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40章:凌遲贏無缺!贏廣顫栗!(求月票)   
  
第540章:凌遲贏無缺!贏廣顫栗!(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怒潮城無戰事,確實如同沈浪所說的那樣,這場大戰還沒有真正開始就已經結束了.整個怒潮城的軍隊顯得興奮,卻又有一點失落,他們真的很想要光明正大地打一場的,但是可惜他們還不夠強大.

浮屠山和贏廣另外一半艦隊撤離之後,沒有人歡呼勝利,更沒有什麼慶祝典禮,而只是默默地拿起各自的武器,拼命地訓練著.

而沈浪得到彙報之後,僅僅只是哦地一聲,然後繼續回到自己的房間內,繼續他最重要的事情.

在上古廣場遺跡的石棺里面,沈浪得到了一個上古王者的卷軸.

這卷東西應該非常非常重要,否則也不會跟著那個上古王者陪葬.所以沈浪必須在最短時間內進行研究,但是在那之前必須先記錄下來.所以他用X光眼一層一層地掃描,然後存在智腦里面,先不需要解讀,不斷儲存就可以了.

沈浪真的沒有想到,這個卷軸的內容竟然是如此之多,之前還說可能有幾千頁內容,但隨著他的掃描進行,簡直無窮無盡,如今他已經掃描出了三萬頁了,但依舊沒有結束.

不僅如此,這個上古王者的卷軸比他之前看過的所有上古典籍都要複雜,甚至複雜得多得多,沈浪都有點看不大懂,可能還需要配合其他的上古典籍才能解讀出來.

又過了整整幾個時辰,沈浪才全部掃描完畢,整整五萬三千頁.

接下來沈浪嘗試閱讀這上古望著卷軸里的內容,簡直一陣陣頭皮發麻,實在是太晦澀了,里面完全充滿了上古文明的專業術語.

………………………………

天堂莊園內,幾個孩子嘎嘎笑,完全玩瘋了,就連幺幺寶貝此時也興奮得不行.

因為飛行獸大超也來莊園了,在仇妖兒的保護下每一個孩子都嘗試著騎著大超飛行.一開始卞妃還很擔心,大超飛得太快會把孩子們嚇住,但大超太聰明了,飛得非常平穩,甚至比騎馬還要舒適得多.

"沒有想到,竟有這等靈性的上古獸."甯元憲笑道.

而此時沈漠小寶寶終于醒了,迷迷糊糊睜開眼睛,拼命盯著幾個哥哥姐姐的笑聲方向,但是他還太小了,視力還很弱,看不清楚.

沈浪道:"岳父,您之前可曾聽說過什麼上古之獸嗎?"

甯元憲點了點頭道:"有,不過名詞可能更加高深一些,被稱之為上古神獸."

一說起上古神獸,沈浪不由得響起了朱雀玄武之類的.

甯元憲道:"當然或許沒有神到朱雀玄武,青龍白虎的級別.但幾大超脫勢力,包括大炎帝國,都有各自的上古神獸,被稱之為鎮國之寶.大炎帝國不是一直傳聞有一條龍嗎?"

沈浪點了點頭,這個傳說他已經不止一次聽說過了.眼前這只大超當然厲害,但卻還不夠資格成為神獸.

甯元憲道:"浮屠山,天涯海閣,誅天閣,白玉京也都傳聞有上古神獸.但是這種東西真真假假的,如果的有的話,往往否認,說自己沒有.而沒有的人,卻拼命想辦法要讓別人以為他們有."

這個道理沈浪已經太懂了,就如同之前沈浪明明已經沒有龍之悔,卻拼命說自己有.而贏廣明明有,卻拼命說自己沒有.

"怒潮城果然無戰事."甯元憲道:"但是你接下來的腳步大概停不下來吧?"

沈浪點頭,確實停不下來的.

這一次浮屠山和贏廣聯軍傷亡慘重,兩個主帥都落入沈浪手中了.

甯元憲道:"如果贏廣和浮屠山要和你談判,用矜君交換吳長老和贏無缺,你怎麼辦?"

沈浪道:"矜君等幾萬人又不在他們手中,談什麼交換?已經落在我手中的東西是不可能還回去的."

甯元憲道:"這一次浮屠山和贏廣吃了大虧,因為你手中還有一支龍之悔,所以他們大概是不會再來攻打怒潮城了.但如果新乾王國進攻吳楚越三國,又該如何?大炎帝國應該非常樂意見到這一幕吧?"

沈浪道:"所以啊,我們不能落入敵人的節奏,不能被動地應對."

