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28章:浮屠公主之情!得償所願!(求月票)   
  
第528章:浮屠公主之情!得償所願!(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浪完成這一切動作很快,很顯然不知道在腦子里面演練多少遍了.結束之後,他就再也沒有開口,靜靜等待任盈盈公主的反應.

一直以來沈浪最喜歡撒謊,經常性地口中沒有半句真話,完全是滿嘴跑火車.當然他有些時候說的是真話,但歸根結底的目的是為了撒謊.有些時候說真話是為了更好的掩飾,就比如他之前口口聲聲說要偷龍之悔.

然而現在沈浪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實的,不管說出來的內容,還是內心表示的真實意圖,百分之百真實,沒有半點虛假.

而聽完沈浪的話後,任盈盈陷入了徹底的寂靜,甚至失去了所有的反應.

真相是擁有驚人殺傷力的.任盈盈此時甚至沒有說什麼我懷疑你在撒謊,又或者你如何證明這一點.

她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女人,聰明絕頂,而且長期生活在地下大墓穴之中,長期生活在黑暗中,最擅長的就是觀察人的內心和情緒.

真正狡詐的人未必能夠分辨真相和謊言,但像她這種長期生活在黑暗,偏激,孤僻中的女人卻有著天生的分辨能力.

比如之前沈浪不管把話說得再真實動聽,她永遠都只有一句話,你在騙鬼,你沈浪滿嘴謊言,沒有半句真實,幾乎沈浪每一次撒謊都能被她戳穿,甚至之前沈浪明明說真話時的時候,她也依舊能夠戳穿沈浪內心意圖是在撒謊.

所以此時當沈浪毫無保留地說出一切的時候,她也幾乎一下子就分辨出來,沈浪句句是真,不管是語言還是內心.

而事實上這才是真實的沈浪.

沈浪和大炎皇帝不一樣,甚至和當時的姜離陛下也不一樣,他太弱小了,但還是有無數人信任他,願意為他赴湯蹈火,拋頭顱灑熱血.

甯元憲為了他裝瘋賣傻幾年,飽受折磨.甯政為了沈浪幾乎付出了生命和國家的代價.

甯岐曾經是沈浪的敵人,但最終活生生改變了自己的立場,甚至為此放棄了唾手可得的王位,要知道甯岐之前為了這個王位付出了多少?

現在一切都變得清晰起來,沈浪這個人的形象一下子就立體豐滿了起來.

他真的不像是一個君主,哪有一個君王為了保護自己的屬下冒著生命的風險,哪有一個君王為了去救生死未卜的部下而把自己置身于險境之中.

這才是無數人願意為他赴死的原因,不僅如此,三年前多前當他身份暴露的時候,本以為會天下會殺得人頭滾滾,但沈浪依舊把自己交到甯寒和姬璿的手中,保護十幾萬追隨者一個不死.

而且,任盈盈面對自己的父親,難道就真的完全沒有察覺嗎?她可是如此敏感的人啊.並不是這樣的,只不過是內心深處不願意承認而已.

然後,她閉上了眼睛.

這個時候的沈浪反而沒有給出任何承諾,比如我一定能夠治好你之類的話.

她開始陷入了回憶,回憶從小到大的許多瞬間,回憶那個成為行尸走肉的母親.

任盈盈的母親是大炎帝國長公主,如今皇帝的親妹妹,原本是要嫁給姜離的,甚至雙方都已經有婚約了,按照之前的曆史,姜氏和姬氏是世世代代聯姻的.但姜離卻算是悔婚了,他迎娶了那個最愛的女人,也就是沈浪的親生母親.

而這位姬公主就被嫁給了浮屠山之主.任盈盈的母親非常美,甚至當時有大炎帝國第一美人的美譽,否則也不會成為姜離的未婚妻的.而且她當時的身份和如今的姬璿公主有一點類似,算是大炎皇帝在六大超脫勢力中的代言人.

哪怕成為行尸走肉之後,她也依舊很美.

在任盈盈記憶中,父親對母親非常好,甚至好得讓人感動.

因為剛剛生下任盈盈母親就失去了所有的神智,所以從她有記憶的時候開始,母親姬公主就是一個不會說話,沒有表情的絕世美人,就像是一個柔軟的雕像一般.

有一個畫面永痝ㄞB現在任盈盈的腦海之內,那就是父親為母親洗澡.

