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14章:全軍覆滅!贏廣震駭!炎京顫栗!   
  
第514章:全軍覆滅!贏廣震駭!炎京顫栗!

g,更新快,無彈窗,!

時間回歸到二十幾天前,怒潮城的地下密室內,沈浪和鏡子在下棋.

"我輸了."沈浪道.

鏡子顯得有點羞澀,又稍稍有些自得,因為他又贏了,他的棋藝已經高到了可怕的地步,沈浪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因為沈浪動用智腦都幾乎輸了.

圍棋是最考驗布局和智力的,也是人類的在智慧上一個重要陣地,就算計算機已經非常強大的時候,電腦還是輸給了人類.一直到前幾年阿爾法狗的出現,才第一次真正擊敗了人類的圍棋冠軍.

而眼前這個鏡子的棋藝,毫無疑問超過了地球人類冠軍.這也是很正常的,因為他這一生都在下棋,自己和自己下棋.這個鏡子幾乎是沈浪見過最聰明的人了,盡管他的聰明之表現在非常狹窄的領域上.

"鏡子,你有喜歡的女孩嗎?"沈浪問道.

鏡子羞澀地搖搖頭道:"沒有."

沈浪道:"為什麼啊?因為她們還不夠美麗嗎?"

鏡子搖頭道:"不是,她們太美了."

鏡子是一個非常特殊的人,他對女人的外觀幾乎是漠視的,因為他自己就已經足夠俊美無匹了.當然沈浪也很俊美無匹,因為兩人一模一樣.但是沈浪並不經常照鏡子,而鏡子……時時刻刻都在照鏡子,所以他對美麗的面孔已經免疫了.

沈浪道:"鏡子,你是我見過圍棋最強的人,沒有之一,你也是我見過最聰明的人,沒有之一.那你應該知道什麼是布局對嗎?"

鏡子點了點頭道:"提前三步,四步,五步."

沈浪道:"對,所謂的布局,就是永遠比別人看得更遠.這個世界上有一句話,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又有一句話,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沈浪說的每一句話鏡子都懂,因為他博覽群書.

沈浪又道:"還有一句話,當你覺得絕望的時候,其實已經接近勝利.但你覺得大獲全勝的時候,可能隱藏著可怕的劇變."

鏡子依舊點頭,因為他依舊懂.他幾乎沒有接觸過什麼人,但是他看了無數的書,他看書和別人是不一樣的,他是一種自我演繹,把整個靈魂和精神都投入于書中的境界.而且代入的不僅僅是主角,也有可能是配角,還有可能是反角.所以一本書他能夠閱讀很多很多遍,因為一旦他代入不同的角色,就仿佛是在看一本全新的書一般.

沈浪道:"你很純潔,你很聰明,你很厲害,你很善良."

鏡子依舊羞澀地低頭.

沈浪道:"來吧,我們再來玩鏡子的游戲."

鏡子抬起頭來,接下來這一幕或許堪稱是奇跡,因為沈浪不管做出什麼表情,鏡子都能做出一模一樣的,不管是眼神,還是氣質,哪怕最最細微的表情都一模一樣,完全和沈浪照鏡子一模一樣.

卓別林參加模仿卓別林的比賽中,只得了第三名.眼前沈浪在模仿沈浪的比賽中,也只得了第二名.

當然了,鏡子就算和沈浪在一模一樣也瞞不過一部分人,比如沈浪的女人們,還有幺幺小寶貝.

沈浪的女人隔著幾米的味道,就能嗅到他身上的人渣味道,還有一些別的味道,她們根本不靠眼睛識別.而幺幺寶貝就仿佛是另外一個境界了,她是依靠精神識別爸爸的.

而沈宓和沈力,有些時候就會陷入疑惑,有點分不清楚了.這兩個孩子不知道鏡子的存在,當他出現的時候,沈宓寶貝會稍稍有一點點疑惑.

沈浪道:"鏡子,接下來萬一發生了什麼事情,你能夠做到的對嗎?"

鏡子道:"對,我能夠做到,我能夠為你而死."

沈浪道:"不,我不要你為我而死,反而你要活著,不管任何時候,任何情況都要活著,知道嗎?"

鏡子道:"好."

…………………………

仇妖兒從來都是目中無人的,她只認真看過一個人,那就是女兒幺幺,包括沈浪她都是不認真看的,反正嗅著人渣的味道,任由他爬到身上就是了.

