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09章:龍之覺醒!天下震動!(求月票)   
  
第509章:龍之覺醒!天下震動!(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雷洲島天堂莊園山頂的亭子內,沈浪陪著甯元憲和幾個孩子正在看風景,天空的一個奇景.

啥風景?彗星!

其實這個彗星已經出現好幾天了,不過因為亮光不夠,所以白天是看不見的,到了晚上才會發現,還是幺幺小寶貝第一個發現的.

沈浪很早就造了一具超高倍數的望遠鏡,當然比不上現代的望遠鏡,鏡片說容易也容易,但說難是真的難,不然現代地球的有些頂級鏡片也只有寥寥幾家公司做得出來.不過這東西只要玻璃純度提上去之後,再用手工磨總能磨得出來還不錯的.他的玻璃工廠制造了大批量的望遠鏡,隱元會奪走這個玻璃工廠後,幾乎整個東方世界的軍隊都裝備上了望遠鏡.

今天晚上沈浪安排了三具天文望遠鏡,共孩子們觀察天上的這顆彗星.這顆彗星非常漂亮,拖著長長的尾巴劃過天際.

"彗星是冰凍物質和塵埃的凝結物,更像是一堆髒冰.彗星和其他行星一樣繞太陽公轉,但其路徑更長更誇張,因為它特殊的形狀,所以也被稱之為掃把星.當它遠離太陽的時候,就是一個超級大冰塊,但是靠近地球的時候,他就會被太陽輻射溶解升華,成為一道長長的光帶."

沈浪一邊帶著孩子們看彗星,一邊講解.

"爸爸,那彗星大嗎?"沈力寶寶問道.

沈浪道:"有的很大,有的很小,但大部分彗星都很大."

"那它會掉下來嗎?"沈城問道.

沈浪道:"因為受到太陽的加熱,加上星球的引力,它會不斷分解,所以每一個彗星的生命是不一樣的,有的不到幾天,但一般來說200年以內的被稱之為短周期彗星,超過二百年的被稱之為長周期彗星."

"爸爸,你看,你看,它裂了……"

沈浪趕緊湊到天文望遠鏡面前觀察這個彗星,果然它出現了一次分解爆裂,這一幕真是漂亮啊,整個彗星的光影瞬間爆了十幾倍都不止,而且在空中成為一個螺旋狀.

不過這樣的奇景很快就消失了,因為分解爆裂出來的那部分很快就徹底被分解成為氣體了.

甯元憲道:"說起這我倒是記起一件事情了,當時甯政出生的時候,天降流星雨把國都的的民房砸毀了幾百間,而且他下巴剛好有一個特殊的胎記,所以很多人說他不詳,說他是什麼妖星."

最近甯元憲的氣色真是好得太多了,短短幾個月就增重了超過三十斤,比起之前也仿佛年輕了很多,甚至震顫也不如之前厲害了.

這段日子對他來說,真的如同神仙一般,每天陪著幾個孩子讀書吃飯,種菜養花,閑暇的時候出海釣魚,簡直不要太美啊,就是種妃嫌無聊,經常會跑到怒潮城去玩,當然她所謂的玩更多時候是跟著徐芊芊一起裁剪衣衫.

"岳父,您的記憶中見過這個彗星嗎?"沈浪問道.

甯元憲想了一會兒搖頭道:"沒有吧."

這也很正常,因為很多彗星通常幾十年才出現一次.

"不過這個彗星確實很妖啊."甯元憲道:"幺幺,你告訴爸爸,是什麼時候發現它的?"

幺幺在紙上寫了一個數字:"十五!"

十五天之前?那好像是龍之悔引爆的那一天,確實有些巧啊.

"孕吐得厲害嗎?"沈浪問旁邊的甯焱.

甯焱搖頭,稍稍有些羞澀道:"什麼反應都沒有."

種妃道:"沈浪有你在阿焱幸福多了,上一次懷孕可遭罪,這次什麼感覺都沒有,能吃能睡,力大如牛,就等著瓜熟蒂落,一閉眼一跺腳把這娃兒生下來了."

"討厭,不許說了."甯焱上前捂住種妃的嘴,什麼力大如牛,什麼一閉眼一跺腳就生下來了,她最不喜歡聽這樣的話,顯得她好像很粗野似的,人家也是嬌滴滴的大美人好不好?

而就在此時,一個身影飛奔而上,是多拉公主.

"陛下,有事."

沈浪抱起沈宓和幺幺道:"親爸爸一口."

兩個丫頭在沈浪左右臉上親了一口,依依不舍將她們放下,沈浪朝甯元憲道:"岳父,那我先回了啊."

