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475章:卓昭顏慘死!威懾國都!(求月票)   
  
第475章:卓昭顏慘死!威懾國都!(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一直到現在,卓昭顏才漸漸反應了過來,整個身體都在劇烈地震顫,已經連站都站不住了,總是不由自主地想要頹倒在地上.

一切發生得太快了,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啊.

玄武侯爵府埋了那麼多的火/藥,那麼多的魚油和桐油,為何沒有爆炸呢?

沈浪的養母為何忽然一下子變成了雪隱了呢?

片刻之後,一個熟悉的面孔出現在卓昭顏的面前,就是她一直信賴徐道士.

只見此人直接來到沈浪面前,雙膝跪下,淚流滿面道:"老奴徐凡,拜見陛下."

卓昭顏不敢置信道:"你,你究竟是誰啊?我查過你的身份,是連山道宮的棄徒,你的身份根本就沒有問題,你根本不可能是沈浪黑鏡司的人."

徐凡道:"沒錯,我是連山道宮的棄徒.但我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姜離麾下的遺孤,和苦頭歡蘭瘋子他們一樣."

卓昭顏道:"不,你身上壓根就沒有任何特殊血脈者的痕跡."

徐凡道:"姜離陛下培養的人才中只有一部分有特殊血脈者,還有一部分是對各種神秘學的熱愛者.而你們眼中就只有那些特殊血脈者,但是陛下當年舉辦的學堂中,大部分都是普通血脈者.我們從小住在世外桃源一般的山中,跟著父母在一起,學習各種各樣的知識,過著歡快自由的日子,一直到有一日天崩地裂,我們失去了一切,變成了戰爭孤兒.當時蘭瘋子只有十來歲,而我年紀還要稍稍大一些,只不過我從小就是孤僻之人……"

徐凡擦拭了淚水,顫抖道:"我永遠也無法忘記,我的父親,我的母親,我的妹妹……被贏廣那個畜生處死的那一幕.從那之後我就發誓要報仇,我武功不行,就會一點煉金術,所以我就去了連山道宮,因為做煉金實驗的時候炸掉了兩棟樓,所以被逐了出來,從此我就流浪天下,我嘗試著用煉金術刺殺贏氏叛逆,結果全部都失敗了.最後沈浪陛下出現了,我的天一下子就亮了.原本我可以跟著蘭瘋子,跟著苦頭歡和矜君一起去沙蠻族,但是我沒有,我選擇留了下來,所以我選擇了你,卓昭顏."

事實上像徐凡這樣的人還有很多,當沈浪身份暴露的那一刹那,曾經姜離麾下的戰爭遺孤紛紛而來.但很多人還沒有趕到,沈浪就已經出海了.

這些人有一部分被抓捕了,但還有更大的一部分想辦法潛伏了下來.

卓昭顏顫抖道:"可是,可是你……"

徐凡道:"我表現得無比癡戀你,而且還為你治好了三次病症對嗎?"

卓昭顏這個人是非常多疑的,絕對不會相信任何人的,哪怕徐凡將火藥配方獻給了她也得不到她的信任,甚至會直接殺人滅口.

之所以他能夠得到卓昭顏的完全信任,完全是因為徐凡治好了她的病,甚至還救過她的性命,還有一種病是絕對的難言之隱.

"你要殺我並不難,為何沒有動手?"卓昭顏嘶聲道.

徐凡道:"你若死了,玄武侯爵府就會落入別人手中了.所以在陛下回來之前,你當然不能死."

而就在這個時候,安亭伯爵卓一心已經被繩子捆綁起來了,四肢和脖子都扯著一根繩子.

卓昭顏渾身激烈地顫抖,這是她的弟弟啊,算是卓氏家族唯一的繼承人了.

五匹戰馬緩緩地漫步著,卓一心的身體被拉直在空中.

"啊……啊……啊……"

"姐姐,救命啊,救命啊……"

這個年輕的安亭伯爵嚇得屎尿齊出,魂飛魄散.

卓昭顏厲聲道:"沈浪,你憑什麼這樣對我們卓氏?我們原本就無冤無仇,是你父親的余孽流落到我的家中,給我們卓氏家族帶來了滅頂之災.我所做的一切又有什麼錯?我指認你的身份難道錯了嗎?"

