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496章:沈浪帝王之怒!天下傳捷報!   
  
第496章:沈浪帝王之怒!天下傳捷報!

g,更新快,無彈窗,!

聽到沈浪的話之後,甯紹頓時呆了一下,然後笑道:"沈浪,不要開玩笑了,我通天寺可還有兩三千僧兵在這王宮之內."

這話倒是半點不假,幾天前的那場大戰中,通天寺僧兵在沈浪的炮火襲擊下大敗,空諍大師不忍心見到自己的軍隊全軍覆滅,所以狂奔去戰場,拼命救下了最後這兩三千人,而這兩三千僧兵也確實一直駐守王宮之內.

一開始沈浪軍隊假扮成血魂軍進來的時候,通天寺僧兵沒有反應,而此時沈浪軍隊已經完全露出了真面目,他們依舊沒有什麼動靜.

在甯紹看來,沈浪的軍隊也只有三千多人進入王宮,而且沒有火炮的情形下,就算戰斗力比通天寺僧兵更強也有限,所以應該不會為了他甯紹一人的性命和通天寺僧兵戰斗到底.

那麼如此一來,他甯紹的性命應該是安全的啊.

沈浪一笑,一揮手,頓時幾名大宗師強者朝著甯紹逼近.

"沈浪,你難道要和我通天寺魚死網破嗎?"甯紹厲聲道,然後整個身體迸發出驚人的煞氣.

沈浪大聲道:"空諍大師在嗎?我們聊聊?"

片刻之後,遠處傳來空諍大師的聲音道:"好,老衲就在這後院等候你."

沈浪便朝著後院走去,只有一個人跟在他的身後,那就是穿著血魂軍鎧甲的仇妖兒,她還說過這幾天內應該無法動手的.

…………………………

小花園內,空諍大師跪坐在一個小亭子內.

沈浪走了進去,來到他的面前對坐,仇妖兒站在他的身邊.

"我通天寺真的是六大超脫勢力倒數第一的."空諍大師道.

沈浪道:"那誰是倒數第二呢?"

空諍大師道:"應該是懸空寺吧,不過他們的新方丈太神秘強大了,所以搞得也沒有人敢惹他們."

沈浪本來還想要問倒數第三的超脫勢力是誰?但想了想算了.

"姜離陛下跌倒,天下吃飽."空諍大師道:"若說六大勢力哪一家承受姜離陛下的恩惠最大?那毫無疑問是我通天寺,但是姜離陛下跌倒之後,若說哪一家吃得最少,那也是我通天寺."

沈浪沒有說話,盡管他明白對方的言外之意.

空諍大師道:"老衲看走眼了,本來覺得這一戰你必輸無疑的,但沒有想到竟然是這麼一個結果,血魂軍竟然全軍覆滅了."

沈浪依舊沒有說話,因為對方的那個但是還沒有說出來.

空諍大師道:"一個人不斷創造奇跡,但還是有人不斷質疑他,這正常嗎?"

沈浪道:"正常,因為思維慣性太強大了.之前我還是一個小贅婿的時候,每一處創造奇跡帶來的沖擊力最多只能維持兩個月,兩個月後無數人就會淡忘之前我給他們的沖擊,再一次瘋狂質疑我,然後再一次被我瘋狂打臉,如此反反複複.甚至可以這麼說,如果不是我身份被揭露,此時在國都萬民的心中我還是一個負面角色."

空諍大師道:"既然你心知肚明,那我也就不用開口了."

他的話非常明白,盡管沈浪獲得了天越大決戰的勝利,但他仍舊不看好沈浪接下來的結局.也就是說他覺得局面仍舊會有反複,沈浪的勝利或許只是暫時的.

"那我能夠帶走甯紹嗎?"空諍大師問道.

沈浪道:"不能,空諍大師,你不看好我的將來這沒有什麼.但就算我未來會輸,通天寺在越國也沒有機會了,甯紹死或者不死,對通天寺已經不重要了."

空諍大師道:"面子,還是要的."

沈浪道:"你通天寺要面子,那我就不要面子了嗎?"

空諍大師道:"如今在王宮之內,我們通天寺還有近三千僧兵.剛才你們揭露身份的那一刹那,我沒有任何舉動,就是想要體面地全身而退.如果任由你殺了甯紹,那可就不是全身而退了."

