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32章:天大收獲!上古至寶!(求月票)   
  
第532章:天大收獲!上古至寶!(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矜兄,祝紅雪犯下了一個不可饒恕的罪孽."沈浪道:"他放火焚燒天絕山的時候,幾乎把沙蠻族幾千里的原始森林都燒光了,最後天降幾天幾夜的大暴雨才將大火澆滅,但是沙蠻族的森林有八成已經消失了."

矜君面孔抽搐了一下,這毫無疑問是一場巨大的災難,這些原始森林至少幾千年了,甚至更久,而且森林里面有多少生物?幾千萬,幾億?這一把大火,幾乎造成了幾千里的生態滅絕.

矜君心痛到幾乎抽搐,因為這是他的大南國,他的幾千里江山.

足足好一會兒,矜君道:"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這是一場災難,但……也是一場新生.如此一來,陛下將來一統整個東方世界的時候,我大南國能夠更快地融合進東方世界文明了.至少沙蠻族也可以種田了,而不是完全靠狩獵和采集,不用再過原始部落一樣的生活了."

這就是矜君,不管什麼事情都能用戰略的視野去觀察.

他的話某種程度上是正確的,如果是在東方世界的西北,一旦發生大火燒掉原始大森林的話,那就是一場巨大的災難,會給整個土地帶來不可逆的傷害,造成永久的生態毀滅.但沙蠻族位處于南方,而且靠近海邊,典型的高熱高濕地帶,就算所有森林都被燒光了,用不了多少年這里無數的生命又會複蘇.

還有沙蠻族的戰斗力明明很強大,為何過去幾百年從來成為不了一個強大的國家,就是因為大山和森林的阻隔,使得部落和部落之間很大程度上是互相隔絕,距離超過三四百里基本上就失去了交流的可能性.

而且無處不在的原始森林阻止了城市的誕生,也阻止了耕種文明的繁衍.

沈浪道:"我的怒潮城雖然很小,但是內政已經越來越繁複,事情越來越多,我是一個懶散的人,所以你這個大南國王就先在怒潮城幫我,先做一段時間的宰相吧,當然你要是嫌棄宰相這個稱呼不好聽,我可以改為帝主之手,或者皇帝之手."

這在東方世界是沒有先例的,就如同晉國之王永遠不可能去大炎帝國擔任內閣首相一般.不過在西方世界這是很普遍的,西侖王朝麾下某個公國君主就可能去帝都內閣擔任首相.

"臣遵旨."矜君道:"有大乾王朝,才有南國,才有沙蠻族的國度,臣會竭盡全力為大乾帝國服務,然後再去建設我的大南王國."

接下來,沈浪把他返回東方世界的事情一一告知,矜君不由得歎為觀止,沒有想到沈浪返回東方世界僅僅不到一年,就已經取得了這麼大的勝利.

不但奪回了怒潮城,而且還保住吳楚越三國,而且整個東方世界竟然出現了三分天下的局面.

沈浪道:"浮屠山之主警告我,十天之內他就會集結大軍攻打怒潮城,將它從這個世界上抹去,你覺得這個可能性有多大?"

矜君沉吟良久,道:"臣覺得,單純從戰略利益而言,贏廣和浮屠山出兵滅掉我們怒潮城是不智的.隨著贏無冥代表浮屠山出席超脫勢力議會這件曆史性事件的發生,天下正式三分.盡管浮屠山和新乾王國正式結合,但臣覺得目前還是大炎帝國最強,維持天下三分的局面,應該對贏廣和浮屠山也最為有利."

"任何天下三分的局面,都應該是兩弱聯合對抗第一強者,這樣的結構才是最穩固的.但我們實在是太特殊了,大乾帝國和新乾王國完全是你死我活的關系.原本我們和浮屠山是有真正的合作空間的,但在浮屠山之主眼中我們太過于弱小了,而且您擁有激活並且發射龍之悔的能力,所以他只想徹底控制您,這也失去了兩家聯合的可能性."

"歸根結底,浮屠山之主和贏廣都不想真正殺了您,而只想徹底俘虜您,並且摧毀您的智力和意志,單純作為一個發射龍之悔的工具.所以我覺得他們攻打怒潮城一定會發生,哪怕怒潮城對他們其實沒有價值,甚至攻打下怒潮城還有悖于他們的戰略利益,但為了讓您出現並且屈服,他們都會這樣做."

這和沈浪的判斷也一致.

沈浪道:"那你覺得大炎皇帝陛下此時正在想什麼?他一直都在閉關不出,難道單純就是為了讓我們和贏廣,浮屠山斗得兩敗俱傷,他再來坐享漁翁之利嗎?"