"去吧,去吧,我們再多呆會兒."甯元憲道.

沈浪在十幾名特種武士的保護下山,肯定出了蠻重要的事,否則多拉公主不會半途來打擾的,但又不會是什麼壞事.

"我們派去西方世界的使團回來了,狄波絲公爵派來了使者."多拉公主道:"另外我姐姐也帶來了禮物."

多拉公主的姐姐,亞馬遜的埃達女王了,換算時間這兩個人都已經生了,寶寶都好幾個月了,但應該不僅僅是這件事情.

"火神教派來了使團,帶隊的仍舊是那個大祭師,她說有非常重要的事務要拜見陛下."多拉公主道.

沈浪點了點頭,翻身上了巨大的亞馬遜戰馬,摟住了多拉公主的小蠻腰朝著怒潮城馳騁而去.

……………………

"我的天神啊,我終于再一次見到您了,我男主人呢,偉大的東方人皇."距離還有很遠,狄波絲的太監塔倫就用一種非常誇張的口氣喊道,直接跪在了地上道:"您最忠誠的奴仆塔倫,拜見至高無上的沈浪陛下,我聽聞您剛剛獲得兩場輝煌偉大的勝利,而且已經成為了三個王國的君主,您簡直是奇跡的化身,我的陛下."

而且他說的還是中文,字正腔圓的.之前在西方世界他雖然會一點點中文,但基本上能看不能說,可見過去一年多時間他學習得很努力.

"你的東方語言說得很好."沈浪笑道,然後輕輕帶了一下他的臂膀,讓他起來.

太監塔倫誇張地一震,就仿佛被沈浪觸碰一下是莫大之榮幸一般.

"這一切都是您的榮耀,我時時刻刻抱著對您的敬仰,才使得我的學習有如神助."塔倫道:"不僅僅是我,還有女公閣下也學習東方語言,我學習得還不夠,我爭取在小王子學會說話之前讓我達到東方學者的水平,因為我希望成為王子殿下第一個語言啟蒙老師,這可是我們魯索家族第一個親王."

沈浪道:"狄波絲生了一個男孩?"

塔倫道:"是的,我的陛下,這是天下間最漂亮的小王子,他的頭發如同黃金,如同陽光,他的皮膚如同白玉,他的眼睛如同星辰,而且他擁有和您一樣的眼瞳,深幽而又立體,當他降生的時候,天上飄下了藍色的雪花,太陽和飄雪並存,所以我們稱之為太陽飄雪降生者."

接著,塔倫獻上了一副畫像,這是用寫真素描的方式畫出來的,而且還是彩色的,已經非常逼近于相片了,畫像上狄波絲公爵抱著兒子,果然是一個超級漂亮的小家伙,將混血的所有優勢發揮到極致.

"這幅畫像根本就無法達到小王子漂亮的十分之一,但是沒有辦法,這已經是最好的畫師了."太監塔倫道:"為了這一幅畫像,女大公付出了一百斤黃金,招募了整個帝國最出色的畫師."

這個孩子的姓名已經不用問了,狄波絲說過了,如果生的是男孩就取名為洛基,這是姜離在西方世界的名字,洛基.姜.魯索.

"西侖帝國還穩定嗎?"沈浪問道.

"大體上還是穩定的."塔倫道:"海倫副皇歸來之後,整個南方團結一心,得到了無以倫比的發展,上交的賦稅再一次遠遠超過了北方,或許用不了多久,我們的南方就能夠成為西侖帝國真正的重心了,而且我們開始和東方帝國進行貿易之後,會變得更加繁榮昌盛的."

接下來,太監塔倫欲言又止.

"說."沈浪道:"是不是狄波絲想要我給一道什麼旨意,冊封什麼的?"

太監塔倫諂媚道:"睿智如您,我的陛下."

沈浪沒有把自己這個大乾帝主當一回事,甚至他現在連內閣都沒有,更沒有下達過什麼旨意,總不好自己寫吧.

"那個誰,在嗎?"沈浪問道.

"還在……"外面張春華道:"他原本在天堂莊園陪伴太上王,但最近我們事務太繁忙了,所以就請他老人家來幫忙."

沈浪說的那個誰,就是越國尚書台前前左丞相,太子太傅索玄,也曾經是金山島之爭的最高裁決者之一.

這個人差不多算是活化石了,資格比祝弘主還要老,今年已經八十七歲了,身體竟然還很硬朗.當年沈浪身份暴露的時候,他沒有任何發聲,甯紹登基王位的時候,他也沒有發聲反對,屬于明哲保身,但是又不願意從賊的那種.

