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19章:獵浮屠山公主!其樂無窮!   
  
第519章:獵浮屠山公主!其樂無窮!

g,更新快,無彈窗,!

"咳,咳,咳……"

誰在咳嗽?這年頭難道真話都不能說了嗎?想聽真心話的是你,聽完之後,接受不了的也是你?

空氣中陷入了一片寂靜,詭異的寂靜,甚至沈浪都能感覺到苦頭歡身後那個劊子手的大刀還抖了一下.

"兄台,你的刀要拿穩了,千萬不能抖,你這一抖,我兄弟的腦袋可就沒了."沈浪道.

劊子手握緊了大刀,目光本能地望向了別處,仿佛在等待命令.

足足好一會兒,那個女人的聲音再一次響起了.

"第三個問題."浮屠山公主道:"你是不是想要偷浮屠山的龍之悔?"

呃!這個天殺的女人啊,問的問題越來越刁鑽了,有膽子了露面啊?我弄死你.

沈浪道:"公主殿下,關于第二個問題,我想要詳細聊一下可以嗎?就是給贏無冥戴綠帽子的事情."

浮屠山公主道:"准備,斬首."

那個劊子手的大刀再一次舉起,猛地就要斬落下來.

"停,停,停."沈浪高呼道:"對,我是想要偷你們的龍之悔,滿意了吧?滿足了吧."

空氣中又陷入了安靜,原本想要從浮屠山偷取龍之悔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現在更是難如登天了吧.

此時關押苦頭歡的那個囚籠的燈火熄滅了,再一次陷入了黑暗,很顯然這個女人的三個問題問完了.

沈浪道:"沒有問題了嗎?公主殿下,我還有很多問題想要回答呢,盡管問啊,多隱私都可以的."

對方依舊靜寂無聲.

沈浪道:"公主殿下,關于你的第二個問題,我真的非常想要探討一遍.你或許想要知道,我憑什麼給贏無冥戴綠帽.他的武功比我高一萬倍都不止,而且還是新乾王國的太子,掌握的權力也是我的十倍.但是有一點他永遠永遠都比不過我,你知道那是什麼嗎?"

對方沒有理會.

沈浪道:"他沒有我帥,我是天下第一美男子,就憑著這一點,公主殿下你應該選擇我."

"咳,咳,咳……"

我日你大爺,什麼意思啊?真話都不能講了,咳什麼咳?

"還有一點,因為他武功很高,所以在某方面的能力或許比我要強一些,但是他絕對沒有我溫柔體貼,而且我有三寸不爛之舌……"

"砰!"門打開了.

"你可以走了."冰冷的聲音再一次響起,整個室內所有的燈火熄滅了.

那個雄壯女武士走了進來,來到沈浪的後面,道:"請吧."

沈浪道:"我不想走,我還要再聊聊,公主殿下出來見個面啊,再聊聊啊……"

那個雄壯女武士一把將沈浪夾在腰下走了出去.

"公主殿下,露個面啊,給彼此一次機會啊……"

就這樣沈浪被強行帶走了,回到了他的房間之內.從頭到尾,那個浮屠山公主就只問了他三個問題,沒有露面,也沒有多余的言語.

…………………………

回到房間之後,沈浪立刻將身上的衣衫脫下,依舊光著在房間內走來走去.雄壯女武士面孔又一陣陣抽搐,之前是沒有衣衫,現在有衣服了你還光著?

"難道是我不夠帥?還是身材不夠好?為何你家公主殿下連見面的機會都不願意給呢?"沈浪來到雄壯女武士的面前.

雄壯女武士移開目光,望向了天花板.

沈浪道:"那行,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我就開始鍛煉身材了."

然後他開始做俯臥撐,一個,兩個,五個,十個……

差不多了,差不多了,運動講究循序漸進,不能一下子過猛.

接著開始做仰臥起坐,要鍛煉腹肌.

"猛將姐姐,能不能麻煩你過來幫我壓住雙腳啊?"沈浪道.

那個雄壯女武士背過身去.

沈浪繃緊雙腿,自己開始做仰臥起坐,整整做了十五個,結果還是沒有發現八塊腹肌.

"猛將姐姐,我講故事給你聽啊."沈浪道.

那個雄壯女武士掏出兩個東西,塞入耳朵里面.

要不要這麼絕啊?

"既然你堵住耳朵,那我可就要講你家公主的壞話了啊."沈浪道.