矜君搖頭道:"大炎皇帝在想什麼,臣真的就無法揣測,神龍見首不見尾,我想天下也沒有幾個人能夠揣測得出大炎皇帝的思維.但臣覺得,他始終是那個最強大可怕的敵人,姜離陛下如此強大都敗在他的手中,對此人再怎麼高估也不為過."

"還有一點,白玉京使者竟然出席了這一次的超脫勢力議會."矜君道:"我們的信息太蒙蔽了,不知道這一次超脫勢力議會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議題是什麼?但臣覺得這次議會一定非常重要,甚至關系到世界命運,但距離世俗王權有非常遠."

沈浪點了點頭,矜君和他的判斷幾乎一模一樣,而且他的形容非常精確.

之所以說這次議題非常重要,關乎世界命運,甚至決定未來百年的走向,這是基于兩個原因進行判斷的.

第一,白玉京難得派遣使者參加了這次的超脫議會,而且這個使者的級別還很不低.

第二,大炎帝國很想把這次超脫議會延期進行,至少等到怒潮城被徹底龍之悔抹去再正式進行,因為浮屠山和贏廣可是想要借助這次超脫議會鬧事,向整個東方世界發出脫離大炎帝國的強烈信號,但大炎帝國終究沒有延期,而是如期舉行.

另外,之前顯得非常淡薄神秘的懸空寺之主也參加了.左辭閣主完全退出了越國,孤注一擲去萬里大荒漠,按說也可以不參加這次超脫議會,但他還是去了.

所以,這次超脫勢力議會一定非常重要,而且肯定做出了某種關鍵性決策.

但是它距離世俗王權又很遠,因為贏廣和浮屠山的的步驟沒有受到影響,而是繼續走向了自立之路,繼續和大炎帝國對抗.

那麼如何比喻這次超脫勢力議會的內容呢?

大概就相當于現代地球在幾光年之外發現了一個外星文明,但是又不知道這個外星文明的級別,有可能非常弱小,所以未來這個星球會成為地球的殖民地.又或者這個外星文明的級別非常高,足夠毀滅地球.

這件事情肯定能夠上升到最高戰略級別,直接關乎地球的命運.但中美兩國會因為這件事情而停止斗爭嗎?不可能的!

矜君道:"陛下作為天下之主,還是非常有必要知道這次超脫勢力議會的內容,這對大乾帝國未來的未來,會非常重要,不謀萬世者,不足謀一時."

沈浪點了點頭,有些事情看起來仿佛非常遙遠,毫不關己,但等到你想要去關心的時候,或許就已經晚了.

兩個人一路交談,一路盤旋而上,朝著金剛峰上古遺跡的頂端走去.

海拔五千多米,盤旋而上的話,真的很遠很遠,一開始沈浪還走路,後來實在走不動,直接騎馬.

"這戰馬也是外面帶進來的?"沈浪問道.

矜君點頭道:"對,而且還是羌國支援的戰馬,原本個頭非常小,但是進入這里之後,竟然變得雄壯高大起來,速度和耐力都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兩個人越爬越高,幾個時辰後,終于到達了這個遺跡的頂端,來到上古神廟的大門前.

果然又是一個能量漩渦,但是又稍稍不一樣.

之前那個能量漩渦是一個直徑三十米的圓形,而眼前這個能量漩渦就是一扇門形狀,高三十米,寬十五米左右.

沈浪道:"當時嫘祖帶著你們進入金剛峰上古遺跡的時候,是如何開啟入口的?"

矜君搖頭道:"不知道的,因為她直接帶著我們進去,等我們看到的時候,那個入口已經開啟了,不知道之前是何種狀態,究竟是一扇門,還是能量漩渦."

來到這個上古神廟入口的能量漩渦面前,矜君拿出了一支匕首,輕輕朝著那個能量漩渦入口一扔,那支匕首瞬間灰飛煙滅,甚至很驚豔恐怖的效果啊.

事實上沈浪有點不解這個能量漩渦的構成,它實在是太強大了.但如果時時刻刻要維持如此強大的能量應該不可能啊,哪怕上古文明也很難做到吧.

所以它應該也是一種觸發機制,平時只是保持待機狀態,能量消耗非常低.但如果檢測到有物體侵入的時候,它立刻釋放出強大的能量,摧毀一切.

"陛下,您能夠感覺到他的危險嗎?"矜君問道.

