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486章:種師師之軀!命運大決戰!(新盟主雨逍遙賀)   
  
第486章:種師師之軀!命運大決戰!(新盟主雨逍遙賀)

g,更新快,無彈窗,!

(恭喜雨逍遙成為本書新盟主,謝謝)

詐降?在天越獵場里面有埋伏?!按說不可能的啊,這完全不符合種氏家族的風格.

天下人心在姜不在姬,尤其是南方三國,這兩年時間內甯紹和祝氏家族都無數次想要讓種堯複出,但都被拒絕了,而且每一次拒絕的理由都非常謙卑.而這一次種堯實在是沒有理由拒絕了,否則對方一個同情沈浪的罪名栽下來,種氏家族就要滅族了.

但在內心深處,種氏家族未必不是希望沈浪獲勝的,一來是因為受到了甯元憲的感染,兩年之前種氏大敗,甯元憲卻一個不殺.二是因為種氏家族對大炎帝國幾乎已經沒有什麼利用價值了.

所以這一次種堯打算用自己的生命來成全種氏家族的存續,早已經做好了敗亡的准備了.

而且如果是詐降的話,至于整個種氏家族的骨干全部都跪在沈浪的面前嗎?

"為何?"沈浪問道:"昨夜你說要傾力一戰,聽天由命的."

種堯顫抖道:"軍中爆發詭異病毒疫情,如此沈浪陛下還……還敢接受我們投降嗎?"

頓時間,沈浪完全驚呆了!這,這簡直毫無底線了,簡直喪心病狂啊.

沈浪也用滅絕黑死彈,但每一次都在與世隔絕的地方使用,而且基本上沒有無辜平民,確保確保不會傳染出去才用的.而種堯麾下的八萬軍隊,應該還屬于他甯紹的吧,雖然心中同情沈浪,但是沒有說要背叛啊,現在竟然有人在這八萬軍隊中傳染病毒瘟疫.

這是誰干的?甯紹還是祝氏家族?沈浪想了一會兒後,傾向于這是甯紹所為,此人完全是一個瘋子,徹頭徹尾的瘋子.而且這個計策,確實惡毒之極啊.

第一,甯紹肯定知道沈浪要攻打天越城之前,一定會占領天越獵場作為堡壘.現在天越獵場之內已經爆發瘟疫了,你沈浪的軍隊還敢進駐嗎?

第二,這八萬大軍不是內心同情沈浪嗎?現在他們感染瘟疫了,沈浪你怎麼辦?接受不接受他們的投降?如果接受的話,這些人就成為巨大的負擔.而如果不接受的話,你沈浪人心喪失.

第三,甯紹知道整個天越城的人心都向著沈浪,甚至軍中還有十幾二十萬人也向著沈浪,他這是要斷絕剩下軍隊投降沈浪之路.為何這麼說?不管沈浪是不是接受這八萬軍隊的投降,他的軍隊都很有可能感染了瘟疫,那其他軍隊你們還敢去投降他嗎?你們就不怕感染瘟疫嗎?

第四,整個越國民眾不都是心向沈浪嗎?那沈浪你是不是就有責任保護他們了啊?如果任由這八萬感染瘟疫的軍隊流竄出去的話,那整個越國會有多少人也感染瘟疫,會死多少人?為了保護越國萬民,你沈浪都要接受這八萬大軍投降,那接下來你就要管好他們,而這些人就成為沈浪的定時炸彈,隨時可能將沈浪的兩萬大軍也感染上.

但是,甯紹你這樣做就不擔心天越城被感染嗎?就不擔心你麾下的幾十萬軍隊被感染嗎?你可是越國之王啊!

不過沈浪很快就能想到,甯紹真的不在乎,因為真正屬于他的軍隊壓根就沒有多少.如今幾十萬大軍要麼屬于祝氏家族,要麼屬于天涯海閣和隱元會,甯紹大概巴不得沈浪和這些軍隊全部感染瘟疫而死.

