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495章:新時代!甯紹凌遲處死!   
  
第495章:新時代!甯紹凌遲處死!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浪望著甯政良久,雖然現在他披頭散發,但真的幾乎沒有什麼改變,甚至眼神和兩年多前都沒有多少變化,還是那麼透澈堅毅,只不過變得深邃了一些,過去兩年非人的待遇,都絲毫沒有動搖他的意志,這大概是百年以來最好的越王了.

不過沈浪還是非常尷尬的,之前他扶持甯政,雖然沒有任何君臣之意,但沈浪好歹還擔任過甯政長平侯爵府長史,也算是甯政的屬官,而現在一下子就變成了他的君主.

沈浪本能地想說他才不想做什麼狗屁人皇,但想了想還是作罷,這樣說大概會讓甯政傷心的.

"王兄,你要總這樣的話,以後就不好見面了."沈浪苦笑道.

甯政起身,彎腰站在一側,禮儀一絲不苟.

沈浪來到卞逍的面前,拿起他的雙手,用X光眼查看他的筋脈,還有雙腿筋脈.

卞逍是宗師級強者,所以被抓捕之後被廢掉筋脈,幸好時間還不長,不像是蘭逍大宗師筋脈廢了好幾年再接就困難了.

"您這筋脈我能接上,大概用一兩年時間武功也能恢複."沈浪道:"我會盡快安排手術的."

卞逍叩首道:"臣謝主隆恩."

其實卞逍是真的冤枉,他和沈浪幾乎沒有正面接觸過,兩人唯一的接觸可能就是在金山島之爭上,當時卞逍公爵地位崇高無比,而沈浪只是一個小贅婿.結果他也被沈浪牽連了,從位極人臣變得一無所有,舉族下獄.

當然,祝氏家族不是沒有給過他機會,只要他願意投降,兵權保不住,但爵位還是能保住的.但卞逍這個人何等強硬,怎肯投降?所以他的十萬大軍被祝紅雪的血魂軍擊敗了,豔州也丟了.

沈浪再來到張翀的面前,道:"春華在怒潮城,做得非常出色,等我救出您之後,便迎娶她入門.不過恐怕只會有一個很小的儀式,而且婚書上只能用姜浪的名字."

張翀微微一顫,然後跪地叩首道:"臣惶恐,臣謝主隆恩."

他還真是感慨萬千,沒有想到光宗耀祖的使命真的落在女兒的身上了?

沈浪目光剛剛落在甯啟王叔的臉上,對方露出了複雜的目光.

之前幾年時間內,甯啟王叔對沈浪都沒有什麼好感,也不知道訓斥過多少次.而且他之所以下獄不是因為支持沈浪,甚至也不是因為反對大炎帝國,而是因為支持甯元憲和甯政.

但是現在已經到了必須站隊的時候了,大炎帝國對越國所做的一切太不榮譽了,甚至是太丑陋了.整個東方世界要麼姓姬,要麼姓姜.如今撥亂反正,越國唯有效忠姜氏王朝.

"臣甯啟,參見陛下!"王叔甯啟下跪叩首.

"臣甯綱參見陛下."王叔甯綱下跪叩首.

緊接著,在場幾百人都整整齊齊跪下叩首.

"臣等參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這些人都被號稱為沈浪余孽,哪怕這里面很多人壓根就沒有支持過沈浪,僅僅只是支持甯元憲和甯政而已.

片刻後,超過千人整整齊齊跪下,叩首:"臣等參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整個朝堂涇渭分明,所有心向姜氏的人整整齊齊跪下,所有心向大炎帝國的官員筆直站立.

別說投機,至少在這個時候沒有人投機.

因為所有人都是用自己的生命在站隊,天越城大決戰沈浪是贏了,但是天涯海閣還在越國境內了,他們的勢力幾乎毫發未損,更別說大炎帝國還如日中天,強大到讓人絕望.

所以今天所有向沈浪下跪效忠之人,明日可能就會成為大炎帝國的刀下之鬼.

……………………

沈浪緩緩走回到台階之上,而不管他走到哪里,都有超過六個大宗師級強者緊緊跟隨.

