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18章:又見苦頭歡!贏無冥綠帽   
  
第518章:又見苦頭歡!贏無冥綠帽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浪一直都在考慮天越城大決戰之後的局面.

在打天越城之前,他就為了下一場大戰做准備,也就是天涯海閣的毀滅艦隊,因為有了龍之悔,使得這一戰變得輕而易舉.而定遠城這一戰盡管驚天動地,但完全是余波,甚至是一場陰謀.

所以在很久之前,沈浪就在思考天涯海閣敗退之後,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有兩件事情是比較意外的,第一件,浮屠山發展得太快了,得到了南部海域的上古大遺跡之後偶,浮屠山過去三年的發展超過之前幾十年,使得它遠超了天涯海閣,甚至還謀求想要成為第二個白玉京的地位,脫離大炎皇帝掌握的東方世界秩序.

第二件,浮屠山有大量的龍之悔.

這就產生了一個致命的危機,原本沈浪覺得依靠繳獲的上古裝備能夠保護怒潮城.但是現在看來這很難,基本上做不到,龍之悔用完之後,沈浪就失去了戰略威懾力.

當然曾經他也想要進行戰略訛詐,讓天下人以為他有很多龍之悔.他成功了一半,現在天下幾乎所有人都認為他還有很多龍之悔,畢竟定遠城一戰他用掉了幾十支.

但在關鍵時刻,千萬不能對敵人抱有幻想.尤其是聯想到火龍彗星第一次出現撞擊的時候,也差不多和大炎帝國崛起的時間相吻合.那麼沈浪必須要做好思想准備,關于這顆彗星大撞擊,他和火神教不僅僅是唯二的知情者.事實證明果然如此,大炎的皇帝陛下,還有贏廣,贏無冥等幾個人都知道彗星大撞擊.

而晉國和通天寺成為了這一場陰謀最大的犧牲者.當然有一點沈浪非常疑惑,誅天閣到底知不知道這一場彗星大撞擊的真相?首先誅天閣和大炎皇帝的關系非常密切,甚至它其實就是大炎皇室所掌控的一個超脫勢力.

如果誅天閣知道彗星大撞擊的真相,那為何又要派出兩萬秘密軍團參加晉國太子統帥的西路軍?如果誅天閣不知道,那為何大撞擊之後現場,會出現誅天閣高手的身影?

沈浪制造了兩顆假龍蛋,一顆鐵定是給贏廣父子的.而另外一顆,他是准備給大炎皇室的,但具體誰會去搶另外一顆假龍蛋,真就不得而知了.但可以肯定一點的是不管誰搶走了那顆假龍蛋,都不會跑來和贏廣說我們得到了一顆龍蛋.

言歸正傳,既然有人識破了彗星大撞擊的真相,那沈浪手中沒有龍之悔的底細就徹底泄露了.

那麼他依靠什麼保護怒潮城?保護吳楚越三國?

因為浮屠山的快速崛起,並且和新乾王國結合為一體,使得天下的局面發生了新的變化.

沈浪這個所謂的大乾王朝表面上是大炎皇帝最大的對手,但實際上已經不是了,贏廣和浮屠山的聯合集團才是皇帝最大的敵人.

因為浮屠山屢次釋放出了信號,要讓贏無冥代表浮屠山參加超脫勢力議會,這對大炎王朝是更加致命的事情,這代表著有一股巨大的勢力要自立了.新乾王國和浮屠山的結合體可遠比沈浪要強大得多得多,一旦它宣布自立,那對大炎王朝的打擊是巨大的.

原本天涯海閣還可以牽制贏廣和浮屠山,但沒有想到甯寒艦隊竟然敗給了沈浪,左辭果斷地退出了越國,孤注一擲投入了萬里荒漠的開發.所以整個東方世界,竟然變成了大炎帝國,新乾王國,大乾王朝的三國演義.

大炎皇帝陛下借機閉關,就坡下驢,承認沈浪有幾十支龍之悔,並且下令大軍撤退,實則是因為沈浪暫時的存在已經是有利于大炎皇帝了,能夠最大限度地牽制贏廣和浮屠山.

在天下人的眼中,沈浪肯定是先對付贏廣父子,再對付大炎帝國.因為新乾王國是故國,整個東方世界只能有一個大乾.

