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447章:奪骷髏黨魁!我就是神!(求月票)   
  
第447章:奪骷髏黨魁!我就是神!(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海拉當著無數海盜,跪在沈浪面前效忠!

然而,這一切就仿佛是她的獨角戲一般,包括沈浪站在那里都顯得有些尷尬.

姐姐,你太急了!水都沒有放,火都還沒有燒,你就想要煮成熟飯,怎麼可能?

但海拉就是這樣的直性子,想要直接就把事情搞定,牛不喝水,就要強行按著它的頭往下喝.

她覺得沈浪是自己的弟弟,而且還是骷髏黨聯合創始人洛基的唯一兒子,所以繼承骷髏黨軍團完全理所應當.

所以徹底冷場了.

全場幾萬個海盜靜靜地望著海拉,望著沈浪.

然後幾個女海盜首領走了過來,上前和海拉熱烈擁抱.

"親愛的海拉,你終于回來了,我知道你永遠都離不開骷髏黨的."

"親愛的海拉,這段時間你不知道,讓我戒酒失敗了,因為我實在是太想念你了."

許多海盜首領紛紛上前,男人和海拉碰拳,女人和海拉擁抱,顯得非常親熱,但是沒有一個人理會沈浪,讓他一個人尷尬地站在那里.

海拉頓時怒了,道:"你們為何要這樣對我弟弟?他是我父親唯一的兒子,難道不該繼承骷髏黨軍團嗎?"

一個海盜望著沈浪,道:"他是一個東方人了?"

海拉道:"東方人怎麼了?我父親洛基也是東方人,他還是整個骷髏黨的創始人."

那個海盜首領道:"但是洛基陛下當年是什麼打扮?披散的頭發,煙熏妝,還紮著鞭子,雄壯的身體露在外面讓所有女人垂涎三尺.而眼前這個小男孩怎麼打扮的?皮膚白得仿佛羊脂,輕輕一掐就仿佛要出水,穿著華麗的錦服,甚至手指甲都修建得整整齊齊,這樣的人會是海盜嗎?"

他這話倒是說得有些道理,但沈浪不管到哪里,都絕對不會改變自己的本色.

我是美男子,我是小白臉,難道錯了嗎?我長得這麼帥難道錯了嗎?總不能照顧你們的自尊心我去毀容吧.

我做面膜,我修建指甲,我修理眉毛錯了嗎?

"還有,他什麼武功,他打得過一只鵝嗎?"海盜首領道.

然後,還真的有一只海盜放出來了一只鵝朝著沈浪沖過來,凶猛得很.

開玩笑?

沈浪怎麼可能打得過一只鵝,普通宅男的戰斗力頂多0.5鵝,沈浪這樣的美男子還不想背叛自己的階層.

"投降,投降……"沈浪朝著這只大白鵝高舉雙手投降.

"哈哈哈哈哈……"無數海盜放肆大笑.

頓時那只大白鵝神氣活象,搖頭擺尾圍繞著人群轉圈,用高傲的小眼神蔑視著沈浪.

瞧你那小樣,沈浪忍不住上前一把抱住那只大白鵝的脖子,揉著它的頭頂.

海盜首領道:"你看,他連一只鵝都要討好,這樣的人還有資格成為我們骷髏黨魁嗎?"

然後,這個獨眼龍的骷髏黨首領上前拍了沈浪的肩膀道:"孩子,我們對你沒有惡意.我們也堅信海拉不會說謊,她說你是洛基陛下的兒子,那一定就是.歡迎你來骷髏黨做客,但是你連成為骷髏黨士兵都不夠資格,更別說是黨魁了.我們海上和陸地的規矩不一樣,我們不大講究血統,我們講究強者為尊.所以就算你是洛基陛下的兒子,我們也不會接受你的."

"海拉,過來喝酒."獨眼龍海盜朝著海拉手臂抓去.

"滾!"海拉怒道:"我的弟弟是一個君王,他不需要習武,智慧是他最強大的武器."

獨眼龍海盜首領道:"那你可以一個人效忠他,海拉,請恕我們不奉陪了."

許多骷髏黨武士上前拍打海拉的肩膀表示安慰,但是依舊沒有人理會沈浪,甚至在內心充滿了鄙夷.