此人之狠毒,此人之瘋狂,真是駭人聽聞啊.難怪種堯會選擇投降,甯紹這已經不是把種氏當成炮灰,而是當成毒源了.

原本種堯是打算傾力一戰,用自己的死向大炎帝國表示忠誠的.但眼下這個局面,他還表達個屁忠誠啊,對方的手段直接就踐踏了底線.

"什麼病毒?"沈浪問道.

"不知道."種堯搖頭道.

沈浪道:"什麼時候發現的?"

種堯道:"兩天前就開始了,但此時天氣炎熱,軍中發燒也是常有之事.從昨日開始就漸漸增多了,而且症狀也從發燒變成了打寒顫,並且上吐下瀉.我們還……還以為這是不是沈浪陛下您的特殊攻擊方式."

這話一出,種師師的臉蛋一紅,因為這話是她說的.

種堯道:"然而昨天晚上甯紹身邊的年公公來拜訪了我,他的舉止有些怪異,非常非常小心,甚至和我說話都保持距離,而且還動不動捂住口鼻."

沈浪道:"然後呢?"

種堯道:"昨天夜里,我夜不能寐,便開始在軍中巡邏,結果發現有人往井水中投擲特殊之物,于是就抓住了他並且進行拷問,結果得到了讓我完全不敢置信的答案.今天一早醒來,軍中大面積的人倒下了,昨日還只有區區幾百人,今天一早忽然有四五千人發病."

沈浪問道:"你的軍隊在天越獵場駐紮多久了?"

種堯道:"二十五天."

這個時間早就足夠潛伏期了,今天只是大面積爆發的第一天,接下來病倒的士兵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因為這不是自然發生的瘟疫,而是人為的,所以爆發起來會更加可怕,相當多數的士兵都難以避免.

沈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接下來爆發的瘟疫會越來越嚴重,最晚六七天後,軍中會超過五萬人感染,甚至我的軍隊也會被感染上."

種堯用力叩首,顫抖道:"種堯該死,種堯該死!我怎麼也沒有想到,此獠竟然會如此喪心病狂毫無底線,這可是他的軍隊啊."

沈浪道:"現在軍中如何?"

種堯道:"人心惶惶,今天病倒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如果不加以控制的話,恐怕會出現大面積逃亡."

這群人千萬不能逃,一旦逃的話,無數平民也會感染上的,到那個時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

甯紹心思之惡毒,簡直無以複加啊.他不顧平民的死活,卻用無數平民死活來綁架沈浪.

如果沈浪也拋棄無數平民的話,那他這個姜離之子,大乾皇帝就名不正言不順.

天下民心在姜不在姬,如今你們的沈浪陛下根本不管你們的死活,你們是時候看清楚沈浪的真面目了.

看出了沈浪的為難,種堯拼命叩首:"種堯該死,種堯該死."

這一場瘟疫對種氏家族也是一場劫難,因為他家族的主力也都在這幾萬大軍之中,早晚也會發病的.這還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種堯就算想要效忠大炎帝國也不可能了,因為甯紹已經直接將種氏推入地獄火坑.

如今天下之大,已經毫無種氏家族的立足之地了.

"沈浪陛下,現在軍中很亂很亂,他們本來就不想和您打仗,今天大面積爆發瘟疫,已經快要失控了,很快就要大面積逃竄了."種鄂叩首道:"一旦讓他們逃竄,對幾百萬越國民眾都是一場災難.而不讓他們逃竄,若您接受他們的投降,那對您的軍隊也是一場災難."

沈浪深深吸一口氣,然後道:"防疫隊出列."

沈浪一聲令下,幾百名全副武裝的軍醫出列,全身都徹底籠罩包裹.因為沈浪對這方面太了解了,所以麾下的軍醫隊伍幾乎是最齊全的.

"幾位大宗師,請你們也包裹全身,做好防疫准備,保護我進入天越城軍營!"沈浪下令道.

