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01章:甯寒劇變!攻打天涯海閣!(求月票)   
  
第501章:甯寒劇變!攻打天涯海閣!(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謝謝雨逍遙六萬幣打賞,謝謝)

"姑姑……"

一個瘦削的少年朝著張春華躬身行禮,他就是張翀的孫子,張洵的兒子張勻.

這個孩子今年才僅僅十歲,但已經飽受磨難,在他只有四歲的時候,張翀下獄,他的父親張洵每天都跪在大理寺的門外,他過著擔驚受怕的日子.

好不容易張翀出獄了,而且還晉升了官職,卻以區區幾千之兵抵禦蘇難幾萬叛軍,當時只有五歲的他就被蘇難抓去做了人質,差點性命不保.好不容易又過了兩三年的安生日子,結果沈浪身份暴露,張翀全族都被牽連下獄,幾個孩子也不例外.

此時張勻臉上有一道傷疤一直到脖子,可見當時傷得非常嚴重.但是這些磨難也把他錘煉出來了,雖然只有十歲,但卻是一副完全榮辱不驚的樣子.

"疼嗎?"張春華心疼地撫摸著侄子臉上的傷疤.

張勻搖了搖頭.

沈浪上前揉了揉他的腦袋道,朝著邊上的幾個孩子道:"這是張勻哥哥."

沈宓和沈力都很乖,喊了一聲張勻哥哥,幺幺甜甜一笑,如同鮮花綻放,一直以來她都是盡量不開口的,但是卻讓張勻都不敢看她.

張翀帶來了三個孩子,兩個孫子,一個孫女.

"聽說陛下要在雷州島辦一個學堂,我就把孩子們放在這里了."張翀道.

沈浪道:"正好,孩子們需要一個班長."

張春華來到張翀的面前,目光含淚地看著父親,已經超過六年沒有見面了,父親何止老了二十歲?

"春華,你真是為父的驕傲."張翀微笑道.

然後下一秒鍾張春華沖上前,將枯瘦的張翀抱住了,一下子讓張翀有些措手不及.東方人的情感是非常含蓄的,幾乎就沒有擁抱,哪怕父女之前也要講究男女之防的,只有西方世界的人才喜歡擁抱.

足足好一會兒,張春華才松開了父親,道:"走吧,都在等著你們了,我這就要去打扮了,兩位嫂子來幫我."

接下來,張翀的兩個兒媳跟著張春華去了閨房,開始沐浴更衣,換上新娘嫁衣.

這一場婚禮就是這麼急促,沒有什麼良辰吉日,更沒有什麼昭告天下,而且新娘還不止一個,還有甯焱,小冰.

這是不符合規矩的,納妾不像納妾,娶妻不像娶妻,更加不像是什麼帝主納妃子.但是在沈浪這里從來也沒有什麼規矩的,當然最關鍵的一點是,他不想有人和木蘭一樣,她是獨一無二的.

…………………………

夜幕降臨.

一場簡單的婚禮正在進行中,參加的賓客也不多,僅僅不到百人而已.

甯焱公主還好,她對這種儀式感不太在乎.但是冰兒卻激動得不斷湧淚,從今以後她再也不是一個小丫鬟了,她也是有名分的人了,尤其是她的女兒沈宓寶貝,是名正言順的公主了,而且她也可以大膽地再生孩子了,不用擔心自己身份卑微,會連累孩子們的身份了.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這次婚禮的高堂真多啊,有沈浪的養父養母,還有金卓夫妻,張翀,甯元憲,卞妃,種妃,蘇妃.

"夫妻對拜……"

主婚人是甯啟王叔,他正在喊最後一項的時候,忽然外面傳來了聲音.

這還真是有些像是某些電視劇的現場,在婚禮的關鍵時刻,總會有人沖出來說:"我反對."

"沈浪……"這是甯寒公主的聲音.

沈浪仿佛沒有聽見一般,一絲不苟地和張春華等人對拜.

