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25章:PY白玉京!表演奇跡吧!   
  
第525章:PY白玉京!表演奇跡吧!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浪為何知道白玉京使者會來,他是會神機妙算的嗎?當然不是.

原因非常簡單,這次超脫勢力議會白玉京也派遣使者參加了,所以她肯定會來炎京.

當然就算這樣沈浪勢力也很難和這個白玉京使者聯系上,因為她非常神出鬼沒.但是白玉京在東方世界也有駐紮地點的,北方雪山頂就有寒冰金字塔,那就是白玉京的據點.

不過絕大部分時候,這些寒冰金字塔完全是空的,里面半個人影都沒有.

所以沈浪勢力用了三個方案和白玉京使者進行聯絡,幾個人去了北方雪山的寒冰金字塔,一部分黑鏡司間諜秘密去了炎京,另外沈浪世界還再一次聯系上左辭,讓他轉告白玉京使者一句話,沈浪要和白玉京進行一次重大交易.

按照沈浪的計算上白玉京的使者應該已經到了,那為何到現在都還沒有出現?沈浪的理解是因為裝逼,因為她們不喜歡在黑夜出現.

贏無缺寒聲道:"那行,那就等吧,給你兩個時辰,如果白玉京使者沒有來保你,那我要切掉你兩根手指了."

贏廣,浮屠山之主,浮屠山公主沒有發表任何看法,就仿佛在默認贏無缺的話一般.

然後在場眾人陷入了安靜之中,靜靜等待著.

半個時辰過去了,一個時辰過去了.

白玉京的使者依舊沒有來,沈浪眉毛不由微微一顫.

"沈浪,這就急了?"贏無缺冷笑道:"你以為你是誰啊?白玉京如果願意保你,願意救你,你也不會落到今天這個下場了,三年前你也不用逃之夭夭了,如同喪家之犬."

沈浪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我的家在哪里?應該算是在乾京吧,卻被你們贏氏父子占領了.沒有我祖父,你贏廣早就餓死在路邊了,哪里還有之後的榮華富貴?

天下間翻臉背叛之徹底,應該沒有一個人超過你贏氏家族吧,不但背主求生,而且還把恩重如山的主人一家殺得干乾淨淨.

"沈浪,別等了,沒有意義的."贏無缺冷笑道:"你在白玉京心目中毫無分量,你口口聲聲說自己是白玉京的外孫,那某種程度上當今太後還是你姨祖母呢,大炎帝國會對你手下留情嗎?大炎皇帝和姜離還是表兄弟呢?他當年饒過姜離了嗎?"

"沈浪你狗屁都不是,你在白玉京心目中輕如鴻毛.不要幻想了,就乖乖地看著被我切掉兩根手指吧."

而就在此時!

"主人,主人,外面忽然下雪了!"

這里可是南方,此時還是炎炎夏日呢,而且這可不是當時贏無缺在一個小角落上制造假雪花效果,而是頭頂的這片天空真的在下雪.

贏廣,浮屠山之主,贏無缺等人微微一顫,白玉京的使者還真的來了?

而且她還真的找到了這個絕密的地下城,難道浮屠山在白玉京面前真的是沒有秘密的嗎?

浮屠山之主道:"我們去迎一下吧."

"好."贏廣道.

然後,兩個大人物朝著外面走去.

白玉京的逼格就這麼高嗎?僅僅只是一個使者,就需要兩個超級巨頭一起去迎接?而剩下的人連迎接的資格都沒有.

大約片刻後,三人聯袂而入.

整個大墓穴的溫度瞬間降下來許多,這里原本就已經很涼快,此時完全稱得上是冷了.

沈浪終于第一次見到了白玉京使者,不僅僅是沈浪,在場也有其他人也是第一次見到白玉京使者.

不過這不算是見到了,因為她帶著寒冰面具,完全沒有露出面孔,甚至她全身都穿著雪白長裙,給人感覺就仿佛一團雪舞飄了過來.

"沈浪,你千方百計說要和我們進行交易,現在你可以說了."白玉京使者道.

這話一出,贏無缺冷人目中露出得意的光芒.

沈浪你口口聲聲說自己是白玉京的外孫,結果如何?人家態度何其冷淡?你完全是熱臉貼冷屁股而已,人家壓根不是專門來保你的,僅僅只是想要看和你有什麼交易.

沈浪道:"私下談如何?"

白玉京眉頭仿佛微微一皺,然後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周圍的空氣越來越冷,越來越冷,接著從她身體冒出了雪白的冰寒之氣飛快地旋轉,直接將沈浪和她兩個人包裹起來,徹底和外面隔絕開來.

真是太牛逼了啊,竟然凌空制造了一場冰雪旋渦,制造出了一個絕對的私密空間.

"現在可以說了."白玉京使者道:"你想要付出什麼?得到什麼?"

