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487章:屠殺屠殺!絕望戰栗!(求月票)   
  
第487章:屠殺屠殺!絕望戰栗!(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本是史詩級的一幕啊."宰相祝弘主道:"可惜被破壞了."

他站在高處,望著幾十萬大軍浩浩蕩蕩南下,如同一條游龍一般,延綿幾十里,接天徹地.

"父親,所謂沈浪中計,軍隊感染瘟疫,您怎麼看?"祝戎問道.

祝弘主道:"對付沈浪只能用兩種東西,陽謀和力量,想要在他身上施展陰謀?簡直是自不量力,他才是陰謀的祖宗."

祝戎道:"甯紹此舉,已經踐踏底線了,不配為王."

祝弘主道:"甯元憲雖然有這樣那樣的毛病,但他依舊是王.甯政就更不用說了,雖然他擔任越王的時間僅僅不到一刻鍾,但是他施展的都是王道,更加是一個好的國王.甯岐也做了不到一刻鍾的王,他利益之上,堅韌不拔,也依舊是一個不錯的王.甯紹是一個扭曲的瘋子,但他這樣的人,也可以為王,瘋王也是王."

祝戎一陣錯愕,隱隱有些體會到了父親話里的意思.

英明的君主是王,昏庸的君主也是王.而作為一個王者最重要的東西就是身為人主的認知,有些人就算權力再大,但是在心中始終把自己當成一個臣子.而有些人就算權力再小,卻是始終把自己當成主子.當然還有一種人,這種人叫沈浪.

祝戎道:"父親,這次去攻打沈浪的可有我們二十幾萬大軍."

祝弘主道:"那又如何?只要有人就有軍隊,人多的是,死個十幾萬又有什麼不好的?"

祝紅雪站在城門之上,望著地面上的一切就仿佛看螻蟻一般,這實在是不能怪他.他在天涯海閣呆得太久了,此時回到越國真的有一種19世紀末從歐洲回到滿清的感覺,眼前的一切都是那麼的落後卑微嗎,所以帶著天生俯視的目光.

而且他殺了太多的人了,在沙蠻族的時候殺了幾十萬,在西域諸國的時候殺了上百萬,所以此時在他眼中,世俗世界的人類真的和螻蟻沒有任何區別,僅僅只是一個數字而已.

他現在只想著趕緊結束這里的鬧劇,他要率領血魂軍返回西域諸國,打通死亡荒漠.

"沈浪,希望你稍稍爭氣一些,不要等我還沒有出手,你就已經全軍覆滅了."

……………………

天越獵場距離國都僅僅只有幾十里而已.

幾天幾夜後,甯紹和祝氏的幾十萬大軍終于兵臨城下,把整個獵場包圍得水泄不通.

沒有辦法,軍隊實在是太多了,行軍幾十里並不難,但是各自進入戰斗陣列就要耗費許多時間了.

這幾十萬大軍可謂是將星如云,岐國公甯岐,翼國公甯翼,長公主甯蘿,天越都督張召,天越提督祝無邊(祝霖大將軍之子),靖安伯伍召重等等.

這幾十萬大軍的主帥是誰?越國樞密使甯裕,就是原來的越國大宗正,他是甯元憲的叔叔.

三大王叔,甯啟,甯綱,甯裕,前面兩人因為支持甯元憲和甯政,此時也被下獄了.只有這個甯裕依舊屹立不倒,他幾乎時時刻刻都和祝氏保持一致.當然並不是因為他效忠祝氏,而是誰勢大他就依靠誰.

沈浪事變之後,整個越國的尚書台和樞密院幾乎遭到了徹底的清洗,一時間竟然找不到人做這個樞密使,甯裕身份足夠高,資曆足夠老,所以就把他推了上去.

當然甯裕這位主帥絕大部分時候都是不說話的,真正的主帥是祝氏.

