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432章:決戰木蘭城!沈浪歸來!狂潮   
  
第432章:決戰木蘭城!沈浪歸來!狂潮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次狄波絲公爵派遣了十萬大軍來攻打木蘭城,這還不算幾萬海軍艦隊.

另外五萬大軍走海路登陸碧潮半島,血腥男爵的艦隊僅僅只是負責運輸軍隊,並且封鎖海域而已,這五萬大軍的主帥另有其人.

杜克伯爵,魯索家族的家臣,同時也是狄波絲公爵的姑父.

這是一名老將,如今已經六十幾歲了.

就如同奧斯丁伯爵預料中的那樣,杜克伯爵並沒有想要和他爭奪滅城之功的意思.

按說他的五萬大軍渡海而來,速度要快得多,應該兩三天前就已經在木蘭城附近登陸了.

但是他沒有,而是在海上慢吞吞地航行,甚至到達了碧潮半島附近之後也沒有登陸,而是在船上繼續巡邏.

放在之前,杜克伯爵還是和奧斯丁伯爵同級的,而且他年紀大,資曆老.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魯索家族已經不同往日了,一旦西侖第三帝國正式成立,索倫大帝登基之後,奧斯丁就會成為魯索家族的第二位公爵了.

未來狄波絲公爵的兒子甚至會被冠于魯索西侖這個全新的姓氏,會成為帝國的親王.

那他杜克伯爵就必須要低調行事,絕對不能奪了奧斯丁伯爵的風頭.

而且滅掉木蘭城這個功勞完全是微不足道的,更多是象征意義上的勝利.比如徹底剿滅東方人的據點,又或者徹底撲滅了魔女帝國的死灰複燃.

如今杜克伯爵已經在海上游弋了好幾天了,他的五萬大軍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奧斯丁的軍隊還沒有趕到嗎?"杜克伯爵問道.

"尚且沒有,當時請您放心,我們有幾艘船始終和奧斯丁伯爵的大軍並列南下,一旦奧斯丁伯爵的軍隊趕到的話,他們會立刻彙報的."

杜克伯爵皺著眉頭,沒有說話.

………………

又過了半天,杜克伯爵再一次問道:"奧斯丁伯爵大軍還沒有趕到嗎?"

他是一名老將,按照他的計算奧斯丁大軍應該已經到了.

"尚且沒有."

杜克伯爵來到地圖面前,仔細研究這片地勢.

"不等了."杜克伯爵道:"大軍立刻登陸,在地面上等候奧斯丁伯爵的大軍."

謙讓奧斯丁伯爵只是政治上的考量,但勝利還是第一位.

"是,伯爵閣下."

艦隊前往一個碧潮半島的一個海灘,准備正式登陸.

"不,換一個地方登陸."杜克伯爵道.

"伯爵閣下,只有這片海灘是最適合登陸的,其他幾處地方的海浪都太大了,非常不利于登陸."手下將領道.

杜克伯爵道:"哪一處地方最不適合登陸."

"這片區域."手下將領指著地圖某個角落道:"這個地方的潮水比較凶猛,而且距離木蘭城的距離比較遠,登陸之後還要行軍幾十里."

杜克伯爵道:"那就從這處最難的地方登陸."

手下將領不由得不解,為何要如此啊?

杜克伯爵道:"最難登陸的地方,也最沒有埋伏."

手下將領錯愕?這群東方人總共就兩千軍隊,難道還會有埋伏?不是太可笑了嗎?

但杜克伯爵是這支軍隊的最高首領,沒有任何人可以違逆他的命令.

一個時辰後.

杜克伯爵的五萬大軍在碧潮半島南部潮水最洶湧的一處海灘登陸,損失了十幾艘小船,傷亡了幾百人之多.他手下將領嘴上不言,但是心中卻頗有責怪.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杜克伯爵的這個決定挽救了更多的軍隊.

東方騎士團首領蘭風在另外兩個登陸地點上也埋了不少的炸/藥,一旦杜克伯爵大軍在那兩處地點登陸,會受到更大的傷亡.

為何不在每一個地方都埋上炸/藥?那樣所需要的量太大了,木蘭城的炸/藥是非常珍貴的.