每天都要洗,而且一洗就是半個時辰左右,恨不得將每一寸都洗得干乾淨淨.而且在為她洗澡的時候,目光充滿了無限的狂熱和溫柔.這個畫面真是充滿了神聖的儀式感,癡情得難以言表.

而且浮屠山主之後再也沒有迎娶任何女人,也沒有生下半個兒子.這讓任盈盈覺得父親更加癡情絕對,簡直天下無匹.

所以父親為母親洗澡這一幕畫面在她腦海內清晰而又深刻,甚至其實不是一副畫面,而是無數次畫面,只不過每一個畫面幾乎都一模一樣,所以給人感覺只有一幅.

但是長大之後,任盈盈了解得漸漸多了.

首先她知道,像母親這種情況下是不適合天天洗澡的,因為她失去了所有神智,大腦本來就退化得厲害,天天洗熱水澡會讓血液滲于皮膚毛細血管,而造成腦部供血缺少,這就是為何熱水澡洗久了會覺得頭暈的原因.

其次就算大夏天的時候,也一定會用溫度比較高的水給母親沐浴,每次都有半個時辰,這對母親的大腦更加不利.

如果是想要妻子恢複神智的,他會這樣做嗎?

還有,任盈盈覺得父親為母親洗澡時候的目光也是不對的,那種狂熱仿佛充滿了占有/欲,而不像是正常夫妻的感情.

不僅如此,每一次沐浴他都必須讓母親絕美的身體白里透紅,仿佛這樣就充滿了活力.

而且每天他都要牽引著母親的身體做大量的運動,這個理由任盈盈也懂,如果長期躺著的話會出現肌肉萎靡退化.但是她父親為母親做的牽引動作卻非常全面,甚至運動量非常大,不但讓她四肢不退化,而且還要讓她的身材保持最完美的狀態.

對,這不是愛,而是徹底的占有.他從來都沒有想要過讓母親恢複神智,只是要讓她保持絕對的美麗.

甚至她還知道,她的父親和母親床/事的頻率非常高,這並不是她有意要知道,而是在很小的時候無意之中發現,當時什麼都不懂的.

她的母親一名完全失去神智的女人,如同一個行尸走肉了,試問又有哪一個丈夫會依舊每天索取呢?這是不是更像是一種報複性占有?很多記憶不敢深究,否則地獄和天堂只有一線之隔,天使和魔鬼也只有一線之隔.

任盈盈公主久久沒有發出聲音,而是任由淚水滑落臉龐,很快她透明的臉龐上出現了幾道被灼燒過的痕跡,哪怕是自己的眼淚都承受不住.

"我答應你……"任盈盈開口無聲道:"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沈浪點頭.

任盈盈道:"我不要求你救我,也不不奢求我能夠恢複正常,不抱希望也就不會絕望.我也沒有想過要救醒我的母親,因為我知道這個世界上最最不能奢求的就是奇跡.我唯一的條件就是,未來你將我母親解放出來,就算是行尸走肉,也讓她做一個有尊嚴的行尸走肉,不會每天都如同一件人偶一樣被把玩,被褻瀆,被玷汙."

人偶?任盈盈這句話說得非常准確.

此時浮屠山主的妻子姬公主確實像是一個人偶,就像是一個百分之百逼真度的矽膠娃娃,而且每一次用完之後都要大量的清洗和保養.

"走,趁著我還有權限."浮屠山公主直接起身,朝著外面走去,而沈浪依舊留在這個大墓室.

"公主殿下,您要去哪里?"果然她剛剛走出這個大墓穴的門,立刻幾個身影閃現了出來.

任盈盈眉頭一皺.

"公主殿下,您的身體太特殊了,只有在這個大墓穴之內才最有利,外面的空氣太渾濁了,會傷害您的身體和皮膚的."幾個浮屠山的女嬤嬤躬身道,態度無比恭敬,目光無比的疼愛.

之前任盈盈每一次想要走出來,都是被這種目光阻擋回來的,因為她不願意讓這些人難做.

"我在這個大墓穴呆得太久了,想要走出來稍稍透一口氣."任盈盈道.

"不行,千萬不行,您是金枝玉葉,不能有一點點傷害的."幾個武功高強的嬤嬤立刻跪了下來擋住了任盈盈的去路.

"如果我一定要走出這扇門,難道你們要動武嗎?"任盈盈問道.

"老奴不敢,老奴不敢."幾個嬤嬤道,然後立刻就有一道身影飛快地離開,顯然是要去稟報浮屠山之主.

為何要如此?有必要反應這麼過激嗎?