沈浪眼睛眯起,望著眼前這位空諍大師,緩緩道:"空諍大師,您究竟想要什麼?"

空諍大師道:"把甯紹交給我,我帶他返回通天寺."

沈浪道:"不,你不是想要這個."

空諍大師道:"沈浪施主,我要的就是這個.若是不答應的話,那我們還有三千僧兵."

沈浪忽然一笑道:"有意思,有意思,空諍,你想要什麼東西我知道,我成全你!"

空諍大師道:"要麼交出甯紹,要麼開戰."

然後,空諍大師猛地一揮手,三千僧兵潮水一般湧了出來.

有一點很有意思啊,之前通天寺的僧兵是穿著僧袍而不是鎧甲,如今全身竟然也包裹在鎧甲之內了,而且這鎧甲竟是隱元會鐵血軍的.

空諍大師道:"這是鐵血軍的備用鎧甲,舒亭玉少主離開的時候,送給了我們."

沈浪冷笑道:"通天寺的僧兵不是不穿鎧甲嗎?穿鎧甲算是什麼僧兵啊?"

空諍大師道:"為了勝利,當然要與時俱進了.沈浪閣下你的火炮非常厲害,但是卻不在王宮之內,你的這些亞馬遜女戰士戰斗力可能比我的通天寺僧兵還要弱一些,當然你們穿著血魂軍的鎧甲非常有利,但這些鎧甲身上畢竟有很多破損還來不及修複,所以三千對三千的話,你們損失慘重,為了一個甯紹不值得的,把他交還給我.總不能為了區區一個甯紹,你就犧牲一千人吧."

沈浪二話不說直接離開了,這個世界太可笑了,他哪怕表現出一點點善意,都會被視為軟弱可欺?

………………………………

王宮的廣場上.

兩支軍隊正在對峙,一觸即發.

左邊是沈浪的亞馬遜軍團,全部穿著血魂軍鎧甲.右邊是通天寺僧兵,全部穿著隱元會的鎧甲.當然血魂軍的鎧甲要強大得多,但面對普通的冷兵器,隱元會的鎧甲同樣是刀槍不入的,戰刀很難砍進,弓箭也很難射穿,畢竟這是厚厚的鋼鐵鎧甲.

空諍大師說得對,單純論戰斗力的話,可能通天寺僧兵還要更強一些.

"交出甯紹."空諍大師道:"否則開戰,後果自負."

甯紹哈哈大笑道:"沈浪,我沒有說錯吧,你承擔不起殺我的代價,所以剛才你就不該開口說要凌遲我的,這豈不是打臉嗎?君無戲言啊."

然後,他緩緩地朝著宮殿外面走了出來,朝著通天寺的僧兵軍團走去.

空諍大師道:"沈浪施主,把甯紹交給我,然後我便完整退去,你應該知道我此時內心存有善意."

甯紹走出了大殿,雙手高舉鼓掌道:"好一個君無戲言,好一個君無戲言,哈哈哈哈!"

無人阻擋甯紹,眼睜睜看著他朝著通天寺的僧兵軍團走去.

很快,甯紹就走到了通天寺那邊,走到了空諍大師的身邊.

"沈浪陛下,君無戲言,君無戲言,打臉啊."甯紹譏笑道,一邊笑還一邊拍打自己得到面孔,笑道:"沈浪陛下,太打臉了,你剛剛當著群臣的面說要將我凌遲處死,而如今我卻安然無恙地走了出來,大搖大擺地返回通天寺,你顏面何存啊?可笑,可笑啊……"

空諍大師道:"沈浪施主,你做出了明智的選擇."

甯紹朝著沈浪揮了揮手道:"沈浪……陛下,走了啊.甯政殿下,越國的群臣們,這就是你們效忠的人皇啊,哈哈哈哈……人皇啊,唾面自干的人皇啊,太可笑了."

沈浪依舊沒有說話,甯政也沒有說話,而越國的滿朝臣子則臉色蒼白,渾身氣得顫抖.如果任由甯紹就這麼走掉,那實在是太恥辱了.

"師叔,我們走吧,這里的好戲已經看完了."甯紹道:"人皇大戲?猴戲吧."

沈浪淡淡道:"空諍大師,你這是在碰瓷啊.你不看好我這沒什麼,但至于用這種方式向大炎帝國的皇帝陛下表忠心嗎?"

他一言道出了空諍大師的心思,所謂要帶走甯紹是為了通天寺的顏面?完全是瞎扯.