越王甯紹的心腹年公公道:"這一戰,其實就是玩兒,陛下智計無雙,沈浪軍隊中計感染重疾,兩萬軍隊減員已經不足一半了.我們四十萬大軍對戰沈浪一萬,完全輕而易舉."

這話一出,幾乎無人回應.

年公公道:"岐國公,您有何想法呢?"

閻厄不由得皺眉,你只是一個宦官而已,在場幾個公爵,你有什麼資格這樣直接問話.

但這位年公公之前一直是鳥絕城的人,兩年前才跟著甯紹閹割入宮成為宦官,所以規矩是不怎麼講的,而且他也算得上是欽差,稍稍無禮一些也沒什麼.

他這話是在問,種氏家族已經投降沈浪了,你甯岐是不是有什麼別樣的想法呢?

甯岐當時知道這件事情是無比憤怒的,甯紹太過于歹毒,太沒有底線了,為了讓沈浪的軍隊感染瘟疫,為了讓他背上一個巨大的包袱,竟然犧牲掉整個種氏家族還有八萬大軍.這樣的人如何為君?簡直是瘋狂之王.

聽到年公公的問話後,甯岐直接道:"傾力一戰而已."

"好,好."年公公道:"陛下說了,沈浪軍隊感染重疾,損失慘重,已經不堪一戰.但是獅虎搏兔,尚盡全力.這一戰不僅僅代表著越國和叛逆沈浪不共戴天,更代表著大炎帝國,務必一戰定乾坤."

全場眾將絲毫沒有回應,唯有甯翼和甯蘿躬身道:"謹遵陛下之旨."

………………………………

沈浪站在寨牆之上,望著外面密密麻麻,無邊無際的軍隊.

超級大場面啊,單純人類軍隊來說,這應該算是沈浪迎戰過最多敵人的一次了.

將近四十萬大軍,延綿幾十里,將三萬畝的天越獵場包圍得水泄不通.這里距離國都幾十里,但中間的空檔幾乎全部被大軍淹沒了.

"陛下,西大營真的不守嗎?"種堯問道:"在陛下的治療下,我們的八萬大軍大多存活了下來,雖然身體還非常虛弱,但不乏一戰之心."

沈浪搖頭道:"西大營不守比防守效果更好,在所有人心目中西大營那邊已經是瘟疫死地,遍地都是尸體,你若去守,敵人反而要攻打.你若不守,敵人反而不敢攻了."

天越獵場實在是太大了,差不多有二十平方公里,城牆是沒有的,只有木頭搭建成的寨牆,確實有些不堪一擊.

而且這寨牆周長超過三十里,沈浪只有區區兩萬軍隊,卻要防守三十里寨牆,也就是說平均一米只有一個人.

因為沈浪的救命之恩,種堯麾下的八萬大軍當然願意為他效死.但他們大部分人大病剛剛痊愈,身體還非常虛弱,而且還具有一定的傳染性,和沈浪的軍隊依舊處于隔離狀態.

所以這一戰,種堯的八萬人起不了作用,說得再直接一些,他們確實是沈浪的包袱.

種堯道:"那請允許我種氏家族的子弟為陛下一戰,就連我自己也願意成為陛下身邊的一名小卒."

沈浪道:"那有勞了."

其實現在沈浪面對種堯的時候很尷尬,那天晚上種師師發出了那種怪異的慘叫,而且還說了一句你就是那個玷汙我清白的白無常,這讓種氏家族的人如何看沈浪?

其實當時沈浪並沒有真的糟蹋種師師,起碼沒有用作案工具.不過他臉皮厚到極點,就算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他也能夠坦然面對種堯.之所以尷尬是因為對方的態度,種堯總是一副要把種師師給你為奴為婢的態度.

然而現在的沈浪,真的已經不想迎娶任何人了,除非有巨大的利益.

……………………

次日,黎明!

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整個天越獵場的西半邊寨牆是完全空的,一個士兵防守都沒有.

東大營這邊,大約十五里的城牆上,僅僅只有一萬守軍.

