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441章:浪爺無敵!夫妻一體!   
  
第441章:浪爺無敵!夫妻一體!

g,更新快,無彈窗,!

姐姐?難道是海倫公主嗎?

沈浪猛地站起,他實在是沒有時間,否則真的想要去尋找海倫公主.

因為她才是西侖王朝整個南方世界的真正主人,北方仇視海倫女皇稱之為叛逆女皇.但是南方的新貴族可非常擁戴她,正是因為海倫女皇的緣故,西侖王朝的南方才真正發展起來,無數家族才紛紛崛起,甚至很多維達族人也晉升到了中層.

還不僅如此,海倫女皇還讓西侖人和維達族通婚,所以如今南方還有不少貴族名字是西侖人,甚至膚色也是西侖人,但體內卻有維達族的血統,而且他們的統治也受到了維達族民眾的絕對支持,就比如女王城主霍爾公爵.

西侖第二帝國滅亡之後,為何整個南方會陷入徹底的四分五裂,還不是因為南方無主?作為海倫女皇嫡系傳人的海倫公主十六歲就已經離開女王城出去冒險了,整整消失了十七年.

一旦海倫來了,很多難題都迎刃而解.

當然對于西侖王朝來說問題就更加嚴重了,直接會陷入南北對立.

南方支持海倫公主,北方支持索倫大帝.

黑寡婦希爾就是一個很有代表性的人物,她是維達族中的富豪,掌握著巨大的資源,但是卻沒有權力,她從內心深處支持海倫公主.

而就在此時,一匹快馬沖入了營地之內,一個女人下馬後,直接沖到沈浪的面前跪下,雙手獻上一個盒子.

"沈浪大人,這是魯索公爵的印章,現在正式獻給您."

沈浪接過這個印章,仔細端詳著.西方和東方世界的權印很不一樣,東方世界越大越好,有些國家的大印恨不得有腦袋這麼大.而魯索家族的大印卻很小,還不到拳頭大小.

這個公爵印章就代表著魯索家族的最高權力了,制作得非常精致.上半部分是黃金雕琢的海獸,下面踩著碧綠的浪花是翡翠雕琢而成.

而且這印章上雕刻的也不是字,而是一副非常精致的圖案,一只海獸在劈波斬浪飛翔,但是這些浪花隱隱組成了拉丁字母的魯索二字.

這個印章應該有超過五百年的曆史了,甚至更久.

"公爵大人讓您立刻派兵進駐碧金城,執掌城防大權."狄娜道:"您拿著這個公爵印章就可以執行魯索公爵的大權."

沈浪道:"我率軍進駐碧金城?這不合適吧?"

都到這個時候,你還要裝腔作勢,這不就是你一直想要的結果嗎?

狄娜狠狠白了沈浪一眼道:"沈浪大人,碧金城里面已經有人在密謀造反,如果您稍微再晚一點,狄波絲公爵就被亂刀砍死,新公爵就會上位,將之前的一切命令全部推翻,到那個時候您又成為碧波行省的敵人了,動作要快."

這位狄娜武士也真是忍了很久了,過去幾天時間內,她從狄波絲到沈浪這里來來回回跑了快十遍了,從來都沒有見過像沈浪這麼賤的人.

沈浪道:"狄波絲公爵難道就沒有什麼話讓你轉告的?"

狄娜非常擁護自己的主人,實在是不想轉告這段話,因為太傷害狄波絲公爵的尊嚴了,但是現在也沒有辦法了,必須說出來了.

"狄波絲公爵有一句話讓我轉告給您,您聽好了."

沈浪誇張地用手放在耳朵邊上,做出側耳傾聽的樣子.不過旁邊還有一個人聽得更加仔細,那就是張春華.

"狄波絲公爵說:夫君,你快來救狄波絲.把我救活了之後,我立刻洗得白白等待你的臨幸,我是你的小女奴,快來救我,快來弄大我的肚子."

這話一出,沈浪頓時聽得舒坦了,這種話從傲慢的狄波絲嘴里說出來太不容易了.但是旁邊張春華的臉色卻不好看了,盡管征服狄波絲公爵也是她提出的計劃,但這是政治聯姻,不要搞得那麼不要臉行不行?你們這打情罵俏給誰看呢?

