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07章:沈浪萬歲!左辭閣主欲噴血!(求月票)   
  
第507章:沈浪萬歲!左辭閣主欲噴血!(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謝謝雨逍遙盟主的千元打賞,謝謝你)

天涯海閣這些學士大概是這群世界上最難相處的人,他們充滿了極端的傲慢和促狹,絕大部分時候他們甚至連出言諷刺都懶得,淡淡地瞥你一樣就把內心的輕蔑全部釋放了出來.

雖然真正的天涯海閣在某個地下城,但這個明面上的天涯海閣也是非常重要的,這些學士和大學士也全部都是天涯海閣的寶貴人物,因為絕大部分的理論知識都是靠他們研究並挖掘出來的.

為了表達對沈浪的蔑視,這群學士大學士的表現就是集體上圖書館的的頂上看焰火,看著沈浪各式各樣的炮彈在幾百米外的空中爆炸.

用一句話形容就是,我就是喜歡你看不慣我卻無可奈何的樣子.

而張玉音女學士就被邀請了很多次,前兩次她也興致勃勃地去看了,因為確實很好看,而且她要是不去看的話,很可能會被打成同情沈浪的標簽.

今天晚上又有很多學士爬到樓頂,要去看沈浪火炮放焰火,但是張玉音就沒有去了,因為還有大部分的學士大學士都沒有去.

此時,天涯海閣圖書館的樓頂上站著幾十名學士,而幾千米之外則站著幾千名沈浪的軍隊,還有幾萬名越國民眾,對于這些人天涯海閣學士是視而不見,在他們眼中無數民眾就像是工蟻一樣,算是一個生命群體,但卻又沒有什麼存在價值.

整整等了半個小時,沈浪的軍隊還沒有開炮.

"走了,走了,今天晚上沒有了."

"怒潮城已經滅了,所謂的大乾王朝也滅了,以後再也看不到沈浪的火炮表演了."

"可惜,可惜……"

這群天涯海閣的學士便要離開樓頂回去休息,然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從東邊的黑暗夜空中傳來了一陣亮碩的光芒,如同流星一般襲來.

"嗖……"

因為這能量核心的飛行速度是不如龍之悔的,所以靠摩擦生熱發不出光芒,但為了達到驚豔的效果,沈浪在表層塗抹了一層東西,制造出流星的效果,這樣更像毀滅大殺器不是麼.

"那,那是什麼?那是什麼?"這群天涯海閣學士驚呼,後背汗毛一根根豎起.

之前所有的蔑視,所有的閑情逸致都不見了,他們不是無知之眾,幾乎本能就知道非常危險,而且這是從幾十里外的海面發射來的.

沈浪竟然有這樣可怕的武器?那,那甯寒公主的艦隊豈不是危險了?

"快,快下去,快下去……"

"開啟所有防禦!"

這群學士驚惶之下拼命狂奔離開,要沖到地下室去.

"當當當當……"整個天涯海閣也第一次敲響了敵襲的鍾聲,那個看門老頭也不打瞌睡了,拼命地敲鍾,那個掃地的老頭也拼命狂奔而逃.

然而他們都來不及了,而那些在大圖書館第一層工作那些學士,聽到敵襲的鍾聲之後拼命狂奔,朝著地下室沖入.最快的就是張玉音,她幾乎聽到外面能量核心呼嘯而來聲時,就已經用最快速度沖向地下室通道.

好你個沈浪小白臉,好歹我也是你相好,竟然連提前預警一下都沒有.短短二十幾秒種,她就狂奔地下上百米,躲進了最堅固的地下堡壘.

然後,傳來一陣巨響,哪怕地下百米深的堡壘都在劇烈的顫抖著.

"轟轟轟……"

那些原本在樓頂看風景的學士們,直接就被汽化了.

那個掃地的老頭本來正在拼命朝著地下室沖去,但是大爆炸發生的時候卻停了下來,還要撿起掃把,做最後的掃地僧,但還沒有等到他彎腰,可怕的火焰和沖擊波瞬間將他撕碎了.

而那個看門的老頭,當能量核心砸下地面的時候,劇烈的震動就把他彈飛了.

他畢竟是看門的,武功很好的,整個人如同柳絮一般飄飛而起,接著施展出巨牛逼的輕功,朝著外面狂奔,自從來到天涯海閣之後,他從來都沒有出去過,而這次直接飄出了大門.

但就算逃出大門也完全無濟于事,他整個人就如同紙鳶一般,在空中猛地被震碎,然後燃燒.

