."

接著,沈浪拿過了一張強弩,瞄准了薛鼎的額頭.

"你可以躲,也可以不躲."沈浪道:"你要躲的話,就多受罪一些.你要不躲,就死得干脆一點."

"我要射箭了."

沈浪扣動強弩.

"噗刺!"

利箭瞬間射穿了薛鼎的腦袋.

他剛剛躲了一點點,但最終沒有躲.

瞬間暴斃!

………………

薛雪跪在李千秋和丘氏的面前.

"當年為何要這麼做?我們對你不好嗎?做我們女兒不好嗎?"丘氏含淚道.

薛雪道:"你們對我很好,但……我別無選擇."

李千秋妻子丘氏道:"你盜走秘籍也就罷了,為何還要下毒害我?就算要下毒害我,為何不索性毒死我?而是要讓我變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十幾年?"

薛雪道:"你若死了,李千秋就會鋌而走險.你人不人,鬼不鬼地活著,李千秋關鍵時刻還能為我們所用.比如我們對他說,只要你做什麼事情,我們就治好你."

惡毒無過于此了.

李千秋妻子丘氏道:"你從小就在我們身邊長大,我們完全把你當成親生女兒,難道你就沒有一點點感情,你就真的如同牲畜一樣嗎?不,就算是牲畜也有情感."

薛雪眼角滑落淚水.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薛雪道:"我當然有感情,曾經在很長時間你,我也把你們當成了我的親生父母.但是……你們太善良了,善良就意味著無能,就意味著保護不了任何人,保護不了我,我承擔不起背叛薛氏的代價,所以我做出了選擇,毒殺你的選擇.而一旦走出了這條路,我這個人也就回不了頭了,我永遠就是一條毒蛇,就在剛才我還親自毒殺了自己的丈夫呢,哈哈哈哈……"

薛雪道出了人性之弱點.

劍王妻子丘氏劍橫在薛雪的脖頸上,咬牙切齒了很久.

還是下不了手.

"沈浪,你替嬸嬸動手吧."丘氏哭泣道:"我和你二狗叔一樣,都是沒有出息的人."

沈浪努力地轉動絞盤.

奶奶的,這個弩太強了,上弦太費勁.

氣喘籲籲,終于拉好了弓弦.

然後,瞄准了薛雪的額頭.

"沈浪,你可知道……噗……"

薛雪剛剛說出幾個字,就被沈浪爆頭了.

這弩太猛了,直接把薛雪美麗的腦袋射穿了.

"死就好好死,那麼多廢話做什麼?"沈浪不屑道.

然後,沈浪來到了閻厄的面前.

這個人其實很強大.

武功強大,能力超強.

他做黑水台都督的時候,可謂是權勢熏天.

當時的他,何等牛逼,何等威風凜凜,幾乎小兒止啼.

沈浪很少見過他,但每一次見到他,都覺得是冷酷大BOSS出場.

然而,沒有想到此人後面竟然徹底沒有了風采.

他的武功,他的才華,他的手段,仿佛徹底泯然于眾人了.

沈浪明白里面的原因.

因為他迷失方向了.

他內心效忠于甯元憲,但是又和薛徹,甯岐站在一起.

他無法支持甯政,但是又無法徹底翻臉背叛甯元憲.

顧此失彼,完全失去了自己的立場,如同沒頭的蒼蠅.

這是一只最好的鷹犬.

前提是有人為他把握方向.

他不像蘇難,也不想薛徹那樣有著驚人的野心.

他大概從來都沒有想過要讓自己的家族成為頂級豪門.

因為到現在為止,他都沒有自己的家族.

"閻厄都督,你我無仇,但願有朝一日,你能找到自己的方向和目標!"沈浪道.

閻厄顫抖道:"我都快六十了,我哪有時間找目標和方向?"

"那就是你的事情了."沈浪道:"我不是你的人生導師."

沈浪來到三王子甯岐面前.

這是一個真正的厲害人物.

某種程度上,他比甯政更加適合成為一國之主.

如果不是世界局勢發生劇變,他真的會成為一代雄主,會帶領著越國稱霸整個南方.

而此時,他很快就要死了.

薛雪作為他的妻子,還是給他下毒了.

而且是神不知鬼不覺地下毒.

或許已經很久很久了.

浮屠山,果然不折手段.

甯岐的身體不斷抽搐,抽搐.

眼睛已經完全成為了紫色.

紫色的血,不斷狂湧而出.

他依舊用最後的目光看著沈浪.

沈浪道:"這才是你距離死亡最近的時刻吧,記住它."

然後,沈浪割破了自己的手指,將鮮血滴入到試管內.

不慌不忙地進行血清分離.

然後拿出針管,將血清抽入到針管之內,注射到甯岐的體內.

至少到現在為止,只要是蠱蟲,就沒有沈浪的血殺不了的.

短短片刻後.

甯岐身上還詭異可怕的紫色,漸漸褪去了.

他漸漸恢複了呼吸.

恢複了心跳.

眼中的紫色也漸漸褪去.

他活過來了,被沈浪救活了.

足足好一會兒後.

甯岐身體恢複了動彈,但是他沒有爬起來,依舊躺在地上,大口地喘息著,享受著劫後余生的感覺.

"甯岐,我救了你,但是我沒有任何要求,也不要你記住我的任何人情."

"你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人,非常厲害的人,所以想要讓你這種人報恩是可笑的事情."

"相信你的父親對你說過,你是一個中上等的人."

"那麼,怎麼才能作為一個上等之人?甚至是上上等之人?"

"我不要你任何報答,我之要求你一件事情."

"當天崩地裂的時候,你記住之前那一刻,你的父親,你的弟弟甯政沒有殺你."

"當天崩地裂的時候,你也記住現在這一刻."

"如此而已,告辭!"

…………

注:月票榜被某個帥哥爆了!兄弟們幫我,給我月票,給我月票!糕點淚流滿面拜求!

謝謝書友20170517231540879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402章:薛徹之死!了結    下篇:第404章:天崩地裂!沈浪身世!(重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