"沈浪!"甯寒的聲音再一次傳了過來.

與此同時.

"咚咚咚咚……"整個怒潮城所有的鍾聲響起,不敲自鳴.

這是什麼意思?送終嗎?沈浪結婚的時候,她來送終?

沈浪走了出去,來到陽台之上.

此時是黑夜,外面海面上什麼都看不見的,滿城的鍾聲響起,緊接著無數的火把亮起,所有燈塔的探照燈朝著海面上照去,卻完全看不到甯寒的聲音.

"沈浪,我是不是要來慶祝你大乾帝國的建立啊?"甯寒公主笑道,她的聲音仿佛是從四面八方而來的,根本找不到聲音來源.

"當當當當……"滿城的鍾聲更加激烈了,瘋狂地敲響,而且越來越尖銳,越來越刺耳,幾乎震耳欲聾,城內無數人紛紛捂住耳朵,甚至感覺到痛不欲生.

"砰砰砰砰……"片刻後,港口上的那一口大鍾猛地炸開,緊接著城內所有的鍾全部炸裂.

這,這是何等的力量?共振到了極致,把所有的銅鍾全部震碎了?

所有的鍾都碎了之後,不遠處海面上亮出了一道身影.

美麗絕倫的甯寒公主赤足踩著海水,款款而來.

她變了,變化非常大,變得比之前更加美麗,更加強大了.

"甯寒公主,別來無恙啊."沈浪道.

甯寒公主道:"別來無恙,我應該稱呼您為沈浪陛下?"

沈浪道:"這段時間你過得好嗎?"

甯寒公主道:"不好,非常不好,你當年逃之夭夭的時候,在針管里面放了多少病毒啊?放了多少可怕的東西啊?短短一個月內,我爆發了十幾種病症,還真是痛不欲生啊."

沈浪道:"可是我現在看來,氣色好得很啊,比之前更加美麗動人了."

甯寒公主道:"我涅磐重生了."

沈浪道:"那真是不甚欣喜啊,你畢竟是我的未婚妻,今天你是來參加我的婚禮的嗎?"

甯寒公主道:"不,不是的,我是來送鍾的."

沈浪道:"對了,我另外一個未婚妻,姬璿公主她還好嗎?"

甯寒公主道:"她去白玉京了,當時情況也不太好,如今都還沒有回來,你往我們體內注射的東西太毒了."

沈浪道:"也沒有什麼啊,也就是一些摧毀免疫系統,新陳代謝系統,等等幾十種病毒,我從找了幾千種動物才湊齊的,你體內難道沒有長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又或者你的血液沒有什麼劇變嗎?"

甯寒道:"有啊,但是要感謝你的父親,賜予我們強大的血脈.還要感謝天涯海閣的生命研究部門,當然我最終要感謝的還是上古洗髓精,讓我們完成了最終血脈蛻變,讓我們擺脫那些可怕病症的困擾.如果沒有猜錯的話,你注入我們體內的很多東西是從你妹妹姬甯小公主的血液提取出來的吧."

沈浪道:"難怪我看你長高,胸也變得大了,身材變得這麼魔鬼了,簡直都讓我不認識你了.恭喜你啊甯寒,重新奪回了第一美人的寶座,你的美麗幾乎要能夠和美杜莎女王抗衡了."

沈浪正在說話的時候,超過十幾門巨炮瞄准,幾十具上古巨型強弩也進行瞄准.

"發射……"

隨著一聲令下,十幾門巨炮瘋狂開火,幾十具上古巨型強弩狂射.

"嗖嗖嗖嗖……"

轉眼之間,這些炮彈和巨箭就射出了幾千米,在空中劃過一道長長的弧線,朝著甯寒公主的身影砸了下去.

"轟轟轟轟……"

一陣陣驚天動地的爆炸.

刹那間,無數的烈焰將甯寒公主的身影吞噬了,這些超級炮彈哪怕撞擊在水面上也會爆炸,每一枚炮彈都超過百斤,這一爆炸,瞬間幾百米內的海面上都是熊熊烈焰.