這話一出,身後無數人臉色劇變.

"陛下,千萬不要,您是萬金之軀,萬萬不可涉險啊!"幾十名將領立刻跪了下來.

海拉道:"弟弟,我是你的親姐姐,我代替你去."

沈浪搖了搖頭,然後他自己做好了各項防疫准備,深深吸一口氣道:"走吧,跟著我進入天越獵場大營."

………………

此時,天越獵場大營之內已經亂成一團,徹底人心惶惶.

這些人心向甯元憲和甯政,當然包括沈浪,本就不想打戰,派他們來天越戰場的第一道防線本就士氣低落,現在爆發瘟疫後,更加惶惶不可終日.

"兄弟們,我們完了,我們完了!"

"天殺的,有人給我們下了毒,讓我們爆發瘟疫.現在誰也不敢碰我們了."

"越王不要我們了,大炎帝國也不要我們了,沈浪也不要我們."

"他們讓我們做炮灰,他們想要利用我們害死沈浪的軍隊."

"兄弟們,沖出去,沖出去,既然沒有人能救我們,就把所有人都感染上,拉著他們一起死."

"對,沖出去把瘟疫傳出去,拉一個墊背夠本,拉兩個墊背就賺了."

軍營中如同潮水洶湧,所有的軍官都已經控制不了軍隊,而且他們也不想控制,因為有些軍官自己也發病了.

太絕望,太讓人心寒了,有人竟然把他們當成毒源,現在這支軍隊內心充滿了無限的恐懼和怨毒,只想著沖出去把瘟疫蔓延出去.

"走,走,走……"

在幾百個人的帶頭之下,幾千幾萬名士兵就要沖出軍營,要把瘟疫病毒帶到四面八方,拉著無數人陪葬.

"砰!"

此時,大營的門打開,走出來一群人.

為首之人,穿著白袍,帶著金冠,還帶著口罩.

他,他是誰?

………………

沈浪走入了軍營,頓時聞到了一股惡臭.前面不遠處,超過一兩萬名士兵准備沖出來,見到他之後,不由得呆了一下.

沈浪摘下了口罩,露出了他的面孔,所有人都認出他來了,因為這兩年時間他的畫像貼遍了每一個角落,而且是非常逼真的素描寫真,在這個世界這種繪畫技巧還是沈浪自己開創的,這也算是作繭自縛?

"我是沈浪!"沈浪緩緩道.

軍營中所有的士兵都呆了一下,靜靜站在地上.

沈浪道:"你們想要沖出去,把瘟疫傳遍四面八方,拉著無數人一起陪葬是嗎?"

無數士兵本能地點頭.

沈浪道:"呆在軍營里面不要動,不要離開,這些天我就陪著你們,我給你們治病好嗎?這一仗我暫時擱置了,接下來幾天時間內,我都用來給你們治病,去把最嚴重的病患給我抬過來."

無數士兵一愕,片刻之後一個患者被抬了過來,渾身都在拼命打顫,明明是大熱天卻過著兩層被子,整個都在戰栗,被子里面已經一片狼藉,因為上吐下瀉,全部都是穢物.

沈浪重新戴上口罩,戴上手套,為這個病患測量體溫,然後取下他上吐下瀉的穢物,抽取一管血,就當著所有的人面,拿出了顯微鏡進行檢查.

果然是瘧疾,沈浪觀察到了無數的瘧原蟲.

但是這個世界的瘧原蟲和地球上不一樣,單純從顯微鏡看來都顯得更加猙獰一些,而且生命力也仿佛要頑強很多.

所以一旦爆發瘧疾疫情的話,傳染性也會更強,死亡率也會更高.

