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08章:沈浪對左辭閣主!完美崛起!(求月票)   
  
第508章:沈浪對左辭閣主!完美崛起!(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浪在閱讀張玉音學士的筆記,關于她被抓去天涯海閣地下城總部的整個過程,極度之詳盡,甚至關于風向,回聲,震動,還有光線都寫得清清楚楚.當然還有許多文字在撩他出軌,難怪要用寫的.

而且這份筆記她顯然打算分好幾次交,而且是要當面交給沈浪,號稱是絕密,不能經過任何人之手,真不愧是第一次見面就坐在沈浪腿上的女人.

"沈浪,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張玉音道,她竟然船上了旗袍,而且開叉到腿間.

沈浪設計出旗袍並不受歡迎,並沒有什麼女人喜歡穿,但硬生生被張玉音穿出了女神的味道,說這句話的時候她還交叉了一下雙腿,讓沈浪看到她肉光盈盈的腿.

"你問."沈浪道.

張玉音道:"你得到龍之悔戰略大殺器應該非常偶然."

這不是沈浪告訴她的,因為龍之力發射裝置上那支毀滅巨箭的佯品上大大刻著龍之悔三個字.

沈浪點頭道:"對,很偶然."

張玉音道:"但按照你的計劃,甯寒率領毀滅艦隊來攻打你應該是必然."

沈浪點頭道:"對!"

沈浪之前就說過了,在開啟天越城大決戰之前,就一定要做好下一場大戰的准備,否則就不能開打.如果沒有得到龍之悔,那他就會推遲天越城大決戰,一直到和甯寒艦隊大戰有把握的時候再開啟.

張玉音道:"如果你沒有得到龍之悔,那你打算如何打敗甯寒的毀滅艦隊?靠正常武力的話,你根本不可能打得過."

沈浪點頭道:"對,但這是一個秘密."

沒有龍之悔的情況下,沈浪有另外的計劃嗎?

當然是有的,而且那個計劃在魔鬼大三角,動用百萬海怪大軍滅甯寒艦隊,但那樣的話就需要幺幺出馬,但沈浪真心不願意這樣,他希望幺幺寶貝能夠無憂無慮地成長.而且那對他的海域會有毀滅性打擊,魔鬼大三角也會遭到可怕的破壞.

張玉音也沒有多問,而是問道:"在我的筆記中你可有什麼收獲嗎?你能夠推斷出天涯海閣地下城在哪里嗎?"

沈浪搖頭道:"信息量還是太少了."

張玉音坐了過來,直接坐在沈浪椅子的扶手上,半邊身子都頂在沈浪的身體了,甚至她有一半都坐在沈浪的手臂上,但是卻仿佛什麼都沒有發生一般,問道:"你還有什麼地方看不明白的,需要我解釋一下的?"

"暫時沒有."沈浪道.

"嗯,我接下來會繼續回憶的,一旦我想起什麼,會繼續寫出筆記,然後再交給你的."張玉音道,然後她忽然湊了過來,紅豔豔的嘴唇就挨著沈浪面孔道:"別動,你好像有一根白頭發,我幫你拔下來."

然後她的整個身體都傾了過來,胸口頂在沈浪的臉上,直接拔掉了沈浪的一根頭發.

"哎呀對不起啊,這不是白頭發,是陽光照過來的效果導致的錯覺."

沈浪無語,張學士你要撩我出軌就撩我,也用不著拔我一根頭發吧.

而就在此時,張春華直接推門而進,一臉嚴肅道:"陛下,有重要事情."

張玉音也不驚慌,優雅地從沈浪的椅子扶手上站起來道:"陛下,那我就接著寫報告了."

沈浪走出門去,張春華走到張玉音邊上低聲道:"老師,雖然你沒有教過我,但別忘記你是我老師."

張玉音柔聲道:"怎麼了?我雖然是你老師,但是我才二十九歲,比你大不了一兩歲而已."

張春華道:"別白費勁了,我男人享受撩撥的過程,但你若真送上床去,他不敢睡你的,他已經容不下其他女人了."

張玉音道:"巧了,我也只是享受撩撥的過程而已."

張春華忽然露出一張笑臉道:"張老師,我們都是天涯海閣的,所以我給您帶來了一個禮物,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然後張春華把一個盒子放了下來,走了出去.張玉音打開箱子不由得一笑,一根黃瓜而已,用得著用這麼精致的盒子裝嗎?