沈浪一攤手道:"卓小姐,小孩子才講對錯.你對,你對,你都對行嗎?"

然後,他猛地一揮手.

五匹戰馬猛地狂奔,瞬間把安亭伯爵卓一心撕裂了.

卓昭顏再也控制不住,直接坐在了地上.

涅槃軍的武士面無表情,一個個手起刀落,短短片刻之後,就將卓氏家族上百口人殺得干乾淨淨.

沈浪笑道:"卓小姐,就剩下您了.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齊齊,我這就送您上路?"

卓昭顏面孔一陣陣抽搐,眼淚和鼻涕湧出,用盡所有的力量跪了下來.

"沈浪,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我……我能活下來嗎?不管多麼恥辱,我能活下來嗎?"卓昭顏哭泣道:"哪怕是千人騎萬人跨,又或者你對我進行百般的蹂躪和折磨,只要活下來就好,可以嗎?"

沈浪閉上眼睛,開始回憶這個女人,這是一個天生的壞女人啊,她甚至和種師師還不一樣.

種師師只是驕橫跋扈,卻不算天生毒蛇.而眼前這個卓昭顏,幾乎渾身上下都流淌著毒汁,沈浪永遠無法忘記當時木蘭生了沈野之後,生機一天天地凋零下去,這個卓昭顏是如何來威脅他的.

仇嚎不在他的仇人名單之中,但是卓昭顏絕對在.

沈浪道:"廢掉他的筋脈."

頓時,雪隱上前直接切斷了卓昭顏的四肢筋脈.

然後沈浪拿出了一條繩子,直接套在了卓昭顏的脖子上.

"沈浪,你要干什麼?你要干什麼?"

"你別殺我,我可以為奴為婢,我可以做豬做狗的."卓昭顏惶恐尖叫道.

沈浪騎上了高大的亞馬遜戰馬,猛地下令道:"回府!"

然後他策馬狂奔,卓昭顏嬌嫩的軀體活生生被拖拽在地上,不斷發出淒厲慘叫.

………………

一個半時辰後,沈浪返回了玄武侯爵府,卓昭顏已經沒了,甚至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死的.

金卓,蘇佩佩,金木聰等人已經全部進駐了府中,正歡欣鼓舞地檢查每一個院子,每一間房子.

兩年多時間了,終于奪回來了,終于再一次回到這個宅邸了.

沈浪走進了自己的院子,冰兒已經帶著十幾個人把里面打掃得干乾淨淨,正帶著幾個孩子在里面玩兒呢.

盡管已經離開了兩年多,但沈浪仿佛依舊可以在里面嗅到木蘭的氣息.

他伸手撫摸著他用過的桌子,椅子,還有他的仇人牆.

如今他仇人的名字真是太多太多了,一面牆壁都寫不完,有些人的名字甚至都不知道該不該寫.

因為他談不上是什麼大仇人,但是卻足夠惡心,比如前太子甯翼.

那麼眼前這個牆壁上,應該先寫誰的名字呢?

沈浪想了很久,寫了三個名字.

祝氏,甯寒,天涯海閣,這是他在越國境內的三大仇人.

就算沈浪不去殺他們,這三伙人也一定會來殺沈浪的.

當然,還有比這三個更大的仇人,贏廣父子,大炎帝國皇帝!

只不過報仇也要一個一個來,先解決越國,再解決新乾王國,再解決大炎帝國.

尤其是贏廣父子,他們和沈浪可謂是仇深似海了.姜離陛下對他們何等器重,贏廣是義弟而不是親弟,結果卻被姜離封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贏無冥就更別說了,直接稱姜離為父,幾乎是他唯一的嫡傳弟子.

結果姜離死了之後,二人直接背叛,把姜氏王族殺得干乾淨淨,還遠遠不止如此,姜離當時培養了無數的人才,也全部死于這對父子的屠刀之下.

………………

此時,一個女人站在沈浪的面前,滿臉寒霜.

