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454章:全軍覆滅!凌遲處死!返碧金城!   
  
第454章:全軍覆滅!凌遲處死!返碧金城!

g,更新快,無彈窗,!

世界末日來的之快?

這是血腥男爵此時唯一的感覺,眼前發生的這一切就仿佛夢幻一般.

他當然知道骷髏黨很厲害,因為從小到大他聽了無數關于骷髏黨的傳說,但傳說大多都是假的啊,現在整個海面上還都是他血腥男爵的傳說呢,都把他吹得神乎其神.

他崛起在這十幾年,所以並沒有和骷髏黨開戰過.但是黑珍珠是骷髏黨的後代,雖然非常厲害,但是並沒有比他血腥男爵的艦隊強大多少.

所以長久以來,血腥男爵覺得骷髏黨肯定是被神話過了,就算比他的艦隊強也非常有限.

然而現在,他強大的聯軍竟然沒有絲毫還手之力.兵敗如山倒一般只有在陸地上的戰爭才會發生,但是沒有想到在海面戰爭也會有.

幾乎剛開戰不到一個多時辰,他的整個龐大艦隊就被肢解了,而他卻完全無能為力.

這個時候任何努力,任何指揮都沒有用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艦船一艘一艘地起火,一艘一艘的沉沒.

他整個身體徹底冰涼,失去了所有反應,覺得徹底不真實.

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海盜軍團不斷地消失,等待著毀滅時刻的最終到來.

……………………

不僅僅血腥男爵這樣想,沈浪也是這樣想的,見到眼前這一幕他也驚呆了.

竟然是這種戰斗方式?他本以為雙方艦隊先會在海上用巨型強弩互射,然後雙方弓箭互射,誰知道完全沒有.

竟然是拍杠,竟然是跳船作戰.

骷髏黨的艦隊真的就仿佛猛虎出籠一般,用超一流的技術直接靠近敵人的戰艦,然後仿佛瘋了一般用各種手段跳到對方艦船上去瘋狂屠殺放火.

這哪里是海戰,這分明還是陸地冷兵器對決啊.

這群骷髏黨軍團的射術其實很強,近距離下也稱得上是百步穿楊,但他們就是不喜歡弓箭,就喜歡拿著刀跳過去厮殺,把人殺光之後就開始放火燒船,進入底艙鑿船.

沈浪以為是以一敵二,但是沒有想到幾十個骷髏黨就敢沖到敵人大艦上追著幾百人殺,關鍵還殺得幾百人鬼哭狼嚎,簡直凶猛得不像人類.

太容易了,太輕松了.這是骷髏黨海盜的感覺,現在的海盜都這麼不爭氣了嗎?殺起來竟然如此不費吹灰之力?

天可憐見,實在不是血腥男爵的海盜太弱,而是他們太強了.這些年來他們是和最凶殘的海怪軍團作戰,這完全是地獄級副本,一下子進入了普通級的副本,真的有種進入新手村大開殺戒的感覺.

血腥男爵麾下的海盜們一開始見到骷髏黨軍團還有所輕視,因為對方很多人都已經老了,而且形象太慘了,仿佛站都站不穩一般,歪歪斜斜的.但是當這些骷髏黨沖過來的時候,他們的感覺就像是普通人見到海怪一般,雙腿瑟瑟發抖,被對方恐怖的氣勢徹底震懾了.

………………

近十個時辰之後,戰斗結束了.

十六七世紀的時候,大海戰打個幾天幾夜一艘船都不沉沒完全是常態.

沈浪不是沒有打過海戰,他還消滅了薛徹的幾萬艦隊了,但也打了幾天幾夜啊,完全是你追我逃,貓捉老鼠的游戲.而在這個世界大海戰更像是東方世界地面戰場一般,雙方擺開陣勢,然後瘋狂對沖厮殺.

血腥男爵的艦隊也想要逃跑,但幾乎連跑都跑不掉,骷髏黨艦隊的船別看破,但速度簡直飛快,最終只有寥寥無幾的艦船成功逃脫了骷髏黨的追殺.

這一戰,幾乎稱得上是全軍覆滅.

"這就結束了?"沈浪不可思議道,他本來以為這種幾萬海軍的大戰要維持幾天幾夜呢.

"是啊,結束了."海拉道:"不過糾正一下,這根本就不是戰斗,而是屠殺而已."