空諍只是承擔不起和平撤出越國王宮的責任,這樣就會讓大炎帝國懷疑他向沈浪妥協了,進而懷疑通天寺的立場是不是准備靠近沈浪了?畢竟通天寺曾經是站在姜離這一邊的.

所以上演這麼一出強奪甯紹的對立大戲,就能向大炎帝國表明自己立場了,我們通天寺依舊和沈浪為敵.

"無所謂,都無所謂的."甯紹道:"通天寺這樣做,既保住我的性命,還向皇帝陛下表明了忠誠,還稍稍揭露了沈浪陛下您的底氣,一舉三得,又有什麼不好呢?"

沈浪微微一笑道:"知道為什麼要放你過去嗎?因為要成全你們,你通天寺不是要想大炎皇帝表明忠誠嗎?要碰瓷我嗎?行,行,行成全你們.但不要演戲,要撕破臉皮,就索性徹底一點吧.剛才讓你們通天寺的僧兵走你們不走,那……現在都不用走了."

"關門."沈浪一聲令下.

"砰砰砰……"

頓時,整個王宮所有大門全部關閉,大殿所有門全部關閉.

"諸位大人,請稍候!"沈浪緩緩道:"亞馬遜軍團,准備開戰!"

隨著沈浪一聲令下,三千亞馬遜軍團全部戴上了頭盔,瞬間變成了戰斗隊形.

空諍大師寒聲道:"沈浪施主,可要想要了,這一開戰就是兩敗俱傷,你的亞馬遜軍團可就傷亡無數了,你的火炮不在王宮之內."

沈浪沒有再說半句廢話,淡淡下令道:"全部殺光,一個不留."

空諍大師臉色劇變,顫聲道:"通天寺僧兵,准備!"

頓時,三千名通天寺僧兵再一次使出了自己的拿手好戲,長柄戰刀電風扇,施展內力飛快旋轉.

"呼呼呼呼呼……"

王宮廣場上,頓時響起了一陣陣巨響.

三千支長柄戰刀一旦旋轉起來,那種威風真是足夠驚人的.接下來這三千僧兵只需要不斷前進就可以了,可以絞殺一切,碾壓一切.

空諍一點都不想打,但就像沈浪所說,他為了向大炎皇帝表達自己的立場.

"預備!"

隨著多拉公主一聲令下,三千名亞馬遜軍團彎弓搭箭.

"砰……"

空氣中仿佛有一股特殊的能量猛地爆開,這是上古能量控制中心開啟了.

頓時間空諍大師感覺到巨大的不妙,盡管他看不到,但卻清晰覺得臉上仿佛被一陣風刮過一般.

上古弓箭?上古武器?

空諍幾乎不敢置信,沈浪這是哪里來的上古武器啊?祝紅雪的血魂軍就算敗了,也應該會毀掉上古武器才是啊?

"三,二,一……"多拉公主開始倒數.

三千支上古弓箭對通天寺僧兵進行了瞄准.

"慢,慢……"空諍大師道:"沈浪施主,甯紹交還給你,後會有期."

然後,他便要帶著通天寺的僧兵離去.他就是碰瓷的,就是為了向天下證明他沒有向沈浪妥協,向皇帝表達立場,絕對沒有要為甯紹付出巨大犧牲的意思.

沒有火炮的沈浪軍隊本沒有什麼可畏懼的,但擁有上古弓箭又是可怕的.

"走!"空諍大師一聲令下.

沈浪冷冷道:"要碰瓷?那就撞死你!想撕破臉皮?要向大炎皇帝表明立場?我成全你們,還有什麼比死亡更加能夠表明立場的呢?給臉不要臉!"

"殺!"

隨著沈浪一聲令下,三千亞馬遜軍團的箭雨狂射.

這不是普通的弓箭,而是逆天的上古弓箭,在大幾百米的距離都能射穿鋼甲,更何況此時兩軍距離不超過三百米?

"嗖嗖嗖嗖……"

無數上古之箭,如同暴雨一般射出,拖著長長的尾焰,在空中如同閃電一般,呼嘯而過.

"停,停,停……"

"戰,戰,戰……"

空諍大師發出怒吼,發出兩道矛盾的命令,然後三千通天寺僧兵瘋狂地沖殺了出去.

然後……

沈浪軍隊的上古之箭輕而易舉射穿了他們的鎧甲,射穿了他們的身體.