"好了,我不出去就是."任盈盈道,然後她退回到大墓穴之內.

跪在地上那個嬤嬤長長松了一口氣,但是那個跑出去回報的人影依舊沒有停下腳步,甚至開始加速.

這更不正常,我只是想要出這個大墓室之門,而不是要出這個地下城,而且我已經說了我不出去了,我妥協了,你還要跑出去彙報,你們在擔心什麼?

任盈盈輕輕歎息一聲.

"嗖嗖嗖嗖……"

她閃電一般出劍,直接將跪在地上的那四個嬤嬤腦袋全部刺穿.

接著她袖子輕輕一甩,仿佛一道金線飛了出去,光芒一閃,那個要沖出去報信的人直接從空中墜落,直接死去.

沈浪在後面看呆了,任盈盈很敏感,能夠識別沈浪的真偽,而沈浪也很會看人的,他知道任盈盈是一個非常敏感,偏激的人,因為特殊的生活環境,使得她做事手段和尋常人不同.但是也沒有想到她如此激烈果決,一旦下了決心之後,就毫不保留.仿佛在她的世界不是黑就是白,沒有第三種顏色的存在.

而且按照沈浪的計劃,是要利用浮屠山之主不在的這段時間,任盈盈利用自己的身份游刃有余,悄悄把他帶去巨型上古遺跡之內.

但沒有想到,這個任盈盈的手段如此直接,直接動手殺人,完全和沈浪的計劃不符合.

"盈盈,停,停,停……"沈浪道:"你打算怎麼帶我去上古遺跡?"

"嗖……"任盈盈又閃電一般出手.

頓時從黑暗處有墜落下來幾個人,全部都是監聽者,時時刻刻竊聽大墓室內的一切.

"你先說你有什麼計劃?"任盈盈問道.

沈浪道:"我……我可以扮成女人的,比如成為你的侍女."

任盈盈道:"你還是扮演成為白玉京的使者吧,身份越高越神秘,越不容易被揭露."

沈浪一愕,扮演成為白玉京使者?

他如何制造出白雪飄飄的結果?如何寒氣逼人?再說白玉京女使者憑什麼跟著任盈盈離開這個這個地下城,如何向外面的浮屠山軍隊的解釋?

"為何要解釋,我是浮屠山的少主,已經有人知道白玉京使者造訪我們浮屠山,有誰敢攔截白玉京的人?有誰敢攔我?"任盈盈道.

然後,她翻找出來一身裙子道:"你穿上."

沈浪穿上了雪白的裙子,接下來她帶著手套,為沈浪梳理出了和白玉京女使者一模一樣的發行.

最後是白雪寒冰面具.

面具任盈盈有很多,因為她大部分時候不是戴著面具就是戴著面紗.

不過白雪寒冰面具太特殊了,她實在是沒有的,最後找到了一張寒玉面具,戴在沈浪的臉上之後,立刻一股冰寒襲來.

裝扮完畢之後,任盈盈也稍稍驚呆了.

她真是無心之舉,但……沒有想到這麼像.

首先沒有想到沈浪穿上女裝之後,非但沒有破綻,反而比女人還要美麗,簡直不敢置信.

另外沈浪和白玉京女使者真的很神似,加上穿著一樣的裙子,戴上類似的面具,真的如此之像.

"那個白玉京的女使者是不是你的某個姐姐,或者妹妹?"任盈盈問道.

沈浪道:"我都說過了,我母親是白玉京公主,不過你也看出來了,我在白玉京絲毫沒有分量的,贏無缺說得對,如果白玉京想要保我的話,三年前我就不會被如此追殺而他們如此熟視無睹的."

接著,沈浪低頭看了一眼道:"我是不是應該找個什麼東西墊一墊前面胸口啊?"

"不用."任盈盈道:"白玉京使者也很平,你穿女人的衣服沒有任何破綻,就算全面是徹底平的也沒有破綻!"

任盈盈戴著手套,把她殺掉的幾個人堆在一起,用匕首在每個尸體上切開了一個口子,然後拿出一個瓶子,倒入了一點點綠色液體.片刻之後,這些尸體化作了一灘膿水.這才讓人記起來,她的身份是浮屠山公主,甚至她的身上還在培育著天下第一蠱蟲.

接著,她又在這些尸體化成的膿液上倒入了一種火紅色的液體,一把火扔下去.

"轟……"一團綠色火焰冒起,這些人尸體膿液熊熊燃燒,轉眼之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徹底人間蒸發了.