他目光望向了甯岐,對方一顫,顯得非常掙紮.

從頭到尾甯岐都沒有效忠過沈浪,他甚至沒有任何勇氣抵抗大炎帝國,他只不過是堅守了自己的底線,不願意親手殺甯元憲和甯政.

從他個人的角度,哪怕一直到現在他都不願意站在沈浪這一邊,因為大炎帝國太強大了,天涯海閣太強大了,站在沈浪這邊就意味著未來的滅頂之災.

但這個世界上很多時候都是迫不得已的,當他不願意殺甯政的時候,就已經被迫要站隊了.

有些時候有灰色地帶,但有些時候卻是非黑即白的.

整個東方世界,你要麼站在姜氏這邊,要麼站在姬氏這邊.

從情感上,甯岐向往姜氏,姬氏做的一切太丑陋了.但從理智上,站在姜氏這邊真的亡族滅種的.

但現在甯岐真的別無選擇了,他再也無法站在中間了.

長長歎息一聲,甯岐朝著沈浪跪下,叩首道:"臣甯岐,參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沈浪道:"三殿下,你曾經是一個非常了不起之人,擁有最敏銳的目光,擁有最狠辣果決的手段和權術,然而這兩年多時間你失去了方向.然而我希望接下來你能夠重新找到方向,找到曾經的那個自我."

甯岐叩首:"臣慚愧,但願不辜負陛下期望."

沈浪道:"我真的期待三殿下能夠成為越國的無敵統帥."

甯岐叩首在地,一動不動.

……………………

接下來,沈浪目光望向了甯翼.

對方立刻跪下,不斷叩首道:"臣參見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甯翼還是那個甯翼,其實當他還是越國太子的時候不是這樣的,是充滿精致,優越和驕傲的,而且權術上也不差.

某種程度上,甯元憲的幾個兒子沒有一個草包,真正絕頂出色的或許只有甯岐和甯政,但不管是甯禛,甯景,甯翼,甚至是甯紹,都算是出色之才.

甯翼的墮落是因為祝氏,在很長時間內甯翼更像是祝是圈養的寵物,完全沒有經曆過任何風浪,直接就把他扔到了南毆國這個慘烈的戰場.貪生怕死的甯翼一旦跪下來,整個精神和脊梁就徹底被閹割了,再也站不起來了,只能不斷墮落下去.

在很長時間,甯翼都是沈浪最重要的一個敵人,但兩個人見面的時候也很少,因為那段時間甯翼都是高高在上的越國太子,並不是很把沈浪放在眼里.等到他把沈浪放在眼里的時候,很快就被沈浪一巴掌拍得半死了.

甯翼犯下了很多罪行,甚至是不可饒恕的,比如他曾經很長時間都想要奪走金木蘭,他折磨過甯元憲,折磨過甯政.

但是禽獸也分有級別,甯紹當時想要弑殺甯元憲的時候,甯翼也驚呆了,不願意出手.

沈浪望著甯翼,久久沒有說話.

甯翼不斷顫抖,拼命磕頭哭泣道:"臣參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沈浪陛下,臣錯了,臣錯了,千萬別殺我,別殺我."

"臣不想死,不想死……"

一開始還只是小哭,之後索性嚎啕大哭,直接癱倒在地上.

沈浪望著甯翼,內心真的陷入了為難.他本來想要把甯翼交給甯政處置,因為甯政才是越王.

但想過之後,他不能這樣做,甯翼畢竟是甯政的兄長,畢竟是甯元憲的兒子,難道要讓甯政殺兄?讓甯元憲殺子嗎?

甯政做不出來,此時的甯元憲也做不出來的,所以這件事情還是要他來做.

甯翼折磨甯政,某種程度罪不至死,但是作為兒子他折磨父親甯元憲,必死無疑了.

很快沈浪有了決定,名義上對甯翼進行流放,流放到東邊荒島上,然後在這個島上將他秘密處決,埋骨在荒島之外.

沈浪道:"甯翼不忠不孝,流放萬里,終身不得返回越國."

這話一出,甯翼拼命磕頭,大哭道:"臣謝主隆恩,謝主隆恩."