沈浪王者歸來,天越城大決戰獲勝之後,他曾經去見過張翀,非常隱晦地說不知道是否有榮幸參加沈浪和張春華的婚禮,張翀也向沈浪提過,但那場婚禮的規模很小,沈浪也沒有邀請索玄.

索玄沒有受到請柬,內心還是非常失落的,但是不久之前他不顧八十幾歲的高齡前來怒潮城,一是來求見沈浪,二是想念故主甯元憲.

不過沈浪到現在為止都沒有見他,倒不是對他不滿,這位索玄侯爵和他有過小小的過節,但是在關鍵時刻人家至少沒有站隊甯紹和祝氏那邊.

"老朽索玄,參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索玄一絲不苟地給沈浪叩首,聲音帶著恰到好處的激動和顫抖,他和祝弘主一樣都是甯元憲的老師,也曾經見過姜離,至少從內心深處他是向往姜離的,而且他在尚書台的時候是左相,和當時的右相祝弘主尿不到一處去,所以立場天生偏向沈浪.

沈浪道:"這次請老太傅過來是因為您是書法大家,而且德高望重,請您幫我擬一道旨意."

前太子太傅索玄叩首道:"臣遵旨."

沈浪道:"大意就是,冊封西侖王朝南境守護,魯索家族的狄波絲公爵為大乾王朝碧貴妃,冊封其子為大乾王朝玉親王."

太傅索玄起身,拿起毛筆,洋洋灑灑寫了一份華貴莊重的聖旨,絕對符合帝國規格,絕對至高無上.

寫完之後,沈浪用上了自己的私印,然後蓋上了大乾王朝的大印.

"這聖旨先放在我這,塔倫你在怒潮城玩幾天,我准備一些禮物,等我的使團再一次出發的時候,你再返回西侖王朝."沈浪道.

太監塔倫叩首道:"這是我萬分的榮幸,另外我無比渴望這幾天時間能夠侍奉您的身邊,我的陛下.大膽地說一句,女大公見到這份聖旨會高興得賞賜萬民的,這簡直是魯索家族無上的榮耀."

……………………

密室內,沈浪召見了火神教大祭師,就是那個曾經暗殺過沈浪,之後又來賠罪,獻上了很多禮物,甚至要獻上自己的那個大祭師.

"再來之前,我經過皇後島,去拜見了亞馬遜的埃達女王,她讓我給您帶來一個禮物."火神教大祭師遞了上來,這是一支毛筆,胎毛筆.

沈浪撫摸筆尖,軟軟的絨毛可愛極了,這應該是埃達女王孩子的頭發制成的.

"如果所有人預料的那樣,埃達女王生了一個小公主,一個血脈天賦高到極點的小公主,亞馬遜國度有繼承人了,恭喜您陛下."火神教大祭師道.

她不像塔倫一樣拼命形容孩子的長相,她強調了孩子的血脈.沈浪可以想象,他和埃達女王生出來的孩子天賦會有多麼驚人?

"孩子的名字叫愛倫.沈."火神教大祭師道:"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小公主,可惜我沒有畫像,但我覺得這個驚喜應該留給您自己去發現."

沈浪道:"大祭師閣下這次來東方,肯定不止是為了給我送一支胎毛筆這麼簡單吧,盡管它對我來說非常珍貴."

火神教大祭師道:"我來有兩件事情,第一件……"

說話的時候,她將身上的大祭司紅袍解了下來,露出雪白軀體,然後用長袍墊在椅子上,朝著沈浪問道:"可以嗎?"

沈浪一呃,然後點了點頭.

"既然第一次和陛下私下會談沒有穿衣衫,那索性以後每一次都坦誠相見."火神教大祭師道:"對了,我的名字叫雪萊."

沈浪道:"請說你的來意."

火神教大祭師道:"首先恭喜您的帝國獲得兩場偉大的勝利,並且慶祝大乾帝國的重新崛起,希望我下一次再來的時候,您已經成為東方世界至高無上的人皇,我代表火神教最高教王向您送上無上的敬意,並且渴望和大乾王朝正式建交."

然後,大祭師雪萊送上了一份教旨,這是火神教王親自書寫的建交書.

沈浪沒有什麼猶豫,直接接了下來,道:"我這邊的建交國書等您回去的時候我會擬定完畢,並且派遣使者前往火神教的."

大祭師雪萊道:"那在這里我就先慶祝我們偉大的友誼了."

"另外第二件事."雪萊大祭師道:"沈浪陛下,不知道您是否注意到天上的那個彗星?"

沈浪點頭道:"當然,非常美麗的彗星,而且不久之前剛剛發生了一次分裂解體."