"嘖嘖嘖嘖……"沈浪道:"芊芊,你瘦了啊,幸好曲線還在,下巴也變尖了,變美了,變美了……"

"好歹我們也是夫妻一場,用不著一見到我就橫眉冷對吧."沈浪湊近了她,見到她臉上有一道淡淡的傷口,問道:"祝文華割的?"

"不是,自己割的."徐芊芊道.

"還好,還好,傷痕比較淺,不會留疤."沈浪道:"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徐芊芊道:"沈浪,你真是我的災星."

沈浪道:"誰讓我們有緣呢,孽緣也是緣啊.還想要東山再起,重振徐繡產業嗎?"

徐芊芊道:"我已經東山再起兩次了,最終都一無所有."

沈浪道:"你的產業,作坊,桑田,我都可以還給你."

徐芊芊道:"那如果大炎帝國又打過來呢?"

沈浪道:"那我就沒辦法了."

徐芊芊道:"我算是明白了,在亂世沒有結束之前,發展什麼家族產業是最愚蠢的.我已經別無選擇了,在所有人眼中我都是沈浪余孽,那我索性也不掙紮了,沈浪陛下,從今以後我就是您的人了."

"真的?"沈浪道:"陪睡嗎?"

"不陪!"徐芊芊道:"為你做事,不陪睡,不出賣這身體."

"那就好,那就好……"沈浪道:"那我就放心多了."

徐芊芊忍無可忍,上來在狠狠腳上狠狠踩了一腳.

"在絲綢上你是最專業的,接下來你就是負責絲綢貿易的女官."沈浪道:"桑蠶的紡絲,織造,貿易你統統都能夠管."

"什麼官職?"徐芊芊問道.

沈浪道:"織造局大吏."

徐芊芊道:"都這個時候了,還有人能夠和你貿易?"

沈浪道:"和西方世界貿易,他們那邊的絲綢質量遠不如我們,而且產量很低,價格是我們的五倍以上,利潤巨大."

……………………

"別來無恙啊,祝文華兄."沈浪笑道:"你咋不跑呢?你明明都知道我殺回來,為何不跑呢?"

祝文華苦笑道:"我想跑來著,但是卓昭顏說燕難飛能夠打贏,所以我就暫時沒跑.等我知道怒潮城淪陷想要逃跑,已經來不及了."

沈浪道:"你咋也不求饒呢?"

祝文華道:"我求饒還有用嗎?你再怎麼也不可能放過我的."

沈浪道:"你不求饒,那為何也不破口大罵呢?"

祝文華道:"我不敢,我也沒有底氣了,我現在只是一個螻蟻,已經不配成為你的敵人了,破口大罵的資格也沒有了."

沈浪道:"祝文華,其實我一點都不恨你,你甚至也不在我的仇人名單里面.你唯一激怒我的事情,應該就是逼娶徐芊芊,而且差點將她逼得毀容,她不能算是我的女人,但現在起碼算是我的人."

祝文華淒涼道:"要殺要剮,你請便吧!沈浪不管你相信不相信,這兩年擔任玄武城主的時候,其實我內心深處都一直想著,你總有一天會歸來的.盡管我口口聲聲說你已經死了,但骨子里面我卻覺得你一定會殺回來,這該死的直覺.最了解你的人,絕對是你的敵人.我應該算是你最早的敵人了吧."

沈浪道:"田橫比你還要早,不過他死了,還有柳無岩城主,他最近干嘛去了?"

祝文華道:"倒黴了,全族被下獄."

沈浪一愕道:"這是為啥啊,他和我明明是敵人啊,差點就上了我的仇人名單的."

祝文華道:"當你的身份被揭露之後,他顯得很消極,當你遠遁海外之後,他直接辭官,被認為同情叛逆沈浪,所以全族下獄了."

沈浪道:"真是無妄之災啊,我真沒有想到柳無岩城主竟然也會受到我牽連而下獄,造化弄人."

祝文華道:"是啊,這個世界真是沒有多少道理可以講的."

沈浪道:"祝文華,你恨我嗎?"

祝文華道:"我……我還有資格恨嗎?你已經不是當年寫《風月無邊》和我爭奪銷量的那個沈浪了,你已經是……算了."