杜克伯爵天生的謹慎讓軍隊避免了一場巨大傷亡.

不過,可能沒有人會知道這一點,無法驗證杜克的英明決策.

………………

杜克伯爵五萬大軍登陸之後,立刻派遣大量的斥候探索碧潮半島南端.

而他的主力大軍挑選了一個最易守難攻的地方構建防線和大營,並且讓海面上的艦隊時刻准備接應.

這一舉動更加讓人對他恥笑不已.

這位杜克伯爵實在是小心得太過分了,如果面對同樣的十萬大軍,那這是合理的,可是他們面對的是一支兩千人的異族軍隊而已,還有一個粗糙丑陋不堪的小城.

但不理解歸不理解,所有人都要遵守,無人膽敢違逆.

杜克伯爵用兵小心謹慎,但並不代表他心慈手軟,如果膽敢違背他命令的話,他一定會毫不猶豫斬下那個人的首級.

杜克伯爵做的事情還不止這些,他不但下令大軍修建了自己的大營,還修建了另外一個幾萬人的大營,就是方便奧斯丁伯爵大軍到來之後能夠立刻進駐.

手下的將領心中更加不滿,杜克伯爵閣下,您雖然是魯索家族的老臣,但也德高望重,有必要這麼討好奧斯丁.魯索伯爵嗎?他僅僅才三十九歲而已,幾乎和您兒子差不多年齡.

………………

木蘭城北邊的山谷城關.

奧斯丁伯爵重新站了起來,望著這片爆炸的山谷內,這片縱橫好幾百米的地面上,密密麻麻都是大坑,幾乎已經無法通行了.

他返回到自己的大軍主力中,一萬攻城軍隊全部死絕,還剩下四萬!

"大軍後撤兩千米."

隨著他一聲令下,四萬大軍後撤紮營.

奧斯丁公爵正式召開會議.

"山谷內的那片區域,已經被炸出了無數個大坑,不方便通行,想要繼續攻打那一道城牆,必須先把這些大坑墊平."

"所以我覺得有必要下令血腥男爵的艦隊北上,運送我們的軍隊饒過這道城牆,直接在南邊登陸."

"敵人那道城牆的兩邊都是險峻的山峰,雖然不利于大規模軍隊的通行,但是卻可以派遣小規模軍隊通過山峰繞到敵人城牆的背後."

奧斯丁伯爵一直沉默不語,任由手下們議論紛紛.

將領們討論了好一會兒,幾乎將所有的方案都說過了一遍,然後望向了奧斯丁伯爵.

"接下來是我的命令,不可置疑的命令."

"第一,絕對不可能讓艦隊北上接我們南下,東方人的這三千米城牆,我們一定要攻克下來,否則它依舊會成為我們的噩夢,如果讓這麼一道小小的城牆在我們的噩夢中把我們驚醒,那就太可悲了."

"第二,我的一萬大軍慘死,作為他們的統帥,我有責任為他們報仇雪恨.誠然戰場之上並沒有恩仇之語,但是今天發生的這一切是屠殺,我若不能將那道城關上的人斬盡殺絕,那麼死去那一萬武士的靈魂就會在我的腦子里面徘徊.永遠無法安息."

"第三,敵人在那片區域埋下了可怕的天神之怒,但是它們已經爆炸了,已經不可能再埋第二次了.今天晚上出動大軍,填平這些大坑,天亮之前一定要完成."

"第四,快要天亮的時候,派出兩千人沿著兩邊的懸崖山峰進軍,繞路到敵人城牆的背後,關鍵時刻前後夾擊."

這些命令一下,手下將領內心非常疑惑.

有必要這樣嗎?前面城牆上的敵人畢竟只有五百人而已.

………………

當天晚上,奧斯丁伯爵麾下的五千人化身成為工兵,用泥土和巨石填平白天炸出來的那些大坑,方便明日大軍的通行.

黎明時分,兩千名精銳的武士脫下了笨重的鎧甲,輕裝上陣,沿著兩邊的懸崖山峰攀爬,試圖繞到春華關城牆背後進行襲殺.

次日天亮之前!

春華關三千米城牆面前這些大坑,已經全部被填平了.

奧斯丁伯爵再一次站在高處,指揮整個戰斗.