張召,祝戎等人驚愕?沈浪這是搞的什麼鬼?他這是瘋了嗎?總共只有兩萬大軍,為何只出現了一萬?難道真的是因為感染瘟疫死了一萬人?張召和祝戎都是萬萬不信的,就連甯翼和伍召重等人也不信.

但是面對近四十萬大軍,沈浪只派一萬人出戰?何其瘋狂?

"那要不要攻打西大營?"伍召重問道.

祝戎搖頭道:"沈浪軍隊感染瘟疫而傷亡慘重應該是假的,但種堯的八萬大軍感染瘟疫卻是真的,所以沈浪才會將東西大營徹底隔絕.而且東西大營自成一體,我們就算攻破了西大營也沒有太大的異議,所以這一戰專注攻打沈浪的東大營."

越國中軍高台距離沈浪大營大約四里左右,足足三十米高度,能夠俯瞰整個戰場.站在高台上的祝戎用望遠鏡可以將沈浪的部署防禦看得清清楚楚.

沈浪的防線簡直是太薄弱了,用木頭建成的寨牆僅僅只有不到三米高,而且還尤其得單薄,根本承受不了什麼撞擊.寨牆之上雖然也有平台,但根本放不下什麼重型武器,以致于沈浪還要在寨牆上鑿一個大孔,然後把火炮放在地上.

"這大概是有史以來最懸殊的一戰吧,也只有沈浪才做得出來."祝戎道:"用一萬人對戰四十萬人?想想都不寒而栗."

旁邊的甯翼冷笑道:"沈浪還是沒種,否則他怎麼不去攻打國都啊?"

祝戎淡淡道:"他不是不敢,而是不舍得."

甯翼道:"舅父,這第一陣讓誰打?甯岐?"

這一戰甯岐率領十萬大軍是唯一屬于越國的軍隊,這些人的心思複雜,一點都不想和沈浪作戰,但因為覺得沈浪必輸無疑,所以也沒有想過要投降沈浪,甯翼這話就是想要讓甯岐這十萬人作為炮灰先送上去.

祝戎搖了搖頭,朝著甯蘿和靖安伯伍召重道:"你們率軍打第一陣如何?"

"好!"甯蘿道,她渴望戰斗,渴望殺戮,所以戰場之上絕對不會退縮.

而靖安伯伍召重和沈浪有生死大仇,更加會死戰到底.

………………

太陽猛地躍上了空中.

在陽光之下,地面上的一切看得更加清楚.

雙方的軍隊看上去更加懸殊,一方是黑黑壓壓,無邊無際.而沈浪這一方,稀疏凋零,薄薄的木頭寨牆簡直不堪一擊.

"咚咚咚咚咚……"驚天的戰鼓聲響起.

主帥甯裕猛地拔出寶劍,高呼道:"攻寨,攻寨!"

什麼投石機,什麼攻城武器,全部都不需要了,前面只是一個木頭寨牆而已,區區不到三米高,而且被風吹雨淋幾十年,早就脆弱不堪,只要沖到面前,輕而易舉就可以推倒了.

"沖!"甯蘿猛地拔劍,厲聲高呼.

毀滅,毀滅,不管是毀滅誰,總之要是毀滅和殺戮就好,尤其是沈浪.

靖安伯伍召重猛地拔劍,大吼道:"大軍沖鋒,將沈浪斬盡殺絕."

然後十萬大軍,潮水一般朝著天越獵場的寨牆狂沖而去.

塵土滾滾,整個地面開始微顫.

從天上望去,這十萬大軍如同黑潮一般朝著薄弱的寨牆湧來.

甯蘿和伍召重都知道沈浪有火炮,能夠在千米之外就射出鐵球,威力驚人無比,但是區區幾百個鐵球,又能殺死多少人?

大軍距離寨牆只有四里左右,最多五分鍾就可以沖到了,在這段時間內沈浪火炮又能射出多少鐵球?

