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406章:新王登基!我是天下共主?   
  
第406章:新王登基!我是天下共主?

g,更新快,無彈窗,!

區區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沈浪,需要大炎帝國皇帝動用半個世界的軍團嗎?

當然不需要.

皇帝陛下的新政剛剛結束了,馬上就要開始統一天下的步伐.

但是有些國家不太聽話啊.

比如越國的甯元憲,又比如年輕的楚王.

所以這個時候就需要一個名義.

樹立一個敵人.

借著這個名義,橫掃天下所有不聽話的諸侯王.

就如同當年項籍用滅秦的名義,翦除天下諸侯.

沈浪作為姜離之子,便是最好的名義.

那麼皇帝陛下重視沈浪嗎?

重視,也不重視.

對沈浪此人,不算很重視.

沈浪很聰明,甚至智近乎妖,但是在絕對的力量面前算不得什麼.

可對沈浪的身份,皇帝無比重視.

這可是姜離之子.

皇帝陛下想要做天下的太陽,但是在無數人心目中,姜離才是那個太陽.

若他沒有後代也就罷了.

一旦有了後代,而且是一個非常出色的後代.

那無數人就會如同飛蛾撲火一般沖上去效忠.

就如同萬古長夜中出現了一盞明燈.

在黑暗中,這一盞明燈就會成為唯一的方向.

之前沈浪的名聲一點都不好.

天下貴族和諸侯,甚至無數的老百姓都對他表示厭惡.

你區區一個農民的兒子,小小的贅婿,憑什麼這麼浪?憑什麼這麼跳脫?

而一旦他的身份揭露,一切都不一樣了.

沈浪所有的缺點,都會變成優點.

他的輕浮,會變成不羈.

他的狠毒,會變成殺伐果斷.

總之,他所有的一切都會變成正確的.

哪怕被他虐待過的人,也會與有榮焉.

他會變成一個獨一無二的領袖.

所以,皇帝陛下一定要大張旗鼓,將沈浪徹底消滅于萌芽之中.

………………

無視任何國界,無視任何邊境.

天文數字的軍隊將整個越國從南到北完全包圍.

"烈日當空,炎照天下!"

"進發,進發!"

隨著一聲令下!

半個世界的軍隊,如同無邊無際的海嘯,從楚國邊境和吳國邊境湧入越國,淹沒一切!

幾日之後!

一支數量驚人的軍團,包圍了越國都城.

這支軍團的統帥是新乾王國太子,姜離曾經的弟子,最大的背叛者贏廣之子,贏無冥.

整個越國都城,徹底無防.

四門大開,帝國聯軍浩浩蕩蕩進入天越城,包圍了越國王宮!

新乾王國太子贏無冥長驅直入,來到王宮的面前.

國君甯元憲須發全白,靜靜地坐在王座之上.

朝廷群臣有一半沒來.

不,這種說法不好.

應該說越國群臣,竟然有一半來了.

面對帝國天文數字的軍團,依舊有一半越國臣子上朝.

曾經越國的君臣對抗,此時仿佛進入了一個新的境界.

他們用實際行動表示了自己的立場,至少在這個時刻,和君王同在?

陛下你莫要再說什麼越國無忠臣,你莫要再說什麼臣子如妓/子.

贏無冥一身戎裝,來到越王的面前,躬身道:"小侄拜見越王."

甯元憲道:"何事啊?"

"皇帝陛下有旨."贏無冥高聲道.

甯元憲顫顫巍巍站了起來.

群臣跪下.

贏無冥高呼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姜離之子沈浪為大炎王朝之公敵,天下諸國君主皆有義務討伐之,欽此!"

贏無冥帶著這份旨意,走過了好幾個國家了,所有的君主全部妥協.

新楚王已經比較強悍,但一天之後還是妥協了,不但讓帝國軍團跨越全境,而且還出兵十萬加入帝國聯軍.

如今贏無冥的意思非常明顯.

越王甯元憲,輪到你了.

二十幾年前,你是姜離的追隨者.

但是姜離暴斃後,你跪下妥協了,哀求祝氏家族在炎京運作,才保住了你的王位.

既然已經跪過一次了.

那麼再跪第二次,相信也沒有什麼壓力了吧.

人嘛,跪著跪著就習慣了.

甯元憲佝僂著身體,腦子里面不由得響起了沈浪的那封信.