這些通天寺的僧兵前仆後繼地倒地斃命,不斷旋轉著長柄戰刀,不斷往前沖.

沖,沖,沖.

片刻之後!

三千人變成兩千人,變成一千人,變成一百人.

"沖!"

變成了一個人.

"噗刺……"最後一個僧兵直接被射穿了腦袋,倒地斃命.

三千通天寺僧兵全軍覆滅,死得干乾淨淨.

空諍大師和甯紹完全都驚呆了,顫抖望著沈浪.

"有這個必要嗎?有這個必要嗎?"空諍大師厲聲道:"你明明已經看出我的想法了,我就是想要想大炎帝國表一個決心,演一場戲都不可以嗎?這場戲一演完,我回我的通天寺,再也不會管你和天涯海閣的事情,再也不會染指越國了,你有必要把我通天寺得罪致死嗎?"

沈浪寒聲道:"空諍,是不是我對越國群臣的寬宏大量讓你覺得我軟弱可欺了?是不是我沒有把祝氏全族斬盡殺絕,讓你覺得我這個很好說話啊?"

"想要讓我沈浪和你演戲?可以,當然可以,今天我就和祝氏家族聯手演了一場好戲.但是所有的戲是別人配合我,而不是我配合別人.永遠都是我打別人的臉,而不是別人打我的臉!"

"你覺得表面和我對峙,暗地中代表通天寺向我釋放善意,我就會配合你演戲?做你的春秋大夢!"

"你們通天寺,二十幾年前的時候就在投機,到今天還在投機,自從你們所謂崛起的那一刻起,就已經天生營養不良了,真是讓人恥笑啊!"

空諍大師顫抖道:"沈浪,我通天寺就算是倒數第一的超脫勢力,那也是超脫勢力.原本越國大戰後,我們雙方可以相安無事的,只要你配合演一場戲.現在……我們之間不死不休了."

沈浪淡淡道:"空諍,你們通天要墮落,要去學大劫寺的邪功,我不管,我也無所謂.你們看好大炎帝國,覺得我必輸無疑,也無所謂.但是就在剛才你假裝威脅我的那一刻起,通天寺就已經完了.用不著你威脅我什麼不死不休,剛才你如果像縮頭烏龜一樣離去,那通天寺未來還有一條生路,現在……沒有了!我沈浪和天涯海閣不死不休,和浮屠山不死不休,你以為我會在乎多一個通天寺?這麼愛投機,真是自尋死路啊."

"自尋死路!"

隨著沈浪猛地一聲斷喝,超過七名大宗師朝著空諍大師猛地沖了過去.

瞬間凶猛地戰斗在一起.

空諍大師很強,武功超過了李千秋,也超過了多拉公主,但是再強也不是七名大宗師的對手.

幾分鍾後,強大的空諍滿口噴血,四肢筋脈全斷,被按著跪在了地上.

沈浪緩緩走了過去,道:"我並不是很喜歡殺人,但是總有一些傻逼逼迫我殺人.你應該了解我為人的啊,我殺絕通天寺鳥絕城的時候,你應該知道我就是一個瘋子啊,為何還要來刺激我呢?"

空諍滿口流血道:"你已經贏了天越城之戰,你已經穿鞋了,按說不是瘋子了.再說這個結局或許也不差,你說得對,現在大炎帝國應該不會懷疑我向你妥協了,我們用生命的代價詮釋了我們通天寺的立場……"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沈浪的刀子猛地斬下,鋒利無比的錳鋼戰刀直接將空諍劈成了兩半.

至此,整個通天寺派來越國的人死得干乾淨淨.

這個世界真是時刻充滿意外啊,原本沈浪覺得一切已經結束了,這位空諍大師會帶著通天寺僧兵平靜離去,沒有想到竟然上演這麼一出.

沈浪來到甯紹的面前,緩緩道:"通天寺對大炎帝國,畏懼到這個地步嗎?"

甯紹顫抖道:"是啊,畢竟倒數第一的超脫勢力嘛."

"我艹,節外生枝,節外生枝啊."沈浪道:"你們通天寺的人,都這麼愛投機嗎?"

甯紹顫抖道:"你想象一下,一個勢力學習兩種武功,兩個路線,如何保持堅毅不拔的意志?"

