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414章:浪爺失身!神之旨意!   
  
第414章:浪爺失身!神之旨意!

g,更新快,無彈窗,!

婚禮之後,沈浪被帶進了一座特殊的房子之內.

這座房子應該是剛剛修建起來的,和整個城堡的氛圍有些格格不入.這座城堡主要是乳白色的大理石砌成,而這座房子是火紅色的.

不僅如此,進入這件房子之內還感覺到明顯的高溫.

碧金城常年都四季如春,溫度不低,此時夜間外面的溫度也在近二十攝氏度左右.然而這棟紅房子之內,起碼超過了三十度.

不僅如此,里面還點燃了無數的燭火.看上去仿佛很浪漫,但是卻讓人覺得有些怪異,太充滿儀式感了.

這座房子里面什麼都沒有,就只有一張大床,三米乘三米的超級大床.

大床的周圍點滿了蠟燭,幾百上千根之多.

這架勢,洞房花燭要玩真的啊?否則也不需要營造這麼過分的氣氛吧.

沈浪慵懶地躺在了大床之上,腦子再一次回憶起和幾年前的那個洞房花燭,准確說是獨守空房.

木蘭寶貝,接下來就算發生了什麼,請你也不要怪我,請你一定要記住這一句話,你夫君我就算失身了,心中最愛的女人也是你,甚至唯一愛的人是你.

不過他還是稍稍有些緊張的,腦子里面不斷浮現狄波絲公爵虐待大獅子的那一幕.

這個女人別看長得這麼美,嬌滴滴的樣子,其實就是一個女暴龍啊.

如果真的發生了什麼,該不會被她弄得半死吧?

最關鍵是浪爺對自己本事不太有自信啊,他的本事也就滅滅小冰了,遇到狄波絲公爵這種女暴龍,或許會敗得很慘吧.

不過男人的本事很多種多樣的,比如三寸不爛之……

………………

僅僅一刻鍾後.

狄波絲女大公走了款款走了進來,從無數蠟燭中間的通道直接來到了大床之上.

在火光之中,她顯得尤其豔麗不可方物.尤其那一頭紅發,簡直勾魂了.

她走到沈浪的面前,直接扯下了身上的長裙,露出了曼妙無比的雪軀.

她直接坐在沈浪的腰上,嘴里念著特殊的音符.

你說什麼啊?

這些話沈浪就完全聽不懂了.

接著,狄波絲解開了沈浪身上的長袍,在他的胸口畫著神秘的符文.

疼,疼,疼……

因為,她真的是用指甲刮過去的,沈浪這種細皮嫩肉,很快就被掛出了紅色的印痕了.

這是什麼鬼文字?把沈浪整個胸口都寫滿了.

然後,她就把沈浪給睡了.

靠!玩真的啊.

……………………

半個時辰後,一切結束!

狄波絲女公爵直接走了,留下沈浪一個人躺在這里回味.

這個世界真是太離奇了.

本以為是一個人盡可夫的寡婦,沒有想到是一個貞/潔/烈女.

本以為是招面首,沒有想到竟然是正規的成婚.

本以為是假結婚,沒有想到真的洞房花燭.

沈浪不得不承認,這位女公爵的滋味非常不錯,關鍵不用他受累.

可是這一切顯得尤其莫名其妙?不是嗎?

…………………

接下來的時間,沈浪就成為了女大公的丈夫.

他在城堡內恢複了自由,甚至在整個城市都是自由的,他可以去任何一個地方.

那麼他成為了這座城市的男主人了嗎?

並沒有!

幾乎所有人都對他敬而遠之.

城堡里面的侍女依舊不敢和他說話,包括那個中年太監塔倫,每次見到他後,哪怕距離好幾米他就會立刻停下腳步,給沈浪恭敬鞠躬行禮,然後讓在一邊,垂下腦袋,不對視甚至忍住呼吸.

魯索家族的武士對他的態度更加冷漠,不管他們是在干什麼,大聲說笑也罷,竊竊私語也罷,但只要沈浪一過去,他們立刻恢複岩石一般的表情,目不斜視.

還有那幾個祭師仿佛再一次消失了.

狄波絲女公爵仿佛很忙,自從洞房花燭之後,幾天之內沈浪都沒有見過她了.

