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499章:天變!楚王吳王效忠!(求月票)   
  
第499章:天變!楚王吳王效忠!(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大炎帝國欽差廉親王之所以來得這麼急確實是有原因的,就是要想辦法在短時間內造成既定事實,生米煮成熟飯.

在他想來,吳王一旦完成了徹底的妥協,那接下來就算沈浪勝利消息傳來也掀不起什麼風浪了.

一旦他率領欽差軍隊沖入吳王宮抓走了吳直,那吳王的威嚴就算是徹底廢了,不管是在吳國民眾,還是在軍隊中都就再也樹立不起君王之威,所以帝國廉親王才鋌而走險.

"進,進,進!"

在廉親王的帶領下,幾千名大炎帝國武士長驅直入,直接沖入王宮之內.

一路上果然沒有得到任何抵抗,這可是帝國欽差,而且沒有吳王旨意,誰又敢抵抗?

就這樣,三千名欽差武士氣勢洶洶,穿過了重重宮禁,來到了大崇殿前.

大崇殿,是吳國王宮的中心大殿,每一次大朝會都在這里進行.此時帝國廉親王已經得到了密報,吳王在這里面,吳直也在這里面.

大崇殿有巨大的廣場,還有九十級台階,外面還有專門的宮牆和大門.

"破門."廉親王高呼.

頓時,兩個巨人一般的帝國武士上前,猛地突破了宮門,三千大炎帝國武士潮水一般湧了進去.

然而進去之後,所有人都驚呆了,整整一萬名吳國禁衛軍站在廣場之上,排列得整整齊齊.

前面幾千名武士豎立著巨大的盾牆,後面幾千名禁衛軍彎弓搭箭瞄准了沖入進來的大炎帝國武士.

帝國廉親王臉色劇變,直接走了過去,低聲道:"吳王,你這是要做什麼?你這是要對抗帝國中樞嗎?你這是要對抗皇帝陛下嗎?為了區區一個吳直,你要以武拒捕嗎?"

吳王寒聲道:"廉親王,你以為我是要用武力拒捕?哈哈哈哈……"

帝國廉親王寒聲道:"吳直,吳直你在嗎?難道為了你一人之命,就要陷吳王于不忠不孝之地嗎?你這個忠臣是怎麼當的?"

這意思很明白,他想要讓吳直自己投案自首,又或者當眾自殺,這樣也能避免吳王直接和帝國對抗.

吳王緩緩道:"廉親王,你來做客,我非常歡迎,但我吳國的內政你還是不要過多干涉了.還有你大炎帝國的軍隊憑什麼進入我的王宮之內?所有禁衛軍,預備!"

"嗖嗖嗖嗖……"

幾支令箭直接射上了天空爆開.

然後,一支又一支的軍隊潮水一般湧進來,從里到外將大炎帝國的欽差軍隊包圍得水泄不通.

"廉親王,請你的軍隊立刻放下武器,束手就擒,否則格殺勿論."吳王厲聲道.

大炎帝國廉親王顫抖道:"吳王,你,你這是要造反嗎?"

吳王點頭道:"對了,我這就是要造反.沈浪陛下說得對,不再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死亡."

廉親王臉色劇變,道:"你知道了?"

吳王冷笑道:"紙是包不住火的,天越城決戰,沈浪陛下大獲全勝,天涯海閣血魂軍全軍覆滅."

廉親王道:"但是誰都知道,沈浪的勝利只是曇花一現,他的力量和大炎帝國比起來不足一提,你真的要如此昏聵,跟著他一起自取滅亡嗎?"

吳王點頭道:"無所謂的,轟轟烈烈而亡,沒有什麼不好的."

接著,吳王大吼道:"大炎帝國的軍隊,全部放下武器束手就擒,否則格殺勿論,格殺勿論."

"五,四,三,二,一……"

"預備,殺!"吳王大吼.

"停!"帝國廉親王高舉雙手,大吼道:"停,所有欽差衛隊,全部放下武器,放下武器!"

隨著帝國廉親王的命令,三千名欽差衛隊武士全部放下了所有武器.

"蹲下!"

吳王下令.

三千名大炎帝國的欽差衛隊蹲在地上,片刻之後,全部被抓捕.

廉親王道:"吳王,你已經耍過威風了,接下來可以談判了吧."

吳王淡淡望了一眼,道:"談判,抱歉,沒有談判了."

然後,吳王大聲道:"所有禁衛軍出動,前往內閣平叛."

隨著吳王一聲令下,一萬多名禁衛軍浩浩蕩蕩出宮,朝著內閣而去.