那麼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擺在了沈浪的面前,他如何抵禦浮屠山和贏廣?一旦他們對怒潮城發動致命一擊,在沒有龍之悔的情形下,怒潮城能保住嗎?

原本沈浪以為是能的,畢竟他有很多大口徑火炮,上古巨型強弩,還繳獲了天涯海閣大量的上古裝備.

但是從浮屠山觀察員的招供中,沈浪發現浮屠山已經不是之前的那個浮屠山了,比想象中強大了很多,靠著正常手段已經保不住怒潮城了.所以當所有人都在慶祝勝利的時候,沈浪卻在絞盡腦汁想出路,結果完全無路可走.

所以他和鏡子的對話中才會說,表面上看上去大獲全勝,實際上是最危險的時刻,腳下就是地獄,抬起雙目,發現眼前一片絕境,毫無出路.

當然怒潮城手中有一樣戰略武器,那就是天涯海閣的上古戰艦,能夠在一定程度上保護怒潮城制海權,但能不能抵禦浮屠山艦隊?浮屠山發現的這個上古巨型遺跡可是在海上的,天涯海閣有上古戰艦,誰敢肯定說浮屠山沒有?

而且那一艘沈浪繳獲的那艘上古戰艦已經被龍之悔炸得融化扭曲,想要修複需要不短的時間.

所以這個時候,沈浪又動了那個念頭,帶著幺幺寶貝去魔鬼大三角,收服那些超級強大的海怪,保護怒潮城海域.但思來想去還是放棄了,因為還有一條路,讓幺幺去冒險,不如讓自己來冒險.

這條路看上去像是萬丈深淵,無比的險惡,但卻是唯一的出路.沈浪沒有了龍之悔,沒有了戰略威脅,抵擋不住浮屠山和贏廣對怒潮城的攻擊.

那麼他就把自己當成戰略武器.

對于贏廣父子來說,沈浪這個人比怒潮城重要十倍一百倍.甚至他們攻打怒潮城,也是為了抓捕,或者殺掉沈浪.

原本他們一定會殺掉沈浪的,但自從沈浪成功發射龍之悔之後,一切就改變了.沈浪對于贏廣來說變得價值連城,何止是不能死啊,而且還要活得好好的.因為浮屠山有很多龍之悔,卻完全發射不出去,沒有權限.

無法發射的龍之悔是無法成為戰略威懾的,尤其無法震懾大炎帝國.

所以只要沈浪主動進入贏廣父子的手中,那怒潮城反而會變得安全.哪怕這個舉動看上去顯得不智,但沈浪在腦子里面已經進行了無數次權衡演練,最終還是做出了這個決定.

他原本是想要和仇妖兒商量的,但仇妖兒說不用了,告訴她怎麼做就好.

那麼沈浪主動深入敵境,落入贏廣父子手中,有什麼目的?他想要做什麼?

第一重要的目的,得到龍之悔,哪怕只有一支也能夠成為巨大的戰略威懾,能夠保住怒潮城.而目前整個東方世界已知的地方,只有浮屠山才有龍之悔,所以沈浪必須虎口拔牙,又或者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第二個目標不是主要的,但如果能夠完成就更好了,那就是離間浮屠山和贏廣的關系.

這顆假龍蛋里面的放射性物質能夠對贏廣父子的身體進行致命的摧殘,甚至完全神不知鬼不覺,但需要一定的時間,沈浪要把握好這個輻射殺傷力,因為他和這顆龍蛋也有短暫的相處時間.

當然沈浪的血脈非常奇妙,他甚至無法斷定放射性物質會不會對自己的身體造成損害.

………………

此時沈浪光溜溜地躺在床上,前面站著一個雄壯無比的女人,沒有看到贏無冥的身影.

"這是哪里?"沈浪再一次問道.

"無可奉告."對方道.

沈浪道:"贏無冥呢?"

"無可奉告."對方道.

沈浪道:"我的衣服呢?為何把我扒得這麼乾淨?難道你想要睡我嗎?"

雄壯女人面孔一顫,道:"無可奉告."

仿佛除了這四個字,她什麼都不會說了一般.

沈浪道:"把衣服還給我,我總不能一直光著吧."

"無可奉告."

"行,光著就光著吧,反正我又不在乎,但是我覺得你不要多看,免得會對我想入非非."沈浪道:"雖然我偶爾口味比較重,但現在已經變得清淡很多了,你不要對我有非分之想,我是不會睡你的."