這人竟然想要依靠地面上血統論那一套繼承骷髏黨?別開玩笑了!人又不是狗,憑什麼用血統來論高低,而且流落到骷髏黨里面的人大部分都是血統論受害者,他們很多是庶子,甚至很多是私生子,在家族里面沒有容身之處才會流落到骷髏黨中來.

現在竟然有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白臉出現了,號稱自己是洛基之子,所以你們就該效忠我?實在是太可笑荒謬了.

海拉高呼道:"海夢,海魍,你們兩人在哪里?杰克叔叔,你在哪?"

海夢,海魍,海拉都並列第三黨魁,安其拉有兩個左膀右臂,分別是沙隆巴斯,杰克.唐,這兩人是第二黨魁.安其拉海葬死去之後,第一黨魁就空缺了下來.

海拉找不到同盟者,就呼喊骷髏黨的另外三個首領.

港灣上的一座房子,房門打開,走出來了三個人.

杰克.唐,如今骷髏黨的第二把手,今年已經五十幾歲了,他應該是一個東方人,所以姓唐.而且他還斷了一只手,用鐵鉤取代.

沈浪還是第一次見到鼻子這麼大的人,超級鷹鉤鼻,簡直占據了一張臉的大半部分.

這種人的長相一看就是一個大奸大惡之徒,但人不可貌相,海拉說杰克叔叔是母親最忠誠的部署.

然後是海夢和海魍.

海拉之前幾乎很少和沈浪聊過骷髏黨,只知道這兩個人是安其拉從廢墟上撿來的兩兄妹.

但如今沈浪只看了一眼,就知道這兩個人非常不簡單,又是接近上古人類的血脈.

兩個人身高很高,都超過了兩米.身材都比正常人類要好很多很多,尤其這個海夢,這魔鬼的曲線完全和木蘭有得一拼,可以想象出她擁有驚人的力量和敏捷,而且她背後背著一張大弓,很顯然是一個神射手.

而且這兩個人的膚色有點怪,不像是棕色,也不像是白色.

海拉就已經算是非常狂野美麗的女子了,然而這個海夢看上去更加狂野,她的紫色眼眸仿佛時時刻刻都充滿了戰斗和探索的欲望.這樣的女人,光看一眼都覺得火辣到極點.

而這個海魍則是沉默寡言,眼眸中充滿了冷漠.這應該是骷髏軍團中最強大的三個人了.

杰克.唐來到沈浪面前,仔仔細細看了沈浪好一會兒,然後上前擁抱道:"歡迎你,我的孩子."

這一下子擁抱,顯然是認同了沈浪的身份.

沈浪一愕道:"很顯然,我和我父親長得並不像."

杰克唐道:"每一個人的瞳孔都是不一樣的,但你父親的瞳孔尤其特殊,只有他的兒女才能繼承類似的眼瞳,哪怕你和海拉長得不像,眼瞳的顏色也不一樣,但我依舊能夠認出你們是洛基陛下的兒子."

海拉道:"杰克叔叔,海夢,海魍,我們四個人是骷髏黨最高首領.沈浪是我的弟弟,是我父親唯一的合法繼承人,那麼他是不是有資格繼承骷髏黨軍團?"

杰克唐道:"海拉,我非常熱愛崇拜洛基陛下.但是獨眼龍說得對,我們海洋的規矩和陸地是不一樣的,我們不以血統論高低.而且洛基陛下從來也沒有說過骷髏黨軍團是屬于他的.骷髏黨屬于骷髏黨所有人,每一代黨魁都是競選出來的.不管洛基陛下,還是安其拉陛下,都是我們共同推舉出來的."

海拉道:"那我們可以推舉我的弟弟沈浪,你們相信我,他是世界上最智慧的人,只有他能夠拯救骷髏黨軍團."

"非常抱歉,我們不能這樣做,那樣並不符合骷髏黨軍團的利益."杰克唐道:"我非常熱愛洛基陛下,所以我也很熱愛他的兒子,但我並不會認他為主."

而就在此時,骷髏黨並列第三黨魁的海魍道:"事實上,我們馬上就要有新的最高黨魁了,我們今天晚上的狂歡,就是為了明日的骷髏第一黨魁的選舉,所有成員每人一票."

這話一出,海拉臉色劇變道:"誰?誰?!我母親不在了,誰還有資格成為第一黨魁?"