…………………………

沈浪目光落在甯蘿長公主的臉上,再一次感歎造化弄人.

他和甯蘿公主明明可以成為最好的盟友的,甚至他還救過甯蘿公主的性命.

結果因為矜君的王後對甯蘿毀容,使得甯蘿內心扭曲,痛恨一切,包括矜君和沈浪.

其實,她作惡不多,至少她沒有折磨過甯政,也沒有折磨過甯元憲.

但是在幾個月前,她殺了五百多人.這五百人號稱是沈浪余孽,但卻是無辜的.他們原本可以不死的,因為沈浪已經和祝氏家族談好了.

結果甯紹這個瘋子不願意丟了顏面,拖延了幾分鍾下旨,而甯蘿公主內心扭曲,迫不及待殺人滿足自己的毀滅欲望.

所以,她也必死無疑了.

"沈浪,要殺要剮,悉聽尊便."甯蘿長公主站著站著一動不動,桀驁不馴地望著沈浪,發出一陣陣冷笑.

"拿下!"

隨著沈浪一聲令下,幾名亞馬遜女戰士上前,給甯蘿公主戴上鐐銬,直接從宮殿帶走了.

剛才就是不願意見到這一幕,甯元憲才走的.有些事情一定要發生,但至少他可以不看.

…………………………

最後沈浪目光落在了越王甯紹的身上,終于輪到這個人了.

老實講沈浪還真的從來沒有見過這種人,如此之扭曲瘋狂.說他聰明吧,確實是聰明之極.說他愚蠢吧,簡直顛覆認知.

但毫無疑問,這是世界上最自私貪婪之人,他的無情超過世界上任何人,不管對自己的父母,還是妻子兒女,他都不太在乎,所有的一切都為了自己的痛快.

弑殺父王甯元憲,他沒有壓力,殺弟弟甯政,也更是毫不在乎.在做越王這兩年時間,不知道有多少無辜少女埋骨于他的院子之外.

這是一個惡人,一個徹頭徹尾的惡人,一個壞到全身上下都流膿的人,一個已經不配為人,禽獸不如之人.

沈浪朝著甯紹一笑.

越王甯紹也一笑,並且豎起了一根大拇指道:"沈浪,你厲害,連祝紅雪的血魂軍都被你滅了,你實在厲害,我真是做夢都想不到."

"好說,好說……"沈浪道.

甯紹道:"願賭服輸這種事情,我懂,我懂!"

接著,他摘下了頭頂的王冠,脫下了全新的王袍,道:"越國王位原本是屬于甯政的,現在還給甯政了."

沈浪道:"你這越王本就名不正言不順,算不得數的."

接著,沈浪道:"來人啊,送上來."

幾個武士上前,捧著全新的王袍,王冠.

"送到越王面前."沈浪道:"黎恩公公,這個差事就交給您了."

"是,陛下."

黎恩公公上前,拼命控制著自己顫抖的雙手,因為他的筋脈也被切斷了.

原本是需要沐浴更衣的,但也不比在意這許多了,黎恩帶著幾個宦官上前,稍稍給甯政洗了一下頭發,然後換上了新的王袍.

接著,甯政走到台階之前跪下.

沈浪拿過冠冕,為甯政戴上.

這應該是最簡單的加冕禮了,但也是最正式的.

這代表著從此之後,越王是受大乾帝國加冕,越國效忠的是大乾王朝.

"諸位,拜見你們的越王吧."沈浪緩緩道.

頓時,大殿之內上千人整整齊齊跪下,叩首道:"參見越王陛下."

時隔兩年半之後,越國的王位終于回到了甯政的頭上.

甯政沒有落座,而是依舊站著道:"昭告天下,從今以後我越國不再效忠大炎帝國,效忠的是大乾帝主陛下."

滿朝上前臣子,再一次叩首道:"臣等遵旨."

甯政繼續道:"下昭,撤銷內閣,恢複尚書台,罷免祝弘主任何職務,甯綱為尚書台第一相,張翀為尚書台第二相,王承惆為尚書台第三相."

三位大臣出列,叩首道:"臣遵旨."