盡管沈浪之前曾經穿梭過一個能量漩渦,但眼前這個他能不能進入?萬一不行,沈浪發生危險,那矜君覺得自己就萬死莫辭了.

這一點沈浪也不敢完全確定,而且他的X光眼和智腦都無法檢測出這個能量漩渦的任何端倪.萬一出現意外的話,那他的身體可就直接灰飛煙滅了.

而且沈浪發現了,眼前這個能量漩渦的顏色是不一樣的,之前南部海域上古遺跡盡頭的那個能量漩渦是綠色的,而眼前這個是藍色的,這證明了什麼?

這個能量漩渦所需要的權限更高?那沈浪還能不能順利穿過?

于是,他直接伸出手去觸碰這個能量漩渦,頓時間矜君幾乎屏住了呼吸.

結果,沒有任何意外發生.

沈浪的手輕而易舉地穿過了這個能量漩渦,沒有任何危險.

矜君長松了一口氣,心中也不由得大喜,不是因為沈浪能夠進入這個神廟,也不是沈浪能夠得到某種寶物,而是證明了沈浪在上古遺跡中擁有超高的權限,這更加證明了他是天命之主.

"我在外面等候陛下."矜君道.

沈浪點了點頭,然後直接走了進去,穿過了能量漩渦.

依舊沒有任何感覺,就仿佛穿過普通的光幕一般.

此時就算沈浪也有一種感覺,他就是天命之主.

跨過能量漩渦就,進入神廟之內,沈浪始終閉著眼睛,因為他需要先在內心構思這個神廟內部的情景,然後再睜開眼睛驗證是不是和他想象中一致.

在他的構想中,這個上古遺跡神廟之內應該是神秘恢宏,如同無數影視作品中的那樣,完全顛覆人類的想象力,如同地獄,又如同天堂.

或許有巨大的神靈,又或者有強大的神獸,無數的寶物,不可思議的神秘裝備等等.

抱著這種幻想,沈浪緩緩睜開了眼睛,然後不由得一陣錯愕.

這,這就是上古神廟?

………………………………

這個神廟和沈浪想象中完全不一樣.

它確實很大,非常空曠.

但是里面幾乎什麼都沒有,簡樸到了極致.

外面的房屋和雕塑是如此的精致,甚至道路都如同玉石鋪成的一般.但是這神廟之內的一切,就是普通的石頭,就仿佛是隨便從那個山中開采出來的石頭.

沒有神獸,沒有無數的寶物,幾乎什麼都沒有.

只有一個巨大的雕像.

這就是神廟供奉的神?但它是什麼神靈啊?

這個雕像高五十米左右,是一個雄壯而又猙獰的男人,人面蛇身,頭發赤紅,瞳孔金黃,充滿了毀滅的氣息.

沈浪不由得疑惑了,在西方世界的失落國度和魔鬼大三角他知道有人面蛇身的美杜莎女王,甚至還有美杜莎女皇.而且這個美杜莎女皇僅僅一個光影就能夠吸引幾百萬海怪迷醉流淚,一動不動,甚至將生死完全置之度外.

但是美杜莎只有雌性,沒做雄性的啊.那眼前供奉的這個人面蛇身的巨大雄性,又是什麼生物?

為何上古帝國要專門建造這麼一個巨大的祭城來供奉他呢?

所謂的金剛峰上古遺跡,完全是一個陵墓,這座上古城市里面的一切都是假的,就如同秦始皇陵墓里面的江河湖海是假的,房子宮殿也是假的,甚至軍隊也是石頭雕成的兵馬俑.

如此巨大的城市,完全就是為了供奉這一個神靈雕像?那它在上古文明的地位又有多高?

巨大神廟大殿里面,除了這個人面蛇身的神靈雕像之外,還有一個人!

在巨大神靈雕像面前,這個人顯得尤其的渺小,他卑微地跪在地上,目光充滿了絕望.

這個人不是雕像,而是上古人類,只不過它也成為化石了,因為沈浪用X光掃描之後,能夠看到他體內有五髒六腑.

如果讓沈浪來形容眼前這一幕,那就是世界末日降臨之時.

這個上古人類的地位應該非常非常高,但是他的帝國已經要遭遇滅頂之災,所以他來請求神靈的庇護,然而這個神靈並沒有顯靈,他的帝國還是毀滅了.

之前在祝氏家族的那個秘密基地中,他也發現了幾個上古人類的化石.

不過眼前這個人的地位應該更高,因為沈浪看到了王冠,但這個王冠也仿佛成為了化石,完全和他的身體融合在一起.