"走吧."任盈盈道,然後她朝著前面跑去,沈浪在後面追.

他實在是太慢了,任盈盈二話不說,直接一把將沈浪夾在肋下,如同一道煙一般飄了出去.這又讓人想起她的武功超級高,甚至不亞于甯寒,越變異武功越強.

"不能帶苦頭歡,他已經成為一個戰斗機器了,現在不是救他的時候,此時的他反而是安全的."沈浪還沒有問.任盈盈就直接開口道,她真的很聰明.

就在任盈盈帶著沈浪不斷往前飄去的時候,忽然前面一個身影攔在那里,正是監視沈浪的那個雄壯女武士.

"你,也要攔我嗎?"任盈盈公主問道.

那個雄壯女武士面孔一陣抽搐,看了一眼被任盈盈夾在腰下的沈浪,這……這女人是誰?

沈浪朝著她招了招手道:"嗨."

這,這是沈浪那個人渣?頓時雄壯女武士毛骨悚然,懷疑人生.

足足三秒鍾後,雄壯女武士拔出大劍道:"我一路為公主殿後."

任盈盈點了點頭.

然後帶著沈浪來到了這個地下城的出口處,外面就是幾千級的台階.

任盈盈將沈浪放了下來,朝著他看了一眼.

我懂,扮演白玉京女使者,講究的就是傲慢,逼格.

這玩意,沈浪瞬間就有.

任盈盈一開始還擔心沈浪的步伐和儀態會有破綻,結果……看沈浪走路,差點要瞎了眼睛.

簡直完美!至少在走路上,如果進行白玉京使者模擬大賽的話,她本人只能得到第二名.

沈浪完全根據智腦錄下來的結果,一模一樣模仿的,精確到每一毫米,當然毫無破綻.

"轟隆隆……"

走到台階的盡頭,這扇地下城之門打開,超過三米厚的巨門,簡直讓人匪夷所思.

剛剛走出來的瞬間,頓時幾百雙目光望了過來,這是浮屠山的一個秘密基地,甚至這個地下陵墓完全就是為任盈盈而准備的,她性子很冷,所以地下陵墓的人並不多.

但是地面上,卻又不計其數的浮屠山武士,還有無數的頂級武者,幾十名特種武士.

見到任盈盈的瞬間,他們一下子有些呆了,因為這位公主殿下從未出來過.

而且,公主殿下身邊還跟著白玉京的使者,這是怎麼回事?

他們為何知道這是白玉京使者?因為她當時出現的時候,簡直驚豔絕倫,任何人都不會忘記.

這是南方,炎熱無比,但那天竟然飄起了白雪,而且空氣變得無比嚴寒.

"拜見公主殿下."頓時,幾十名浮屠山武士首領上前直接跪下.

此時是黑夜,太陽還沒有出來,所以任盈盈勉強還可以承受,但外面的空氣對她都有巨大的傷害,她已經覺得非常不舒服了,不斷皮膚灼痛,而且呼吸難受.

"准備雪雕,另外派人去浮屠山稟報父親,我有十萬火急之事帶著使者南下."任盈盈完全用不容置疑的口氣道.

地面這些武士的職責是不同的,他們沒有監視任盈盈的使命,他們的任務就是保護這個秘密地下陵墓.

"是!"

片刻之後,三只雪雕出現了.

不過沈浪沒有騎過雕,他非常高冷地和任盈盈騎在同一只雪雕上,旁邊人顯得有些錯愕,白玉京使者會和人共騎?但是這事咱不懂,也不敢問,這些高高在上的超級大人物都是隨心所欲的,不拘一格.

就這樣任盈盈帶著沈浪,還有雄壯女武士騎著兩只雪雕,朝著南部海域的上古遺跡入口飛去.

………………

三個時辰後,距離南部海域的上古遺跡入口還有不到一千里的地方,任盈盈帶著沈浪降落.

"換上你自己的衣服,然後我要把你裝入棺材里面帶入上古遺跡之內."任盈盈道:"你說得對,我父親對你的建議非常心動,他確實想要利用你打開那些秘密實驗室.但是不想冒這個風險,要等到你徹底成為廢人之後,才會施行這個計劃."

沈浪頓時想起了浮屠山之主說的話,真是冠冕堂皇啊,又是不願意冒進,又是要腳踏實地,從來都沒有想過利用沈浪的權限去開啟什麼秘密實驗室.他說這些話的時候,真是顯得真誠啊.