雄壯女人面孔有一陣抽搐,強忍著將沈浪一拳錘死的沖動.

接下來,沈浪真的毫無羞恥地走下了床,開始在房間四處游走起來,觀察每一個地方,因為他必須知道這是哪里啊?

結果完全一無所知,因為這個房間連窗戶都沒有.

但他知道,距離他被贏無冥俘虜已經過去十幾天時間了.

他此時究竟是在新乾王國,還是在浮屠山?又或者是在其他地方?

在房間里面沒有發現任何線索,沈浪就朝著門外走去,結果被這個雄壯的女人攔住了.

"你不能踏出這個房間門半步."雄壯女人道,他的手臂一伸,輕而易舉就擋住沈浪.

這個女人武功很高,血脈天賦也很高,有點類似姜離培養的特殊血脈者,就類似于藍暴,屠大,屠二的那種超級猛將,但又稍稍有一點不一樣,她的血脈稍稍有些邪性.

于是,沈浪鼻子靠近她的身體一直嗅,一直嗅.

嗅著她的面孔,嗅著她的胸口,簡直流氓到了極點.

這個雄壯的女人渾身微微顫抖,幾乎全身汗毛都要豎起來了,她這一生從來都沒有經曆過任何男人,也對男人不敢興趣,但還是第一次被人這樣調戲.

偏偏不能動手,因為這個人渣太脆了,她一個巴掌都可能拍死.

"你是浮屠山培養出來的特殊血脈者,武力非常強,不但是宗師級強者,關鍵還是血脈級宗師."沈浪道:"完全是戰場的超級猛將,在這里看門可惜了,猛將姐姐,你叫什麼名字啊?"

雄壯女子面孔一陣顫抖道:"無可奉告."

沈浪道:"猛將姐姐,你們將我剝得干乾淨淨,肯定是害怕我施展什麼陰謀詭計對吧?尤其害怕我用什麼毒又或者噩夢石之類,所以就把我身上的東西全部搜走了,甚至害怕我藏東西,竟然不許我穿衣衫?不過你難道不知道有些囚犯是把東西藏在屁股里面的嗎?"

雄壯女人面孔再一陣陣抽搐.

沈浪道:"你要不要檢查一下啊,說不定我屁股里面藏東西了."

空氣中傳來一陣咬牙切齒的聲音,這個雄壯女子完全無法想象,這麼賤的人竟然是大乾帝主?竟然是姜離的兒子,簡直上天無眼啊.

不過接下來不管沈浪說什麼,做什麼,眼前這個雄壯的女人都只有四個字,無可奉告.

沈浪徹底被囚禁在這二十平方米的房間之內,完全無法出門.

不過他並不著急,因為機會總會來的.

……………………

贏廣捧著這只龍蛋,細細地觀察.

贏無冥道:"這上面的鱗片和那個深坑撞擊的凹陷完全吻合,而且這個龍蛋的外殼極度堅固,完全不懼任何刀劍,任何火焰."

贏廣閉上眼睛,仿佛要感受里面的能量氣息,他沒有見過龍,但是卻見過龍之悔.

真的能夠感覺到一股力量,非常神秘詭異的力量,甚至還能隱隱嗅到龍之悔的氣息.

最關鍵是里面的放射性物質太神秘了,東方世界完全沒有見過,源源不斷地釋放出輻射能量,更加讓人覺得里面孕育著一條龍.

所以這顆龍蛋簡直比真的還要真,沈浪沒有見過真龍蛋,或許真龍蛋反而是沒有什麼能量滲透出來.

接下來對于贏廣父子來說最最重要的是如何將它孵化出來,因為完全沒有慣例,而且這顆龍蛋太珍貴了,不敢輕易嘗試,只能拼命地閱讀上古典籍,希望能夠找到相關資料.

"這顆龍蛋的事情不能告訴任何人,包括你的未婚妻."贏廣道.

"是."贏無冥道.

贏廣道:"沈浪那邊會說嗎?"

贏無冥道:"不會,他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甚至都不需要威脅.一旦他敢開口說出半個字,我就閹割掉他,此人最愛惜自己的生命和身體,不會說的."

贏廣繼續愛不釋手地把玩著手中的龍蛋,甚至感覺像是握到了皇帝玉璽一般.

真龍天子,有龍的便是天子.

贏無冥道:"父親,皇帝那邊對我代表浮屠山參加超脫勢力議會有什麼反應?"