他們也知道沈浪涅槃軍擁有驚人的箭術,但這不是城牆,而是脆弱的木頭牆,一推就倒的.只要沖到寨牆面前,他絕對不相信沈浪的區區一兩萬人能夠打贏十萬,二十萬,三十萬人.

………………

"砰砰砰……"

甯蘿和伍召重的十萬大軍繼續沖鋒,距離天越獵場寨牆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進入一千米內了,九百米,八百米!

祝戎一愕,為何沈浪還不開炮,他用望遠鏡看得清清楚楚,沈浪明明有幾百門火炮,明明已經進入攻擊距離了,為何還不開火?他難道不知道,這是最寶貴的攻擊時間嗎?等大軍沖到寨牆面前,再想開炮已經來不及了.

祝戎立刻感覺到不對,直接下令道:"岐國公,翼國公,率領你們的十萬大軍,出擊!"

所有人一愕,攻城拔寨都是都是一支一支軍隊接力戰,哪有一下子把二十萬軍隊全部壓上去的?

當然現在這個戰場足夠大,天越獵場三萬畝,也容得下二十萬大軍作戰,但這不是傳統戰法啊.

不過甯岐只是稍稍驚愕一下,然後點頭.

甯岐拔劍,高呼道:"大軍出擊."

甯翼拔劍,瘋狂嘶吼道:"大軍出擊,把沈浪叛逆斬盡殺絕,斬盡殺絕!"

然後,又十萬大軍瘋狂沖出.

刹那間的畫面,真的如同非洲動物大遷徙一般,長十幾里,寬三四里內的范圍內,密密麻麻全部都是沖鋒的軍隊.

所有人都感覺到不對了.

因為最前面的軍隊,已經沖到了五百米內了,沈浪依舊沒有開火,這完全進入火炮的殺傷范圍了,為何還不開火?

"沖,沖,沖!"

二十萬大軍幾乎將整個地面都覆蓋了,完全看不見原來的顏色.

黑潮一般的軍隊,繼續逼近.

四百米了!

祝戎驚愕,都這個距離了,沈浪你還不開火嗎?你到底在想什麼啊?你究竟想要做什麼啊?

三百五十米!

沈浪大營的高台之上,種堯站在沈浪身邊,他看著視野之內全部是密密麻麻的敵軍,整個人都微微顫抖.他真的很想問一句,陛下還不開火嗎?

寨牆上的種師師甚至本能地夾緊了雙腿,這應該是她經曆最最瘋狂的戰爭了.

外面敵人如同潮水一般轟鳴,看上去仿佛近在咫尺了,而沈浪的一萬守軍靜靜無聲,仿佛沒有絲毫反應,她感覺到心髒都要跳出胸腔了.

所有人都目光眺望著沈浪.

終于,沈浪手中的旗幟猛地揮下!

幾十個將領同時嘶聲吼道:"開火,開火,開火!"

瞬間,幾百門火炮同時開火!

"轟轟轟轟轟……"

驚天動地的爆炸,震耳欲聾,整個地面都在劇烈的顫抖.

寨牆之上的種師師幾乎本能要去捂住耳朵,結果發現早就塞了棉花了.

"唰,唰,唰……"

幾百門火炮射出去的不是鐵球彈,而是霰彈.

這也是沈浪的決定,實心炮彈不打了,直接就用屠殺性的霰彈.

這幾百門滑膛炮,超過三分之二是十二磅炮,還有三分之一是十八磅炮.但不管是12磅,還是18磅,因為采用威力驚人的炸藥,所以哪怕發射散彈,有效殺傷距離也能達到五百米.

但是沈浪為了達到最震撼的屠殺效果,哪怕五百米內也沒有開炮,而是選擇三百五十米.

而在這個距離內這兩種火炮威力無窮,哪怕是霰彈都可以輕而易舉射穿每一個士兵的身體.

按照地球上的制造方式,十二磅霰彈里面大概有五十枚彈丸,十八磅霰彈大概有七八十枚彈丸.

