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24章:天下裂變!浪爺又要放大招(求月票)   
  
第524章:天下裂變!浪爺又要放大招(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這個時候應該用上那一句經典的電影台詞.

你不但侮辱我的人格,你還侮辱我的智商.

贏無缺整個人都在顫抖,面孔通紅,胸口一股氣仿佛要炸開了一般.

太恥辱了!

從頭到尾贏氏家族和浮屠山都被沈浪玩弄于鼓掌之中.

更恥辱的是一開始沈浪就實話實說,他是為了偷龍之悔而來的.人家都把目的直截了當告訴你了,你已經做好了所有的防備,結果還是被沈浪成功了,更可笑的是這兩支龍之悔還是贏氏自己送上門去的.

你沈浪是把所有人當成傻子在耍嗎?

你從一開始就設計好了一切,你從一開始就計算好了一切.

贏無缺握拳拳頭,內心充滿了強烈的沖動,猛地一個巴掌抽過去,直接將沈浪那張俊美無匹而又可惡的面孔抽爛.又或者直接拔出刀子,將他活生生閹割掉.

沈浪道:"贏無缺,不如這樣如何?你拿我當人質,去怒潮城交換龍之悔?我是大乾帝主,他們肯定願意的."

"閉嘴,你給我閉嘴."贏無缺怒吼道.

此時他腦子紛亂如麻,感覺沈浪說的每一句話都是陰謀,感覺周圍每一處都可能有埋伏.

"啪!"他猛地一掌拍了過來.

頓時沈浪眼前一黑,再一次昏厥過去.

"走,立刻走!"贏無缺吼道.

他覺得如果再不走的話,沈浪的人就會出現了,或者大炎帝國的人也會出現了.

他非常非常憤怒,恨不得立刻將沈浪碎尸萬段,但僅有的一絲理智告訴他,這件事情已經超過他的權限,他必須立刻把沈浪帶回去,只有父親贏廣和浮屠山之主才有最後的處決權.

事實上他的直覺是正確,很快這片海域上就出現了十幾只雕,為首的就是誅天閣的姬無雙,每一個人身上都穿著獨立的上古鎧甲.她們發現了浮屠山的艦隊,但始終沒有出手攻擊,因為浮屠山這支艦隊規模雖然小,但實力還是非常強大的,貿然攻擊的話只怕兩敗俱傷.

而浮屠山艦隊離開不久之後,海面上冒出了幾個身影.

是仇妖兒為首的幾名特種武士,她們埋伏的地點已經足夠近,她們出現得已經足夠快了,但依舊沒有機會救沈浪.

但拯救沈浪的時機僅僅只有一瞬間,甚至連一瞬間的機會都沒有,因為贏無缺和浮屠山長老始終挾持著沈浪,十幾名宗師級高手穿著上古裝備,時時刻刻都包圍在沈浪的身邊.

當然仇妖兒她們可以冒險出擊,動手救人,可一旦贏無缺覺得要失去沈浪控制權的時候,他就會動手殺人.

仇妖兒不敢冒這個風險,沒有人敢冒險.況且她們在這里出現本就不在沈浪的計劃之內,是海拉強行干涉這個計劃,偷偷潛入這片海域,試圖搭救沈浪.她們願意用自己的生命冒險,哪怕九死一生,但真不敢拿沈浪的小命冒險.

"啊……啊……啊……"海拉怒吼,在那個孤島上拼命地破壞著,猛地一拳一拳砸在堅硬的石壁上.

多拉公主道:"我們出現在這里本不在陛下的計劃之內,我們應該相信他有足夠的智慧脫身."

海拉道:"沈浪光明正大偷走了兩顆龍之悔,浮屠山和贏氏覺得莫大的羞辱,肯定會折磨他的."

多拉公主道:"我還是那句話,要相信陛下,他既然有計劃偷取龍之悔,那他也有計劃脫身.事實上在他的計劃中,我們此時應該在怒潮城內保護剛剛得到的龍之悔,並且立刻進行秘密轉移,我們不服從他的命令出現在這里是在冒險,把怒潮城置于險境之中."