雪萊大祭師道:"其實,這個彗星每隔一百一十九前就出現過一次,我們第一代教王就是因為這顆彗星的感悟火神天道,創建了火神教,所以這顆彗星在我們火神教中擁有神聖的地位,我們稱之為火龍彗星,又稱之為火神之眼."

沈浪一愕,這是用另類的方式宣布彗星的所有權嗎?

雪萊大祭師道:"您回想一下我們火神教的圖騰,那條火龍的眼睛是不是彗星的形狀?"

沈浪稍稍一回憶,還真是如此.

雪萊大祭師道:"另外,還有一個絕對的機密,每一次彗星接近我們這個星球的時候,都會發生一次解體,然後產生一次流星雨,撞擊我們的世界,當然這會帶來一定的毀滅,但更多的是寶藏,上一次彗星距離我們最近的時候發生解體撞擊在西方世界,給我們帶來了很多寶貴的物質,甚至我們火神教的強大很大部分來源于這顆彗星的解體墜落."

沈浪不由而一愕.

雪萊大祭師道:"這顆彗星第一次出現在九百多年前,其實在西方世界還有一個傳說,當這種火紅彗星出現的時候,代表著龍之降世."

沈浪不由得一愕,龍之降世?這太扯了啊,你以為這是權力的游戲呢?

雪萊大祭師道:"當然,所謂的龍是很廣義的,比如我聽說您用龍之悔摧毀了您最強大的敵人,從某種程度上,它也是一種龍的形態."

沈浪有些明白對方的話了,龍在東方世界意味著至高無上的圖騰,幾乎是神.但是在西方世界,龍意味著強大和毀滅.

雪萊大祭師道:"這顆流星在我們火神教中被稱之為火神之眼,所以我們研究它超過了幾百年時間,這一次它應該還會再一次解體,再一次爆發流星雨,但這一次會墜落撞擊在東方世界."

"我們經過周密的計算,當它和我們星球最接近的時候,我們星球的引力會將他撕裂出一塊,而再過二十九天時間,它就會和我們星球擦肩而過,這一次會非常非常接近."雪萊大祭師道:"這一意味著,這一次它會分裂出一個很大的星體,撞擊我們的星球,屆時會是一場震撼華麗之極的流星雨,當然也會帶來一場毀滅性的災難,或許它撞擊的威力會完全不亞于您的龍之悔."

沈浪的心髒開始顫抖,然後閉上眼睛開始計算這個彗星的運行軌跡,想要計算出它最終的撞擊地點,但是他沒有足夠的數據,計算不出來.下一秒鍾,雪萊大祭師遞上了一份詳細的資料,關于這個彗星的周期,運行速度,還有之前的撞擊點.

"經過我們火神教的計算,這一次它應該撞擊在這里."雪萊祭師指了一下地圖上的具體位置.

沈浪道:"你們火神教關于東方世界的地圖非常詳盡准確啊."

雪萊大祭師道:"相信我,我們火神教對東方世界沒有任何惡意,而且你們東方的強大遠遠超過了我們."

沈浪仔細一看,發現這次的撞擊地點是在楚國的西部邊境,這是一片巨大的戈壁,算是楚國和西域諸國的天壤屏障.

沈浪內心一抖道:"你確定這次撞擊的威力會非常大,不亞于我的龍之悔?"

雪萊大祭師道:"我不知道龍之悔的威力,但是您並沒有進行隱瞞,龍之悔摧毀了縱橫幾十里的艦隊,所以我想這一次撞擊完全不亞于龍之悔.當然重要的不是這一點,重要的是這一次流星雨撞擊會帶來很多寶貴的物質,天外之物,這是巨大之寶藏.我們火神教本想獨享,但我查過相關地圖,這片區域屬于楚國,而他是大乾王朝下屬的一個諸侯王國,所以這一次彗星的分裂體將撞擊您的領土上,我請求您和火神教共同開發這顆天外之物,我們本來是想要平分的,但這是您的領土,所以我們火神教得四,您得六."

沈浪不由得壓抑內心的激動,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那真是上天之保佑啊.

本以為左辭停戰,天涯海閣退出越國已經是完美的,沒有想到還要更加極致完美.

這次大炎王朝攻打楚國的主力是西路軍,至少有幾十萬大軍吧.

沈浪的龍之悔用完了,能量核心不能再炸第二個,而且威力也不足龍之悔百分之一.

如果真的出現流星雨撞擊楚國西部邊境的戈壁灘,那又是一場毀天滅地啊,到那個時候誰敢說沈浪只有一根龍之悔?這個戰略威懾值就逆天爆表了.