而幾十支上古巨箭就更准了,哪怕隔著幾千米也有幾支射穿了甯寒的身影,然後猛地炸開,爆出了藍色的光芒.

轉眼之間,甯寒公主的身影消失了.

足足好一會兒後,所有的火焰散去,所有的藍色光芒散去,海面上恢複了寂靜.

甯寒公主的身影依舊靜靜地漂浮在海面之上,微笑道:"沈浪陛下,為何一見面就這麼大場面呢?"

沈浪道:"這是為了對你表示熱烈歡迎啊,不但要炮擊你,還要狂射你."

而此時一個身影猛地沖出了海面,她就是仇妖兒,沈浪一方的最強武力.

這次婚禮並沒有她的存在,因為她說不需要婚禮,她想要和沈浪睡就睡,未來想要遠走天涯就遠走天涯,不需要任何儀式.

她的身影如同閃電一般,直接踏浪而去,朝著甯寒公主沖了過去.

沈浪道:"甯寒公主,請問你注射的是什麼上古洗髓精啊,你此時更靠近哪一種上古人類啊?不得了啊,腚都變得又圓又翹,真正的魔幻身材啊,你這是啥血脈啊?天涯海閣有這好東西,為啥之前不給你用呢?"

甯寒公主道:"沈浪陛下,我這個身體美嗎?"

"美,美滴很."沈浪用河/南話回答道.

甯寒公主道:"現在我有一個非常艱難的抉擇,是不是要拋棄這個身體,再換一具身體呢."

沈浪道:"為啥呢?這是為啥呢?這麼美的身體,還沒有被睡過吧,就這麼不要掉了?要不然你在換掉身體之前,把它給玷汙了?我非常樂意效勞的."

甯寒公主道:"我這具身體的血脈,某種程度上算是你父親成全的吧."

而在此時,仇妖兒已經殺到了,手中鬼頭刀猛地斬殺.

"轟!"

一聲巨響,幾十米的海面都直接被劈成了兩半.

然而甯寒公主依舊安然無恙,直接在原地消失了,轉眼之間她的身影出現在百米之外的海面上.

"沈浪陛下,你覺得你正義嗎?"甯寒公主道.

"當然正義啊."沈浪道:"當然你也正義,顏值即正義,你正義到巔峰了.咱又不是小孩子了,談什麼正義啊,談的是仇恨,我也從來沒有說我代表正義消滅你們,我的目標從未變過,天下無仇."

接著沈浪拿過紙筆,在一張紙上大大寫下兩個字,甯寒.

"瞧瞧,你在我仇人名單上呢."沈浪道.

甯寒公主微微一笑,道:"沈浪,其實我很忙,而且正在做某種非常艱難的抉擇.真的沒空來找你的,但沒有想到天越城決戰你竟然贏了."

沈浪道:"是啊,上哪說理去."

甯寒公主道:"你的噩夢石磁爆彈非常不錯,一下子就把我們上古能量控制中心癱瘓了,我們一直防備你的石墨彈,沒有想到你竟然升級了."

沈浪苦笑道:"現在,你們肯定有防禦噩夢石磁爆彈的方法了,我那個武器失效了."

甯寒公主道:"還有你那種火箭不錯,叫什麼名字來著?"

沈浪道:"地獄火箭."

甯寒公主道:"非常厲害,能夠釋放出那麼高的溫度,直接融穿了我們的血魂鎧甲."

沈浪苦笑道:"那接下來你們的鎧甲又要升級了,我的地獄火箭和鋁熱劑炮彈都燒不穿了,真正刀槍不入了吧."

其實這種鎧甲升級只要給沈浪足夠時間,他也能夠做到,只是需要大量的鎢,在鎧甲表面塗上一層鎢,就可以抵禦三四千攝氏度的高溫,當然這還不夠,里面還要有一種絕對的隔熱層,這樣才能抵禦高溫對身體的灼燒傷害.

