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415章:浪爺奇跡!美杜莎女王!(新盟主百年的欣賀)   
  
第415章:浪爺奇跡!美杜莎女王!(新盟主百年的欣賀)

g,更新快,無彈窗,!

(恭喜百年的欣成為本書新盟主,謝謝)

這種獻祭真的就充滿了東西方色彩.

在東方世界大戰之前要進行祭天大典,要麼斬掉敵人的頭顱進行祭旗.

而這個西方世界就顯得更加神秘一些,也更加殘忍一些.

獻祭,某種程度上是獻祭自己.但是狄波絲女大公當然不會把自己獻出去,只能獻出自己的親人.

但是她沒有孩子,親哥哥已經被她斬首示眾了.

沒有親人,就只能制造親人,丈夫當然就算是親人了.

而且她要討伐魔女帝國是東方人,那就找一個東方男人做丈夫.

這種獻祭的目標不能亂找,一定要找一個血脈高貴,集天地精華的那種男人.

所以狄波絲公爵發出了懸賞,尋找一個氣質高貴,萬中無一的絕頂美男子,賞金是三千金幣.

頓時間西方世界雇傭兵,海盜到處尋找這樣的東方美男子.

但是整整找了半年多時間,才找到了三個.

有人或許會問,那次的考核沈浪為什麼會贏,他的回答雖然玄而又玄,但也完全是敷衍的.

事實上沈浪就算回答得再屎都會贏,因為他的氣質和形象遠遠超過了那兩位競爭對手.

狄波絲公爵和其他火神祭師早就選中了沈浪,所謂的考核僅僅只是走一個過場而已.

選定了人選之後,就要真正地成婚,並且發生夫妻之間的親密關系.

一百天,整整十九次.

每一次親熱的時候,都要充滿儀式感.

這樣才能顯得虔誠,這樣才不算是欺騙火神,這樣出征才能受到火神的保佑.

所以沈浪在碧金城的待遇才會如此之怪,明明是女大公的丈夫,所有人對他卻避如蛇蠍.

因為他是一個犧牲品,甚至算是一個不祥之物.

……………………

沈浪被牢牢捆綁在木架上.

他的表情非常甯靜,沒有緊張,沒有惶恐.

捆綁好了之後,幾個火神祭師將他抬到一艘船上.

那艘船被裝點得富麗堂皇,但是又堆滿了柴薪.

幾個火神祭師圍繞著木架上的沈浪唱著火神頌歌,仿佛在祈禱.

整個儀式顯得詭異而又深沉,岸上所有人全部都整整齊齊跪在地上.

整整一刻鍾後,儀式結束了.

然後狄波絲女大公走了過來,來到木架面前望著沈浪.

"臨死之前,你願意告訴我你的真名嗎?"狄波絲問道.

沈浪一笑,沒有說話.

"我說過了,大炎歸大炎,西方歸西方."狄波絲道.

沈浪道:"但是這片土地,包括西侖王朝大部分的土地都不屬于你們,你們是從北邊世界來的."

這也是沈浪從書上看來的.

這片大陸原本屬于原住民,維達族,吠陀族等等,這片超過兩三千萬公里的土地,屬于上百個原住民種族.

而西侖王朝的祖先,全部來自于萬里之外的極北世界.

他們也不是這個土地的主人,也只是征服者而已.

為何西侖王朝的祖先要離開自己的故鄉南下,極北世界究竟發生了什麼?這點就完全不得而知了,書籍上沒有任何描寫.

狄波絲公爵道:"至少我們先來了."

沈浪道:"極北世界發生了什麼?為何你們的祖先要南下,遠渡重洋南下?"

"不知道."狄波絲回答道.

不知道為何,說起極北世界,沈浪就想到了白玉京,有雪的地方都屬于白玉京的領地.

狄波絲道:"你之前不是一直想要親吻嗎?臨死之前,我可以給你一個."

然後她用食指在自己的嘴唇上觸碰了一下,然後又在沈浪的嘴唇上觸碰了一下.

依舊這麼傲慢嗎?

"我不管你之前的身份是什麼,但能夠成為魯索公爵的丈夫而死,也絕對是你的榮耀."

沈浪道:"臨死之前,我有一個要求."

狄波絲公爵道:"我已經給你親吻了."