海拉憤恨地看了一眼多拉,想要出聲責怪,但終究沒有開口.剛才她真的很想出手,直接沖過去動用武力救人,但終究還是忍住了.

她們這邊的頂級武力還是太少了,僅僅只有仇妖兒一人.而浮屠山艦隊那邊,特種武士就有幾十人,穿著獨立上古鎧甲的宗師強者就有十幾人,貿然出手的話不但救不了沈浪,甚至還會破壞沈浪接下來的計劃.

"回去吧."仇妖兒道.

海拉望著浮屠山艦隊消失的方向,然後猛地一跺腳.

多拉公主說得對,這個時候他們需要用最快速度返回怒潮城,否則會給敵人可趁之機.

……………………

炎京城!

帝國太子當時的條件是贏廣用龍之悔滅了怒潮城之後,再召開超脫勢力議會,為此甚至不惜延期.但贏無冥答應之後,這個超脫勢力議會終究還是如期召開了.

因為這個議會太重要了,幾十年來白玉京第一次派人參加,並不是說帝國太子想要延期就可以延期的.

贏無冥如願以償,代表浮屠山出席了這一場議會.

盡管天涯海閣徹底退出越國,並且孤注一擲開發萬里大荒漠,但左辭閣主才是親自出席這場議會.神秘無比的懸空寺方丈,也親自出席.

白玉京的代表是一個渾身雪白的女人,依舊看不到面孔,她的臉上戴著一層寒冰白雪面具.

這是三十年來最最重要的一場超脫勢力議會.但整個過程都是閉門會議,沒有人知道究竟討論什麼內容.

甚至外面世俗世界也不關心這場議會的主題,因為在他們心目中另外一件事情更加重要.

贏無冥的出席,正式代表著浮屠山和新乾王國的結合,代表著他們正式走向了自立,脫離大炎皇帝掌控的東方世界秩序,當然也代表著大炎王朝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裂痕.

盡管贏無冥不知道在多少場合公開表示,新乾王國絕對忠誠于大炎王朝,並且願意為皇帝陛下赴湯蹈火,但所有人都知道雙方已經漸行漸遠.

至少在這個關鍵政治戰役上,贏廣和浮屠主大功告成.這一次超脫勢力議會,幾乎是曆史性一刻,代表著大炎王朝的分裂時代開啟.

………………

乾京,贏廣.

這是他的關鍵時刻,對于他來說,最重要的就是超脫勢力議會.

一旦太子贏無冥成功出席,就代表著大炎帝國的妥協,如此一來天下人都會看到皇帝的虛弱.到那個時候天下諸國,天下諸多勢力就該有動搖了.所以贏廣不能離開乾京一步,他在靜靜地等待炎京的結果.

新乾王宮的某個地下室,贏廣正在秘密接見某個人,誰也想不到的人,晉國太子,當時大炎王朝西路軍的最高統帥.

他不是已經死了嗎?當時彗星撞擊這個世界,流星雨大爆炸,方圓百里之內很難幸存的啊,就算不被炸死,和可能被毒氣熏死.

他沒有死,被人救了,被贏廣和浮屠山派人救了,當時他被救出來的時候已經傷痕累累,奄奄一息了.

此時他就算被救活了,但是雙眼的視力遭到了致命的摧殘,還有喉嚨如同被火燒過一般,聲音嘶啞.

"太子殿下可覺得好些了嗎?"贏廣問道.

晉國太子靜靜無聲.

贏廣道:"太子殿下是聰明人,難道還沒有看清楚嗎?現在沈浪不是皇帝最大的敵人,我們乾國和晉國才是."

晉國太子沙啞道:"我們晉國不是,你們新乾王國和浮屠山才是."

贏廣道:"那為何皇帝陛下第一個犧牲的就是你們晉國呢?他明明知道會爆發流星雨,為何還要讓你們六十幾萬大軍送死,讓你們晉國傷筋動骨."

晉國太子冷笑道:"你贏廣也知道定遠城西部會發生流星雨啊,你不也是坐視我們毀滅嗎?"

贏廣淡淡道:"我沒有保護晉國的義務,但皇帝陛下卻有,他將你們當成草芥,莫非你晉國不寒心嗎?"