男兒膝蓋有黃金,但黃金是軟的,跪下也是正常的.

呵呵呵……

甯元憲忍不住笑出聲來.

贏無冥道:"越王,有什麼好笑的嗎?"

甯元憲道:"沒有,只是想起了有人說的一句話."

贏無冥笑道:"不如說來聽聽."

甯元憲道:"男兒膝下有黃金,這句話贏太子可聽過沒?"

贏無冥道:"太聽過了."

甯元憲道:"但黃金是軟的,所以男人經常跪也是正常的,你可知道這句話是誰說的嗎?"

贏無冥道:"誰啊,說出這麼荒謬而又有意思的話?"

甯元憲道:"沈浪."

贏無冥目光一寒,道:"原來是他啊."

甯元憲道:"贏太子,你說這麼一個痞賴混賬怎麼就是姜離陛下的兒子呢?我認識他這麼久了,他不像是這種人啊!姜離陛下何等英明神武啊,竟然能生出這麼一個小流氓?"

呃!

這句話,贏無冥不可回答.

"越王說話小心,姜離陛下可是叛逆,造反的叛逆."贏無冥道.

甯元憲道:"沈浪和我說過一個新名詞,叫作基因突變,可是他這突變得也太厲害了."

群臣靜靜無言.

不知道國君甯元憲接下來要說什麼.

國君甯元憲道:"二十幾年前呢?我是追隨姜離陛下的,他的兒子還沒影我就把女兒甯寒許配給他了.甚至他起兵和大炎帝國開戰的時候,我也興致勃勃地問,姜離陛下,要我越國出兵嗎?姜離陛下霸氣沖天地說,用不著."

當時姜離陛下氣吞萬里如虎,確實不需要越國的軍隊支援,他就是那種我一個人就要吊打全世界的架勢.

贏無冥不再言語.

甯元憲渾身震顫,甚至嘴唇都有些控制不住了,嘴角有了一點點唾沫.

他拿出了絲綢巾帕,擦拭了嘴角.

"姜離陛下暴斃之後,我惶惶不可終日,覺得我這個王位要完了,甚至越國也要完了,所以就去找了祝弘主,當時我直接跪在他的面前說老師救我!"

這話一出,所有人不敢置信.

當時越王是君,祝弘主是臣,越王竟然給祝弘主下跪了?

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啊?

甯元憲繼續道:"當然,這是一個沒有人知道的秘密,祝弘主不說,我也不說.我跪下之後呢,祝弘主請炎京祝氏家族到處游說,終于保住了我的王位,祝弘主也成為我的相父,祝氏也成為我的王後,我休掉了原配妻子."

"莫大的恥辱是不是?現在我想明白了,當時跪下並不恥辱,但是事後不敢承認,不敢回憶才是真正的恥辱."

"有人說,當一個人腰杆被打斷了之後,就再也站不起來了."

"當一個人跪下之後,哪怕你站著,所有人也都以為你跪著."

"沈浪一再讓我想開,說跪著跪著就習慣了."

"他那是胡扯,他怎麼就是姜離陛下的唯一繼承人呢?"

"但是,臣子有些時候真的不能挑選主君.就如同滿朝的臣子,你們大概也不想攤上我這位刻薄寡恩的君王嗎?我甯元憲不是昏君,但距離昏君也僅僅只有一步之遙了."

"當年我跪下了,投降了,妥協了,腰杆被打斷了."

"但是有些不習慣,但是想要在站起來."

"所以……"

"借著帝國的欽差在,群臣也來了一半."

"我甯元憲正式宣布退位,從今以後我不再是越國之王了."

"太子甯政,從現在開始,你就是越國之王了."

甯政上前叩首道:"兒臣遵旨."

甯元憲道:"諸位臣工,不拜見一下你們的新王嗎?"

群臣整齊叩首道:"臣等拜見大王."

新越王甯政道:"眾卿平身."

甯元憲顫顫巍巍,將王冠戴在了甯政的頭上.

然後,他又顫顫巍巍脫去了身上的王袍,正式退位.

"甯元憲抗旨不遵."甯元憲朝著贏無冥一字一句道.

全場死寂.

所有人內心顫抖.

甯元憲朝著東邊玄武城的方向,雙膝跪下道:"老臣甯元憲,拜見陛下!在整個東方世界,我甯元憲只認一個君主,那就是姜離陛下.而姜離陛下死了,那我就認他的兒子,從此之後沈浪便是我甯元憲之主."

