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21章:沈浪至高無上!贏廣妒火沖天!(求月票)   
  
第521章:沈浪至高無上!贏廣妒火沖天!(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謝謝DMR21的五萬幣打賞,謝謝)

現在沈浪終于知道為何這個浮屠山公主始終沒有出來見人了.原本以為可能長得丑,或者身上有什麼可怕的疤痕之類,又或者是紅斑狼瘡病.

但現在想來,就算這個女人長得很丑陋,就算身上有可怕的胎記或者斑痕,她也不至于永不露面,因為作為浮屠山繼承人,長相並不重要,武功智慧和意志才是重中之重.

但是全身透明這一點實在太異類了,太不像人類了,浮屠山上下大概也很難接受這樣一個人作為未來的浮屠山之主.

水晶人?玻璃人?簡直無法想象,一個人的身體竟然是透明的.

外星人嗎?

浮屠山公主見到沈浪的反應,頓時冷道:"來啊,別客氣啊."

沈浪沙啞道:"要不,要不還是關上燈吧."

頓時所有的燭火都滅了,浮屠山公主道:"來啊,別客氣."

這個時候是應該履行那一句話了,關上燈都一樣.況且眼前這個女人的面孔輪廓是絕頂的,身材也是絕頂的,精致得像是一件水晶雕塑藝術品,黑燈瞎火的應該感覺很美妙吧.

"來啊,你還在耽誤什麼時間?"浮屠山公主道.

沈浪猛地一咬牙上前,伸手放在了對方的脖子上.

頓時間,浮屠山公主仿佛觸電一般,整個人猛地一抽搐,甚至仿佛被火燒了一般.

但她沒有躲避,而是道:"繼續,給贏無冥戴綠帽啊."

足足好一會兒,沈浪縮回了手,嚴肅道:"公主殿下,我只是和你開玩笑而已,我可是正人君子,怎麼可能趁人之危呢?"

對方冷笑,沒有說話.

沈浪道:"男女這種事情是非常神聖的,沒有感情基礎而發生關系完全是一種苟合,這是不道德的,我們人之所以區別于禽獸和畜生,是因為我們有道理,懂廉恥.來,來,來,公主殿下您把衣衫穿上,這里挺涼的,千萬別感冒."

接著沈浪從地上撿起睡裙,穿在了浮屠山公主的身上.

盡管伸手不見五指,他什麼都看不見,但還是松了一口氣,仿佛把某個危險品藏了起來.

真是辦不到,透明的人啊,五髒六腑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公主殿下,我們進行友好而又平和的交談,什麼男女之事,太庸俗了."沈浪道.

浮屠山公主冷笑,款款坐了下來,問道:"沈浪閣下,你號稱自己是天下第一名醫,那我這種你能治好嗎?"

真的不能,因為他已經不屬于疾病的范疇了,甚至像是一種變異.

其實相似的人沈浪見過了三個,一個是她的老師吳荼子,她就白得非常不正常,比白種人還要白,真的如同雪一般,而且他的皮膚也有點透明,甚至血管都能看清楚.不過她終究還是正常的人類,只是特別白,白得給人一種透明的感覺.

還有一個就是沈浪的妹妹,也就是被大炎皇宮養起來的那個姬甯小公主,她也白得幾乎是透明的,而且要時時刻刻住在無塵無菌的房間內,絕對不能照太陽光,但也依舊是正常人類,只不過尤其多病.

另外一個就是沈浪的心肝寶貝幺幺了,曾經很長時間內她都要呆在特殊的無塵無菌房間內,每天都在睡覺,皮膚脆弱得不能照射任何陽光,否則立刻會被灼燒.

當然幺幺寶貝現在好很多了,因為美杜莎女王在臨走的時候,給了女兒非常寶貴東西,挽救了她的性命.

但是這三個人在症狀上都遠遠沒有浮屠山公主那麼嚴重.

"你害怕細菌,害怕灰塵嗎?你經常生病嗎?"沈浪問道,不過很快他自己就回答道:"不,你不害怕,因為這不是無塵無菌的房間,而且你武功很高,超級高."

浮屠山公主依舊一言不發.

沈浪道:"你害怕陽光是嗎?哪怕照射到一點點陽光,你的皮膚就會被灼燒,非常痛苦.所以你生活在這個大墓穴之中?"

對方依舊沒有回答.