雄壯女武士完全無動于衷.

沈浪道:"浮屠山的公主比我大六歲,當初我父親說要讓我迎娶天下所有的公主,不知道是不是包括她在列?"

"我知道,她的母親是當今皇帝的妹妹!天涯海閣左辭一生未婚,通天寺和懸空寺之主都是和尚,這輩子都不能成婚的.白玉京高高在上,如同九天之上.誅天閣完全受到了姬氏皇族的掌控,曆任閣主都姓姬."

"皇帝陛下曾經想要將親妹妹嫁給姜離,因為姬氏和姜氏也世代聯姻,比如我的祖母,就是如今大炎皇太後的姐姐.但我父親姜離已經心有所屬,拒絕了大炎皇帝的聯姻,迎娶了我那個來曆不明的母親.之後大炎皇帝就將妹妹嫁給了你們的浮屠山長,所以大家都是親戚啊."

"這個浮屠山公主的稱號,應該也是大炎皇帝冊封的吧,甚至皇帝陛下巴不得直接讓他姓姬.當然浮屠山之主姓任,這是上古十二王姓氏,而且傳說中任氏是黃帝之子的姓氏.那麼你家公主殿下叫什麼名字呢?該不會是叫任盈盈吧?"

"上古姓氏中,姬氏和姜氏最高貴,而我是姜氏唯一的嫡系傳人了,所以剛才你家公主對我的態度是非常失禮的,甯寒不會這樣,姬璿也不會這樣,她她為何如此呢?從頭到尾都沒有露面?"

沈浪停頓了片刻道:"她身體有病恙嗎?否則為何從未露面過?就連我的老師吳荼子都沒有怎麼見過她?浮屠山長沒有兒子,但就算女兒也可以繼承浮屠山啊,為何要讓贏無冥成為浮屠山少主的架勢?甚至讓他代表浮屠山參加超脫勢力議會?"

這個雄壯女武士面孔微微抽搐,卻不敢做絲毫的反應.

沈浪道:"作為浮屠山公主,為何不敢拋頭露面?難道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病症嗎?她明明是浮屠山繼承人,為何要便宜贏無冥?當然浮屠山之主非常強大,他能夠活得很久很久,足夠能夠將自己的外孫培養出來.但是贏無冥血統不如我,我和浮屠山公主生出來孩子的血脈更強,于情于理找我都更加合適."

他暫停了片刻,然後朝著雄壯女武士道:"你雖然塞住了耳朵,但我知道你能夠聽得見,請你幫我轉達啊,讓浮屠山公主勇敢一點,去追逐屬于他自己的地位,她的武功很強甚至比甯寒還要強,我能夠感覺到那股氣息.所以浮屠山之主應該屬于她,絕對不能便宜了贏無冥.如果她和我聯姻,我絕對不干涉浮屠山的任何權力,而且還無償貢獻出我絕頂高貴的血統,為浮屠山生下最強的繼承人."

"當然她如果有什麼病症,那可以告訴我啊,我不但是天下第一美男子,還是天下第一名醫,我能夠治好她的.猛將姐姐,請你一定要轉告公主殿下啊,讓他踹掉贏無冥,選擇我沈浪!"

這個雄壯的女武士幾乎是在顫抖了.

而就在此時,外面響起了一道聲音:"親愛的弟弟,你覺得你這樣好嗎?"

贏無冥在外面?!呃~!

這他媽的就尷尬了,當著人家的面要翹人家未婚妻,要給人戴綠帽子?

"無冥兄長,我只是開玩笑的,純粹開玩笑,千萬不要往心里去啊,嫂子意志非常堅定,完全不為所動,你們兩人情比金堅."沈浪道.

贏無冥道:"親愛的弟弟,原來你是故意被我俘虜的啊?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是吧?想要奪走我未婚妻,想要偷走龍之悔對吧?"

呃?……

贏無冥道:"親愛的弟弟,那你覺得我是不是應該閹掉你,以絕後患呢?"

沈浪道:"我覺得不應該."

他從頭到尾都沒有提過兩個字,龍蛋!

贏無冥道:"弟弟,小心你的蛋,這可是姜氏的血脈,千萬要護好了,玩意丟了就不好了."

沈浪道:"無冥兄長放心,蛋死都不會丟的."

贏無冥道:"那就好,那就好."