甯政道:"罷免甯裕,祝戎,張召在樞密院所有職位,冊封卞逍公爵為樞密使,甯啟王叔為樞密院第一副使,甯岐公爵為的樞密院第二副使."

三人出列,下跪叩首道:"臣遵旨.

種堯和種鄂雖然投降了沈浪,但此時依舊是越臣,而且沒有立功,不能得高位.

事實上就連甯岐也不應該成為樞密院副使,因為他更是寸功未立,雖然說沒有犯下致命錯誤,可長期以來的立場確實不夠清晰.

但是兩年半前他可是做個片刻的越王,關鍵時刻他甯可舍棄王位,也不願意對甯元憲和甯政下手,這兩年時間來也努力保護這些所謂的沈浪余孽,最關鍵是不管是沈浪還是甯政,都渴望甯岐能夠恢複之前的銳利.

"甯禛,甯景."

隨著甯政的召喚,四王子甯禛,六王子甯景出列.

這兩個人曾經都是太子一系,尤其是甯景更是如同小丑一般,蘇氏得勢的時候,他張牙舞爪.蘇氏覆滅之後,他惶惶不可終日,拼命去巴結太子.太子完蛋後,他有上躥下跳去巴結三王子甯岐.

但是沈浪身份揭露,越國朝堂劇變的時候,這兩個人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動,沒有繼續活躍,而是徹底隱藏起來.

甯紹繼位的之後,也曾經讓他們出來效命,但這二人依舊閉門不出,沒有助紂為虐.

當然他們這樣做並非是因為效忠沈浪,這兩個人從來都沈浪都沒有什麼好感,只不過在關鍵時刻,他們還是堅守了自己的底線,不願意為了權勢,去做出禽獸之舉.

甯政道:"家國,家國,雖說我甯氏不能家國不分,更不好家天下.但越國殘破,作為甯氏子弟,你們也要承擔起應有的責任,開始學習著為國分憂,為大乾王朝盡忠."

"遵旨."

"遵旨!"

甯政道:"那今天就暫時到此為止了."

群臣再一次跪下,叩首道:"臣等遵旨."

而與此同時,祝弘主,祝戎,張召等人紛紛摘下了官帽放在地上.

幾百名,幾千名官員全部摘下官帽.

他們也是在站隊,甯政已經說過,從此越國奉大乾王朝為正統,而這幾千人是不願意效忠沈浪,依舊承認大炎帝國是正統.

整個朝堂立場無比清晰,跪下的全部是願意效忠大乾王朝,站著的人全部效忠大炎帝國.

那麼沈浪拿這幾千人怎麼辦?全部殺掉?

不行的!

首先這些人都是越國之臣,就算是罪臣,那也是越國罪臣,需要交給越王處置.

其次,某種程度上已經要講究斗而不破了.

沈浪和贏氏家族,姬氏家族,浮屠山,天涯海閣已經不死不休.但是這天下諸國這些文武大臣卻沒有死仇,難道因為別人現在不效忠你就將他們殺得干乾淨淨?那樣就成為天下獨夫了.

某種程度上要講究默契,之前沈浪流亡海外的時候,十幾萬人被捕,稱之為沈浪余孽.但除了被甯紹和甯蘿殺了幾百人之外,剩下大多數人都沒有死.

人家得意的時候沒有殺你的人,那你得意的時候,也不要大開殺戒.

當然了,那些犯下死罪的鷹犬,該殺還是要殺.

天越城決戰獲勝之後,沈浪已經要殺很多很多人了.如果朝堂之上所有站著不跪的人都要殺,那整個越國八成的豪門貴族,七成的士大夫家族全部要被殺空了.

"將這些人全部抓捕下獄,按罪處置."甯政下令道.

"是!"甯岐道:"諸位大人,我此時手中還沒有多少軍隊,所以就不上鐐銬了,也請諸位自覺,不要讓我為難."

沈浪笑道:"鐐銬還是有的,不多而已."

所有人朝著地上望去,總共有幾百副鐐銬,都是之前甯政,張翀等幾百個所謂沈浪余孽首領戴來的.

