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498章:祝檸絕路!吳王狂喜!變天了!   
  
第498章:祝檸絕路!吳王狂喜!變天了!

g,更新快,無彈窗,!

(謝謝雨逍遙的五萬幣打賞)

祝氏家族的宅邸,這個時候已經換防了,不再是沈浪的軍隊包圍,而是交給了甯岐的軍隊.

不過從頭到尾沈浪的人都沒有沖入過祝府之內,更加沒有去騷擾人家的家眷,祝氏全族處于被半軟禁的狀態.

畢竟在關鍵時刻,祝弘主在保護所有的沈浪"余孽"上還是出了力的,否則不知道要被甯紹這個瘋子殺多少人.

祝敏敏回到祝府之後,盡管沒有了太後之尊,但還是成為了府內地位最尊崇之人.

"丫頭,沈浪代替金氏家族向你求親,你怎麼看?"前祝太後問道.

祝檸笑道:"嫁給金木聰為小妾嗎?"

祝太後道:"這應該只是沈浪的戲語,他是一個混蛋,但是金卓侯爵還是非常講究名譽的.你一旦嫁過去不可能為妾的,只能是正妻."

祝檸道:"以我們祝氏家族的立場,我怎麼都不可能嫁給金木聰吧."

祝太後道:"那你先不管祝氏家族的立場,你願意嫁給金木聰嗎?"

祝檸想了一會兒,道:"姑姑,當時你願意嫁給越王嗎?"

祝敏敏不由得回憶,她和祝檸有些像,一點都不喜歡政治,喜歡沉浸在書籍的世界之中,所以一直以來她都算是一個才女.

"我應該是不想嫁的."祝敏敏道:"因為我在心中瞧不起甯元憲."

祝檸道:"但是你為了家族,不得不嫁給越王?"

祝敏敏道:"對,而且嫁過去之後,我心中更加瞧不起他.當一個男人瞧不起一個女人,可能久而久之還會產生憐惜之情,日子還過得下去.可是當一個女人瞧不起男人的時候,那這兩人的婚姻就是一場悲劇,日子肯定是過不去的."

祝檸沒有接著問下去,因為姑姑的婚姻已經定局了,就是一場徹底的悲劇.她這輩子都沒有幸福過,甚至現在還被休了,沒有一個子女,孤零零地回到了娘家.

祝敏敏道:"你會瞧不起金木聰嗎?"

祝檸搖頭道:"我沒有瞧不起他,事實上我覺得他挺可愛的,算是一個很不錯的男人."

祝敏敏看著她良久,道:"不,你就是瞧不起他.只不過你的驕傲和教養讓你說不出這樣的話,這些品德都逼迫著你不能去鄙夷一個好人."

祝檸沉默了,姑姑說得對,在她的內心深處始終是瞧不上金木聰的.

祝敏敏道:"人有些時候很奇怪的,我在甯元憲面前一輩子都是高高在上的,一直都在鄙夷他.然而現在他卻變得高大了,而我卻變得卑微了,他已經連鄙夷都不屑了.所以啊,人不要自我感覺太過于良好."

這話一出,祝檸不由得一愕,這不像是姑姑會說出來的話啊.

……………………

祝氏書房之內.

祝檸依舊在看書,她原本已經准備好了履行家族職責嫁給甯岐,沒有想到這場婚事還是告吹了,她又回歸到書房之內,沉浸在知識的海洋中.

那麼她變得快樂了嗎?表面上是的,她甚至說她重新獲得了自由.

但實際上她仿佛又沒有想象中那麼灑脫,心中充滿了莫名的焦躁,只不過她內心不大願意承認這點.

祝紅屏走了進來,直接坐在她的面前.

"你願意嫁給金木聰嗎?"祝紅屏問道.

祝檸搖了搖頭道:"不願意."

祝紅屏長長松了一口氣,仿佛得到這個答案讓他好受了一些.