……………………

"浮屠山的那個觀察員招供了,但他知道得並不多."張春華道:"大部分信息,我們都已經問出來了,而且形成了報告,在海拉公主手中,只有你有權限看."

沈浪點了點頭,繼續朝著地下的囚室走去.這些超脫勢力的觀察員嘴巴很硬,而且經過特殊訓練,哪怕用吐真劑,說出來的話也真真假假,所以海拉等人折磨了他們十幾天時間,日夜不休地折磨,什麼都用上了.

最後用吐真劑加上噩夢石電擊,甚至對他們的大腦神經進行摧殘,終于忍不住招供了.

"浮屠山有沒有龍之悔?"沈浪問道.

那個浮屠山觀察員仿佛進入了一種瘋癲狀態,搖頭晃腦道:"有,有,有."

沈浪道:"在哪里?是不是在南部海域上古遺跡中發現的?"

"是,是,是."浮屠山觀察員道.

沈浪道:"那你們得到權限了嗎?"

"不知道,應該沒有."浮屠山觀察員道.

沈浪道:"那龍之悔放在什麼地方了?"

浮屠山觀察員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沈浪道:"吳荼子呢?她在哪里?"

浮屠山觀察員道:"被囚禁起來了."

沈浪道:"被囚禁在哪里了?"

浮屠山觀察員道:"先囚禁在浮屠海的安息島,然後被贏無冥帶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沈浪道:"浮屠山在南部海域上古遺跡發現了什麼東西?"

浮屠山觀察員道:"很多很多很多,我們發達了,這次超脫勢力議會我們山長已經不去了,我們已經不需要議會分配資源了,哈哈哈."

沈浪道:"你們發現的最重要東西是什麼?"

浮屠山觀察員整個精神仿佛陷入了崩潰,瘋癲道:"我要飛了,我要飛了,哈哈哈哈……"

海拉公主無奈道:"她經過專門的精神訓練,所以之前審訊的時候欺騙我們很多次,不得已我們對他的大腦神經進行了劇烈摧殘,所以他現在……差不多算是瘋了."

沈浪道:"你們怎麼摧殘的."

海拉拉出了另外一個觀察員,拿出兩根針猛地刺入他的大腦之內,然後連接上噩夢石裝置扭動開關.

"啊……啊……啊……啊……"那個通天寺的觀察員發出一陣陣淒厲的慘叫,整個身體激烈地顫抖,真的眼球都要爆出來了,直接失禁了.

海拉再把針拔出來的時候,那個通天寺觀察員竟然發出詭異的笑聲道:"再來,再來,太舒胡了,我還要,我還要……"

"這個人已經瘋了,廢了."海拉道:"這個人是作為我們特殊刑訊的實驗對象,因為通天寺最弱,應該也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情報,接下來的俘虜我們會小心的,盡量掏出更多的口供."

沈浪無語,這個世界太現實了,通天寺作為倒數第一的超脫勢力,連他的俘虜也不值錢,竟然這般被摧殘.

沈浪點頭,然後走出了地下囚牢,開始閱讀這些秘密口供,忽然發現身邊有點香,結果發現張春華坐在他的椅子扶手上,而且也穿著旗袍,開叉更高.

"干嘛?"沈浪道.

張春華小貓一般盯著沈浪,就是不斷放電,不斷地磨蹭.

"行,你自己來吧."沈浪道.

張春華道:"等你這句話已經很久了."

………………

次日!

"陛下,瓦特計劃成功了第一步,我們造出了第一台蒸汽機."一名學士前來彙報.

沈浪不由得激動無比,起身道:"快,帶我出去看."

在地下實驗室內,沈浪就看到了這第一台蒸汽機,真是不容易了,差不多快半年時間過去了.這一台蒸汽機完全是用手工打造出來的,超過幾十名學士,幾百名工匠的工作結晶.

而且這台蒸汽機和地球曆史的第一台完全不一樣,它從一開始被設計出來就是為了飛艇用的.蒸汽機再加上螺旋槳,就能夠控制熱氣球的飛行方向了,不再一切隨風那麼被動了.

當然了真正的飛艇最合適的是用氦氣,這種氣體非常輕,而且惰性非常強,不容易發生反應,不會像氫氣一樣容易爆炸.如何提取氦氣的原理沈浪也知道,從天然氣中用壓縮機就能提取粗氦了.而且有石油的地方通常可能伴有天然氣,但以沈浪勢力現在的工業勢力提取氦氣是不可能的.