不管是吳國還是越國,尚書台和內閣都是在王宮之內的,畢竟這樣辦公方便.但是在去年的時候,張丹楓帶領整個內閣從王宮搬了出來,入住了西邊的行宮,鹿苑.這在當時也引起了軒然大波,代表著內閣已經脫離了吳王,自成體系了.

而且從那之後,吳國的內政核心就在鹿苑,而不是王宮.

鹿苑行宮距離王宮大約有十九里左右,中間寬闊的朱雀大道貫穿連接王城的兩大核心區域.

此時,吳王率領著一萬多禁衛軍,浩浩蕩蕩朝著鹿苑而去.

刹那間,所有人都驚呆了.

無數民眾顫抖,大王這,這是要做什麼啊?這是直接要在王城內開戰嗎?

所有讀書人奔走相告,有一種天變感覺.而普通民眾驚駭之余,又湧起了刺激之感,普通人嘛,就是喜歡看個熱鬧.

但還有一群人卻熱血沸騰,這就是吳國軍隊.這兩三年來,吳王被壓制得厲害,吳國軍隊也同樣如此.

一開始,大炎帝國以剿滅沈浪的名譽過境吳國,但這一過就是一年多,超過幾十萬大軍駐紮在吳國境內,一直到半年多前才走.

而這段時間內,這群文官不斷地把手伸進了軍隊之內,文官的地位越來越高,武將地位越來越低,到如今吳國軍隊的後勤已經大部分被內閣奪走了,樞密院還掌握著將領晉升的權力,軍隊調動的權力,但是軍餉和軍糧的發放全部交給了兵部,兵部則完全在內閣的體系之內,這就等于軍隊被掐住了喉嚨.

還記得當年大炎帝國借給吳國一大筆軍糧嗎?就是吳王打算用來打四國大戰的那一次,從那個時候開始大炎帝國就開始染指吳國軍隊的後勤.文官一旦掌權,就一定會瘋狂壓制武將,就如同明朝中後期那樣,武將成為了文官的家奴一般,四品武將在七品文官面前都要躬身行禮.

而且這一次為了拿下吳直,內閣對多少軍中將領下手?就這一次大案抓捕的軍中將領就超過百人,盡管都是中底層將領,但已經讓吳國軍隊陷入了劇烈不安之中.

此時,吳王殺氣騰騰帶著禁衛軍沖向了內閣,中途便有無數的武士紛紛加入進來.

"末將參見陛下."

"末將請求加入戰斗."

一支又一支軍隊加入,走到半途的時候,吳王身後的軍隊已經超過了三萬人之巨.

大炎帝國廉親王騎馬拼命追,追上了吳王,低聲顫抖道:"吳王,想想後果啊,想想你吳氏家族的幾百年家業江山啊?"

吳王一聲不發.

廉親王道:"這樣如何?吳直不抓了,王慶安改口供,這一次的兼並田地和殺人大案,完全和吳直大人無關."

吳王依舊一言不發,殺氣疼疼沖向內閣.

廉親王顫抖道:"吳王這樣如何?大理寺卿下台,斬首示眾,內閣公開認錯,還樞密使吳直清白."

吳王依舊沒有任何回複.

很快,吳王身後的大軍膨脹到了五萬,包圍了內閣所在的鹿苑.

"預備!"吳直高呼.

帝國廉親王顫抖道:"吳王,最後的條件,內閣首相張丹楓下台,由你來指一名官員擔任新首相,他首先要效忠于吳國."

吳王一愕,沒有想到大炎帝國竟然願意做出這些妥協.

"廉親王,炎京不是巴不得我和楚王公開對抗大炎帝國,然後帝國直接派出百萬大軍滅了吳,越,楚三國,直接成為大炎帝國的行省嗎?"吳王冷笑道.

帝國廉親王道:"事情不發展到這個地步,當然最好.能夠用政治手段解決,盡量不要用軍事."

吳王道:"大炎帝國不太願意動用超脫勢力的秘密軍團,但是大炎帝國自己的秘密軍團又沒有完全成軍?"

帝國廉親王冷笑道:"吳王不要過多揣測,我已經給出了最後的地線,張丹楓下台,內閣整頓.吳王,這內閣是吳國的內閣,但也是下屬于大炎帝國內閣,里面有很多官員都是炎京內閣派遣來的,你一旦攻打內閣,那就回不了頭了."

吳王道:"我也從來都沒有想要過回頭."

"打!"然後隨著吳王一聲令下.

幾萬大軍潮水一般湧入了鹿苑之內.

片刻之後,里面一陣陣鬼哭狼嚎.