晉國太子道:"贏王,我知道你想要什麼.但不要想了,你不可能成功的,皇帝陛下太強了,連姜離都輸了,更何況你這個小姜離?"

"我承認!"贏廣道:"姜離的武功天下無敵,他對上古文明的研究也天下無敵,他對上古血脈的研究也無人匹敵.但是他的那些智慧都還沒有來得及轉化為成果不是嗎?他的戰略無比高瞻遠矚,又是天軍,又是上古艦隊,又是上古血脈軍團,又是黃金血脈者,又是戰略軍團.但是這些強大的力量都還只是剛剛萌芽,他就已經暴斃了,這些成果都便宜了別人."

晉國太子沉默.

贏廣道:"論武功,當然沒人比得上他.但要論上古裝備,要論軍隊勢力,晉太子覺得誰更加強大?是二十七年前的姜離軍隊?還是現在我新乾王國和浮屠山?"

晉國太子默認這一點,姜離陛下太講究戰略了,太不急功近利了.所以現在浮屠山和贏廣的聯軍力量確實超過了當年的大乾帝國.又要重複那句話,姜離跌倒,天下吃飽,當年他的布局現在紛紛開花結果,便宜了大炎帝國和幾大超脫勢力.

贏廣繼續道:"而且皇帝陛下快八十了,他還能活幾年?帝國太子是很睿智,但是比得上皇帝嗎?而且我可以明說,皇帝陛下在位這些年,我並不打算掀起什麼大戰,等到皇帝駕崩,帝國太子繼位,你覺得還有什麼攔得住我們嗎?"

晉國太子搖頭道:"不,皇帝陛下太強大了,他根本不會讓你如願的,贏無冥想要出席超脫勢力議會,你們想要自立,完全是癡人說夢."

而就在此時,外面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

"陛下,炎京來消息了."

贏廣心中一喜,道:"說!"

"超脫勢力議會正式召開,我們的太子殿下代表浮屠成功出席,大炎帝國妥協了."

贏廣內心狂震,甚至雙手都有些顫抖,這一天終于到來了.

在龍之悔的戰略威懾面前,在浮屠山和新乾王國結合後的強大實力面前,大炎帝國也不得不妥協了,不可一世的大炎帝國也有今天啊.

晉國太子聽到外面的話猛地一顫,完全不敢置信,在他心目中大炎皇帝神龍見首不見尾,簡直是神秘和強大的代名詞,哪怕這一次晉國的幾十萬大軍被皇帝犧牲了,但他也不敢有什麼背叛之心.

但是現在皇帝陛下就這麼妥協了?這可不是區區一個超脫勢力議會啊,這完全代表著大炎帝國的分裂啊,這會讓讓天下人都覺得帝國的虛弱,並且紛紛動搖的啊.

此時,晉國太子真的有一種神話破滅的感覺.

贏廣矜持一笑道:"此時太子殿下贏廣心亂如麻,我們就不談了,請你多多保重,我幾天以後再來看你."

然後,贏廣離去.

贏無冥代表浮屠山出席超脫勢力議會,卻是像是另外一個核彈一般引爆了天下.

天下諸國紛紛震蕩,不可思議地望著炎京的炎京.

這個消息的震撼程度甚至超過了當時的定遠城之戰.

皇帝陛下竟然妥協了?強大無敵的皇帝竟然妥協了?難道他真的年老衰弱了嗎?

接下來無數密使紛紛前往贏廣的王宮,想要和贏廣密談.

當然這種密談是不會有任何成果的,也簽訂不了任何契約,更不會留下任何證據,僅僅只是嘗試著接觸而已.但依舊無比重要,這代表著天下的風向稍稍變動了.

所以接下來贏廣會非常忙碌,要不斷接見各路密使,而且還是那種不會公開身份的密使,說著云里霧里的話.

"陛下,他們來了,整整幾十個人,等待您的接見."

贏廣道:"有熟面孔嗎?"

"沒有熟面孔,大炎帝國太強大了,皇帝陛下無敵的光環還在,天下諸國還不敢有任何實質性的動搖."

贏廣道:"不急,讓他們在等等."