"家族也不願意讓你嫁給金木聰,雖然天越城大決戰沈浪贏了,但這注定只是曇花一現,我們祝氏家族甯可全族下獄也不可能和沈浪有任何瓜葛,更不能有聯姻."祝紅屏道:"而且我們等待的時間不會太久了."

祝檸道:"炎京在等待吳王和楚王的反應對嗎?"

祝紅屏道:"很快大炎帝國的軍隊就會橫掃整個南方三國,如果我祝氏支撐住了,那麼未來依舊是這片土地的主宰,事實上炎京內閣很早就商議過,一旦徹底統一了東方世界後,整個越國會改成越州,下轄四個行省,最高長官為經略使."

祝檸道:"有什麼話,你就直說."

祝紅屏道:"但至少現在越國還掌握在沈浪的手中,你知道這個人是非常瘋狂的,視顏面如同生命一般,所以他明明可以將通天寺三千僧兵放走,就因為空諍大師掃了他的顏面,這三千僧兵被殺得干乾淨淨,就連空諍自己也被劈成了兩半,為了面子沈浪甚至不惜和整個通天寺不死不休."

祝檸道:"繼續說下去."

祝紅屏道:"所以如果沈浪派人來向祝氏提親,而我們又拒絕的話,那就是掃了他的顏面,就是打了他的臉,此人心胸狹窄,定會瘋狂地報複."

祝檸臉色蒼白道:"所以呢?"

祝紅屏顫抖道:"所以,祖父的意思是不要讓他有開口求親的機會."

祝檸道:"所以就要讓我提前病故對嗎?"

祝紅屏呼吸變得急促起來,顫抖道:"祖父說了,為了家族,祝氏任何人都可以犧牲,包括他自己."

然後,他拿出了一瓶藥放在桌子上,道:"這是浮屠山的藥,服用了之後就如同感染了肺癆一般,這是絕症,而且還有一定的傳染性,所以沒有人再敢娶你了."

祝檸顫抖道:"不需要我死嗎?"

事實上,祝弘主說的就是死,祝氏任何人都可以死.但祝紅屏和祝檸姐弟情深,不願意祝檸去死,所以他覺得感染絕症肺癆是最合適的.

祝紅屏道:"幾個月之後,大炎帝國的軍隊就已經打過來了,到那個時候或許一切都改變了,沈浪也已經完了,這幾個月就算是黎明之前的黑暗吧."

祝檸拿起那個瓶子看了一眼,這是綠色的液體,里面仿佛有無數的蜉蝣.

"如果你不願意嫁給金木聰,不願意和沈浪有任何瓜葛,那你就喝下去吧."祝紅屏道:"但我要和你說清楚,這症狀和肺癆是一模一樣的,非常痛苦,咳嗽得仿佛肺都要迸裂,而且還會吐血."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祝檸已經擰開瓶子,一口氣喝了下去.

喝完之後,祝檸咧嘴一笑道:"我要繼續看書了."

祝紅屏走了出去.

僅僅一個多時辰後,書房里面就傳來了祝檸激烈的咳嗽聲.

…………………………

很快,整個天越城就傳開了一個消息,國都第一才女祝檸感染了絕症肺癆,已經請了無數大夫看過,都說沒救了,面黃肌瘦,每天都在咳血.

沈浪聽到這話之後,不由得一愕,然後怒極反笑,然後他親自前往祝府.

"拜見沈浪大人."祝戎夫人,祝紅屏等人一絲不苟地行禮.

沈浪道:"祝檸小姐得了肺癆?"

祝戎夫人落淚道:"是啊,誰能想到呢?這病症幾個月前就已經開始了,她從小就體弱多病,一開始咳嗽得還不急,我們也沒有朝著那方面想,最近家里事情發生得太多了,她的症狀越發厲害,已經被確診為肺癆,時日無多了."

接著,祝戎夫人大哭道:"上天對我太殘忍了,竟然讓我白發人送黑發人."

沈浪道:"我去看看她."

"不要,千萬不要,沈浪大人您是千金之軀,這肺癆絕症可是有傳染期的."祝戎夫人顫抖道.