但沈浪的炸藥更加威力驚人,所以就把里面的鐵丸變成了鉛丸,這樣同等體積下質量更大,殺傷力也更大.十二磅的霰彈其實重量超過了十二磅,足足塞入了八十顆彈丸.十八磅的霰彈里面更是塞入了一百二十顆鉛丸.

所以刹那間,射出去超過了五萬枚彈丸.真的是鋼鐵風暴一般,瘋狂噴灑了出去.

沖殺在最前面的士兵,就感覺到眼前一花,然後密密麻麻的暴雨瘋狂砸下.

瞬間……

雨打芭蕉一般,無數血花飆射.

瘋狂的屠殺!

三百多米的距離下,霰彈丸狂暴地射穿一個士兵的身體,然後又鑽入第二個.

幾乎是瞬間,成片成片的敵人倒下.

………………

中軍高台之上的祝戎用望遠鏡看得清清楚楚.

隨著沈浪火炮的開火,無數鋼鐵暴雨砸下,然後他的軍隊就仿佛浪花撞上礁石一般,瞬間碎裂了無數.

這一波死了多少人?上千人?這,這也未免太驚人了.

甯蘿和伍召重一愕,然後猛地高呼:"繼續沖鋒,繼續沖鋒!"

然後,無數大軍稍稍停頓了一下,繼續瘋狂沖鋒.

沈浪的霰彈雖然驚人,但第一輪炮擊也就是射殺千人而已,對于二十萬大軍來說,這幾乎是微不足道的數字.

"沖,沖,沖!"

只要沖到寨牆面前,就是勝利.

然而,然而僅僅十幾秒鍾後.

"轟轟轟轟……"

沈浪的幾百門火炮,再一次轟鳴.

"嗖嗖嗖嗖……"

無數的鋼鐵暴雨,再一次狂灑而出.

再一次瘋狂地屠殺,而這一次距離更近了,五萬彈丸屠殺了近兩千人,敵人實在是太密集了.

而沈浪火炮的射速實在太快了,因為用的是上好的鋼鐵,所以不需要擔心炸膛,也不需要過多冷卻.用的是最好的火藥,爆炸的時候,幾乎一點殘渣都沒有留下,連包裹炸藥的油棉布都徹底燃燒乾淨,也不用過多清理炮膛.

開炮之後,用最快時間把炮膛內部一抹,塞入火藥包,塞入霰彈,開火,整個過程行云流水,甚至還可以更快.

所以,接下來沈浪的幾百門火炮射速非但沒有減慢,反而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轟轟轟轟……"

一陣陣驚天動地的巨響,一陣陣鋼鐵暴雨狂灑而出,瘋狂地收割著生命,祝氏培養出來的軍隊絕對算是勇敢的了,迎著著可怕的金屬暴雨狂沖.

距離越來越近,越來越近.三百米,二百米,一百米,五十米.

但是每前進十幾米,都變得如此的艱難.

沈浪的火炮密度太高了,每隔不到二十米,就有一門火炮.

當敵人沖到幾十米之內的時候,無數的金屬暴雨幾乎無死角地屠殺.

而更加讓人絕望的是,寨牆上的一萬軍隊也開始射箭了,全部是兩石半的超級強弓,百米距離內的殺傷力無窮,精准度高得嚇人.

五十米,成為了敵人的極限距離,再也無法寸進半步.

接近這個距離范圍內的所有敵人,全部都變成了尸體.

屠殺,屠殺,屠殺!

在這個距離內,火炮的霰彈丸幾乎能夠打穿十幾米,只要有足夠的人,一顆彈丸可以穿透四五個人的身體.

在這條線內,無數的尸體堆積如山.

火炮彈丸狂灑,箭雨狂射.

寨牆面前的幾十米,成為了絕對的死亡地帶.