甯寒公主道:"我真的很忙的,這次回來之後,我甚至都沒有來得及回天涯海閣就來找你了."

沈浪道:"那你從什麼地方來呢?"

甯寒公主道:"你猜?"

此時,仇妖兒又閃電一般沖了過去,朝著甯寒公主的身影猛地斬下.

然而一陣光芒閃爍,甯寒公主又消失在百米之外,依舊安然無恙.

"沈浪,我很快就會再回來的,帶著天涯海閣的軍隊滅你的怒潮城,保證將整個怒潮城夷為平地,將這里面所有人斬盡殺絕,一個不剩."甯寒公主笑道:"那麼再見了."

然後,甯寒公主的身影漸漸黯淡了下來,徹底消失在所有人的視野之中.

"砰砰砰……"

怒潮城上的十幾具上古巨型強弩猛地炸開,直接粉身碎骨,仿佛完全不受控制,被甯寒用一種神秘手段摧毀.

所有人都被徹底震懾了,甯寒公主完全表現出了讓人恐懼而又未知的力量.

沈浪返回到大殿中道:"好了,惡客走了,我們婚禮繼續,接下來該進行那一項進程了?"

"送入洞房!"

"對,送入洞房."

………………………………

洞房花燭夜,張春華如願以償,沈浪幾乎丟了半條命.

"你,你可是新娘啊,這麼拼命,像話嗎?"沈浪顫抖道.

張春華道:"別的女人讓著你,我可不讓你,我需要讓你知道真相,你連我都敵不過,所以千萬不要在往後宮里面添人了."

這個女人不由得讓沈浪想起了某個作家,當她是第三者的時候,女主角都是可憐的第三者.當她是正妻的時候,女主角都是正妻,反派都是第三者.

之前沒有入門的時候,張春華口口聲聲說沈浪身份特殊,需要開枝散葉,需要納妃子,她這剛剛入門,就告訴沈浪說你本事一般,再多女人的話你可扛不住.

"狐狸精,狐狸精."沈浪接連喝了兩大杯蜂蜜水,甚至他都想要泡枸杞了.

"這感覺太美了,我錯過了六年."張春華美美喘氣道:"整整六年啊,兩千多天,我起碼浪費了一千多歡樂時光,你賠我青春,你賠我美好年華."

沈浪爬起身來,披上了一件袍子.

"你干嘛去?今天洞房花燭夜,你都不能多陪陪我嗎?"張春華問道.

沈浪道:"沒時間了,沒有聽到啊,甯寒很快就要打過來了,這一次可是真正的天涯海閣主力,來吧,來吧,希望來得越多越好."

然後,沈浪就披著袍子離開房間,朝著大城堡的地下室走去.

………………………………………

東方王朝正式陷入了多事之秋.

吳王大開殺戒,清洗大炎帝國勢力,公開宣布反出大炎王朝,效忠大乾王朝.

緊接著,楚王更狠,直接在楚國境內殺了萬人,幾乎將大炎帝國勢力連根拔起,緊接著也昭告天下,反出大炎,加入大乾王朝.

最後大乾帝國正式成立,暫時定都怒潮城.

這個帝國大典在怒潮城是非常寒酸的,但這就像是一個台風的形成一般,一開始很小,但越來越巨大,最後簡直驚天動地.

而這個消息傳到東方世界的時候也是如此,掀起了驚濤駭浪.如同真正的颶風一般,席卷了半個世界.

大乾王朝正式成立了,從今以後整個東方世界有兩個王朝,兩個帝國了.

天無二日,民無二主,整個東方世界就只能有一個真龍天子.

從政治上來說,大炎王朝一下子失去了三個諸侯王國,丟掉了二百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

炎京的空氣幾乎是凝固的,頭頂上就仿佛有一個超級炸彈一般,隨時都可以爆開.

那位至高無上的皇帝陛下,仿佛隨時都會爆發真龍之怒.

