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476章:沈浪滅絕性攻擊!大造化!   
  
第476章:沈浪滅絕性攻擊!大造化!

g,更新快,無彈窗,!

(謝謝青/樓666五萬幣打賞,謝謝)

幾天之前的怒潮城內.

"你手藝非常不錯,竟然真的把燕難飛割了一千多刀才死."沈浪笑道.

那個劊子手拱手道:"慚愧慚愧,還沒有到大家的水准,燕難飛提前一百多刀就死了,請陛下恕罪."

沈浪望著個劊子手,單純面孔上幾乎看不出他的年紀,甚至也看不出他的面孔,因為他已經被徹底毀容了,不僅僅是毀容,而且還是毀掉了半邊身體.

"您這身體,還有這臉是怎麼回事?"沈浪問道.

劊子手道:"您還記得烈火島嗎?上面有一個大火山,還有很多的硫酸池,我不小心掉到里面去了."

沈浪咧了咧嘴,因為這樣的痛苦他完全感同身受,經過風吹日曬之後,火山口有些硫酸池的濃度還是挺高的.

"當時我的船遇到了暴風雨毀掉了,所以就游到最近的島嶼,沒有想到竟然是一個火山島,而且還噴發了,無數的火山灰讓人窒息,我就摔到硫酸池中,並且昏迷了一段時間."劊子手道:"之後被杰克唐大人救了,因為我刀法還不錯,所以就加入了骷髏黨."

沈浪道:"你的刀法肯定非常不錯,否則也無法完成凌遲了.凌遲最難的不是如何下刀,而是對身體的了解,知道應該先切哪里,然後切哪里,最後切哪里.根本就不能錯,錯了的話,被凌遲的對象就會很早死掉."

劊子手道:"陛下見笑了,我還是沒有完成,燕難飛還是提前死了."

沈浪道:"你是故意的,你故意讓燕難飛提前一百多刀死了."

這話一出,劊子手臉色一變,然後跪在地上.

沈浪道:"你的刀法是絕對一流的,凌遲的手法也完全沒有錯,這是你第二次凌遲,你唯恐太過于完美了,所以在最後一百多刀的時候稍稍下手猛了一點,讓燕難飛提前死了."

劊子手頓時額頭貼地,一動不動.

"小人有罪,小人有罪."

沈浪搖頭道:"不,你沒有罪!對了,你具體是哪一年加入骷髏黨的?"

劊子手顫抖道:"二十六年前."

沈浪道:"哦,這真是一個非常神奇的年份啊,你有什麼要告訴我的嗎?"

劊子手淚水不斷湧出,不斷叩首道:"臣有罪,臣有罪."

沈浪道:"你雖然用硫酸毀掉了自己的容貌,甚至毀掉了自己的身體,但那股子氣質還是在的,尤其讓你用刀的時候,那股子宗師的氣息就再也無法掩飾了,洪年大宗師.我姑姑雪隱她是一個間諜,有一種過目不忘的本領,她無意中發現你的氣質,甚至你的背影,尤其是你捏刀的架勢,非常熟悉."

劊子手繼續磕頭,顫抖道:"臣有罪,臣有罪."

沈浪道:"你何罪之有呢?洪年宗師,你曾經長時間效忠我的父親,而且還成為他秘密學堂的武道教官,何罪之有?"

劊子手繼續拼命磕頭:"臣有罪,臣有罪."

沈浪道:"因為效忠我的父親姜離,然而他忽然暴斃了之後,你逃到西方世界去,這很正常,為何要自我毀容呢?而且還要毀掉自己的身體?"

"臣有罪,臣有罪."

沈浪道:"洪年宗師,我再說一遍,你沒有罪.但是有一些話,我希望你主動告訴我,而不是讓我猜測,至少到現在為止,我毫無保留地信任你."

劊子手洪年跪趴在地上,不斷顫抖哭泣.

"陛下,臣……臣並不叫洪年,臣的原名叫作祝堯,是祝氏家族的私生子."洪年哭泣道:"祝氏家族有私生子很正常,雖然不光彩,但未必沒有前途.而我錯就錯在天賦太高了,所以家族就發現了我的用處,從那之後我就再也沒有露面過,每天接受祝氏家族的秘密培養,成為了一名宗師級強者.我本來以為我接下來會回歸家族建功立業,沒有想到有一天家族召見了我,並且為我秘密成婚,我有了一個妻子,而且很快有了一個孩子.然後家族命令我潛伏到姜離陛下的身邊."