"不,祝文華你錯了,我還是當年的那個沈浪."沈浪道:"什麼東方人皇,我一點都不稀罕,我這一生的目標始終沒有變過,那就是天下無仇,現在的我和當年寫《風月無邊》的人沒有任何區別的."

祝文華道:"那我可是相當不看好你,你的力量太弱了,在大炎帝國的面前,幾乎是螻蟻撼樹."

"好了,閑聊到此為止了."沈浪道:"你知道我有一個外號嗎?"

祝文華搖頭表示不知,因為在東方世界沈浪的外號很亂,無恥軟飯王,智近乎妖小白臉,這些曾經都有喊過,但終究沒有廣泛流傳.

"東方閹割者."沈浪道:"來人啊,幫我按住祝文華公子."

兩個武士上前,將祝文華猛地按住,完全無法動彈.

"忍著點,很快就過去了,我現在手藝已經非常精湛了."沈浪道.

然後,他手中的勾刀猛地一揮,這個世界上有多了一名太監.

"啊……"祝文華發出一陣嘶吼慘叫,然後猛地癱倒趴在地上,身體一陣陣抽搐.

沈浪道:"祝文華兄,你被我閹割了,現在最想要對我說的話是什麼?"

祝文華滿臉冷汗爆出,完全沒有血色,痛苦到整個面孔幾乎扭曲了起來.

"你,你的《風月無邊》第二冊,什麼時候出啊?我……我艹……"祝文華顫抖道.

沈浪道:"來人,給祝文華大人止血."

安在世上前,嫻熟地為祝文華止血,並且縫合傷口.

"祝文華,從這一刻開始,過去的恩恩怨怨算是結束了,接下來何去何從你自己看著辦."沈浪道:"現在呢我需要你去國都天越城,為我傳一句話."

祝文華道:"向誰傳話?"

沈浪道:"祝文華兄果然聰明,你向兩個人傳話,一個是內閣首相祝弘主,另外一個是越王甯紹."

祝文華道:"行,我一定傳到."

沈浪道:"第一,請立刻無條件釋放甯元憲,甯政,卞妃,甯綱,甯啟,卞逍全族,張翀全族等等,總之所有因為我而被逮捕的人都要釋放."

"第二,把甯翼無條件交出來給我,我要將他千刀萬剮."

"第三,祝檸和甯岐成婚了嗎?"

祝文華搖頭道:"並沒有,這兩人的婚約取消了."

沈浪道:"如今甯岐已經巴結不上祝檸了?"

祝文華道:"差不多算是吧."

沈浪道:"第三,請祝弘主無條件交出祝檸,許配給金木聰為妾."

"如果越王甯紹不答應的話,我會立刻派兵攻打天越城,將祝氏家族斬盡殺絕,將甯紹車裂."

祝文華道:"還有其他嗎?"

"沒有了,就這三句話."沈浪道.

祝文華道:"是."

……………………

次日重傷未愈的祝文華乘坐馬車離開玄武城,前往國都天越城,為此沈浪甚至給他注射了一支青黴素,免得他在半路上發炎死了.

而這個時候,沈浪歸來的消息終于再也壓不住了,瞬間傳遍了整個越國.

怒江郡太守唐允直接棄城而逃,率領嫡系返回王都天越城.

緊接著越國樞密院副使,天南行省總督祝戎也直接放棄了天南城,前往王都天越城.

整個天南行省,甚至包括天北行省,無數的官員將領紛紛逃跑,幾乎所有軍隊都撤退前往天越城.

以玄武伯爵府為圓點,半徑一千里內,再無半個越國的官員和軍隊.

沈浪也真的是沒有足夠的軍隊,所以也無法派兵占領,否則現在直接坐擁一個半行省了.

不過天南行省,天北行省的氣氛非常怪異.

這些官員和軍隊全部撤走了之後,這千里疆域秩序依舊是冰冷的,所有的民眾都緊閉家門,一個個仿佛死城一般.再也沒有人出來高呼沈浪萬歲,姜離陛下萬歲.更別說什麼迎接王師,擁護沈浪了.