沈浪道:"無冥兄長,要進來坐坐嗎?"

贏無冥道:"還是不要了,你有點不雅."

沈浪道:"我也這樣覺得,在女人面前光著我自然得很,在男人面前光著那簡直是噩夢,我從來都不去公共澡堂的,因為我覺得我長得這麼帥,如果去了男澡堂,恐怕會改變別人的性取向,那就不好了."

贏無冥走了,因為任何人再呆下去,恐怕都會忍不住揮刀將里面的那個人割掉,又或者將他舌頭割掉.

五分鍾之後,沈浪道:"猛將姐姐,贏無冥走了?"

雄壯女武士依舊一動不動.

沈浪道:"那請你務必轉告公主殿下,贏無冥這個男人不行的,我甚至覺得他很快就生不出孩子了,所以千萬不要嫁給她啊,一定要考慮我.還有她不管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病症,我都能治的,我是天下第一美男子名醫."

雄壯女武士渾身顫抖,她真的完全不知道,里面那個男人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

接下來幾天時間內,沈浪依舊被軟禁在這個房間里面,半步都不能出門.

他完全不知疲倦一般,拼命地中傷贏無冥,拼命地說他壞話,說他野心勃勃,肯定會奪走浮屠山基業的,說他那方面不行了,以後生不出孩子的,勿謂言之不預.然後不斷地闡述自己的血脈有多麼高貴,生下來的孩子會有多麼牛逼,對浮屠山會有什麼好處.

他不知道浮屠山公主叫什麼名字,就自作主張喊人家為盈盈.

"任盈盈,你千萬不能諱疾忌醫,有病一定要找大夫看啊,一定要有信心戰勝病魔,一定要勇敢地出現在世人面前,一定要奪回屬于自己的東西,比如浮屠山山長的位置,又比如自己的終身幸福."

"盈盈公主,一定要反抗命運,反抗不合理的禁錮,反抗包辦婚姻,嫁給贏無冥你是得不到幸福的."

當然他完全是對著空氣喊的,唯一能夠聽見的就只有雄壯女武士一人,而這個女人幾乎二十四小時和他在一起,時時刻刻監視他,更不可能為他傳話的.

"盈盈,我現在敢斷定,因為某種原因或者疾病,你肯定特別丑陋,所以你永遠都不敢露面,而且也沒有自信和勇氣繼承浮屠山長之位.但你要相信我,我一定能夠為你治好的,讓你恢複美麗的容顏."

"你千萬不能因為長得丑就失去自信,白白地把浮屠山的基業拱手讓人,便宜了贏無冥這個禽獸."

接下來,沈浪每一天幾乎要喊幾百遍任盈盈,要說五百遍丑陋不堪,不敢見人這種字眼.

口口聲聲說你雖然長得丑陋如鬼,但不能失去自信之類的話,那個雄壯女武士直接要聽瘋了,真的找來了兩樣東西,徹底堵住了耳朵.

她此時真的有大話西游里面孫悟空的感覺,真的恨不得直接把沈浪的舌頭拔出來,纏住他的脖子,然後猛地打一個結,活生生捏死他.

不過她沒有瘋,另外一個要瘋了,監聽沈浪的人要瘋了.總共有兩撥人負責監視沈浪,雄壯的女武士用眼睛盯著他,不讓他走出半步.另外兩個人在隔壁房間,監聽沈浪說的每一句話,並且還要記錄成文字,一個字不差,每天都要上交.

而沈浪每天要說兩三萬字,翻來覆去都是那些內容.

浮屠山公主丑陋如鬼,不敢見人,身患惡疾,我沈浪天下第一美男,天下第一名醫,能夠治好.贏無冥禽獸,野心勃勃,不能生育,換我沈浪來.

這些內容,監聽者都會背了,但還不得不時時刻刻監聽,並且記錄下來,他真的要聽吐了.

他真的恨不得沖到沈浪的房間去,活生生將他砸扁,砸成肉醬,然後挫骨揚灰.

但是他不能,他依舊每天都要監聽,每天都要記錄.

最後他滿腦子就只有三句話,任盈盈丑陋如鬼,贏無冥禽獸不如,沈浪天下第一美男.

徹底被洗腦,永遠都揮之不去了.

……………………………………

當然,被這些文字洗腦摧殘的不僅僅是這個監聽者,還有另外一個人,浮屠山公主,因為她每天都要檢查監聽記錄.