"是我啊,親愛的妹妹."未見其人,先聞其聲.

房門打開,一個強壯英武之極的西方男子走了過來,只穿著一條皮褲,身上和其他海盜一樣,布滿了紋身,而且他身上的紋身非常奇怪,全部都是死人的面孔.

很多海盜在身上紋著女人的面孔和身體,而這個人紋死人的臉.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些死人都是被他擊敗的敵人.

這個雄壯英武的西方男人張開雙臂,朝著海拉要進行擁抱,這個男人身上真是充滿了無比強烈的雄性氣息,對雌性擁有強大的魅力.

"我不認識你,閣下."海拉冷冷道.

雄壯英武的西方男子道:"我是你同母異父的哥哥,你該不會認為我們母親生下來就是海盜吧?不,不,不,她是西侖王朝海軍元帥戴隆公爵的女兒,她曾經被嫁給西侖王朝的道格親王,但是結婚後七年她選擇離家出走,成為了一個女海盜,之後才遇到了那位洛基,兩人聯合創建了西方世界最強大的海盜軍團骷髏黨."

這話一出,海拉頓時完全驚呆了.對于母親的身世她從來都沒有打聽過,但是她知道,當母親和父親相遇的時候,她整整大了九歲,那個年紀的女人很顯然不會沒有結婚.

但母親對于出海之前所有的事情,從來都沒有談過,就仿佛她的人生是從海盜開啟的一般.

頓時,海拉不敢置信朝著杰克唐望去.

杰克唐點了點頭道:"你母親從來不願意說過往,但他說的一切都是真的,你母親確實西侖帝國海軍元帥的女兒,也曾經是道格親王的妻子,不過隨著她的出走,兩個人的婚姻破裂了.你母親和洛基陛下是有正式婚禮的,所以你不是私生女.當然你的父親永遠都會是洛基,而不是姜離."

所以,眼前這個雄壯英武之極的男人,就是西侖帝國道格親王之子?

海拉拒絕了擁抱,這位英武之極的男子朝著沈浪伸出手道:"幸會,沈浪閣下.我是西侖王朝的道格拉斯公爵,當然幾年之後我會繼承親王之位,但至少我現在還是公爵.事實上道格拉斯是我母親的姓氏,我將它當成了我的名字,所以我的全名是道格拉斯.西侖."

來到西方世界這麼久,沈浪終于第一次見到西侖王朝的王族成員了.

還是這麼一個讓女人忍不住要夾緊雙腿的男人,渾身上下都充滿讓女人尖叫的氣息.

沈浪伸出手之前道:"你該不會為了下馬威,捏痛我的手吧?"

這話一出,無數海盜再一次表示了絕對的蔑視,弱小到這個地步了嗎?連和人握手都不敢了?

"放心."道格拉斯.西侖道.

然後,兩個人伸手相握.

"啊……"沈浪還是痛呼了一聲,因為真的很疼.

道格拉斯.西侖舉起雙手道:"我……我真的只是正常相握."

這種人力大無窮,每次和人握手都用差不多的力量,可這個力量幾乎把沈浪骨頭都捏碎了.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應該是效忠索倫大帝的吧."沈浪道.

"沒錯."道格拉斯.西侖道:"我盡管是西侖王族,但是受母族的影響更大,我從五歲之後就已經在海洋里面冒險,我外祖父戴隆公爵說我才是他的繼承人."

海拉冷冷盯著這個冒出來的哥哥,一字一句道:"母親既然不承認她有過這段婚姻,那我也不承認有你這個哥哥,我海拉只有一個弟弟,那就是沈浪."

接著海拉道:"杰克唐叔叔,你們就是要推舉這個外人成為骷髏黨魁嗎?"

海魍道:"他不是外人,他是母親的親兒子.而且他挽救了我們."

海拉道:"那我倒是想要知道,他是怎麼拯救你們的."

海魍道:"你還記得這個失落國度廢墟上的可怕能量籠罩嗎?"

當然記得,只要一登上島嶼就會被這股詭異的能量籠罩,明明聽不見,但是卻讓人精神壓抑痛苦,絕望抑郁.

當然沈浪描述得更加細致,就是一種特殊波段,仿佛時時刻刻都在鬼泣,確實很致郁.

