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27章:拯救浮屠公主!驚天真相!(求月票)   
  
第527章:拯救浮屠公主!驚天真相!(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這個能量漩渦里面有什麼?沈浪進入之後會有什麼遭遇?會到哪里?會有什麼變異?

任盈盈公主的母親懷孕時候穿過能量漩渦,直接失去了神智,變成了行尸走肉,並且生下來的任盈盈也發生了變異.

浮屠山幾十個人嘗試穿梭這個南部海域巨型上古廢墟的能量漩渦,結果幾乎全部死絕,包括幾位姜離的特殊血脈者,唯一活下來的苦頭歡也變成了行尸走肉,發生了詭異的變異.

然而沈浪從頭到尾都在創造奇跡,甚至是神跡.他堅信自己是億萬中無一的,就仿佛受過天神的眷顧一般.

所以他跳進能量漩渦的瞬間,整個腦子一片空白.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仿佛陷入了徹底空白,腦子里面難道很多記憶就仿佛積雪被強大的陽光照射,瞬間就融化了.

沒有穿梭到另外一個地方.

沒有金蟬脫殼.

沒有變異,沒有奇跡!

他失敗了!

他進入能量漩渦之後的結果,和絕大多數一樣,只不過稍稍好一些,沒有粉身碎骨.

但是也記憶錯亂,這個腦子瞬間一片空白,這個記憶仿佛被爆開,變成了無數的碎片.

………………

沈浪再一次醒來的時候,已經身處在那個熟悉的房間之內,囚禁了幾個月的房間內.

再一次睜開眼睛,他就坐在那里發呆.

雄壯女武士目光望向了他,然後飛快地移開,但是豎直了耳朵關注沈浪的一舉一動.

以前醒來的第一時間就是脫下衣衫,光溜溜地顯擺他的身體,要麼喋喋不休,要麼進行他咸魚可笑的鍛煉的計劃.

而現在,他就坐在這里一動不動.

"我是誰?我在哪里?"沈浪忽然本能道.

聽到這話之後,雄壯女武士面孔猛地一顫.

接著沈浪朝著他望過來,道:"你,你是誰啊?"

頓時間,雄壯女武士眼圈微微一紅,整顆心髒都開始微微一顫.

緊接著一個身影走了進來,正是浮屠山之主.

"沈浪,你失敗了,你沒有能夠創造奇跡."浮屠山之主道:"當然某種程度上你也創造了奇跡,其他人穿過那個能量漩渦的時候,幾乎全部粉身碎骨,唯一幸存的一個人也變成了行尸走肉,徹底失去了神智,而你僅僅只是失去了大部分記憶而已."

沈浪用力地拍打著腦袋,望著浮屠山之主道:"你,你是誰?我是誰?"

浮屠山之主歎息道:"但至少你是真心要拯救我的女兒,我謝謝您,所以我們交易的事情你就當著什麼都沒有發生吧,我依舊感謝你的冒險和付出."

"任盈盈,任盈盈……"沈浪又一拍腦袋:"我記得她,我記得任盈盈."

浮屠山之主道:"對,任盈盈.沈浪我之前就曾經告訴您,你一直都在創造奇跡,但這一次你失敗了,你終究沒有能夠再次創造奇跡."

"沈浪……"聽到這個詞語後,沈浪的腦子里面又浮現出成片成片的記憶,無數的往事湧上了心頭.

而這個過程,浮屠山之主緊緊盯著沈浪的眼睛,他的精神力甚至鎖定沈浪的每一個毛孔,每一個反應.

他甚至能夠感覺到沈浪腦海之內無數信息湧現的感覺.

浮屠山之主道:"沈浪,你是億萬中無一的,但成為稍稍普通的人也沒有什麼不好的.所以接下來你就順其自然吧,你終究和別人是不一樣的,你或許能夠漸漸記起來一些東西,好好休養.還有關于冒險沖入能量漩渦拯救我女兒的事情,雖然沒有成功,但我還是要跟你說一聲謝謝."

浮屠山之主起身朝著雄壯女武士道:"接下來在這個地下城內,就不要限制他的自由了,他想要去哪里就去哪里.他想要看書,想要下棋,想要吃什麼,通通都滿足他."

"龍之悔,龍之悔……"沈浪仿佛在努力閱讀大腦里面的記憶碎片,不斷地念出了新名詞.

"美杜莎女王,索倫大帝,海倫公主,狄波絲公爵……"

此時沈浪的腦子真的如同大爆炸一般,整個記憶仿佛徹底炸成了無數碎片,接下來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將這些碎片拼接成為完整的記憶.

