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16章:宇內巔峰!真龍降世!(重要)   
  
第516章:宇內巔峰!真龍降世!(重要)

g,更新快,無彈窗,!

二十幾天前的怒潮城內.

"鏡子,你看書那麼多,你覺得哪一種人最可悲?"沈浪問道.

鏡子想了一會兒,道:"無知."

沈浪道:"對,無知."

鏡子道:"無知並且洋洋得意,自以為掌握了一切,其實完全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沈浪道:"那你覺得人什麼時候最危險?"

鏡子道:"成功的時候,得意的時候,尤其這個成功看起來還尤其的輝煌,得意者忘形,目光朝天,對腳下的陷阱渾然不知."

說完之後,鏡子不好意思笑笑道:"很多書中都是這樣寫的,很多大人物就是這樣毀滅的."

沈浪道:"那你覺得我現在的局面算是成功了嗎?我們發生的一切事情你都知道,因為你每天都能讀到報告."

鏡子道:"如果你能夠成功地將大炎帝國西路軍徹底抹去,並且終結這一場還沒有爆發就已經停止的世界大戰,並且保護吳楚越三國,那你就算成功了,而且是你這一生最大的成功,至今為止最大的榮耀."

沈浪道:"那你覺得我得意了嗎?"

鏡子道:"你很得意,你時時刻刻都在得意,但是你沒有忘形."

沈浪道:"有一句詩,不識瓊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有很多偉大的人物之所以在最成功得意的時候跌入萬丈深淵,是因為他人已在局中,卻視野有限看不清楚.但又有一句詩是這樣說的,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緣身在最高層.也就是說當你視野站在最高處的時候,也就不用擔心被假象所迷惑了."(這世界沒有廬山)

鏡子聽到這里,忽然忍不住一笑,道:"我倒是想起了你書中經常寫的一句話,我要這天遮不住我眼,我要這地埋不住我心.現在想想這句子很裝逼,但境界卻是不如你剛才說的那兩句詩."

沈浪道:"要的就是裝逼,氣勢牛逼就行."

接著,沈浪又道:"又有一句話說,你眼前仿佛有大道萬千,實則一條路都沒有.但有些時候你眼前絕路,路反而就在腳下,哪怕它看上去是萬丈深淵."

"嗯."鏡子道:"我懂了,只要你看清楚了,那眼前這條路哪怕再險惡,再可怕,再迷惑,但它依舊是出路."

……………………

大撞擊最後的天坑,沈浪和仇妖兒不斷地自由落體,不斷下墜,下墜,下墜.

這深坑真的不知道有多深,都說萬丈深淵,但它或許已經超過了,真的有一種感覺要深入地心一般.

當然這僅僅只是一種錯覺而已,只不過下墜的時候感覺太失控了,所以覺得時間尤其漫長,這個坑雖然很深,但也不至于這麼深.

"砰!"到底了.

仇妖兒提前抓住洞壁進行了緩沖,等真正到底的時候,已經沒有任何沖勢了,輕而易舉地停了下來.

沈浪抬頭望天,幾乎什麼都看不見,真他媽深啊,一會兒甚至都不知道該怎爬上去了.

究竟是什麼東西啊,在大戈壁上撞出了這麼深的一道坑?

沈浪探索第一個坑的時候,只感覺要亮瞎了眼睛一般,因為密密麻麻都是亮晶晶的寶貝.

而這個最後的天坑,此時僅僅只有一樣東西,靜靜地躺在坑洞底部,它就是這一場彗星大撞擊的壓軸戲碼?

一個蛋!直徑一尺左右的蛋.就是這玩意,砸出了一個萬米的深坑.

沈浪上前觸摸這顆蛋,冰涼涼的,也感覺不到什麼溫度,就仿佛是普通石頭一般,如果不是它表面的紋理,沈浪甚至以為他是一個大的鵝卵石.

但它毫無疑問是一個卵,卵殼的表面上長滿了鱗片,充滿了非常特殊的褶皺.