沈浪道:"但如果長期生活在黑暗之中的人,眼睛是會出現明顯變化的,但你的眼睛雖然有變化,但又沒有到那個程度,所以你這種症狀應該是後天的?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注射了上古洗髓精之後發生血脈蛻變,直接變異成為這個樣子的?"

浮屠山公主道:"沈浪,你是不是對自己的智慧非常自信,充滿了無限的優越感?所以不管遇到什麼人,你永遠都是如此地自我,比如你還沒有見到我,但為了打擊贏無冥就要睡我.因為我不敢見人就判斷我極度丑陋,感染惡疾命不久矣.因為我父親沒有兒子,就直接斷定他已經不行了,所以生不出兒子.真是一個眼睛長到天上的人,一個驕傲到變態的人,甚至覺得天上所有的女人都應該愛上你,覺得自己比任何人都聰明,都要高貴,你永遠都是你想要怎麼樣,永遠不會理會別人的意志,我從來都沒有見過像你這麼自我的人."

這應該是對沈浪的一種抨擊了,而且非常准確.

沈浪道:"看看,我們之間的交流已經出現成果了,公主殿下已經對我有了初步的了解,這是一個非常良好的開端,我們應該保持這種狀態."

呃?你這人沒有一點臉皮嗎?浮屠山公主是在剖析你,指責你.

浮屠山公主道:"覺得我現在不像人類是嗎?那麼告訴你,在小時候我更加不像是人類,比你想象中的還要可怕."

沈浪一愕?那他猜錯了,眼前這個女人不是因為注射上古洗髓精而變異的?

又或者是她生下來就很不正常,之後又注射了上古洗髓精進行血脈蛻變,多種原因結合在一起,才使得她變異成為眼前這個模樣?

"上天讓我變成了這個模樣,那我就必須接受它."浮屠山公主道:"我之所以沒有回到地面上去,沒有繼承浮屠山基業,而是選擇和贏無冥聯姻,讓他出面代表浮屠山,是因為我不能回到地面而已.我並不在乎這個模樣被人看到,我也不在乎別人異樣的目光,僅僅只是因為我無法照射陽光而已."

沈浪安靜了一會兒,道:"那你要注意補鈣,沒有照射太陽的話,對鈣吸收非常不利的."

這是什麼鬼回答?浮屠山公主盯著沈浪好一會兒,道:"別浪費精力了,沒有用的.你這輩子也出不去了,你也離間不了浮屠山和贏氏家族的關系,更偷不到龍之悔."

沈浪道:"公主殿下,如果有一天你能夠恢複正常,那是不是可以代表著你不需要贏無冥,你可以自己掌管浮屠山了?"

浮屠山公主道:"沒有那一天的,而且你的心思很複雜啊.一方面你想要徹底離間我們浮屠山和贏氏家族的關系,另外一方面你又想要讓贏無冥繼續代表浮屠山出席超脫勢力議會,這樣我們就可以和大炎帝國繼續撕裂,你的大乾王朝也就能夠繼續坐收漁利."

沈浪沒有正面回複對方的話,而是繼續問道:"能夠讓我見一見苦頭歡嗎?"

浮屠山公主道:"不能."

沈浪道:"公主殿下,盡管希望非常渺茫,但我還是會努力找到讓你恢複正常的辦法.一旦我找到了那種辦法,我希望你可以考慮一下,浮屠山和我們大乾王朝進行合作.我的有些話雖然很荒謬,但確實真的,我的血統比贏無冥高貴了很多,我生出來的幾個孩子都是天下絕頂,我和你生出來的孩子血脈天賦絕對是最高的,能夠讓浮屠山追逐白玉京的地位."

浮屠山道:"我已經脫過一遍衣衫了,我也願賭服輸,而現在賭約依舊有效,你隨時可以來收賭注,需要我再一次脫下來嗎?"

沈浪道:"別扯了,你這透明的皮膚敏感到了極點,接受不了任何觸碰,我剛剛手碰了一下你的脖子,就讓你如同灼燒一般痛苦,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此時你脖子應該仿佛被火燙傷一般,有明顯的燒傷痕,不知道多久才能痊愈,我還差點以為我會火沙掌了呢,就算我灌醉自己,閉著眼睛去睡了你,也直接被你一巴掌拍碎了."

"告辭了,公主殿下,好好想我的話,做人還是要有希望的,萬一你這詭異的變異有一天能治好呢?別忘記我是天下第一名醫,就算現在治不好,未來也未必治不好."