甯元憲道:"下一場斗爭,已經准備好了?"

沈浪道:"差不多吧."

甯元憲道:"當時天涯海閣的左辭急流勇退,損失慘重之後果斷停戰,並且全面撤出越國,孤注一擲投入到萬里大荒漠,但估計贏廣和浮屠山還沒有這樣的胸懷的."

天下三分,老二和老三聯手老大,這往往是最正常的局面,也是最穩定的.但是可惜啊,沈浪和贏廣幾乎沒有任何妥協的空間.

甯元憲道:"如果我沒有想錯的話,你或許又要主動進攻了,讓敵人進入你的節奏?"

沈浪道:"岳父您睿智,甚至比您當王的時候還要睿智."

甯元憲擺手道:"我這個越王,雖然談不上是昏君,但也沒有多麼高明,眼光還行,但是意志不夠堅定,吃不了苦,心胸也不夠寬廣.不像你,表面上看來心胸狹窄,實際上無欲無求."

沈浪落子,兩個人下的是象棋,水准半徑八兩,倒是能夠殺得難解難分.

"接下來你的目標應該是新乾王國了,應該要造勢了吧."甯元憲笑道.

"是啊."沈浪道:"如果不是局面所迫,我真的不像那麼快把目標落在新乾王國的,畢竟新乾王國之後就是浮屠山,然後就是大炎帝國了,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皇帝陛下還真是讓人頭皮發麻."

甯元憲道:"別說你了,就算我這個不理世事的人想起這位大炎陛下都有些頭皮發麻."

………………………………

吳長老終于醒了過來,然後本能地抬起雙手.因為他最後的記憶中,雙手已經被仇妖兒斬斷下來了.但沒有想到竟然真的微微抬起雙手了,而且這不是殘肢感.

沈浪道:"吳長老,您終于醒過來了啊,我用的藥實在太猛了,甚至為了讓您昏睡,我連噩夢石都用上了.您放心,您的雙臂縫合手術是我親自完成的,確保每一根神經都縫合得非常好,而且因為它們斬斷下來的時間沒有很長,所以神經成活率非常高,很快您的雙手就能恢複正常運動了,甚至武功都不會受到多大的影響."

沈浪一身白大褂,甚至還帶著口罩,帶著眼鏡,哪里像是大乾帝主啊,根本就是一個大夫啊.

他戴著橡膠手套檢查吳長老的縫合傷口,沒錯怒潮城終于成規模地生產出橡膠了,盡管目前用途還不是非常大.

"傷口恢複得非常好,縫合處有一點點紅,但這是正常的,沒有明顯的腫,幾乎沒有什麼炎症反應,我們給您用了最好的藥,而且您本身的體質也很強."沈浪道:"吳長老,我確定最多兩三個月您就可以痊愈了."

吳長老動了動自己的雙腿,想要知道自己的武功筋脈有沒有被切斷,結果發現竟然沒有.

"沈浪,你是一個聰明人."吳長老的道:"聰明絕頂的人."

沈浪點了點頭.

吳長老道:"是聰明人我就放心了,其實我根本就沒有上你仇人的名單吧!而且其實你說得對,我們浮屠山和你大乾王朝有充分合作的空間.不打不相識,完全可以打了再談嘛.之前左辭閣主就和你談得非常愉快,直接簽訂了停戰協定."

沈浪道:"是啊,左辭閣主的睿智真是讓人敬仰."

吳長老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應該是騎著那只飛行獸從上古遺跡出來的吧?而矜君他們幾萬人依舊在金剛峰上古遺跡之內,依舊在我們的包圍中.這就很好嘛,大家完全可以做交易的."

"交易?"沈浪道"您是什麼意思呢?"

吳長老道:"當然是一人交換一人啊,我交換矜君.你釋放我回去,而浮屠山釋放矜君回來,你這個聰明人應該知道怎麼做,應該會給我應有的待遇吧."

"哦!"沈浪拿出了一個特殊的噩夢石裝置,放在了吳長老的頭頂.

吳長老顫抖道:"你,你做什麼?"

"沒什麼,沒什麼."沈浪道:"吳長老,您的武功真高啊,仇妖兒已經是我們這邊武功最高的了,而您和她不相上下啊,我真是求賢若渴啊,不知道您有沒有想過改投陣營,效忠于我呢?"

這話一出,吳長老頓時驚呆了,沈浪這是瘋了嗎?他算什麼東西啊?一個有今天沒有明天的玩意,說不定哪一天就被滅掉了,竟然想要讓他堂堂浮屠山長老投降?