說罷,甯元憲跪伏在地.

小混賬啊,你以前跪我的時候那麼敷衍.現在我竟然要跪你了,跪得可比你認真多了.

男兒膝下有黃金,跪著跪著就習慣了不是嗎?

群臣震撼,神情肅重,目光通紅.

這一刻!

在他們眼中,甯元憲得到了升華.

之前所有的過錯,之前所有的埋怨,全部灰飛煙滅.

至少在這一刻起.

甯元憲是一個偉大的國君.

當一個人願意用生命去詮釋理想的時候,那他就是偉大的.

贏無冥靜靜無聲地望著甯元憲.

當一個人不畏懼死亡的時候,那也就沒有什麼可以威脅的了.

他的目光望向了甯政.

"老越王抗旨了,新越王你呢?"贏無冥道:"你若再抗旨,那就是大逆不道,越國也就要亡了."

甯政穿上了王袍,戴好了王冠,緩緩坐在王座之上.

他看了一眼群臣,又看了一眼贏無冥.

"新越王,你可遵旨嗎?"贏無冥繼續道.

若新越王再抗旨,那大軍就會立刻占領天越城.

順便把整個越國滅掉.

甯政望著甯岐道:"三哥,你上來一下."

三王子甯岐上前,跪在地上.

甯政道:"上一次,你做了一個多時辰的少君就被廢掉了,你應該視為奇恥大辱吧.現在我做了三分鍾的越國之君,感覺還不錯!"

接著新越王甯政道:"寡人正式將王位禪讓給三王兄甯岐."

接著甯政脫下了王袍,穿在了甯岐的身上,摘下了王冠戴在甯岐頭上.

"諸位臣工,拜見你們的新王吧!"

接著,甯政朝著玄武城跪下道:"甯政抗旨不遵,甯政願意追隨姜離陛下.姜離陛下死了,甯政便追隨姜離之子,永遠奉姜離之子沈浪為主."

甯元憲,甯政二人,朝著東邊的方向,跪伏著一動不動.

………………

群臣終于再也忍不住,淚水狂湧而出,朝著甯岐拜下.

"臣等拜見大王!"

帶著王冠的甯岐早就被淚水糊了整個面孔.

整個身體都在戰栗.

這一刻,他的道德,他的內心,被刺得千瘡百孔.

為何他奪嫡失敗了,父王不殺他?甯政也不動他?

就是為了這一刻.

父王甯元憲的話,再一次浮現在他的腦海之內.

你的苟且偷生不容易.

幾年河東,幾年河西,天變了,未必就變不回來了.

甯岐我們沒有動你,就是希望你永遠記住,不要把事情做絕,給甯氏王族,給越國留下一絲元氣.

你甯岐很不錯,就是缺乏了一點人味.

甯岐再也忍不住,徹底趴在地上嚎啕大哭.

夢寐以求的王位得到了.

但,這是他想要的嗎?

為何感覺不到任何痛快,反而有無限的痛苦.

我的父王,我的五弟.

甯岐額頭貼地,將指甲牢牢刺入掌心之內,鮮血流了整個手掌.

與父同仇.

父王,我記住了.

我記住你的苦心.

我記住今天的這一切了.

甯岐感覺到自己的腦袋要炸開了.

頭痛欲裂.

但是無邊無盡的痛苦趕緊過去.

我甯岐需要趕緊冷靜下來.

呼,呼,呼……

甯岐大口地喘息著.

漸漸,他冷靜了下來,然後他緩緩坐在了王位之上.

新乾王國的太子贏無冥目光望在甯岐臉上,緩緩道:"新越王,你可遵旨嗎?"

甯岐道:"小王遵旨,我將追隨皇帝陛下的意志,共同討伐天下公敵,姜離之子."

"很好,很好!"贏無冥笑道.

贏無冥道:"那你越國將出兵多少啊?"

甯岐道:"我越國剛剛經曆了傾國之戰,已經無兵,但為了皇帝陛下的旨意,我願竭盡全力,出兵三萬,討伐姜離之子."

贏無冥道:"好,好,好,難能可貴,新越王之忠誠,天地可表."