然後,沈浪退了出去.

片刻後,這個墓室內的燈火再一次亮起,浮屠山公主來到大鏡子的面前,果然她透明的脖子上出現了五個傷痕,剛才沈浪的手指僅僅只是碰了一下下而已,現在看上去竟然像是被燒紅的鐵掌烙傷了一般.

所以就算沈浪不嫌棄她透明的軀體,真的去睡了她,大面積的身體接觸會讓她生不如死,全身仿佛被火焰灼燒一般,而她的武功那麼高,稍稍掙紮一下,精致的沈浪就這麼碎了.

望著鏡子中的自己,浮屠山公主一開始想要露出坦然的目光,因為她口口聲聲說這是上天給她的身體,她會接受,而且她完全不在意別人的目光.

但很快,她還是流露出了真實的目光和興趣.

無比的厭惡,無比的痛苦.

她對自己的身體極度的厭惡.

上天為何要這樣對我?我明明是人,而且還是精致絕美的女人,為何卻要給我鬼一般恐怖的透明身軀?我明明是人,為何永遠要生活在地下大墓穴,永遠不敢回到地面半步?

我明明武功這麼高,但是卻抵擋不住半寸的陽光灼燒?

我明明這麼聰明,這麼堅強,這麼強大,為何卻不能直接掌握浮屠山的基業,卻還要假借于人?

為什麼?為什麼?

…………………………

沈浪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內,僅僅二十幾平米的小房間,不能出門一步.

接下來整整幾天時間,他恢複了吃了睡,睡了吃的日子,再也沒有洗腦四聯句,再也沒有說夢話了.

旁邊兩個房間的監聽者昏昏欲睡,但卻不得不豎起耳朵,不能錯過每一分一秒.

不知道為何,這個時候他們又懷念起之前的地獄生涯了,又懷念起沈浪的洗腦四聯句.

唉,人真是太怪了.

當你每天狂碼幾萬字的時候,覺得痛不欲生,如同地獄煎熬.

但是當你一個字都不用寫的時候,卻又空虛寂寞冷.

忽然有一天,沈浪道:"我要努力治好你們公主,讓她恢複成為正常人.你們把所有的相關上古典籍拿過來,我是第一天才美男,如果說世界上還有人能夠治好任盈盈的話,那個人就是我."

"任盈盈,你現在幾乎對一切過敏,所以想要生出孩子是不可能的."

"任盈盈,我治好你啊!"

接下來沈浪又開始洗腦一聯句,一開始句子很長,最後不斷精簡變成了上面的八個字.

然後,又如同複讀機一樣,不斷重複:任盈盈,我治好你啊.

整整重複了十萬遍之後,那個監聽者再一次崩潰了,任盈盈也再一次要崩潰了.

什麼?她不叫任盈盈?這不重要.

終于這位浮屠山公主任盈盈回複了一句話:你還是照顧好你自己吧.

不知道為啥,沈浪覺得這個對白有點熟悉.

但是,他想要的上古典籍沒有得到.

…………………………

"穿好衣服,跟我來."這一日,雄壯女武士終于再一次開口了.

為啥沈浪現在還不穿衣衫?這……這也不重要.

"猛將姐姐,這次公主殿下有什麼事找我?"

"猛將姐姐,我發現你最近變瘦了,身材變好了,臉型也變好了."

"你知道嗎?之前我身邊有一個女壯士叫咸奴,身高八尺,腰圍也是八尺,比你雄壯多了,後來成功減肥二百斤,變成了大美人."

雄壯女武士一言不發,就仿佛耳聾了一般,但她確實瘦了一些.

說到了咸奴,沈浪不由得沉默下來.

矜君,咸奴,武烈,苦頭歡,蘭氏十兄弟等等,這些人都是最忠誠于他的,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

"猛將姐姐,其實我發現了臉型輪廓很不錯的,只要成功減肥,絕對是一個美人."

"另外你很高,腿很長,只要你減肥,保證魔鬼身材."

雄壯女武士充耳不聞,直接帶著沈浪繼續往前,但這不是前往大墓穴的路啊,反而一直要往上走,這是要離開這個地下城了嗎?這是要去哪里?

整整走了二十幾分鍾,前面是幾千級的向上台階,不知道通往何方.

然後,雄壯女武士停了下來.

沈浪道:"要打暈我了是嗎?"

對方點頭.