好熟悉的一幕啊,雪隱也是這樣潛伏到姜離身邊的.祝氏家族來這麼一手,絲毫都不奇怪.

"就這樣,我便成為了姜離陛下身邊的一名武道大將,一開始是他的親衛,之後又被他派去秘密教堂做武道教習,而且還是學堂的副山長,為陛下訓練新軍."祝堯道:"陛下有一股非常特殊的魅力,他能夠感化身邊的任何人.我本來是潛伏到他身邊的間諜,然而漸漸地我竟然忘記了自己的身份,一心一意為陛下效忠,而祝氏家族也仿佛忘記我一般,沒有下達任何指示."

雪隱也是這樣的,她本也是大炎帝國和浮屠山聯合派去潛伏到姜離身邊的間諜,久而久之就被他感化,直接策反了.

"接著,姜離陛下和大炎帝國的戰爭就爆發了,不過這依舊和我們無關,我依舊在偏僻的山谷中訓練特殊血脈者,構建新軍的骨架.忽然有一天,驚天的噩耗傳來了,姜離陛下暴斃.緊接著我收到了祝氏家族的命令,讓我帶領所有的特殊血脈者前往某個地點,完整地獻給大炎帝國.我沒有答應,祝氏家族就用我妻子和孩子的性命威脅我,我依舊沒有答應.之後他們又命令我將學堂里面所有孩子全部殺光,斬草除根,絕對不能讓特殊血脈者逃散到天下."

"我是一個軟弱無能的人,我既無法做到背叛姜離陛下,更加下不了手殺害所有的孩子們.但我又不敢為姜離陛下而戰,我擔心只要有人在戰場上見到我,祝氏家族就會把我的妻子孩子全部殺死,所以我就逃跑了,逃到了西方世界,甚至還覺得不放心,就毀掉了自己的容貌和身體."

說完之後,這位劊子手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沈浪不可思議地望著這個劊子手,真的沒有想到竟然還有這樣的一段往事.

其實在西方世界沈浪就尤其關注這個劊子手,因為他會凌遲的手法,而且被毀容了,所以就探聽過他的下落,得知他竟然是二十六年前加入骷髏黨的,頓時非常的驚愕,這個時間太巧了.

所以他當時就想,如果這個劊子手是姜離的部下,為何又要隱姓埋名呢?完全沒有必要啊,骷髏黨本就是姜離創建的啊.

之後返回東方世界的時候,雪隱一開始也沒有注意這個劊子手,但是在凌遲燕難飛的時候,那股特殊的氣質就讓她嗅到了,她就跟沈浪說這個人很像是一個人.

但他是祝氏家族私生子一事,沈浪真的完全沒有想到.

沈浪道:"你說祝氏家族曾經很長時間內沒有向你下達任何指令,是不是因為姜離陛下勢大,他們想要將錯就錯,讓你成為祝氏家族的投機籌碼?"

這個世界的大家族往往不會將所有籌碼放在一個籃子里面,當姜離如日中天的時候,祝氏家族或許也有想過,未來萬一姜離得了天下應該怎麼辦?

到那個時候,這位祝堯就不再是間諜了,而會變成祝氏家族早就安排效忠姜離的籌碼,關鍵時刻或許能夠保住祝氏家族的榮華富貴.

這種情況很正常,甚至沈浪懷疑這位祝堯不是祝氏家族唯一的籌碼.

沈浪問道:"那祝氏家族有沒有給你任何密信,任何可以作為證據的東西?"

劊子手搖頭道:"完全沒有."

沈浪道:"那祝氏家族是不是有一個專門培養武道高手的秘密基地?"

劊子手道:"對,我就是從那個秘密基地出來的."

沈浪道:"那個秘密基地在哪里?"

劊子手道:"不知道,因為我離開那里的時候,是完全被蒙住眼睛,並且堵住耳朵的.但我知道肯定是在海上的一個秘密島嶼,因為我離開的時候是坐船的."

沈浪道:"從你離開島嶼一直到陸地上,總共航行了多久?"

劊子手道:"五天五夜."

沈浪道:"那個時候,他們應該將你徹底昏迷,為何你會知道得這麼清楚?"

劊子手道:"看月亮的陰晴圓缺."

厲害,厲害.

沈浪道:"那你登陸的地方是哪里?"