他每天依舊享受著堪比王侯的生活.

有一天他嘗試著離開城堡,結果依舊沒有任何人阻止他.

所以沈浪離開城堡,進入碧金城內.穿著華貴的錦袍走在街道上,城內所有的貴族都對他敬而遠之.但是富商和平民都對他畢恭畢敬,而那些奴隸一看到他的袍子上的圖案,全部整整齊齊跪在了地上.

沈浪還好奇,魯索家族為何不派武士來保護他,結果發現完全不需要的.

因為他錦袍上的家族徽章就是最好的保護,魯索家族統治這座城市已經幾百年前了,這里人對魯索家族的忠誠已經銘刻入骨.

但是沈浪想要和人交談的時候,全部都失敗了.

這個城市有這絕對的語言鄙夷鏈,上層人說西侖語(也就是拉丁語),中下層的人說維達語.

什麼是維達語?

這片區域大多數都是棕色人種,他們被統一稱之為維達種族,所以他們的語言也稱之為維達語.維達族人才是這片陸地的原住民,白人只是征服者.

當年西侖王朝橫掃整個西方世界,全盛時期的疆域超過了一千萬平方公里.

而這個碧波行省就是西侖王朝曾經征服過的地方.當西侖第一帝國沒落的時候,魯索家族是碧波行省的總督,其他行省紛紛獨立成國,魯索家族也不例外,正式成立了魯索公國.

之後西侖第二帝國崛起的時候,魯索家族又再一次效忠了西侖帝國,再一次成為帝國的一個行省.然而不到一百年,西侖第二帝國又再一次滅亡了.

碧波行省再一次成為了碧波公國一直至今.

如今幾百年時間過去了,這里的原住民維達族都忘記了自己是主人的身份.

維達語也成為了下等語言,這座城市的白人是絕對不會說的.當然還有更加低級的語言,那就是奴隸之間說的話,被稱之為犬語.

這犬語並不是真正的語言,而是奴隸主為了更好地統治奴隸而發明出來的語言.

幾乎每一個字,每一個詞都充滿卑賤.而且犬語的句子很短,幾乎沒有超過十個字的句子.

因為奴隸主覺得,如果句子太長,這些奴隸就會學得聰明了,對動物的指令都很短,所以奴隸的語言也是如此.

現在沈浪面臨的問題是,他不會說原住民的維達語,更不會說奴隸的犬語,拉丁語根據智腦的指示能說.

但是能說西侖語的人,都知道沈浪的身份,他們仿佛得了禁口令一般,不會和沈浪說一句話一個字.甚至沈浪一靠近,他們就趕緊避開.

所以雖然迎娶了狄波絲公爵,但沈浪依舊被碧金城徹底孤立.

于是沈浪就去圖書館,查找各種資料,尤其是關于魔女帝國的資料.

結果一無所獲.

碧金城有一座非常大的圖書館,里面有幾萬冊的書籍,但是關于魔女帝國的所有書,全部被毀掉了.就算有些正常的書籍里面有關于魔女帝國的內容,也全部被剪掉了.

沈浪越來越覺得這位狄波絲公爵對魔女帝國的敵意了.

……………………

不過有一天沈浪總算是知道了這個城市的人,尤其是魯索家族的武士對東方人的態度了.

那天他們沒有發現沈浪的到來,正在竊竊私語.

"任何東方人都是虛偽邪惡的,他們都應該下地獄,聽說東方的女人大多都是婊/子,男人都喜歡賣屁股!"

一個武士說這話的時候,受到了很多人的贊同,從這句話中可以看出究竟充滿了何等的惡意.

但是沈浪一出現,他們立刻又閉口不言,目不斜視.

真是很虛偽的一群人啊!

沈浪再一次發現,碧金城的上層階級全部都是白人,中下等全部都是維達族,奴隸一半是黑人,一半是從各處抓來的土人,他們其實也是維達族棕色人種,只不過住在更加偏遠的地方.

而這群白人對東方世界的黃種人倒不是鄙夷,而是敵意,絕對的敵意.

這讓沈浪更加相信,魔女帝國和仇妖兒有關.

回到城堡之後,沈浪本以為再也見不到狄波絲女公爵了.

然而沒有想到成婚七天之後,她又忽然出現在沈浪的房間內,然後又把沈浪給睡了.