一刻鍾後,沈浪又換回了自己的衣衫,被撞在一個玉棺內,雄壯女武士扛在肩膀上.

然後,三個人再一次乘雪雕朝著南部海域上古遺跡飛去.

越靠近南部海域上古遺跡的入口,天上的雪雕越來越多,海面上的戰艦也越來越多,而且有的竟然是上古戰艦.

僅僅這片海域上,浮屠山表現出來的海軍就已經無比強大,真的遮天蔽日一般.

老天爺,這三年時間他們究竟從上古遺跡內挖出了多少寶貝,多少武器出來啊?

……………………

浮屠山北部,浮屠山之主和贏廣正在進行某一個重要的交接儀式.

大約在十年前,贏廣搜集新乾王國剩余的特殊血脈者,還有潛在的血脈蛻變者,全部交給了浮屠山代為培養.

不僅如此,還有空白零血脈者,其他林林總總,總之有改造空間的血脈者,全部進行超大規模的收集,然後送去浮屠山進行改造實驗.

而一旦改造出來的特殊武士,浮屠山得百分之七十,贏廣得百分之三十.如今又一批全新特殊武士進入了新乾王國的軍隊,整整兩千人.

這些特殊武士雖然不如特種武士那麼強大驚人,但也遠超血魂軍,因為浮屠山在血脈改造上走得更加極端,更加急功近利,當年姜離覆滅之後,在血脈方面獲得最多姜離成果的便屬浮屠山了.

所以當沈浪當時利用空白零血脈者打造涅槃軍武士的時候,浮屠山又是不屑又是緊張.

不屑是因為覺得沈浪那是小孩子的游戲,緊張是因為他們覺得這是浮屠山的專屬,不容別人侵犯,所以他們派出吳絕來警告沈浪,徹底上交所有關于涅槃軍的改造資料.

"任兄,沈浪真的失去大部分記憶了?而且大腦內部的自我意志,漸漸被閹割消退了?"贏廣道.

浮屠山之主道:"我們那個能量裝置,有出過意外嗎?"

贏廣想了一會兒,搖了搖頭,確實沒有出過意外,任何人被那個裝置的能量漩渦襲擊之後,要麼死,要麼失去了所有的記憶,要麼成為了行尸走肉.

"任兄,你還是足夠果斷."贏廣道:"萬一差錯了一點點,徹底摧毀了沈浪的精神,那龍之悔就再也無法被激活了,我們就徹底失去戰略威懾力了."

"事實證明沈浪依舊可以激活龍之悔,當時我們讓他激活了一支真的龍之悔,然後擋住他視線,卻發射出一支假的龍之悔朝著他的化工基地飛去,在他看來他的化工基地爆炸了,他卻沒有絲毫反應."浮屠山之主道.

這件事也是真的,不是浮屠山對化工廠手下留情,而是覺得不值當花費一支寶貴的龍之悔.

浮屠山之主道:"動他的腦子,這不得已而為之,他已經步步緊逼了."

沈浪口口聲聲說能夠在能量漩渦中找到拯救任盈盈公主的辦法,確實將浮屠山之主逼到了某個角落.

他扮演的可是無比疼愛女兒的絕色,眼看著拯救女兒的機會就在眼前,又那個父親願意放棄嗎?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機會?

再有沈浪太過于狡詐了,如果能夠一勞永逸地徹底解決他的智慧狡詐,但是又保持他靈魂精神的完整度,那就再好不過了.

所以浮屠山之主將計就計,上演了感人肺腑的拯救任盈盈一幕,但實際上是為了摧毀沈浪的大部分記憶,徹底瓦解沈浪的聰明智慧.當然因為擔心直接把沈浪變成行尸走肉,徹底失去了精神靈魂,他不敢把這個上古能量武器開到最大,只敢開到百分之三十左右.

如此一來他就一箭雙雕,不但徹底瓦解沈浪的詭計,而且還讓任盈盈徹底絕望,對自己恢複正常不再有任何遐想.

贏廣其實很疑惑,他覺得沈浪如此智計無雙,怎麼會輕而易舉被摧毀大腦記憶,摧毀記憶?

但是他絕對相信浮屠山之主,在這方面任何人想要欺騙過任宗主都是不可能的.沈浪明明記憶完整,但是想要在他面前扮演失憶的樣子?完全不可能的,絕對瞞不過任宗主的火眼金睛.

那麼是這樣嗎?

還真是這樣.