沈浪道:"不,請你拉上我的面罩,我真的不願意看到你的這張臉."

狄波絲公爵絕美的面孔微微一抽搐,道:"如你所願."

然後,狄波絲公爵將找到了沈浪頭頂的面罩,猛地往下一扯.

"安息!"

說罷,狄波絲公爵離開了船,返回到碼頭上.

水手解開了繩子,風吹著船一直往東邊飄去,因為狄波絲公爵要出征的地方就在東方.

船飄得越來越遠,越來越遠,最後超過了三百米.

此時狄波絲公爵才不慌不忙,點燃了火箭,彎弓搭箭,斜指著天空.

"嗖……"猛地一箭射出.

火箭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無比准確地落在沈浪面前的柴薪之上.

"呼……"

烈焰猛地燃起,瞬間熊熊燃燒.

木架上的沈浪,瞬間變成了一個火人.

"啊……啊……啊……"

他傳來了無比淒厲的慘叫聲音,聽上去讓人毛骨悚然.

望著熊熊燃燒的沈浪,岸上的人陷入了狂歡.

"燒死東方人,燒死異類."

"殺光東方人,西侖萬歲,西侖萬歲……"

"殺光魔女帝國!"

與此同時!

"轟轟轟……"

沈浪所在的船上爆出了無比璀璨的焰火.

整艘船的焰火,都瘋狂爆出,瞬間把這艘小船全部掩蓋了.

這些焰火不是沈浪放的,而是火神祭師,這或許不算是一個好消息,因為他們反倒是發明了火藥.

"轟轟轟轟……"

"啊……啊……啊……"

璀璨的焰火,熊熊燃燒的船只,還有沈浪的慘叫聲,瞬間讓岸上的人群陷入了狂歡和興奮.

內心的殘忍和破壞欲,得到了完美的釋放.

"殺光魔女國,殺光東方人!"

火神祭師高呼道:"火神已經給我們回應了,這次遠征,必勝無疑."

"大勝!"

"大勝!"

狄波絲高聲下令:"大軍登船,出征魔女國!"

隨著她一聲令下,十幾萬大軍浩浩蕩蕩登船.

一艘又一艘的艦船,出海朝著東方航行而去,出征魔女帝國!

……………………

幾天後!

一艘普通的海船,正在朝著魔女帝國的方向航行.

這是一艘運糧船,這次對魔女帝國的大戰,遠遠不止狄波絲公爵一家,總共有十幾個家族參加了這一場戰爭,只不過狄波絲是里面的一個關鍵人物.

正因為她所說的那樣,西侖王朝四分五裂,被魔女帝國趁虛而入.

魔女依靠著解放奴隸之風,瞬間擁有了不計其數的軍隊,橫掃了整個西侖南部海域,瓦解了幾十個家族的統治.

原來西侖王朝的貴族,要麼被消滅,要麼投降廢除了奴隸制度,宣布效忠于魔女帝國.

短短幾年時間,魔女帝國擁有了幾十上百個城邦,三百九十萬平方公里的領土,超過西侖王朝四分之一的面積.

也正是因為魔女帝國的侵入,使得西侖王朝剩下的豪族們紛紛團結起來組建了西侖第三帝國,醞釀了一年多時間,終于對魔女帝國發動了總攻.

所以這場大戰,比沈浪想象中的要大得多得多.

狄波絲出動十幾萬大軍,但是雇傭征用的民船,超過了五百搜,全部都是運送軍糧和物資之用.

此時距離狄波絲大軍的出征,已經超過半個月了.

這艘船的主人名字叫希爾,她是維達人,父親曾經是一個海盜,之後死在了海上,她繼承了這艘船,但是不想做海盜,所以成為了一個海商.

她今年二十九歲,是一個健美而又強悍的女人,她同樣是一個寡婦,因為她在婚禮上殺死了自己的丈夫,當著幾百名賓客的面殺死了丈夫.

當然最後她被判無罪,因為她丈夫涉嫌謀殺了她的父親,試圖奪取這艘海船.

但是殺死自己丈夫這件事情畢竟太過于毛骨悚然了,所以希爾盡管健壯美麗,但是再也無人敢娶了.而且她也借著這個名聲,威懾所有想要奪取她海船的男人,這些年的生意做得還算順利.

