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453章:歸來!屠殺血腥男爵艦隊!(求月票)   
  
第453章:歸來!屠殺血腥男爵艦隊!(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懷孕了?竟然真的懷孕了?!

聽到這個消息之後,狄波絲公爵還是呆了一下,盡管她心中其實已經有所准備了,畢竟已經有兩個月的月事沒有來了.但此時她的心中真的可以稱之為百感交集.

首先她肯定是高興的,畢竟這是她第一次懷孕,代表著魯索家族有繼承人了.狄波絲是一個政治生物,對于繼承人的渴望也無以倫比的,之前之所以不生是因為完全找不到合適的對象.

而且像她這種身份的人還不能隨便生,一生下來就是嫡長子或者嫡長女.

而肚子里面這個孩子她真的期待已久了,孩子血統幾乎是完美的,父親是東方人皇之後,而且還是海倫公主的弟弟,說句不要臉的話,完全是集合了東西方皇族的血統.

但關鍵是誰能夠證明這個孩子的血統?沈浪那個混蛋也不回來,他說的海倫公主在哪里啊?

拜亭伯爵躬身道:"恭喜主君,又一個天之驕子要誕生了,這個孩子將成為整個魯索家族最高貴的血統."

狄波絲公爵也忍不住幻想這個孩子生下來的樣子,甚至伸手撫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

這又是一個混血兒,而且還是東西混血兒,原本是要受到排擠和歧視的.但是東方人皇血統足夠抵消一切,而且姜離身份是受到整個西方世界認同的.

海倫公主不就是東西方的混血嗎?北方貴族口口聲聲排斥她,但還不是不得不承認她的繼承權?整個南方都把她當最高主君.

本來一切都是完美的,但就是現在沒人能夠證明這一點.

"任何事情都要有代價,現在的困難或許就是魯索家族涅槃的代價,我願意為這個孩子承受了."狄波絲公爵鏗鏘道:"碧波行省的那些封臣什麼態度?我已經發布了幾次公文,為何這些封臣還不來拜見我?還沒有來恭賀我真正的大婚?"

拜亭伯爵道:"對于這件事情,他們仿佛比想象中更加難以接受,哪怕我們已經殺過一次叛逆."

狄波絲道:"難道他們要再一次謀逆嗎?"

拜亭伯爵道:"那倒是不敢的,沒有德高望重的貴族帶頭,這些封臣是不敢真的謀逆的,只是孤立我們,甚至封鎖我們."

狄波絲道:"那南方幾個行省的總督呢?我的公文也應該送到了,為何他們沒有任何表態?"

拜亭伯爵道:"南方幾個行省的總督態度冷淡,他們本就是被我們擊敗的南方貴族,如今只會幸災樂禍地望著這一切,甚至心中充滿敵意."

狄波絲公爵道:"整個南方貴族都效忠海倫公主,甚至也投降過美杜莎女王,而沈浪和這兩個人都關系密切,對于我和沈浪的結合他們應該彈冠相慶才是,為何態度如此冷漠?"

拜亭伯爵道:"因為他們不相信,有人到處游說這一切都是謊言,都是沈浪這個東方男人在自抬身價,說他只是一個東方男娼,只會吃軟飯的小白臉,說他偽造自己的貴族出身.趁著海倫公主不在無人可以證明,所以吹捧自己的身份,大肆宣揚自己是海倫公主的弟弟,其實這兩個人完全沒有關系."

"那此時城內局面如何?"

拜亭伯爵道:"人心惶惶,到處都有人散播流言,說索倫大帝震怒,要把您定為帝國叛逆,派遣大軍剿滅.但是上一次我們殺人太多了,依舊沒有人敢公開謀逆.只不過大部分的貿易都停止了,我們每天損失的都是天文數字."

"那糧食和物資,還足夠用嗎?"

拜亭伯爵道:"原本我們有天文數字的糧食,這一切都因為您的高瞻遠矚.但是我們上一次征戰魔女帝國耗費了太多的糧食,所以如今整個碧金城的糧食只夠吃半年多左右了.如今整個碧波行省都在封鎖孤立我們,沒有封臣再運糧食過來了.最關鍵是整個海路貿易被封鎖了,我們就算有金幣也買不到東西."