而現在他就在拼命記憶,拼接記憶碎片.

………………

接下來的這段時間內,盡管浮屠山之主說過,不再限制沈浪的自由,他不管有什麼要求都滿足他,然而沈浪卻時時刻刻坐在那里發呆,不管吃飯的時候,還是沐浴的時候,整個都顯得有些發呆,瞳孔散亂,嘴里喋喋不休,不斷念出一個又一個名字.

他在做一件事情,不斷拼接記憶碎片,想要恢複完整的記憶.

每天時時刻刻都在做這件事情,不眠不休,熬油費火一般.

原本精致無比的沈浪,此時完全換了一個人一般,完全不在乎個人形象,原本每天都要洗澡,現在三天三夜不洗澡,而且頭發亂糟糟如同鳥巢一般,很快胡子拉碴滿臉.

他的形象完全變了,前所未有的頹廢.

但是,雄壯女武士卻堅持每天給他洗澡,刮面,梳理頭發.

沈浪此時一副完全生活不能自理的樣子,再也成為不了精致美男子,那她就拼命地維持住沈浪精致美男的形象.

沈浪想起的越來越多,腦子里面的相關記憶也越來越多,但依舊是充滿了殘損,根本就沒有完整的.

一開始他還不眠不休地拼接腦子里面的記憶碎片,到後面他漸漸放棄了.

因為有好些記憶仿佛徹底消失了,連碎片都找不回來了.

他整個人陷入了徹底的頹廢,抑郁.

……………………

有一天,浮屠山之主再一次出現在沈浪的面前道:"我們需要你去做一件事情."

沈浪幾乎本能地點了點頭,現在的他也已經不去拼接記憶了,仿佛對什麼事情都不敢興趣,整個人充滿了麻木和抑郁.

這次他甚至沒有被拍後腦勺,浮屠山之主道:"這是最強的麻醉劑,你就如同睡了一覺,醒來之後什麼痛苦都沒有.我不想再拍你的後腦了,你此時的腦子太脆弱了."

然後,浮屠山之主給沈浪注入強力的麻醉藥劑,果然沈浪直接昏睡了過去.

當他再一次醒來的時候,已經出現了某個神秘的海域上.

從天上望去,前方三百多里處就有一個秘密島嶼,這里有無數的油井,天然氣井.

這是沈浪其中的一個秘密基地,而且是非常重要的秘密基地,這里不僅僅是他開采石油的地方,而且還是某個化工基地,對怒潮城和大乾王朝都有很大的意義.

"沈浪,我想要請你激活龍之悔,摧毀前面島嶼上的所有人,所有秘密基地."

"哦."沈浪二話不說,直接割開手指放出一點血液,混合在上古人類血液化石中,配成了太陽色光芒混合血液.

用手指蘸了一下混合血液,抹在龍之悔三個字上,這次沒有在悔字的最後一點重重點兩下,只是輕輕地摸過.

很快龍之悔三個字釋放出了光芒,它再一次被激活了.

贏無缺上前猛地轉動了噩夢石發射開關.

"嗖……"這支龍之悔猛地射了出去,朝著幾百里前沈浪的那個化工基地飛射過去.

而這個時候,沈浪面孔微微一陣抽搐,仿佛受到了某種刺激,要回憶起什麼來一般.

浮屠山之主上前,捂住他的眼睛道:"你不必見到這一幕的,我們走,我們走……"

然後,這支浮屠山的艦隊立刻離開.

不久之後.

背後傳來了一陣轟鳴巨響.

"轟轟轟……"

沈浪面孔抽搐,眼睛惶然道:"我,我剛才做什麼了?"

"沒什麼,沒什麼,你就當作什麼都沒有發生."浮屠山之主道:"走,走,我們回家了,回家了."

…………………………

沈浪繼續回到了房間之內.

浮屠山之主更是下令,接下來沈浪想要去哪里都可以,想要做什麼都可以.

但他依舊坐在房間內靜靜發呆,整個人的情感仿佛被閹割了一般,陷入了絕對的漠然.

而且現在他也根本不去回憶了,就漫無目的坐著,能夠一動不動坐兩天兩夜.

不僅如此,他還完全服從命令,就仿佛條件反射一般.

"睡覺了."雄壯女武士道.

沈浪立刻上床睡覺.

"起床了."

沈浪立刻起床.

"洗澡了."

沈浪立刻洗澡.

這一幕是不是有些熟悉,有點像是變異之後的苦頭歡.

那個雙胞胎兄弟依舊在對沈浪進行監聽,但是每日監聽的內容都已經完全是空白了.