"大軍攻城!"

"將城牆上的東方人斬盡殺絕!"

隨著他一聲令下,號角再一次響起.

"嗚嗚嗚……"

他麾下的精銳武士,再一次沖鋒攻城.

只不過和昨天不一樣,昨天是一萬大軍,烏泱泱地整齊沖鋒.而今天是三千人,分散地沖鋒.

"殺光他們!"

"前進,前進."

這三千人沖鋒,穿過了昨天爆炸過的死亡地帶.

盡管這些大坑都被填埋了,但還是到處都能看到斷臂殘肢,到處都是鮮血,還有黑紅色的內髒.

這個時候,這三千人幾乎是屏住呼吸的,不斷向天神祈禱,千萬不要再爆炸,千萬不要.

果然能夠在地上埋一次炸/藥,就沒法埋第二次了.

這三千人順利沖過了這片曾經爆炸的死亡地帶,很快沖到了城牆之下.

成功了!

只要沖到城牆之下就成功了.

敵人只有不到五百人,平均每個人要防守六七米城牆,而且也沒有守城的滾木巨石等等.

三千人可以輕而易舉攻破這道脆弱的城牆.

將東方人斬盡殺絕,斬盡殺絕!

這三千人目光變得通紅起來,內心充滿了刻骨的仇恨和殺氣.

沖鋒,沖鋒!

距離城牆越來越近.

三百米,二百米,一百米,五十米!

快了,很快就可以將這些東方人殺光了,一定要將他們的腦袋和四肢全部砍下來,讓他們就算下地獄也拼接不到完整的自己.

殺,殺,殺!

奧斯丁伯爵有些驚訝,為何到這個距離了,這群東方人還不射箭反擊?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春華關城牆上的近五百名守軍掏出一個鐵疙瘩.

這是什麼?原始版手雷.

有的是用鐵殼,而有的索性就用木殼,甚至還有些是用絲綢包裹的.每一個原始手雷里面都灌了三百克左右的炸/藥,還有幾百個彈片.

每個原始版手雷重兩千克左右,這對于現代軍隊來說顯然是太沉了,但對于沈浪麾下這些武士而言卻是適度的,他們可以將投擲出三四十米遠.

"這是什麼?"奧斯丁伯爵心中頓時湧起了不詳的預感.

但是城牆上的張春華卻仿佛更加緊張.

兩名將領凜然高呼下令.

"預備!"

五百名守軍將原始手雷高高舉起.

"點火!"

隨著一聲令下,五百人整齊地點火.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著,張春華也緊張得幾乎無法呼吸.

這原始手雷是非常危險的,不管是對于敵人還是對于自己人來說,稍稍不慎就會在手中爆炸,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每一只原始手雷的引線都是相同長度的,所以每個人的動作都要整齊如一.

扔早了的話,敵人可能會反扔回來.扔晚了的話,就直接炸了.

"投!"

兩名將領猛地一聲令下.

城牆上的五百守軍整齊投擲.

"嗖嗖嗖……"

這五百個原始手雷冒著火光,在空中劃過一道道弧線,朝著奧斯丁伯爵的攻城軍隊砸落下來.

奧斯丁伯爵幾乎是本能高呼道:"趴下,趴下!"

他的三千攻城軍隊有一般人繼續往前沖鋒,而有一般人立刻服從命令,立刻趴在地上.

"轟轟轟轟……"

又是一連竄驚人的爆炸.

沒有昨天那麼驚天動地,但是卻也讓人耳膜穿孔,震耳欲聾.

又是可怕的屠殺.

刹那間就仿佛被一陣狂風刮過,無數正在沖鋒的士兵直接被炸飛出去.

再一次斷臂殘肢亂飛.

再一次如同稻草人一般,猛地被拋飛出去好幾米遠,空中鮮血狂噴.

而且今天的局面更加可怕,這些原始手雷里面是有彈片的.

這就是放大威力版的暴雨梨花,無數彈片真的如同暴雨一般瘋狂疾射.

那威力如同雨打沙灘萬點坑,奧斯丁伯爵武士的士兵一旦被彈片襲中,整個身體瞬間千瘡百孔.

………………

幾分鍾後,再一次塵埃落定.