沈浪道:"輕點,准點,我怕疼,但絕對不能傷害我的腦子……啊……"

雄壯女武士直接一掌拍了過來,沈浪二話不說直接昏厥過去.

這麼脆的人,簡直前所未見,幸好沒有酷刑,否則他大概連最小的刑罰都撐不過去.

………………………………

這是一座很高的山,山上孤零零矗立著一棟樓閣,里面有兩個人.

贏廣道:"對不起,任兄."

浮屠山之主道:"贏兄,說好了戰略互信的,你這樣做很不好,我已經向你單方面透明了浮屠山所有的秘密基地,戰略資源,為何要對我隱瞞?如果不是大炎皇帝這一枚龍之悔,你還想要隱瞞到我什麼時候?"

贏廣道:"對不起,我的錯."

然後,他拿出了一張紙,道:"這是我新乾王國左右的戰略資源,戰略機密,請任兄過目."

浮屠山之主接了過來看一眼,面孔微微一抽.

"贏兄,你的兒子將迎娶我的女兒,生下來的孩子不但會繼承新乾王國,也會繼承浮屠山,只有我們雙方坦誠相待,傾其所有,真正結合在一起,才能抵抗強大的大炎帝國."浮屠山之主道:"我們之間真的是容不下任何裂痕的."

贏廣拱手拜下道:"任兄,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浮屠山之主道:"好了,這一頁掀過去了,接下來最重要的是如何面對眼前的危機,如何對大炎皇帝反威懾."

贏廣道:"能夠對抗龍之悔的,只有龍之悔本身,只有動用戰略威懾力量,才能使得雙方再一次陷入平衡,所以我想要向任兄要幾支龍之悔."

浮屠山之主道:"你要幾支?"

贏廣道:"我要三支."

浮屠山之主沉默了片刻道:"好,你想要威懾大炎帝國,一支就可以了.這一支射完之後,贏無冥就可以代表浮屠山參加超脫勢力議會,不受到任何阻撓了.另外兩支你打算射向哪里?"

贏廣道:"第三支作為預備,第二支射向這里."

贏廣又在地圖上點了一下.

浮屠山之主不由得朝著沈浪望過來,點頭道:"第一支發射目標我沒有意見,但第二支你確定要射向這里?"

"對."贏廣道.

浮屠山之主道:"行,我就給你三支."

接著,他又道:"沈浪這個人,能夠廢掉還是廢掉,此人是個禍害,他在勾引我女兒."

贏廣道:"知道."

…………………………

地下城,大墓穴.

"沈浪被送走了."浮屠山之主道.

浮屠山公主淡淡應了一聲.

浮屠山之主道:"女兒,他在勾引你?"

"嗯."浮屠山公主道.

浮屠山之主道:"你什麼感覺?"

浮屠山公主道:"仿佛一個小丑在表演."

浮屠山之主道:"他離開之前還口口聲聲說要治好你,你不心動嗎?你為何不把相關上古典籍給他,他確實非常聰明,他也確實是一個天才醫生."

浮屠山公主道:"做人最重要是認命,我已經認命了,如果抱有希望,就陷入了他的陷阱,就會被不斷索取,最後落到一個徹底絕望."

"女兒."浮屠山之主道:"某種方面,沈浪是一個魔鬼,尤其是俘虜女人心的魔鬼."

浮屠公主不屑一笑.

浮屠山之主道:"不管你是真的不屑一顧,還是有所被打動都無所謂了,因為他再也回不來了,就算他在回來,也會成為一個徹底的廢人,行尸走肉一般的廢人."

浮屠山公主沉默了片刻,然後道:"哦."

"為父走了."浮屠山之主起身離開.

"恭送父親."

……………………………………

不知道過了多久,沈浪再一次醒來,身處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

一張俊美卻略顯蒼白的面孔出現在沈浪面前,這是一個小白臉,而且還是一個比較浮誇的小白臉.

"沈浪陛下,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贏無缺."小白臉道:"你應該知道我的吧."

贏無缺?沈浪聽到這個額名字,目光不由得一縮.此人當然知道,贏廣的第二子.

姜離對他雖然不像贏無冥那麼器重,但此人嘴甜,非常能夠討人喜歡.

如果說深仇大恨,此人絕對排名前列.

贏無缺僅僅只有三歲的時候就訂婚了,女方是姜臨的女兒姜惜.

姜臨,大乾帝國的臨國公,姜離的親弟弟,那個荒誕不羈,經常醉倒在老百姓屋簷下的臨國公,那個最後為了保護沈浪而慘死的臨國公.