睡之前依舊念著古怪的話語,而且用指甲在沈浪身上寫奇怪的文字.

半個時辰後,她再一次消失.

………………………

又過了五天!

狄波絲女公爵再一次出現,把沈浪給睡了.

睡完之後她本來要離開的,結果被沈浪按住,沈浪把她睡了,而且施展了十八般武藝.

中途沈浪想要吻她,但是被她推開了.

不管是這個世界,還是地球世界,都有一群非常奇怪的女人.

可以被睡,但不能被吻,好像這樣就還守住自己最後的高潔.

………………

接下來沈浪漸漸了解了,這位狄波絲公爵是一個絕對的優秀貴族.

她不但武功高強,精通兵法,而且有很高的文學,醫術,詩歌造詣.

總之一個最優秀的貴族女人應該怎麼樣,她就怎麼樣.當然沈浪並太不喜歡這種女人,優秀得不像真人.

而且她們的藝術天賦仿佛是為了陶冶自己的情操,絕對不是為了取悅別人,也不是為了獲得別人的欣賞.

有一次沈浪無意中闖入進入,發現狄波絲公爵在彈琴.

此時西方世界的鋼琴沒有出現,羽管鍵琴也沒有出現,只有風琴,而且非常巨大.

盡管音色比不上鋼琴,但已經很不錯了.

狄波絲公爵的風琴造詣非常高,簡直稱得上是優秀的藝術家.

但是沈浪剛剛進去,她就停止演奏了,朝著他微微一笑,便起身離開.

這就是一種疏遠,充滿貴族禮儀的疏遠.

狄波絲公爵從來不在有旁聽者的時候演奏,這是為何?

因為她覺得演奏音樂是在取悅別人,但整個碧金城她的地位最高貴,所以她不可能去取悅任何人.

換句話說,沒有任何人配聽她的彈奏,當然包括沈浪在內.

當然如果是其他公爵來了,又或者是西侖王朝的其他親王,那相信狄波絲公爵是非常樂意演奏的.

沈浪再一次感受到了西方貴族的骨子里面的那種傲慢,對人的藐視,虛偽而又充滿禮貌的藐視.

沈浪也不在意,坐在風琴面前,在智腦的幫助下,進行了彈奏.

依舊是他最愛的《出埃及記》,這首曲子曆史不長,只是一部電影的配樂,雖然經過了沃伊切赫-基拉爾的改變,馬克西姆的演奏,不算是大師之作,但依舊是雅俗共賞的經典曲目.

這里面充滿的恢宏,悲壯的史詩感,確實震撼人心,哪怕沈浪不算喜歡以色列這個國家,但還是很喜歡這首曲子.

聽到沈浪的演奏,狄波絲公爵停下了腳步,仔細傾聽.

這個時候她又表現出了一個優秀貴族的品德,樂意鑒賞,而且擁有極高的鑒賞水平.

她的美眸露出了驚豔的表情,沒有想到沈浪這麼一個東方男人,竟然會演奏出這麼西方的音樂.

東西方世界雖然幾乎是處于隔絕狀態的,但是雙方的文明還是有一點點互相滲透的.

魯索家族作為西侖王朝古老的貴族,對于東方世界也是有所了解的.

在狄波絲公爵看來,東方世界的音樂不是這樣的,他們的音樂更加追求意境和傳神,不像西方音樂充滿侵略性和沖擊力.

當然,她承認東方世界的音樂也非常優秀.但身為西侖王朝的一員,她無論如何也要保持自身文明的優越感.

沈浪演奏結束,狄波絲公爵離去.

………………

當天晚上,狄波絲公爵再一次出現在沈浪的房間內.

再一次充滿儀式感地把他睡了.

然後她要走的時候,再一次被沈浪按住,被沈浪用他的方式睡了.

但是沈浪要親吻的時候,再一次被她推開.

兩個人進入了一種非常奇怪的狀態.

是夫妻,但更是陌生人.

尤其是當沈浪表現出某些才華的時候,狄波絲公爵就表現出更加冷漠的態度.

整個碧金城對他的孤立依舊在繼續,甚至已經從白人蔓延到了棕色人種.