每次沈浪靠近二十米距離,仇妖兒就能嗅到,甚至她覺得自己體內也有沈浪的味道,這輩子都去不掉了,當然也不想去掉,因為沈浪讓她變得更像是一個女人.

她的世界就只有兩個人,一個沈浪,一個幺幺寶貝,甚至連自己都不太存在.現在沈浪已經掌握了她的弱點了,不管想要達到什麼目的,一直纏著就可以了,纏得她不耐煩了,她就什麼事情都願意做了,包括任何事.

情感是自我人生的成全,情感也是自我人生的障礙,灑脫無比的仇妖兒再一次被牽絆住了.

在來定遠城之前,沈浪想要和仇妖兒密談一次,把有些話說清楚,比如關于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又比如關于贏廣和贏無冥,又比如那位至高無上的皇帝陛下,比如關于這個世界真正的巔峰對決.

結果仇妖兒一擺手道:"你想要讓做什麼事情就直說,能做我就做,不能做我……我就皺著眉頭做.但你要告訴我什麼事情就算了,我什麼都不想知道,反正我的眼中只有幺幺,還有你這個……"

沈浪本來是想要告訴她什麼事情的,而且是很重要的事情.但聽到她的話後,也打消了這個念頭,話到嘴里就變成了另外一種非分的請求,結果……仇妖兒果然皺著眉頭答應了.

………………

定遠城的天空,依舊在上演毀天滅地的一幕.

"嗖嗖嗖嗖嗖……"

彗星核分解碎裂之後,變成無數的隕石砸入了這個世界,這個速度是非常非常快的.

有多快?最慢的在11千米每秒鍾,大約是三十倍音速.最快達到76千米每秒,大約二百倍音速.

這一幕,真像是世界毀滅,真的就仿佛幾十支龍之悔從天而降,劃過天際.

沈浪本來想要唱一首歌的,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這星球上,但是他見到這末日一般的奇景時候,也顧不上裝逼了,直接大喊一聲,跑!再不跑的話,連他的軍隊都會出現重大傷亡了.

然後,仇妖兒一把將他夾在臂膀之下,朝著後方狂奔.

"跑,跑,跑……"

沈浪麾下幾十名特種武士,幾百名精銳武士,也飛快狂奔.

火神教大祭師雪萊原本跪在地上,矜持地祈禱,因為這對于她來說是真正的神跡,火神之眼的降臨.不過見到漫天火焰墜落的時候,她也發出了一個命令.

"跑!"然後她帶著幾百名火神教精銳武士狂奔,朝著東邊狂奔.

而晉國的太子,抬頭仰望著天空,然後整個人如同雷擊一般,完全無法動彈,甚至腦子里面一片空白.

我,我艹!

這麼多龍之悔?是我瘋了,還是這個世界瘋了?

沈浪這麼牛逼?他,他這是瘋了嗎?本以為他在吹牛的,沒有想到竟然是真的.但是沈浪啊,為了消滅我的幾十萬大軍,用得著發射這麼多龍之悔嗎?完全是可恥的浪費啊.

"跑,跑,跑!"然後,這位晉國太子二話不說,直接拔腿狂奔.

"嗖嗖嗖嗖……"

"轟轟轟轟……"

無數的隕石如同龍之悔一般砸在地面上,天搖地動.幾千平方公里的地面上,到處都是驚天的火焰,刹那間太陽變得暗淡無光.強大無比的軍隊,一個方塊一個方塊地消失了.

面對這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這些軍隊先是驚呆,幾乎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反應.一直等到這些隕石撞擊地面的時候,他開始拔腿狂奔.

但這個時候已經跑不掉了,因為周圍到處都是滔天的火焰,整個地面都在瘋狂地顫抖,迸裂.

"轟!"僅僅是幾百公斤的一顆隕石砸下來,瞬間半徑內幾百米內的一切都化為烏有,直接汽化了,方圓千米之內的所有東西粉身碎骨,被火焰吞噬成為焦炭.一萬大軍一個方陣,被直接擊中的話,瞬間灰飛煙滅.幾萬,十幾萬的大軍死去.

"轟轟轟轟……"

這一場大撞擊,僅僅只維持了幾秒鍾就結束了.然後這片區域,徹底成為了地獄.

當然,這六十幾萬大軍真正被砸死的僅僅只有一部分,那麼剩下的部分能夠逃生嗎?