天殺的血腥男爵,天殺的道奇.魯索.

"不僅如此,沈浪大人皇後城那邊的一切糧食物資都由我們供給,所以消耗起來更快."

狄波絲道:"這兩個月時間,沈浪的皇後城向我們索要了多少物資,多少人?"

拜亭伯爵道:"三萬人,三十萬袋糧食,五千頭牛,三千車的鐵,幾百萬斤的銅,幾萬斤的黃金,幾十萬金白銀,十幾萬匹布,上萬匹絲綢,還有其他物資不計其數."

聽到這些數字,幾乎讓人心驚肉跳,沈浪幾乎要把整個碧金城都搬空了.

當然這里大部分物資都是商人的,需要花錢購買,沈浪沒有錢,就直接從狄波絲公爵的藏金庫里面拿.魯索家族積攢了幾百年的財富,一下子就少了幾分之一.

狄波絲公爵冷笑道:"那些人說得沒錯,沈浪就是吃軟飯的小白臉."

"那一切是否還繼續?"拜亭伯爵詢問,接下來木蘭城那邊繼續索要物資的時候應該怎麼辦?

"繼續給."狄波絲公爵道:"反正已經給了這麼多,就不在乎再多給一些.既然已經押上賭注,那就押到底,只要最後結果贏了,以後能夠賺到十倍百倍的利益.就當是我對沈浪的投資,如果他未來成功了,那我未來兒子就是親王殿下了."

"一個親王之銜,哪怕吧魯索家族藏金庫花光了也值得,上千年來整個西侖王朝又有哪一個異姓家族成為王族,一個都沒有?"

這也就是在極度講究榮譽的世界才有的情形,一個王爵甚至是整個家族幾代人奮斗的理想.你要換成太平天國,滿街道都是王.

"沈浪的皇後城那邊發展如何?"

"得到我們不計其數的人力和物資之後,發展飛快,人口已經膨脹到近十萬.各項發展突飛猛進,不過很多進程都對我們保密.但是聽說他們也遇到了麻煩,因為發展速度太快了,所以火山灰和硝石已經遠遠不夠用了,但是又遭到了海上封鎖,所以關鍵發展甚至面臨中斷."

又是海上封鎖.

面對一連串的壞消息,但狄波絲還扛得住.

在她看來這一切都還在可控范圍之內,甚至在預料之中,只要沈浪能夠真的帶著骷髏島歸來,不僅僅木蘭城的發展難題,甚至碧金城的危機也會迎刃而解.

拜亭伯爵道:"公爵大人,我無比相信沈浪大人.但是失落國度廢墟實在太危險了,所以我對沈浪閣下這一行非常悲觀."

狄波絲道:"敬愛的老師,在這一點我卻和您想得不一樣.他是一個壞人,而且還是一個狡詐之極的壞人,這種人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的,什麼奇跡都可能會發生,作為他曾經的敵人,我實在是太有體會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太監塔倫飛快走了進來,臉色非常的難看.

"怎麼了?是不是我們的商船又被擊沉了?"狄波絲問道.

太監塔倫遞上來一個秘密情報道:"不,比這更差更差的消息,羅素公爵來了,而且還帶著十萬大軍來的."

這話一出,狄波絲公爵臉色劇變.之前那些壞消息都算不得什麼,這才是真正的壞消息.

女王城之戰,羅素公爵敗給了美杜莎女王,使得整個戰役失敗.但是他依舊是西侖第三帝國最大的功臣.他的態度至關重要,如今他竟然率兵前來,這簡直是巨大的噩耗了.

他來做什麼?清理門戶.

之前說過,在西侖第二帝國的時候,魯索家族內部的立場發生了劇烈矛盾,分別支持不同的人繼承皇位,結果狄波絲公爵的祖上贏了.而羅素的祖上輸了,不得不離開魯索家族,遠走他方,從頭開始奮斗,並且把姓氏改為羅素.但從血統上,羅素和魯索其實是一家.

狄波絲這邊是本家,羅素那邊是分支.只不過羅素公爵太強了,把這個分支家族發展到無比強大,尤其這次滅魔女帝國之戰,有三分之一的國土都是羅素公爵打下來的.