沈浪道:"我想要讓你作為一個中間者,裁決我和浮屠山之主的一場交易."

白玉京使者目光疑惑道:"你竟然不是讓我救你出去?"

沈浪道:"我讓你救我出去,你會這樣做嗎?"

"不會."白玉京使者道:"你還沒有這個價值."

說話還真是直接啊,不過沈浪也從來都沒有想要讓白玉京救他出去,況且他還有重要任務沒有完成呢?怎麼離開?

沈浪道:"我想要的非常簡單,因為我手無縛雞之力,在完成這個交易之前我不想受到任何身體上的傷害,所以我需要你來裁決這個交易,在交易結束之前,對方不能傷害我分毫."

白玉京使者道:"說,你能付出什麼和我交易?"

沈浪道:"白帝城,大炎帝國可能會對白帝城釋放毀滅性攻擊."

白玉京使者皺眉道:"這個信息不夠,遠遠不夠價值."

沈浪道:"可是,我要你做的也不多啊,僅僅只是見證並且裁決這一場交易而已."

言下之意,你白玉京的價格也太高了.

白玉京使者道:"對,你的要求是不高,對白玉京來說完全微不足道.但是專門讓我跑一趟,這價值就高了."

明白了,一份外賣炒米粉價值不超過二十塊錢,但如果這是由馬云親自送來的,那就是無價了.

白玉京使者道:"沈浪,如果你想要讓我這一次保你,你必須拿出更大的籌碼,拿出更有價值的東西."

沈浪疑惑,有人要摧毀白帝城,難道這個消息價值還不夠嗎?盡管沈浪真的不知道白帝城在哪里,甚至不知道它和白玉京有沒有關系.

思考了好一會兒,沈浪猶豫著要不要拿出另外一個籌碼,稍稍有一點點可惜啊,盡管這個籌碼看上去完全不值錢,但又仿佛價值連城.

"我的時間是有限的."白玉京使者道:"隨著時間的流失,你要給的東西在白玉京心中價值就越低,因為我們不缺任何東西,也看不上任何東西."

沈浪道:"天上那顆彗星,就是不久之前撞擊大地,引發大爆炸的那個彗星."

"如何?"白玉京使者道.

沈浪道:"它並不是一顆彗星,甚至它不是一個天體,而是一個……上古文明的產物."

白玉京使者沉默了良久,她沒有表現出任何驚駭之意,但是她的沉靜就代表了一切.

"成交."白玉京使者道:"合作愉快,但是請你弄清楚,我們並不是和你交易這份情報互通有無."

"我懂."沈浪道:"你們買斷這份情報,是想要徹底封鎖."

白玉京使者淡淡看了沈浪一眼,確實是一個絕頂聰明的人,可惜她並不欣賞這種聰明,也不欣賞這種聰明的方向.

冰雪風暴散去,沈浪和白玉京使者的身體又出現在大墓穴之內.

不知道為何,沈浪想要做一個動作,系腰帶的動作,給人感覺剛才好像在冰雪風暴旋渦中干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一般.不過想想還是作罷了,這個白玉京使者絕對不好惹.

"我願意為沈浪擔保這一次交易."白玉京使者道:"告辭了!"

然後,她就這樣直接走了.

可是你連什麼交易都不知道,你就瞎擔保,你承擔得起後果嗎?

很快沈浪明白是自己想多了,白玉京是不需要了解沈浪和浮屠山主之前有什麼交易,它也承擔起任何後果.再說誰又能讓白玉京承擔後果?

不過這白玉京的架子簡直大到天上去了.

……………………

浮屠山之主,贏廣都非常好奇沈浪究竟付出了什麼代價才讓浮屠山為他擔保.

不過白玉京和天下任何勢力都不一樣,在別人眼中價值連城的東西,但在白玉京心中卻一文不值.但在別人眼中毫無價值的東西,在白玉京眼中卻價值連城.

贏無缺收起了匕首,因為他知道在這個交易完成之前,他再也不能傷害沈浪一根汗毛了.

浮屠山之主目光望向了沈浪道:"半個月的交易是嗎?"

沈浪道:"是的!"

浮屠山之主道:"半個月之內,你要給我十支龍之悔,而且還要……治好女兒."

沈浪道:"是的."

浮屠山之主道:"如果你做不到,你就交出那兩支偷走的龍之悔,並且斬斷一支左手作為懲罰,我想這個懲罰非常合理,因為偷東西被斬手自古以來都是符合律法的."

沈浪點頭道:"對,非常合理."

浮屠山之主道:"那麼用你的父親姜離立誓吧."

沈浪道:"在半個月之內,我交給浮屠山之主十支龍之悔,並且治好浮屠公主任盈盈.如果我做不到的話,就被斬斷一支左手,並且無條件交出之前偷走的兩支龍之悔,如果違背此誓,就讓我父親姜離在地下永世不得安甯."