而那個雄壯的女武士有些時候再也不掩飾了,他在給沈浪沐浴的時候,淚水直接滑落下來,眼圈變得通紅起來.

其實她的減肥計劃已經成功了一半,但是現在仿佛也沒有人看了,所以她又中止了.

……………………

"對不起女兒,我失敗了."浮屠山之主道:"沈浪沒能成功,他非但沒有在能量漩渦中找到拯救你的辦法,而且仿佛自己還失去了神智,失去了記憶,他沒有能夠創造奇跡."

浮屠山公主面孔微微一顫道:"沈浪這個人非常奸詐狡猾的,父親千萬不要上當."

浮屠山之主道:"在帶著他去上古遺跡能量漩渦的時候,我就已經把所有後果都考慮清楚了.不管他是想要金蟬脫殼也罷,想要施展什麼陰謀詭計也罷,我都認了.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能夠拯救你,但……他還是失敗了.但是他確實是想要救你,至少沖入能量漩渦這一次,他沒有陰謀詭計,但他失敗了,他的奇跡結束了,他從億萬中無一的天才,變成了平庸之人."

浮屠山公主道:"父親,沈浪這個人非常非常狡猾,一定要小心,讓人完全防不勝防的."

浮屠山之主道:"幾天前他激活了一支龍之悔,摧毀掉了自己的一個火油化工基地.他完全忘記這是他的重要基地,而且整個過程是漠然的,就仿佛情感被徹底閹割了一般,症狀和苦頭歡一模一樣."

頓時浮屠山公主呆了.

"女兒對不起,爸爸又失敗了."浮屠山之主顫抖道:"但是,爸爸永遠都不會放棄的.如果不能見到你恢複正常,回到地面上生活,如果見不到你生兒育女,爸爸死也不會瞑目的."

浮屠山公主面孔微微抽搐道:"父親,我說過,我已經認命了,天天在這地下墓穴住著也挺好的."

浮屠山之主痛苦地移開目光,一下子說不出話來,足足好一會兒道:"你有空的時候也可以見一見沈浪,他比贏無冥好.盡管他滿嘴浮誇瞎話,但有一句話確實對的,他比贏無冥更加適合你.贏氏父子為了達到目標不惜一切手段,當然沈浪也是這樣.但贏氏父子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沈浪則是為了別人不惜一切,他確實更加適合你."

浮屠山公主搖頭道:"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意義?我們和贏氏的聯姻結合本就是為了利益,我們需要贏氏,贏氏也需要我們."

浮屠山之主沒有再說話,道:"反正你有空的時候,去看看沈浪吧,為父走了."

然後他走了出去,走到半途的時候,他忽然轉身道:"女兒,永遠不要放棄,至少為父永遠不放棄,我一定會讓你成為正常人的,我一定要看著你生兒育女,否則我死不瞑目."

"知道了,你走吧."浮屠山公主移開目光,仰起面孔,不想讓淚水滑落.

因為她身體是透明的,而且還極度敏感,就算眼淚留下,皮膚也仿佛受到可怕的灼燒一般,痛苦無比.

………………

浮屠山任宗主走了.

浮屠山公主在大墓穴再一次見了沈浪,之前他每一次都是喋喋不休的,每次都要說要治好任盈盈,然後把她睡掉之類的話.而這一次沈浪尤其的安靜.

整個人是徹底抑郁麻木的,仿佛對一切都沒有任何反應,真的和苦頭歡越來越像了.

在墓室之內,浮屠山公主揭開了幾顆夜明珠,點燃了幾根蠟燭,而且揭下了面紗,露出了詭異透明的面孔,再一次露出了真面目.

"沈浪,雖然我口口聲聲說聽天由命,說在地下墓穴挺好的.你說要闖入能量漩渦找到解救我辦法的時候,我雖然說你有陰謀,而且完全不抱希望.但是在我心中,卻充滿了無限的渴望,我真的希望你再一次創造奇跡,我真的希望你能夠救我,能夠讓我恢複正常,回到地面上,生兒育女."

"父親帶著你去能量漩渦那幾天,我整個人都坐立不安,甚至呼吸都不暢,感覺度日如年,因為我渴望有好消息傳來,但是又害怕有壞消息傳來."

"結果壞消息來了,你失敗了,你終究沒有能夠創造奇跡."

"對我來說,天再一次塌陷下來了,連你這樣的天才都失敗了,連你這樣上演神跡的人都失敗了,我的人生已經徹底沒有希望了."

"我之前說得對,千萬不能抱有希望,否則再一次絕望的時候,實在是太,太痛苦."