盡管西侖第三帝國還沒有正式成立,但羅素公爵的官職已經定了,帝國第一陸軍統帥兼東境守護,甚至未來還可能成為帝國首相.所以從官職上來說羅素公爵還要更高一些.但他畢竟是魯索家族的分支,如今狄波絲這邊出了這麼大的事情,羅素公爵覺得魯索家族的名譽受到了巨大的損害,狄波絲已經不配成為魯索公爵了.

"我之前給他的友誼難道不夠嗎?"狄波絲怒道:"是我不計前嫌,把大量物資支援給他,才使得他的軍隊勢如破竹,並且第一個打到女王城下的.他想要做什麼?是想要撥亂反正,還是要取而代之,奪回魯索家族的家徽?"

太監塔倫道:"目前還不知道,羅素公爵並沒有公開表態.但他的十萬大軍已經逼近了碧波行省,所以局勢會進一步惡化."

"當然會進一步惡化."狄波絲冷笑道:"那些對我不滿的封臣們本來群龍無首,對我敢怒不敢言.而羅素公爵的到來顯然會成為他們的靠山,這群封臣或許就會紛紛起兵,跟隨著羅素公爵一起來推翻我,另立新主.這就是身為女子的麻煩,如果我是一個男人,迎娶了一個異族女子,封臣們雖然會口頭上討伐,卻不會真正覺得有什麼大逆不道."

"立刻封鎖碧金城,出了軍事行動之外,任何人不得進出.另外我們的奴隸軍隊訓練進度如何了?現在屬于我的軍隊有多少?"

"三萬."拜亭伯爵道:"另外有五千亞馬遜軍團,我們總共有三萬五千大軍."

狄波絲公爵道:"老師,你代表我去見羅素公爵,去詢問他的來意."

"這當然可以,只不過我是您唯一的將軍,我如果走了就再也沒有任何指揮軍隊了."拜亭伯爵道.

"我自己來."狄波絲公爵道:"我敬愛的老師,雖然我懷孕了,而且曾經病得奄奄一息.但不要忘了我也是一個強大的武士,我的武功不亞于多拉公主,甚至不亞于您."

拜亭伯爵道:"那好,我立刻就出發."

狄波絲真的不希望發生戰爭,尤其是魯索家族的內戰,這個時候或許真的只有一個人能夠阻止戰爭的發生.不,是兩個人.

………………

得到了狄波絲的物資支援後,木蘭城的發展真的只能用突飛猛進來形容.

鐵匠從原來的幾十名上升到千人之多,而且不需要再從鐵礦煉鐵,直接把生鐵煉成鋼鐵速度要快得多.經過了幾個月的摸索之後,沈浪的鐵匠團隊鑄炮技術也有了巨大提升,良品率大大提升.

之前一個月只能鑄造五六門火炮,而如今每個月能夠鑄造上百門火炮,而且這些鋼鐵火炮再也不需要用原始黑火藥了,而是可以大量采用威力更高的炸藥.

東方騎士團的大量士兵開始轉型,成為了炮兵.不是因為他最聰明,而是最忠誠,他們自渴望著殺回東方世界,所以他們願意拋棄之前的一切從頭開始學習,學習彈道學,學習各種炸藥知識,學習各種炮彈.

但也因為發展得太快了,使得原本充足的物資陷入了極度的短缺,比如火山灰和硝石.

火山灰還好,沒有水泥就沒有水泥,先用木頭搭建房子也是一樣的.

但硝石卻少不得,為了提升自己的戰斗技能,東方騎士團每天都在進行秘密試射,幾百門火炮試射,每天都要消耗大量的炸藥.

而且下線的火炮越來越多,加入的新炮兵越來越多,總不能停止訓練吧.

炮兵就是要要試射,單純學習理論是不夠的,通過幾百次火炮試射,自然而然就准了.

眼看著庫存的炸藥越來越少,眼看著就要青黃不接了,所以黑珍珠打算鋌而走險,率領一支艦隊貼著海岸線秘密北上,繞路亞馬遜海域在硝石島北邊登陸,運載幾船硝石回來.

因為血腥男爵的艦隊封鎖一般都距離海岸線比較遠,都在深海區.