是啊,屠殺而已.

海面上漂著無數尸體,還有燃燒的船只殘骸.整個海面幾乎都在燃燒,縱橫百里之內都是鮮血和烈焰.

"我們傷亡了多少人?"沈浪道.

"不知道,但是傷亡很少."海拉道.

沈浪問道:"那敵人傷亡了多少人?"

"不知道,肯定很多."海拉道:"我們之前打仗就是這樣的啊,直接沖上去殺得看不見敵人,也看不見敵艦為止."

牛逼,你們牛逼!

"當當當當當……"刺耳的鍾聲再一次響起,只不過這次不再是有敵情,而是骷髏黨海盜最後的狂歡,貓戲老鼠一般.

骷髏黨艦隊包圍了一艘船,血腥男爵的旗艦,上百艘戰船對他進行了慘無人道的圍觀.

因為這一戰太輕松了,所以骷髏黨海盜非常有默契沒有去打敵人的旗艦,而是留在最後戲耍.甚至有很多大艦也沒有擊沉,而是徹底俘虜,大型戰艦是非常寶貴的.

………………

血腥男爵的旗艦很大,足足有兩三千噸的排水量,超過幾百名水手武士.

但是現在這些水手武士一臉茫然地站在甲板上,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幾萬骷髏黨包圍著他們一動不動,臉上露出可怕的獰笑.

沈浪的旗艦緩緩靠近血腥男爵的旗艦.

兩艘船距離幾十米的距離,然後進入了相對靜止的狀態,這群人的操控技術也真是絕了.

"血腥男爵,別來無恙啊."沈浪笑道.

肖.門羅依舊呆呆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就好像噩夢還沒有醒來一般.

他的幾萬艦隊,就這麼沒了?十幾年的心血,就這麼灰飛煙滅了?

一切是不是太快了一些?

他還要靠這支艦隊建功立業啊,他還要成為海軍中將,他還要讓整個家族崛起的啊.

現在都化為泡影了?

"還打嗎?"沈浪問道.

這話一出,血腥男爵不由得一愕:"你說什麼?"

沈浪問道:"你還打嗎?咱們繼續?"

這話一出,血腥男爵旗艦上的海盜水手們紛紛搖頭,然後直接丟掉了手中的彎刀.

沈浪道:"想要活嗎?"

敵人海盜拼命點頭,他們當然想要活.

沈浪道:"你們跳下海,游回家去,就能活了."

我日你大爺,這里距離最近的陸地都有幾千里,你給我游回去試試看?

沈浪道:"難道要讓我說第二遍嗎?你們要麼跳海游回去,要麼我下令骷髏黨軍團沖過去將你們殺得干乾淨淨."

"五,四,三,二,一……"

"撲通,撲通……"頓時這個海面如同下了水餃一般,幸存的海盜紛紛往海上跳下去.

"游啊,游回去,不游的話,我們射箭了啊!"

骷髏黨彎弓搭箭瞄准水面上的敵人海盜,這群人拼命地游,拼命地游,一邊游一邊嚎啕大哭.

從前只有他們殺戮別人的時候,才能見到這樣的慘狀,現在終于輪到他們自己了.

………………

血腥男爵來到沈浪的面前,盯著他良久,面孔顯得非常的嚴肅,這讓沈浪想起了和他的第一次見面,一絲不苟得像是一個貴族.

沈浪道:"風水輪流轉啊,血腥男爵,你當時封鎖我的時候,你當時擊沉我的艦船,殺我水手的時候可想到有今日嗎?"

血腥男爵依舊筆直站立一動不動,仿佛充滿了傲骨.

沈浪冷道:"門羅.肖,你追殺黑珍珠她們的時候,可有想過有一天獵人也會成為獵物嗎?"

血腥男爵依舊昂首玉立,一言不發.

沈浪一愕,這個人骨頭這麼硬?都到這個時候,還不服軟求饒?

完全不像啊,這血腥男爵雖然喜歡裝腔作勢,但為人最是狡詐無恥,認賊作父的本領很強的啊.

然而下一秒鍾,血腥男爵直挺挺地跪了下來,叩首道:"臣門羅.肖拜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竟然說的還是中文,你這演的是哪一場戲?你太會拍馬屁了啊,沈浪真的不知道此人靜安還會中文?