接著,贏無冥又道:"不過,甯元憲和甯政不但抗旨,而且竟然還奉逆賊為主,這是公然叛逆啊.這是你越國之人,我便交給新越王處置了,希望越王能夠大義滅親啊."

甯岐道:"來人,將甯元憲和甯政徹底軟禁,永遠不得和外界接觸."

贏無冥道:"這就夠了?"

新越王甯岐道:"欽差大人,這兩人一個是我的父親,一個是我的弟弟,我新王即位,骨肉相殘,相信皇帝陛下也不願意見到."

贏無冥道:"天地君親師,甯元憲和甯政此舉,不但是違逆天地旨意,違逆皇帝之意志,這是大逆不道之罪,罪無可赦."

新越王甯岐道:"那欽差大人的意思是?"

贏無冥道:"明正典刑."

甯岐心髒一抖,這是要讓他殺父,殺弟?

這是要斷絕他甯岐的後路,讓他徹底站到皇帝陛下的船上.

………………

甯岐坐在王位之上.

弑君殺父之事,甯岐曾經干了一半.

他不斷地告訴自己.

我這也是為了越國.

為了甯氏王族的百年基業.

一切都是值得的.

忍辱負重,臥薪嘗膽.

父王和甯政的生命固然重,但是也重不過越國的江山.

列祖列宗付出了多少生命和鮮血的代價,才得到了這幾千里江山?

不能葬送在我甯岐手中.

相信父王和甯政也不會怪我的.

甯元憲抬起頭道:"甯岐,做你該做的事情."

甯政一動不動,顯然也准備慷慨赴死.

甯岐渾身激烈顫抖著,右手緩緩就要舉起.

我殺父王,我殺甯政,不是為了自己,是為了越國,是為了甯氏王族.

列祖列宗在天之靈,也不會怪我的.

甯岐,你所做的一切,不都是為了現在嗎?

甯岐,一個偉大的君王,必須做出取舍.

殺,殺,殺!

贏無冥目光冷冷盯著甯岐.

滿朝的臣子盯著甯岐.

"啊……"甯岐猛地一聲大吼.

然後,他猛地站了起來,摘掉了頭頂的王冠,放在了王座之上.

"欽差大臣,小王做不到,自願退位."

然後,甯岐跪下,跪在贏無冥的面前.

全場徹底震驚.

這……這……

三個國王退位?

贏無冥望著這一切.

甯岐,你太讓人失望了.

你也被腐化了,你也被軟弱了.

"哈哈哈哈……"贏無冥大笑道:"有意思,有意思."

"之前為了越國的王位爭得頭破血流,鮮血成河,而現在竟然棄之如敝履."

"越國王位就那麼不值錢嗎?"

"越國王位果然就沒有人做了嗎?"

"還有幾個王子呢?"

"甯禛,甯景,甯翼?"

群臣戰栗.

甯翼這樣的廢物,這樣的恥辱,還能繼位?

那越國成為了什麼?

…………

此時,一個人緩緩而入,走進了大殿之內.

他身上穿著僧袍,光著腦袋.

所有人看到他不由得一愕.

此人是誰?

但是看到他的身邊還有一個人,祝弘主.

消失已久的祝弘主.

終于,大家記起來這個和尚是誰了.

二王子甯紹,十幾歲就出家為僧了,通天寺弟子.

他直接來到王座面前,道:"這個王位,我來做可以嗎?我立刻還俗."

群臣無語.

二王子甯紹道:"甯禛,甯景,你們要和我競爭嗎?"

甯禛和甯景互相看了一眼,然後用力地搖頭.

曾經對于王位,他們也有幻想.

但是現在,誰敢坐在那個位置上,很可能面臨的就是粉身碎骨.

甯紹道:"三弟,我來做越王,你願意嗎?"

甯岐道:"我已經退位,無所謂願意不願意."

甯紹道:"甯氏王族,可有人要和我爭奪越國王位嗎?"

所有甯氏王族靜靜無聲.

甯紹脫下了僧袍,換上了王袍,戴上了王冠,坐在了王座之上.

至此,越國之王暫時塵埃落定.

二王子甯紹,成為新的越王.

"臣等拜見大王!"

祝弘主叩首道.

然後之前消失沒有來上朝的臣子,紛紛湧入了朝堂,他們朝著甯紹跪下.

"臣等拜見大王."

新王甯紹道:"下旨,我越國將追隨皇帝陛下的意志,竭盡全力,討伐姜離之子."