大幾百畝的天涯海閣建築群,徹底淪為廢墟,里面的幾千人幾乎全部慘死.

……………………

而在外面觀戰的無數人,不管是沈浪的軍隊,還是天南行省官員,又或者是幾萬民眾.

完全徹底驚呆了!

大爆炸發生的時候,整個夜空都被徹底照亮了,刹那間真是亮如白晝,接著整個地面開始劇烈的顫抖.

他們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反應,因為完全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還有這樣的武器.

足足好一會兒後,爆炸的沖擊波席卷過幾千米沖來.

這大爆炸威力實在太大了,哪怕隔著幾千米沖擊波依舊凶猛,雖然不能傷人,但還是把人吹到在地,灼熱的氣息直接舔過面孔.

幾萬觀戰民眾無數人被吹倒在地,然後他們就不起來了,直接跪在了地上,興奮地高呼:"沈浪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大乾帝國萬歲,萬歲,萬萬歲!"

真的是讓人震撼到靈魂出竅啊,知道沈浪陛下會有絕招,沒有想到這個絕招竟然如此可怕.

我沈浪陛下擁有這樣毀天滅地的武器,接下來戰局還擔心個屁啊,哈哈哈哈!

我沈浪陛下威武無敵,大乾帝國戰無不勝.

幾萬民眾瘋了一般,拼命高呼,山呼海嘯一般.

………………

天亮時分,沈浪登陸天涯海閣廢墟,十幾名穿著上古鎧甲的特種武士,帶著幾百名穿著血魂鎧甲的亞馬遜武士沖入廢墟之內.當然為了區分這些鎧甲都換了新的塗裝,免得別人看到還以為是天涯海閣軍隊呢.

這炸得真徹底啊,幾乎所有的建築都成為了廢墟,到處都是斷壁殘垣.

沈浪腦子里面不由得陷入了回憶,曾經他如同朝聖一般來過這里借書,而且和這里面的部分人關系還不錯呢.

"徹底搜尋廢墟,這里面至少有一個上古能量核心,還有許多上古能量裝置."

"另外,搜索可能的幸存者."

在十幾人的保護下,沈浪也用X光眼參與搜索,結果大有所獲.

果然有上古能量核心,一大一小兩個,大的直徑超過三米,小的直徑也有兩米左右,而且它們都深埋在地下,就算這樣驚人的大爆炸,也沒有破壞他們的外殼,僅僅只是癱瘓了控制中心而已,整個能量核心還是完整的,而且也沒有泄露破裂的危險.

"陛下,發現幸存者."

很快,十幾名武士帶著沈浪來到了一個地下通道面前,因為大爆炸的緣故整個地下通道都已經被炸得坍塌了,還是亞馬遜武士用武力強行清空的.

而且通道盡頭的地下密室的門也打不開了,因為受到了一塊巨石的撞擊,已經有些變形了.

多拉公主上前,抽出上古噩夢石戰刀,緩緩刺入到厚厚的大鐵門內.而噩夢戰刀真是牛逼了,通過噩夢石裝置釋放出驚人的高溫,刀刃所過之處鐵門輕而易舉被切開.

"砰!"猛地一踢,鐵門出現了一個一米直徑的圓洞.

探頭一看,里面躲著幾十名天涯海閣的學士和大學士.

"出來吧."沈浪道:"張玉音,你在不在?"

"在."里面傳來一陣顫抖而又潑辣的聲音.

然後,這幾十個天涯海閣大學士顫顫巍巍走了出來.

"沈浪,你要遭到天譴的,天涯海閣可是整個世界的知識殿堂啊,這里面有多少上古典籍,有多少珍貴書籍啊,全部被你毀了.還有這里的每一棟建築都有超過幾百年的曆史,現在都被你毀了,你會遭到報應……"

這個老學士的話還沒有說完,直接就被一劍劈成了兩半,不是沈浪動手,而是邊上的海拉.

沈浪問道:"接下來還有人要罵我的嗎?"

全部靜寂無聲.

"全部拿下,帶回怒潮城."沈浪一聲令下.

"開始搜索整個廢墟,上古典籍是一種特殊的晶體塊,堅不可摧的,在上古大涅滅它們都沒有毀滅,這樣的爆炸它們還扛得住,全部搜尋出來,運回怒潮城."

"是!"

張玉音女學士走了出來,顯得有些灰頭土臉,見到沈浪的第一時間她甚至本能地捋了捋頭發,她的歲數真是一個謎團啊,六七年前這麼年輕,現在還是這個樣子.