玄武城近在咫尺,祝文華走了之後,這里就沒有官員,也沒有軍隊了,沈浪也沒有派遣軍隊去駐守,而玄武城的名流也沒有任何人來玄武侯爵府拜見沈浪,不僅僅名流沒有來,就連老百姓也沒有來半個.

所有人內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但卻當作什麼都沒有發生一般,如同鴕鳥一般把頭埋在地里瑟瑟發抖.

沈浪明白,因為大炎帝國實在是太太強大了,所有人都不看好沈浪,覺得他一點點贏的希望都沒有.如果現在跑出來擁護沈浪的話,他日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其實無數人內心都擁護姜離,甚至也擁護沈浪,因為兩年前他遠赴海外的時候,保護了所有人,制造了幾乎一人未死的奇跡.

但是在那之後,大炎帝國和越王甯紹的清算太恐怖了.所有擁護沈浪的人,不管什麼身份,全部舉家逮捕,近乎瘋狂的株連,整個越國被抓捕了十幾萬人,如今更是殺了一萬多人.

可以這麼說,膽敢公開支持沈浪的人,要麼被矜君帶去了沙蠻族,要麼已經被甯紹殺了.

剩下之人,已經無人敢開口.

沈浪不怪他們,甚至直接下令軍隊,不要去騷擾任何百姓,更不要去買糧征兵,人家害怕咱們,也用不著熱臉去貼冷屁股.

…………………………

越國王宮書房內,僅僅只有幾個人.

越王甯紹,首相祝弘主,樞密院副使祝戎,前太子甯翼,長公主甯蘿,太後祝氏,國公甯岐等等.

被閹割的祝文華跪在地上,一動不動.

"你確定,怒潮城已經徹底淪陷了?"甯翼問道.

祝文華道:"是,燕難飛被凌遲處死,卓氏家族被滅族,怒潮城被占領."

甯翼問道:"沈浪有多少軍隊?"

祝文華道:"總共不超過五萬,單純的地面軍隊,應該在一萬左右."

在場所有人目光一陣抽搐,果然是這麼少的軍隊,竟然上演什麼王者歸來,沈浪絕對是瘋了.

甯翼道:"沈浪放過你,有什麼話讓你傳給我們嗎?"

祝文華道:"他讓我傳三句話,第一句,請越王陛下無條件釋放太上王甯元憲,甯政,卞妃,甯綱,甯啟,卞逍全族,張翀全族等等,總之所有因為受到沈浪牽連而被捕的人,全部都要無條件釋放."

"第二句,請越王陛下無條件交出甯翼,沈浪要千刀萬剮."

"第三句,請祝弘主首相無條件交出祝檸,嫁給金木聰為小妾."

"如果不答應的話,沈浪將立刻派兵來攻打天越城,將祝氏家族斬盡殺絕,將越王陛下車裂."

祝文華完完整整複述沈浪的話,頓時甯翼直接就要炸了一般,猛地拔出刀子,就要斬下祝文華的首級,因為他要泄憤,這句話是從祝文華嘴里說出來的.

"住手!"祝弘主冷喝道:"他只是一個傳話者."

甯翼悻然地身收回了刀子,寒聲道:"陛下,沈浪太囂張了,必須給予最嚴厲的回複,讓他看到我們的意志.他這完全是對越國,對整個大炎帝國的挑釁."

越王甯紹完全面無表情,淡淡道:"好啊,沈浪他要來攻打天越城,我十分歡迎!但是他成功地激怒了我,我必須有所回應."

"因為沈浪一案,總共逮捕了多少人?"越王甯紹問道.

"十五萬人."祝戎道.

越王甯紹道:"公開行刑,斬首一萬人,並且把首級給沈浪送過去."

甯翼興奮得顫抖道:"是,陛下."

越王甯紹道:"這還不夠,斬斷甯政的一只手臂,也給沈浪送過去."

"另外,准備天越城決戰吧!告訴天涯海閣,不要袖手旁觀了,該動手了!"

……………………

注:這一章構思很久,我去吃飯然後寫第二更,爭取一點多完成.兄弟們月票別饞我了,投喂給我吧,真的要被爆哭了!

上篇:第474章:卓昭顏亡族滅種!奪回基業(求月票)    下篇:第476章:沈浪滅絕性攻擊!大造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