她父親做海盜的時候只有一艘船,但現在她已經擁有五艘船了,擁有三百個水手,二百名流浪武士.

她的生意做得很好,因為她敢拼,別人不敢去的海域,她敢去.別人不敢去的部落,她敢去.

她每一次去冒險,都能運來一船又一船的寶石,幾年下來她掌握了驚人的財富.

但可惜她是維達族人,不是白人,永遠都成不了一個貴族,也不能擁有自己的城堡.

她很有錢,但是每一次進入碧金城,哪怕見到一個窮困潦倒的白人,也要讓開在路邊上.

這讓她內心充滿了怒氣,恨不得拔劍殺死一兩個白人.

這片土地明明是屬于維達人的,為何卻要讓西侖白人高高在上?

如今,她的五艘海船被狄波絲公爵征用了,毫無抵抗的余地.

在這片海域,沒有人敢違背狄波絲女公爵的的意志,包括在整個碧波公國.

因為狄波絲公爵殺人無數,她連自己的親哥哥都殺了,被稱之為血腥公爵.

……………………

"船主!"

"船主!"

希爾經過的地方,所有的水手紛紛躬身致敬,所有的流浪武士呼吸急促,但是卻目光垂落在甲板上.

因為希爾從小就學習劍術,從小就在海里劈波斬浪,力氣很大,劍法很強,心狠手辣.

曾經有人用不恭敬的目光望向她的臀,結果活生生被刺瞎了.

因為她的臀實在太惹眼了,完美的形狀,驚人的挺翹.

常年在海里厮殺的她,身材健美,充滿了力量,火辣無比.

只不過所有船上試圖對她不軌的男人,全部都被他殺了,或者閹了.

所以這幾年,不但沒有男人敢碰他,甚至都沒人敢直接看她了,只在在腦子里面拼命地幻想.

她就是一個黑寡婦,殺人不眨眼的黑寡婦.

這個黑寡婦一直下到船艙下方,進入了自己的艙房內.

一個慵懶的男人躺在那里看書,俊美無匹.

黑寡婦希爾上前和男人熱烈地親吻,很快兩個人就翻滾在一起,瘋狂地燃燒.

她是一個非常熱烈的女人,所以嘴上不得不咬住一個什麼東西,免得讓自己發出聲來.

"親愛,我最愛的人,你為何不聽我的話,稍稍做一下裝扮,然後回到甲板上呢?你天天都呆在這船艙內,我真是太心疼了……"黑寡婦希爾顫抖道.

她貪婪地吻著男人的嘴唇.

那個男人道:"那些原料塗在臉上的話,會對我的皮膚不好的,上一次的火刑,就已經給我皮膚帶來傷害了,我整整養了十天才褪去了紅斑."

這個男人當然就是沈浪.

火刑沒有燒死他,當然也不可能燒死.

因為提前兩三個月就預判到了這一場獻祭,他曾經想要靠美男計這一場獻祭,但是失敗了.狄波絲是一個絕對優秀的貴族,絕對不會讓情感影響了自己的意志,所以當沈浪表現出某點特別優秀地方的時候,她反而會更加冷淡.

美男計無法成功,那麼想辦法逃離呢?

也沒有成功,因為他看上去是自由的,但不管他走到哪里,都有超過十幾雙眼睛在暗中盯著他.

一只白天鵝在一群黑天鵝群中,是完全無法藏身的.

他開始了解火刑獻祭.

如果是陸地上的戰爭,那麼火刑就會在陸地上進行.

但如果是海面上的戰爭,那麼獻祭就會在海面上進行.

所以火刑成為了他唯一逃脫的機會.還記得他的熱氣球布嗎?工藝非常先進的,總共有三層.

一層防水,一層夾層,一層防火.

防水的是油布,防火的是什麼?當然是石綿布.

我國在周代的時候就有石棉布了,被稱之為火浣布.這種布非常神奇,髒了之後只要扔進火里燃燒,立刻煥然一新.

而且這石棉布的防火性絕對一流,在1400攝氏度的高溫下,可以堅持三個多小時不變形.1700攝氏度才會漸漸融化,而正常的火焰充其量只有幾百度而已.

而且石綿礦分布就非常非常廣了,不像是硝石這麼稀有.尤其是蛇紋石礦,簡直不計其數.