當然用甲烷灌飛艇也可以,甲烷獲取就容易多了,沼池就可以,但這玩意太危險,動不動就爆炸,還不如氨氣,雖然這玩意也有毒,但不容易爆,因為它的燃點是六百多攝氏度,雖然提取也比較麻煩,但起碼比氦氣好多了.

所以在沈浪的飛艇計劃中,第一批打算用氨氣.

"陛下請看."那個學士道,他直接點燃了魚油,片刻之後這個蒸汽機就開始運轉了,通過各種裝置後,水蒸氣開始推動螺旋槳,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我們采用鋁來打造整個蒸汽機,但是因為它的熔點太低了,所以在燃燒室我們采用其他鋼構造,按照如今這個蒸汽機的重量,已經達到了上飛艇的級別了."學士道:"而且因為有了噩夢石的等離子火焰,所以我們可以打造出最好螺旋槳葉片."

沈浪眼前看到了最最矛盾的一個機器,極其落後的蒸汽機卻配上了超級先進的螺旋槳.

"干得好,需要獎勵."沈浪道:"但是這個機體還是太大了,至少要再縮小三倍以上,最好是十倍."

學士道:"是陛下,縮小三倍我們有信心,因為在制造的過程中,我們不斷發現了錯誤之處,再次制造的時候能夠少走很多彎路."

沈浪道:"加派人手研究新型蒸汽機,爭取早日制造出用在軍艦上的大型蒸汽機,就算一開始不能作為戰艦主要動力,也要作為輔助動力."

"是,陛下."

……………………

今天注定是一個好日子,上午沈浪剛剛見到了第一台相對成熟的蒸汽機,下午沈浪就見到了一項更加重要的武器,槍!

當然還不是步槍,盡管步槍的原理並不比線膛炮複雜太多,但是子彈的批量制造太麻煩了,而且對精准度要求極高,而沈浪的工坊目前仍舊大量依靠人工,用來制造炮彈可以,用來制造子彈的話實在是性價比太低,而且人力不夠.在專門的機器制造出來,比較現代的金屬殼子彈應該是很難批量生產的.

所以現在面世的槍是紙火帽擊發槍!

也就是紙殼彈,就是紙殼把底火,發射藥,彈頭包裝在一起,盡管聽上去很落後,但威力其實很不差的.因為沈浪用是威力很強的無煙炸藥,彈頭就更猛了,全部用銅制,甚至為了對付那些超脫勢力的秘密軍團,甚至能夠在彈頭上鍍一層鎢,反正只有彈頭尖上的一點,也不用擔心會把膛線磨壞了.

不僅如此,因為噩夢石裝置的出現,輕而易舉可以釋放出驚人溫度的等離子火焰,而且因為鎢鋼的存在,可以打造出最好的絲錐,所以全部這些槍全部用無縫鋼管打造出來,全部都是後裝線膛槍,雖然不能連發,但威力已經足夠槍,超過了絕大部分的弓箭,最關鍵的是可以批量制造,大量裝備.

當然了,它的威力依舊是遠不如上古弓箭,但是那玩意總共才多少啊?

"砰砰砰……"一陣陣炒豆一般的脆響之後,十幾支長槍開火.

"報告陛下,我們的烈火槍精准度一流,遠超弓箭,有效射程超過三百米,同樣遠超弓箭."

"熟練的士兵,三秒鍾就可以發射一槍,因為采用最高的鋼材,因為有噩夢石裝置和最好的銼刀,所以工差非常小,泄火的可能性也比較低."

"總共三十支樣品,一共三千次試射,證明這種烈火槍可以直接裝備上戰場."

沈浪點了點頭,拿過了一支槍便要進行試射,結果旁邊的海拉直接奪了過來道:"我來試射也是一樣的."

雖然這支烈火搶構造已經非常精密,而且沒有泄火的風險,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灼燒了沈浪脆弱而又俊美的面孔怎麼辦?

"陛下,我們用手工為您打造了一支專門的烈火搶,用的是銅殼彈,請您笑納."旁邊一個大工匠送上了這支禦用槍.

沈浪接過之後發現,這哪里是槍啊?完全是藝術品,上面還鍍了一層黃金,而且還刻著一條龍,甚至隱隱還有一層發光的字,大乾帝主之槍.