贏無缺和姜惜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如同一對璧人一般,簡直天造地設的一雙.姜離對姜惜也非常疼愛,雖然她的父親姜臨只是一個國公,但是卻把姜惜冊封為郡主.

如果正常發展下去,贏無缺和姜惜郡主應該會成為一對讓人羨慕無比的神仙眷侶.然而姜離暴斃之後,贏廣父子把姜氏王族幾千人全部殺絕了.

贏無缺親手殺了自己的未婚妻姜惜郡主,當年他僅僅只有十三歲.而這個姜惜郡主是沈浪的堂姐,她父親臨國公對沈浪恩重如山,贏氏一家,俱是禽獸.

…………………………

"沈浪陛下,請跟我來."贏無缺道.

沈浪起身,跟在贏無缺的身後,朝著外面走去.

"沈浪陛下,聽說你是故意被我兄長俘虜的,想要偷取龍之悔?想要給我兄長戴綠帽子,勾引浮屠山公主?"贏無缺道.

"對啊."沈浪道.

"了不起,了不起."贏無缺道:"這麼瘋的人,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不過現在你能告訴我一下,你的陰謀心思已經昭然若揭,你怎麼偷龍之悔?你手無縛雞之力,怎麼逃出去?"

沈浪道:"簡直比登天還難啊,我腦袋都想炸了,還沒有想到法子."

贏無缺道:"那你勾引浮屠山公主,成功了嗎?"

"失敗了."沈浪道:"人生不得意者,十有八九啊."

接著沈浪忽然道:"贏廣也在吧?"

"嗯."贏無缺道:"父王在某個高處,但是他不想見你."

"哦!"沈浪道.

很快沈浪來到了一個巨大的堡壘之內,他見到了一個熟悉的東西,龍之力發射裝置,上面還有一支龍之悔.

終于再一次見到龍之悔了,簡直讓人垂涎三尺啊.戰略級大殺器啊,沈浪的心跳都加快了一些,哪怕只有一支,怒潮城就安全了.

贏無缺道:"沈浪陛下,你不是想要偷龍之悔嗎?那這支龍之悔就在眼前,你偷得走嗎?"

沈浪道:"我扛不動."

贏無缺道:"那麼接下來什麼都不要說,什麼都不要問,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好嗎?"

沈浪道:"沒有問題."

贏無缺道:"這支龍之悔的發射距離,發射目標,都已經設定好了,你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開啟龍之悔的權限,讓他發射出去."

這就是沈浪最大的戰略價值了.

浮屠山空有不少龍之悔,卻完全不能發射.

九月初六,大炎帝國發射了一支龍之悔,摧毀了還露城,給予贏廣致命一擊,直接震懾了新乾王國和浮屠山.

這幾日贏無冥在炎京非常低調,沒有主動去拜訪任何超脫勢力代表,就仿佛他是專門來炎京訪問,而不是代表浮屠山來出席超脫勢力議會.

所以贏無缺口氣盡管很平淡,但眼前這支龍之悔卻極度重要.

如果成功發射,那贏廣就對大炎帝國成功地進行了反威懾,雙方再一次陷入了戰略平衡.那接下來贏無冥就再一次活躍起來,正式代表浮屠山出席超脫勢力議會,代表著新乾王國和浮屠山走向自立,脫離大炎帝國主導的東方秩序.

如果發射失敗,那贏無冥再也不提超脫勢力議會,浮屠山長前往炎京參加議會,繼續擁護大炎皇帝陛下主導的東方世界秩序,浮屠山和新乾王國繼續龜縮.

所以沈浪眼前這支龍之悔完全決定了整個東方世界未來的走向和命運,代表著大炎王朝是否正式撕裂.

所以定遠城之戰後,整個東方世界發生了劇變,幾乎每一個關鍵步驟,都會影響天下格局命運,每一步都仿佛在見證曆史.

當然,這對于沈浪是有利的.他對贏廣和浮屠山的自立完全樂觀其成,對贏無冥代表浮屠山參加超脫勢力議會更是歡欣鼓舞,只有這兩個龐然大物對立起來,他這個弱小的大乾王朝才有喘息的空間.

"沈浪陛下,別怪我小人啊."贏無缺拔出了劍,橫在沈浪的脖子上道:"如果你不能發射這支龍之悔,那就代表你毫無價值了,我就要斬下你的頭顱了."