在地球古代,瘧疾雖然不像黑死病那麼恐怖,但也屠殺了無數人.馬援征交趾,軍隊感染瘧疾,十人中死亡四五個.宋朝時沈起,劉彝複發于安南,使十余萬人暴露瘴毒,死者十而五六.清朝遠征緬甸,軍隊爆發瘧疾,十人中有七八人死去.清朝末年的思茅原本有七八萬人,因為爆發瘧疾,死的死逃得逃,最終剩下不到一千人而已.

敵人牛逼了啊,之前一直都是沈浪用病毒武器,現在他們竟然用瘟疫來反制沈浪了.

不過幸好是瘧疾,而不是黑死病.如果是黑死病的話,那真的就准備死絕幾百萬了.甚至就算是流感病毒也很恐怖,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各國士兵返回家鄉,帶去了一種可怕的流感病毒,被稱之為西班牙流感,短短幾個月內死了兩千萬,那一天全球死于流感的人可能超過五千萬,比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戰死的人還要多得多.

黑死病能治,但一直到現在為止,沈浪庫存的青黴素都遠遠不夠.而流感的話,沈浪現在差不多也算是束手無策了.

但瘧疾的話,卻有兩種特效藥,一種是青蒿素,一種是金雞納霜.

青蒿素還是我國科學家屠呦呦發現的,並且獲得了諾貝爾獎.而且這種藥物的原材料就是植物青蒿,在漢朝時期葛洪就用青蒿汁來治療瘧疾.現代醫學用乙醚提取青蒿素,能夠得到更加高純度的青蒿素晶體,對瘧疾更加有效.

而另外一種特效藥金雞納霜就是從一種樹皮提取出來的.在東方王朝沈浪很少見到這種樹,但是去了西方世界後卻見到了許多,光是在他的那個碧潮半島就見到了許多.

從西方世界返回東方世界的時候,他遇到了幾個島嶼,上面的金雞納樹簡直不計其數.

所以這兩種藥物盡管因為工藝的原因,純度都不是很高,但是卻庫存了很多很多.

沈浪一直都想著害人,所以也要防備別人害自己.當時在羌國,他就想要用瘧原蟲害蘇難來著.甚至一直到現在,他都還有進行瘧原蟲的培育.

只不過眼前這個瘧原蟲和他培育出來的不大一樣,這是誰的作品呢?浮屠山?

……………………

在場幾萬名士兵都眼睜睜看著這一切.

沈浪作為東方人皇,親自給一個最底層的士兵治病,而且還要去研究他的糞便.

他一句豪言壯語都沒有說,但是他的舉動卻勝過了千言萬語.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沈浪細致地為這個病患進行治療.當然效果不會立竿見影的,然而這個渾身寒顫的士兵卻死死咬住自己的牙齒,否則他大概會嚎哭出來,但淚水卻忍不住狂湧而出.

感染了重疾之後,他已經絕望了,尤其疾病發作的痛苦,讓他恨不得立刻死去.內心充滿了恐懼,怨恨,孤獨.

而現在貴為東方人皇的沈浪,竟然親手為他治療,這真的讓他忘記了病痛,整個人熱血沸騰的仿佛要炸開一般.

這已經不是感動了,而像是一個冰凍之人,放進了溫水之中.一個置身于黑暗之人,來到了光明的陽光之下.

在這一刻,這個士兵腦子里面只有一個念頭.如果我王二蛋活下來,一定要為沈浪陛下粉身碎骨,今後沈浪陛下的敵人,就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

差不多半個小時後,沈浪初步治療完畢.

"諸位將士,接下來我的軍醫會對你們每一個人都進行治療."

"接下來我們會進行隔離,並且會開啟全面的防疫作戰.我不會放棄你們每一個人,一定竭盡全力."

"你們願意服從命令嗎?願意回到各自的營房,不離開半步嗎?"

沈浪依舊沒有豪言壯語,只是用一種非常平淡的口氣問道,聲音不大,甚至很多人都沒有聽清楚.

片刻之後,眼前幾萬人成片成片地跪下!

