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44章:世界終極真相?炎京妥協!(求月票)   
  
第544章:世界終極真相?炎京妥協!(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浪是一個天馬行空的人,因為看過了太多的電影,所以不管發生什麼他都不會顯得太過于意外的,哪怕在胸口一拍,身上直接出現了一個納米戰甲,他直接化身為鋼鐵俠也是可以接受的.

結果什麼都沒有發生,就如同當時戴上了上古王戒一樣.

不,甚至和當時戴上古王戒不一樣.戴上王戒之後,沈浪起碼還能開關能量漩渦呢.

而現在這個龍之核心裝置鑲嵌入他的胸口之後,他明明感覺到非常神奇的力量,但完全無法施展.

接下來沈浪嘗試了一遍又一遍,但依舊毫無所獲,他依舊是那麼的手無縛雞之力.

真是不對勁啊,他百分之百感受到體內有一股莫名的能量啊.

但這玩意就如同愛情一般,你明明能夠感受得到,卻看不見也摸不著.

"這應該是一個非常強大而又先進的上古裝備,而且非常高深,所以你大概需要時間才能挖掘出它的力量."仇妖兒道.

沈浪不由得想起了阿道夫那套上古裝備,真心是超級牛逼,他的武功明明比埃達女王還要稍稍差一點點的,結果有了這個上古裝備之後,埃達女王和海拉聯手都不能傷害阿道夫的半根汗毛,當時真的給沈浪帶來無以倫比的驚豔.

而阿道夫的那個上古裝備好像也是鑲嵌在胸口心髒位置的.

"先暫時放在一邊吧."沈浪道:"或許未來它會給我莫大之驚喜,妖兒不騙你,我真的覺得自己變強了很多,說不定連你都不是我的對手了,要不然我們晚上回去試試?"

"行."仇妖兒道.

接下來,沈浪目光望向了那個上古囚犯,此時他已經完全變成了岩石,和之前那些上古人類化石沒有任何區別了,就仿佛一個石頭雕像一般.

"抱歉了."沈浪道:"我真的很想知道,迷住你的那個美杜莎女王究竟美麗到何等程度,竟然讓你背叛了自己的帝國."

而這個上古囚犯仿佛依舊在說那四個字:我不後悔.

………………………………

盡管已經收獲了龍之核心裝置,但沈浪決定繼續探索,他此時算是知道了,這個監獄里面不可能會有龍之悔的.

但是這個監獄一定很牛逼,因為僅僅第一間囚室就關押著這麼牛逼的侵犯,姜氏皇族的第一叛徒啊,接下來還有三間囚牢,那里面關押的該是何等牛逼的囚犯啊?

沈浪來到第二間囚牢面前,這比第一間囚牢要稍稍大一些,外面牌子上寫著黑暗女皇囚牢.

下面有一個牌子介紹這個囚犯的罪行:此人制造天災瘟疫,屠殺千萬人,罪惡滔天.

沈浪看了之後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這個監獄里面關押的囚犯果然一個比一個牛逼.

剛才那個姜氏皇族最大的叛徒已經足夠驚悚了,作為上古帝國的繼承人他背叛了自己國家.

而這第二個黑暗女皇,竟然屠殺千萬?簡直不敢相信啊.

而且天災瘟疫這四個字聽上去有些讓人毛骨悚然啊.

仇妖兒不由得朝沈浪望去一眼,因為沈浪也利用瘟疫滅絕了好幾座城市了,某些程度上他和這位黑暗女皇也有點相似啊.

而沈浪腦子里面只有一個念頭,這個黑暗女皇掌握的瘟疫病毒肯定超級可怕,否則怎麼可能屠殺千萬?

沈浪稍稍猶豫片刻,伸手按在第二間囚牢的門上,頓時上面浮現出了一個字:罪.

終于不是悔字了,這個罪字的最後一劃上同樣有一個上古王戒的凹陷,沈浪伸出手將王戒吻合在這個凹陷上.

仇妖兒輕輕牽著沈浪的手道:"你知道我從來不會阻止你做什麼事情,但……這一次我勸你慎重."

沈浪點了點頭.

"嗖!"

頓時門上的這個罪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能量漩渦,而且這個能量漩渦的顏色和第一個囚牢門上的不一樣,顏色不一樣,這個能量漩渦是紫色的.

沈浪深深吸一口氣,然後將手放在這個能量漩渦上,心中浮動意念.

"關!"

然後他閉上眼睛,等待看第二間囚牢里面所謂的黑暗女皇,這個罪惡滔天的女人.

但是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卻發現眼前依舊是能量漩渦.

怎麼回事?

戴了上古王戒之後,沈浪完全可以開啟和關閉任何一個能量漩渦的啊?為何現在竟然不行了?

"關閉."沈浪再一次下令.

但是這個能量漩渦依舊蕩漾著,沒有任何變化.

沈浪疑惑,然後緩緩地朝著這個能量漩渦走去.

既然無法關閉,那我總能夠穿透這個能量漩渦吧?