浮屠山之主道:"成交."

贏無缺道:"任宗主,千萬不要上當,這肯定是沈浪的陰謀.沈浪我問你,如果你能得到十支龍之悔,為何還要冒著生命風險被我們俘虜偷走兩支龍之悔,你直接去弄這十支龍之悔便是了."

沈浪沒有解釋.

故浮屠山之主道:"時間非常緊迫了,那接下來一步你想要怎麼做?"

沈浪道:"任宗主,聽說您的妻子在懷孕的時候還在探索上古遺跡?而且還闖入了一個非常詭異的旋渦?等到她從旋渦出來的時候,已經什麼事情都不記得了,整個精神陷入了空白,甚至失去了所有的神智,所以任盈盈公主生出來之後才不正常的."

浮屠山之主忍不住怒吼道她不叫任盈盈,不過都無所謂了.

關鍵是沈浪的話讓他面孔微微一陣抽搐.這件事情是絕密,但又不是只有他一個人知道的絕密,這個吳荼子簡直什麼都說啊.

事實上老師吳荼子並不是專門說這件事情的,而是當年木蘭生下沈野寶寶陷入危機,沈浪要為她找到一顆洗髓精,吳荼子說起了這件事情,因為她和木蘭的情形有一點點類似.

木蘭當時是陷入長眠,生機不斷地變弱.而浮屠山主的夫人則是失去了所有神智和記憶,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而浮屠山公主生下來之後也幾乎從來沒有公開露面,那所有人都知道她不正常了.

沈浪道:"這種能量旋渦在很多上古遺跡都有,令夫人遭遇的這個旋渦還是輕微的,還有更多更可怕的旋渦,人一旦進入之後直接粉身碎骨,灰飛煙滅了."

這話一出,浮屠山之主面孔微微一顫,仿佛勾起了什麼記憶.

沈浪道:"現在看來,任盈盈公主身體的異狀和令夫人懷孕的時候穿越那個能量旋渦有巨大的關系."

這話聽上去非常耳熟啊,就好像孕婦不能照X光,更不能做CT和磁共振,否則胎兒可能會不正常.

沈浪道:"所以治療任盈盈公主的法子,也要從這個根源著手."

浮屠山之主道:"那十根龍之悔呢?我倒是想要知道你怎麼給我?"

沈浪到:"任宗主,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的龍之悔應該也是從南部海域的上古巨型遺跡開發出來的吧.而且得到龍之悔的手段應該非常暴力."

對方不言語.

沈浪道:"我是見過上古秘密基地的,龍之悔幾乎完全定在地上一般,再大的力量也無法移動分毫,除非破解上古能量控制中心.不過幾年前很顯然浮屠山沒有這個耐心,而是選擇直接引爆這些能量核心,使得這些關鍵密室瞬間失去了所有的防禦,你們就得到了大量的裝備,武器,當然也包括龍之悔.所以那段時間,南部海域頻頻爆發海底地震,之後的那一場大地震或許還是為了徹底滅掉薛氏,壟斷整個南部海域的控制權,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但在那之前海底還發生了一連竄的爆炸."

"這非常正常,就是所謂的暴力開采."沈浪道:"因為浮屠山需要在最短時間內得到巨大的收獲,任何超脫勢力都是這樣的.一開始都是暴力性開采,接下來越來越細致."

浮屠山之主默認,甚至此時他想要將贏無缺趕出去.

沈浪說得非常正確,得到上古文明的力量之後,任何人都是先吃個飽,先把自己變得強大起來,接下來在細嚼慢咽,可持續發展.

這就如同發展工業一樣,一開始肯定是不管環境的,什麼大煙囪排放濃煙啊,什麼排放廢水啊,管它那麼多?先發展再治理,雖然屢次被否定批判,但曆史上任何國家都是這樣做的.

得到上古文明力量後,不驕不躁地發展,唯恐造成強烈破壞,動不動十年大計,百年大計,那是姜離陛下,而他的結果大家已經看清楚了,他的這些上古力量還沒有發展起來,人就已經暴斃而亡了,活生生便宜了別人.

沈浪道:"所以,任宗主的那個巨型上古遺跡里面,現在肯定還還存在一些秘密實驗室,秘密基地,依靠正常的手段很難開啟.但是有不想進行暴力性開發,所以就先放在那里了."

浮屠山之主依舊靜靜不言.

沈浪的每一句話都是猜測,但每一句話都是對的,事實就是如此.

這個上古遺跡實在是太大太大了,浮屠山暴力開發了兩年時間,收獲巨大,短短兩年時間的發展超過之前百年,一下子就變得無比強大起來.

所以現在浮屠山已經有資格進行可持續性發展了,放在之前?談可持續發展?