他這是腦子進水了嗎?竟然還來勸降.

沈浪道:"吳長老,苦頭歡落入你們手中了,而且還發生了變異,武功變得非常強,但也失去了神智,竟然成為了一個戰斗怪獸,一個強大的行尸走肉,我真是痛心啊.但是對于浮屠山的這個技術,我還是非常垂涎三尺的,所以我覺得您這麼高的武功,千萬不能白白浪費了啊,我接下來會在您沈浪做幾個實驗,想要把您馴化成為強大的行尸走肉,就是那種完全失去神智,完全服從命令的戰斗怪物,您千萬不要介意啊……"

吳長老渾身開始顫抖,沒有想到沈浪竟然是這個打算,他可是浮屠山的長老啊,身份高,權力大,真正的大人物.

"沈浪,你敢,你敢……啊……啊……啊……"吳長老發出無比淒厲的慘嚎.

但是僅僅瞬間就徹底昏厥了過去.

因為沈浪研制的特殊噩夢石裝置幾根針刺入了他大腦之內,然後扭動開關,釋放出了可怕的電流,擊打吳長老的大腦,這應該是異世界的超級電擊.

看到徹底昏厥,鼻孔流血的吳長老,沈浪一愕道:"我,我是不是把能量輸出設定得太大了啊?可別弄死了哦……"

浮屠山的那個裝置非常先進的,就是那個假的能量漩渦,能夠摧毀大腦的記憶和神智,讓人變成一個條件反射的行尸走肉.

所以沈浪也要開啟這個項目,因為每一次都會俘虜很多武功高手,但他們又不可能真正投降,所以改造成為行尸走肉戰士多好啊?

不過他第一次實驗仿佛有些失敗啊,電流過載了.

"我們是不是有點動手太早了啊,還是等到他雙臂痊愈再做實驗吧."張春華道:"這麼一個絕頂高手如果玩死了,那就太可惜了."

………………………………

相較于吳長老,贏無缺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他全身大面積燒傷,整整昏迷了幾天幾夜才醒過來.

不過醒來的時候,他真的一點都不痛,渾身懶洋洋的還非常舒服.

依舊是沈浪親自為他治療,塗上了燙傷藥膏,最後還給他喂了特殊的奶,使得喝下去之後,痛覺幾乎消失了.

"沈浪,你夠狠,夠狠……"贏無缺冷笑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矜君他們應該依舊在金剛峰上古遺跡內吧?另外順便告訴你,你的老師吳荼子還在我們手中,成為俘虜呢.我必須警告,你在我身上施加的傷害,全部都會十倍,百倍地還在吳荼子身上,苦頭歡身上."

沈浪緩緩道:"贏無缺,我曾經落在你們手中幾個月時間,老實講你們對我還是不錯的,至少沒有傷害我一根汗毛.你曾經要斬斷我的手指,但最終還是沒有動手,贏無缺兄這一點我是承你的情的."

贏無缺道:"你很聰明,非常聰明.那麼接下來你可以派人去和我父親談判了,交換人質,用我交換吳荼子也可以,苦頭歡也行,矜君也行."

沈浪道:"就不能交換三個嗎?"

贏無缺道:"沈浪,不要得寸進尺啊.你還有一支龍之悔沒有用掉不假,所以我們不會再來打你的怒潮城.但可以我們打吳楚越三個國家吧,你有辦法阻止嗎?我們可以輕而易舉滅掉他們,所以你現在和我父親談判,或許還能換回一個吳荼子.否則等到我新乾王國集結大軍去消滅吳楚越三國,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時候,你就再也沒有機會了.所以,你可千萬不要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情,更不要讓你的老師吳荼子遭受地獄一般的折磨."

沈浪道:"贏無缺,當時我偷走你們兩支龍之悔後,你竟然要割我的手指頭,雖然最終沒有割下去,但是你卻威脅我了,給我心靈帶來了巨大的創傷,你知道我這個人心胸非常狹窄的,所以在談判之前,我必須先報仇,這個仇不報,我是絕對不甘心的."

接著沈浪一揮手,有人將贏無缺扶得坐起,然後將他一支完好的右手放在桌面上.

"沈浪,你做什麼?你做什麼?"贏無缺顫抖道.

沈浪拿出了一把菜刀,鋒利無比的大菜刀,放在贏無缺的手掌上,緩緩道:"贏無缺,你當時是這樣威脅我的吧."

贏無缺厲聲道:"沈浪,你不要發瘋啊?你別忘記了,吳荼子還在我們手中,我們隨時可以滅掉吳楚越三國,如果你膽敢傷害我半根汗毛的話,我的父王……啊……啊……"

他的威脅還沒有結束,沈浪直接切了下去,頓時贏無缺的右手掌直接失去了一半.