奧斯丁伯爵本以為這次攻城的三千人再一次全軍覆滅了,沒有想到地面上陸陸續續又爬起來了一些人.

這些原始版手雷威力非常大,一旦爆炸,十幾米范圍內的士兵非死即殘.

但是人力是有限的,不可能投擲得太遠,無法形成地毯式的轟炸.而且木蘭城的炸/藥還沒有多到這個地步.

奧斯丁伯爵三千人攻城,這一波手雷攻擊,殺死殺傷了一大半人.

這個戰果已經非常驚人了,但還是不夠!

戰場上幸存的那一千多人,一臉茫然地爬了起來.

他們沒有死,但是很多人的耳朵已經聾了,而且眼前一陣陣發黑,一陣陣作嘔.

典型的腦震蕩.

足足好一會兒,他們都望向了奧斯丁伯爵,我們還要繼續攻城嗎?

而與此同時!

"轟轟轟……"

又傳來了一陣爆炸聲響,不過是從山上傳來的.

這爆炸聲不響,不是為了殺敵,而是為了發出警報.

春華關的守軍擔心敵人會從兩邊的山上秘密行軍繞路到背後,所以在山上大面積埋下了雷汞.

這種東西非常敏感,一旦被踩中就會爆.

這是在提醒張春華,有敵人試圖從兩邊山上繞路到背後偷襲.

………………

這個時候,奧斯丁伯爵有兩個選擇.

下令軍隊繼續沖鋒,前仆後繼,一直到攻克這道三千米城牆為止.

還有便是暫時停止攻擊.

"暫停攻擊,暫停攻擊!"

隨著奧斯丁伯爵一聲令下,幸存的一千多人飛快地後撤.

第二次進攻春華關失敗.

但是奧斯丁伯爵卻並不顯得非常沮喪,反而有了幾分輕松.

沈浪的軍隊非常強大,而且有很多詭異的是手段.

但基本上到此為止了,如今城牆上那五百守軍唯一的殺手锏就是這種會爆炸的鐵疙瘩.

這武器威力非常驚人,但是也有明顯的缺點.

首先靠人力不可能投擲得太遠,其次這東西太危險,隨時都會炸到自己.

想要克制這種爆炸鐵疙瘩並不難.

"祭師閣下,我們還剩下多少投石機,還剩下多少火神之怒,還剩下多少會飛的火箭?"

火神祭師此時已經有些懷疑人生了.

明明我們信奉的是火神,但為何敵人的火神之怒卻比我們更加先進強大?

聽到奧斯丁伯爵的回答後,她苦澀地回答:"昨天大爆炸,我們還有十幾架投石機還沒有來得及收回,如今只剩下十三架投石機了.火箭也不多了,還有不到一百車而已."

奧斯丁伯爵道:"足夠了,這些東西已經足夠克制敵人了.我們所需要的是時間,我們的投石機向敵人投擲火神之怒,不管它們是否精准,不管是不是能夠殺傷敵人.但至少在這種爆炸中,敵人就不敢在投擲那種會爆炸的鐵疙瘩了,能夠給我們爭取寶貴的時間,只要一刻鍾時間,我們的軍隊就能沖到城牆上,到那個時候戰斗就結束了,我們可以輕而易舉殺光敵人."

不得不說,奧斯丁伯爵是一個優秀的統帥.

手雷這種秘密武器對他來說是絕對陌生的,但他依舊可以做出准確的判斷.

他的思路是正確的,一旦投石機大規模朝城牆上投擲火/藥包,到處都在爆炸.那城牆上的沈浪守軍不要說投擲手雷了,甚至都不敢拿出來.

因為每一個手雷上都有雷酸汞,這玩意太敏感了,隨時可能爆炸.

所以只要用投石機對城牆上進行火力壓制,沈浪軍隊的殺手锏就徹底被掐滅了.

………………

兩個時辰後!

十三具投石機再一次被推了出來,距離春華關城牆三百三十米處.

五十具火箭車被推到距離城牆的四百米處.

這個距離也是奧斯丁伯爵精心計算過的,算是非常安全的距離.

"預備!"

"發射!"