"沈浪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最後整個天越獵場八萬多人,全部跪伏在地面上,齊聲高呼,聲音震天.

…………………………

接下來,沈浪把整個天越獵場大營分為兩部分,東大營也西大營.

先對東大營進行全面的消毒,幾乎每一寸地方都灑了石灰,所有的井口都封閉不用,重新挖井.把所有可疑的物件,所有可能感染虐蟲的物件全部燒掉了.

然後,他的兩萬多大軍進駐東大營.換成其他人,明知道有瘟疫是絕對不敢進駐的,但沈浪對瘧疾太了解了.

接下來,他的軍醫隊伍對西大營進行了全面的防疫作戰,每個軍營都徹底隔離,不得互相來往.對營地每一處地方進行消毒,重新挖井,所有的水全部燒開,所有士兵的衣物全部用開水煮過,所有士兵每天洗兩次熱水澡,水溫超過五十五攝氏度.

嚴禁全軍隨地大小便,挖出專門的廁所,並且全面消毒,對病人的嘔吐物排泄物徹底掩埋.

真是見鬼了,天越城第一戰竟然不是和敵人開戰,而是和瘧疾疫情.

沈浪的青蒿藥和金雞納霜雖然帶了很多,但也不夠這麼多人用,不得不派出一支亞馬遜軍團用最快速度返回怒潮城取藥,否則用不了多久藥物就要斷絕了.

…………………………

沈浪軍隊剛剛駐入天越獵場大營後三天,種氏家族的人也陸陸續續病倒了,包括種堯,種鄂,種師師,所有成員幾乎超過大半全部倒下,開始發燒,開始寒戰.

"冷,冷,冷……"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種師師身上蓋了整整兩層被子,卻依舊不斷地顫抖,那股寒意仿佛從骨子里面冒出來的一把,嘴唇蒼白,指甲發紺,牙齒都拼命地顫抖.

這病還真是因人而異,種師師的發寒症狀比其他人要嚴重得多得多,尋常人發寒基本上都在一刻鍾左右,最多一個小時了不起了,而種師師竟然維持了幾個小時,最後面孔蒼白得沒有一點點血色,嘴唇都開始發紫了.

種堯盡管也發病,但也沒有這麼嚴重啊.

眼看著種師師呼吸竟然越來越微弱,生機不斷凋零.

這真是怪了,瘧疾就算會死,但也不是這個階段啊,現在發寒只是第二階段而已.而且沈浪已經用了青蒿素了,這是對早期瘧疾的超級特效藥,應該很快見效,為何沒有見效,她竟然仿佛要死的樣子?

"陛下,求您救救小女."種堯跪下叩首道:"從今以後,她給您為奴為婢."

接下來沈浪嘗試了各種辦法,竟然都無法阻止種師師的惡化,她身體的溫度竟然不斷變涼,生機不斷變得微弱.

這,這是為什麼啊?

沈浪開始割開她的手腕,取出了半管血,然後在顯微鏡下觀察.

結果發現除了瘧原蟲外,竟然還有其它生物?這,這是浮屠山的蠱蟲?之前一直潛伏在種師師的體內,結果這次虐蟲發作後,反而把體內的蠱蟲也激活了?

但……這是什麼蠱蟲啊?沈浪發現這蠱蟲並沒有大面積複蘇,而是進入了一種詭異的狀態.

浮屠山的蠱蟲很可怕的,它們有不同的生長階段,有可能在第一階段,第二階段是無害的,但是進入第三階段後瞬間致命,或許出現可怕症狀.

竟然有人給種師師下蠱毒?這是為什麼啊?

沈浪問道:"種侯,這兩年時間內,種師師身上發生過什麼?"

種堯道:"師師和祝紅屏的婚約不了了之後,甯紹曾經旁敲側擊過,說願意納師師為妃子,結果被我拒絕了,師師也拒絕了,而且態度還很不好."

沈浪道:"那甯紹和浮屠山的關系如何?"