接下來,他開啟了密室,並且扭動噩夢石密碼,開啟了一層又一層機關,最後露出了那一顆龍蛋.

那種熟悉的感覺又來了?

不知道為何,每一次接觸到這顆龍蛋,贏廣就有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仿佛掌握了某種極度神秘的力量,整個人也進入一種奇妙的狀態,這種感覺甚至有些上癮.

所以,只要一有空他就會把玩這顆龍蛋.

他已經想盡了辦法,翻遍了無數的上古典籍,依舊沒有找到如何孵化龍蛋的途徑,甚至連一點方向都沒有.

贏廣額頭貼在龍蛋上,緩緩道:"什麼時候你孵化出來,就是我君臨天下的時候了."

…………………………

接下來的時間內,贏廣都無比忙碌,召見各路密使,但只要一有閑暇,他就會和龍蛋在一起.

這大概就像是嬰兒哪怕還在肚子里面,媽媽也會和他交流,進行胎教.

贏廣覺得只有這樣,未來里面的那條龍孵化出來的時候,才會認他為主.

這段時間完全是他的巔峰時刻,他真正變成了一個棋手.

說來還真是緣分啊,當年姜離死了,他成為了新乾之王,幾乎算是踩著姜離的尸骨崛起的,如今他又踩著姜離之子的尸骨崛起.

當然,沈浪此時還沒有死,但堂堂大乾帝主淪為階下之囚,如同牲口一般完全沒有了自由意志,這和已經死了有什麼區別?

所以姜離父子還真是贏氏家族的恩人啊.

贏廣輕輕一聲歎息道:"兄長啊,如果你沒有死,我真的不會背叛你.人不逼自己一下,真的不知道有多大的潛力,你死了之後,我才找到了真正的自我."

而就在此時,外面又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飛奔而來.

姜離太陽穴猛地一跳,因為這個腳步聲不妙,顯得有些慌亂,莫非有壞消息?

"陛下,大事不好,二王子發射龍之悔滅怒潮城失敗,中了沈浪的詭計,兩支龍之悔都射向了怒潮城但是沒有爆炸,被沈浪光明正大偷走了."

頓時,贏廣徹底呆了,整個人僵硬不動.

上一次在炎京聽到定遠城之戰的結果,贏廣的震驚是假的,而這一次他真的呆了.

沈浪口口聲聲說要偷取龍之悔,竟然……還真的做到了?

而且還是以這種方式做到的?

真的智近乎妖啊,簡直匪夷所思!

"沈浪呢?他逃了沒有?"贏廣直接了當問道.

"沒有逃,二王子當機立斷立刻打暈了沈浪,然後全速離開,很快誅天閣的人就到了."

贏廣道:"無缺做得好,做得好."

只要沈浪沒跑,那就算怒潮城得到了龍之悔也沒有用,根本發射不了,也激活不了.

"准備雪雕."贏廣下令道.

"是!"

接下來贏廣把龍蛋藏在了最安全,最隱秘的地方,再騎著雪雕朝著某個方向飛去.

沈浪,你很了不起啊,現在我可以來會會你了.

…………………………

沈浪再一次醒來的時候,已經處于最原先的那個地下城內,而且還是那個大墓穴中,就是浮屠山公主見他的地方.

只不過之前每一次都黑漆漆的,這一次點燃了無數的燭火,使得整個大墓穴亮如白晝,沈浪咋一睜開眼睛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太亮了,太亮了……"沈浪捂住眼睛道:"我的眼睛啊,我脆弱而又水汪汪的眸子啊."

不過,好像沒有人欣賞他的矯情.

他的面前站著三個人,贏廣,浮屠山之主,還有贏無缺.

"啪啪啪啪……"浮屠山之主道:"沈浪,我應該給你鼓掌嗎?真是好驚豔的計劃啊,真正的偷天換日啊,你竟然如此光明正大偷走了我們的兩支龍之悔."

沈浪拱手道:"見笑,見笑,都是各位江湖朋友抬愛."

浮屠山之主道:"你既然這麼聰明,真的偷走了兩支龍之悔,那為何沒有逃走啊?"