"人渣陛下,希望你還記得對我的承諾."張春華幽幽道.

"承諾?什麼承諾?"沈浪心中疑惑,但嘴上卻認真道:"放心,我對你的承諾,永不敢忘."

接著沈浪下令道:"大軍進駐碧金城,接管城防!"

"是!"

五千名亞馬遜軍團已經完全准備好了,隨著沈浪一聲令下,立刻朝著碧金城開拔而去,速度飛快,烈馬狂奔.

………………

拜亭伯爵的宅邸之內.

這位正直的劍道宗師愁眉不展,眼下這個局面他已經完全無能為力.

他擁有強大的武功,而且也有統帥大軍的本領,但是卻不喜歡政治.如果是在戰場上厮殺,他毫無畏懼,就算是那個強大的多拉公主,在單純武道也贏不了他.

可是現在,他應該怎麼辦?他的家族世世代代效忠魯索公爵,他也不例外.甚至到了他這一代和魯索家族的關系變得更加親密,狄波絲公爵不僅僅是他的弟子,他的主君,甚至某種意義上還像是他的女兒一般.

所以當狄波絲被沈浪俘虜之後,拜亭伯爵立刻率領十萬大軍,不惜一切代價都要救出她.

可是現在狄波絲發布的命令很顯然是亂命.

當然也完全談不上是亂命,畢竟她是為了活下來,拜亭伯爵也絕對不願意看著狄波絲死去.

事實上狄波絲公爵做的很多事情,拜亭伯爵都不贊同.比如和火神教走得太近,又比如當時為了獻祭,為了和火神簽訂契約,她選擇了一個陌生的東方美男子成婚.

狄波絲和沈浪的那一場婚禮幾乎所有人都來參加了,但作為最嫡系的拜亭伯爵卻沒有來,他覺得這樣的婚禮玷汙了神聖的儀式.但成婚就成婚了,拜亭伯爵覺得有一個夫君總比沒有好,魯索家族不能後繼無人.

之後,狄波絲又要燒死沈浪獻祭.當時拜亭伯爵就多次勸誡不必如此,既然已經成婚,完全可以將錯就錯,嫁給這麼一個毫無根基的東方男人也不錯,至少這個男人長得俊美無匹,而且一看就知道是貴族出身.

而且什麼獻祭,什麼和火神簽訂契約,拜亭伯爵覺得完全都是無稽之談,但是他依舊阻止不了狄波絲公爵的意志.

對于沈浪無禮占領了碧潮半島,甚至出兵攻打碧金城,拜亭伯爵都非常憤怒.但是對于他的東方人血統,拜亭伯爵卻沒有多少歧視.他當然不支持狄波絲嫁給一個東方男人,但既然已經發生了,那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盡管沒有人會主動提起,但是拜亭伯爵身上也是有維達族的血統.海倫女皇統治帝國的時候,南方很多家族覆滅,很多家族崛起,當時為了響應女皇的號召,許多家族都迎娶了維達族女子,拜亭家族也是其中之一.

"唉……"

拜亭伯爵痛苦地歎息一聲,端起一杯茶一飲而盡,哪怕在這個時候他都不會借酒消愁.

對于狄波絲公爵的其他決定,拜亭伯爵也不同意.比如她成為南境守護,又比如她試圖成為索倫大帝的外室.

對于狄波絲公爵起兵攻打魔女帝國,試圖籌建西侖第三帝國一事,拜亭伯爵是非常贊賞的,為了帝國大業,任何英雄豪傑都應紛紛而起,但狄波絲私心太重了.一個家族可以有野心,但這一步實在邁得太大了,狄波絲能力是很強,但是魯索家族並沒有這麼多的人才儲備,還沒有能力統治整個南境.

但是這一切都不重要了,現在狄波絲公爵奄奄一息,危在旦夕,火神教大祭師束手無策,公爵府的醫生甚至看不出這是什麼病症,很顯然只有沈浪才能相救.而想要讓沈浪出手,那就要將碧金城拱手相讓,他的亞馬遜軍團就要入城了.