它……是火龍彗星最後砸下來的?

它……是這可彗星的真正核心?

那它是什麼蛋?龍蛋?但為何會出現在天上的彗星上啊?這簡直太詭異了.

沈浪雙手用力捧起,這顆蛋很重,足足有幾十斤,但也只有幾十斤,它是靠什麼撞出萬米深坑的啊,簡直是太離奇了.但如果它是一顆龍蛋的話,那確實就要改變曆史,改變整個世界了.

沈浪腦子里面不由得想起了龍之悔發射瞬間的聲音,真的像是龍之歎息.那個戰略大殺器,為何要稱之為龍之悔?還有這些噩夢石裝置,那些亮晶晶的寶石,算是什麼?

沈浪用力抱起那顆可能的龍蛋貼在臉上,癡迷道:"我們真的要改變世界,我們真的要創造曆史了."

"如果這是一顆龍蛋的話,那它的價值確實遠遠超過了之前所有的東西,超過了所有的噩夢石,超過了所有的生物化石,超過了所有的寶物,甚至之前幾十個天坑里面所有的寶貝都不如它的百分之一.甚至我懷疑,龍之悔戰略大殺器的原料就是它的血髓."

"這真是偉大的一刻,我們創造曆史了."

沈浪的聲音充滿了癡迷,仿佛囈語一般,又仿佛喝醉酒了一般,望著這顆蛋的目光充滿了無限的狂熱.

"不如換一個說法如何,我們共同創造了曆史."忽然,深坑之內響起了另外一道聲音.

頓時間,仇妖兒臉色劇變,這萬米之下的深坑還有另外一個人?而她竟然完全沒有發覺?她是如此的強大,能夠嗅到任何血脈氣息的,為何完全沒有發現?

這個人,竟然如此之強大嗎?

然後,這個人緩緩走了出來,當然依舊看不清楚他的面孔和身影.這里伸手不見五指,但是沈浪的噩夢石裝置卻能夠釋放出光芒的,卻依舊看不見這個人,他仿佛隱藏在黑暗中一般.

"我應該叫你什麼呢?我親愛的弟弟,親愛的師弟?"那個人微笑道:"我們曾經見過面,但是再次認識一下,我叫贏無冥,新乾王國的太子,姜離陛下唯一的傳人,你也可以叫我姜無冥."

沈浪靜寂無聲,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受驚了嗎?我親愛的弟弟?"贏無冥道:"這應該是你最最輝煌的時刻啊?你憑借一己之力打敗了天涯海閣,又將大炎帝國西路軍幾十萬人瞬間從這個世界上抹去,何等之偉大勝利啊?簡直讓人毛骨悚然啊,我每一次想起來都覺得頭皮發麻,我親愛的弟弟,你怎麼就那麼聰明呢?"

沈浪沙啞道:"不要這樣稱呼我,叫我名字就可以."

贏無冥道:"我曾經喊姜離為父親的,所以喊你弟弟很正常啊.難道因為我是叛徒,所以就要否認我這個身份嗎?不能吧!"

沈浪道:"叫我沈浪就好."

"沒問題,親愛的弟弟."贏無冥道:"接下來我有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想要和你探討一下,誰才是姜離陛下真正的繼承人?你還是我?"

沈浪道:"當然是我."

"不,不,不."贏無冥道:"雖然我們家背叛了姜離陛下,雖然我們將姜氏王族殺絕了幾千人,雖然我們為了殺你屠了無數繈褓中人,但我覺得我比你更加適合成為姜離陛下的繼承人.我說這話你能聽懂嗎?你應該能夠聽懂的吧,你那麼聰明."

沈浪當然能夠聽懂,李世民發動玄武門之變,殺了太子李建成,囚禁了父皇李淵.雖然名為太上皇但也只不過是被軟禁的囚徒而已,李淵對李世民當然恨之入骨,但李世民如果說他才是李淵事業的真正繼承人,這話也是沒錯的.