其實贏無缺並不覺得怎麼痛,但眼睜睜看著這一切,實在太驚悚了,他頓時發出了一陣陣淒厲的慘叫.

沈浪道:"告訴你一件事情贏無缺,不要唧唧歪歪的,想做就做,不要瞻前顧後的.瞧瞧你當時的架勢,要切不切的,算怎麼回事啊,我多殺伐果斷,直接把你跺成了真正的斷掌."

贏無缺厲吼道:"沈浪,你完了,你完了!你老師吳荼子一定會受到地獄一般的折磨,一定會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啊……"

接著,他又發出了淒厲的慘嚎.

因為沈浪的菜刀朝著他腿間直接跺了下去,一點點預警都沒有,一句威脅都沒有,贏無缺直接變成了太監.

"你難道沒有聽說過,我還有一個外號,叫作東方閹割者嗎?"沈浪道.

贏無缺渾身戰栗,他竟然被閹了,他的大好人生直接就完蛋了,他竟然變成太監了,這樣下去人生還有什麼意義啊?

"瘋子,瘋子,沈浪你這個瘋子……"贏無缺嚎哭吼道.

沈浪道:"無缺兄,你……確定還要罵我嗎?你真的要激怒我嗎?"

贏無缺想要破口大罵,想要詛咒沈浪全族,想要發出所有的威脅,想要用最怨毒的口氣抨擊沈浪.

但是……他真的不敢了,沈浪是一個瘋子,徹底的瘋子,跟瘋子是沒有道理可以講的,說不定下一秒鍾菜刀直接就朝著他贏無缺的脖子斬來了.

果然,沈浪將菜刀放在贏無缺的脖子上,緩緩道:"贏無缺,我記起來了,你是不是好幾次把劍橫在我的脖子上威脅我啊?是一次還是兩次?而且你還拍我後腦勺,讓我昏過去,有時候一天還要拍兩次."

贏無缺拼命抽搐,咬緊牙關.

沈浪問道:"想要活嗎?"

贏無缺拼命點頭.

"說話,想活就開口,你點頭誰知道你是什麼意思,說不定是想死呢?"沈浪道.

"想活,想活……"贏無缺顫抖道.

沈浪道:"那你求我,求我就讓你活."

贏無缺咬緊牙關,再一次想要咒罵,但是脖子上鋒利的菜刀告訴他,沈浪是一個瘋子,如果他膽敢罵一句,自己的腦袋就要和脖子分家了.

"沈浪,我……我求求你,別殺我,別殺我……"贏無缺顫抖道.

沈浪道:"說你錯了."

贏無缺道:"我錯了,我錯了."

沈浪道:"這還是不夠誠意啊,要不然你跪下來磕頭,哭著說你錯了,然後求我饒你一條狗命,不要殺你?"

贏無缺咬牙切齒,真的恨不得沖上去把沈浪撞死,恨不得跟他共歸于盡.

但他是甯死不屈的人?不,不是的.

于是他顫抖著用燒傷的左手扶著椅背,艱難地站起來,然後跪了下去,一頭磕在地上顫抖道:"沈浪,我錯了,我錯了,求求你饒了我這條狗命吧,我有價值,你可以和我父王談判,用我交換矜君,交換吳荼子的啊,求求你饒了我吧."

邊上的仇妖兒,海拉,多拉公主靜靜望著這一切一聲不發,整個房間內只有贏無缺淒厲的哭聲.

沈浪道:"磕頭不夠響啊!"

此時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贏無缺內心的恥辱,也無法形容他的後悔,當時沈浪落在他們手中的時候,為何不直接一刀砍死啊?否則哪會遭受今日之恥啊?

悔不當初,悔不當初啊!父王啊,任宗主啊,你們為何不聽我的啊,直接把沈浪雙手斬斷,甚至把他腦袋斬下來啊?

盡管贏無缺此時心中如此咆哮著,但實際上從頭再來一次的話,他們依舊不會殺沈浪,因為利益至上,只有沈浪才能激活發射龍之悔,掌握沈浪就等于掌握了戰略威懾力.

沈浪道:"贏無缺,磕頭不夠響啊.不過男兒膝下有黃金,我懂的,甯死不屈嘛,我敬佩你是一條好漢子,我下手會很果斷的,不會讓你感覺到痛苦的."

然後,他將手中的菜刀高高舉起.