如果十幾年如一日的話對精神摧殘無比巨大,真是會讓人崩潰絕望.

"母親海葬死了之後,你也走了,我們整個骷髏黨都陷入了徹底的絕望和黑暗之中.那種聽不見的鬼泣折磨著每一個人,而且這個時候我們的糧食徹底吃完了."

沈浪可以想象,那段時間骷髏黨仿佛末日降臨了一般,海拉也曾經說過,那段時間每天都有人在自殺.然而看看下來,所有人都仿佛精神解放了一般,正在狂歡.

海魍繼續說道:"當時我們正要集體自殺,你聽到了嗎?是集體自殺,那樣就意味著骷髏黨的徹底滅亡.然而這個時候道格拉斯出現了,他拯救了我們."

海拉道:"我倒是想要知道,他是怎麼拯救你們的."

海魍道:"難道你沒有發現,這里沒有那種讓人陰郁絕望的鬼泣之聲了嗎?不再折磨我們的精神了嗎?"

海拉一愕,剛才情形緊急他還沒有發現,果然沒有這種痛苦的精神能量了,那種聽不見的鬼泣竟然消失了.

沈浪也感覺到了,甚至他還找到了原因.有人用大型噩夢石構建了一個類似的屏蔽罩,在某個范圍內把鬼泣的精神波段隔絕了.

這個道格拉斯不簡單啊,他有上古文明的東西,那他和阿道夫什麼關系?兩個人都效忠于索倫大帝,阿道夫為索倫去征服亞馬遜國度,而這位道格拉斯為索倫來征服骷髏黨軍團.

所圖甚大啊,這位索倫陛下.

海魍道:"而且道格拉斯殿下找到了新的倉庫,發現了不計其數的糧食,不計其數的美酒."

海拉冷笑道:"就因為這個,你們就把他推舉為第一黨魁?骷髏黨也未必太不值錢了吧."

海魍道:"他還進行了武力挑戰,車輪戰,三天三夜時間,他打敗了我們一千人."

海拉倒吸一口涼氣,海夢和海魍都比她更加強大一些,然而兩個人都敗給了這個道格拉斯,可見此人何等之強大?

三天三夜車輪戰,打贏一千人?這種強大簡直讓人絕望.

海魍道:"還不僅如此,你剛剛來到失落國度的時候應該發現了那詭異的一幕吧,巨大的海市蜃樓出現在整個天際?使得無數海怪都呆呆站在哪里一動不動,再也不會發動攻擊.整個海洋都徹底安全了,我們的人出捕魚探路,再也沒有遭到海怪軍團的襲擊.這一切也是道格拉斯殿下的功勞."

這下沈浪都不敢置信望著這位道格拉斯,那個巨大的海市蜃樓光幕也是他弄出來的?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啊.

這位道格拉斯何止是有備而來啊,簡直就是准備得妥妥當當.

一來失落國度廢墟就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跡,簡直如同救世主一般的存在.

之前沈浪截胡了阿道夫,現在對方派出了道格拉斯來截胡了沈浪.

海拉有心直接否認他是母親的兒子,但是見鬼的是,女兒長得像父親,兒子長得像母親,這位道格拉斯比她更像母親安其拉,根本就無法反駁這一點.

"海拉,現在你覺得他有資格成為骷髏黨的第一黨魁了嗎?"海魍道:"而且很快他就要做出更偉大的舉動,他會帶領我們離開失落國度,離開這片詛咒海域,返回到西侖王朝.這樣我們還有什麼理由不推選他為第一黨魁呢?"

沒有理由,就連沈浪聽了都想把票投給這位道格拉斯.西侖.

看上去他簡直就是天選之子啊,上天專門賜給骷髏黨軍團的大救星啊.

海拉冷笑道:"他說能夠帶著你們脫困,你們就相信了?他說能夠帶著你們回家?你們就信了?"

海魍道:"當然相信他,不然相信你這位弟弟嗎?"

我艹你大爺,你對我沈浪有意見?憑什麼啊?我這還沒有搞你姐姐啊.

杰克唐道:"海拉,事情就是這麼回事.明天我們要進行第一黨魁的選舉,選完了之後,道格拉斯就會想辦法改變這里的離奇能量場,讓我們能夠成功脫困回家.明天又要選舉,又要回家,所以今天晚上我們進行狂歡."