"我親愛的弟弟,你太弱了,雖然很聰明,但是太天真."贏無冥道:"你繼承不了父皇姜離的事業,我才可以.總不能因為你是姜離陛下的親兒子,你就理所應當成為繼承人吧,我們人有不是狗,也不是馬,還要講究血統,還要講純種不純種,繼承這種精神才最最重要不是嗎?總不能因為我們背叛了姜離陛下,就否認我繼承人的身份吧?"

這話聽上去很謬論,但如果從沈浪嘴里說出來,保證更加有說服力.

比如羅馬帝國的皇帝凱撒,他的親生兒子是埃及法老托勒密十五世,但是繼承羅馬帝國皇帝之位的確實他的養子屋大維.

沈浪依舊看不到贏無冥的面孔和身體,他走過的每一處地方就仿佛陷入黑暗一般,不是隱形,就是一團黑影,啥都看不見.

贏無冥對仇妖兒完全視而不見,就是在這個深坑的底部環繞,圍著沈浪一直走.

"我親愛的弟弟,你一直一來都是這麼浮誇的嗎?都是喜歡大手筆的嗎?"贏無冥道:"用一支龍之悔將甯寒的八萬艦隊徹底從世界上抹去,哦不對,是十萬!"

贏無冥的口氣充滿了揶揄和淡淡的諷刺,因為具體數量他當然知道是八萬,只不過沈浪吹牛成十萬.

"說來我還一直想要迎娶甯寒公主呢,但是她始終拒絕了."贏無冥歎息道:"親愛的弟弟,她仿佛不願意和我們姜氏有什麼瓜葛呢.他嫁給我難道不好嗎?這代表著天涯海閣和浮屠山的聯手,代表著越國加入我大乾的陣營,難道不好嗎?她為啥不答應呢?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親愛的弟弟,西域諸國那邊和你一樣浮誇,你可知道他們的王最喜歡什麼稱呼嗎?什麼世界之王,什麼萬王之王."贏無冥道:"祝紅雪不到兩萬人就可以吊打他們一百萬,還有什麼顏面稱之為萬王之王?這一點上你們不相上下,你區區一個怒潮城,就可以稱之為大乾帝主.我們擁有整個新乾王國,縱橫幾千里,還有好幾個附屬國,再加上一個浮屠山,都不敢稱大乾帝主呢,你區區一個怒潮城就敢自稱了,論吹牛還是你行啊,親愛的弟弟."

沈浪吹牛逼一直都很行的,盡管他吹的牛都實現的.

贏無冥用一種西方的語調念道:"還有你的那份詔書,簡直霸氣沖天啊.任何人不得侵入我大乾王朝領土半步,否則我將給予毀滅性打擊嗎,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抹去,要不要這麼嚇人啊?親愛的弟弟.用龍之力發射能量核心,將天涯海閣大圖書館炸平了,然後就號稱將天涯海閣從世界上抹去,牛逼,牛逼."

"前天你就更牛了,一下子將晉國太子的六十幾萬西路大軍徹底抹去了.你簡直讓我父王贏廣震驚,讓炎京顫栗啊,現在皇帝陛下應該已經下旨了,包圍吳楚越三國的百萬大軍正是退兵,這一場世界大戰還沒有開始打,就已經結束了."

"親愛的沈浪弟弟,你真是太牛了啊,你簡直以一己之力消滅了百萬大軍啊,對了,同樣是四舍五入啊,六十五萬便一百萬,沒問題.你以一人之力,拯救了吳楚越三國,神跡啊,簡直神跡."

贏無冥開始鼓掌,驚歎,高呼.

"你太厲害了,我為你感到驕傲和自豪.現在吳王,楚王,越王肯定對你崇拜狂熱到極點了吧,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贏無冥道:"親愛的弟弟,你怎麼會有這麼多的龍之悔呢?幾十支龍之悔啊,不但把六十幾萬西路軍,哦對不起,是將百萬大軍徹底抹去,而且還把整個定遠城變成了廢墟,你難道不覺得太浪費了嗎?定遠城和你什麼仇什麼恨啊?你說的天下無仇,難道名單里面還有定遠城?"