不可能的,因為這樣驚天的大撞擊引發的滔天烈焰,會把整個區域內所有的空氣全部耗盡,而且還會產生無數的有毒氣體,足夠殺死剩下的所有人.

公元二十三年,昆陽之戰爆發,劉秀一萬七千人對戰王莽新軍四十三萬,最終王莽新軍近乎全軍覆滅,只有區區千人逃回洛陽,不久之後王莽的新朝覆滅.而在傳說之中,這一戰天降隕石雨,王莽新軍死傷無數.

所以有了位面之子劉秀召喚流星雨消滅穿越者王莽之戲說.

如果昆陽之戰那場流星雨真的存在,那也遠遠比不上今日這一場流星雨.

……………………

幾乎在見到這些流星雨從天際出現的時候,沈浪的軍隊就開始朝著東邊狂奔了,因為提前預知這一切,所以沈浪的准備非常充分,給每一個武士都發放了防毒面具,都發放了呼吸裝置.

但就算如此,稍稍落在後面的火神教武士,還是一個個倒下了.盡管他們距離大撞擊的地方很遠,但是卻躲不過可怕的沖擊波,躲不過可怕的烈焰.

沈浪也穿著上古鎧甲,帶著防毒面具,而且還有特制的原始版氧氣罐,但還是覺得一種死神降臨的感覺,整個地面在劇烈搖晃,甚至肉眼可見的崩塌,如同六七級地震一般.整個定遠城成片成片地坍塌,那些泥土房子仿佛玩具一般,不斷粉碎.

狂奔,狂奔,狂奔!真是見鬼了,知道這一場大撞擊會非常可怕,威力會比想象中更大,但沒有想到這麼大,間隔了幾千米都險象環生.

終于一切結束了,大撞擊結束了,大爆炸也結束了.但沈浪的軍隊依舊沒有停下,依舊朝著東邊狂奔,因為還不夠安全.

楚國的十幾萬大軍提前十幾個小時撤離,此時已經在幾十里之外了.

他們昨天聽到沈浪許下的承諾,說要釋放毀滅性大殺器,將西路軍六十幾萬徹底抹去.盡管他們願意相信沈浪的話,但依舊不太敢相信這樣的事情會發生.

六十萬大軍啊,徹底瞬間抹去?這也未免太驚悚了,太匪夷所思了.

所以從昨夜到現在他們都沒有睡覺,瞪大眼睛望著西方天邊,等待沈浪陛下口中毀天滅地的發生.

當這一切發生的時候,十幾萬楚軍只覺得毛骨悚然,一陣陣戰栗.這,這簡直就是神跡啊!沈浪陛下這哪里是人啊,分明就是神啊.

哪怕間隔幾十里,都能看到沖天的火焰,能夠看到從天而降的毀滅大殺器,竟然如此之多.

驚天的爆炸後,整個地面都在顫抖,傳到幾十里之外,所有的房子都在搖晃,地面也在搖晃,人仿佛站立不住.

十幾萬楚軍顧不得震顫的地面,整整齊齊跪下來,狂喜高呼:"沈浪陛下萬歲,大乾帝國萬歲萬歲萬歲."

山呼海嘯的萬歲之後,十幾萬楚軍便觀看這末日一般的奇景.

"沈浪陛下太厲害了,簡直是神啊,他其實可以稍稍收一些神通,不要釋放那麼多的毀滅大殺器的,有點浪費啊."

"定遠城肯定是沒了,沈浪陛下真是毀天滅地啊."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沈浪陛下是東方人皇啊,這樣驚天動地才配得上他的身份啊,從今以後誰一旦提到陛下的名字,就要渾身發抖."

……………………

整整幾個時辰後,才稍稍地塵埃落定,所有的火焰熄滅了,空氣稍稍回到了這片區域.但依舊如同末日奇景一般,無數塵土籠罩了天空,遮住了太陽,使得這片區域暗無天日,不知道多久才會消散.

而在這無數塵土之下,密密麻麻到處都是尸體,整整幾十萬.晉國太子率領的六十幾萬西路軍,幾乎全軍覆滅,逃出來的人屈指可數.

沈浪再一次實驗了他的承諾,將侵入大乾王朝境內的所有敵人徹底抹去.而這一次大毀滅,遠比海上那一次更加震撼絕倫.