難怪呢,沈浪還覺得非常奇怪,為何在這個時候選擇大派對.

是為了慶祝新黨魁的誕生,也是為了慶祝能夠脫離苦海.

海拉心中充滿了無助,他想要幫助沈浪,卻又無能為力,幾乎所有人都站在那個道格拉斯一邊.

畢竟和這個道格拉斯相比起來,沈浪簡直太弱小了,根本不像是一個骷髏黨領袖.

但不知道為什麼,得知沈浪是他弟弟的時候,尤其見到沈浪的時候,她的內心是狂喜的,無比溫柔的,充滿了絕對的保護欲,幾乎見到第一眼就視為親人.

但這個道格拉斯和母親長得這麼像,按說也是她同母異父的哥哥,可是海拉見到他之後,直接就湧起了一股敵意.

"杰克唐叔叔……"

"大姐."

"海魍二哥……"

海拉幾乎用哀求的目光望向了這三人,希望他們再考慮一下.

"沈浪真的很優秀,真的非常智慧,就是他拯救了亞馬遜國度,你們給他一個機會吧,求求你們了……"從來都強硬無比的海拉幾乎哀求道.

"抱歉,我的孩子."杰克唐.

海夢直接移開了目光,海魍反而望著沈浪一陣冷笑.

沒有人站在海拉這邊,沒有人願意給沈浪機會,海拉正要再開口哀求,卻被沈浪阻止了.

哀求,只能讓人變得軟弱,只會讓人看低.

沈浪道:"杰克唐叔叔,明天就要競選骷髏黨第一黨魁了是嗎?"

"是的,我的孩子."杰克唐道.

沈浪道:"那我可以報名參加嗎?"

杰克唐道:"只要是骷髏黨的成員,都可以參加競選."

沈浪道:"那我現在可以加入骷髏黨嗎?"

杰克唐道:"可以,海拉是第三黨魁,她可以直接介紹你加入骷髏黨."

沈浪望向了海拉道:"姐姐,你介紹我進入骷髏黨吧."

海拉猛地咬牙道:"弟弟,我們走,我們就不應該來的.骷髏黨要自取滅亡落入野心家的手中,就隨著他們去吧."

呃,姐姐你這說的是氣話了,某種意義上我才是野心家啊,我想要帶著骷髏黨殺回東方世界呢.

沈浪堅決道:"海拉,請你介紹我進入骷髏黨."

"小弟,你確定要這樣自取其辱嗎?人家看不上我們,我們還要用熱臉去貼逼人的冷屁股嗎?"海拉怒道.

難怪安其拉死了之後,海拉無法成為骷髏黨第一黨魁,她的脾氣太直太爆了.

"我確定."沈浪道.

海拉道:"好,我正是介紹沈浪進入骷髏黨,杰克唐叔叔,你們接受嗎?"

"接受!"杰克唐道:"我同意沈浪成為骷髏黨成員."

接下來,沒有任何儀式,也沒有任何勳章,也不需要烙印,只需行一個禮,沈浪就成為了骷髏黨軍團中的一員.

這也並不算破壞規矩,因為骷髏黨成員內並不全部都是戰斗武士,還有一些研究海路,研究風向的文人.

沈浪道:"我既然成為了骷髏黨的一員,那我可以參加明日的選舉嗎?"

杰克唐道:"理論上當然是可以的,任何人都可以競選第一黨魁."

沈浪道:"那好,我正式申請參加明日的選舉,我要競選骷髏黨第一黨魁."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驚呆了,你,你誰啊?

這麼一個精致的小白臉,連一只鵝都打不過,做骷髏黨的小兵都不夠格的,現在還想要競爭第一黨魁?簡直是天大的笑話啊.

就憑你是海拉的弟弟嗎?可是海拉自己這麼強都成不了第一黨魁.就憑你是洛基的兒子,可是骷髏黨不講究血統,只講究實力,而且洛基已經離開大家很久很久了,他雖然是創始人,但是在骷髏黨呆的時間卻很短.

你沈浪憑什麼和道格拉斯殿下比啊?他如此強大,而且還拯救了整個骷髏黨,還是安其拉領袖的兒子,他天生就屬于海洋的,你連他一根腿毛都比不上.