沈浪不由得陷入了疑惑,眼前這位王者究竟遭遇的是什麼末日?西方世界美杜莎女皇的入侵?在祝氏秘密基地確實像是這樣,因為那幾個上古人類最終放棄了發射龍之悔,而且他們完全是在某個瞬間變成石頭,所以表情是鮮活的.

然而眼前神廟內的這個王者,他的表情卻是死寂的,仿佛是漸漸凋零,漸漸變成了化石.所以這個王者的絕望更甚,仿佛不是面臨不可戰勝的敵人,而是文明之毀滅.

…………………………………………

沈浪很快就將這些思緒拋開,不在去探索眼前這一幕的含義,也不去探究當時的上古世界究竟發生了什麼.

關鍵是寶物啊,他要寶物啊.

這個神廟的等級應該非常高啊,如此巨大的陵墓啊,怎麼也要有寶物的.

別說秦始皇陵墓了,就算是曆史上其他皇帝的陵墓中也寶貝無數,金銀珠寶只是等閑之物而已,甚至連玉璽這樣簡直連城的寶貝都有.

浮屠山開發的那個南部海域上古遺跡只是上古城市而已,就挖掘出了無數的上古武器裝備,無數的上古典籍.眼前這座神廟這麼高高在上,沒有一件寶物,這不合適吧?

沈浪找遍了整個神廟,甚至都動用X光掃描了,依舊一件寶物都沒有發現.

這,這真是見鬼了.

沒有寶物,你入口處弄個那麼高級別的能量漩渦做什麼?還搞得全世界人都進不來,只有我一個人能進來,結果進來之後里面屁都沒有.

這就相當于玩魔獸世界打一個大型副本,消滅最後一個BOSS之後,結果一件裝備都沒有爆.

但可惜,眼前這個神廟不是游戲副本,他是上古文明用來祭祀神靈的一個廟而已.

上古城市里面有武器庫,有秘密實驗室,有圖書館很正常.而神廟就是專門用來祭拜的,里面真就什麼都沒有.

片刻之後,沈浪將目光落在這個人面蛇身的神靈雕像上,或許它本身就是巨大的寶藏呢?

先用X光眼掃描,結果什麼都沒有發現,完全是神秘物質.接著沈浪拔出了匕首,嘗試切開這個神靈雕像的外殼.

靠,沈浪此人真是毫無畏懼啊,為了得到寶貝簡直是瘋了,這是上古供奉的神靈啊.

上古人類就已經這麼強大了,他們供奉的神靈就更加神秘強大了,你直接用刀割不怕遭到天譴嗎?

結果完全切不動,這神靈雕像的外殼不知道是什麼物質,哪怕最鋒利的匕首也切不開任何痕跡.

那怎麼辦?

總不能毫無所獲地出去吧?

接下來沈浪將目標落在這個跪在地上的上古王者化石身上.

之前上古秘密基地發現的那幾個上古人類化石,沈浪就全部搬走了,他們的血液擁有非凡的作用,可以用來提升地獄火的威力,而且還能用來發射龍之悔.

眼前這個上古王者地位更高,血脈絕對更高貴,說不定渾身都是寶,直接將他搬出去,或許也大賺了.

接下來,沈浪用盡九牛二虎之力,完全搬不動.

因為這個上古王者化石仿佛和地面完全融在一起了,就仿佛生根了一般.別說沈浪手無縛雞之力,就算他有千斤之力也搬不動啊.

既然搬不動,那就割開你的身體取走一些血液化石,說不定有大用,總之就是不能空手而歸.

接下來,沈浪將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完全切不開這個上古王者的化石皮膚,簡直比鋼鐵還要堅硬得多,沈浪手中鋒利無比的匕首直接就鈍了.

這是咋回事啊?之前龍之悔秘密基地那幾個上古人類化石很脆的啊,輕而易舉就切開了啊,而這個上古王者的化石,竟然刀槍不入.

切不行,那就用砸的.

"砰,砰,砰……"

沈浪揮舞著劍,狂砸狂砍,結果這支劍直接碎裂了.

對了,說起刀劍就不得不說這個能量漩渦的奇怪之處了,按說沈浪擁有極高的權限,能夠穿過能量漩渦不奇怪,但他的衣服和武器,也能夠帶著穿過能量漩渦.但這些東西單獨觸碰到能量漩渦的話,卻又直接灰飛煙滅,它究竟是如何判斷權限的啊.

總之,沈浪幾乎使盡一切手段都沒用,別說取不走這個上古王者的血液化石,就連一根頭發都拿不走,連他的衣角都切不走.