有人親眼見證這一切,誅天閣的飛雕騎士,他們原本是在定遠城的上空巡邏監視沈浪,因為他們在空中,所以也第一時間見到了天上流星雨的出現.

因為這一場流星雨太怪了,是綠色的火焰,所以他們根本沒有想到這是流星,都覺得這是龍之悔.

"龍之悔,龍之悔,這麼多龍之悔."

"快跑,快跑……"

然後這些誅天閣的騎雕者頭也不會,拼命狂飛,他們要在最短時間逃出去,飛到豔州前線,飛到楚國北境前線,飛到吳國前線,飛到炎京,去告訴所有的人,沈浪再一次上演了大毀滅.

……………………

整個東方世界,大炎王朝的幾個方向的大軍都在等待一個信號,西邊定遠城戰場的信號.

一旦晉國太子的幾十萬大軍殺入楚國,證明沈浪沒有什麼戰略大殺器,那就是帝國軍團的毀滅時刻,天文數字的大軍如同海嘯一般席卷過吳楚越三國,最短時間滅之.

楚國北方邊境戰場,李玄奇和甯岐的聯軍加起來只有區區不到十萬,同樣要面對幾倍的多國聯軍.

東邊吳國戰場吳王更慘,整個吳國的軍隊逃得差不多了,全國就剩下十幾萬斗志薄弱的軍隊,也要面對大炎帝國幾十萬強大主力.

那麼大乾王朝的哪一個戰場最關鍵?

豔州!

卞逍公爵率領十幾大軍鎮守豔州整個防線,而他要面對的是三支軍隊,北邊梁國大軍,東邊大炎帝國軍隊,西邊新乾王國大軍.

豔州一萬多平方公里都變成了巨大的戰場,大炎王朝投入了驚人的軍團,其中包括幾萬超脫勢力秘密軍團,確保一旦開戰,瞬間能夠擊潰卞逍主力.

因為這里最佳的突破口,一旦攻破豔州,就可以長驅直入,直接突破吳楚越三國之門.

中路軍統帥是贏無冥,但是他不在豔州戰場.那此時豔州戰場大炎王朝的統帥是誰?

蘭末!

沒錯,就是蘭逍,蘭風的那個蘭!

蘭逍桃李滿天下,蘭風效忠姜離,至死不渝.那這個蘭末是誰,蘭逍之弟,蘭風之兄,蘭氏家族中第一個真正獲得大宗師名譽之人.

他還有一個身份,新乾王國的樞密院副使,曾經大乾帝國的臣子,後來跟著贏廣一起叛變.

又一個叛徒!

此時的他,擁有整個豔州戰場的最高指揮權,只要他一聲令下,幾萬秘密軍團,幾十萬大軍就可以殺入豔州.

卞逍的那十幾萬人,在他眼中完全土雞瓦狗一般.曾經祝紅雪用一萬血魂軍就將卞逍十萬主力殲滅,僅僅用了不到幾個時辰而已.而他此時手中的力量遠遠超過了祝紅雪當年,最多半個時辰他就能破豔州,能夠將卞逍斬殺.

唯一等待的就是西邊戰場的信號,他絕對不相信沈浪還有什麼龍之悔,那個小白臉就喜歡演戲,虛張聲勢.

大宗師,蘭末元帥望著天空,太陽已經西斜了.他真的有些不耐煩了,這一場戲已經演得太久了,趕緊結束吧.

時間應該差不多了,西邊戰場的消息很快就要傳來了.

而就在此時,從西邊的天空出現了一個影子,還有一聲鳴叫.

來了,騎雕者來了,西邊戰場的消息來了.

蘭末統帥猛地拔出大劍,高呼道:"大軍准備!"

頓時無數的大軍,還有幾萬秘密軍團全部拔出武器,准備攻城.

蘭末眯起眼睛,望著豔州邊關城牆上的卞逍,心中泛起了淡淡的殺氣,半個時辰,最多半個時辰結束戰斗.

只要騎雕者的消息一落地,他就大開殺戒,將豔州內的十幾萬大軍殺得干乾淨淨.

他是大乾王朝的叛徒,如何挽回自己的名譽,非常簡單,把大乾王朝的人殺光就可以了,包括兩個兄弟蘭逍,蘭風,沒有了敵人,你就是正義的了.

那個誅天閣的騎雕者俯沖而下,顫抖高呼道:"新乾太子何在,新乾太子何在?"