接下來,拜亭伯爵面臨一個選擇,是應該任由狄波絲就這樣死去?還是應該讓沈浪入城?

"從某種程度上說,沈浪畢竟是波姬的丈夫,而且是合法丈夫,他確實有權力入城."拜亭伯爵道:"或許讓他們夫妻一體,才是最好的結局.碧金城的主人,碧波行省的主人,依舊是魯索家族沒有變."

拜亭伯爵艱難地做了一個決定,他還是無法眼睜睜看著狄波絲死去,然後他就要起身去和沈浪談判.

而就在這個時候,他的女兒走了進來,柔聲道:"父親,您喝的綠茶太多了,對胃部傷害很大,還是喝紅茶吧."

說罷,女兒給拜亭伯爵倒了一杯紅茶,里面還加了奶.

拜亭伯爵最不喜歡這種奶茶,根本就不適合武人喝,但畢竟是女兒倒的,他還是端起來一飲而盡.這個女兒天生溫柔膽怯,他非常疼愛.

"女兒,這段時間很亂,你就不要出門了,還有讓你的丈夫也不要出門,更加不要去攙和一些不該摻和的事情."拜亭伯爵一絲不苟穿上貴族袍服,戴上手套,綁上佩劍.

稍稍猶豫後,又將佩劍放下了.既然沈浪已經成為女大公的丈夫,那也算半個主君了,帶劍去談判不合適.

然而,就在他把劍放下的時候,忽然覺得肚子里面一陣絞痛.

"啊……啊……"他發出一陣痛苦的嘶吼,一口鮮血嘔了出來.

"茜茜,你,你給我下毒?"拜亭伯爵不敢置信嘶吼道.

而他的女兒茜茜完全驚呆了,直接撲上來抱著父親,大哭道:"父親,我沒有,我沒有,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啊……"

拜亭伯爵一邊吐血一邊道:"是,是誰讓你給我煮奶茶的."

"芬奇,是芬奇!"茜茜哭道:"他說您喝茶太多了,對胃傷害太大,讓我給您煮一壺奶茶."

拜亭伯爵倒在地上,大口喘息道:"乖女兒,不要怕,不要怕,呆在家里,把房門關緊,哪里都不要去,哪里都不要去……"

"出事了,有人要謀反,有人要殺大公."拜亭伯爵又吐了一口血,伸手撫摸女兒的面孔.

"女兒,你記住我的話,千萬不要出門,我要去保護大公."

然後,他再一次拿起長劍,踉踉蹌蹌沖出門去,一邊吐血一邊朝著公爵府奔跑.

"父親,父親."女兒茜茜追了出來,膽怯的她這次沒有聽從父親的話,而是飛奔去父親的忠誠部下那里求援.

………………

拜亭伯爵跌跌撞撞,一路狂奔.

保衛女大公,希望一切還來得及了.

但是劇毒拼命摧毀著他的生命,他一邊奔跑一邊吐血,已經無法喘息了,眼前一陣陣發黑.

緊接著,他看到了一支軍隊.

叛軍,每一個人臉上都蒙著黑布,整整幾千人朝著山頂城堡狂奔.

哪怕蒙著面孔,但是拜亭伯爵一下子就認出了自己的女婿芬奇,還認出了道爾.魯索,此人也是他的弟子.

"道爾,你想要做什麼?"拜亭伯爵大呼道:"你們要謀反,要弑殺自己的主人嗎?"

女婿芬奇道:"拜亭大人,狄波絲要把自己賣給東方小丑,還要整個魯索家族也賣給他,為了魯索家族,我們絕對不能讓這件事情發生."

拜亭伯爵道:"我就問一句,你們是要殺自己的主人嗎?"

安靜了片刻.

芬奇道:"岳父大人,狄波絲已經不配做我們的主人了,她該死."

拜亭伯爵一邊吐血,一邊嘶吼道:"沒錯,狄波絲公爵的行為是不榮譽的.但你們的行為確實可恥的,你們想要謀反,想要殺女大公,就從我的尸體上踏過去."