這些石綿礦石內帶著天然的石綿纖維,只不過大多數都很短只有幾毫米左右,長的也只有兩厘米左右,但最長的能有十厘米左右.

當吳國攻打怒潮城的時候,沈浪就已經開始開發了防火材料,大量地制造了石棉布,甚至制造了部分的防火凝膠.

這種石棉布,曾經也被沈浪視為戰略級物資的,甚至完全沒有投入市場.

但沒有想到一直都沒有用上,最大的用途竟然是用在了艦船的風帆和熱氣球布上.

還有他制造的防火凝膠,絕對的超一流.

當時在海面上為了從甯寒和姬璿大軍逃出,沈浪需要在艙內點火加熱熱氣球.

這溫度何等驚人,不小心的話就會被灼傷的,所以就需要塗滿防火凝膠.

而這種防火凝膠,能夠隔絕上千攝氏度的高溫.

兩個月前,沈浪就開始為這場火刑提前預備了.

首先,他不穿絲綢衣衫了,而是穿棉布,麻布,而且還自己縫制衣衫.

這是因為棉布和麻布在外形上和石棉布比較相像.

不僅如此,沈浪還可以自己調制護膚品,每天都往臉上,身上塗抹,就是為了有朝一日塗防火膠進行掩護.

天可憐見,沈浪真不容易了.

這防火凝膠還好,不算有毒,但是這石棉布可是有毒的.

進行火刑的那天,沈浪層層疊疊穿了好幾層,塗了厚厚的一層防火凝膠.

當然沒有人起任何懷疑,因為沈浪一兩個月前就這麼做了.

而且石棉布衣衫雪白,好看得很,完全就像是正常的衣衫.

所以沈浪的防護工作絕對是做到了極致了,大火燃燒的時候,他外面的一層衣衫全部被燃燒了,變成了一個火人.

然後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音.

這慘叫聲是真的,他沒有想到會這麼難受,這麼痛.

盡管全身都防火,最後時刻還戴上了石綿面罩,而且還能隔絕高溫.

但還是很難受,那種窒息感,那種灼熱感.

他還是太嬌氣了,人家電影里面的很多特技演員一天要被燒好幾次呢,也是全身都熊熊燃燒的.

當整艘船焰火亂射,熊熊燃燒的時候,沈浪身上的火焰反而熄滅了,因為可燃物都燒光了,沈浪借機翻身下海,逃之夭夭.

兩天後他趁著夜色,偷偷潛入了一艘船內,就是黑寡婦希爾的船.

幸好他俊美無匹的面孔沒有受到太大的損傷,頭發倒是被毀了不少,但是沈浪用小刀修建成了中短發,依舊是瀟灑的發型.

希爾是一個黑寡婦,殺人無數,而且她的艙房幾米之內不能有人.畢竟她也這個年紀了,有些時候會做出一些比較羞澀的事情,不能讓人聽到動靜.

她回到自己的艙房後,發現里面躺著一個奄奄一息,卻又俊美無匹的男人.

"我是狄波絲公爵的丈夫,那個被燒死的東方男子,我不知道為何沒有死,你可以把我交出去,肯定會得到一筆獎賞的."

狄波絲不缺錢,她有的是錢,她卻的是身份,但是因為人種的原因,她的身份永遠不可改變.

所以狄波絲公爵對她只有威,無法施恩.

這次她的船隊本來是出海貿易的,結果被強行征用,心中本就充滿了憤怒.

所以她怎麼可能交出沈浪?

好吧,這樣說還不太清晰.

設身處地,假如你是一個男人,房間里面忽然多了一個嬌滴滴的絕色美人,百萬中無一,你又很有錢,你會把她交出去領賞嗎?而且還是一個讓你痛恨的君主?

不會吧!

就這樣沈浪就在黑寡婦希爾的艙房內藏了起來.

僅僅八個小時後,兩個人就睡了.

這小小房間之內,孤/男/寡/女,干/柴/烈火太正常了.

況且浪爺長得是這麼驚天動地的帥氣,而黑寡婦希爾已經二十九歲了,她本身是一個熱情的女子,因為婚禮殺了自己的丈夫,活生生變成了黑寡婦,而且為了保護自己的家產,不得不用殘忍狠辣的手段震懾那些想要謀取她船隊的男人.