"下旨,我越國起傾國之兵,攻打玄武城,將姜離余孽斬盡殺絕."

"下旨,正是將甯元憲,甯政拿下,關入宗正寺,等待皇帝陛下處決!"

………………

越國萬民,尤其是國都的民眾.

陷入了徹底的靈魂震擊.

我艹啊!

沈浪竟然是姜離陛下的兒子?

這簡直就是徹底的顛覆.

姜離陛下何等英雄?竟然會生下沈浪這樣的兒子?

在很多貴族心目中,姜離是大英雄,但是卻未必和他們是利益一致.

就是那種我敬佩你,但是卻要反對你.

而在天下億萬民眾心中.

姜離就是絕對的偉大廣正.

《東離傳》盡管被帝國封殺了,但幾乎人手一本.

天下萬民對姜離,幾乎全部都是徹底的狂熱膜拜.

而現在沈浪這麼壞的人,竟然是姜離陛下唯一繼承人.

震驚之後!

便開始接受.

沈浪是很混賬,也很壞.

但是……他很厲害啊.

至少他是獨一無二的.

一個能夠將幾百上千個流氓趕到糞坑里面溺死的人,多麼有個性?

或許,這樣一個人才配得上姜離陛下的繼承人吧.

我們雖然有些不懂,但是……我們接受.

順便,表示小小的膜拜.

原本無數的地痞流氓是沈浪的死敵,因為被他掃得太狠了,接連殺了好幾茬.

說起沈浪,這些流氓簡直是恨之入骨,恨不得扒皮抽筋,挫骨揚灰.

但是現在!

這些地痞流氓,幫派分子秘密聚在一起.

"我們去玄武城如何?"

"去做什麼?"

"保衛姜陛下."

"保衛沈浪嗎?"

"不,是保衛姜陛下."

"但那是自尋死路啊,帝半個世界的軍隊都去殺他了,我們就算又再多的人去,也只是淪為炮灰."

"死就死,沈浪不是最瞧不起我們嗎?那我們就讓他看看清楚,我們絕對不是窩囊廢,我們也能為他而死,我們才是真正效忠姜離陛下之人."

"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這是沈浪書里面說的,我們這就證明給他看."

"對,對,人固有一死,或者轟轟烈烈,或者輕如鴻毛."

"走,走,去玄武城,保衛姜陛下!"

全場幾十個地痞流氓鎮臂高呼,熱血沸騰.

只有一個人沒有舉手.

"李青,你不舉手,什麼意思?難道不不敢去,你怕死?"

那個瘦小的流氓有些猶豫道:"我,我倒是想去的,但是我上有老母,下有妻兒……"

頓時,旁邊一個壯漢厲聲道:"誰沒有父母妻兒?怕死就是怕死,明日卯時三刻,在玄武門外十五里集合,去玄武城,保衛姜陛下,誰不去,這輩子都抬不起頭來."

瘦小的流氓李青猶豫片刻道:"我再考慮考慮!"

…………

次日卯時三刻.

小流氓李青和父母妻兒訣別,將生鏽的刀子磨得鋒利.

昨天晚上,他去幾個富人家取了一大筆錢,留給父母妻兒.

然後拋開所有雜念,出了天越城,來到玄武門外十五里的生死坡,在這里等候其他好漢前來集結,共同前往玄武城保護姜陛下.

然而……

一個時辰過去了.

沒有一個人來,真正來這里集合的,就只有他一個人.

但是,也沒有一個人去向帝國大軍告發.

小流氓李青望著天越城的方向,自嘲道:"原來傻子只有我一個人了."

"不過,我不怪你們,能活著誰都不願意死."

"天越城的好漢們,我李青代表著你們出戰,代表你們去保衛姜陛下,我絕對不會丟了我們天越城好漢的臉!"

然後,李青撕下一塊紅布綁在額頭上,懷揣刀子朝著玄武城方向而去.

……………

矜君大軍!

離開了南毆國,進入天南行省之後.

矜君遇到了一群又一群軍隊.

有的是軍隊,有的是民軍,有的是武者.

所有人全部都無聲無息,靜靜地朝著玄武城走去.

距離玄武城越近,官道上的武人就越多.

最後,簡直密密麻麻,不計其數.

沒有人鎮臂高呼,沒有人豪言壯語.