別開玩笑了,幸虧浮屠山有那麼強大,否則這個南部海域的巨型上古遺跡只怕已經被人搶了,當確定了這個上古遺跡的規模後,大炎帝國,誅天閣何止是虎視眈眈啊?

浮屠山和新乾王國結合,試圖顛覆現有秩序,脫離皇帝陛下的掌控不是沒有原因的.

沈浪道:"所以這個時候我的難耐就顯現出來了啊,我的價值綻放出萬丈光芒,簡直要亮瞎狗眼啊.任宗主你可知道我唯一那支龍之悔是哪里來的嗎?是在祝氏家族的一個秘密基地中得到的,另外我順便滅絕了那島上的所有人.祝氏家族幾千人在那個秘密基地呆了十幾二十年,結果毫無所獲,連龍之悔都移不走,甚至關鍵密室都打不開.而我一去,輕而易舉打開了所有的密室,輕而易舉接觸了能量控制中心.至于原因?也不用我說了,當然是因為我太牛逼了,我的血液簡直如同太陽一樣,擁有最高權限,蓮門遇君自開."

所有人面孔抽搐了一下,沈浪你才剛剛脫離危機多久啊,這又開始狂起來了?抖起來了?竟然在我們面前開黃腔?

沈浪道:"所以任宗主,你說我給你十支龍之悔是不是輕而易舉?只要你帶我去你的那個巨型上古遺跡,我保證一天時間就給你弄到十支龍之悔."

贏無缺顫抖道:"任宗主,千萬別上當,千萬別上當,沈浪只是為了進入你的上古遺跡而已,他有陰謀,他有陰謀啊."

"不,我有價值."沈浪淡淡道:"人難道要因噎廢食嗎?其實任宗主早就有了這個打算,只不過被我自己打斷了,因為我偷了你們兩支龍之悔.任宗主,在你的上古遺跡內肯定有極度關鍵的秘密基地,秘密實驗室,正常手段完全無法開啟,但是開啟這些實驗室對您來說意義無比重大.現在就是讓我創造奇跡的時刻,讓浮屠山再一次突飛猛進的時刻了."

"任宗主,您要做的事情非常簡單,那就是打暈我,將我直接送到巨型上古遺跡內部,來到一個極度重要的秘密實驗室面前,我輕而易舉就可以打開,因為我有最高權限."

"我能為您帶來的不僅僅是龍之悔,還有其他戰略級物質."

"任宗主,千萬不要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啊,千萬不要因為我剛剛偷了兩支龍之悔而對中斷了之前的節奏部署."

贏無缺高呼道:"任宗主,千萬不要答應,千萬不要答應,沈浪肯定有陰謀,有陰謀啊."

浮屠山之主望著沈浪淡淡道:"你真的很了不起,簡直是妖孽,在偷走兩支龍之悔之後非但沒有逃跑,反而繼續作為俘虜的計劃更大的事情,還想要謀取更大的利益!你這個人的大膽,簡直讓人匪夷所思,簡直就是瘋子."

沈浪聳了聳肩膀道:"任宗主,那你願意試一試嗎?"

贏無缺厲聲道:"我現在就閹了你,一了百了,免得你禍害更大."

然後他猛地拔刀,朝著沈浪沖了過來.

"咳……"後面傳來了輕輕的咳嗽聲,頓時贏無缺的動作停止了.

任宗主道:"沈浪,你這麼瘋狂,這麼為所欲為,小心引火燒身啊."

沈浪道:"任宗主,我只不過想要為您表演奇跡而已."

"你一定會玩火自焚的."浮屠山宗主緩緩道:"你就是一個瘋子,徹頭徹尾的瘋子."

然後他手掌輕輕一拍,頓時沈浪直接昏厥了過去.

……………………

不知道過了多久,沈浪再一次睜開眼睛,已經完全處于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

這,這是在哪里?

這太詭異了啊,什麼什麼鬼地方?完全沒有見過,甚至無法想象到,仿佛夢幻世界一般.

"沈浪,你不是要表演奇跡嗎?這就是我上古遺跡的一個密室,你見所未見,聞所未聞吧?"

"這個密室沒有任何機關,沒有任何門,沒有任何開口,沒有任何征兆,沒有任何端倪,沒有任何光影,沒有任何特征,但是你要在三十秒內把他開啟,如果你成功了,那就可以繼續我們的交易.如果你失敗了,那你的手也沒有用了,可以割掉了."

"你不是號稱要表演奇跡嗎?那你可以開始了."

"倒計時開始,三十,二十九,二十八……"

……………………

注:今天幾個國外讀者朋友來找我,昨晚睡了不到四小時,今天一早起來在外面陪同,第一更寫到現在才完成,抱歉抱歉.

上篇:第524章:天下裂變!浪爺又要放大招(求月票)    下篇:第526章:地獄天堂!浪爺金蟬脫殼?(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