贏廣道:"皇帝不會說的,但太子說渴望在超脫勢力議會上見到你."

贏無冥道:"那就是說堅決不允許了."

贏廣道:"當然不允許,天下有一個白玉京就夠了.二十幾年前出現了一個姜離,試圖顛覆東方世界的秩序,結果姜離被弄死了.如今他當然不允許再有第二個人顛覆他的秩序,但是……我們贏氏父子已經別無選擇了."

大炎皇帝一定會統一天下的,不僅僅會對晉國動手,也會對新乾動手.

如今晉國損失了六十幾萬大軍,而且太子生死未卜,簡直傷筋動骨了.那阻止皇帝統一天下最大的障礙,就是贏廣和浮屠山了.

"這次超脫勢力議會非常重要,一旦你正式代表著浮屠山出席,就正式代表我新乾王國和浮屠山正式結合,正式脫離現在東方世界的秩序."贏廣道:"所以皇帝陛下一定會千方百計阻止這一切的發生,甚至會對我們乾國進行某種可怕打擊."

贏無冥道:"所以我們需要一種戰略威懾,沈浪就變得非常重要了."

贏廣道:"關鍵時刻射一支龍之悔,警告大炎帝國不要輕舉妄動,一旦你成功出席超脫勢力議會而大炎皇室無能為力,那我們這一步就成功了,正式走出了自立的第一步."

贏無冥道:"其實皇帝對沈浪還充滿期待的,還希望他能夠阻撓我們一下,給我們制造麻煩,不過沈浪讓他失望了."

……………………

一天,三天,五天,十天,半個月.

接下來好幾天時間,沈浪依舊被軟禁在這個二十幾平米的房間之內,不能出門半步,依舊不知道這是哪里,依舊沒有見到第二個人.

他面對的始終只有這個雄壯女人,除了無可奉告之外,永遠不會說第五個字,甚至沈浪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這幾天時間,除了睡就是吃,完全當成豬一般養.無法交談,無法看書.

換成其他人早就瘋了,整整十幾天時間被禁閉在這個房間內,沒有任何娛樂,沒有人說話.

如果沒有智腦的話,甚至連時間都不知道,不知道白天黑夜,也不知道究竟過去了多久.

完全度日如年一般.

但是不知道方向的螞蟻才會在熱鍋上亂轉,沈浪是絕頂的智者,別說發瘋了,他連一點點反常都沒有了.

敵人在故弄玄虛,但他卻清楚地掌握著時間的節奏.

很快,應該就有人要見他了,不出意外的話就這兩三天時間內,因為距離超脫勢力議會越來越近了,他的機會很快就要來了.

果然,在沈浪被囚禁在這里第十九天.

有一天他正睡得迷迷糊糊,忽然一聲巨響,那個雄壯的女人抬著一個大桶進來,里面是洗澡水.

"趕緊洗澡,全身都要洗得干乾淨淨,不能有一點點汙垢."雄壯女人終于說出了第二句話了.

沈浪從床上爬了起來,進入浴桶之內,他本來想說我從來不用自己洗澡的,但終極還是沒敢說出口,因為這個猛將姐姐力大無窮,讓她幫忙洗澡恐怕要脫掉一層皮.

"我愛洗澡皮膚好好……"沈浪一邊唱歌一邊洗澡.

洗完之後,穿上全新的衣衫,不過竟然不是錦緞,而是麻衣.

這是什麼意思?擔心我太帥,太有吸引力?那麼接下來要見的就是一個女人了?

"跟我來,不要亂走一步,不許東張西望,否則後果自負."雄壯女人道,然後朝著外面走去.

終于沈浪走出了這個房間,整整十九天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有一個大人物要見他.

接下來是曲折的走廊,深邃幽靜,全部都是岩石的,充滿了歲月的痕跡,到處都點著燭火,沒有陽光,沒有窗戶.

沈浪可以斷定,這是在某處地下城,而且很可能是浮屠山控制的某座地下城.

走了好一會兒,來到了一扇門前,門口有四個女武士守衛,每一個都是特殊血脈者,武功非常強.

"嘎吱!"這座石門打開了.

"進去."雄壯女武士道.

沈浪走了進去,這是一間巨大的石室,恢宏古樸,但是完全沒有任何奢華之氣,反而非常深幽冰冷,溫度比外面低了好多,看上去很像是陵墓,而且是上古時代的陵墓.