劊子手想了一會兒道:"應該是吳國."

沈浪道:"登陸之後你也應該是完全被蒙住眼睛,堵住耳朵的,如何看得到月亮,如何知道是在吳國登陸?"

劊子手道:"因為一開始的風是咸的,後來又變成了暖風,而且船只的航行速度變了,水面也變得平靜了.所以肯定是從海面進入了江口,整個東方王朝有三個江口入海,越國的怒江,吳國的蘭江,大炎帝國的龍江.怒江洶湧狹窄,龍江冰冷,唯有蘭江平和溫暖."

厲害,厲害,這位劊子手可以稱得上是細微如發了.

劊子手繼續道:"一直到了梁國,我才被摘下眼罩,而當時距離我離開秘密基地,剛好過去了十五天,因為是月圓之夜.從吳國到梁國的距離應該是十天左右,所以海上航行的時間應該是五天五夜."

沈浪來到了大地圖面前,拿出自制的圓規,以吳國蘭江入海口為圓心,直徑五千里畫半圓.

也就是說祝氏家族的秘密基地應該會在這個半圓之內,不可能太靠近南方,因為怒潮城以東的部分沈浪艦隊都探索過了.

接下來沈浪不斷詢問細節,尤其是海風,洋流等等,最最關鍵的是天氣,因為當時他登陸吳國的時候正好是秋天,如果離開的時候天氣更冷,那就代表著那個島嶼在更加北方,如果氣候相近,那麼就代表著和吳國蘭江入海口平行,如果明顯更熱,那就是在更南邊.

"溫度差不多,都是在秋天,這點我記得很清楚,進入吳國的時候我聞到了桂花香味,而在那個秘密島嶼上的時候,桂樹也差不多將將要開花的樣子."劊子手道.

這下子沈浪就更加精准地定為了,在地圖上畫了一個圈,就在這片區域內,范圍不會超過兩千里,距離怒潮城不會超過四千里.

當下沈浪立刻下令,骷髏黨部分艦隊北上,去這片海域搜尋祝氏家族可能存在的秘密基地.

如果放在之前,基本上是不可能發現這個秘密基地的.因為海上的孤島無數,怪石樹林橫生,除非一個一個島嶼上去探索,否則根本看不出端倪.

沈浪就有一個秘密基地涅槃島,完全在任何航線范圍之外,而且就算船只從邊上經過也不可能發現,因為島嶼外沿沒有任何人類活動的痕跡.

但是沈浪有熱氣球啊,一飛到天空,一切就看得清清楚楚了.

"在那里,在那里……"

海拉拿著望遠鏡細看這個島嶼,在無比茂密的叢林之中心有一片空地,而且是被砍伐過的平地,而且還能看到一些地洞的入口.不僅如此,島嶼中心還有許多神秘的雕像,還有一個佛塔,已經無比古老了.

"就是這里!"劊子手祝堯道.

而這個時候秘密基地上的人也發現了天上的熱氣球,然後如同捅了馬蜂窩一般,洶湧而出.

幾十,幾百人.

"嗖嗖嗖嗖……"

這群人朝著天上的熱氣球瘋狂地射箭,而且讓人震驚的是,這些箭竟然也會尾部發光,能夠射到近千米的高空.

這,這是上古能量箭啊,竟然會在祝氏家族的秘密基地出現?

"這是一個上古遺跡."海拉判斷道.

"嗖嗖嗖嗖……"

秘密基地上,又推出幾個超級巨弩,朝著天空狂射.

"砰……"

有一支巨箭,竟然直接射到了一千多米的高空中,而且還猛地炸開,直接將海拉乘坐熱氣球的吊籃炸開了一個巨大的裂口.

海拉完全震驚了,甚至劊子手祝堯也完全驚呆了:"之前這里沒有這些武器的,之前這里沒有這麼強大的."

"這個秘密基地重要程度已經升級了,不再是培養秘密高手,而且還在開發上古遺跡,祝氏家族的野心很大啊,他們已經不滿足于成為一個文官家族了."海拉道.

此時,下面這個秘密基地湧出來的人也來越多,最後足足有上千人.

那種能夠射到一千多米高空的超級強弩,整整推出來十具.

"嗖嗖嗖嗖……"

幾百個人同時射出發光的箭,巨型強弩射出的巨箭,不斷在空中爆炸.