…………………………

沈浪正在研究龍之力發射裝置,因為這玩意實在太巨大了,張開之後幾十米寬,而且二十幾萬斤重.如果能夠小型化,那就超牛逼了,不需要太多,哪怕控制在三萬斤之內,就可以放在戰艦上了,而且它可是能夠發射任何東西的,包括幾千斤的炮彈.

沈浪構思了很久,發現完全不行,他總共就這麼一套龍之力,想要拼裝出第二套也沒有零件了,更別談小型化.

"敵襲,敵襲……"

"當當當當……"忽然,外面響起了急促的鍾聲.

緊接著仇妖兒沖了過來,大傻沖了過來,李千秋,雪隱,鍾楚客等大宗師,如同鷂子一般甚至都來不及走路,直接攀爬牆壁朝著沈浪的房間而來.

"嗖嗖嗖嗖嗖……"

多拉公主等十五名穿著上古裝備的特種武士猛地躍起幾十米高,飛快散布在沈浪房間四周.

"防空強弩准備!"

"對空火炮准備!"

"所有上古弓箭准備!"

"上古強弩准備!"

"發射,發射,發射!"

"龍之力發射裝置准備!"

沈浪聽到這些聲音,不由得呆了,這……這是來了什麼敵人啊?

這麼多壓箱底的牛逼武器,竟然全部用上來?

"我就看一眼."沈浪走到窗戶,往外看去.

結果發現敵人就來了一個?

日了狗啊,就來了一個敵人,你們竟然用千軍萬馬的架勢?而且龍之力裝置都要用上了,這個裝置他可只授權給三個人使用,仇妖兒,海拉,多拉.甚至十萬大軍來了,也用不著這麼驚天的陣勢吧.

但是很快,沈浪發現了,這很有必要.因為來的這個人,太無敵了,他騎著一只白雕而來.

暴雨一般的防空強弩射過去,無數弩箭就仿佛遇到了空氣牆一般,紛紛被彈走.

幾百上千支上古之箭,地獄火箭射過去,還沒有到達跟前就失去了所有動力,紛紛墜落海面.

沈浪所謂的防空火炮,就是延時炮彈而已,發射到一定空中的時候會自動爆炸.但是這些炮彈距離來人還有幾十上百米的時候,也紛紛一頭紮進了海里.

最後海拉用龍之力發射了一枚巨型炮彈,但還沒有射中那個人,他竟然騎著白雕仿佛憑空移動了幾百米,不但自己閃現,甚至還帶著自己的大雕一起閃現?

"轟轟轟轟……"那一枚巨型炮彈在空中爆炸,半徑幾百米內都是沖天的火焰,威力已經非常驚人了.

但是下一個瞬間,那個騎著白雕之人出現在了幾百米之外,漂浮在半空中.

這個人的強大,簡直突破了沈浪的認知,盡管他知道此人肯定有上古裝備,而且是那種自帶能量,不需要能量控制中心的那種.但就算如此,這個人也強得無邊無際了,怒潮城所有的武器都對他無可奈何.

沈浪下令道:"所有人撤退,躲進掩體之內,換……二號滅絕彈!"

這話一出,所有人驚駭,一號滅絕彈是黑死彈.二號滅絕彈沈浪還從未用過,這是他從失落國度廢墟得到的一種東西,這玩意不會爆炸,殺人一千,自損八百,完全不分敵我,而且也無視任何鎧甲防禦,而且打完之後不知道要清理多久,甚至無法清理,後患無窮,況且它的殺傷力范圍很小,不過對單獨個體的殺傷力真是極度可怕.

所以,從制造出的那一刻起沈浪就不打算用,這差不多算是同歸于盡的招術.但是現在竟然來了一個這麼強大的敵人,讓沈浪不得不用,況且幺幺寶貝他們都不在這里,不怕傷害到她們.

"沈浪閣下,我是天涯海閣的左辭,我們談談好嗎?"一陣聲音鑽入了沈浪的耳朵之內,而且只鑽入他一人耳朵之內.

左辭?竟然是天涯海閣的左辭閣主,這個天下排名前幾的絕世強者竟然親自來了?

"我不靠近怒潮城了,我們就在這里談."左辭道:"你用正常的說話聲音就可以,我能夠聽得見."

這都間隔幾千米了,你還能聽見?你未免也太牛逼了?