沈浪沒有招降,只是點了點頭,然後走開了.

而此時,外面幾萬人依舊整齊高呼.

"沈浪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大乾帝國萬歲萬歲萬萬歲!"

山呼海嘯一般,一陣高過一陣.

"陛下,您不出去和他們見面嗎?"旁邊的雪隱道.

"見不如不見."沈浪道:"距離產生美."

從頭到尾,沈浪都沒有出現在無數民眾面前,差不多只呆了一個白天,他就回到艦隊,帶著戰利品浩浩蕩蕩返回怒潮城.

當然天涯海閣廢墟很大,里面還有很多上古典籍,甚至上古裝置沒有挖掘出來,這就交給後面收尾的軍隊了.

但就算沈浪離開的時候,那幾萬民眾依舊不知疲倦地山呼萬歲.盡管沈浪始終沒有出來見面,但在無數民眾心目中沈浪的形象反而更加神秘高大了.

我們沈浪陛下就是牛逼啊,六七年前經常站出來和我們對罵,現在做了這麼天大的事情後,直接甩頭就走,這才是真正的帝王英姿啊.

這個世界沒有天理的,有些人不管怎麼做都是對的,有些人不管怎麼做都是錯的.

……………………

回到怒潮城之後,這幾十個天涯海閣大學士全部被關入大牢之內了,沈浪甚至沒有招降他們,也沒有任何要談話的意思.但他還是召見了張玉音女學士,這個女人曾經幫過沈浪好幾次,甚至還救過金卓侯爵的性命.

"行了,你別說了,我投降……"結果沈浪還沒有開口,張玉音就舉起了雙手.

呃?張玉音女士,你的意志力是不是太薄弱了啊,我又不可能對你動刑?打針都不會的.

張玉音此時沐浴更衣,連頭發都燙過了,顯得容光煥發.

"其實你身份揭露之後,我在天涯海閣的日子已經很難過了."張玉音道:"我遭受了十幾次的秘密調查,還被天涯海閣的術士用藥物審訊,也幸虧我和你沒有什麼真的奸/情,否則我尸體都爛了,說來要多虧祝紅雪,我做過他一年的老師,他開口保下了我."

沈浪道:"可是我聽說你在天涯海閣內還是跋扈無雙的啊."

張玉音道:"天涯海閣大圖書館和天涯海閣是不一樣的,我們只是做理論研究的,看似清貴,其實狗屁權力都沒有,命運全部掌握在別人手中."

沈浪道:"你真投降?"

張玉音道:"當然,不信我證明給看?"

然後,她直接就要撩起裙子.

沈浪一愕,你,你和張春華是親戚吧?兩人都這麼狂野?

"怎麼?做上大乾帝主看不上我們這種女人了,我今年才二十九歲啊."張玉音道.

沈浪一愕,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六七年前她就說自己二十九歲了?

"行,我知道你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張玉音道:"你也知道,我們是做基礎理論研究的.所以整個大圖書館里面都是基礎理論的典籍,還有一些武道秘籍.唉,你現在知道那些武道秘籍有多不值錢了吧?第一代劍王丘巨費盡十幾年時間破譯了天外流星劍法,視為珍寶,離開了天涯海閣,成為一代劍王.在外面世界他成為了一個傳說,但是在天涯海閣內其實連屁都不是."

幾年前沈浪還感覺不到,現在是真真明白了,武道秘籍在天涯海閣真的什麼都不是.

"所以說呢,真正天涯海閣的核心機密,還有核心技術,我們大圖書館都不是知道的,你想想也明白,公開放在外面展示的東西都是一些什麼玩意了?"張玉音道.

沈浪當然知道,就如同在所有圖書館里面你都能查到愛因斯坦相對論,牛頓三大定律.但是絕對找不到可控核聚變相關研究進展,也找不到核彈小型化技術等等.

"天涯海閣有三個核心部門,生命研究部門,上古能量研究部門,地質探索部門."

"聽上去都很高大上,而且還充滿了學術氣息,但它絕對不會告訴你,第一個部門用無數活人做研究,甚至批量制造某些怪獸."

"第二個上古能量研究部門,就是制造研究上古武器裝備.第三個地址探索部門是專門去探索上古廢墟的,並且負責消滅敵人,屠殺西域諸國百萬人的血魂軍就率屬于地質探索部門."

張玉音接著道:"另外你此時最想要知道的肯定是真正的天涯海閣在哪里?這是絕密中的絕密,不是我這樣的小人物能夠知道的,甚至大圖書館內沒有一個人知道.當然我是去過真正的天涯海閣地下城的,我被抓到那里接受調查過,不過所有相關記憶都被毀掉了,而且我被抓去的時候失去所有的知覺,但是接下來我會把所有細節都寫下來交給你."