沈浪道:"我今天本來很心平氣和的,而且心情很好的,畢竟和岳父重逢了,和甯政等人重逢了,而且還狠狠打了祝氏家族的臉,本來挺爽的心情,為什麼要這樣呢?為什麼呢?為何要逼迫我發瘋?為何臨死之前還要作妖?你就不能安安心心去接受凌遲嗎?"

甯紹武功很高的,非常高,但是現在真的完全失去了抵抗的勇氣,雙腿都在戰栗顫抖.

因為這個時候的沈浪顯得非常可怕.

"真的,我今天心情本來很好的."沈浪歎息道:"好得幾乎都讓我忘記了我的外號,東方閹割者."

說罷,沈浪手中刀子猛地一劃.

甯紹覺得身體一涼,然後低頭看到自己被閹割了,然後他沒有大聲慘叫,就是在拼命地吸氣.

"帶下去,也不用等了,就現在,就在王宮門口,將他凌遲了."沈浪道:"洪年?或者叫祝堯,希望你這次不要在有什麼保留了,一定要割夠一千刀."

"是!"

然後,這位前越王甯紹直接被拖到了王宮之外,先接受縫合和止血手術,然後當著無數越國萬民的面,活生生被千刀萬剮,慘絕無倫.

…………………………

今天國都萬民的心境真是太大起大落了.

從昨天開始,他們內心是灰暗絕望的,因為得到了消息,沈浪全軍覆滅了.那麼接下來越國毫無疑問會陷入更加黑暗的時刻,並不是說沈浪是何等的光明,而是因為在開戰之前,越國萬民曾經高呼沈浪必勝,沈浪萬歲之類的口號.

沈浪輸了之後,大炎帝國一定會對越國萬民進行清算,全部抓捕殺掉是不可能的,但是抽百殺一,抽百抓一完全是會的.

很多人開始後怕,甚至開始後悔,當時太過于沖動了,腦袋一熱竟然喊出那些口號.但是那個時候氣氛實在是太有感染力了,實在是讓人忍不住.而且這兩年來,甯紹和祝氏的白色恐怖實在是太不得人心了,用沈浪余孽的名義抓捕了十幾萬人,簡直讓所有人都惶惶不可終日.

而今天早上,三千"血魂軍"入王宮的那一刹那,國都萬民終于徹底絕望了,甚至躲在家中瑟瑟發抖,抱頭痛哭,等待著下一場大清算的到來.

然而沒有想到,他們很快從地獄升到了天堂.

他們見到了前所未有的一幕,從王宮里面走出來了幾千個囚犯,為首的竟然是祝弘主,祝戎,甯裕,甯翼等人.

天哪?祝氏家族權傾越國幾十年了啊,祝弘主幾乎是越國的最高主宰啊,現在竟然淪為了階下囚?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啊?

一開始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眼前這一幕,但是很快消息就傳開來了.

昨天大戰,沈浪大獲全勝,血魂軍全軍覆滅了,而入宮的血魂軍是沈浪軍隊扮演的.

很快新越王甯政詔書頒發了,幾百名騎士更是在國都內拼命馳騁高呼,念著新越王詔書.

詔書內容非常簡單,越國不再效忠大炎帝國,而是奉大乾王朝為正統.

這個時候國都萬民才終于相信,沈浪贏了.

頓時間,無數人激動得熱淚盈眶,不用再擔驚受怕了,或許未來大炎帝國會再打過來,但至少短時間內不用再擔心遭到清算了.

為了發泄內心的激動情緒,無數民眾紛紛沖進家中,找到一些穢物,朝著祝弘主,朝著祝戎,朝著那些帶著鐐銬的祝氏官員狂砸.

爛雞蛋是沒有的,雞蛋這麼寶貴的東西怎麼會讓他爛掉呢?但爛蘿蔔,爛白菜是有的.

"噗噗噗……"

無數腐爛的東西雨點一般朝著祝弘主父子,朝著甯裕,甯翼,甯蘿砸了過來,朝著幾百名效忠祝氏的大臣砸了過來.

祝弘主默默地承受著,很快全身上下沒有一處乾淨的地方,臭得簡直要讓人作嘔.這群民眾砸過來的可不僅僅是爛白菜,爛蘿蔔,甚至還有更惡心的東西.

整整幾個時辰後,這種折磨終于結束了,祝弘主父子等上百名重臣被關入了黑水台的監獄之內,剩下上千人被關入大理寺監獄.