"說到天下無仇,你的仇人牆名單上有我嗎?"贏無冥問道.

沈浪道:"有,而且排名還非常前面."

"那就好,那就好."贏無冥道:"能夠被你記掛在心,咬牙切齒地痛恨,我也就放心了.對了,你這次消滅晉國太子幾十萬大軍的龍之悔哪里來的啊?幾十支龍之悔啊?"

沈浪聳了聳肩膀.

贏無冥道:"該不會是像老天爺借的吧?天爺,那些隕石墜落的時候,還真他媽像龍之悔,連冒出的綠光都是一模一樣的.親愛的弟弟,你怎麼就那麼能吹牛呢?明明是彗星降落,撞擊世界,你硬說成是你的功勞,你的威力."

"一百年左右撞擊一次,對吧?"贏無冥道:"親愛的弟弟,不過你還是牛,我們壓根計算不了那麼精確,我知道嗎?我們的人計算誤差超過八天,簡直無法原諒.但這也不能怪別人,因為天上的彗星速度老變,雖然都是一百年左右經過一次,但想要精確到某一天還是很難得,所以你確實厲害,你是一個天才的數學家.對了,我們浮屠山開啟南部海域那個超級上古大遺跡,也要感謝你,感謝你的天才付出,讓我們浮屠山得到了突飛猛進的發展,過去三年的收獲,超過之前一百年.若不是你天才的四色定理,說不定那個上古遺跡現在還沒有開啟呢,甚至未必會落到我們浮屠山手中,你真是一個天才."

"這玩意,是一顆龍蛋嗎?你懷中這個東西是龍蛋嗎?"贏無冥忽然指著沈浪懷里的東西問道:"這玩意會改變世界吧,會創造曆史吧,一旦里面的龍孵化出來,是不是就能成為世界之皇?畢竟我們說皇帝的時候都說是真龍天子,沒有龍的皇帝算是什麼皇帝,對吧?"

贏無冥繼續道:"這顆龍蛋的戰略價值,是不是超過整個上古遺跡了?是不是超過所有寶物的總和了?因為某種意義上,它代表著皇位?我可以這麼理解吧,畢竟龍之悔里面的力量就是來源于龍."

"親愛的弟弟,那這顆龍蛋你能給我嗎?畢竟是我先發現的呢,我比你更早來到這里."贏無冥伸手道:"給我吧."

旁邊,仇妖兒拔出了烏金劍.

"弟妹?"贏無冥道:"或者我應該稱呼為妖兒妹妹,畢竟你也是姜離陛下的養女?不好意思啊,剛才一直和沈浪弟弟敘舊,冷落了你,希望你不要介意.聽說你武功非常非常厲害,擊敗了祝紅雪?厲害,厲害!某種意義上,祝紅雪也是姜離陛下的養子?同室操戈,同室操戈啊,痛哉,痛哉啊!"

仇妖兒沒有說話,一直在凝聚內力和血脈之力,她前所未有之認真,前所未有之凝重,恨不得將體內的力量全部爆發出來.

之前所有戰斗加起來仿佛都比不上這一次,盡管還沒有開打.(和索倫打的是美杜莎女王,不是仇妖兒)

贏無冥道:"那我先提出我的要求,我要拿走這顆龍蛋,而且還要將親愛的沈浪弟弟俘虜.你同意嗎?如果你同意那就點點頭,如果不同意,那就開戰吧."

"哦,那就是不同意?那就是沒得商量咯?那行,開打吧!"贏無冥說完之後,整個身體仿佛猛地炸開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真的有一種小核彈在體內爆炸的感覺.

"仇妖兒妹妹,你有的一切我都有,別忘記了我才是姜離陛下唯一的嫡傳弟子,真正的繼承人.什麼黃金血脈,什麼血脈蛻變?我統統都有的……"

"轟轟轟……"

整個深坑的底部,仿佛被一股無比可怕的力量籠罩,整個地下都在微微地顫抖著.