多拉公主道:"他們的武力非常強大,以我們現在的力量,可能攻不下這個秘密基地,甚至我們的艦船都會有危險."

海拉也完全不敢置信,本來以為就只是來探尋一個培養武道高手的秘密基地,沒有想到竟然是一個上古遺跡,而且還有這麼多強大的秘密武器,看來這是捅到祝氏家族的致命要害了.

"接下來怎麼辦?"多拉公主問道.

海拉想了一會兒道:"你仔細看,他們發射的巨型強弩,有什麼特點?"

多拉公主拿過望遠鏡細看,發現祝氏家族秘密基地上的那些巨型強弩都是固定在某個位置上發射,不能移動的.

海拉道:"立刻占領這個秘密基地,占領這個山古遺跡,這是一個半開發狀態的上古遺跡,對我們的大業非常有幫助."

多拉公主道:"他們的武力非常強,想要占領不容易."

海拉道:"那就不擇手段,將他們全部殺光!拿出黑死炸彈."

這話一出,周圍人臉色一變,什麼是黑死炸彈?

這里面都是黑死病毒的活體,一旦投擲下去,就是滅絕性殺戮.

海拉道:"我們離開的時候,沈浪說得清清楚楚,只要確保不會蔓延到陸地上,就可以使用黑死炸彈.但是需要我們三個人全部同意,多拉公主,李千秋大人,你們兩人同意嗎?"

"別,別叫我大人,我不是大人."李千秋趕緊擺手道.

多拉公主下不了這個決心,因為這種滅絕性殺戮實在太可怕了.

李千秋道:"沈浪陛下讓我們來尋找這個秘密基地的根本性原因,是為了保護甯元憲和甯政陛下,是想要成為威脅祝弘主的籌碼."

海拉道:"但我們作為臣子,應該領悟主君的最高利益.下面這個秘密基地的利益,已經遠超我們原來的目的了.我們只要占領這個秘密上古遺跡,很多東西就能得到突飛猛進的發展,我們也能夠真正擁有上古文明的力量,這對于沈浪來說至關重要.敵人不會給我們時間的,你難道想要陛下再一次去魔鬼大三角冒險嗎?"

李千秋和多拉公主依舊下定不了決定.

海拉道:"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我們必須占領這個上古遺跡.我們艦隊進行封鎖,擊沉一切想要從這里離開的艦船,就能保證黑死病不蔓延到陸地上去.而且這個病毒已經被改造過很多遍了,發作時間短了很多,所以他們就算駕船逃離,也根本逃不到陸地上."

李千秋和多拉公主依舊沉吟不絕.

"我贊同,投!"李千秋的妻子丘氏直接道.

葵甯將軍道:"我贊同,投!"

李千秋仍舊無法抉擇,他就是這樣的性格,天生難以決斷.

丘氏直接抓住李千秋的手往命令書上按手印,道:"李二狗,瞧你這沒有出息的樣子,真是一點變化都沒有."

李千秋被妻子抓著按了手印,多拉公主沉默了好一會兒,也直接按下了手印.

"萬一蔓延到陸地上,我們三個人共同負責."多拉公主道.

海拉道:"三個人全部同意,使用滅絕炸彈."

然後,她小心翼翼地開啟了一個箱子,每個人扭動兩個密碼,總共六位密碼.

打開之後,里面就是黑死活體炸彈.

"投擲!"

海拉公主顫抖道,然後將這個滅絕炸彈朝著祝氏家族的秘密基地投擲了下去.

………………………………

幾天之後,沈浪得到了這個彙報,然後完全驚呆了.

他真的就是想要用這個秘密基地的人來威脅祝弘主,讓他不要傷害甯元憲,甯政等人半根汗毛,就是互相抓住對方人質的意思.

然而沒有想到,這個秘密基地竟然已經上升到了半開發的上古遺跡,戰略級別一下子就提升了.而且海拉當機立斷,對這個秘密基地進行了滅絕性攻擊.

"我們的艦隊已經對那片海域進行了徹底的封鎖,一旦有船只外套,立刻擊沉."海拉道:"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擊沉了對方八艘艦船.再過半個月時間,島上的病毒就會滅活,我們的人就可以登陸,並且對哪里的上古遺跡進行開發."

沈浪沉吟不語.

海拉道:"我們摧毀了祝氏家族這個海外秘密基地,到現在為止還是絕密,沒有人知道.我強烈建議,不要把這件事情做任何泄露,更加不要那這件事情威脅祝弘主.我們占領那個半開發的上古遺跡後,更加能夠在下一場戰役中出其不意獲勝."