……………………………

甯蘿公主的牢房內,她靜靜坐著一動不動.

她這間牢房的條件還算不錯,至少可以洗澡,換上了清爽的衣衫,盤坐在地上一動不動.

"嘎吱!"牢門被打開了,沈浪走了進來.

甯蘿公主淡淡道:"沈浪,別白費口舌了,什麼話都不用說,我不會求饒,也不會認錯."

沈浪道:"你想多了,我也沒有什麼和你說的,我是來給你送東西的,你畢竟是父王的女兒,就算要死,也要體面."

說罷,沈浪拿出了一個瓶子放在她的面前,直接轉身離去,一句話都沒有多說.

甯蘿公主渾身顫抖,拿過這個瓶子打開,嗅了一口,完全無色無味.再仔細嗅,發現有一點點苦杏仁的味道.

"沙矜,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永遠都不會."

"沈浪,倒是謝謝你,讓我死得體面."

然後,甯蘿公主將瓶子里面劇毒服下,僅僅幾秒鍾之後,她的意識就開始模糊了.

"呼,呼,呼,呼……"

僅僅呼吸了五口氣,她的心跳就停了,然後呼吸也停止了.

死得非常安詳,她本來以為自己會死不瞑目,但沒有想到還是緩緩閉上了眼睛.

臨死之前,她的腦子里面仿佛定格在某個瞬間,矜君和她成婚,喊她姐姐的那個瞬間.

"我甯蘿這一生,都是一場徹底的悲劇."

………………………………

天越城祝氏家族,仿佛末日降臨了一般.

祝弘主的老妻幾年前就已經過世了,祝弘主,祝戎以及祝氏家族所有重要成員全部下獄了,祝霖也已經死了.

所以當家作主的只有祝戎的妻子,還有祝紅屏,就是那個高中了狀元,並且被甯元憲稱之為吾家千里駒的那個祝紅屏,曾經和種師師有婚約的那人.他雖然高中狀元,但始終沒有出來做官,一直呆在家中讀書,不知道沈浪是如何想的,此子沒有被抓進監獄.

下午時分,又有一個人進入了祝氏宅邸,祝太後,甯元憲的嫡妻.她做過一些對不起甯元憲的事情,但對于此女,不管是沈浪還是甯政都無權處置.甯元憲顫抖地寫了一封休書,然後說讓她回家吧.

所以,這位祝太後就回到了娘家.

因為第一位妻子之死,甯元憲心中充滿了無限的愧疚,所以之後對自己所有的妃子都善始善終,不管發生再多的事情,都不殺,不關.

這位祝氏,自從嫁給甯元憲之後就始終瞧不起他,多次出言諷刺踐踏甯元憲尊嚴.甚至在關鍵時刻始終站在甯元憲的對立面,支持甯岐上位,之後又用太後之尊支持甯紹上位.

今日,甯元憲可以輕而易舉處決她的性命,但依舊沒有傷她一根汗毛,甚至沒有出一句惡言.

從王宮走出來時候,這位祝太後依舊面容高傲,冷若冰霜,顯得不可侵犯.但是回到家中,一個人坐在房間的時候,她的淚水終于忍不住緩緩滑落下來.

"我祝敏敏這一生,就是一場徹頭徹尾的悲劇."

然後她忍不住望向鏡子中的自己,頭發已經半白,昭華已逝了.這輩子她都對甯元憲高高在上俯視,瞧不起他,鄙夷他.

然而現在,他的這個丈夫形象卻高大了起來,他已經站起來了.

思來想去這一生,她的世界中有誰在她腦子留下深刻的印記?

她沒有生下半個女兒,甯翼只是過繼到她膝下的,這幾十年來她仿佛一無所有,心里面唯一留下的依舊只有丈夫甯元憲,依舊這個男人.

……………………

所有的消息都是長翅膀的,短短時日之後,天越城大決戰的結果傳遍了整個天下.

就如同一顆巨石砸入了壓抑的湖泊一般,瞬間猛地炸開.

整個天下,徹底沸騰了!

……………………

注:第二更送上,實在是疲倦不堪,拜求兄弟們支持,給我注入力量.

謝謝落花斷水兩萬幣打賞,謝謝黑色雨滴21,鐵虎虎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495章:新時代!甯紹凌遲處死!    下篇:第497章:天下震!姜浪帝主氣吞萬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