沈浪猶豫了片刻,然後走到了大城堡的頂端,既然是雙方領袖的談判,那就要有格調.

于是,左辭騎著白雕漂浮在空中,而沈浪站在了大城堡最高處,兩個人隔著幾千米對話.

"沈浪,其實我們沒有私怨."左辭閣主道.

沈浪道:"還是有的吧,你們為了測試我的身份,把我妻子帶到天涯海閣."

左辭閣主道:"我如果沒有記錯,她沒有任何損失,而且若我說事先我不知情,你可相信嗎?"

這點沈浪倒是相信的,左辭閣主幾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探索上古遺跡上,對于閑雜事務毫不關心的,甚至很多人說他這個閣主是遠距離領袖,絕大部分時候都不在天涯海閣內.

"我說的是姜離陛下."左辭閣主道:"至少姜離陛下之死,我天涯海閣並沒有扮演過多的角色."

對于這段曆史,沈浪毫無所知,因為太隱秘了.

"沈浪閣下,其實我天涯海閣還有非常強大的力量,甚至只需要出動頂級武道軍團便可攻打你的怒潮城."左辭閣主道:"當然,這種話從我嘴里說出來確實有點乏味,但我覺得有必要說清楚,免得出現誤判."

沈浪點頭道:"我相信這一點."

"我天涯海閣最大的對手不是你,這點你是否能夠明白?"左辭閣主又道.

天涯海閣心中最大的敵人是浮屠山,而不是沈浪.而且這一次天涯海閣艦隊主力全軍覆滅,浮屠山雖然無比驚駭,但恐怕也會竊喜吧.

上一次天越城之戰,天涯海閣的損失很小,甚至不怎麼在意.而這一次甯寒艦隊的全軍覆滅,那絕對是傷筋動骨了.

天涯海閣的百年大計是開發萬里大荒漠,原本它勢力未損的時候,誅天閣,懸空寺,通天寺等勢力只敢偷偷地騷擾阻撓,而這一次受到了巨大的損失,天涯海閣實力直接下降了一截,那接下來的局面就不好說了.

誅天閣等超脫勢力,會不會和天涯海閣爭奪萬里大荒漠的開發權?很有可能的.

所以天涯海閣僅有的實力已經不能再有損耗,若輕而易舉便能夠滅掉沈浪,那當然可以.可是如果要付出很大代價,那就得不償失了.

滅掉沈浪一直以來都是皇帝陛下的意志,而非天涯海閣的直接意志.

所以左辭的態度非常清楚,我們天涯海閣不是怕了,也不是打不過你沈浪,而是要集中力量對付萬里大荒漠那邊可能的挑戰.

沈浪道:"左辭閣主,這一次你的艦隊全軍覆滅,甚至海邊的那個建築群被夷為平地,你可謂是顏面喪盡,你就不怕遭到天下人恥笑嗎?你就不怕在超脫勢力議會中被排到倒數第二名嗎?"

左辭道:"顏面若有用,姜離陛下也不會輸了,我巴不得天涯海閣排在倒數第一."

呃!不知道為何,沈浪腦子里面響起了一句話,我們是發展中國家,而且在很長時間內都是發展中國家.

沈浪道:"左辭閣主,您是來和我簽訂停戰協定的?"

左辭道:"對!"

沈浪道:"那您有什麼條件?"

左辭道:"沒有任何條件."

呃?

左辭繼續道:"我還會公開發表申明,從今以後徹底退出越國境內."

呃?大人物做事這麼果斷的嗎?

天越城大決戰之後,祝弘主依舊無比強硬憑的是什麼?還不是因為覺得有天涯海閣的撐腰,當然也有炎京的撐腰,但直接武力支撐還是天涯海閣.

現在左辭要宣布直接退出越國,那越國祝氏豈不是要遭受毀滅性打擊?

左辭道:"雙方交戰,生死無算.所以對于我們主力艦隊的覆滅,大圖書館幾千學士的傷亡,我們不追究任何責任.對于海邊天涯海閣的被炸平,我們也不追究任何責任.所有被你們繳獲的裝備,物資,武器,我們也不追回."

沈浪搖頭道:"左辭閣主,您開玩笑了,龍之悔把一切都炸得干乾淨淨了,什麼都沒有留下,我們什麼裝備都沒有撿到,真的,真的."