然後,拜亭伯爵仗劍攔在了路中央.

"殺了他!"道爾.魯索伯爵一聲令下.

頓時,幾十名武士沖了上去,朝著拜亭伯爵狂斬而去.

拜亭伯爵已經站不直了,眼睛全部充血,幾乎看不見了,而且毒發嚴重,肺部水種,完全喘息不過來了.

"殺,殺,殺……"

他憑著感覺揮舞大劍,短短片刻,就將這幾十名武士殺得干乾淨淨.

"殺了他!"

更多的武士沖了上去.

片刻後,又被拜亭伯爵殺光.

所有人驚呆了,拜亭伯爵中毒那麼深,幾乎看不見,站都站不住了,竟然還如此強大?

"噗噗噗……"拜亭伯爵踉蹌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黑血嘔出.

又幾十名叛亂武士沖了上來,對著他狂斬.

"亂臣賊子,亂臣賊子……"拜亭伯爵狂吼,單膝跪在地上,手中大劍狂斬.

"刷,刷,刷……"

劍過之處,所有人都死無全尸,全部被斬殺成為兩截.

哪怕他已經是垂死狀態,但依舊威風凜凜,出劍無敵.

忽然,一支刁鑽的劍,無比快速朝著他刺去,此人武功很高.

拜亭伯爵看不見,但是感覺到風向,猛地出劍一擋.

"當……"那人的劍直接飛了出去,接著拜亭伯爵猛地一劍斬下,就要將那人劈成兩半.

"岳父是我……"芬奇高呼道.

拜亭伯爵手一顫,手中的劍朝邊上滑了過去,放過了對方一命.

然而下一秒鍾.

"噗刺……"一支箭猛地射入了拜亭伯爵的胸口.

耳邊又傳來了女婿芬奇的聲音:"岳父,還是我.你這個愚蠢的老貨,除了愚忠之外,一無是處."

"嗖嗖嗖嗖……"一陣弓弩狂射.

拜亭伯爵手中大劍狂劈擋箭,放在之前這些弩箭根本不可能射中他.

而現在……他真的不行了,中毒已深,又殺了幾十上百人,完全看不見,無法呼吸,甚至手都抬不起來了.

"噗刺噗刺……"十幾支箭,猛地射入他體內.

這位強大無比的拜亭伯爵,從未有過一敗的碧波行省第一強者,忠誠無畏的劍道大宗師倒下了,黑色的鮮血流淌了一地.

道爾.魯索看了他一眼,又看了芬奇一樣.

"頑固不堪的老東西."芬奇冷笑道,然後上前踢了一腳,接著他高呼道:"殺狄波絲公爵,道爾公爵上位."

然後,幾千名叛亂武士朝著山頂城堡狂沖而去.

………………

芬奇這句話倒是說對了,當日多拉公主率領一百多名高手突襲狄波絲公爵,把她身邊精銳的親衛都殺得差不多了,如今公爵府防衛薄弱.

道爾.魯索伯爵率領幾千名叛亂武士輕而易舉殺入了公爵府內,幾百名忠誠于狄波絲公爵的武士被殺得干乾淨淨.

"狄波絲在哪里?"道爾伯爵道,他的刀子橫在某個女奴脖子上.

"靜,靜室內."

道爾伯爵帶著幾十名大將,幾十名高手朝著靜室內沖去.

"所有人,全部包裹全身,蒙住面孔,不要被狄波絲的血濺到皮膚上."

隨著他一聲令下,上百人全部把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甚至戴上了琉璃眼罩.

很快,這幾百人就殺到了狄波絲公爵的靜室之外,遇到了最後一波阻擋者,太監塔倫率領的最後幾十名武士,其中一半是太監.

"塔倫,魯索家族非常滿意你的侍奉,以後你還是魯索家族的總管."道爾伯爵道.

中年太監塔倫道:"道爾伯爵,我的命根子已經被閹割掉了.您不能再閹割掉我的忠誠和尊嚴了."

道爾伯爵道:"你是要跟著狄波絲陪葬是嗎?"