然而皇帝始終沒有出聲,使得整個朝堂幾乎都屏住呼吸,就仿佛烏云壓頂的天空,隨時等待雷霆的降臨.

……………………………………

而吳,楚,越三國的民眾也不好受,甚至感覺到更加壓抑惶恐.

越國還好,幾乎所有民心都在沈浪這邊,而楚國的民眾也在楚王這邊,但是他們對大炎帝國的畏懼遠甚越國,因為他們沒有見證過沈浪擊敗天涯海閣血魂軍的一幕.

所以皇帝越沉默,吳楚兩個的民眾越發畏懼,就仿佛地震來臨之前的小獸一般,知道要大禍臨頭卻又無能為力,只能瑟瑟發抖.

對于他們而言,甚至有一種末日降臨的感覺.

皇帝依舊沒有出聲,但是烏云在凝聚,雷霆也在凝聚.

不計其數的軍隊在集結.

新乾王國的軍隊在集結,大梁國,大晉王國,大炎帝國,大齊國等等.

除了南邊三國之外,北邊幾乎所有的諸侯國都在集結大軍,尤其是新乾王國和大梁國,集結的軍隊是天文數字.

從天下俯瞰,從東到西邊,從南到北,無數道路上都是密密麻麻的軍隊.

兩三年前的那一幕仿佛又要出現了.

這種軍隊的集合如同海納百川,無數溪水彙入河流,無數河流彙入大江,最終大江大河彙入大海.

大炎王朝無數的軍隊就像是像是在凝聚驚天的海嘯,一旦凝聚夠了所有的力量,天崩地裂,海嘯席卷而下,瞬間吞沒吳楚越三國.

這支大軍將會分為三支,西邊統帥是大晉王國太子,北邊大軍統帥是新乾王國太子贏無冥,東邊大軍統帥是大炎帝國武親王.這三支大軍太過于龐大了,所以集結的時間要很長.

皇帝依舊沒有發聲,或許他不准備發聲,于無聲處聽驚雷.

就如同大地震一般,需要醞釀無數年,但爆發僅僅只有幾分鍾.但這幾分鍾爆發出來的能量可以摧毀一切,真正毀天滅地.

這三支軍團已經足夠多了,足夠驚人了.但是依舊在凝聚,就如同一個巨大的水庫,眼看就要決堤了,但是水位一直在暴漲,暴漲.

而就在這個時候,沈浪的大乾王朝昭告天下,並且向炎京,新乾王國,大晉王國等所有國度送了一份國書.

從即日起,吳,楚,越三國正式成為大乾王朝的諸侯王國,受到大乾的保護.任何國家,任何勢力不得侵犯以上三國領土半步,否則將視為對大乾王朝宣戰.

任何進入大乾王朝領土的軍隊,將遭受到毀滅性打擊,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抹去,勿謂言之不預也!

在這份國書中,有幾個字是加大加粗的: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抹去.

這口氣實在是太大了,太驚人了.

天下諸國驚詫之後,便是捧腹大笑.你沈浪口氣真的要吞天了啊,你總共加起來才多少軍隊啊?五萬左右吧.

兩萬血魂軍,而且還是准備不齊全的兩萬血魂軍,就讓你沈浪拼了老命才打贏,幾乎把所有的武器打空了,而且還付出了幾千人的傷亡.

現在你靠什麼消滅天文數字的大炎王朝軍團?你靠什麼東西把我們從世界上徹底抹去?

你沈浪確實創造了很多奇跡,但這一次真的是癩蛤蟆吹大氣,要吞天啊!

沈浪這份國書,別說敵國的人不敢相信,就連自己人也不敢相信.

吳楚兩國的民眾看過這份國書之後,毛骨悚然了一下,然後面面相覷而無言.這位沈浪陛下很厲害我們知道,但是這牛皮也吹得太大了吧.

大乾陛下啊,我們馬上就要遭受滅頂之災了,你打嘴炮是救不了我們的,實際行動拿出來吧,派兵來援助我們啊.