種堯道:"應該不是非常密切,但越國是天涯海閣的地盤.所以浮屠山應該也會將目光落在甯紹身上?"

沈浪道:"你的女兒被人下蠱毒了,對方應該不想殺她,而是想要脅迫她.這一次瘟疫爆發,她血液里面的瘧蟲反而刺激到了這種蠱蟲,所以她才會不斷發寒,甚至生機漸漸凋零."

種堯還沒有說話,外面很快沖進來一個婦人,直接跪在沈浪的面前.

"沈浪陛下,我知道您無所不能,您救救我女兒,她是我的心肝寶貝啊,只要您救活了她,這輩子她就給您為奴為婢."此人應該就是種師師的母親.

種堯驚愕道:"夫人,你干什麼?你快出去?快出去?"

因為種氏家族很多人也都感染了瘧疾,唯獨種夫人沒有,此時她竟然不顧感染的危險沖進了病房之內.

接著,種堯也跪在沈浪面前,額頭貼在地上,片刻後種堯的兒子也進來,跪在沈浪的面前.

種氏家族全家,都跪求沈浪拯救種師師.

"好,我可以嘗試一下,但如果不成功……"沈浪道.

種堯道:"若不成功,那也是天意,罪臣也無比感念陛下恩德."

沈浪道:"好,那麻煩你們全部出去."

他沒有解釋為何要所有人都出去,因為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他不希望讓任何人看到.

"是!"種堯帶著家人全部離開.

且不說沈浪不會對他女兒做什麼,就算會做什麼那也沒有什麼了,他都說過了,只要沈浪能夠救種師師,那就給他為奴為婢.

…………………………

種氏家族人全部走了之後,沈浪配了一碗藥劑,喂著種師師服用了下去.

"沈浪,我是不是要死了?"種師師顫抖著問道.

沈浪沒有回答,就只是把一整碗藥給她喂下去,很快種師師就就漸漸昏迷了過去.

沈浪抽出自己的一毫升血液,然後注射入種師師體內.他不知道種師師體內是什麼蠱蟲,但只要是浮屠山的蠱蟲,沈浪的血液必殺.

果然,沈浪血液剛剛進入種師師的體內之後,就開始快速殺死她血液之中陌生的蠱蟲.

立竿見影,她的嬌軀漸漸恢複了溫度,原本蒼白毫無血色的,建在漸漸露出了紅暈.

但……不對啊!

接下來她的身體竟然越來越紅,仿佛要徹底燃燒了一般,最後全身肌膚完全是瑰麗的紅色.

沈浪給她喂下了麻醉散,她本來應該昏睡幾個時辰的,然而卻忽然睜開了雙眼.

"啊……啊……啊……"接下來她感覺到自己身體仿佛要徹底脹裂了一般,發出無比痛苦的呼喊聲.

外面種夫人幾乎要猛地沖進來,但是卻被種堯阻止了.

"砰砰砰!"痛苦難耐的種師師猛地拳頭砸下,瞬間把整個堅固的木床都砸碎了.

沈浪完全無法現象,他的血液注入種師師體內為何有這麼巨大的反應?這到底是種師師的軀體特殊,還是因為沈浪的血液啊?

但她生命是沒有危險的,因為她的叫聲雖然慘烈,但起碼中氣十足.

不過接下來,種師師的聲音卻讓沈浪尷尬得要鑽入地下.

"沈浪,你就是那個白無常,你就是那個玷汙我清白的白無常,你就是那個禽獸."

…………………………

接下來幾天內,天越獵場大營之內,每天都有無數士兵病倒,盡管受到了治療,但痊愈沒有那麼快.

八千人,一萬人,兩萬人,四萬人……

感染瘟疫倒下的士兵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沈浪作為醫生已經看到這個疫情很快就要被控制住了,因為藥物及時,所以大部分人的性命都會保住.

但是在外人看來,整個天越獵場大營就仿佛成為了地獄一般.