沈浪二話不說,直接進入祝檸的房間之內.

果然剛剛靠近,就聽到了激烈的咳嗽聲,此起彼伏延綿不絕,真的仿佛要將肺都咳出來了.

進入房間見到祝檸,仿佛見到一個女鬼一般,臉色枯黃,瘦得皮包骨肉,地上堆滿了白紙,上面都是咳出來的血跡.

僅僅幾日不見,祝檸仿佛徹底變了一個人,真的奄奄一息,仿佛隨時都可能撒手人寰.

沈浪走到床前,問道:"祝檸,你得的是肺癆嗎?"

"咳咳咳……"祝檸一陣陣激烈的咳嗽道:"是,是肺癆,沈浪大人是醫學大家,應該一眼就能看出."

沈浪歎息一聲道:"祝夫人,我原本還想要做媒,讓祝檸嫁給我家金木聰的."

祝夫人道:"金木聰是一個好孩子,出身高貴,才華出眾,本是良配,但可惜我們檸而沒有福氣啊,這都是命中注定的,檸兒高攀不上金木聰世子."

沈浪緩緩道:"祝檸,這次從西方世界回來,我笑著跟金木聰說,我會為他找一個好女孩成親,結果他還是說出了你的名字.所以這才有我向祝氏求親之意,當然我這個人嘴賤,什麼好話在我嘴里說出來都浪三分,說什麼讓你成為金木聰的小妾.就我岳父大人那個性子,怎麼可能讓你為妾?"

沈浪的聲音非常平靜,但是祝檸臉色卻變了,甚至一下子屏住了呼吸.

"你不答應沒有什麼的,強扭的瓜不甜."沈浪淡淡道:"天越城大決戰結束之後過去好幾天了,我也沒有提這件事情,我原本是想著讓卞妃秘密過來問一聲.如果祝檸你願意的話,甚至可以讓你假死,然後秘密送到怒潮城和金木聰成婚,誰讓那個傻胖子喜歡你呢?他和我一般年紀,二十七歲了都還沒有妻子,也沒有談過戀愛."

沈浪的聲音變得更加平靜了,道:"上一次替金木聰向祝氏求婚,我身份還沒有揭露,確實有聯姻之意,我就想著讓越國政權平穩地過渡,祝氏能夠支持甯翼,是不是也能支持甯政?結果試探出來了,祝氏效忠的不是越國,而是大炎帝國在越國的馬前卒而已.吃著越國的飯,卻做著大炎帝國的事情."

"而這一次打算向你求婚,就純粹是為了金木聰的幸福,如今的我已經不需要和你祝氏聯姻了.當然你祝檸不願意的話,我也不會強求,否則早就大張旗鼓造勢了.你不願意說一聲就可,不用裝病的,更不用裝成肺癆絕症."

這話一出,祝夫人道:"沈浪大人,檸兒真的是肺癆啊,所有的大夫都看過了,她這是肺癆."

沈浪道:"這不是肺癆,這是一種細菌感染,非常頑固的細菌,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藥物應該來自浮屠山吧.你們自作聰明,讓祝檸假裝感染肺癆絕症,這樣就不用擔心我家向祝檸求親了,而且等幾個月之後大炎帝國大軍席卷而來,天下再一次劇變,你們就平穩渡過了這場危機.你們畏懼我,怕拒絕我的求親之後我會暴怒,會大開殺戒.這很好,畏懼是一個良好的品德."

"當然,你們這樣做其實是很危險的,按照現在的病程發展,這雖然不是肺癆,但祝檸或許死得會更快."沈浪道:"得不到浮屠山的救治後在,祝檸活不過半個月,肺癆還沒有那麼快死,這半個月內無人能夠救你,你必死無疑的."

這話一出,祝檸目光露出了惶恐,她再聰明絕頂也是一個少女,當然不願意死.

沈浪伸出手,頓時一只盒子放在他手中,打開之後里面是十支青黴素.