沈浪一愕,為何不直接說出來,要寫出來?

張玉音道:"口述沒有感覺,而這些細節都比較玄乎.對了,甯寒艦隊你……全滅了?"

沈浪點頭道:"對."

張玉音瞠目結舌,道:"厲害,不可思議!這下子一來,我投降就更加沒有心理障礙了."

沈浪道:"那你好好休息,告辭."

張玉音在後面道:"沈浪,記得要出軌的話,來找我啊,我今年二十九歲."

沈浪走到門口,頓時見到了一臉憤怒的張春華,她本來是要來拜訪張玉音的,現在直接上前將房門關上,眼睛飛快地轉動,要想辦法隔絕沈浪和張玉音私下的接觸.

整個怒潮城中,不要臉的狐狸精有我張春華一個就夠了,想要和我走一樣的人設?封殺你!

而沈浪離開之後,張玉音閉上眼睛去尋找那種感覺,自己被抓去天涯海閣地下城審訊的時候對周圍環境的細微感覺,希望能夠抓到某種靈感,進而得到突破.

……………………

天涯海閣地下城內!

左辭閣主正閉上眼睛,去感應剖析某一卷上古秘籍,但後一點點形成于筆下.

他在畫地圖,而且還是那種非常玄妙的地圖,幾乎沒有人能夠看得懂的,他的這些地圖不是表面的地形圖,而是非常詳盡的數據坐標,還不是用普通文字,任何人就算看到了就如同天書一般.

萬里大荒漠,萬里大荒漠!

之前他有兩個備選,一個是萬里大荒漠,另外一個就是魔鬼大三角.但魔鬼大三角已經細細探索過了,非常震撼,但是能夠提供天涯海閣開發的余地並不多.

世界面臨劇變,首先破局的是白玉京,幾百上千年就已經獲得了至高無上的超脫地位,讓其他勢力全部望塵莫及.

現在浮屠山也要走上崛起之路了,天涯海閣危險了.接下來他天涯海閣也要用百年的時間進行破局,徹底脫離這個世界秩序的禁錮,高高在上,俯瞰終生.

"主人,祝紅雪來了."外面有人道.

左辭閣主把上古卷軸,還有他畫的這個天書一般的地圖收了起來,開始泡茶.

祝紅雪走了進來,跪下道:"拜見老師."

左辭閣主道:"你是我帶了幾十年的弟子,廢話我就不說了,你是姜離余孽,你是姜離打造出來的,你不是祝戎親生的."

祝紅雪面孔一顫,但是卻沒有說什麼.

左辭閣主道:"你是一個有榮譽感的人這很好,但也正因為如此,你不應該陷入狹隘的思維之中,你應該有更加崇高的理想.我們天涯海閣的百年計劃就要開啟了,你還沉迷于所謂的血脈淵源?我都不在乎你是姜離余孽,你自己又在乎什麼?"

祝紅雪胡須已經長出了幾寸,眼窩深陷,面對左辭的質問,他依舊無話可答.

"沈浪是姜離的兒子,你莫非還想要去效忠他嗎?"左辭問道.

祝紅雪一愕,然後搖了搖頭.

左辭道:"你就算想要效忠他也沒有了,甯寒的毀滅艦隊已經去攻打怒潮城了,他和他的大乾王朝都完了,直接灰飛煙滅了,這一頁翻過去了,我們接下來的重心在西域,在萬里大荒漠,我們已經投入了天文數字的力量.你給我好好振作起來,那邊還需要你,明白嗎?"

祝紅雪依舊陷入某種沮喪.

左辭上前,用巴掌輕輕拍打祝紅雪,怒道:"給我清醒一點,沈浪已經死了,大乾王朝也滅了,姜離就在這個世界上最後的東西也灰飛煙滅了,你作為幸存者,應該感覺到慶幸,應該有更高的志向."

然後,他拿過一杯茶,直接朝著祝紅雪嘴里喂下.

"去,把胡須頭發給我刮了,你第一美男子的氣質哪里去了?"左辭拍了一下祝紅雪的下巴,然後把他推了出去.

接下來,左辭搖頭歎息道:"沈浪啊,你耽誤我多少事情啊,滅了你,整個世界都清靜許多了."

而就在此時,外面有一個身影狂奔而入,甚至沒有敲門,直接沖了進來.