"但不管怎麼樣,我還是要謝謝你,至少最後這一次你沒有騙我,你闖入能量漩渦是真的嘗試要救我."

"我的真實名字叫……算了,任盈盈這個名字很不錯,你依舊叫我任盈盈吧."

"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會抱有任何希望了,我的人生就在這地下一輩子吧,我就永遠暗無天日吧.但是我卻害你成為這樣,或許我欠你一聲抱歉,我欠你一聲謝謝."

"沈浪,你的記憶已經完全散亂了,這些都是關于你的監聽記錄,你拿著看吧,或許能夠記起一些事情來了."

沈浪麻木地接過了厚厚的監聽記錄,整整有上百萬字.

但是內容確實雜亂不堪的,大部分都是洗腦三聯句重複,四聯句重複.

剩下的都是一些完全沒有意義的囈語夢話.

沈浪麻木地翻閱著,然後手指飛快輕點著監聽記錄上的那些字,組成了一句話.

"不要驚訝,一切正常,我是裝的."

頓時任盈盈內心一抖,本能就要發怒,或者將沈浪直接按在地上,質問他為什麼要這樣?這樣有意思嗎?永遠地陰謀詭計有意思嗎?

"任盈盈,接下來我跟你說的一切話都是真的,我有驚天的真相要告訴你."

"我小看你的父親了,他的心狠手辣無以倫比,他的陰謀詭計也無以倫比."

"他讓我沖入的那個能量漩渦是假的,還有他用了幾十個人做實驗,進入能量漩渦,絕大部分都死了,只有苦頭歡活了下來,但是卻變成行尸走肉,失去了所有的神智,和你母親症狀一樣.他做的這一切仿佛都是為了你,為了拯救你,他願意冒巨大的風險,他願意付出一切,甚至願意冒著我逃跑的危險."

"但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為了表演給你看,他為了圓某個彌天大謊."

"他根本不舍得用我去冒險,因為我完全關系到浮屠山的戰略意義,只有我才能激活龍之悔,沒有我龍之悔根本發射不出去."

"但我既然口口聲聲說要拯救你,那他既然扮演無比疼愛你的角色,就一定要答應,否則他愛你的假象就破滅了.但是他不可能真的讓我去上古遺跡那個真正的能量漩渦.他讓我闖入的是一個假能量漩渦,是專門用來摧毀人記憶的上古能量裝置而已."

浮屠山公主任盈盈驚呆了,因為沈浪看似雜亂無章的這些監聽記錄中,幾乎任何一個字有,哪怕再偏僻的字都有,而且沈浪輕而易舉可以找到每一個字的位置.

難道他在喋喋不休說那些毫無意義的夢話時,就想到了今天?

"你或許想要知道,我為何一定要去那個能量漩渦對嗎?"沈浪道:"這個能量漩渦其實是上古遺跡之間的通道間隔而已,上古文明的城市之間都有超級快速通道."

就比如當時海倫公主,完全無法離開魔鬼大三角,後來她發現了海底通道,直接走了幾個月,從海底通道走到了失落國度廢墟.

"而這個能量漩渦只是兩個上古城市超級快速通道之間的出入口而已,這也是需要權限的,沒有權限的人進入這個能量漩渦,直接就會粉身碎骨.而有權限的人,可以穿過這個漩渦,進入另外一個上古之城."

"兩年前,祝紅雪的一萬血魂軍南下,幾乎屠盡了沙蠻族,矜君率領幾萬殘軍不斷南撤,南撤,一直到了沙蠻族的盡頭,哪里有一座山,矜君帶領這支殘軍逃到了沙蠻族最南邊的這座山上."

"這座山一半在海水中,一半在陸地上,一直被稱之為天絕峰."

"祝紅雪的血魂軍上山搜索,卻不見了矜君的蹤跡,于是他放火燒山,不但焚燒了這座天絕峰上所有的樹木,還把沙蠻族的幾千里原始森林燒得干乾淨淨,如果不是接連幾個月的大暴雨,整個沙蠻族都會被燒成一片焦土,他犯下了天大的罪責."

"大火燒掉了一切,但依舊沒有見到矜君殘軍的尸骨,沒有發現矜君軍隊的任何蹤跡,或許是化成灰燼了,又或者他們跑山體之內了.最關鍵的是這座山被大火燒了幾天幾夜之後,竟然顯現出了某種鋼鐵的特征."