沈浪拿起一副鐐銬,來到祝弘主的面前,笑道:"祝大人,你祝氏家族還算講規矩,所以我沈浪也講規矩,來,來,來,這副鐐銬我給您戴上."

接下來,沈浪就把幾十斤的鐐銬給祝弘主戴上了,手鐐,腳鐐,甚至脖子上枷鎖都沒有放過.

沈浪又道:"甯岐公爵,祝戎的鐐銬你親自來戴."

甯岐無奈,道:"臣遵旨."

按照甯岐的想法,是多多少少要給一些體面的,但沈浪這位人皇陛下睚眦必報啊,最後一絲體面也不願意給,他只能親自給祝戎也戴上鐐銬.

"還有甯裕大人,千萬不要落下了,也要戴上鐐銬."沈浪道.

原來越國大宗正甯裕渾身一顫,面如死灰地被戴上了鐐銬.

接下來,原來越國朝堂上所有的高官全部被戴上了鐐銬,所有四品以上官員和貴族,一個不拉.

包括靖安伯伍召重,還有怒江郡太守唐允.

"伍召重伯爵,唐允伯爵,我們也算是故人了."沈浪笑道:"但今日太忙了,所以沒有時間和兩位敘舊,但是不要緊,來日方長,來日方長,你們先去黑水台監獄呆著,很快我就會來和你們親熱親熱的."

這話一出,兩個人不由得色變.你都已經是人皇了,難道還要親自來折磨我們這兩個小人物嗎?你就這麼記仇嗎?

沈浪目光冰冷,他不濫殺無辜,但該殺之人,他一個都不會放過的.

"甯岐,這兩千多個大人不要急著送到黑水台監獄去,先游街一圈,讓整個國都的人看得清清楚楚,然後再關入監獄."

"對了,祝弘主大人年紀大了,一開始可以讓他帶著鐐銬走路,等到走不動的時候,就讓他老人家上囚車,而且是那種頭露出來的囚車,一定要讓人看清楚祝弘主大人的面孔,明白嗎?"沈浪道.

甯岐再一次頭皮發麻,躬身道:"臣,遵旨."

此時他慶幸,他終究還是越國的臣子,而不是大乾的直接臣子,否則接下來不知道要接多少荒誕的旨意.

而此時的祝弘主真的恨不得立刻撞死在朝堂之上,也免得接下來遭受無邊無際的恥辱.

八十幾歲了啊,為何沈浪最後一絲體面都不給他留下,還要讓他戴著鐐銬游街,還要承受奇恥大辱?

但是現在的祝弘主死都不敢死啊,不管什麼恥辱他都要受著,這樣才能保護越國祝氏全族.

甯岐道:"諸位,請吧."

超過兩千名官員,貴族如喪考妣地排隊走了出去,尤其前面幾百個高官貴族,全部帶著鐐銬,邁著恥辱而又沉重的步伐.

但這僅僅只是剛剛開始而已,接下來游街一圈,至少還要走五十里,要被幾十萬國都民眾看到他們淪為階下囚的一幕.

今天早上高高興興來上朝,本以為要見證沈浪之死,沒有想到下朝的時候也不用回家了,直接進入監獄,人世間的變化實在是太可怕了.

…………………………

"哈哈哈哈……"甯紹道:"有趣,有趣,有趣.眼前這一幕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的,過去這兩年所謂的越王生涯,對我來說真是如同過眼云煙一般."

接著,他朝著沈浪一拱手道:"如此我便告辭了,從哪里來到哪里去,我回通天寺繼續做我的和尚,阿彌陀佛,善哉善哉,沈浪閣下,後會有期了."

說罷,前越王甯紹雙手合十,直接朝著外面走去.

甯政沒有開口,因為甯紹的處置權要歸沈浪.

沈浪淡淡道:"來人,將禽獸甯紹拿下,當著越國萬民的面,千刀萬剮,凌遲處死!"

……………………

注:第一更送上,再一次低血糖,趕緊吃飯去,拜求大家支持.

推薦《我真的長生不老》,超有味道的一本書.

上篇:第494章:沈浪君臨王宮!相擁甯元憲!    下篇:第496章:沈浪帝王之怒!天下傳捷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