沈浪歎息道:"人生不得意者十有八九啊,光偷兩支龍之悔就耗盡我所有的智慧了.而且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的,七分天注定,三分靠打拼.無缺兄和浮屠山長老,還有十幾個宗師時時刻刻都包圍著我,我的人就算想要出手相救也沒有機會啊,萬一他們一失手把我殺了怎麼辦?就算沒有殺我,隨便在我身上切開一個口子,我也受不了啊."

浮屠山之主淡淡道:"沈浪,你羞辱了我們,你知道嗎?"

沈浪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浮屠山之主道:"你能告訴我,你究竟要什麼嗎?"

沈浪道:"我要的很簡單,我打不過你們,但是又想要保護怒潮城,所以我一定需要龍之悔,至少要讓我有戰略威懾力.而偷走這兩支龍之悔,基本上不會發射的."

浮屠山之主道:"但是我現在想要拿回這兩支龍之悔,你說我們應該怎麼辦?"

沈浪顫抖道:"莫非,你們想要威脅我?如果我不交出這兩支龍之悔,就要閹割我?"

浮屠山之主道:"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

沈浪道:"不要啊,千萬不要啊,任宗主你只是失去了兩支龍之悔而已,你還剩下不少啊.況且我還在你手中呢,只要我不回去,那兩支龍之悔就不可能發射,你又何必如此斤斤計較呢?"

贏無缺寒聲道:"宗主,父王,對付沈浪這樣的人只有一個辦法,不要讓他有任何機會開口,直接動手就是了."

沈浪幽幽道:"我偷兩支龍之悔也沒有開口啊,都是你們配合的."

這話一出在場三人面孔猛地一陣抽搐,沈浪你就活得這麼不耐煩嗎?不但要撕開我們的傷口,還要在上面撒鹽?你一貫來這麼喜歡作死嗎?

贏無缺道:"這個人太精致了,沒有受過任何酷刑,所以才會有恃無恐,我的計劃非常簡單.斬斷他一根手指頭送去怒潮城,逼他們還回龍之悔.如果不答應,就一直斬斷下去,直到他的十根手指頭全部斬斷,最後閹割.怒潮城的那些人對他視如天子,別說是龍之悔了,就算要他們的性命也毫不猶豫.正是我們對沈浪手段太過于溫柔,才會讓怒潮城如此囂張.所以不要談了,先斬他一根手指頭,送去怒潮城再說,這也算是一種威懾."

沈浪一顫,頓時握緊了拳頭,仿佛這樣手指就不會被斬斷一般.

"父王,任宗主,你們就聽我一次,對沈浪這種人直接動手最直接."贏無冥厲聲道.

沈浪道:"不可以,你們若敢傷害我一根汗毛,我的人會毫不猶疑投下黑死滅絕彈的,在他們心目中就算一百萬人的性命,也不如我一根手指頭."

贏無缺寒聲道:"我不信,新乾王國的子民,某種程度也是你的子民,他們曾經都是大乾帝國的人,你難道要屠殺他們?而且黑死病一旦蔓延,吳楚越三國都會死人無數,你舍得嗎?"

沈浪淡淡道:"我不舍得,但……仇妖兒舍得,海拉舍得,在她們心目中只有我,沒有別人."

贏無缺道:"是嗎?那我們想要試試."

說罷,贏無冥拔出匕首朝著沈浪猛地走過來.

贏廣和浮屠山主靜靜無聲,仿佛也不阻止.

沈浪道:"任宗主,我們做一個交易如何?我不是偷你兩支龍之悔嗎?我在半個月之內還你十支龍之悔,不僅如此我還治好您的女兒,讓她恢複正常能夠回到地面,如何?我願意立軍令狀,如果我做不到的話,你們不但斬斷我一根手指,還可以剁掉我整支左手."

這話一出,浮屠山之主面孔微微一顫,目光一縮.而大墓穴之後也出現了一陣能量的激蕩,這是浮屠山公主.

贏無缺道:"任宗主,千萬不要答應,不要給沈浪任何機會,他這個人太奸詐了,如同鬼一般,只要給他機會,就會落入他的陷阱,千萬不能答應啊."

浮屠山之主依舊沒有回應.