"在祝氏家族秘密基地中,我從那些祝氏學士的口供中得到了幾個名次,白帝城,還露城,還有金剛峰,我一直不知道金剛峰是什麼意思?但後來馬上想到這是不是沙蠻族最南端的這座天絕峰,因為他被大火燃燒之後,竟然變成了鋼鐵一般.而且在祝氏的毀滅計劃中,竟然還有金剛峰,,所以這個金剛峰就是矜君軍隊最後消失的地方."

"從這些跡象看來,這座金剛峰應該也是一個上古遺跡.祝氏家族和天涯海閣想盡了很多辦法,都無法開啟這個上古遺跡,所以甚至有用龍之悔炸開金剛峰的計劃,不完全是為了將矜君斬盡殺絕,而是為了得到這個上古遺跡."

"但是,還有另外一件可怕的事情.你浮屠山在南部海域的那個巨型上古遺跡實在是太大了,延綿幾千里,甚至一直蔓延到金剛峰之下.這是兩個獨立的上古之城,但是互相之間卻有秘密快速通道,就仿佛魔鬼大三角和上古失落廢墟一樣,間隔超過萬里都有秘密通道相連."

"而這個能量漩渦,其實就是這南部海域上古遺跡和金剛峰上古遺跡之間的出入關卡,但是浮屠山的人沒有權限進入這個能量漩渦,所有嘗試的人都灰飛煙滅了."

"對于這一點,我原本只是猜測,後來苦頭歡的出現,就更加印證了我的猜測,他明明跟著矜君一起消失在金剛峰內的,為何卻忽然出現了,而且被你們俘虜?"

"你之前問我,成功偷到兩支龍之悔後為何還不逃跑?為何還要繼續做俘虜?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標?對,我想要穿過那個能量漩渦進入金剛峰上古遺跡內,我想要拯救矜君還有剩下的幾萬人,這些人都是最忠誠我的人,為了我付出了幾乎生命的代價,我必須去拯救他們,這是我的責任和使命."

浮屠公主任盈盈頓時驚呆了,但是表情上沒有任何變化,因為她天生沒有表情,可她的內心卻如同潮水洶湧.

現在一切真相大白了,沒有想到沈浪繼續冒險,是為了拯救矜君幾萬人.

而且為了做這件事情,他提前幾個月就開始謀劃了,這件事情對他來說顯然比偷取龍之悔難得多得多.

沈浪道:"不過我之前的計劃都失敗了,因為你的父親太聰明狡詐了,絲毫都不給我任何機會."

浮屠公主任盈盈朝著沈浪望來,雖然沒有開口,但是想要表達的意思展露無遺.

沈浪繼續點著監聽記錄本上的字,道:"你是想要問,之前我對你從來都沒有半句真話,現在為何把所有真相全部吐露出來是嗎?"

"任盈盈,我確實非常非常想要救你,甚至我幾乎要進行嘗試了."

"現在我必須告訴你一個真相,你父親說過,你母親懷孕的時候穿過一個能量漩渦導致肚子內的胎兒變異,使得你出生之後變得這麼詭異可怕,而且你母親離開能量漩渦之後也直接失去神智,變成了行尸走肉,這一切都是謊言,都是謊言."

"你之所以成為現在這個樣子,根本就不是因為血脈變異,也不是因為能量漩渦的輻射.而是因為你父親在你體內培養一種極度可怕的蠱蟲,他利用你的身體,你的生命,他把你當成了蠱蟲的培養基體,把你當成蠱蟲的母體.你之所以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完全是他親手導致的."

"他犧牲你的生命,你的自由,把你變成這個怪物,就是為了養蠱,當這種最可怕最強大蠱蟲養成之際,也就是你的死期."

"他是你的父親,卻用你的生命和身體去喂養蠱蟲,把你當成蠱蟲的食物."

"我的血液能夠殺死一切蠱蟲,但我不敢試,我也不能試,因為我的血液不但能夠毒死你體內最強大可怕的蠱蟲,而且還能奪走你的性命."

"任盈盈,這就是我所有的真話,沒有一句虛假."

"還有你的母親,也是被你父親弄殘了腦子,並且變成行尸走肉的."

"你父親,大概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惡魔了,也是我目前遇到最可怕的對手,他和贏廣二人,真可謂是棋逢對手."

"盈盈,跟著我走逃離這里,跟著我一起去拯救矜君,跟著我一起去金剛峰上古遺跡,我帶你逃離你父親的魔爪.盈盈,這是我對你最後的拯救!"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謝謝!

謝謝雨逍遙的三萬幣打賞.

上篇:第526章:地獄天堂!浪爺金蟬脫殼?(求月票)    下篇:第528章:浮屠公主之情!得償所願!(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