其實她本人幾乎已經成為要噴發的火山了.

從那之後,兩個人每天都歡好,浪爺的腰腎再一次受到了激烈的考驗.

盡管經過幾個月的學習,但他的維達語還不流利.但他僅僅只用了三成的功力,就把這個黑寡婦女船主撩得死去活來,她的愛意幾乎要將沈浪徹底淹沒了.

唯一有點不好,這個女人初嘗果實之後,食髓知味一般,關鍵她武功高,力量猛,浪爺實在有點扛不住.

但是僅僅不到十天,她也知道開始心疼浪爺,想方設法給他進補,另外也強行壓制自己的欲望.

沈浪在他面前表現出了自己各種各樣出色的才華,簡直把黑寡婦希爾迷得神魂顛倒.

希爾是海商,這些年接觸的都是商人和海盜,大部分都是貪婪而又粗鄙的.

哪里見過像沈浪這種人,脫俗清貴,俊美無匹,才華橫溢.

哪怕他剛剛學會維達語,就能夠作出讓人毛骨悚然的詩了.

"你最可愛,我說時來不及思索,而思索之後,還是這樣說."

"已不會再有那樣的月夜,以迷離的光線,穿過幽暗的樹林,將靜謐的光輝傾瀉,淡淡地,隱約地照出我戀人的美麗."

這樣的詩句,如同流水一般從沈浪嘴里出來.甚至他說的每一句話,都如同迷人的酒一般.

沈浪也在內心高呼啊,我終于來到西方世界了,這樣普希金大神,雪萊大神的詩也就不再寂寞了.

說句真話啊,如果是用來撩妹子的話,還是西方的詩比較直接一些,因為不要臉啊.

而且黑寡婦希爾這樣的女人,表面上是海商,但是因為人種的原因,有錢了之後拼命想要提升自己的身份和品味,所以尤其向往文學和藝術.

不像狄波絲,文學也藝術僅僅只是點綴,權力才是永琲滌l求.

短短半個月內,希爾至少說了一千遍的我愛你.

………………

當沈浪覺得皮膚已經修養好了之後,他還是喬裝打扮上了甲板.

喬裝打扮成什麼了?

不想說,一點都不想說.

但不知道什麼,甲板上出現了一個比希爾還要美麗的金發美人,讓無數海盜和流浪武士神魂顛倒.

緊接著所有人都猜測,黑寡婦希爾不喜歡男人,只喜歡女人,這樣一來就能解釋得通了,為何黑寡婦會殺自己的丈夫.

………………

接下來的時光,不算快樂.

因為沈浪看到了一場又一場海戰.

前所未有的大海戰,規模遠遠超過了他和薛徹艦隊的戰斗.

幾百艘戰艦還海面上瘋狂厮殺,方圓幾百里海面上,到處都是戰火.

一方是西侖第三帝國的旗幟.

一方是魔女帝國的旗幟.

沈浪終于看到魔女帝國的旗幟長得這麼樣了,竟然是一個美杜莎的頭像,難怪叫魔女帝國.

整個海面戰線,蔓延近千里.

前所未有之宏大.

雙方的海軍超過幾十萬之巨.

這樣的戰爭規模,簡直讓沈浪神魂目眩.

沈浪這一路在海上航行而來,整整超過一個月,因為走走停停,但總航程依舊超過了八九千里.

後面的半個月,幾乎每一天都看到在戰斗.

中型規模,大型規模的海戰,不計其數.

這讓沈浪把這場戰爭的規模不斷升級.

而且他也非常疑惑,為何不是兩支超級艦隊在一個海上大決戰呢?

仿佛是雙方陣營的幾十支艦隊在海上到處開戰?

黑寡婦希爾解釋給沈浪聽,因為西侖第三帝國也沒有統一,擁有幾十支聯軍.

魔女帝國也不是一個完整的帝國,而是幾十上百個被解放的城邦組成的.

所以才會出現到處開戰的畫面.

沈浪和希爾都看出來了,戰局對魔女帝國非常不利.

魔女帝國的艦隊和軍隊也非常非常多,但如同一盤散沙一般,並不專業.

幾十個城邦幾乎各自為戰,這些奴隸剛剛解放的時間還不久,所以軍隊的戰斗力還很底下.