杰克唐不敢置信地望著沈浪,他竟然要出來選?那完全是自取其辱啊,如今骷髏黨還剩下六萬人左右,沈浪最多能夠得到一票?

"我的孩子,你確定要參加第一黨魁的選舉?"杰克唐問道.

沈浪道:"是的."

杰克唐道:"如果你想好了,那麼一切如你所願."

接著,杰克唐站在最高處,一手舉起沈浪的手,一手舉起道格拉斯.西侖的手,高呼道:"明日將由沈浪和道格拉斯殿下競爭骷髏黨第一黨魁之位,請問還有什麼人要出來競選嗎?"

幾萬海盜驚呆了,望著小白連沈浪.

這玩意是誰啊?臉這麼白,穿得這麼華貴,哪有半點海盜的意思?去妓館里面做鴨子還差不多.

杰克唐道:"我向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沈浪殿下是我們骷髏黨創始人洛基陛下的唯一兒子,我已經檢查過他的身份了,確定無誤."

幾萬海盜一愕,這小白臉竟然是洛基黨魁的兒子?真是有些恥辱啊.

他以為他是誰,海盜不講究血統,如果都按照血統來,那萬一有個海盜黨魁日了一只羊,結果真生出來一只羊,難道就讓這只羊成為骷髏黨魁嗎?

沈浪這個小白臉雖然不是羊,但看上去也和羊一樣啊,一樣白,一樣弱.

"籲,籲,籲……"

無數海盜朝著沈浪拇指朝下,狂倒喝彩.

因為他是初代黨魁洛基的兒子,所以所有海盜沒有出口羞辱,否則現在沈浪應該被罵得懷疑人生了.

"噓,噓,噓,噓……"

這一幕沈浪已經比較熟悉了,被幾萬人狂噓.

杰克唐也有些尷尬,然後他目光望向右邊道:"而這位道格拉斯殿下就不必介紹了,大家對他已經足夠熟悉,甚至崇拜了."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無數骷髏黨海盜高舉杯子,瘋狂鼓掌喝彩.

"向您致敬,道格拉斯殿下."

"道格拉斯殿下萬歲,萬歲!"

"道格拉斯黨魁萬歲……"

幾萬海盜同時喝彩,拼命敲擊戰刀,和剛才沈浪的狂噓成為鮮明的對比.

旁邊的海拉幾乎都要氣炸了,恨不得立刻拉著沈浪離開,免得他受辱.

杰克唐高呼道:"既然如此,明日太陽升起的時候,骷髏黨正式進行選舉,推舉出新的第一黨魁!"

"萬歲,萬歲!"

"骷髏黨萬歲!"

"道格拉斯殿下萬歲!"

"道格拉斯殿下,來喝酒啊,喝酒啊……"無數海盜向道格拉斯熱情相邀,卻無人理會沈浪.

"好,馬上就來!"道格拉斯.西侖狂吼道:"喝酒,我也要一個打你們一百個,哈哈哈."

無數海盜更加振臂高呼:"道格拉斯,道格拉斯……"

然後,這位道格拉斯再一次回到了海盜的狂歡之中,和無數海盜狂飲.

海魍也直接跟著去了.

海夢朝著還要伸手,邀請她去喝酒.

"不去."海拉冷道.

杰克唐道:"兩個孩子,你們確定不去喝酒嗎?這里的酒不錯的."

"不去,他讓我惡心."海拉道.

杰克唐便留下來陪同沈浪和海拉.

"我的孩子,你對明天的結果要有思想准備,我們海盜都很粗魯的,不懂得給人留面子的,看在洛基黨魁的面子上,他們不會羞辱你,但是給你難堪是一定的,他們不會接納你的."杰克唐苦口婆心道:"你明天真都要參加競選嗎?"

沈浪道:"當然."

海拉道:"好了,杰克唐叔叔,你不必勉強在這里陪伴我們,你也跟著他們喝酒去吧,你效忠你的新領袖去吧."

海拉就是這樣的脾氣,他很早之前就看骷髏黨人不爽了.

杰克唐道:"我年紀大了,不太喜歡喝酒了."

海拉道:"我有話和我弟弟說."

"那麼,我先告辭了,明日見."杰克唐道.

……………………

下面港灣無數海盜繼續狂歡,整個空地上就剩下沈浪和海拉兩個人,孤獨地躺在地上仰望星空.