然後,這位血腥男爵依舊一絲不苟地道:"我門羅.肖蹉跎幾十年,到現在才遇到您這樣的明主,真是天可憐見.從今之後,我就是沈浪陛下的鷹犬.您的意志就是我戰斗的方向,請您接受我的效忠."

說罷,血腥男爵額頭貼地,一動不動.

這就對了嗎,你血腥男爵就應該是這麼無恥的模樣.當狄波絲公爵勢大的時候,你跪在她的面前效忠,甚至還暗送秋波,試圖成為狄波絲的面首,只不過狄波絲沒有給任何回應.

之後狄波絲倒黴了,他又跪在阿道夫的面前,朝著狄波絲露出猙獰的面孔,反咬他幾口.

現在,他又跪在沈浪的面前,口口聲聲效忠.

不過你求饒了就好啊,我也就能夠愉快地殺你了.沈浪字討厭敵人錚錚鐵骨,臨死之前還要痛罵他,這樣太不爽了,勝利都不圓滿.

敵人先跪在面前痛哭流涕,苦苦哀求,然後再殺之,這樣才完美.

沈浪道:"血腥男爵,你知道我在東方世界有一個外號嗎?"

血腥男爵道:"願聞其詳,尊敬的未來人皇陛下."

沈浪道:"無情的閹割者."

這話一出,血腥男爵都是臉色劇變,渾身顫抖,足足好一會兒他露出矜持的笑容道:"能夠成為沈浪陛下的宦官,也是我的榮幸."

沈浪道:"那麼,你自己來?"

這太過分了啊,還要別人自己動手閹割?

"當……"一把刀直接扔在了血腥男爵的面前,鋒利無比.

血腥男爵艱難地抉擇著,然後猛地一咬牙撿起了地上的那把刀,用詠歎調的語氣道:"每一次見到塔倫太監,我都深深覺得,或許宦官也是一種榮耀,忠誠無價!現在我就用行動表達對沈浪陛下的無限畏懼和臣服之心,塔倫用生命證明了他對狄波絲公爵的忠誠,日後我也會用性命來證明我的忠誠."

然後,血腥男爵猛地一刀斬下,活生生把自己閹割了.

沈浪立刻移開了目光,而海拉卻看得興致勃勃,真是頭皮發麻啊,沈浪都覺得自己某處一涼.

這人太牛逼了,對自己都下得了這樣的狠手,絕對的狼人.

閹割完自己後,血腥男爵渾身顫抖,繼續跪伏在地上一動不動,他在哭泣.

那是命根子啊,是他傳宗接代的東西,甚至是他人生一半的奮斗目標啊.他到現在為止都沒有成婚,雖然有很多私生子,但是嫡子一個都沒有啊.因為他一直想要找到一個貴族小姐成婚,他做夢都想要恢複門羅家族的榮光啊.

而現在一切都完了,連命根子都沒有了,還談什麼傳宗接代?不過還好他有一個私生子,可以挑選一個來繼承家業.

只要保住性命,一切都會有的,甚至未來還有翻盤的機會.他雖然輸了,但是阿道夫還沒有輸,索倫大帝更是如日中天,甚至他未來還有報仇的機會,將沈浪閹割並且千刀萬剮的機會.

只要讓血腥男爵活下來,今日的一切,我都會千百倍報複回去的.

沈浪歎息道:"門羅.肖,你真是太不容易了.我知道一直以來你都想要恢複門羅家族的榮光,你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個理想而奮斗."

血腥男爵叩首顫抖,哭泣道:"陛下知我."

"但是……"沈浪道:"就你那個破家族又有什麼榮光?就算恢複了又怎麼樣?別裝得自己像亡國皇子一樣好不好?你那屎一般的家族,滅亡了就滅亡好了.你以為你是慕容複啊,像你這樣的垃圾家族滅亡不知道有多少,不要一副我祖上有多闊的樣子好不好?平常還裝得人五人六的,你既然做海盜,那就像一個海盜,弄得自己像是一個貴族,怎麼回事?有沒有一點職業操守?"

這話一出,血型男爵一愕,這,這是什麼意思?但是他還是恭敬叩首道:"謝謝陛下教誨,我永世難忘."

沈浪道:"既然你跪也跪了,閹也閹割了,那我也就爽了,現在你可以安心去死了."