太監塔倫道:"我只是想要在最後時刻考驗我的人性,我一直以為自己是貪生怕死的.沒有想到,我竟然沒有想象中那麼不堪."

道爾伯爵不屑一笑,猛地一揮手,現在他帶來的可都是叛逆的大人物,軍中將領,全部都是高手,輕而易舉就將太監塔倫身邊的人殺得干乾淨淨.

塔倫武功很不錯,連殺了五個人,最後被幾支大劍橫在脖子上.

然後,他站著一動不動,閉目等死.

道爾伯爵舉起大劍,猛地斬下,要將這個太監劈成兩半.

"慢著……"里面傳來了狄波絲的聲音,她拼命地咳嗽著,聲音已經虛弱到了極點.

"道爾,你放過他……"狄波絲公爵道:"你放過卑賤的塔倫,讓他回到馬戲團也好,讓他回到妓館去做皮條客也好,放了他,我就把家族的另外一個藏金庫告訴你."

"狄波絲,你對一個太監家奴,比我這個堂兄還要好啊."道爾伯爵冷笑道,然後朝著太監塔倫的後腦猛地一掌劈下,塔倫直接昏厥倒地.

道爾伯爵率領這十幾名最強的高手沖入了靜室之內,然後看到了床上狄波絲.

她已經消瘦了一圈,嘴唇蒼白得沒有任何血色,而眼睛徹底充血,已經完全無法視物.

這個曾經最強大的女人徹底病入膏肓,離死不遠了,她的旁邊放滿了一疊一疊的絲綢,上面全部都是血跡,她每一次咳出來的都是血.

狄波絲艱難地從床上站了起來,說出來的每一個字都無比艱難,就仿佛風箱里面火焰一般.

"堂兄,你無數次想要得到我的身體,如今我這個樣子,你還這麼想嗎?"狄波絲淒慘笑道,然後又發出了一陣猛烈的咳嗽,又吐出了一口口血.

道爾伯爵看著這個女人,他還是想的侵占她的.哪怕這個女人已經病入膏肓,奄奄一息,但依舊難掩驚人的美麗和身材.但他卻不敢,因為她這個病是會傳染的.

"殺了她!"道爾伯爵道.

安靜了片刻,其中一個雄壯高大的武士走上前,對著狄波絲脖子猛地斬下.

"噗刺……"狄波絲一劍刺出,動作更快,直接洞穿了這個武士的心髒.

這個雄壯的武士劍還沒有斬下,直接就斃命了.

道爾公爵等人驚駭,他們知道狄波絲非常強大,但沒有想到已經病到奄奄一息的地步,坐都坐不起來的他,依舊能夠殺人.

"再去……"

兩個高手出列,朝著狄波絲殺去.

下一秒鍾,兩個人斃命.

道爾公爵不敢置信,這兩人可都是萬夫長級的將領,是絕對強大的武士,竟然依舊被垂死的狄波絲一招秒殺,她的武功強到這個地步嗎?

"再去……"

這次道爾伯爵派去了四個高手,猛地朝著狄波絲斬去.

"嗖嗖嗖……"

狄波絲僅僅一劍劃過,這四個高手,全部死了.

狄波絲殺完這四人之後,咳嗽激烈得仿佛肺都要咳出來,血直接從口腔,鼻孔里面飆射而出.

真的完全坐不住了,她的身軀直接頹倒,背靠著大床坐在地上,用盡所有力量喘息著,視野內全部是血紅色的一片,什麼都看不見,就只能聽聲辨位.

道爾.魯索伯爵毛骨悚然,這狄波絲的武功究竟高到什麼地步啊?

"芬奇,你上……"道爾伯爵道.

芬奇幾人拿起弩,拼命絞起弦,然後對准狄波絲狂射.

"嗖嗖嗖……"五支弩箭,閃電一般朝著狄波絲射去.

狄波絲凝聚最後的斗氣,右手劍猛地劈去,左手小盾格擋,速度飛快.

她完全看不見了,完全聽聲辨位,依舊擋住了四支箭,另外一支箭直接射穿了她的左臂.

"換毒箭,射死她,射死她……"芬奇大吼道,他是不敢沖上前去的.