沈浪雖然會說話,甚至已經通過智腦學習了維達語,但依舊像是一個啞巴,因為沒有人和他說話,他從來都沒有說話的機會.

另外兩個東方世界的美男子昆岩和秦古,已經徹底成為了這座城堡的新太監了.

這兩個人對沈浪也敬而遠之,雖然是同族,但是也從不開口說話.甚至為了告別自己東方人的身份,他們剪掉了長發,描繪了眼影,努力讓自己像是西方人.

………………

沈浪感覺到孤獨嗎?

有一些!

當他在孤島的時候,幾個月時間就只有他一人,當然是孤獨的.

當時他想著趕緊進去一個城市,隨便那個城市,只要有人就好.

甚至還立下了宏偉的志願,三個月內出人頭地,一年之內掌握城市.

現在他知道,有些想多了.

他僅僅幾天之內,就成為了這座城市主人的丈夫,看上去仿佛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

但是他知道,靠著計策和腦子,他永遠都成不了這個城市的主人.

因為他是東方人,他是黃種人.

再聰明,再出色都沒有用的.

在這個城市呆得越久,沈浪就越發感受到了這個城市所有人對他的孤立和排擠.

甚至隨著時間的流失,這種孤立和排擠,變成了一種敵意.

幾個月時間,無人和他說一句話.

哪怕周圍都是人,但是得不到任何消息,因為一旦他靠近,所有人的交談全部停止.

不過沈浪並沒有感覺到痛苦,他畢竟是智者.

遇到這種情形,他唯有在心中說一聲:傻逼.

但是他也深深地知道,作為一個東方人他想要在這座城市立足是不可能的,更別說掌握權勢了.

當一個種族想要融入一個種族怎麼辦?

要不然就甘為附庸?讓這個主導宗族覺得你沒有威脅.

而兩個強大種族之間就沒有什麼融入了,只有征服.

………………

這一天晚上!

狄波絲公爵再一次充滿儀式感地睡了沈浪.

"你一直在打聽魔女帝國?"她開口問道.

沈浪點頭道:"對."

狄波絲道:"東方人為何要來西方世界,為何要來打破這里的平衡?"

沈浪想了一會兒,聳了聳肩膀.

這話他沒法回答,難道他能去問十六世紀的西班牙,十七世紀的荷蘭,十八世紀的大英帝國,為何不好好呆在你們的西方世界,為何要來東方世界呢?

狄波絲道:"忘記魔女帝國吧?他成為不了你們在西方世界的祖國!"

沈浪聽出了她沒有說完的話,魔女帝國一定會滅亡.

沈浪忽然道:"魯索家族曾經也是西侖王朝的王族?"

狄波絲道:"我們家族從來都不會刻意抬高自己的曆史地位,我們和你們東方世界的家族不一樣."

這話說得,好像我們東方世界的家族就特別喜歡往臉上貼近,拼命去攀皇族祖宗似的.

呃!

好吧,確實有部分人是這樣.

比如薛氏家族,時時刻刻想要成為任氏.

但沈浪就不這樣,整個東方世界最高貴的姓氏是姬和姜,原本姬姓高于姜姓.

但是因為姜離陛下的緣故,使得在東方世界億萬民眾心中,姜姓和姬姓是平級的.

沒看到贏廣就算竊取了新乾王國的王位後,也不敢姓姜,而改為贏姓.

身處西方世界的沈浪,頭頂上東方世界最高貴的姓氏,但他也沒有把自己改名叫姜浪啊.

"姬氏歸姬氏,西侖歸西侖."狄波絲公爵道:"魔女帝國撐著西侖王朝四分五裂,拉攏了無數的奴隸和賤民,試圖在我西方世界建立異族政權,這注定是不會成功的.魔女帝國就如同建于沙灘之上的城堡,隨便一個浪花就可以摧毀."

沈浪道:"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碧金城乃至整個碧波行省,都曾經號稱效忠于魔女帝國."

狄波絲公爵道:"那是我的兄長所為,所以他被我吊死了."

沈浪眯起了眼睛,他無心去探尋這里面的真相.

"相反,因為魔女帝國的出現,使得西侖第三帝國的建立."狄波絲公爵道:"所以忘記你的魔女國吧,它成不了你在西方的祖國,西侖歸西侖."

呵呵!呵呵!