左辭閣主無奈,你這是當我瞎嗎?我的上古戰艦還停泊在你的港口呢,你那十幾個特種武士穿的上古鎧甲是誰啊?還有你這幾十具上古強弩,防空強弩,怎麼那麼眼熟呢?

但是他依舊繼續道:"另外,被你俘虜的所有人,如果你願意交出自然好,但若你不交出,我也不會強求.天涯海閣所有俘虜你們聽著,我全部赦免你們了,你們可以自由選擇是否效忠新主人."

沈浪疑惑道:"左辭閣主,您真的就一點點要求都沒有?"

左辭道:"有一個私人要求,當然不管你答不答應,這個停戰協定都會簽."

沈浪道:"請講."

左辭道:"甯寒是我的弟子和繼承人,如果你俘虜了她,能不能交還給我,當然我願意付出很大的代價贖回她,比你想象中還要大."

沈浪認真道:"左辭閣主,真的非常抱歉,我們沒有找到甯寒."

"呃,這次我說的是真的."沈浪畫蛇添足地加了一句.

左辭凝視了一下沈浪,哪怕隔著幾千米,沈浪竟然感覺到自己的面孔被灼了一下,對方的目光竟然如此驚人嗎?

"我相信."左辭閣主歎息道:"某種程度上,甯寒的血脈是你父親成全的,若這次她出事,就算是還給你姜氏了.順便說一聲,祝紅雪那邊的離間計你也不用上了,我會帶著他離開越國去萬里大荒漠的."

沈浪沒有回答.

"簽嗎?"

"簽!"

左辭道:"當然我必須和你說清楚,一旦你和天涯海閣簽訂停戰協定,那你要面對的對手就是贏無冥和浮屠山了,屆時你也不要說我天涯海閣坐山觀虎斗什麼的,我真的沒有那麼閑心了."

"多謝左辭閣主提醒."沈浪道.

接著,左辭從懷里拿出了一張東西,就是沈浪散發天下的那份詔書,勿謂言之不預的那那份.左辭閣主直接在詔書的背面寫下了停戰協定,並且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然後他一松手,這張紙竟然直接朝著沈浪飄了過來,仿佛長了翅膀一樣.

沈浪驚呆了,周圍所有人也驚呆了,這武功完全高到讓人想哭的地步啊,兩個人距離可有幾千米啊.

這張紙就這麼飄到了沈浪的眼前,足足好一會兒後,沈浪才伸手接了下來.

放到眼前一看,這……這份停戰協定也未免太簡單了吧,上面攏共就四個字:停戰協定,一個字正文都沒有,還有就是左辭的簽名.

而且這才是真正的書法家啊,每一個字都仿佛有靈魂一般,仿佛要從紙面上飛起來一般.

沈浪拿過毛筆,在停戰協定的右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簽完之後他有一種將這份紙撕掉的沖動,因為他的字單獨看很漂亮,和左辭的字一比起來,簡直就太low了.

但這份停戰協定可是價值連城,萬萬不能損毀的.

沒什麼,字寫得不好怕什麼?我人長得帥就行了啊,天下第一名男子還不夠我牛逼的嗎?

不過再看了左辭一眼,或許……人家在幾十年前才是真正天下第一美男子?

沈浪道:"左辭閣主,停戰協定不都是兩份的嗎?我再給您寫一份帶回去?"

"不用了."左辭閣主道:"你留著這一份就可以,他日你若想要再對我天涯海閣開戰,自己撕毀這份協定便可.那麼告辭了,後會有期!"

左辭閣主騎著白雕飛走了,很快就消失在天際.

這局面比沈浪想象中的更加完美啊!沒有想到左辭閣主比沈浪想象中的更加果斷,不但停戰,而且直接退出越國.

主力艦隊全軍覆滅,天涯海閣建築群被徹底抹去,這都不報複,而是直接退走?

這看上去仿佛是天涯海閣受到了沈浪戰略殺器的威懾,直接認輸了.

這幾個消息一旦傳播出去,那就是真正核彈級了,足夠引爆天下,震懾天下諸國了.

……………………

注:弱弱問一聲,兄弟們還有月票嗎?先給大家鞠個躬,再去睡覺!

謝謝決定愛上你,macuy,可無肉不可無書等人的完畢打賞.

上篇:第507章:沈浪萬歲!左辭閣主欲噴血!(求月票)    下篇:第509章:龍之覺醒!天下震動!(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