沈浪來到龍之力發射中心,想要閱讀出這支龍之悔的發射目標,但是這不是計算機,完全無法閱讀的.他只有開火權,至于這支龍之悔將射向何處?他完全不知道!

"沈浪陛下,開始吧."贏無缺道,然後他的利劍貼近了沈浪的脖頸.

沈浪道:"把我那個盒子拿過來,你們從我身上搜走的那個,黃金盒子."

片刻後,贏無缺將盒子放在沈浪的面前,而且已經打開了,里面是上古人類的血液化石.

沈浪道:"匕首."

一支匕首出現在他手中,他輕輕劃破自己的手指,將鮮血滴入了盒子之內,和上古人類血液化石完全融合在一起,頓時形成了混合血液,太陽顏色的血液.

頓時間,贏無缺屏住了呼吸,而在暗處監視一切的贏廣也目光猛地一縮.

太陽色的血液?

這位沈浪陛下的血脈天賦,還真是獨一無二啊,億萬中無一.

這個世界還真是不公平,哪怕沈浪再弱小,再手無縛雞之力,但也是不可取代,直接就掌握著這個世界的最高戰略權限.

那大炎皇帝那邊呢?他為何能夠發射龍之悔,他為何有這個權限?

沈浪的血脈應該沒有第二個.

接著,沈浪手指蘸了混合血液,直接抹在龍之悔的三個字上.

瞬間,龍之悔三個字釋放出光芒.

整個空氣猛地震蕩.

真的給人感覺像是龍之覺醒一般.

尤其是贏廣,他感覺到了強大無比的力量,真的仿佛有一條龍在無聲地咆哮.

整個城堡,整個基地都被強大無比的龍之悔力量籠罩.

"可以了."沈浪道:"現在就能發射了."

贏無缺道:"就這麼簡單?"

這,這個過程真是太簡單了,沈浪的血直接在龍之悔三個字上抹一下就行了.完全沒有想象中的複雜,神聖,嚴肅.

"父王."贏無缺道.

贏廣出現了,他直接走到龍之力發射裝置面前,猛地扭動開關,發射.

"嗖!"

仿佛一陣龍吟,這支龍之悔猛地射了出去,飛出幾百米之後,猛地噴出藍色的等離子尾焰.

"砰砰砰!"

龍之悔在空中不斷加速,兩倍音速,三倍音速,傳來一陣陣可怕的音爆,震耳欲聾.

然後,如同一顆流星一般劃過天際,朝著幾百公里之外的目標飛去.

整整幾分鍾後.

"轟轟轟……"

驚天動地的爆炸,地面上又爆出了一團巨大的地獄之花.

又一座城池,徹底淪為廢墟.

………………………………

"成功了!"贏廣激動地閉上了眼睛.

他對大炎帝國的反威懾成功了,接下來炎京和皇帝陛下應該是何等震駭欲絕啊.

贏無冥代表浮屠山出席超脫勢力議會,已經成為定局.

暗處的浮屠山之主內心也一陣陣戰栗,這幾年時間他想了無數種辦法,付出了天文數字的代價,都不能射出哪怕一支龍之悔,哪怕是原地引爆都不行.

然而沈浪只需要手指輕輕一抹就可以了,這個世界真是不公平啊,有些人天生就掌握了至高權限,憑什麼啊?

贏廣壓制無比激動的內心,沒有和沈浪進行任何交談,直接離去了,並且朝著贏無缺道:"動手吧."

贏無缺朝著沈浪獰笑道:"沈浪陛下,原來發射龍之悔這麼簡單啊,我們已經知道辦法了.所以你接下來也沒有什麼價值了,我要廢掉您了.放心你不會死的,我僅僅只是切掉你的部分腦子,讓你變成行尸走肉.反正需要龍之悔的時候,割破你手指放血,在龍之悔上一抹就可以了."

"沈浪陛下,會有點痛,你忍受一下啊."贏無缺道.

然後他的細劍對准沈浪的腦袋,緩緩就要刺入進入,徹底廢掉沈浪的大腦和神智.

沈浪不屑一笑,淡淡道:"你們,傻逼啊!"

……………………

注:第一更送上,諸位恩公有月票了嗎?投給我吧!鞠躬鞠躬

上篇:第520章:天下劇變!浮屠公主獻己!    下篇:第522章:沈浪滅絕一殺!驚天動地!(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