不過這樣一來,木蘭城的大船不能出動,因為靠近海岸線多是淺海,吃水線不能太深,否則容易擱淺.但小船運力小,就只能來回多運幾趟.

黑珍珠幾乎不眠不休,已經連著偷運了三次硝石,一切還比較順利,勉強供應上了硝石.

因為之前三次都比較順利,所以這一次黑珍珠決定出動五十艘船進行偷運,總共運輸了超過七十萬斤的硝石,這次足夠用很久很久的了.

她率領艦隊遠遠避開血腥男爵的海上艦隊,繞了很遠的海路沿著海岸線秘密南下,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終于快到家了,還有五百多里就到碧潮半島了."

"不知道主君回來了沒有?你說他能夠帶著我們骷髏黨回來嗎?我都已經忘記我的父母長得什麼樣."

黑珍珠也心潮澎湃,幾乎每一天都在祈禱沈浪主君能夠成功拯救骷髏黨,因為他的父母親人也都在那邊,他手下一千多人全部都是骷髏黨的後代,已經整整十幾年沒有見過自己的父母了.

"好了,不要說話,不要傷感,提高警惕!"黑珍珠下令道.

因為她發現,一旦開始懷念父母,整個人情緒就不再敏銳了,這樣非常危險.

………………

此時,距離黑珍珠船隊南邊的二百里處,血腥男爵的海盜艦隊已經布下了天羅地網,就等著黑珍珠的船隊自投羅網.

"男爵閣下,還是你高明啊,之前明明發現了黑珍珠她們投運硝石卻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反而讓她們放松警惕,果然她們的膽子越來越大,一開始只有五艘船,後來八艘,現在一下子竟然出動了幾十艘,沈浪麾下的兩千海軍已經能夠傾巢而出了吧."道奇.魯索恭維道:"很快我們就可以將她們徹底全殲了,從此之後沈浪麾下沒有半個海軍,就真正是片板不能下海了."

這位狄波絲的堂弟還很年輕,他的兄長道爾.魯索已經被處死了,他各方面都要仰仗血腥男爵.

血腥男爵只是淡淡一笑,並沒有說話.他布下這個天羅地網目標可不僅僅是要全殲沈浪在木蘭城的艦隊,而是有更深的目的,這是阿道夫給他的秘密使命.

悄無聲息地全殲沈浪的艦隊,並且將黑珍珠等人徹底俘虜.然後在偽裝成為黑珍珠的艦隊運硝石登陸碧潮半島的秘密基地,盜取沈浪的新式炸藥配方,盜取沈浪的秘密武器,最好能夠把制造火藥和秘密武器的人綁走幾十上百人.

這僅僅只是第一步,血腥男爵還知道碧金城的造船工場之內,沈浪的人正在秘密改造新式軍艦.不過那些造船場都在碼頭附近,有亞馬遜軍團守衛,沒有人能夠進得去.

但是亞馬遜軍團很快就顧不得保護造船場了,很快幾十萬大軍就會兵臨城下攻打碧金城.那個時候造船廠空虛,他血腥男爵就可以率領最精銳的海盜沖入進去,把所有的新式戰艦搶走.

反正沈浪已經死了,這些炸藥,秘密武器和新式戰艦已經用不上了.但他血腥男爵是非常樂意接受新事物的,只有他的艦隊不斷強大起來,才可以成為帝國的海軍中將.

他深深地知道,一旦西侖第三帝國建立之後,海盜的黃金歲月就結束了,海洋就會恢複秩序,他必須在最短時間內洗白自己,搖身一變從海盜變成海軍.

"門羅男爵,你門羅家族很快就要崛起了,或許不久之後就要稱您為門羅子爵,甚至門羅伯爵了."道奇.魯索恭維道:"您這是踩著沈浪的尸體崛起的,完全是西方人的榮耀."

血腥男爵道:"道奇閣下,羅素公爵已經率領大軍進入碧波行省了.作為魯索家族的旁支,他覺得狄波絲公爵完全玷汙了家族的榮譽,已經不配成為魯索公爵,所以你的機會來了."

道奇.魯索目光複雜道:"羅素公爵德高望重,我願意他回歸魯索家族,我們家族正需要他這種強有力的領袖."