上天啊,你竟然是這麼眷顧我沈浪嗎?我沈浪難道是老天爸爸最喜歡的崽?

"陛下,這已經是我們最大的誠意了."雪萊大祭師道:"這也是我們火神教給您的友誼,您是至高無上的人皇,我們的教王同樣尊貴無比,所以我們之間不應該討價還價,您說對嗎?如果您想索取更多,我想除了我的身體,我火神教再也無法給予了."

沈浪道:"成交,雪萊女士,對了你這個名字我好像聽過不止一遍."

雪萊大祭師伸出玉手和沈浪相握道:"對的,我的陛下,我們西方世界的名字就那麼幾個,重名的實在是太多了."

接著,雪萊大祭師道:"既然您同意合作,那我這次帶來的幾百名火神武士就交給您指揮了,時間已經非常緊迫了,我想我們必須趕緊行動起來了,派遣楚國的軍隊將那個區域徹底封鎖,不允許任何人進入,然後靜靜等待天外流星撞擊的到來."

接著沈浪忽然道:"這顆彗星第一次撞擊這個世界是九百多年前?"

雪萊大祭師道:"是的,我的陛下,您想起什麼了嗎?"

沈浪搖頭道:"沒有什麼."

雪萊大祭師道:"在我們火神教的預言中,這顆彗星差不多在一千年的時候就會消亡,而它的消亡就意味著龍之覺醒,所以當我來到怒潮城,聽說您引爆了龍之悔的時候還感歎,這個預言或者不是瘋子的囈語,因為這一場龍之悔大爆炸或許可以稱為龍之覺醒."

"如果這一次真的是彗星的最後一次撞擊,所以我們會有天大收獲的,我有這種預感我的陛下."雪萊大祭師道:"您引爆了龍之悔,所以我非常希望這個龍之覺醒是說您,正是因為如此,我們不敢獨吞這次彗星帶來的天外財富,非常榮耀地和您分享."

沈浪顫抖道:"請雪萊女士稍候幾天,我進行計算,如果一切無誤的話,我們這就出發去楚國西部邊境,等待這一次彗星的撞擊."

……………………

左辭閣主比沈浪想象中的還要果決,他和沈浪簽了停戰協定之後,他離開怒潮城並沒有無聲無息,而是代表天涯海閣宣告天下.他向其他五個超脫勢力,向天下諸國都發出了親筆書.

內容非常簡單,天涯海閣和沈浪徹底停戰,互相不追求對方的任何責任,並且從即日起,天涯海閣全面撤出越國.

這下子效果就牛逼了,簡直要把人震得魂飛魄散啊.

原本這一場大勝利沈浪還要自己派人去吹噓呢,沒有想到根本不需要,左辭閣主把這件事替他做了,而且效果比他親自去吹噓好了一百倍,真的如同一顆核彈投入了平靜的海面,掀起了驚濤駭浪,整個天下徹底震動.

越王甯政是第一個收到左辭閣主親筆告示的諸侯王.看過之後他真的完全驚呆了.

沈浪陛下竟然真的做到了,他竟然真的打贏了天涯海閣,而且還贏得這麼徹底?

天涯海閣直接認輸?甚至完全撤出越國,還是左辭閣主親自宣告天下?

天那,沈浪再一次創造了神跡!甯政激動得顫抖,甚至有些難以喘息,甚至拿著左辭閣主親筆書的雙手不斷顫抖,倒仿佛他也得了帕金森綜合症一般.

見到這一幕,朝堂上無數的臣子屏住呼吸,心中不由得惶恐,目光緊緊盯著越王甯政,心髒緊緊繃起.

怎麼回事?大王的表情這麼古怪?陛下一貫來是面臨山崩而不變的人啊,現在這麼大反應?難道有什麼天大的噩耗?難道沈浪陛下輸了?難道……大乾王朝滅了?甚至沈浪陛下崩了?

不要啊,千萬不要啊!如果沈浪陛下輸了,那我們越國也就徹底完了,吳國和楚國也亡定了.

甯啟,甯綱,張翀等人不由得緊張到無法呼吸,乞求上天千萬不要是壞消息.

越王甯政朝著東邊跪下,顫抖道:"沈浪陛下贏了,大獲全勝,左辭閣主認輸,天涯海閣徹底退出越國,沈浪陛下萬歲,大乾王朝萬歲!"

……………………

注:第一更送上,小心翼翼求月票,諸位兄弟口袋里還有嗎?給我吧!

推薦好友的書《咸魚的自救攻略》.

上篇:第508章:沈浪對左辭閣主!完美崛起!(求月票)    下篇:第510章:億萬人敬仰!大炎皇帝震驚!(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