上帝歸上帝?凱撒歸凱撒嗎?

不,這句話用在這里不合適,因為這兩個同屬于西方世界.

狄波絲公爵又要起身離開,沈浪勾住她的脖頸,朝著她紅豔的嘴唇吻了過去.

但是再一次被她的手擋住了.

"西侖歸西侖,大炎歸大炎."

沈浪心中冷笑,都睡了好幾次了,你還跟我說這樣的話有意思嗎?

但現在可以看得出來了,這位狄波絲公爵雖然和他睡了很多次,但從來都沒有要靠近雙方關系的意思.

依舊是絕對的孤立!

這也對,嘴巴是吃飯說話的,所以接吻算是更高層次的交流.

而下面是拉屎撒尿的,所以算是低層次的交流?

但人類究竟是喜歡低俗的交流,還是高層的交流呢?

………………

沈浪已經徹底知道了這位狄波絲公爵的態度.

接下來的日子,兩個人依舊會發生最親密的關系.

但是關系卻更加疏遠.

每一次狄波絲公爵都要念特殊的言語,在沈浪身上畫特殊的文字.

充滿儀式感地歡/好.

別說親吻了,就連交談都沒有半句.

她來和沈浪親熱,就仿佛是在履行某種儀式.

整個城市對沈浪的鼓勵和隔絕,更加嚴重,敵視也更嚴重.

當然沒有人朝沈浪豎中指,也沒有人朝他吐口水.

但是他走過的路,在很長時間內別人不會走.

他去的任何地方,所有人都會立刻避開.

所有人都能看出沈浪的精致高潔,但這是一種惡心的表態,將這個族群的虛偽上升到了極致.

沈浪只能通過眼睛去發現一切.

狄波絲公爵依舊源源不斷地購買奴隸,並且訓練成為軍隊.

她麾下的軍隊已經達到了一個非常驚人的數字.

雖然沈浪看不到任何資料,聽不到任何交談,但是他能夠感受到.

因為魔女帝國的出現,使得西侖第三帝國正在快速成型.

而狄波絲公爵就是西侖第三帝國的成員之一.

她招兵買馬,就是為了攻打魔女帝國.

他們的目標很簡單,徹底將魔女帝國斬盡殺絕,甚至殺盡一切東方人.

沈浪知道,西侖王朝其實依舊非常強大,第二帝國之所以會瓦解,完全是因為群龍無首.

下面的各個王國,各個公國都很強,找不到一個信服的人登上帝國皇位,所以四分五裂.

這倒有些像是古代的春秋戰國了,周天子式微,天下諸侯崛起,所以才四分五裂.

………………

幾天之前,有人來拜訪沈浪,這是幾個月來第一次有人來見他.

就是那個海盜首領,他為沈浪送來了一個包裹,那里面沒有什麼東西,就是沈浪委托他撈起的破氣球布.

接下來的時間內,沈浪再一次變成了金絲雀.

不但沒有出城堡,甚至連自己的房門都沒有出了.

就好像那群火神的祭師一樣,她們上一次出現還是沈浪的婚禮,從那之後就徹底消失了.

此時的沈浪已經不打算在這座城市發展什麼了.

他唯一的目標就是離開碧金城,前往魔女國.

盡管他現在還不能完全確定魔女國就是仇妖兒建立的國度,但可以肯定它的君主是一個東方人,只有在那里沈浪才能施展自己的才華,才能得到強大的力量.

而且,這位魔女帝國很有可能就是仇妖兒的.

如果真是她的,沈浪完全是歎為觀止,幾年不見仇妖兒變得這麼強了嗎?

見一葉而知深秋,窺一斑而見全豹.

這個狄波絲公爵不管是個人武力,還是能力,都是超強的.

此時她麾下的大軍,已經超過了十幾萬.

她還僅僅只是西侖第三帝國的其中一員而已.

然而這個魔女帝國,一路從東方世界打過來,征服了無數的城邦和行省,建立了龐大的帝國.

這座碧金城曾經就臣服在魔女帝國的腳下.

這樣的威風真是有當年姜離陛下的風范.

不過沈浪就算想要去魔女帝國也去不了,甚至他都無法確定魔女帝國在哪里.

之前他在那個硝石孤島,還能夠等待船來.