"砰砰砰……"贏無缺拼命地磕頭,嚎哭道:"沈浪,饒我一條狗命,我給你磕頭了……"

整整磕了十幾個響頭,都將額頭磕出血了.

沈浪歎息道:"好了,足夠了,贏無缺我已經看到你的誠意了,你真的打動我了,很好,很好!"

"但是抱歉啊,我還是不能放過你,來人啊,將贏無缺凌遲處死,告訴那個劊子手,他有活了."

凌遲處死?

贏無缺渾身篩糠一般,整個腦子要徹底炸了.

混蛋,無恥的混蛋,你又讓我求饒,又讓我下跪,又讓我磕頭,最終還是不放過我?

沈浪,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贏無缺剛要破口大罵,海拉匕首飛快一閃,他的舌頭不翼而飛,想罵都罵不出來了.

然後那個劊子手走了進來,玩弄著手中的小刀,緩緩道:"贏無缺王子,接下來咱兩好好耍耍,請你務必堅持得久一點,至少要撐住一萬刀,我這老家伙的臉面能不能保住,全看您了."

接著,贏無缺就被拖了出去,他心中拼命哀嚎怒吼:沈浪,我艹你娘,我艹你娘!

…………………………

南部海域黑石島大城堡!

贏廣和帝國廉親王正在對弈,整整幾天時間,兩個人都閉口不談怒潮城的戰事.

是十萬聯軍,屠殺滅絕怒潮城已經成為定局,至于抓捕天堂莊園里面的所有人更是輕而易舉.

事情的關鍵還是在抓到沈浪家人後,如何將沈浪從金剛峰上古遺跡里面逼出來.

帝國廉親王忽然道:"贏親王,你們弄丟沈浪了吧."

贏廣道:"沒有此事,我們壓根就沒有抓沈浪,廉親王從哪里聽到的謠言?"

帝國廉親王道:"若非弄丟了沈浪,根本就不必大張旗鼓去攻打怒潮城.我們大炎帝國在某些方面的權限比浮屠山還要高一些,你可以告訴我,在哪里弄丟了沈浪,或許我們可以幫你將他挖出來."

贏廣道:"廉親王多心了,下棋,下棋!"

"好,但願如此."廉親王道:"滅掉怒潮城之後,你們打算怎麼辦呢?繼續攻打吳楚越三國?將他們一舉滅之,將這個所謂的大乾王朝徹底抹去?"

贏廣道:"我們之所以消滅怒潮城,是因為沈浪發射龍之悔滅了還露城,如此喪心病狂,若不滅之,無數死難者不能瞑目.但是吳楚越三國,若沒有皇帝陛下旨意,我們豈敢攻打?"

帝國廉親王一陣冷笑,都說你贏廣是小姜離,但姜離哪有你這麼狡詐啊.

"不談這些,不談這些,下棋,下棋!"廉親王笑道.

而就在此時,外面響起了一陣陣刺耳的鍾聲,贏廣不由得眉頭一皺.

這里是黑城堡,是巨型上古遺跡的入口,有什麼事情需要敲鍾?是因為怒潮城的戰事嗎?就算將怒潮城所有人殺絕,就算將沈浪所有親人全部俘虜,也談不上什麼勝利,根本不需要這樣大張旗鼓.

外面,吳絕騎著雪雕俯沖而下,朝著黑城堡沖了進來,無視任何規矩,直接沖到了城堡內最尊貴的大廳內.

"贏王,宗主呢?"吳絕顫抖著問道.

浮屠山任宗主非常傲慢,這幾日甚至都沒有作陪廉親王,而是依舊在上古遺跡之內.

贏廣心髒一跳,目光一縮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吳絕猛地一咬牙,然後跪在地上道:"贏王,沈浪在怒潮城,並且發射了一支龍之悔,我們十萬大軍死了五萬,整支上古艦隊毀滅了一半.我的父親率領一百五十名雪雕騎士用蠱蟲彈空襲怒潮城,但是卻全軍覆滅!贏無缺王子,還有帝國敏郡王,全部慘死!"

這話一出,新乾王國之王贏廣仿佛被雷擊一般,雄壯偉岸的身軀完全無法動彈.

而帝國廉親王身體猛地一顫,然後跌坐回椅子上,手中的棋子散落了一地.

……………………

注:第二更送上,諸位恩公翻一下口袋,若有月票,投給我吧,嗷嗷待哺.

謝謝書友20190519002326246的兩萬幣打賞,謝謝.

上篇:第539章:大獲全勝!贏無缺吳長老被俘!(求月票)    下篇:第541章:巔峰對決!王者威嚴!(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