血腥男爵道:"你小看了羅素公爵的榮譽感了,他是不可能會爭奪魯索公爵之位的,他這次來是撥亂反正,清理門戶的.所以會扶植新的魯索公爵,所以道奇你的機會來了."

道奇.魯索心跳不已,道:"我上面還有奧斯丁叔叔,他比我更加適合成為新的魯索公爵."

血腥男爵道:"但是他現在是沈浪的俘虜,名譽已經受到了玷汙.沈浪是不祥之物,被他沾染過的人是沒有資格繼承公爵的.所以道奇閣下,狄波絲倒台之後,你就是魯索公爵的最佳人選,到時候我在帝國還需要你的照顧."

道奇.魯索道:"門羅閣下您是在是太開玩笑了,您有阿道夫大師的支持已經是前程如錦了,用東方人的話說,阿道夫閣下才是真正的天子近臣."

血腥男爵矜持一笑,沒有說話.

"沈浪麾下的黑珍珠艦隊馬上就要來了,我們准備開戰吧."

"不,不是開戰,而是屠殺."道奇.魯索笑道:"她們僅僅只有五十艘不能作戰的小船,區區兩千人.而我們有三百條戰船,四萬名勇士,輕而易舉就可以將他們徹底全殲."

"最好是全部俘虜."血腥男爵道.

道奇.魯索道:"男爵閣下,您嘗過黑女人的味道嗎?聽說味道尤其之棒,她們的身材是幾個種族中最為火爆的,那個黑珍珠雖然是黑人,但也是一個美人,相信您一定不會錯過這種特殊之美味吧."

………………

黑珍珠的幾十艘小船貼著海岸線不斷南下,距離血腥男爵的天羅地網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幾個小時後,刺耳的鍾聲在海面上敲響了,黑珍珠艦隊在前面探路的斥候船發現了敵人的大規模艦隊.

"有敵人,有敵人!"

"出現敵人艦隊,不計其數,掛著血腥男爵和魯索家族的旗號."

頓時,黑珍珠遍體冰寒.之前三次偷運沒有被發現她還覺得僥幸,原來都是血腥男爵的陰謀,想要將她一網打盡.

接下來怎麼辦?她的小船可都是不能用來作戰,非常脆弱.

立刻棄船登陸?

不行,這片土地上肯定也有血腥男爵的伏兵,既然他們選擇在這里埋伏,就不會放黑珍珠海軍陸地上逃離.

這個時候,保住艦隊的人最重要.

黑珍珠當機立斷下令道:"調轉方向,全力北上,進入亞馬遜海域.把所有硝石拋下大海,輕裝上陣,我們的船小,速度有優勢."

隨著黑珍珠一聲令下,五十艘船全部改變航向,逆流而上.

"嘩啦啦……"一袋又一袋的硝石,全部被拋在海里.

經過了停頓,轉變航向,黑珍珠的艦隊速度還是慢了上來,後面血腥男爵的巨大艦隊瘋狂地追擊上來.

"快,快,快……"

"全速北上!"

終于,因為黑珍珠的果斷,她的這支艦隊在最後時刻逃離了血腥男爵艦隊的包圍圈,發揮了小船的優勢,飛快逃竄.

血腥男爵冷笑道:"這個黑女人還真是狡詐,這樣的天羅地網竟然還被她溜了."

"傳令下去,周圍所有艦隊,全部集結加入,參與對沈浪艦隊的圍剿."

………………

接下來在這片廣袤無垠的海域上進行了瘋狂的追逐戰.

既然已經被發現,那黑珍珠就不必在貼著海岸線了,而是直接進入深海區,全速北上.

身後血腥男爵和道奇.魯索的聯軍艦隊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周圍封鎖的艦隊陸陸續續加入進來.

原本只有三萬多人,後面增加到四萬,五萬,六萬,整整七百條戰艦加入了對黑珍珠的圍剿.

整個海面上血腥男爵的艦隊延綿幾十上百里,如同巨獸一般瘋狂追逐.一定要在黑珍珠艦隊逃入亞馬遜海域之前追上,將她們徹底殲滅俘虜.