這狄波絲太邪性了,太強了,一旦靠近很可能被她秒殺的.不過她站不起來,也走不動,依舊和殺拜亭伯爵一樣,直接亂箭射死便是了.

然後幾個人再一次絞起弩弦,搭上了毒箭,准備下一輪射擊.

狄波絲公爵內心絕望了,她的左臂被射穿了,再也格擋不了了.這第二輪弩箭,或許還能格擋大半,但是第三輪絕對擋不住了,一定要死了.

混蛋沈浪,人渣沈浪,卑鄙無恥的沈浪,你玩砸了.

我狄波絲馬上就要死了,道爾.魯索馬上就要上位了,愚蠢的他為了自己的正義性,一定毫不休止地發動和你沈浪的戰爭,到那個時候碧金城你得不到了,你的亞馬遜軍團就算贏了也損失慘重.

我狄波絲一定不會這麼窩囊地被一群叛徒殺死,同歸于盡,同歸于盡.

狄波絲的手放在床上的一個機關上,只要她一按下,幾萬斤的黑火/藥就會爆炸.直接把這棟房子,還有里面所有人全部炸得粉身碎骨,包括他狄波絲,還有所有的叛逆.

沈浪,你這個東方人渣,你玩砸了.我死了,下一輩子再來和你不死不休.

同歸于盡吧!

狄波絲公爵猛地按下了床上的機關,引爆幾萬斤火/藥.

然而,她按下機關之後,沒有絲毫反應,火/藥並沒有爆炸.

"fūtuere!"狄波絲公爵罵了一聲.(拉丁語的fuck)

叛逆芬奇等人的弩箭已經准備好了,瞄准了狄波絲公爵,准備第二輪射擊.

芬奇臉上露出一陣邪惡之笑,將弓弩瞄准了狄波絲的腹部之下.這個絕美無倫的女大公誰都想要上,但是做夢也不可能,那就用弩箭射穿她吧,哈哈哈!

狄波絲伯爵閉上眼睛,安靜等死.

"射殺……"道爾.魯索伯爵一聲令下.

"嗖嗖嗖嗖……"五支弩箭朝著狄波絲的嬌軀狂射而去.

死亡來了,死神來了,狄波絲有些後悔,為何之前沒有自殺,她還是太過于貪生了,以至于毫無尊嚴死去.

然而,猛地一陣風動.

"砰砰砰砰……"五支弩箭,直接射在了幾面盾牌之上,幾個身影從屋頂洞穿而入.

"嗖嗖嗖嗖嗖……"從屋頂上落下的亞馬遜高手越來越多,最後整整幾十個人,把道爾.魯索公爵包圍了,每一個人都包裹得嚴嚴實實,一寸肌膚都沒有露出來.

"道爾.魯索,芬奇.肖你們這些叛逆已經被包圍了,沈浪大人作為女公爵的丈夫,碧金城的共主,正式下令你們放下武器投降!"多拉公主強忍著不適道.

而此時,狄波絲公爵終于忍不住,直接昏厥了過去.

昏厥之前,她又罵了一句:"cunnus!"

這句話是罵沈浪的,她實在忍無可忍,這個人實在是太賤了.

………………

不知道過了多久,狄波絲公爵幽幽醒了過來,這次她真的是覺得自己從地獄邊緣走了一圈再回來的,甚至死神的黑暗絞索時時刻刻糾纏著她.

沈浪也真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她救過來,沒有想到這個病毒在西方人體內更加凶猛,病程比想象中惡化得更快,差一點點這位強大而又絕美的狄波絲公爵就要香消玉殞了.

但是青黴素確實是神效,幾乎剛剛注射不到一個小時就有了明顯作用,僅僅三個小時就退燒了.

這種可怕的黑死病來得快,去得也很快,幸好還沒有引發敗血症,否則沈浪就麻煩了,真的救不大回來了.不過狄波絲想要徹底痊愈的話,只怕還要一段時間.

狄波絲依舊很虛弱,睜開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沈浪,而且是全身都包裹得嚴嚴實實的沈浪.