"來人,把血腥男爵舌頭割掉,然後掛在桅杆之上,一刀一刀凌遲處死,一定要回到碧金城再死,要是提前死了,我可是要問罪的."沈浪下令完了之後,二話不說走了.

留下血腥男爵呆呆跪在原地,我,我日,沈浪這個人這麼賤的嗎?我都卑微成這樣了你還殺我?要知道活不了,我又何必如此羞辱自己?

頓時間,他想要破口大罵.但是下一秒鍾,一個老頭出現在他的面前.

"刷刷刷……"先割掉了血腥男爵的四肢筋脈,然後一個刀子伸進他的嘴里猛地一攪.

血腥男爵的舌頭碎了,他想要破口大罵,但是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了.

"卸掉下巴,把傷口縫合起來,千萬別流血過多死了."

接下來,幾個醫生過來,一絲不苟為血腥男爵縫合了舌頭上的斷裂傷口,甚至還非常奢侈地用了藥物.

"掛上去,掛上去……"

在一群骷髏黨海盜的歡呼下,血腥男爵如同旗幟一般被升到了旗杆之上.

另外一個骷髏黨海盜飛快地攀爬了上去,拿出了一支小刀.

他好緊張啊,凌遲這個手藝他已經生疏很多年了,不知道還能不能撿起來,我可千萬別在沈浪陛下和海倫殿下面前丟臉啊,這可是露臉的活兒.

先練練手,找找感覺.

這個骷髏黨海盜是一個東方人,拿起鋒利的小刀,朝著血腥男爵身上削了下去,找感覺.

"啊……啊……啊……"

血腥男爵發出了一陣陣淒厲的慘嚎.

沈浪,我艹你娘,我恨不得將你斬盡殺絕,你這個禽獸,你這個畜生.

活該千刀萬剮的東方賤種,上天為何不劈死啊,阿道夫大師會為我複仇的.

血腥男爵拼命大吼著,但是一個字都罵不出來,他好後悔啊,為何一開始不罵出來呢?

"好,好……"

下面無數骷髏黨海盜歡呼鼓掌,看著那個劊子手兄弟的凌遲表演.

………………………………

另外一個人站在了沈浪的面前,道奇.魯索.

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原本他想要跪下投降痛哭流涕的.但是現在看到血腥男爵痛哭流涕求饒後,下場竟然如此悲慘,那他是不是該走另外一條路線啊.

"沈浪閣下,請你給我貴族應該有的待遇,我是魯索家族的成員,我是狄波絲公爵的堂弟."道奇.魯索傲慢道:"我和門羅.肖不一樣,他只是一個卑賤的海盜,而我是百年貴族子弟,我希望你的所作所為不會讓你的家族蒙羞."

沈浪一聲不響地望著他,我什麼都不說,就靜靜地看著你裝逼.

"請給我一個艙房,幾個奴仆,然後去通知我的家人,他們會付出等同價值的東西贖回我的自由."

"沈浪閣下,請你履行貴族法則,否則你在西方世界會寸步難行."

沈浪終于開口了,直接道:"跪下."

"好!"道奇.魯索二話不說地跪下了.

"閉上眼睛."沈浪道.

道奇.魯索渾身顫抖,閉上眼睛淚水卻狂湧而出,終于他忍不住了,嚎啕大哭道:"親愛的姐夫,我是被逼的,我不想謀逆的,是下面人逼著我謀反的,求求你別殺我,別殺我.狄波絲姐姐非常器重我的,她還曾經送給我一支劍呢."

沈浪道:"哦?是嗎?哪一支劍,可以讓我看看嗎?"

道奇.魯索解下了腰間這支華麗的寶劍,雙手遞給了沈浪.

"好劍,好劍!"沈浪深深吸了一口氣,用盡全力猛地一劍斬了下去.

道奇.魯索身軀直接歪倒在地,抽搐著死去,睜大雙眼,死不瞑目.

然後,幾個骷髏黨海盜走了進來,直接把道奇.魯索的尸體拖走了.

"向您致敬,我的陛下."一名海盜忽然道:"我發現您雖然手無縛雞之力,但您才是一個真正的海盜,不像是一個貴族,也不像是一個王者."

沈浪道:"這樣不好嗎?"

"太好了,這才是我們骷髏黨最喜愛的黨魁."