"親愛的弟弟,你太嬌弱了,我們打起來只怕將你撕成碎片."贏無冥道:"所以為兄我來的時候,特地給你帶來了一副特殊的棺材,你就乖乖呆在里面啊,連同那顆龍蛋一起呆在里面,先交給你保管了."

然後沈浪被放進了那具特殊的棺材之內,被保護起來,他什麼都看不見,也聽不見.

"噗!"

"噗!"

外面贏無冥和仇妖兒在決戰,沒有任何巨響,也沒有任何驚天動地,到仿佛是超聲波一般,完全是聽不見的.

但是兩個人的力量所過之處,一切化為齏粉.

這個最後天坑,是被龍蛋砸出來的,完全變成了堅硬無比的岩石,連刀子都劈不動.然而在兩個人的力量之下,卻一寸一寸粉身碎骨,灰飛煙滅.

本來狹窄的坑洞,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十幾平方米變成了幾十平方米,幾百平方米,上千平方米.

原本已經很深的天坑,變得越來越深,但是地面上卻什麼都感覺不到.

"砰,砰,砰……"

沈浪在棺材里面什麼都聽不到,唯一能夠感覺就仿佛是磁爆彈爆炸的時候一樣,一陣陣過電一般,全身一陣陣酥麻.

這才是巔峰的決戰嗎?充滿了極致的毀滅性,但卻又無聲無息?就仿佛被按下靜音狀態的大爆炸?大毀滅?

時間變得無比漫長,仿佛過去了很久,又仿佛只有一瞬間.

不知道過了多久,戰斗結束了,這幅棺材被打開了.

"親愛的弟弟,一切結束了,你出來吧."贏無冥道.

沈浪第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仇妖兒,她輸了.

"沒事,她沒有受到什麼傷害."贏無冥道:"她確實很強很強,但是我說過了嘛,我才是姜離陛下唯一的繼承人啊,她有的一切我都有,而且修煉得更拼命久遠,她沒有的東西,我也有."

沈浪看了一會兒,然後將懷中的龍蛋放下了,來到仇妖兒的面前蹲了下來.

"親愛的弟弟,你覺得我應該殺仇妖兒嗎?"贏無冥問道.

沈浪道:"我覺得不應該."

"看看,你又天真了不是?"贏無冥道:"剛才說你天真幼稚你還不信,斬草除根懂不懂?難道我會因為她是我義妹而不殺她?怎麼可能?姜氏王族的人我們殺了幾千人,你知道這個世界上最惡心的事情是什麼嗎?一個壞事做絕的人,忽然一天幡然悔悟了,想要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又或者忽然某一個瞬間,善念發作,就不殺了."

贏無冥拔出了劍,他這是再一次拔劍,還是才拔劍?總之他拔出了劍,來到了仇妖兒的面前,對准她的後背就要刺下去.

"我剛才之所以不殺她,完全是因為我要在你的面前親手將她殺死啊,這樣你才能痛苦到極致,不是嗎?"贏無冥道:"親愛的弟弟,這應該是你第二愛的女人吧?我殺了哦,我殺了哦……"

然後,贏無冥的劍緩緩刺了下來.

沈浪伸手輕輕捏住了劍刃,還小心翼翼地唯恐割傷了自己的手.

"你不能殺她."沈浪道.

"為什麼呢?"贏無冥問道:"給我一個理由先?"

沈浪道:"你浮屠山有不少龍之悔吧?"

贏無冥點頭道:"親愛的弟弟,你連這個信息都掌握了啊?我浮屠山還就不能沒有點秘密了啊.對的,我們有不少龍之悔!"

沈浪道:"但是都發射不了吧?"

贏無冥點頭道:"是啊,真是可悲啊,放著一堆戰略大殺器卻不能發射,想射不能射的感覺,大概是我們最大的痛苦."

沈浪道:"那真是巧了,我能射."