內閣是有自己的兵的,但只有區區幾千人而已.而且一直以來,吳王都忍辱負重,內閣覺得有大炎帝國保護,自然高正無憂.

沒有想到吳王竟然如此決絕,直接派遣大軍,把內閣一鍋端了.

短短不到一個時辰,里面的戰斗結束了.整個內閣官吏加上士兵,整整有幾千人之多,此時大部分都變成了尸體.這鹿苑行宮之內,到處都是鮮血,到處都是尸體.

片刻後,幾百名內閣高官全部被抓了出來.

"陛下,是關到大理寺監獄,還是黑水台監獄?"吳幽問道.

吳王搖頭道:"不用了,直接押往刑場吧."

這話一出,幾百個內閣官員顫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吳王這是瘋了嗎?這一定是瘋了.

………………

幾個時辰後!

吳國王宮面前的廣場上人山人海,超過十萬人前來圍觀.

驚天劇變啊,大王竟然將內閣一鍋端了,頓時間整個吳國的民眾們心緒複雜萬千.

越國民眾幾乎一邊倒站在沈浪這一邊,而吳國的百姓心中也多多少少向著姜離,因為他名聲太大,名聲太好了.

但與此同時,吳國民眾對大炎帝國並沒有多少抵制,因為接壤,大炎帝國對吳國滲透實在太厲害了,整個文官集團掌握了輿論,都引導吳國心向大炎帝國.

但對于吳王,吳國民眾又並非全無感情,畢竟已經效忠了幾百年了.

吳國內閣首相張丹楓一直到現在為止都是發懵的,這個年輕的吳王這麼瘋狂嗎?就這麼突然走向了絕路?半點都不猶豫?

刑不上大夫,這是天下諸國的潛規則啊,所以張丹楓盡管一直和吳王作對,但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會有什麼性命之危.

"陛下,陛下,萬萬不可被熱血沖昏了頭腦啊,吳國的百年基業不能毀在您的手中啊."張丹楓對著吳王拼命叩首道:"我的陛下啊,老臣所做的一切,也都是為了吳國,為了吳氏王族的安危啊."

吳王淡淡道:"什麼都不用說了,別說了."

"殺!"

年輕的吳王這一聲殺喊的一點都不豪邁,顯得充滿了疲倦.

"唰,唰,唰,唰……"

手起刀落,上百名內閣官員被斬首,超過十萬民眾頓覺得毛骨悚然,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竟忽然就被殺了?

"殺!"

再一次手起刀落,又超過百人人頭落地.

這下子,吳國內閣的這些官員嚇得屎尿齊出,拼命叩首高呼:"陛下,陛下,臣要檢舉揭發,臣要檢舉揭發."

大理寺卿跪行出來,高呼道:"王慶安奪桑田,活埋林秀才全族這一滔天大案是假的,是假的.凶手根本就不是王慶安,更是和吳直王叔無關啊,一切都是繡衣司所為啊."

繡衣司,率屬于吳國內閣,剛剛成立一年半的情報機構,是用來和黑水台分庭抗禮的.

"從活埋林秀才全族,到制造吳直家人的田冊名錄,都是繡衣司所為,他們直接奉的就是宰相張丹楓的命令."

"我們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了汙蔑樞密使吳直王叔,一切都是宰相張丹楓所為啊."

這話一出,全場徹底嘩然,面容失色.這個秘密知道的人極少,大理寺卿是這個大案的關鍵人物,所以自然知道得清清楚楚.

吳王揮了揮手,這位大理寺卿頓時被帶離了刑場,仿佛不用死了?

頓時,越來越多官員跪下叩首道:"陛下,臣也要檢舉揭發,臣也要檢舉揭發."

整個刑場如同丑劇大舞台一般,他們是效忠大炎帝國不假,但現在連命都保不住了,還管什麼什麼?

"砰砰砰砰……"

又有一支軍隊進入了刑場之內,押送著幾百人進來,全部都是宰相張丹楓的族人.

緊接著,押入刑場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在場所有四品以上文官的家人,全部被帶到了刑場之上.

整整齊齊跪了幾千人之多.

"陛下,我要檢舉揭發,我要檢舉揭發啊……"

然而,吳王依舊置若罔聞,木然地下令.

"殺!"

"刷,刷,刷……"

手起刀落,幾百名劊子手,不斷揮刀.

成排成排地人頭落地.

殺得全場所有人都毛骨悚然,渾身戰栗,吳王陛下這是瘋了嗎?這是要把所有的文官全部殺絕嗎?這樣一來誰來管理內政啊?

"陛下,我要堅決揭發,這一切都是大炎帝國的陰謀."

"是大炎帝國指使我們制造冤案,是大炎帝國黑水台的人指導我們做下這些冤案的."