"浮屠山都未必救得了你,但我沈浪卻能救你."沈浪道:"這就是我研究出來的神藥,對祝檸的病症可以藥到病除,用不了十天就能痊愈了."

這話一出,祝氏家族人臉色劇變,祝夫人顫抖哭道:"沈浪大人,我家祝檸只是一個書呆子,真的配不上金木聰世子的啊,我們高攀不上啊."

沈浪道:"這場婚事從此之後,再也不提了,你祝氏家族看不上我沈浪,看不上金氏家族這沒什麼."

接著,沈浪朝著身後的人道:"看到了嗎?這個世界做舔狗沒有好下場的.這場婚事再也不提了,你祝氏不用再擔心我強行找你們聯姻了."

說罷,沈浪朝著外面走去,走到一半的時候,他又停了下來,頓時祝夫人嚇得一顫.

沈浪道:"畏懼是一個好品德,但你們覺得我沈浪是一個傻子嗎?我是一個傻子嗎?欺騙我你祝氏毫無心理壓力對嗎?祝檸你是一個非常聰明的女孩,你也覺得欺騙我沈浪心安理得嗎?"

祝檸顫抖道:"沈浪大人,這難道不是你逼的嗎?若非你強行要為金木聰求婚,我又何必假裝肺癆欺騙你?"

"我逼你的嗎?"沈浪道:"我逼你們了嗎?我之所以讓祝氏家族活到現在,是因為你們還算講規矩,甚至一直到現在都和我維持了斗而不破的狀態.你們讓祝檸裝病糊弄我,這還是不畏懼啊,你們心底還是不怕我,瞧不上我這個所謂的人皇啊?"

"行,行,行,祝檸知道為何給你神藥救你嗎?"沈浪緩緩道:"我要讓你們知道今天你們的舉動會有什麼後果,我原本為你們祝氏家族開了一扇窗,但你們把這扇窗關閉了.放心我依舊不會殺你們的,因為你們還沒有感覺到真正的絕望,如果殺了你們就未免太便宜了."

"祝檸,我讓你活著,就是為了讓你親眼看到未來你祝氏家族真正的絕望,到時候你們會無比痛悔今日對我的欺騙.甚至到那個時候,祝弘主,祝戎還有你祝檸都會跪在我的面前苦苦哀求,痛哭流涕請求我的原諒,拼命地想要巴結金木聰成為她的一個小妾."

"請你們祝氏記住,今天你們把路走絕了,等到徹底絕望的那一刻,你們千萬不要跪在我的面前磕頭乞憐啊,沒用的."

………………

吳國!

事情確實如同吳王預料的那樣,那一件微不足道的案件最終燒到了樞密使吳直的頭上,這位王叔是吳王面前最後一道屏障.

而且吳國內閣比想象中更加急迫,幾乎在半個多月內,就將這件小案子變成了驚天大案,抓捕的人越來越多,死得人越來越多,最後簡直碾成了滔天大事.

根據內閣和大理寺的聯合調查,這場土地兼並案被殺死的農民,佃農超過千人之多,被糟蹋蹂躪致死的無辜女子達到數百人之多.

而事情發展的最高潮是挖到了一個巨大的尸坑,里面整整有幾十具尸體,從老人到小孩都有,這是一個普通的耕讀家族林氏,家中出了兩個秀才,因為幾百畝桑田,全家都遭到了活埋.通過調查罪魁禍首是綿郡游擊將軍王慶安.

這位王慶安是誰?樞密使吳直王叔的親衛出身,整個家族世世代代都忠誠于吳氏家族.王慶安的武功很不錯,但統兵才華一般,所以盡管有吳直的提攜,一直到了五十幾歲還只是一個游擊將軍而已,但整個吳國都知道,他是吳直的絕對心腹,幾代家臣.

這件大案一經爆開之後,立刻在吳國引起了軒然大波,在無數人的引導下,王慶安成為了千夫所指的禽獸,滅絕人性的大魔頭,為了爭奪林家的幾百畝桑田,竟然將人一家幾十口全部活埋.