贏無冥道:"對啊,那真是巧了,你竟然能射,而且你還真的發射過了,所以呢?"

沈浪道:"所以我才能夠活啊,要不然你早就將我碎尸萬段了."

贏無冥點頭道:"對的,做人就是應該斬草除根.不過有了龍之悔,而且隨時都能發射,那我們新乾王國就能對大炎帝國保持一種戰略威懾了,這里面的價值,你最懂了,所以我的弟弟啊,你價值連城啊,可千萬不能死.這一次大撞擊,我的收獲巨大,第一大是龍蛋,第二大就是你了,親愛的弟弟."

沈浪道:"所以你不能殺仇妖兒啊,我這個人是瘋子,別說殺一個仇妖兒,你殺掉小冰,或者甯焱,就足夠摧毀我的精神世界了,你不想我變瘋吧?"

贏無冥搖頭道:"不想,絕對不想.我要你好好的,關鍵時刻能夠為我發射龍之悔,最好你一直能夠撐到這條龍孵化出來,我們就有了新的戰略威懾力,那個時候你的使命就結束了."

沈浪道:"也就是說,從今天開始,我被囚禁了唄."

贏無冥道:"對的,你被囚禁了,基本上就是終身."

沈浪道:"那在我被囚禁之前,放過仇妖兒如何?否則我會發瘋的,你想見到的,你應該相信我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贏無冥道:"那我為何不能抓她一起回去呢?用她的生命時時刻刻威脅你?"

沈浪道:"威脅我什麼?威脅我發射龍之悔嗎?你難道現在就要發射?又或者是威脅我交出發射龍之悔的辦法,不行的啊,我這個人才是發射龍之悔的辦法啊."

贏無冥道:"有道理,有道理."

沈浪道:"還有一點,仇妖兒那麼美麗,那麼動人,如果你把她抓走了,她萬一受到一點點玷汙怎麼辦?一旦那樣的話,你覺得我會怎麼樣?"

贏無冥道:"瘋子,毀滅全世界."

沈浪道:"對,黑死滅絕彈往新乾王國一投,帶走幾百萬,幾千萬生命,你大概也不想成為一個子民死絕的皇帝吧?我毫無疑問是一個瘋子,我不能受到傷害的,不但我身體不能受到傷害,我的精神也不能受到傷害.我對天下萬民還蠻愛的,但是卻遠遠比不上我的親人,我的愛人,哪怕傷害了一個,我就會崩潰,就會毀滅."

贏無冥道:"那這樣一來,我只能俘虜你,而要放掉仇妖兒了對嗎?"

沈浪道:"對的."

贏無冥道:"那好吧,我剛才只是在詐你而已,仇妖兒是我義妹,我怎麼舍得傷害她呢?你是我的弟弟,我怎舍得你難過?沈浪弟弟,那你把龍蛋給我吧."

沈浪抱起了那顆龍蛋,放在贏無冥的手中.

贏無冥道:"這個上古裝置釋放的空氣是有限的,這個深坑內的空氣快要耗盡了,我們走吧."

沈浪道:"行,我們走吧."

贏無冥道:"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囚徒了哦,我要打昏你,介意嗎?"

沈浪道:"不介意,但別弄疼了,還有外面有很多我的人,希望你別傷害他們好嗎?萬一傷害到我的親人,那我又要發瘋了."

贏無冥道:"親愛的弟弟,你就是這麼不信任人,我連仇妖兒都放過了,難道還會對其他人動手嗎?對了弟弟,你一直一來都是喜歡做獵人,做棋手.現在淪為了獵物,變成了棋子,感覺如何?"

沈浪想了一會兒道:"有點茫然,有點怪怪的."

"迷茫就對了,你不是有一句詩寫得很好嘛?只緣身在此山中,另外我告訴你一句話,當一個人取得和能力不匹配的巨大輝煌成功時,那就要懷疑這個成功是不是真實的,因為在這個巨大成功的背後,意味著巨大的毀滅危機.’