……………………

"我……我……"種師師本能地要喊出一句粗話,她雖然是千金大小姐,但偶爾也會爆粗口的,只要不被父母聽見就可以了,但周圍那麼多人,她還是咽了回去.

因為她緊握彎刀,已經准備好進入最瘋狂的厮殺了,他絕對不會給種氏家族丟臉的,尤其不能在沈浪面前丟臉,垃圾白無常,人渣,惡棍,變態.

望著沖上來的幾十萬敵軍,她真覺得這是一場絕望之戰.沒有想到竟然打成了這個樣子,那幾十萬軍隊根本就無法靠近.她連一刀都沒有斬出去,敵人就倒下了無數.

而且沈浪的軍隊好強啊,這些高大的女人,每一個都會連珠箭,每秒鍾就能射出一箭,簡直強大得讓人發指.

就開戰這會兒功夫,她們已經射出了上百萬支箭了.這些火炮打出了多少彈雨,更加不知道了,完全是天文數字.

反正前面幾十米的地面上,密密麻麻都是尸體,真正尸山血海.

……………………

中軍高台上,祝戎用高倍望遠鏡看到了這一切.

他覺得頭皮一陣陣發麻,全身毛骨悚然,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秘籍的殺戮地帶.

十幾里的區域內,全部被彈雨密布了,毫無死角.彈雨夠不著的地方,箭雨密布.

這哪里是戰場,簡直就是屠戮場.

"我就知道會是這樣,我就知道!"祝戎顫抖道,他對沈浪了解得太深了,他知道沈浪一定不會打無准備之戰.

但是真正發生的時候,還是讓人眼球要驚爆了.他甚至能夠感覺到,沈浪的軍隊已經進入了一種瘋狂狀態,火炮的射速越來越高了.

"轟轟轟……"驚人的巨響,完全不絕于耳.

"大帥,戰局要崩潰了,軍隊承受不了這麼巨大的傷亡,要潰散了."

其實祝氏的軍隊已經足夠彪悍了,換成其他軍隊這麼個的傷亡,或許早就崩潰了,但他們一直到現在才出現崩潰的趨勢.

祝戎咬牙切齒道:"本以為要打個幾天幾夜了,沒有想到才不到一個時辰,就要崩潰了."

接著,他猛地下令道:"張召,你的十萬大軍也壓上去."

天越都督張召大吼道:"遵命."

然後,他猛地拔劍大吼道:"沖鋒."

又一支十萬大軍瘋狂沖鋒,朝著沈浪薄弱的寨牆沖殺而去.

但祝戎知道,這幾十萬大軍真的只能作為消耗沈浪彈藥的炮灰.

這個世界普通軍隊已經過時了.

祝戎望向了隱元會舒亭玉道:"舒少主,沈浪這樣的武器,你的鐵血軍扛得住嗎?"

舒亭玉道:"會有傷亡,但扛得住!"

祝戎道:"我的軍隊為你們擋沈浪的無數彈雨,你們出動吧."

舒亭玉望著沈浪的方向,緩緩道:"沈浪,剛才只是開胃菜而已,真正的戰斗來了.我會讓你知道,你的涅槃軍不如我的鐵血軍.你的亞馬遜軍團,充其量也就是和我鐵血軍不相上下而已."

接著,舒亭玉高呼道:"鐵血軍,出擊!"

頓時間,兩萬隱元會的鐵血軍如同閃電一般狂沖而出,速度無比飛快,如同獵豹一般.

祝戎又朝著通天寺的空諍大師道:"大師,你們呢?扛得住嗎?"

空諍大師道:"沒問題,沈浪的武器雖然犀利,但還無法奈何我們通天寺軍團."

"出擊!"

隨著一聲令下,通天寺超級軍團,出擊!

………………

注:第一更送上,兄弟們月票啊?被拉開距離了,好痛!

上篇:第486章:種師師之軀!命運大決戰!(新盟主雨逍遙賀)    下篇:第488章:驚天動地!敵全軍敗滅!(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