黑珍珠艦隊是小船,在速度上又巨大優勢,幾天時間內便逃得越來越遠.但是血腥男爵艦隊也有快船,如同餓狼一般緊追不舍,始終保持在二十里的距離,黑珍珠始終無法逃離他們的視野之內.

但只要一切順利,她們還是能逃出生天,只要進入亞馬遜海域就安全了,因為那是主君沈浪的絕對盟友.

這個時候就祈求天公作美,千萬不要出現暴風雨,因為她們是小船,承受不了暴風雨的洗禮.

然而……

黑珍珠的好運仿佛結束了,北邊的天空已經出現了烏云,而且越壓越低,真正黑云壓頂一般.

不僅如此,海上的風也越來越大,風向也越來越不對.

風越大,海浪就越大,黑珍珠的艦隊開始劇烈地飄搖,越來越難以控制.

黑云滾滾,不斷蔓延.

天空上的太陽不見了,千里海域之內,到處都是烏云籠罩.

海風呼嘯,巨浪掀起.

黑珍珠麾下的海盜每一個都技藝高超,但在天地之力面前也難以抵擋,漸漸失去了對艦船的控制,大風如同巨手一般瘋狂拖拽著這些小船,翻來覆去,隨意撥弄.

別說小船了,就連血腥男爵的大艦船也已經開始劇烈的搖晃.

"她們的艦隊失控了,失速了."道奇.魯索狂喜:"追上去,將沈浪的海軍斬盡殺絕!"

在大風之中,黑珍珠的小船艦隊風雨飄搖,艱難前行,速度緩慢,近乎失控.血腥男爵和道奇.魯索的艦隊猛地張開巨大的弧形,凶猛地撲咬上來.

血腥男爵站在甲板上感受著越來越大的海風,望著黑云滾滾的天空.

沈浪麾下唯一的艦隊完了,這群骷髏黨的余孽要完了.

這幾天血腥男爵的艦隊集結得越來越多,加入追殺艦船越來越多,已經達到了六百艘艦船,六萬人的規模.因為海面上的包圍更難,真的要講究十而圍之.

如此懸殊的戰斗很不榮譽,但卻是海盜的最愛,幾百條狼撕咬幾十只羊,這種畫面最為慘烈血腥.血腥男爵最不喜歡的就是勢均力敵,只有一面倒的屠殺才是他的最愛.

表演得越華麗,阿道夫閣下就越高興,為了讓阿道夫高興,血腥男爵不予余力,就如同他曾經為了讓狄波絲高興一樣,恨不得用美男計.只不過他的暗送秋波失敗了,狄波絲就仿佛沒有看見一般.如今為了討好阿道夫,血腥男爵更是傾盡所有的表演欲.

"海盜們,群狼們,開啟你們小小的盛宴吧,將沈浪這支可憐的小艦隊剝皮吃肉."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當當當當!"

海面上再一次傳來了激烈的鍾聲,無比才刺耳,無比尖銳.這是敵襲警報,而且是最危險的敵情,還是從血腥男爵海盜艦隊後方發出來的.

血腥男爵大驚,這個時候會有什麼敵人?這里幾千上萬里海域都是他的天下啊,根本不可能有敵人啊,難不成從海里鑽出來的?又或者從天上飛下來的?

"肯定是有人失誤,敲響了鍾聲.我們繼續追殺,早日給阿道夫大師一個交代."道奇.魯索道:"他的命令非常清楚,這個月結束,他希望見到沈浪艦隊全軍覆滅."

"當當當當……"然而敵襲的警報聲依舊不斷從後方傳來,而且越來越尖銳急促.

迎著大風,一名武士飛快地爬上了幾十米高的桅杆,朝著後方眺望.

不過還是看不見啊,血腥男爵這支艦隊太龐大了,完全看不到邊際,視野之類都是他的戰船.

"當當當當……"催命一般的鍾聲瘋狂響著.

這絕對不是失誤警報,後面艦隊肯定是發現了敵人,血腥男爵心髒猛地一抖,響起了一個可能性.

該,該不會是沈浪帶著骷髏島艦隊回來了嗎?

不,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阿道夫大師已經說過了,沈浪這次去失落國度廢墟必死無疑,絕對回不來了.阿道夫不能直接殺沈浪,所以要間接弄死他,讓他自己去送死.