蘭末道:"這等戰事還需要太子殿下出馬?我是新乾王國樞密院副使,豔州戰場最高統帥蘭末,有什麼事情和我活,西邊戰場是不是結束了?"

誅天閣騎雕者顫抖道:"定遠城大戰結束,晉國太子六十幾萬西路軍全軍覆滅."

蘭末身體劇震,滿臉驚駭,仿佛聽到了最荒謬的天方夜譚.

周圍所有將領,包括秘密軍團的將領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整個人幾乎都被雷擊了一般.怎麼可能?那可是六十幾萬大軍啊,還包括幾萬秘密軍團,怎麼可能全軍覆滅?

誅天閣騎雕者道:"我看得清清楚楚,大戰爆發的時候,沈浪僅僅用幾百人防守定遠城,對抗晉國太子六十幾萬大軍,我們覺得輕而易舉就可以將他們粉身碎骨.結果天邊射來了幾十支龍之悔,然後我們幾十萬西路軍,徹底消失了."

哪怕經過了這麼久,這個騎雕者依舊渾身顫抖,整個人仿佛丟了一半魂魄.

"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那一幕的,真正的毀天滅地,沈浪再一次完成了他的承諾,任何人進入新乾王朝,他都會徹底抹去."

誅天閣的騎雕者一邊說話,一邊朝著天邊望去,唯恐這里的天邊也出現幾十支龍之悔,再一次上演毀天滅地的一幕.

"蘭末元帥,你的大軍千萬不要動,一旦越境,便是滅頂之災."誅天閣騎雕者道:"我還要飛去吳國邊境,告訴武親王殿下."

然後這個騎雕者再一次飛上天空,朝著吳國飛去,甚至都來不及去炎京,唯恐帝國武親王沒有耐心,直接越境攻打吳國.

而就在此時,豔州邊關城門打開,一個女人沖了出來,她就是卞逍的女兒,卞渺.

卞渺女將甚至直接沖到了蘭末大軍的面前,寒聲道:"我再一次宣讀沈浪陛下詔書,任何人等,不得進入大乾王朝領土半步,否則將遭受毀滅性打擊,從這個世界徹底抹去,小白,尿!"

她騎的這匹白馬稍稍有些不好意思,但聽到女主人的命令後,還是撒了一泡尿.

卞渺一邊催動戰馬奔跑,這匹白馬的尿在地上劃過一道不整齊的線,然後她指著這條線道:"大炎王朝的任何軍隊,一旦越過這條線,我們就會發動戰略襲擊,將你們斬盡殺絕,勿謂言之不預."

然後,卞渺騎著戰馬返回到城關之內,而且更囂張的是,豔州邊境的城關大門再也沒有關閉,就這麼敞開著,仿佛告訴敵軍,你們有膽子的話盡管殺過來.

是卞渺演技太好嗎?不,不是的.是因為她真的相信沈浪還有大殺器,她真的相信一旦敵軍越境,就會遭遇毀滅性打擊,所以她的表演才沒有任何破綻.

這個女子的舉動對于蘭末來說完全是奇恥大辱,對于整個大軍都是莫大的羞辱.

但是他們真的不敢越境,蘭末付不起這個責任,接下來就要等待炎京的旨意了.

……………………

吳國邊境線上,兩軍對壘,戰局一觸即發,此時已經夕陽西下了.

但是武親王堅信,最多半個時辰,就能夠攻破吳國邊境城關,對方的軍隊實在是太爛了.

唯一等待的,就是西邊戰場的信號了,騎雕者接力傳遞消息,應該很快就到了吧.

吳國邊境線上的十幾萬大軍,士氣徹底低落,比起楚國的士氣如虹,吳國真是差遠了.

種堯望著身邊的女兒,歎息道:"你不該跟為父來的,讓你去怒潮城你又不去."

種師師道:"你不要臉,沈浪也不要臉,我卻要臉."

接著,種師師道:"父親,白無常說的是不是真的啊?他是不是在吹牛啊?他真的能夠將晉國太子的西路軍徹底抹去?這個人說話如同放屁的."

種堯無奈,他已經說了無數遍,要喊沈浪陛下,不要喊白無常,但是種師師叛逆之極,誰的話也不聽的,就算被她母親把屁股打成兩半,她也要嘴硬,任何人都拿她沒有法子.

幸好沈浪陛下寬宏大量,不,幸好沈浪陛下不要臉,聽到也仿佛沒有聽到一般,壓根不會跟她計較,而且也壓根沒有要負責任的意思.他也從來沒有承認自己是白無常,也沒有否認.