沈浪道:"魔女帝國的軍隊,大部分都是被解放的奴隸.而狄波絲也用了大量的奴隸軍,為何她的奴隸軍不會背叛,不會投靠魔女帝國,因為那才是奴隸的祖國."

黑寡婦希爾道:"魔女帝國的被解放的奴隸,大部分都是棕色人種,還有少部分白色人種,黃色人種.而狄波絲公爵雇傭的奴隸都是黑人,他們非常強壯彪悍,但是對自由沒有概念,擁有絕對的服從性.而且火神教用神權和信仰,還有藥物控制這支奴隸軍."

沈浪明白了,為何狄波絲會和火神祭師捆綁得如此緊密.

接下來海船停止了東進,轉而北上.

西侖第三帝國軍的命令一直不斷變化,因為戰局比想象中順利,所以這些商船要登陸的地點不斷往後延伸.

終于,最後的命令傳來了.

希爾等人的這批商船在西瓦城登陸.

"連西瓦城都淪陷了嗎?"希爾神情複雜道.

西瓦城,是魔女帝國東海岸最繁華的一個城邦,魔女國的第二大城,竟然也被西侖帝國軍隊占領了.

"我們需要在西瓦城登陸,卸下所有物資後,立刻返回碧金城."希爾道:"西侖第三帝國聯軍,已經准備對魔女帝國的王都發動最後的總攻了."

局面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了?都已經打到了魔女國王都下了?

沈浪終于問道:"魔女國的女王叫什麼?"

他想要聽到仇妖兒三個字.

黑寡婦希爾道:"美杜莎!"

呃?

這是什麼意思?

魔女國的女王,到底是不是仇妖兒啊?

"你見過魔女帝國女王嗎?"沈浪問道.

黑寡婦希爾搖頭道:"沒有,傳聞見到她的人,要麼成為她的麾下,要麼死!"

這倒像是仇妖兒的風格.

那這個美杜莎女王到底是不是仇妖兒?甚至這個名字聽上去不像是正常人類啊.

只能靠沈浪自己去驗證了嗎?

海船靠岸,正是登陸魔女帝國東海岸的第一大城邦西瓦城.

"走吧,愛人!"希爾道:"我們回去之後立刻遠離碧金城,去一個狄波絲公爵無法觸及的島嶼,我們在那里生活,在天堂島我有一個巨大的莊園,有很多的奴仆,在那里我們可以生兒育女,過上幸福的日子."

"到了天堂島後,我們立刻成婚,我也不航海了,把所有海船全部賣掉,從今以後我們就是那座天堂島的主人,那里有無數的葡萄園,還有很多的獵場,養殖場."

"在那里,你可以過上榮華富貴的生活.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第二個孩子繼承我的姓氏,剩下的孩子全部都繼承你的姓氏,但是我們每一個孩子都擁有財產繼承權."

"我的愛人,我擁有比你想象中更多的金錢和財富,我不願意你再漂泊不定了."

這天早上,希爾和沈浪再一次交融在一起,然後她在沈浪的耳邊哀求道.

沈浪歎息一聲道:"美麗的希爾,碧金城的火焰沒有燒死我,但是你卻如同烈焰一樣融化了我的心,我無比地想要跟隨你去天堂島,但是抱歉,我需要去魔女帝國的都城."

希爾哭泣道:"為什麼?美杜莎女王和你有什麼關系?難道你愛慕美杜莎女王嗎?她是凡人不可觸及的啊,她根本就不是正常的人類."

沈浪內心歎息,我也覺得她不是人類,但她可能是我孩子的母親.

事實上沈浪現在也不知道,魔女帝國的美杜莎女王到底是不是仇妖兒了.

因為這個女王已經被神話得太厲害了.

她憑借一己之力,滅掉了幾十上百個城邦,用了不到三年時間就建立了一個四百萬平方公里的大帝國.

但不管她是不是仇妖兒,沈浪都要親自去看一看.

"再見了,美麗的希爾,我要去魔女帝國王都了,去見證一些東西."

………………

注:月票是命根,月票榜危險,兄弟們幫幫我,給您叩首了,糕點拼命碼字到底!

上篇:第414章:浪爺失身!神之旨意!    下篇:第416章:天局!女王宮故人相見!顫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