"弟弟,都怪我不夠強大,讓你受到了今天的恥辱."海拉道:"我早就說,不應該來這里的."

沈浪道:"陸地和海洋果然不一樣,陸地上的拼命維護血統,而海洋上的人卻打破血統,其實後者才是正確的.你不知道,在東方世界當我的身世被揭露的時候,無數人從四面八方來效忠我,無數人願意為了我而死.不是因為我是沈浪,而是因為我是姜離之子.現在挺好的,骷髏黨並沒有因為我是海盜之子而高看我一眼."

"明明知道是羞辱,為何還要參加明日的競選?"海拉道:"我去找一條船,我們這就走,我們不要骷髏黨軍團了."

沈浪歎息道:"姐姐,我從來都不打沒有准備之戰.你知道我最擅長什麼嗎?勾搭女人?"

"嗯,確實是."沈浪道:"但除此之外,我最擅長打臉.我最多的時候,曾經打臉過上百萬人,越國國都的百萬民眾被我打臉打到懷疑人生.所以這一次也不例外,我會狂打這個道格拉斯的臉,我會讓所有骷髏黨海盜跪在我的面前痛哭流涕,拼命懺悔."

海拉扭頭望著沈浪,捧著他的臉道:"弟弟,你知道姐姐最喜歡你什麼嗎?"

沈浪道:"喜歡我這吹牛不要臉的樣子."

"對了."海拉親昵的頂了頂沈浪的鼻尖道:"關鍵你吹過的牛,全部都實現了."

沈浪道:"所以姐姐啊,這一次也不例外,這一次我依舊會瘋狂打臉,讓他們懷疑人生的.這一次我們依舊會贏的!"

海拉道:"你發誓,你一定會贏."

沈浪道:"我發誓最終戰勝碾壓這個道格拉斯.西侖,讓所有骷髏黨軍團跪在我面前懺悔."

海拉道:"你有幾成把握?"

沈浪想了一會兒道:"八成!"

………………

次日黎明,骷髏黨艦隊第一黨魁的競選正式開始,

兩個參選者都要發表公開演講,然後就是全體海盜進行投票.

競選的的地方在港灣出口處的女皇大壩頂端.

沈浪這一次站在了這個大壩上,再一次感受到了壯觀的建築奇跡,一萬五千米長,一百米高,三十米厚的超級大壩.

真的像是一個巨人臂膀,比沈浪見多所有的城牆都要壯觀巨大.

三萬多海盜,全部站在這大壩之上,卻依舊空曠.

大壩的背後,就是廣闊無垠的詛咒海域,無數的海怪都棲息在這片海域上.

…………………………

強大而又高貴的道格拉斯.西侖先發表競選宣言.

浪爺不想聽,你們也不想聽,所以這里省略幾千字.

但是他在發表宣言的時候,簡直人潮湧動,無數海盜簡直瘋了一般,不管他說什麼都高聲喝彩.

道格拉斯的演講活生生被鼓掌喝彩中斷了十幾次,這幾萬海盜簡直看到了偶像一般,無數次山呼海嘯一般歡呼.

盡管競選還沒有開始,但所有海盜都已經把道格拉斯視為了骷髏黨的第一黨魁.

什麼沈浪?簡直連作為陪襯都不夠資格.

終于,道格拉斯.西侖演講完畢.

幾萬海盜瘋狂敲打自己的戰刀,拼命高呼:"道格拉斯,道格拉斯."

"黨魁道格拉斯萬歲,黨魁道格拉斯萬歲!"

"道格拉斯萬歲!骷髏黨萬歲!"

都還沒有開始選呢,所有人都已經高呼黨魁道格拉斯了,這大概是有史以來最沒有懸念的一次競選了.

因為這動靜鬧得太大了,把無數的海怪都吸引來.

不計其數,幾萬,幾十萬之巨,密密麻麻站在港灣之外的海域上,看上去讓人毛骨悚然,仿佛要徹底淹沒整個港灣一般.

但是,它們不敢進來的,這個港灣的女皇大壩,就是一個天然的神聖屏障,無數海怪都不敢逾越的.

所以幾萬海盜就算見到了大壩之外海域幾十萬海怪,也完全見怪不怪,雖然這無邊無際的海怪矗立在海面上實在讓人驚心動魄,但也不是第一次見到了.