…………………………

片刻之後,海倫公主走了進來.

"怎麼了?姐姐,你是要責怪我喜怒無常,毫無貴族榮譽可言嗎?"沈浪問道.

"不,這是你的地盤,你說的一切就是規矩."海倫公主道:"我們是家人,但是在有些事情也只能是求同存異,我不會對你進行說教的.我只是想說,我現在有點理解你說的天下無仇的意思了."

沈浪道:"姐姐,接下來就享受航程吧.等到了碧金城之後,你會受到萬眾歡呼的,你都無法理解整個帝國南方是何等期待你的回歸,尤其是狄波絲,對你更是期待萬分."

………………

而此時的外面,正在上演著一場認親大戲.

黑珍珠麾下的一千多海盜都是骷髏黨的後代,當年骷髏黨南下去失落國度廢墟探險的時候,她們還都是孩子.

今天有些人很幸運,找到了自己的父母,但更多的是不幸的,因為十二萬骷髏黨軍團只剩下四萬人了.

黑珍珠發狂一般,一艘一艘戰艦地找過過去,尋找自己的父母.

"爸爸,媽媽!"

"爸爸,媽媽……"

一邊拼命地找,一邊高呼著,沈浪站在甲板望著這一切.

黑珍珠仿佛注定要失望了,因為骷髏黨幸存的這四萬多人中,黑人完全屈指可數,大部分都是白人,維達族人,還有極少部分的東方人.

然而,下一秒鍾黑珍珠卻猛地沖向了一個老海盜,猛地抱住了他.緊接著一個女海盜也沖了過來,三個人緊緊擁抱在一起,一家人團聚了.

不過,黑珍珠的父親是一個白人,母親是個維達族人,怎麼可能生得出來她一個黑人?

"不是親生的,是領養的."海拉道:"這種情況很正常,骷髏黨出去戰斗遇到孩子的時候都會帶回來養大,事實上相當部分的孩子都不是親生的."

"爸爸,媽媽,我做夢都在想著你們."黑珍珠抱著兩個老海盜喜極而泣.

………………

大戰打完了,骷髏黨艦隊一部分去硝石島運載硝石,另外一部分返回碧金城.他們原本是要直接去碧金城的,但是一路追殺血腥男爵的海盜艦隊,整整追殺了幾千里之遙.

艦隊走了之後,而此時海面上留著無數的海盜在撲騰,沈浪命令他們游回家.

"沈浪陛下,救救我們."

"我們願意投降啊,我們投降啊……"

"救救我們!"

沈浪充耳不聞,下令艦隊繼續前進,把這些海盜扔在這片海面上,

片刻之後,海面上哭聲震天,然後這些海盜一個接著一個沉沒了,無聲無息地死了.

沈浪曾經說過不會留一個俘虜,要將血腥男爵艦隊殺得干乾淨淨,一個不留.

做人說到就要做到!

………………

整整航行了幾天幾夜,碧金城已經在望了.

沈浪笑道:"海倫姐姐,時隔十幾年又要踏上故土又何感覺?"

海倫公主道:"這個時候我應該說近鄉情怯對嗎?"

沈浪道:"你無法想象整個帝國南方會何等熱烈地歡迎你,狄波絲公爵見到你,肯定會如釋重負,欣喜欲狂的."

海倫公主道:"親愛的弟弟,或許你不應該這麼說你的妻子."

沈浪卻半點都沒有誇張,狄波絲這個政治生物時時刻刻都在渴望著海倫公主的回歸,並且承認沈浪是他弟弟的身份,這樣一來她狄波絲就挽回了所有的榮譽.

艦隊距離華麗碧金城越來越近.

遙遠眺望過去,沈浪臉色不由得一變.

碧金城有變,有大事發生!

"快,全體艦隊,加快速度!"沈浪下令.

"親愛的海倫姐姐,我們必須加快速度了,或許碧金城需要等待你這位帝國南方領袖去扭轉乾坤."

………………

注:今天更新一萬六!明早六點出發去機場,我會時時刻刻隨時隨地碼字的.兄弟們若有月票,千萬記得給我,撐住我!

上篇:第453章:歸來!屠殺血腥男爵艦隊!(求月票)    下篇:第455章:狄波絲涅槃!海倫扭轉乾坤!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