"沈浪……"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真的就仿佛冰塊碎裂一般.

甯寒的冷若冰霜是常年的刻意壓制,而眼前這個女人的聲音是真的冰冷,光聽著就讓人覺得寒冰刺骨.

"讓你見一個故人."這個冰冷的女人道.

然後,旁邊亮起了一道火光,出現了一個粗大鐵柱打造的囚籠,里面鎖著一個人,披頭散發,傷痕累累,昏迷不醒.

沈浪不由得一顫,因為他以為會是老師吳荼子,但沒有想到竟然是苦頭歡.

怎麼會是他?!

沈浪的內心不由得沸騰了起來,因為苦頭歡是和矜君在一起的,還有幾萬大軍,當時被祝紅雪擊敗,逼入了絕境,進入了一片死亡禁區大山之內,就再也沒有出來.

如今見到了苦頭歡,是不是意味著矜君有下落了?還有矜君的那支大軍?

那可不止有矜君,還有蘭氏十兄弟,還有藍暴,屠大屠二,總之所有忠誠沈浪的人都在那里.

這個女人道:"沈浪,這個人是苦頭歡,是你最最忠臣的臣子,你應該不願意見到他死去嗎?"

片刻後,囚牢里面走來了一個劊子手,握著鬼頭刀放在苦頭歡的脖子上.

這個女人寒聲道:"接下來,只要你有一句話撒謊,我就斬下苦頭歡的腦袋,你明白嗎?"

沈浪道:"好,真心話大冒險,我最喜歡了."

他口頭輕佻,心中卻非常嚴肅,甚至動用X光掃描苦頭歡的身體,對方還活著,只不過昏迷了過去.

不僅如此,苦頭歡的身體仿佛發生了強烈的變化,仿佛變高了一些,而且心髒尤其大,比正常人大得多,四肢比例也不一樣了.

總之一句話,他變得不那麼像人類了,而且他比之前強大了很多很多.

苦頭歡身上肯定遭遇了巨大的變化,但不知道是苦頭歡一個人的變化,還是矜君等人一起發生了變化?還有他為何會落在浮屠山手中?是他一個人被俘,還是很多人被俘?

很快沈浪斷定出,矜君肯定沒有被俘虜,否則對方肯定會拿矜君威脅他,畢竟矜君的分量比苦頭歡更大.

這個女人寒聲道:"我要開始問第一個問題了,一旦你撒謊,苦頭歡就會死!"

"第一個問題,沈浪你是不慎被贏無冥俘虜,還是故意被他俘虜的?"

靠,這第一個問題就這麼刁鑽,這個女人很了不起啊.而且他口中直接稱呼為贏無冥,想必地位很高啊.

"你想好了再回答,腦袋一旦被斬下來,就再也接不回去了."這個女人冷道.

沈浪回答道:"我是故意被贏無冥俘虜的,這一切都在我計劃之內."

這個女人冷笑道:"很好,苦頭歡暫時活下來了."

沈浪試圖搜索她在哪里,但是她的聲音仿佛從四面八方傳來一般,這個女人的武功很強,超級強,或許不亞于甯寒?

"那麼接下來我問第二個問題,沈浪你故意被贏無冥俘虜究竟是為了什麼目的?"

這個問題一出,沈浪頓時沉默了.

"不要想著撒謊,我一定能夠分辨出來的."女人寒聲道:"而且也不要想著不回答,那樣苦頭歡依舊要死."

沈浪依舊沒有回答.

女人道:"我開始倒計時了,一旦倒計時結束,你還沒有回答,苦頭歡身首異處."

"五,四,三……"

頓時,囚籠里面的那個劊子手將鬼頭刀緩緩舉起,准備隨時斬下去.

"二,一……"倒計時要結束了.

沈浪高呼道:"停,我回答!"

接著,他長長呼了一口氣道:"尊敬的浮屠山公主,你是贏無冥的未婚妻吧?我之所以故意被贏無冥俘虜,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想要睡掉你,給贏無冥戴一頂綠帽子."

…………………………

注:構思了好幾個小時,這一章寫得到五點,對不起!諸位恩公,求月票,求支持.

謝謝乆三少爺,的服務費,上刺刀H等人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517章:滅絕贏廣毒計!無以倫比!    下篇:第519章:獵浮屠山公主!其樂無窮!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