"是大炎帝國指使我們進行土地兼並的,大炎帝國收買了我們吳國的文官和武將."

"王慶安就是被大炎帝國威脅並收買的,只要他攀咬吳直大人,他的幾個兒子就可以直接成為大炎帝國的進士,否則全族死絕."

接下來才是真正群魔亂舞,這些人為了活命,拼命地檢舉揭發,陰謀有多大就說得多大,有一小部分是真的,但大部分都是猜測臆想.

這群人其實很聰明的,他們當然知道吳王究竟想要什麼,所以不惜用最後的瘋狂換取自己的性命.

內閣首相張丹楓渾身顫抖,仿佛想要說什麼,但是卻有說不出口.

他不像祝弘主,所以若為了活命,為了保住全家人的性命,他也想要檢舉揭發啊.盡管很快大炎帝國就會打過來,今天檢舉揭發帝國的人都會死,但起碼不用現在就死啊.

但他不敢,因為他幾個最出色的兒子都在炎京,而且就算他檢舉揭發大炎帝國也必死無疑.吳王需要一顆足夠分量的人頭,表達和大炎帝國的決裂.

張丹楓不由得望向吳王,內心顫抖道:"吳王陛下,你牛逼,果然是年輕人,真是狠啊……"

"唰!"

又一陣陣手起刀落,一排又一排內閣大臣被斬首.

最後,輪到了內閣宰相張丹楓全族,他本以為吳王會說什麼,但完全沒有.

手一揮下.

劊子手鬼頭刀猛地斬下,內閣首相張丹楓,連同他的全族,被斬殺得干乾淨淨.

而大炎帝國欽差廉親王眼睜睜看著這一幕,無限的震驚之後,便是冷笑.

"哈哈哈哈."

"吳王,殺得可爽快啊?"

吳王沒有回答,而是淡淡道:"從今天開始,吳國不再服從大炎帝國的任何旨意.吳國不再承認大炎王朝是東方正統!"

"大乾帝主沈浪的天越城決戰已經大獲全勝,以不足兩萬人擊敗五十萬人,天涯海閣兩萬血魂軍全軍覆滅."

"吳幽聽封!"

頓時,黑水台吳幽上前下跪.

"寡人收為你妹,冊封為你安幽公主,請你代替寡人出使怒潮城,去問一問大乾帝主沈浪陛下,我吳啟想要效忠大乾王朝,想要奉他為主,他收不收?"

這話一出,全場十幾萬人嘩然.

這麼突然?

吳國就這麼反出了大炎王朝,要去效忠沈浪的大乾王朝?可是大乾王朝在哪啊?

吳幽跪下叩首道:"臣妹遵旨."

吳幽幾乎沒有任何耽擱,帶著幾千名武士南下,出使怒潮城.

……………………

楚國王宮內!

新楚王和太後正在對弈.

從朝堂局面上,楚王比吳王好一些,因為他對朝政的掌握力要強得多.就算是改組後的內閣,也不完全是聽從宰相之名,里面還有許多文官效忠楚王.畢竟楚國沒有和大炎帝國接壤,而兩代楚王在臣子們心中有巨大的威望.

但是楚王的境地卻又比吳王更危險,因為他更出色,更加受到炎京的忌憚.

在吳國,以張丹楓為首的內閣勢力奪取了內政權力後,開始染指軍權,不惜掀起一場大案要將樞密使吳直趕下台去.

而在楚國,大炎帝國的勢力直接就對著楚王下手,罪名很簡單,穢亂後宮,老楚王尸骨未寒就去禍害母妃,犯下人倫大罪.

這當然是子虛烏有的罪名,但也不完全是無中生有.因為很多人看到老楚王的一個妃子衣衫不整從新楚王宮房內跑了出來,不久後就上吊自殺了.又是死間之計,浮屠山在楚國王宮內安置了不止一個女人,關鍵時刻一個個引爆.

顏妃害死老楚王,而這個連妃又在新楚王頭上潑了一盆洗不淨的髒水.

接下來,老楚王的嫡妻,楚國太後就受到了巨大的壓力.因為他是新楚王的生母,只要他出面指責新楚王穢亂母妃的罪名,那真的就再也洗不清了.

這位楚國太後曾經投降過沈浪,遭受了無數的羞辱,所以有人覺得她肯定會妥協的.

結果,她一直撐住了.為此她的族人死得差不多了,她自己也命不久矣.浮屠山和贏無冥用死來逼迫他妥協,逼迫她承認新楚王穢亂母妃之罪.

要麼公開指認楚王罪名,要麼死!

此時,母子二人正在下棋.