整個吳國上下都喊打喊殺,要將王慶安千刀萬剮,誅殺全族.無數禦史的彈劾奏章如同雪花一般飛入王宮,無數讀書人在王宮叩闕,請求吳王給天下人一個交代.甚至數百萬的吳國萬民也受到了強烈的感染,對王慶安全族喊打喊殺.

盡管已經預料了事情的發生,但吳王還是焦頭爛額,他完全沒有想到對方會把事情做絕到這個地步,將人一家幾十口活埋.

這個王慶安全族都已經被抓捕入獄了,但一直都沒有處決,因為他招供出了許多驚天動地的秘密.說什麼他只是一個傀儡而已,完全是奉命行事,他巧取豪奪的這些桑田只是名義上歸他所有,真正的主人是吳直之子.

而且王慶安還獻出了田冊,單單他一人就霸占了超過三萬畝良田,但這些良田都在吳直之子吳恬的名下.

並且他招供,像他這樣的人還有很多,吳直派出家奴到處為官,侵占民田達幾十萬畝,他是整個越國最大的貪官頭子,最大的殺人凶手,侵吞兼並這幾十萬畝良田過程中,殺死無辜之人不下千人.

然而,這些供狀內閣僅僅只是呼之欲出,卻又不真正拿出來.

毫無疑問,這是在逼迫吳王表態,逼迫吳直下台.如果吳直不願意辭去樞密使之職,那他們就公開這些供狀,這把大火直接燒到他頭上去.

那麼吳直做過這些事情嗎?

真的沒有,他手下放出去的將領無數,肯定有為非作歹的,甚至有人借著他的名義傾吞良田,但他吳直家風極嚴,而且世世代代都是王族,對物質早就沒有多大要求了,他一生下來就是榮華富貴,又沒有什麼私心野心,要那麼多金銀田產做什麼?

這個王慶安就是一個死間,已經被內閣收買,或者威脅,一口咬死吳直.

不僅如此,而且關于這些田冊,他們也造得天衣無縫,確實是在吳恬名下,證據確鑿.但是吳恬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還有這十幾萬畝良田呢.

吳王還年輕,而且他繼位沒有多少風波,從十幾歲就是太子了,所以並沒有經曆過毫無底線的肮髒斗爭.

此刻他也被徹底震撼了,對方為了扳倒吳直,為了把手伸進吳國的軍隊,竟然做出如此滅絕人性的舉動.

林秀才一家幾十口人是會活埋的?當然不是王慶安,而是別人.

黑水台的吳幽已經調查得清清楚楚了,但是對方毀掉了一切證據.

況且有些時候真相毫無意義,這股巨大的風潮對方已經制造出來了,並且裹挾著滔天的民意.

……………………

吳國內閣首相張丹楓再一次來見吳王.

"陛下,這是王慶安的供狀,還有相關證據,真是觸目驚心啊."張丹楓雙手奉上道:"但因為這個案件涉及到王族高層,所以老臣真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不知道如何是好,還請陛下乾綱獨斷."

吳王接過這些供狀,還有相關的田冊證據.

這一刻果然來了,真正的圖窮匕見了,之前內閣只是不斷放風,說這個案件可能牽扯到吳直.

如果這個時候吳直懂事立刻辭官,那這把火就燒不到他頭上,他依舊是清白的.但吳直始終沒有反應,那內閣就索性把事情捅開了.

吳王看著這些供狀,氣得渾身發抖.大炎帝國對我吳國果然滲透得深啊,你們這些文官和帝國聯起手來,果然遮天蔽日.這麼一件子虛烏有的事情硬是被你們辦成鐵案了.

吳國接壤大炎帝國,所以接受的滲透也最厲害.基本上吳啟繼位之後,他和文官的斗爭就開始了,幾年前越國蘇難造反,吳啟舉兵南下侵犯越國,並且派遣吳牧偷偷出兵謀取怒潮城.原本計劃是很好的,聲東擊西,瞞天過海.