說完,贏無冥對著沈浪後腦輕輕一拍.

沈浪眼前一黑,直接昏厥了過去,贏無冥將他連同龍蛋放在棺材里面,然後他扛著棺材飛快地望著地面上攀爬跳躍而去,速度快如閃電.

沖出萬米深坑之後,上面沒有一個沈浪的人,她們在戰斗,在追殺附近試圖潛入萬米深坑的人.

就這樣贏無冥扛著棺材,完全如同鬼影一般,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

"這個世界上有一句話,看似絕境,其實暗藏著勝利."

"什麼是布局,就是走一步,提前看兩步,看三步,四步."

"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句話,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但是更多的時候你壓根就分不清楚,誰才是真正的黃雀."

"這個世界上有幾個棋手,一個見首不見尾的皇帝,小姜離贏廣,還有一個就是我沈浪,我憑什麼作為棋手?我這麼弱的人都可以成為棋手?因為我站得足夠高,看得足夠遠,能夠穿透層層的云霧,看清楚真相!"

"當你看得足夠清楚之後,那眼前這條路哪怕再險惡,再可怕,再迷惑,但它依舊是出路,哪怕它看上去像是萬丈深淵."

一輛秘密的普通馬車在行駛,一直往東,這是返回怒潮城的方向.

另外一個沈浪靜靜地坐在里面,抱著一只箱子,箱子里面有一顆長滿鱗片的蛋.

多拉公主坐在對面,相敬如賓,足足好一會兒後,多拉公主問道:"怎麼稱呼?"

這個沈浪道:"你最好還是叫我陛下."

多拉公主道:"他沒事吧?"

這個沈浪道:"他說過,他沒事.他那麼聰明的人,想要的東西應該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擋吧,當他提前很久去算計一個人的時候,應該為那個敵人感到悲哀."

多拉公主道:"瘋子,真是徹頭徹尾的瘋子."

…………………………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而這個世界上很難分辨誰是真正的黃雀.

這個世界上有幾個棋手,但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大炎皇帝,永遠是最神秘的那一個.

皇宮的禁忌之塔底下,大炎皇帝正在閉關,他在閉關做什麼?

拿著一條絲巾,輕輕在擦拭一件東西,一個注定會徹底震驚整個世界,讓整個天下都為之戰栗的東西.

"老伙計,天上的那顆彗星死了,直接砸到了西邊的戈壁灘上,把晉國的六十幾萬大軍都砸滅了.沈浪說是他發射了幾十顆龍之悔,將朕的西路軍徹底抹去的,你說他怎麼就那麼會吹牛呢?"

"還有贏廣,他可了不起了,要變成棋手了."

"朕,贏廣,還有沈浪那只小狐狸,要上演三國演義了."

"老伙計,差不多一千年了吧,現在天上那顆彗星都炸了,你難道還不醒來嗎?"大炎皇帝輕輕地擦拭一塊眼皮,而這塊眼皮比他的人還要大.

他擦拭的是什麼?一條巨龍!

大炎皇宮禁忌之塔下面藏著一條巨龍,一條仿佛沉睡又仿佛死去的巨龍,真正的巨龍,讓整個世界顫栗的巨龍,這就是大炎帝國的國運.而這只巨龍的身上插著幾根管子,詭異的液體不斷滴落入特殊器皿之內,充滿了無比強大的毀滅氣息.

曾經沈浪疑惑地向火神教的雪萊大祭師問了一句,天上那顆火龍彗星第一次出現在差不多在近一千年前?雪萊大祭師點了點頭,還問他怎麼了?

沈浪當時說沒有什麼,因為那顆彗星出現的時候,也差不多是大炎帝國誕生的時候.

……………………

注:這兩章好難寫,腦子有點要炸.向兄弟們求幾張月票,雙倍月票快要結束了,投給我好不!

謝謝書友20190320213109799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515章:天下三分!改變世界曆史!(求月票)    下篇:第517章:滅絕贏廣毒計!無以倫比!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