但是那樣一來,應該如何保護甯元憲和甯政不受任何傷害,還有因為沈浪而被捕的十幾萬人,還有張翀,卞逍等人.

海拉單膝跪下道:"你不僅是我的弟弟,而且還是我的主君.如果我做錯了,願意受到任何懲罰."

多拉公主道:"這件事情不僅僅是海拉一個人的決定,而且是我和海拉,還有李千秋大人的共同決定."

沈浪望向劊子手祝堯,對方立刻跪下道:"陛下,我發誓當年我在那里的時候,沒有發現任何上古遺跡,就是一個很普通的秘密基地,"

沈浪問道:"祝堯,你現在武功如何?"

祝堯苦澀道:"硫酸不但腐蝕了我的身體,還腐蝕了我的筋脈,我現在很難伸直雙手,武功所剩不多了."

沈浪道:"你大概是什麼時候晉升宗師的?"

祝堯道:"應該是在三十四歲的時候."

天才啊,絕對的一個天才,可惜這輩子都沒有得到施展,

那接下來應該怎麼保護甯政,怎麼保護張翀等人不受傷害?沈浪閉上眼睛,拼命地冥思苦想,一個又一個方案湧出腦海,但是很快全部被放棄了.

不是時間不夠,就是殺傷力不夠大.

忽然猛地一個念頭湧現了出來,沈浪有了一個極其大膽的猜測.

大膽猜測,小心求證!

……………………

越國王宮內!

蘇妃依舊在給甯元憲擦洗身體,並且小心翼翼地為他穿上衣衫.

"陛下,陛下……"呼喊了幾聲之後,甯元憲依舊沒有任何反應,蘇妃的眼淚不由得落了下來.

甯元憲最愛的是卞妃,但是甯紹怎麼可能讓這他和卞妃在一起,卞妃也已經下獄了.

除了卞妃之外,甯元憲喜愛的就是種妃了,但是種妃性格暴烈,罵了很多難聽的話,也直接被囚禁起來了.

而蘇妃某種程度上算是和甯元憲鬧翻了,當年蘇難造反的時候,蘇妃害怕得差點直接自殺了.

但沒有想到這兩年無微不至照顧甯元憲的人,竟然是這個女人.

這也是因為甯元憲之前種下的善因,所以結下了善果.蘇難謀反被滅了之後,很多人以為蘇妃肯定要被賜死,至少會被廢掉,然而完全沒有,甚至沒有被打入冷宮,甯元憲確實很少來她的宮房,但是該有的待遇卻沒有變過,他並沒有徹底對自己的女人翻臉.

而那幾年蘇妃感受了人間冷暖之後,也性情大變,如今也算是和甯元憲相依為命,抱團取暖了.

"砰!"

宮門猛地被一腳踢開了,獨臂的甯翼走了進來.

蘇妃立刻膽怯地退到了一邊去,她照顧甯元憲無微不至,但是想要讓她為了保護甯元憲而和甯翼對抗,她還是做不到,她怕死,她沒有卞妃和種妃那麼勇敢.

"父王大喜啊,恭喜父王,賀喜父王!"

"您知道嗎?沈浪歸來了,他竟然殺回來了,而且已經奪回了怒潮城,奪回了玄武侯爵府,如今整個天南行省,半個天北行省的官員和軍隊都跑完了."

"父王啊,這麼驚天動地的喜事,您聽到了難道不高興嗎?"

甯翼一邊說一邊望著甯元憲,笑道:"父王啊,都這個時候了,您就不要裝瘋賣傻了,沈浪回來了啊,你最在意的沈浪回來了啊.你所做的一切,你受到的這些折磨,不都是因為他嗎?現在他回來了啊,而且號稱馬上就要打到國都來,要來救您了啊,您難道不興奮嗎?"

"父王啊,我知道你是裝癡呆,現在你不用裝了,沈浪回來了."

然而甯元憲聽到這些話後,迷迷糊糊道:"沈浪回來了?沈浪回來了?好,好,好!沈浪是誰啊……他是誰啊……"

然後他有雙目散亂,開始喋喋不休,說著誰也聽不懂的話,完全是徹底癡呆的樣子,口水不斷從嘴角流了出來.