但結果吳牧還是輸了,甯元憲冒險成功,卞逍大軍殺入吳國,使得年輕的吳王經曆了第一場大敗,之後他就遭到了整個吳國文臣的反撲,尚書台就試圖架空這位年輕的吳王,進而向大炎帝國進一步靠攏.

當時是樞密使吳直挺身而出,大開殺戒,震懾了吳國的這些文臣們.

兩三年前沈浪事發,大炎帝國借機改組天下諸國,同樣因為距離大炎帝國太近了,滲透得太厲害了,吳國內閣正式掌握了內政之權,再一次開始了強烈的反撲.

幾年前吳直對文臣們大開殺戒,早就被恨之入骨了,如今內閣要對他置于死地了.

"王慶安該死,活該千刀萬剮."吳王心中在咆哮,王慶安作為吳直家奴,關鍵時刻竟然背主,狠狠咬吳直一口,把這滔天罪名栽到他頭上.

"陛下,內閣該如何處理此案,請陛下明示."張丹楓叩首道.

吳王淡淡道:"張相,你張氏家族是在吳國發跡的吧,你應該算是吳臣吧?"

宰相張丹楓道:"臣一直是吳國之臣."

吳王道:"是嗎?對了你聽說了嗎?沈浪出兵天越城,那一場大決戰已經爆發了."

宰相張丹楓道:"沈浪亂臣賊子,跳梁小丑,必輸無疑,陛下不必過多關注,此人不詳,過多牽連恐引來禍端."

吳王道:"寡人是不相信王叔會做出這等之事的,所以這一切只是王慶安的胡亂攀咬,張相覺得呢?"

張丹楓道:"臣也相信樞密使的品德,但如今已經鐵證如山,或許吳直大人對家人過于放縱了."

吳王道:"內閣打算如何辦呢?"

張丹楓道:"這件案子滅絕人性,聳人聽聞,不僅僅是吳國,整個天下,乃至皇帝陛下都在關注.當然其他國家的輿論可以不管,但我吳國萬民每一日都在痛心疾首,渴望還他們一個朗朗乾坤,所以臣覺得不能因為私人情感而辜負了民心,民心如水,一旦讓天下萬民離心,我吳國朝堂就如同無水之舟啊."

吳王淡淡道:"你們還知道民心啊,民心在你張丹楓眼中,又算得了什麼?"

這話一出,張丹楓叩首道:"陛下此言,讓臣無比惶恐."

吳王揮揮手道:"行了,你們的意思寡人知道了,退下吧."

張丹楓哭泣叩首道:"陛下,請早做決斷,民心不可欺啊."

然後,他躬身退去.

此人離開之後,樞密使吳直,大將軍吳牧,黑水台吳幽全部走了出來.

"戰局如何了?戰局如何了?"吳王顫抖道:"天越城決戰,結果如何了?沈浪陛下和祝紅雪血魂軍決戰,結果如何了?"

吳幽顫抖道:"陛下,消息還沒有傳來."

王叔吳直沉默良久,道:"陛下,關鍵時刻,老臣可以給天下一個交代."

吳王道:"交代?什麼交代,不是你做的事情,做什麼交代?你說的交代是自殺嗎?"

吳直道:"我可以自殺,但作為交換條件,吳牧必須成為樞密使."

"哈哈哈……"吳王道:"我的王叔啊,你這一自殺,身上的汙名就更加洗不清了,就遺臭萬年了.吳牧太年輕了,就算強行做了樞密使,也坐不穩的."

吳直道:"可是事情任由這樣發展下去,對陛下更加不利,不如就在老臣身上止損,陛下還有婉轉的余地."

吳王拍著吳直的肩膀道:"我的老王叔,世道已經變了,對方已經毫無底線了.干掉你之後,下一個目標就是我了,已經沒有妥協的余地了,沒有妥協的余地了."