"賤人,瘋子,你這個徹頭徹尾的瘋子."狄波絲公爵罵道.

沈浪道:"罵得好,罵得好,不過先刷牙洗澡,不要毀了你在我心目中絕色美人的形象."

然後,沈浪直接將牙刷捅進她的小嘴里面給她刷牙.接著扒光她的衣衫,將她放入浴桶之內,清洗她每一寸身體.

狄波絲道:"沈浪大人,我現在盡管虛弱無比,但是想要殺你依舊輕而易舉."

"饒命,公爵大人."沈浪道,然後將她放在床上,再把藥膏小心翼翼塗抹在她的臀部傷口上.

片刻後,外面傳來了中年太監塔倫的聲音.

"公爵大人,您要的人參雞湯粥已經熬好了,我放在外面了."

沈浪走了出去,塔倫遠遠距離十幾米站著,依舊肥如膏腴,見到沈浪之後,他無比諂媚地躬身道:"公爵大人,哪怕您全身籠罩在特殊的皮衣之內,也顯得如此英俊不凡,我想在東方世界您的英俊也是天下無雙的嗎?我甚至無法想象究竟需要什麼樣的父母,才能生出您這樣的美男子."

之前太監塔倫在沈浪面前是何等的倨傲,完全不正眼看的,而且口口聲聲東方小丑,現在這馬屁拍得毫無廉恥.

"不錯,有前途,你這無恥的樣子,有我幾分神韻."沈浪道:"塔倫,我看好你哦."

"我的榮幸,偉大的公爵閣下,偉大的東方人皇,偉大的天下第一美男子."太監塔倫彎腰得更狠了,幾乎要將身體對折了一般.

沈浪端著人參雞湯粥進入房間之內,一口一口喂著狄波絲吃了下去.

"我的老師,他……他怎麼樣了?"狄波絲緊張道.

沈浪道:"拜亭被女婿芬奇下毒,而且身上中了十幾箭,我們的人盡管及時救了他.我先給他洗胃,然後進行了三次手術,但是至今還沒有脫離死神的魔爪,一切聽天由命,一切看他的生命意志."

為了救拜亭伯爵,幾乎把沈浪的青黴素用掉了一半,他實在是傷得太重了,流了不知道多少血.不過也幸虧流了很多血,使得毒藥的效果弱了一些.

"那些叛逆呢?"狄波絲公爵問道.

沈浪道:"幾千人都被殺光了,剩下幾百個首領全部被俘,等待著你的處置."

狄波絲咬牙道:"你的手下有會凌遲的劊子手嗎?我要將芬奇.肖活生生凌遲處死.我要將道爾.魯索車裂."

沈浪笑道:"您的意志."

狄波絲道:"你的軍隊占領了碧金城?你如願以償了,沈浪大人."

沈浪道:"波姬,你我夫妻一體,又何必那麼見外呢?你的就是我的……"

"你的,還是你的."狄波絲公爵道.

沈浪道:"波姬,既然你的身體已經快要痊愈,那我就要告辭了."

狄波絲道:"你要走?你剛剛拿下碧金城就要走?你要去哪里?"

沈浪道:"我的姐姐來了,在木蘭城等我."

狄波絲道:"你姐姐,從東方世界來嗎?你在東方世界應該沒有姐姐啊."

沈浪笑道:"不,她是我同父異母的姐姐.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她應該就是海倫女皇的嫡系傳人,整個帝國南方無可爭議的主人,海倫公主."

這話一出,狄波絲公爵頓時呆了,海倫公主竟然是沈浪的姐姐,這樣一來意味著什麼?

足足好一會兒,狄波絲道:"那,那你在臨走之前,不打算履行諾言,弄大我的肚子嗎?"

………………

注:諸位大人還有月票嗎?真的十萬火急,要被趕下第三名了,幫幫我吧!

謝謝Ho無極,書友20180122000017686,光芒,FLAG,evil,楊哥,狂奔的蝸牛,遇℃廘奶H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440章:狄波絲跪降!親姐姐來了    下篇:第442章:大功告成!姐弟相見!(為新盟主欲望ご心魔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