"老東西,我知道你是裝的,我知道你是裝的."甯翼獰聲道:"你快別裝了,你給我恢複本來的面目,否則我就把你蘇妃給蹂躪了啊,我給你戴一頂綠油油的帽子."

說罷,甯翼直接沖到蘇妃的面前,抓住她的衣衫,直接將她按在地上.

"老東西,你快說你是裝瘋的,否則我把蘇妃給弄個半死了啊."

而甯元憲依舊無動于衷,口中喋喋不休,說著誰也聽不懂的話語.

"陛下救我,陛下救我……"蘇妃高呼.

甯元憲本能地看過來一眼,又傻傻地自言自語.

甯翼放開了蘇妃,過來掐住甯元憲的脖子,冷笑道:"老家伙,你夠狠,你夠狠.我服了,我服了!你就繼續裝吧,順便告訴你一件事情,沈浪徹底激怒了甯紹,他准備大開殺戒了,我先去斬斷甯政的一只手臂,然後斬首一萬人,然後把甯政斷臂和一萬人首級給沈浪送去,讓他知道觸怒我們的下場."

"你繼續裝吧,繼續裝,那一萬個人現在已經被押上刑場了,很快就要殺頭了,前所未有的殺頭,一次殺一萬人,足夠刺激吧!"

"這群人都是因為沈浪而死的,沈浪他不是牛逼嗎?不是無所不能嗎?他來救這一萬多人啊,他來救甯政啊,哈哈哈!"

然後,甯翼直接揚長而去.

………………

甯翼說得沒有錯,這一萬人已經被押上刑場,馬上就要進行前所未有的斬首.

這種場面已經無人想看,無人敢看,但是越王甯紹還是強行逼迫天越城十萬民眾觀看這一場前所未有的處決大典.

而監斬官有兩個人,一個是甯岐,他被逼而來.另外一個是甯蘿公主,她監視甯岐,確保大處決的進行.

自從被矜君妻子毀容之後,她的內心已經有些扭曲了,痛恨矜君,進而痛恨沈浪,哪怕沈浪對她有過救命之恩.

沙漏一點點流逝,所有人靜靜無息,等待著午時三刻的到來.

時辰一到,立刻行刑,斬首萬人.

哪怕還沒有開殺,但是整個廣場已經開始彌漫著地獄殺氣.

自從甯紹上位之後,一切都變了,秩序不再有秩序,整個越國變得黑暗而又冰冷,血腥而又殘忍.

……………………

此時,一個人出現在祝弘主的面前.

"我是沈浪陛下的人,黑鏡司的間諜."

祝弘主隔著屏風,淡淡道:"你這是自我暴露,自尋死路啊."

"是啊,選擇自我暴露的時候,就沒有想過要活."黑鏡司間諜道:"我來是為沈浪陛下帶一句話,給您一封密信."

祝弘主道:"帶什麼話?"

黑鏡司間諜道:"不能傷害甯政殿下一根汗毛,而且被他牽連的那些人,一個都不能殺,處決大典立刻停止."

祝弘主淡淡道:"不可能停止了,開弓沒有回頭箭,這是越王陛下的旨意,誰也不能違逆."

黑鏡司間諜道:"但是您可以阻止這一切."

祝弘主道:"我是可以,但我不會那麼做."

邊上的祝戎道:"甯政手臂一定會被斬斷,那一萬人一定會被處死."

黑鏡司間諜道:"祝弘主大人,您必須阻止,這是沈浪陛下給您的密信,您千萬不能讓任何人看到,只能您一個人看,否則後果自負."

祝弘主揮了揮手,頓時立刻有十幾個人上前,仔仔細細檢查這密信的每一個角落.

然後宰相祝弘主戴上手套,全身包裹得密不透風,接過了沈浪的這封密信.

沈浪的密信非常短,祝弘主只看了一眼,頓時臉色劇變.

然後直接一把火燒掉,接著閉上眼睛仿佛陷入了沉思.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距離午時三刻已經越來越近了.

黑鏡司間諜道:"祝弘主大人,時間快到了,您必須做決斷了,否則後果自負."

祝弘主睜開眼睛,淡淡道:"來人,立刻去阻止處決大典."

………………

注:今天依舊一萬五更新,諸位恩公月票呀,糕點嗓子都求啞了.

謝謝最終微生物降臨,我是曉龍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475章:卓昭顏慘死!威懾國都!(求月票)    下篇:第477章:致命一擊!沈浪王者之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