君主耍賴皮,種堯作為臣子還能怎麼辦?更何況他是越國的臣子,他的下一代才直接效忠沈浪.

那就裝糊塗唄,反正種師師也沒人敢娶了,馬上就要二十八九了,一直獨身一人,看你沈浪陛下內疚不內疚.

不過,這一切都是後話,渡過眼前這個難關在說吧.但願沈浪陛下再一次創造奇跡,不,是神跡.

否則大炎帝國的武親王只要一個沖鋒,吳國邊境線就要垮了,甚至全軍覆滅.

種師師內心其實是充滿哀怨的,被人這麼嫌棄,她難受極了.

就這麼死在這里吧,之前鎮西城之戰她沒有死,後來天越城決戰她沒有死,現在就這麼死在吳國邊境上,再怎麼說也是為大乾王朝而死,看沈浪那個無恥的人渣內疚不內疚.

不要臉,無恥,明明是白無常,明明玷汙了我的清白,卻敢做不敢認.

死吧,就死在這里!

而就在此時,天邊出現了一只騎雕者.

種堯和吳王幾乎無法呼吸,不知道這個騎雕者會傳來什麼信號.是沈浪陛下再一次創造神跡,還是毀滅?

騎雕者直接俯沖而下,來到帝國武親王面前跪下道:"親王殿下,定遠城大戰結束,晉國太子率領的幾十萬西路軍全軍覆滅,全軍覆滅."

………………

炎京,皇帝依舊在禁地閉關,太子依舊執掌朝政.

太子宮內,帝國太子和新乾國王贏廣,靜靜地對弈.

兩個人旗鼓相當,針鋒相對,殺得難分難解,贏廣並沒有任何要讓棋的意思.

雙方就這麼靜靜地下棋,靜靜地喝茶,幾乎沒有發出任何言語.

因為他們都在等消息,等著西路軍那邊的消息,在消息到來之前,誰也不願意開口,專注于棋盤之上.

很快大炎帝國太子仿佛落于下風,直接被圍死一片,看上去棋局陷入了絕境.

然而下幾秒鍾,隨著他的幾個落子,立刻置于死地而後生,贏廣那一個角落的棋子全部完了.

單純圍棋上,這兩個人的棋藝可比沈浪高得多了,每一次要殺死對方的時候,都會出現變化.

忽然之間,兩個人都停止了落子,手中抓著棋子懸在空中,因為外面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

而且這個腳步聲有點慌亂,惶恐,或許不是什麼好消息.

帝國太子和贏廣同時目光一縮,屏住了呼吸,等待外面的聲音.

"啟稟太子殿下,誅天閣兩個騎雕者來報,定遠城大戰結束,晉國太子率領的六十幾萬西路軍,還有幾萬秘密軍團,全軍覆滅.沈浪發射了幾十枚龍之悔,將踏入楚國境內的所有軍隊徹底抹去."

"接下來何去何從?包圍吳楚越三國的百萬大軍應該何去何從?請太子殿下示下."

聽到這個消息後,贏廣高大的身軀猛地一顫,面孔一陣抽搐,手中的棋子瞬間碎裂.

而帝國太子坐在位置上一動不動,仿佛成為雕塑了一般,失去了任何反應.

足足好一會兒後,贏廣起身道:"太子殿下,天下劇變,吾返回乾國了,告辭!"

帝國太子仿佛如夢初醒一般,顫抖著站立起身,躬身道:"送王叔!"

此時,外面的內閣宰相繼續問道:"殿下,包圍吳楚越三國的百萬大軍該如何?是退兵,還是繼續攻打,請太子示下."

帝國太子道:"沈浪……真的發射了幾十枚龍之悔?"

內閣宰相道:"千真萬確."

帝國太子道:"事關重大,孤也不能做主,要去稟報父皇."

然後帝國太子離開太子宮,起碼朝著皇宮禁地飛奔而去,將這個驚天的消息告訴閉關的皇帝陛下.

………………

注:下一章劇情非常關鍵!兄弟們,最後兩天雙倍月票了,投給我好嗎?給您叩首!

謝謝上刺刀H,王劍,澤/民,消失,牛ai等人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513章:毀天滅地!幾十萬大軍徹底抹去!    下篇:第515章:天下三分!改變世界曆史!(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