就只是默默地前行.

因為所有人都知道,這是一場必死之戰.

"夫君,飛蛾撲火,值嗎?"沙曼王後道.

矜君道:"值啊,在萬古長夜中,哪怕一絲螢火蟲的光芒,也無比之寶貴."

沙曼王後道:"有一絲絲希望嗎?"

矜君道:"沒有,死亡是唯一的結局.唯一的希望就是用無數人的死亡,能夠給那位姜陛下爭取時間和空間,讓他離開,日後王者歸來."

沙曼王後道:"沒有想到,那個人渣竟然是我們的天下共主,真是有一種偶像破滅的感覺."

矜君道:"是啊,上哪說理去?"

………………

沈浪驚呆了,金卓驚呆了,金士英等人也驚呆了.

尤其是金卓和金士英,本以為是孤軍奮戰.

沒有想到,天南地北,無數英雄好漢源源不斷而來.

此時趕到的,還只是近處的.

更有萬里之外的武士和軍隊,還再趕來玄武城支援的路上.

湧入玄武城的軍隊和武者越來越多.

三萬,五萬,八萬……

看上去數量不多.

但是,這些人都是零零散散而來的.

除了矜君和阿魯娜娜的軍隊之外,剩下最多的也只有區區幾百人而已.

也就是說,有幾百股力量前來為沈浪而戰.

絕大部分人,沈浪不認識,金卓也不認識.

沈浪知道,來玄武城的每一個人都不僅僅代表自己,而是代表著一群人.

每一個人的後面都站著幾百人,上千人不止.

不是每一個人都有赴死的勇氣的.

沈浪看了一眼,外面密密麻麻無數人,都是從千里萬里而來.

都是為了他而戰.

准備為他而死之人.

我艹,我艹啊……

別這樣啊.

我沈浪只想享受權力,不想承擔責任.

我只想天下無仇,我不想成為什麼天下共主.

你們不要把我當成萬古長夜的明燈啊.

你們不要為我犧牲啊.

但……沈浪的靈魂還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沖擊.

帝國聯軍,正在收縮包圍圈.

有多少軍隊?

天文數字,說數量已經沒有意義了.

總之,半個世界的軍隊.

總之,足夠將玄武城淹沒不知道多少次.

還有帝國統治下的無數武道勢力.

六大超脫勢力,以及麾下的附屬勢力.

原本無比珍稀的宗師級強者,如同雨點一般密集,朝著玄武城殺來.

這讓沈浪想起了九十年代的世界五百強企業,我們國家就區區幾家,每一家都如同獨角獸一般珍稀.

而米國和霓虹,整整幾百家企業在五百強名單上,如同過江之鯉.

那個年代的人面對這個局面,應該非常絕望吧.

………………

矜君道:"陛……"

沈浪道:"兄長,你再叫一聲陛下,我和你翻臉."

矜君道:"你就不打算去見見這群為你而戰的人嗎?"

沈浪搖頭道:"不,不去見了."

他來到地圖面前道:"見了又能如何?說幾句豪言壯語,讓他們死得轟轟烈烈,心甘情願嗎?"

矜君無奈,這位新的主君說話還是那麼現實.

真是偶像破滅.

沈浪正色道:"兄長,天下不負我,我必不負天下."

"他們願意為我而死,我沈浪就要為他們的生命負責."

"飛蛾撲火,黑夜之中無數螢火蟲的墜落固然震撼人心,就仿佛是永睍A璨的一幕."

"但我不追求這種璀璨,我不要他們為我犧牲."

"兄長,我知道你已經准備一死,你們所有人都准備一死."

"但是我這個人,最討厭悲劇."

"犧牲固然震撼,但……我要保護你們每一個人!"

"我沈浪只想要做一個混吃等死,榮華富貴的小白臉,你們硬要讓我做什麼天下希望,天下共主."

"你們這是逼良為娼啊!"

"對,我要保護你們每一個人."

………………

注:又是一萬六更新!兄弟們還有月票嗎?我當竭盡全力,報答諸位衣食父母!

謝謝隨風而去一安好,書友20190305034350564,悶騷尛神棍,似曾相識彥歸來的幾萬幣打賞.

上篇:第405章:保衛姜陛下!保衛天下希望!    下篇:第407章:蛟龍出海!瘋狂隕落!(新盟主這昵稱還沒人用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