絕對不可能,沈浪絕對不可能得到骷髏黨的效忠,更不可能帶著他們殺回來.

他一邊想著,一邊跳下海,朝著後面的艦船狂游而去.

…………………………

整整半個多小時後.

血腥男爵的幻想破滅了,他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站在桅杆之上,他看到了一面骷髏島的旗幟,然後第二面,第三面.

一艘又一艘的猙獰巨艦猛地沖入了視野.

幾十艘,幾百艘.骷髏黨艦隊來了,無邊無際,黑黑壓壓.

海面上還飄著一些燃燒殘骸,這是已經擊沉的斥候艦船,剛才就是它們發出警報的.

海洋的噩夢來了,西方世界最強大的艦隊來了.血腥男爵感覺到自己的頭皮一陣陣發麻,遍體冰寒.

深深吸了一口氣,就算是骷髏島艦隊又如何?你們已經被困在失落廢墟十幾年了,戰斗力早就已經萎靡不堪了吧?而且你們的戰船又老又破,我的戰船嶄新強大.

東方人有一句話說得好,後浪推前浪.新人換舊人,你們骷髏黨艦隊已經過時了,我血腥男爵才是這片海面上的霸主.

很快,血腥男爵幾乎都看到了骷髏黨旗艦上的沈浪了,果然是他,果然是這個小白臉.

他為何不死?為何還沒死?如果知道會有今日的局面,當日他就該下手殺之,但當日他和沈浪壓根沒有這麼大的敵意.

……………………

閉上眼睛,回味著門羅家族的興衰,沖天的戰意再一次湧上心頭.

血腥男爵大吼道:"敵人只有我們的一半,而且戰艦殘損,全部都是老弱病殘,此戰我們必勝."

這話他倒是沒有說錯,此時骷髏島艦隊看上去可慘了.風帆和戰船破破爛爛,船上的海盜們也破破爛爛,甚至人人都帶傷,要麼包著頭,要麼包著手筆,到處都是血跡,完全是一支殘軍拜將啊.

血腥男爵震聲高呼:"這一戰是天意!天神注定了這一切,新王者一定要踩著舊王者的尸骸才能真正崛起,這一戰之後,我們血腥男爵艦隊注定名揚天下,成為整個西侖海洋的霸主."

"為了霸主的榮譽,為了海盜的榮耀,准備戰斗!"

無數號角聲響起,無數的旗幟揮舞.

血腥男爵和道奇.魯索的艦隊在大海上調轉航向,面對骷髏島艦隊,排列戰斗陣型.

從天上俯視,血腥男爵一方的艦隊更急龐大,整整是骷髏島的兩倍之多.

海風越來越激,烏云越來越濃,直接籠罩在海面之上,明明是白日,卻仿佛黑天.

兩支艦隊如同海上巨獸一般,不斷地逼近,逼近!

很快就進入了戰斗距離之內,瞬間如同火星撞擊地球一般.

"轟轟轟……"

而此時,天上響起了一陣陣雷霆.

血腥男爵猛地拔劍大吼:"為了海洋新霸主,殺,殺,殺!"

而骷髏黨艦隊沒有任何口號,就這麼靜靜無聲地沖了上去.

然後……

一面倒的屠殺.

壓根就沒有什麼熱火朝天的戰斗,骷髏島艦船就這麼沖上去,一艘一艘地殲滅.

仿佛猛虎大軍沖入了狼群,又仿佛鯊魚沖入了魚群.

這完全是一場大人和小孩之間的戰斗.

"轟轟轟……"天上雷霆不斷響起,使得海面戰斗無聲.

就只能看到血腥男爵和道奇.魯索的龐大艦隊,一艘又一艘地起火,一艘又一艘沉沒,在骷髏島面前他們連一點點反抗的余地都沒有.

海面上尸體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沒什麼好寫的,就是屠殺,而且很快就要結束了.

……………………

注:第一更在酒店碼出來的,我叫個外賣然後繼續碼字.兄弟們月票給我,糕點不去和作者好友聚餐,就埋頭碼字狂拼,求大家的支持.

謝謝落花斷水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452章:骷髏黨跪下效忠!狄波絲懷孕!    下篇:第454章:全軍覆滅!凌遲處死!返碧金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