沈浪一言一行的保密級別非常高,贏無冥不在的時候,只有她有權限閱讀.

但是這最高權限的機密,就是重複了上萬遍的三句話.

這個世界是瘋了,竟然讓這樣的人渣,惡棍,瘋子成為了姜離陛下的兒子,成為了大乾王朝最正統的繼承人,就這樣的貨色還要成為東方世界人皇?真是上天無眼啊!

但是這些監聽記錄她又不得不讀,甚至一個字都不能漏.

所以她也要看吐了,每天看幾萬字翻來覆去的洗腦三聯句.

她是一個幾乎沒有什麼情緒的女人,幾乎無喜無悲一般,但是現在她的情緒也要被點燃了.

內心有一股強烈的沖動,弄死這個人渣,一刀砍死他,然後才踐踏一萬腳,挫骨揚灰.

……………………………………

又不知道多少天過去了,這段日子沈浪依舊被軟禁在這個房間之內,依舊不知道這里是哪里,不能出門一步,不能和任何人交談.

他每天依舊在反反複複地洗腦三聯句.

浮屠山公主任盈盈丑陋如鬼,感染重疾,命不久矣.

贏無冥野心勃勃,禽獸不如,生不出孩子.

我沈浪血統高貴,天下第一美男,天下第一名醫.

整整二十幾天,每天說一萬遍,而且速度越來越快.

那個監聽者都已經快要記不住了,每天都奮筆疾書,一字不漏地記下來,每一次沈浪睡著的時候,他真的喜極而泣,地獄般的一天結束了.每天記錄幾萬字,簡直要讓人發瘋啊.

但可怕的是沈浪偶爾會說夢話,而這夢話是重中之重,一定要一字不差地接下來.

不過,沈浪的夢話大體是這樣的.

"我要偷龍之悔."

"我要給贏無冥戴綠帽子."

"任盈盈你那麼丑我也不嫌棄,關上燈都是一樣的,我捏著鼻子也能睡下去."

"任盈盈,我要將你先X後殺."

"我母親是白玉京公主,哈哈哈哈……"

當監聽者聽到這一句的時候,整個人猛地一顫,幾乎無法呼吸,然後趕緊記下來.

接著他豎起耳朵,聽著房間里面的一舉一動,但是那邊沈浪已經不說夢話了.

監聽者拍了拍孿生弟弟的肩膀道:"你繼續監聽,我去把報告交給任盈盈……哦不,交給公主殿下."

然後,監聽者拿著監聽報告朝著墓穴走去.

他也從來都沒有見過浮屠山公主的面孔,因為公主殿下接見任何人的時候都是在墓穴之中,而且一片漆黑,從不露面.這太詭異了,公主殿下為何時時刻刻要住在墓穴里面呢?

但監聽者心中已經有一個答案了,任盈盈公主丑陋如鬼,感染惡疾,命不久矣.

來到大墓穴,堅挺跪下叩首道:"公主殿下,沈浪新的監聽記錄,說的夢話,有新內容,我覺得比較重要,所以趕緊過來."

這個大墓穴依舊黑暗得伸手不見五指,監聽者屏住呼吸,額頭貼著地面,雙手高舉監聽記錄,一動不敢動.

片刻後,他這份監聽記錄被取走了.他依舊不敢出聲,但是腦子里面卻不斷浮現出那句話,公主殿下不敢見人,肯定特別特別丑.

浮屠山公主接過了新的監聽記錄,前面的內容都是一樣的,反反複複洗腦三聯句,她已經不止會背了,而且時時刻刻都在腦子里面回響,甚至睡覺的時候,耳朵邊上都不斷浮現這三句話.

今天的監聽有新內容?

浮屠山公主看到倒數第三句,就是任盈盈我不嫌你丑,關上燈都一樣,閉著眼睛照樣日得下去.

接下來倒數第二句,任盈盈,我要將你先X後殺.

倒數第一句,我母親是白玉京公主,哈哈哈哈.

確實有三句新內容了,但浮屠山公主沒有說話.

監聽者依舊等待著新指令,今天的新內容很重要啊,難道公主殿下沒有什麼反應?

"知道了,繼續監聽."浮屠山公主寒聲道.

"是!"監聽者恭敬無比退走.

他內心很驚詫,這個時候公主殿下難道不應該再一次召見沈浪,詢問重要機密嗎?