沈浪無奈地坐了下來,難道真的要空手而歸?真是不甘心啊.

但是他有沒有時間在這里面耗費,浮屠山之主和贏廣已經集結大軍要去攻打怒潮城了,沈浪必須在最短時間內帶著矜君大軍出去,尤其是他自己要最快速度返回怒潮城,只有他才有發射龍之悔的權限.

而且來金剛峰上古遺跡主要的目的,甚至唯一目的就是為了拯救矜君,拯救幾萬追隨者.

所謂獲取什麼寶物,本就是計劃之外的事情,有之當然驚喜,沒有也應該坦然.

但是沈浪在進入這個上古神廟之前,真的有一種預感,他會得到一件至寶,甚至比龍之悔還要珍貴的至寶.

接下來沈浪又嘗試搜索這個巨大神廟大殿的每一個角落,但依舊毫無所獲,別說什麼寶物,就連一個噩夢石,一卷上古典籍都沒有.

又嘗試了半個時辰,還是沒有任何收獲,沈浪放棄了.

出去吧,還是怒潮城的安危為重,他真的沒有時間在這里浪費,萬一耽誤了怒潮城的戰局導致災難發生的話,那簡直就是巨大的罪過.

沈浪歎息一聲,然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朝著神廟之外走了出去.

再一次來到了神廟門口的能量漩渦,穿過這個漩渦就正式出去了,而且根據沈浪的性格,短時間是不會再回來了.

忽然,沈浪腳步停了下來,接著快速走回到這個跪在地上的上古人類王者化石面前,仔仔細細觀察他的全身.

他的頭發,他的衣服,他的王冠都已經和身體融合在了一起,而他的身體又和地面融在一起,完全動彈不得,而且他身上的任何身外之物都已經變成了化石的顏色.

剛才他要出門的時候,感覺到一股不對勁,究竟是哪里不對勁?

沈浪用智腦搜索,很快得到了答案,這個上古王者的戒指有色差,盡管看上去這戒指也是石頭的,但卻和他身體化石有一點點差別,微乎其微,如果不是智腦的話,光憑肉眼的話很難分辨出來.

沈浪嘗試著取下這個上古王者的戒指.

結果……並不費力就取下來了,拿在手中.

這個上古王者身上的一切身外之物都和身體融合在一起成為了化石,唯獨這個戒指依舊是獨立的,那證明這個戒指非常牛逼?如此超脫?

沈浪捧著這只戒指,仔仔細細地觀察.

沒有任何異樣啊,它本身就仿佛是石頭雕琢成的戒指一般.

用X光眼進行掃描,結果什麼都沒有發現.

而且就連它的造型也非常普通,根本不像是王者之戒,就是一個指環而已,上面沒有鑲嵌任何寶石,也沒有雕刻任何銘文,放在現代地球這玩意可能連十塊錢都賣不出去.

但是,沈浪卻從它身上嗅到了一股神秘而又強大的能量氣息,而且是充滿鎮壓性的,任何生命在它面前瑟瑟發抖的氣息.

沈浪不由得想起了《指環王》里面的魔戒,那也是之尊之戒,卻是邪惡而又墮落的.

可眼前這個上古王戒不是這樣的,它沒有邪惡,也沒有正義光明,就只是強大,神秘,震懾.

他不由得屏住呼吸,就是這玩意了,它絕對比龍之悔更加寶貴,戰略級別更加高,盡管沈浪此時真的完全不知道它的作用所在.

那現在要不要戴上這只戒指?戴上去會有什麼後果?

因為這戒指的能量氣息確實有些驚人,哪怕沈浪這種膽大包天的瘋子都覺得畏懼,甚至有一種靈魂戰栗的感覺.

深深吸一口氣.

不管有什麼結果,但既然得到了這戒指,不戴上是不可能的,不管出現什麼異狀,我都認了.

我倒要看看,上古王者能夠戴的戒指,我能不能戴?我倒要看看,老子是不是天命之主,戴上去之後,是不是真的會灰飛煙滅?

接下來,沈浪二話不說,直接戴上了這支上古王戒.

"轟!"

瞬間沈浪腦袋之內仿佛瞬間有一顆核彈猛地爆開一般,閃爍著比太陽亮碩無數倍的光芒.

與此同時,沈浪的瞳孔綻放出驚人的光芒.

整個身體猛地一顫,然後直接倒下.

………………

注:諸位恩公還有月票嗎?真的非常需要,拜托大家了.

上篇:第531章:偉大一刻!天人嫘祖!上古神廟!    下篇:第533章:浪爺開掛!又要發大財!(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