若不是這個女皇大壩攔截整個海灣,整個骷髏黨艦隊都要粉身碎骨.

"道格拉斯萬歲,萬歲!"無數海盜的歡呼,讓外面海域的海怪越來越多,十幾萬,二十幾萬,三十幾萬,而且越來越多.

最後,無數海怪遮天蔽日一般,如同末日軍團.

杰克唐高呼道:"安靜,安靜,請聽沈浪殿下的演講!"

瞬間,所有海盜的歡呼停止了,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片刻之後,無數海盜又開始喝倒彩了.

"滾開,滾開,小白臉."

"你不夠資格成為骷髏黨,你不配和道格拉斯殿下相提並論."

"滾開,你沒有資格成為洛基陛下的兒子."

無數海盜開始驅逐沈浪,根本不願意聽他的演講,因為他們覺得沈浪出來和道格拉斯競爭就是一種侮辱.

然後無數骷髏黨海盜狂噓,而且全部捂住了耳朵,表示自己絕對不會聽沈浪演講一個詞.

而旁邊的海拉幾乎要氣炸了,恨不得拔刀殺人.

"安靜,安靜,你們不要羞辱洛基殿下的血脈."杰克唐怒吼道.

然後,所有海盜停止了狂噓,也沒有繼續捂住耳朵,但是每一個人都比劃出一個手勢,拇指朝下.

沈浪道:"我的演講,一句話都沒有!在這里我也要教會你們一個新手勢!"

沈浪朝著幾萬海盜豎起兩根種植,大呼道:"這叫艹!意思是我艹你們所有人!"

這話一出,所有骷髏黨海盜驚呆了,不敢置信望著沈浪,還有這樣的人,當眾羞辱所有人.

沈浪怒吼道:"你們看似勇敢,其實懦弱不堪!當黨魁安其拉陛下為了拯救你們選擇犧牲自己進行海葬,你們有人阻攔嗎?沒有,沒有!你們甯明知道那是沙隆巴斯的流言,卻依舊任由安其拉陛下海葬犧牲了自己,去喂了那只邪惡的大章魚."

"你們號稱自己勇敢,強大,其實就是一坨狗屎,動不動每天都要自殺的狗屎,需要別人拯救的狗屎!"

沈浪接著朝著道格拉斯望來道:"道格拉斯西侖殿下,上一代骷髏黨魁安其拉為了拯救骷髏黨,選擇了犧牲,選擇了海葬.那麼我請問你有這樣的氣魄,這樣的胸懷嗎?有為了骷髏黨而犧牲的胸懷?"

沈浪猛地一指外面大海的無數海怪,大吼道:"外面有多少海怪,二十萬?三十萬?道格拉斯,你敢跳下去海葬嗎?你敢為了骷髏黨軍團海葬嗎?你敢證明自己是海神嗎?你敢證明自己才是天選之人嗎?"

"道格拉斯,你敢跳下去海葬嗎?"

大壩之下,幾十萬海怪,密密麻麻,不計其數,猙獰凶猛,如同地獄.

沈浪大吼道:"道格拉斯,你敢海葬嗎?你不敢吧?"

道格拉斯.西侖面色變得難看,甚至充滿了殺氣.

而此時,骷髏黨並列的第三黨魁海魍道:"沈浪閣下,你說得這麼熱血沸騰,那你敢嗎?你敢跳下去海葬嗎?"

沈浪大吼道:"我當然敢,哈哈哈哈!"

然後沈浪猛地後仰,朝著後面大海跳了下去,朝著無數海怪大軍跳了下去.

"我會向你們證明,我才是真正的海神,我才是骷髏黨的天選之人!"

沈浪一邊高呼,一邊朝著海面墜落.

與此同時,無數海怪猙獰著張開獠牙和利爪,瘋狂地撲了上來,如同潮水一般將沈浪淹沒.

………………

注:為了讓大家看爽,一萬多字的超級大章!我吃飯後寫第二更,糕點真的拿命拼了,兄弟們月票給我啊,別讓我求得這麼無力,拜托了!

上篇:第446章:真美杜莎女皇!骷髏黨萬歲!    下篇:第448章:新黨魁誕生!海倫公主歸來!(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