………………………………

接下來沈浪和這個浮屠山公主仿佛陷入了某種斗爭.

沈浪依舊洗腦三聯句,偶爾冒出驚人的夢話,不斷地刺激這位浮屠山公主,想要再一次見面.

然而這位公主殿下始終沒有反應,再也沒有召見過沈浪,仿佛對他的話完全無動于衷,對于他夢話吐露的秘密也完全無動于衷.

兩個人完全陷入了對峙.不管沈浪說什麼話,再如何刺激,對方都始終不召見.

整整一個多月時間,沈浪都被軟禁在這個二十平米的房間之內,無人交談,不能邁出一步.

雙方的戰斗一直在持續,沈浪等著對方被徹底刺激中內心情緒,而浮屠山公主仿佛在等待著沈浪徹底崩潰.

距離沈浪被囚禁在這個小房間已經先後已經超過兩個多月的時間了,幾乎任何人都會崩潰的,但他始終斗爭昂揚.

一直到有一天,沈浪的夢話又多了一個內容,直接把監聽者嚇了一哆嗦.

"浮屠山之主已經萎了,他不行了,所以生不出兒子."

他幾乎是冒著必死的心寫下了這句話,如果可以的話,他真的想要當作沒有聽到這句話,但他不敢啊.

當天他將這個監聽繼續送去給浮屠山公主的時候,內心是戰略的,脖子是發涼的,感覺自己可能首級不保了.

結果公主殿下看到新的監聽內容,依舊毫無所動,靜靜無聲,依舊沒有召見沈浪,也沒有下達任何新命令.

監聽者驚愕,不是吧?沈浪對山長進行這麼惡毒的攻擊,那可是至高無上的浮屠山之主啊,公主殿下都沒有任何反應?按說應該直接將沈浪抓過來,直接一刀閹割掉的啊,或者一腳踩爆他的蛋?

但事實沈浪這一惡毒的攻擊,如同石沉大海一般.

于是沈浪的洗腦三聯句,變成了四句,加了一句浮屠山之主萎掉了,所以生不出兒子,每天重複幾千遍.

監聽者幾乎是哭著記下這些文字的,他們已經感覺自己命不久矣了,一旦監聽結束,就是死期了.

他們也看出來了,沈浪正在瘋狂挑釁浮屠山的底線,瘋狂地作死.

但不管沈浪如何挑釁,都如同石沉大海一般,這個浮屠山公主完全沒有做出任何反應.

而這個監聽者也無比感慨,沈浪你還不放棄?你還不崩潰?

我每天記錄這些洗腦四連句都要崩潰了,你每天被軟禁在小房間內,沒有自由,不能交流,而且不管任何挑釁都石沉大海,甚至都不知道有沒有人聽到,你怎麼能不崩潰呢?

沈浪怎麼可能崩潰?

與天斗其樂無窮,與地斗其樂無窮,與人斗其樂無窮.

他正斗得不亦樂乎呢.

而且快了,他馬上就要對浮屠山公主上演一出絕殺了.

小樣,看你裝?什麼石沉大海,什麼冷若冰霜?

………………………………

又過了三天,沈浪再一次起床了.

監聽者痛苦無比地把耳朵貼上去,准備再一次遭受沈浪洗腦四聯句的摧殘.

結果今天的沈浪尤其沉默,一句話都沒有.

監聽者錯愕,這是為什麼?難道沈浪認輸了?崩潰了?

整整堅持兩個月的洗腦喊話,今天怎麼不說了?

但就算沈浪不說了,監聽者耳朵里面仿佛依舊自動播放沈浪的聲音,竟然出現幻聽,這就是所謂的念念不忘,必有回響嗎?

整整安靜了幾個小時.

沈浪忽然道:"任盈盈,打一個賭,五天之內大炎帝國會對你們進行一次戰略攻擊,毀滅性攻擊.大炎皇帝要發射龍之悔,我知道他的攻擊目標會是哪里.如果你也想要知道的話,那我們就見面聊聊給贏無冥戴綠帽的事情."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監聽者再一次渾身顫抖,激動得不能自抑.

監聽了這麼久,終于聽到干貨了啊,太了不起了.

然後,他立刻把新的監聽記錄送去給浮屠山公主.

…………………………

一刻鍾後!

這個雄壯的女武士從耳朵里面拔出了塞子,朝著沈浪道:"穿好衣衫."