沈浪那些失憶的表現,還有那種失魂落魄,那種抑郁麻木,全部都是真的.因為浮屠山之主太狡詐,太厲害了,在他面前演戲根本不可能成功.

沈浪在闖入所謂這個能量漩渦之前,就已經給智腦下達了指令.在沖入能量漩渦瞬間,智腦徹底屏蔽沈浪的大腦,這樣也就不會受到任何傷害了.

這種能量漩渦是一種上古武器,專門用來對付人的大腦,用最暴力的手段瓦解人的記憶和意志.

但就如同一台電腦,就算病毒再厲害,我電腦不開機,你總攻擊不了我吧.

等到沈浪蘇醒之後,智腦根據沈浪之前的指令,一點點開放沈浪的腦部記憶.就仿佛一台電腦,之前把大部分硬盤都屏蔽了,一點點解鎖.

所以,沈浪的失憶是百分之百的真實,也只有這樣才能徹底瞞過浮屠山之主,因為對方實在太強了.

"任兄,你打算什麼時候利用沈浪去開啟上古遺跡內的那些秘密實驗室,秘密基地?"贏廣仿佛漫不經心問道.

"不急."浮屠山之主道:"這個時候我們仿佛要求穩,而不能冒進,把現有的東西吃透,再一點點挖掘新的東西."

"是,任兄考慮得周全."贏廣道:"沈浪的記憶沒有徹底消失,只是失去了大部分,剩下的變成了碎片,那麼可有說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浮屠山之主目光望過來,笑道:"怎麼?贏兄?你擔心沈浪說出什麼不該說的東西嗎?"

此人還真是敏銳啊.

贏廣道:"任兄說笑了."

浮屠山之主搖頭道:"說了一些比較秘密的詞語,比如索倫大帝,又比如失落國度廢墟,又比如魔鬼大三角,又比如嫘祖……"

贏廣道:"就再也沒有別的了?"

在贏廣看來,龍蛋在沈浪的記憶中一定會非常深刻,所以哪怕成為記憶碎片,這也是一片非常閃亮的碎片,很容易被撿起來.

浮屠山之主面孔凝重起來,緩緩道:"贏廣兄,你究竟想要說什麼?"

贏廣道:"他沒有說出讓你徹底震撼的名詞?"

浮屠山之主搖了搖頭.

贏廣閉上眼睛,他的話根本不敢點破,因為龍蛋這個詞他半個字都不能透露.但是沈浪記憶爆裂之後,也就不存在保密了,所以龍蛋這個詞從他嘴里說出來的概率會非常高.

但沈浪卻沒有吐出這兩個字,證明了什麼?

"任兄,沈浪這個奸賊再和你演戲,我沒有任何證據,但我有一種直覺,他在和你演戲."贏廣顫抖道.

浮屠山之主臉色微微一變,深深地看了贏廣一眼,很顯然對方有秘密在對他隱瞞啊.

但這個時候不重要了,他猛地一揮手,天上一只巨雕俯沖而下,浮屠山之主飛快躍上巨雕,用最快速度朝著南部海域的上古遺跡飛去.

快,時間一定要快.否則就來不及了.

如果沈浪用一種前所未有的方式在裝失憶,那後果就太可怕了.

代表他看穿了一切,代表著接下來局面會徹底失控!

果然,僅僅幾個時辰後.

空中迎面飛來了一個守衛地下陵墓的特種武士,在距離浮屠山之主還有很遠的時候,他就道:"宗主,公主殿下讓我來稟告你,她有十萬火急的事情帶著白玉京使者南下."

浮屠山之主面孔猛地一顫.

不好,最壞的事情發生了!

沈浪這厮要逃跑,他要利用女兒穿過能量漩渦,他想要去金剛峰上古遺跡,他想要去救矜君.

十萬火急,十萬火急!

希望一切還來得及,希望還阻止這個小賊穿過能量漩渦.

浮屠山之主直接俯沖而下,直接降落在浮屠山的一個秘密基地上.

"龍之力發射裝置准備,把我朝著南邊發射."

特種武士頓時完全驚呆了,宗主那麼瘋狂嗎?騎著白雕飛行都來不及?竟然要用龍之力發射他的身體?

快,快,希望還來得及,千萬不能讓沈浪跑了.

……………………

注:第二更送上,拜求月票,拜求支持,叩謝諸位恩公,謝謝大家.

上篇:第527章:拯救浮屠公主!驚天真相!(求月票)    下篇:第529章:沈浪任盈盈狗男女!驚豔奇跡!(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