"母後,兒臣這就去求沈浪陛下,他應該能治得好您的."楚王顫抖著,最後的棋子久久不舍得落下,因為一旦落下,棋局就結束了.

楚太後搖頭道:"不必了,甯元憲曾經下跪妥協過.但是現在他站起來了,付出了幾乎生命的代價.那我也想要站起來,我這個結果挺好,挺好的……"

此時的楚太後反而顯得更加年輕了,還有完全不符合年齡的豔麗.

"我曾經遭受過恥辱,向沈浪妥協投降,而且還被押著游街示眾,當時我應該自殺的,但是我自己下不了手."

"現在我死了,為了保護自己的兒子,我甯死不屈,應該還是能夠挽回一點聲譽吧."

新楚王再也控制不住,跪在地上大哭.

"我的兒啊,落子吧."楚太後顫抖道:"娘真的支撐不住了."

她的面孔越來越妖豔,眼睛的光芒越來越詭異.

"吼,吼……"新楚王如同野獸一般咆哮著.

"大炎帝國,浮屠山,贏廣,贏無冥……"他口中不斷念著這些名詞.

仇恨,刻骨的仇恨.

你們殺死了父王,現在又用卑鄙的手段殺死了母後.

最後,楚王抬起頭來,把最後一個棋子放在棋盤上,棋局結束,他贏了.

楚太後道:"我的兒,你出去吧.接下來這一幕,會很丑陋可怕."

楚王朝著太後拼命叩首,直接出血道:"母後,兒臣發誓,一定會為父王報仇雪恨,一定會為母後報仇雪恨."

"好,好……"太後揮手道:"走吧,我的時間到了."

楚王退了出去,將房門關閉.

楚太後對著鏡子照看,她越來越妖豔,越來越年輕,越來越美麗.

最後,簡直讓人無法直視了,她的眼眸已經豔麗如火了.

下一個瞬間,她豔麗絕倫的軀體一寸寸裂開,然後無數的蟲子從她體內湧了出來.

無邊無盡的痛苦,哪怕是死亡,也要承受這地獄一般的折磨.

楚太後本來不想發出慘呼的,但是她忍不住.

"啊……啊……啊……"

她發出了的慘叫聲越來越淒厲,越來越恐怖.

"砰……"

她的身體猛地炸開,徹底死去.

與此同時.

"轟轟轟轟……"整個宮房內,大火熊熊燃燒.

把楚太後的尸體,還有她體內無數湧出來的恐怖毒蟲,全部燒成了焦炭.

楚王在外面看著熊熊的烈火,擦拭眼角的淚水,整個表情變得冰冷起來.

傷心,悲痛欲絕?盡情地來吧,如同山崩海嘯一般地來吧.

但是,要盡快地過去.

"大炎帝國,贏廣,贏無冥,浮屠山……"他嘴里不斷地念著.

而此時,太子太傅李玄奇走了進來,躬身道:"陛下,已經結束了."

楚王道:"殺完了?"

李玄奇道:"殺完了."

楚王張開雙臂,立刻有幾個太監上前,為他戴上新的王冠,穿上新的王袍.

楚王緩緩走了出去,推開了宮門.

一片血腥之氣撲面而來.

王宮之外,地面上密密麻麻都是尸體,有文官的,也有武將的,甚至還有他兩個弟弟的,還有先楚王的幾個母妃,總結成一個名詞,那就是叛逆.

上萬個叛逆,被楚王殺得干乾淨淨,大炎帝國滲透進入楚國境內人幾乎被連根拔起.

尸橫遍野,血流成河.

幾萬大軍整整齊齊,渾身浴血,站在廣場之上,見到楚王走出宮門,頓時整整齊齊跪下.

"參見陛下,參見陛下!"

楚王來到宮殿大門之前,望著前面的一面旗幟,這是大炎王朝的旗幟,高高在上飄揚著.

楚王拔劍,猛地斬斷,大炎王朝的旗幟倒下.

"諸位將士,諸位臣工,從今天起,我楚國反了!"

"我楚國不再效忠大炎王朝!"

"我楚國願奉大乾王朝為東方正統!"

然後,楚王朝著東方跪下,叩首道:"臣參見沈浪陛下,大乾帝主萬歲,萬歲,萬萬歲!"

……………………

注:我吃去吃飯,然後寫第二更.雙倍期間,月票榜好激烈,不想被爆,兄弟們幫我!

推薦《地下城玩家》,這本書真是超級有意思,很好看.

上篇:第498章:祝檸絕路!吳王狂喜!變天了!    下篇:第500章:大乾帝國崛起!沈浪大婚!(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