"嗖嗖嗖嗖……"

奧斯丁伯爵的十三具投石機開始發威,將火/藥包猛地投擲了出去.

片刻後,火神教的火箭發射車也開始上演驚豔的一幕.

"嗖嗖嗖嗖……"

幾百支火箭狂射而出,在空中劃過長長的尾焰,朝著春華關的三千米城牆上射去.

奧斯丁伯爵站在高處,再一次見到春華關城牆上的東方人守軍再一次趴下.

他們果然再也不敢拿出那個會爆炸的鐵球了,他的戰術成功了.

"轟轟轟……"

火神教的火/藥包再一次在城牆上下爆炸.

黑火/藥的濃煙瞬間籠罩了整個城牆,無數的火箭朝著城牆狂射,也不管有沒有射中,總之就是火力壓制.

"大軍沖鋒!"

"拿下這道城牆,將上面的東方人殺光."

奧斯丁伯爵一聲令下,他的一萬大軍潮水一般沖出,朝著春華關城牆狂沖.

"轟轟轟……"

投石機第二輪投射,火/藥包再一次在城牆上下爆炸.

瘋狂的火力壓制.

一萬大軍瘋狂地沖鋒.

確保沈浪的軍隊再也不敢投擲手雷.

一萬大軍距離城牆越來越近,三百米,二百米,三十米.

"停止投擲,停止發射!"

奧斯丁伯爵下令停止火力壓制,這個時候城牆上的守軍就算再拿出手雷也來不及了.

成功了!這道三千米的城牆他已經拿下來了.

盡管大軍還沒有攀登城牆,但是奧斯丁伯爵已經看到結果了.

…………

一刻鍾後,濃煙散去.

奧斯丁伯爵的大軍正式占領了春華關,但是城牆上的五百守軍已經不知所蹤.

在濃煙中他們全面撤退了,返回了木蘭城.

在奧斯丁伯爵推出投石機對城牆進行火力壓制的時候,張春華和幾名將領已經知道,這道城關守不住了.

盡管吃了大虧,但奧斯丁伯爵還是做出了最正確的戰術.

奧斯丁.魯索伯爵站在春華關城牆上,從敵人的角度看自己的軍隊.

無法想象啊,區區一道三千米的城牆,竟然給他帶來了近一萬兩千人的傷亡.

他的五萬大軍就剩下三萬八了.

這毫無疑問是無比慘痛的教訓,但他卻並不氣餒,至少他知道了敵人的強大.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大軍前進,進攻東方人沈浪的皇後城."

隨著他一聲令下,三萬八千大軍穿過了這道城關,浩浩蕩蕩朝著木蘭城進軍.

………………

幾個時辰後.

奧斯丁伯爵的三萬八千大軍兵臨城下.

又過了一個時辰,杜克伯爵的五萬大軍前來和奧斯丁伯爵彙合.

近九萬的大軍將木蘭城徹底包圍.

杜克伯爵沒有問發生了什麼,更沒有質疑奧斯丁伯爵的遲到和驚人傷亡,只是上前和他擁抱了一下.

奧斯丁伯爵道:"杜克大人,敵人比我們想象中的要更加強大,他們擁有詭異而又強大的秘密武器,但是一切到此為止了."

杜克伯爵站在高處,俯視這座木蘭城.

"果然是一座丑陋的城市,到處都是方方正正的,沒有一點點想象空間,如果這個世界上的城市都是這樣,那該是何等之乏味啊."杜克伯爵感慨道.

夕陽西下.

木蘭城確實顯得非常粗鄙,甚至脆弱.

里面所有的房子都是兩層小樓,方方正正,就仿佛是複制黏貼出來的一般.

而且這座城市顯得太過于空曠了,整整七千五百米周長的城牆,但是里面的房子卻沒有辦法填滿空格.

"雖然丑陋,但是太容易複制了,太容易擴散了,一旦不小心,這樣的城市就會蔓延在我們西方大陸上."奧斯丁伯爵道.

"黃禍嗎?"杜克伯爵道:"我無法想象,一旦這樣的城市遍布在我們的土地上,那是何等的災難,或許就意味著藝術的消亡吧."

"所以,我們要徹底將這座城市徹底抹去,連同里面所有人全部燒成灰燼,扔到大海里面,希望洋流能夠帶著他們的骨灰回到東方世界."