接著年輕的吳王來到地圖面前,緩緩道:"這一場破局已經不在吳國之內了,不要妄想用政治手段解決這個問題了.如果不出意料的話,接下來炎京的旨意就要壓過來了,甚至欽差大臣也會來親自調查這個大案了,如果我還不妥協,還不你的話,這盆汙水也要潑到我身上來了."

"王叔,吳牧,什麼都不要管了,就等著天越城大決戰的結果吧.如果上天保佑沈浪陛下贏了,那我們就大開殺戒,直接變換陣營.而如果上天無眼讓沈浪陛下輸了,那……那我們也魚死網破吧."

"我吳啟甯可轟轟烈烈而死,也不願意成為別人圈養的豬狗."

…………………………

接下來事情的發展果然不出吳王的預料.

內閣那邊不斷放風,不斷瘋狂制造輿論,土地兼並的謀殺大案直接燒到王叔吳直頭上.

然後,炎京直接派來了欽差使團監督此案,欽差大臣依舊是帝國的廉親王,甯元憲曾經的那個親家.

廉親王來了之後,只見了吳王一面,宣讀了大炎皇帝的呵斥聖旨,之後便進駐內閣,親自督辦這個案件,活生生要把這樁血案辦成鐵案.

就算吳王不下旨罷免樞密使吳直也沒有關系,帝國欽差會直接抓捕吳直進入炎京,直接在吳王的臉上狠狠打一個耳光.

而此時的吳王,已經完全不管內閣那邊的進度,也不管帝國廉親王態度如何冷酷,他一心等待天越城的消息.

他的態度已經很清楚了,沈浪贏,他要干.沈浪輸,他也要干.別人的屠刀都已經架在脖子上了,還想著談判?還想著妥協?何其幼稚?

"陛下,帝國欽差廉親王召見王城的萬民,親自表態,不管這個案子涉及到誰都會秉公辦理,都會給吳國的無辜死難者一個交代."

"陛下,大理寺那邊已經定案,樞密使吳直大人被定為此案元凶."

"陛下,欽差大臣廉親王已經率領軍隊前來王宮,要抓捕吳直王叔."

一個個消息不斷地傳過來,而且一個比一個壞,一個比一個緊急.

然而,吳王不怒反笑,道:"廉親王為何這麼急切?仿佛在拼命趕時間,仿佛要在某個時間點之前逼迫我徹底妥協.我有預感,很快就有好消息傳來了."

"下旨,禁衛軍准備作戰!"

吳王急切地在大殿內走來走去,道:"我有預感,不,我有把握,好消息很快就要來了,沈浪陛下要打贏了."

他激動得渾身顫抖,目光赤紅,呼吸急促,甚至完全坐不住了.

而就在此時,吳幽狂沖而入,顫抖大喜道:"陛下大喜,陛下大喜,天越城決戰,沈浪大獲全勝,祝紅雪血魂軍全軍覆滅."

頓時吳王身體僵硬在原地,無比的狂喜如同雷擊一般震撼他的全身,那股子激動和狂喜仿佛要瞬間炸開了一般,盡管他已經有預料,但真正聽到的時候還是震撼得渾身發麻.

了不起的沈浪陛下啊,你還真的贏了?而且還把天涯海閣血魂軍斬盡殺絕了?這怎麼可能啊?這也太神奇了?我的沈浪陛下,你還真是無所不能啊.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啊哈……"

吳王放聲大笑,走到桌子面前,拼命用拳頭捶打桌子,接著他又來到掛著地圖的牆壁勉強,一拳一拳擂過去.

"上天有眼,天佑沈浪陛下!"

"來人,給寡人穿戴鎧甲,禁衛軍准備,隨著寡人前往內閣平叛!"

"寡人,要大開殺戒了,吳國要變天了!"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更新一萬五,雙倍月票,兄弟們給我啊!

推薦《我真是個富二代》,很別致的都市文.

上篇:第497章:天下震!姜浪帝主氣吞萬里!    下篇:第499章:天變!楚王吳王效忠!(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