然,沈浪軍隊全部回縮到怒潮城,沒有一兵一卒登陸.

但是越國民眾是見證過沈浪的無數奇跡的,他們看到沈浪的詔書後,便直接陷入了歡欣鼓舞.

這幾年來,沈浪陛下最喜歡的就是吹牛逼,但我們也見證過,他吹過的牛逼都實現了.

他說能夠做到,就一定能夠做到.他說能夠保護吳楚越三國,也就一定能夠做到.

接下來,無數越國百姓再一次伸長了脖子,瞪大眼睛等待沈浪陛下再一次上演驚天奇跡.

甚至無數人朝著玄武城湧來,朝著東部沿海湧來,等待沈浪大軍再一次登陸.

結果等了幾天幾夜,沈浪軍隊依舊沒有一兵一卒登陸,甚至他的艦隊都開始全面收縮了.

所有人疑惑?

沈浪陛下這是啥意思啊?

敵人的百萬大軍都已經開始集結了,而且越來越多,很快就要如同驚天海嘯一般席卷吳楚越三國了,您的軍隊非但不登陸北上,反而不斷收縮.

這樣您靠什麼把敵人從這個世界上抹去?您憑什麼保護吳楚越三國,憑什麼不讓敵軍進入大乾王朝半步啊?

您是大乾帝主啊,是南方三國的所有希望,金口玉言啊,一旦沒有做到,一旦讓敵人大軍進入三國境內,吳,楚,越三個王國,不管哪一個王國覆滅,不管哪個國王戰死,沈浪陛下您的形象可就毀了,大乾王朝也就毀了.

因為您親口說過的,要保護三國不受侵犯的,要保護三個國王的,而且還昭告天下.

頓時間,整個天下的目光都在凝聚在沈浪身上,凝聚在怒潮城.

真正億萬人矚目,所有人都在等待著沈浪軍隊的動向.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沈浪的軍隊動了,但不是北上,而是南下.首先是一支陸軍登陸玄武城,然後這支軍隊南下,緊接著是一支艦隊南下.而且這兩場軍事行動都不是保密的,很多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沈浪陛下的軍隊這是要去哪里啊?

該,該不會是要去打天涯海閣吧.

………………………………

天涯海閣某個秘密樓宇內.

左辭閣主拿著沈浪的這份國書,看了兩遍.

"任何進入大乾王朝領土的軍隊,將遭受到毀滅性打擊,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抹去,勿謂言之不預也!"

他甚至念了一遍,然後搖頭道:"這文筆太白了,一點都不像是能夠寫出《風月無邊》的人啊."

"關鍵是太浮誇了."某個長老道.

"對,太浮誇了."某位大學士道.

左辭閣主道:"我們沒有時間在這里耗,也沒有空陪他演戲的,重中之重還是開發萬里大荒漠,否則我們就要被浮屠山徹底甩在身後了,艦隊集結好了嗎?軍隊集結好了嗎?"

"差不多了."

左辭閣主道:"甯寒,等到軍隊和艦隊都集結好了之後,立刻北上去滅了這個所謂的大乾帝都怒潮城,了結這一場大戲,把他這個小小的大乾王朝滅了,然後繼續竭盡全力開發死亡大荒漠."

"是,謹遵閣主之旨."甯寒公主道.

而就在此時,一只大雕從天而降,一個女學士走了進來.

"稟報閣主,沈浪的軍隊南下,分為水陸兩軍,攻打我天涯海閣."

頓時間,在場所有人驚呆了.

就你那點軍隊,還要分為水陸兩軍,還要來攻打我天涯海閣總部?

瘋了,真是徹底瘋了.

……………………

注:月票榜被爆了,好痛!兄弟們出手,助我一臂之力啊.

推薦《諸天劇透群》,很有腦洞的文.

上篇:第500章:大乾帝國崛起!沈浪大婚!(求月票)    下篇:第502章:戰略級大計!炮轟天涯海閣!(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