"東方有一句成語,落葉歸根."

"那我們就幫助他們落葉歸根吧."

"明日朝陽升起的時候,我們就正式攻城,將這座丑陋的城池徹底抹去."

"好,奧斯丁伯爵,根據您的估計,我們九萬人攻打敵人兩千人,會有多少傷亡?"

"一萬,或者再多一點.但就算死再多人都是值得的,因為我們阻止了他們的蔓延,這是一場種族之戰."

………………

木蘭城內.

張春華,蘭風,黑珍珠,玉羅蘭四人正在開會.

"我們的炸/藥非常強大,但是我們也低估了敵人,這一戰或許我們贏不了了."張春華道.

黑珍珠道:"我們還有六門火炮,雖然炸/藥剩下不多了,但是也不算很少."

張春華道:"我們的城牆太長了,兩千人防守七千五百米的城牆,太難了.我們的敵人太多了,也太勇敢了."

他們當然勇敢,奧斯丁伯爵一開始並不太在意這一戰,以為只是拍死蒼蠅而已,但是現在已經上升到了種族之戰的高度了,哪怕死一萬人,兩萬人,奧斯丁伯爵也會將木蘭城內的所有人斬盡殺絕,會徹底夷平這座城市.

"我們的火炮太少了,而且我們的炸/藥也不是非常合理."張春華道:"我們的手雷非常強,但是太敏感了,不夠穩定,需要進行改造."

張春華是有發言權的,因為她是在場唯一和奧斯丁伯爵交戰過的人.

東方武士團首領蘭風道:"幸好陛下不在這里,就算我們死絕了,也沒有什麼要緊的."

黑珍珠猛地一拳砸下道:"死亡而已,又有什麼可畏懼的."

蘭風道:"對,大不了一死.這是我們的皇後城,就算戰死到最後一個人,我們也絕不退縮半步!"

接著,蘭風朝著張春華道:"張大人,您是陛下最信任的人,明日您就不要出戰了,留守在城主府內.一旦城破,您就引爆城主府,把所有的秘密資料,所有的秘密武器全部摧毀,千萬不要落入敵人的手中."

張春華聳了聳肩膀道:"當然可以!但是我必須告訴你們一件事情,你們這位陛下創造過許多不可思議的奇跡,比這更加艱難的戰爭他都贏過.諸位不必如此絕望,要保持希望."

東方武士團首領蘭風將軍笑道:"當然,在絕望之中尋找希望.准備死亡,但是也等待奇跡!"

………………

次日,朝陽升起!

木蘭城內的兩千守軍全部上了城牆,平均一個士兵要防守三點五米城牆.

外面,敵人的九萬大軍黑黑壓壓,無邊無際,如同黑云壓頂.

在這支強大軍隊面前,木蘭城確實顯得太脆弱,城牆也顯得太淡薄了.

奧斯丁伯爵道:"杜克伯爵?"

杜克伯爵道:"一切遵循您的意志."

依舊沒有豪言壯語,奧斯丁伯爵猛地拔出大劍,大聲吼道:"大軍攻城,摧毀東方皇後城,將里面所有人斬盡殺絕,一個不留."

木蘭城大決戰正式爆發!

………………

與此同時!

碧潮半島北部的地面開始顫抖,就仿佛發生了地震一般.

無數鳥獸先是一驚,不由得朝著北邊望去,然後鳥兒紛紛飛起,小獸紛紛逃竄.

片刻之後!

從北邊的地平線上,出現了一個黑點,兩個,三個……

幾百,幾千個……

沈浪歸來了.

他率領著八千名亞馬遜女戰士,騎著高大的戰馬奔騰而下.

雖然只有八千人,但卻是西方世界最強大的戰士.

永遠都沒有被征服過,最接近上古人類血脈的亞馬遜女戰士.

八千最強大的女騎士,如同怒潮一般席卷南下.

………………

注:因為缺眠,心慌氣短挺難受,今天要早點睡了.諸位大人若還有月票,投給我助眠吧!

上篇:第431章:山崩地裂!地獄級屠殺!    下篇:第433章:摧枯拉朽!大獲全勝!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