"叔父……"一個青年滿臉蒼白步入.

"怎麼了?惹禍被甯寒驅逐回來了?都說你不要招惹她,她終身不嫁的."左辭道.

此人是左辛,左辭的一個侄子,他算是甯寒毀滅艦隊的監軍,平時存在感很弱的,但私下權力很大,能夠監視任何人,直接彙報左辭.不過整個過程中,他幾乎都沒有露面,而且也穿著特質的上古鎧甲,顯得非常低調.

"叔父,我們輸了,全軍覆滅."左辛道.

這話一出,左辭閣主渾身一顫,手中的茶壺直接灰飛煙滅,連里面的茶水都沸騰為霧氣.

輸了?怎麼可能?

這一戰是獅子殺兔,雷霆之勢的秒殺,怎麼可能會輸?

這支毀滅艦隊強大到可以滅沈浪十次,一百次了吧,怎麼可能會輸?

他左辭這輩子經曆的事情很多很多,但從來都沒有像今天這麼驚駭過.

上一次這麼駭然,應該是聽到姜離暴斃的消息,這兩次聽上去都顯得那麼荒謬絕倫啊,左辭微顫道:"發生了什麼事?"

左辛道:"沈浪動用了一種戰略級大殺器,隔著二三百里發射,僅僅一發,我們的無敵艦隊就全軍覆滅."

"我……我用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那種武器的恐怖之處,它爆炸的光芒比太陽還要亮無數倍,爆炸中心的所有東西就好像瞬間蒸發了一般."

"我們縱橫幾十里的艦隊,瞬間就被毀滅了.哪怕最外沿的艦隊,也被可怕的風暴吹翻了,還有我們那艘上古巨艦的表面,直接融化扭曲了."

"叔父,我做夢都不會沒有想過這一幕,但是這一輩子我都不會忘記的.盡管我潛入海中逃離了這場大爆炸,但它永遠都會在我心中."

左辭閣主痛苦地閉上了眼睛,想要倒一杯茶,結果發現茶壺沒了.

"龍之悔,龍之悔……"左辭閣主道:"上古戰略武器龍之悔,沈浪怎麼得到的啊?他為何會有權限啊?有多少人窮盡了一生,耗費了無數的生命,都無法開啟龍之悔啊."

左辛顫抖道:"叔父,接下來怎麼辦?我覺得這種毀滅性大殺器,沈浪肯定只有一支,不會再有第二支了."

而就在此時,外面有一個人狂奔而來,但沒有沖進房間,而是在外面顫聲道:"主人,沈浪在海面隔著幾十里發射了可怕的殺器,將我們在天南行省的天涯海閣建築群夷為平地."

"什麼?"頓時左辭閣主面孔又一陣抽搐.

然後,他拿出了一份沈浪的國書,再一次念道:"任何進入大乾王朝領土的軍隊,將遭受到毀滅性打擊,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抹去,勿謂言之不預."

之前他還說這個國書太白了,太浮誇了,完全是一個笑話,而現在卻變成了沉甸甸的事實,仿佛每一個字都重達千鈞.

"閣主?怎麼辦?怎麼辦?"

"閣主,我們還有軍隊,我們還有秘密軍團,還有強大的上古裝備,我們還有很多宗師級強者,我們這就出兵,去滅掉怒潮城,去把沈浪碎尸萬段."

"對,我們在地下城還有軍隊,還有許多強大的裝備,我們在西域還有軍隊,在萬里大荒漠還有最強大的武道軍團,全部調過來,滅掉沈浪!"

左辭閣主閉上了眼睛,此生從未如此之痛啊.

整個內心就仿佛要潮湧而起,全身的血液就仿佛要撕開血管迸射出來.

他可是天涯海閣之主啊,六大超脫領袖之一,如今竟然遭遇這樣的慘敗?如此之恥辱?

整個毀滅艦隊都被摧毀了,甚至表面上的那個天涯海閣也被徹底抹去.

這個時候,我左辭應該吐血了吧.

"呼……"左辭閣主長長呼了一口氣,然後將沈浪這份詔書揣進了懷里,朝著外面走去.

"准備雪雕."

"是,主人您打算去哪里?炎京嗎?"

左辭閣主道:"不,我去會一會沈浪!"

………………

注:兄弟們翻下口袋,還有月票嗎?投喂給我,給您叩頭了!

推薦《秘巫之主》,主角是女巫校長.

上篇:第506章:暴殄天物!夷平天涯海閣!(求月票)    下篇:第508章:沈浪對左辭閣主!完美崛起!(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