如今在這座碧金城,雖然人山人海,卻比孤島還要孤獨.

而且,他再也等不到任何船來了,他根本無法離開碧金城.不管他出多少錢,都沒有一艘船願意帶他離開.

不管他在喬裝打扮,隱藏蹤跡都沒有用的,因為整個城市只有你一個異類.

一只白天鵝,在一群黑天鵝中是怎麼都隱藏不住的,就算你想要把自己塗黑也不可能.

不過沈浪知道,他離開碧金城前往魔女國的時刻,很快就要到來了.

………………

從某一天開始!

沈浪已經不喜歡穿絲綢了,而喜歡穿其他類型的衣衫了.

尤其是棉布,麻布的,更加透氣.

但是在這個城堡里面,沒有人會為他准備他想要的衣衫.

所以沈浪就去城市里面自己買棉布,麻布,自己縫制衣衫.

西方式的衣衫,他已經不喜歡穿了,他又重新穿上了東方式的袍服.

…………

晚上!

狄波絲女公爵再一次來到沈浪房間,充滿儀式感地把他睡了.

最後她長長呼了一口氣.

就仿佛整個神聖儀式的結束?

接著,她望向沈浪的目光有些複雜.

"晚安,來自東方世界的男人."

然後,她直接走了.

至此,她和沈浪結婚已經超過九十九天,兩個人親熱的次數也超過了十九次.

…………

有一天!

大概是西方世界一個非常重要的節日,好像是西侖帝國第一皇帝的誕辰日.

整個碧金城沒有進行大肆的慶祝,而是敲響了肅穆的鍾聲.

或許沈浪猜錯了,這不是西侖帝國第一皇帝的誕辰,而是他的忌日.

幾個侍女湧了進來,為沈浪徹底沐浴更衣.

這一次就更加奢華神聖了,整整九次沐浴.

然後穿上了九層衣衫.

第一層到第五層,都是沈浪自己的衣衫.第六層到第九層,全部都是魯索家族為他准備的衣衫.

而且全部都是東方式東方袍服,絲綢錦緞,非常華麗.

中年太監走了進來,躬身道:"閣下,神聖的儀式馬上就要開始了,請您出來!"

所謂神聖的儀式,終于要開始了嗎?

等了整整一百天了.

外面有一個華麗的車冕,也是東方式的.

沈浪坐上了車冕,十九個人抬著離開了城堡,朝著碼頭走去.

………………

此時碧金城大門之外的廣場上,密密麻麻都是軍隊.

遮天蔽日,不計其數,全副武裝,英武強悍.

整個海面上,沒有一艘商船,也沒有一艘海盜船,全部都是戰船,超過幾百艘戰船.

每一艘戰船上,都掛著魯索家族的旗幟,更高的地方掛著西侖第三帝國的旗幟.

狄波絲公爵一身戎裝.

此時,一直隱身的火神祭師再一次出現了.

充滿神秘地站在碼頭上.

狄波絲女大公站到高處,沙啞道:"大炎歸大炎,西侖歸西侖.東方歸東方,西方歸西方.東方人就不應該出現在西方世界上,魔女帝國是整個西方世界的公敵!"

"魯索家族世世代代效忠于西侖王朝,如今也不例外!"

"這一次我率領大軍,遠征魔女帝國,再建西侖第三帝國!"

"徹底將東方人毀滅,徹底將魔女帝國葬送!"

"大炎歸大炎,西侖歸西侖."

"偉大的火神,在此我正式向你獻祭上我的丈夫,來自東方世界的男子!"

片刻後!

沈浪被抬到了一個特殊的火刑架上.

"燒死他,燒死他!"

無數人朝著沈浪高呼.

現在一切真相大白了.

狄波絲公爵之所以會嫁給沈浪,嫁給一個陌生的東方世界男子,而且成婚足夠一百天,親熱的次數超過十九次.

一切就是為了獻祭!

就是為了在出征魔女帝國的時候,將沈浪活活燒死!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

注:今天更近一萬六!保衛月票第三,淚求兄弟們出手相助!糕點繼續拼!

謝謝無敵2322,鄰家老王來敲門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413章:浪爺大婚!一步登天!(新盟主醋笨笨賀)    下篇:第415章:浪爺奇跡!美杜莎女王!(新盟主百年的欣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