接下來沈浪徹底封鎖了整個獵場大營,並且清空了方圓三里之內的一切人,確保不讓任何間諜靠近.

但還是有人在旁邊山頂用望遠鏡觀測,然後源源不斷地把情報傳到王宮.

"陛下,大喜,大喜啊."

"沈浪為了所謂的民心,果然中計了,接受了那八萬大軍的投降.現在瘧疾在軍營中瘋狂地爆發,超過幾萬人倒下了,那里已經成為一片地獄了."

"現在天越獵場之內,每天都有大批的人死去,抬出來的尸體密密麻麻,不計其數.每天都在燒尸體,臭氣沖天."

越王甯紹道:"那沈浪的軍隊呢?有沒有感染瘟疫?"

年公公道:"沒有發現沈浪軍隊抬出尸體,但是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沈浪的東大營也開始建造了隔離營,而且東大營寨牆上的守軍越來越稀疏.所以肯定,沈浪的軍隊也大面積爆發瘟疫,不斷減員了."

甯翼道:"陛下真是妙計無雙,沈浪的軍隊還沒有開打,就已經遭遇了滅頂之災,陛下您這一招就是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了."

甯紹沒有說話,但目光中卻露出得意殘忍的光芒,他這個毒計果然奏效了.

浮屠山的毒蟲果然厲害,果然沒有讓寡人失望啊!

……………………

沈浪軍隊入駐天越獵場大營二十五天,這里仿佛已經一片死寂了,抬出來的尸體越來越少,焚燒的尸體也越來越少了,或許已經死絕了.

沈浪軍隊的傷亡有多少,甯紹間諜不好預測,但能夠看到寨牆上的守軍已經稀疏無比,不足萬人了.

而且整個大營上空盤旋了無數的烏鴉,幾十幾百只,每天都發出喪鳴.

這一戰還沒有開打,沈浪軍隊就仿佛遭遇了滅頂之災,很快就要被瘟疫殺光了.

……………………

大營之內!

已經痊愈的種堯道:"陛下,甯紹還沒有出兵."

海拉道:"他是不是發現我們的詭計了?"

沈浪道:"不會,他只是貪心,想要讓瘟疫徹底將我們全部殺光."

海拉道:"那怎麼辦,不可能一直等下去啊,他和祝氏的幾十萬大軍要是始終不來攻打我們怎麼辦?總不能我們去攻打王都,把整個天越城炸成一片廢墟吧."

沈浪道:"馬上演新戲,集結大軍,做出一副要撤離逃跑的樣子."

"是!"

………………

王宮之內!

年公公道:"陛下,陛下,沈浪要跑,他幸存的軍隊正在集結,他要跑!"

越王甯紹道:"傳令大軍,攻打天越獵場,將沈浪軍隊斬盡殺絕!這是滅沈浪,一定要由寡人主導,而不是祝氏!寡人要讓所有人看到,越國是寡人的越國,而不是祝氏的越國!"

"祝氏又如何?祝紅雪血魂軍又如何?敵得過寡人的毒計嗎?沈浪用病毒屠殺我通天寺鳥絕城的時候,可有想到今天嗎?"

"沈浪還真是可笑啊,為了區區民心,竟然把自己的軍隊葬送,這樣的人如何配得上稱王稱帝啊?什麼仁義,什麼王道,愚蠢可笑之至."

"傳旨,大軍南下!"

隨著越王甯紹一聲令下,幾十萬大軍浩浩蕩蕩南下,朝著沈浪的天越城獵場大營殺了過來.

真正的天越城命運大決戰,正式爆發!

……………………

注:今天兩更一萬七千多字!兄弟們月票給我,我想要掙紮一下啊!

謝謝可無肉不可無書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485章:天越第一戰完美結束!天佑沈陛下!(新白銀盟賀)    下篇:第487章:屠殺屠殺!絕望戰栗!(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