沈浪道:"不用沐浴了嗎?我已經一天半沒有洗澡了."

雄壯女武士,沒有理會直接朝著外面走去,沈浪穿好衣衫,追了上去.

不容易啊,整整斗了兩個多月,這個浮屠山公主終于再一次召見沈浪了.

依舊在墓穴之內,黑得伸手不見五指,浮屠山公主聲音響起.

"你說五天之內,大炎王朝會向我們發射龍之悔?"

沈浪道:"對."

浮屠山公主道:"你知道他會發射我們哪一座城市?"

沈浪道:"對."

浮屠山公主沒有說話,但是氣勢中卻充滿了鄙夷不信.

大炎皇帝要做的事情,贏廣和浮屠山都猜不透,你沈浪怎麼會知道.而且大炎帝國之前從未發射過龍之悔,哪怕和姜離大戰最艱難的時候,也沒有發射過龍之悔,現在卻要發射了,這不是可笑嗎?

浮屠山公主問道:"大炎帝國能夠發射龍之悔?"

沈浪道:"對."

浮屠山公主道:"你覺得他會毀掉我們哪一座城市?"

沈浪道:"我們先打一個賭,如果我的判斷正確,大炎帝國五天之內確實發射了龍之悔,而且摧毀的也正是我猜測的城市,那就證明我贏了,我們就正式辦事,給贏無冥戴一頂綠帽子."

浮屠山公主陷入了寂靜.

沈浪道:"怎麼不敢賭嗎?我怎麼可能猜中大炎皇帝的心啊,而且還能准確預料他要摧毀的城市?這怎麼可能?"

片刻後,浮屠山公主道:"行,我和你賭.如果你猜測錯誤,我割掉你一顆蛋."

呃?!這麼慘烈嗎?看來這段時間沈浪的話還是徹底激怒了她啊,說她丑陋如鬼,感染惡疾命不久矣,又說贏無冥不行,又說浮屠山之主痿了不行,所以生不出兒子.

現在她這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了.

"話已經說出口,你不賭都不行了."浮屠山公主道:"如果你贏,我們就給贏無冥戴綠帽.如果你輸了,我割掉你一顆蛋,就這麼定了,現在你可以說,大炎帝國會摧毀我們哪一座城市了."

"還露城."沈浪道.

還露城?絕不可能!

大炎皇帝腦子進水了都不可能用龍之悔滅掉還露城.

因為這座城市不但屬于新乾王朝,也屬于晉國,還屬于大帝國共同打造的.

這座毫無戰略價值,而且是一座擁有神聖意義..

這座城市在新乾王朝最西北處,完全是沙漠中的城市,為了抵禦沙暴,大炎帝國,乾國,晉國在十幾年前耗費了巨大的代價,遷移五萬萬人到這片沙漠唯一的綠洲,在這里築城,並且大面積種植防護林.

如今,還露城已經種植了幾十萬畝的樹林,成為了沙漠中的奇跡,為抵禦沙暴立下了汗馬功勞.

這座城市完全是大炎王朝的神聖工程,皇帝陛下不知道多少次誇獎稱贊,而且還讓太子親自去視察過還露城.

而且還露城這三個字,分別多時由贏廣,晉國之王,大炎太子三人合寫的.

大炎王朝的文人墨客不知道寫了多少詩篇贊美這座城市,稱之為塞上江南,人間奇跡.把沙漠變成綠洲,造福千秋萬代.

大炎皇帝瘋了才會摧毀這座城市啊,這是一座仁義之城,奇跡之城,但沒有任何價值,毀掉還露城對贏廣和浮屠山沒有任何打擊.

這個猜測太荒謬了,大炎皇帝就算會摧毀新乾王都,也不可能會摧毀還露城,這個綠洲聖城,這個代表著生命和希望之城,這個天下萬民心中的和平之城.

浮屠山公主道:"沈浪,你可以正式和你的一顆蛋說再見了,你可以選擇左邊還是右邊."

沈浪道:"你也可以開始洗白白了,五天之內就會見分曉.如果大炎帝國真的發射龍之悔毀掉還露城,那我希望見到公主殿下光溜溜出現在我的被窩之內,我們合力完成對贏無冥的綠帽大業."

"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叩謝諸位恩公了!

上篇:第518章:又見苦頭歡!贏無冥綠帽    下篇:第520章:天下劇變!浮屠公主獻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