沈浪道:"半個月,十支龍之悔加上治好您的女兒,這個交易還不劃算嗎?我說到一定做到."

贏無缺高呼道:"任宗主,利令智昏,千萬不要讓沈浪有可趁之機啊.而且他如果能得到十支龍之悔,還用得著處心積慮冒險來偷我們兩支龍之悔嗎?"

這話一出,浮屠山之主面孔又一陣抽搐,接下來他依舊保持安靜,沒有說半個字,仿佛默認眼前的這一切.

很顯然,不管是他還是贏廣,都想要給沈浪一次血淋淋的教訓,讓他不再那麼肆無忌憚.

贏無缺一陣獰笑道:"沈浪,現在你叫天不應,叫地不靈了.接下來我會慢慢割的,十指連心,會非常非常痛,你要忍耐."

"沈浪你是一個最精致的人,從來都沒有受過這樣的苦楚吧?而且割斷了這支手指後,我們就會給怒潮城送去,所以你永遠沒有機會接上了,你這具俊美無匹的身軀,就徹底殘損了."

"接下來你可以慘叫,可以哀嚎的,因為這對于我們來說完全是天籟之聲."

贏無缺來到沈浪的面前,將匕首放在他的面前,讓沈浪充分感受到匕首的鋒利,想要看到沈浪的惶恐和戰栗,想要聽到他的哀嚎和求饒.

然而,沈浪卻安靜了下來,二話不說直接伸出手放在桌面上.

"斬啊,別說一根手指,就算十根手指都任由你斬."沈浪臉上所有的跳脫和浮誇消失得干乾淨淨,寒聲道:"只要你們能夠承受得起這個代價."

贏無缺冷笑道:"威脅我們?不就是黑死滅絕彈嗎?我們不信你敢投,我們想要試一試."

說罷贏無缺將匕首放在沈浪右手小指上,緩緩道:"跟你的小拇指說再見吧."

沈浪道:"我不僅僅是姜離的兒子,我還是白玉京公主的兒子,我是白玉京之主的外孫,你們真的要切掉我的手指嗎?"

贏無缺冷笑道:"誰相信?你的母親來曆不明,誰知道什麼身份?如果她真是白玉京公主,那當時姜離暴斃的時候,白玉京在哪里?你母親生下你之後便死去,白玉京又在哪里?你遭受各種苦難,你身份被揭露的時候被大炎帝國追殺,白玉京的人又在哪里?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他們仿佛還派了一艘船一起參與追捕吧,白玉京會管你的死活,不要做夢了."

沈浪道:"東方有白玉京,西方有白京,兩個既是一體,又互相獨立.不過無所謂,也不解釋了,如果你能承擔得起這個代價,就切下去吧."

"行啊,那你慘叫吧."贏無缺匕首猛地割了下來.

"慢!"沈浪大聲道:"任宗主,你不給自己一次機會嗎?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白玉京的使者很快就要來了,你真的要將這條路走絕嗎?你真的要徹底得罪白玉京嗎?很快白玉京使者就要來了,我希望你們不要做出讓你們徹底後悔的事情,到那個時候可就沒有後悔藥了!"

浮屠山之主閉上了眼睛,沒有開口,沒有表態.

贏無缺大聲道:"任宗主,不要相信他,不要給他機會,先把他這根手指頭切下來再說."

浮屠山之主靜靜無聲.

而就在此時,浮屠山公主道:"距離超脫勢力議會已經過去幾天時間了,沈浪我們給你兩個時辰,如果真的發生奇跡,白玉京使者降臨這座地下城專門來保你,那你這根手指就保住了,否則你就要永遠失去這根小拇指了……"

沈浪道:"兩個時辰?"

他在心中飛快地計算,然後笑道:"好,就兩個時辰,那我們一起等吧,或許連一個時辰都不需要了."

…………………………

注:第二更送上,浪爺還有大計劃,接下來還要爽!兄弟們月票給我,萬萬拜托了!

謝謝鐵虎虎萬幣打賞.

上篇:第523章:浪爺驚天之計,大功告成!(求月票)    下篇:第525章:PY白玉京!表演奇跡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