結果……還是不行,沈浪直接被擋在了外面,完全無法進入.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沈浪頓時詫異了,之前他明明可以輕而易舉穿透任何一個能量漩渦的,為何現在就不行了?

是因為自己的權限不夠了?是因為這個能量漩渦的級別更高?還是因為這個龍之核心裝置鑲嵌在胸口之內,所以失去了穿透能量漩渦的權限?不可能啊.

接下來,沈浪嘗試了很多遍,都完全無法穿透.

大超反而精神起來了,再一次醞釀超聲波,直接朝著這個能量漩渦猛地噴射.

"嗖!"

結果如同死沉大海一般,大超噴射的超聲波能量撞擊在這個能量漩渦上沒有任何反應,直接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仇妖兒出抽出了一支匕首,朝著能量漩渦扔了過去.

瞬間,這支匕首直接灰飛煙滅,表現出這個能量漩渦強大的毀滅力.

沒有想到啊,哪怕以沈浪的上古王戒,也僅僅只能開啟第一個囚牢,第二個都打不開了.

然後沈浪來到了第三個囚牢.

這件囚牢就非常大了,整整幾千平方米,光高度都有五十米左右.

這第三間囚牢外面依舊有一個牌子,寫著這個囚犯的身份,還有犯下的罪行.

但是,這文字沈浪已經完全看不懂了,甚至沈浪用智腦進行搜索,也完全沒有發現有這種文字.這不是漢字,也不是希臘語,更不是羅馬字母,還不是拉丁語,不是楔形文字,也不是象形文字.

這種文字非常深奧,沈浪稍稍研究一下,就幾乎沉迷于其中.

當然並不是因為沉迷于這個字的意思,因為他思考良久,都完全沒有弄明白這些字里面的意思.讓他沉迷的是這個文字的一種邏輯,它仿佛不僅僅是一種書面語言,還是一種非常神秘的邏輯.

這種文字非常高級,至少比沈浪知道的現有文字高級,它能夠用最短的字來描述最多的內容.

就這樣,沈浪一直站在這行文字下面,不斷思索,思索.

不知道過了多久,仇妖兒輕輕拍打沈浪的面孔道:"我們離開已經很久了,廉親王應該已經來了."

沈浪猛地驚醒道:"我剛才沉思多久了?"

"五個時辰."仇妖兒道.

沈浪驚了一大跳?五個時辰?

他明明感覺連五分鍾都不到啊,沒有想到這一瞬間的時間,竟然過去了五個時辰.

然而,他僅僅只是沉迷于這種文字的研究而已,依舊沒有明白這上面的任何意思.

這是什麼文字?真是奇了.

來到這個世界之後,沈浪見過的一切上古典籍,一切上古碑文,都是來源于地球上的.

有漢字,有阿拉伯字,有拉丁文,有希臘文等等.

這幾乎讓他以為不會再出現其他文字了,而忽然就冒出了這麼深邃神秘的文字,這難道才是真正的上古文字?那為何在所有的上古典籍中都沒有看到呢?

而且這種上古文字真的仿佛有一種魔力,能夠讓人整個精神靈魂完全沉浸.

仿佛這不僅僅是一種文字,還是一種特殊的精神思考方式,代表著另外一個文明方向?

既然第二個囚牢都進不去,那第三個肯定更加進不去了.

沈浪再來到第四個囚牢面前,這個囚牢就非常非常巨大了,面積應該超過幾萬平方米,牆壁的高度都超過二百多米.

無法想象,這第四個囚牢里面究竟關押著什麼啊?

是一群囚犯,還是一個囚犯?

如果是一個的話,那這個囚犯的體型也未免太過于驚人了.因為這個囚牢足足有幾萬平方米大,幾百米高.

當然,這第四間囚牢外面的牌子上也依舊寫著是上古文字,沈浪依舊完全無法看懂,就只能用智腦拍攝記錄下來.

這次他沒有研究第四個囚牢牌子上的文字,而是直接來到了第五個囚牢面前.

這個上古監獄,總共就五間囚室.

這里的囚犯,身份一個比一個嚇人.

第二個囚犯就已經是屠殺千萬的黑暗女皇,第四個囚犯的體形應該大到驚駭的地步.

那這第五個囚犯應該是最可怕的了,他要麼身份最高,要麼犯下的罪行最大.

用一個非常二的名詞來形容這第五個囚犯,上古最強boss?上古終極囚犯?

然而……

這第五間囚牢一點都不大,甚至比第一間囚牢還要小一些.

不僅如此,這第五間囚牢牆壁上也有一個牌,但是上面空空如也,沒有任何文字,不管是漢字還是上古文字,統統都沒有.

沒有寫這個人的名字身份,也沒有寫他的罪名.

這就顯得更加神秘了.

一個連名字都沒有的囚犯,果然是終極BOSS嗎?

接下來,沈浪嘗試著將手按在第五間囚室的門上.

結果沒有任何反應,之前囚牢之門就算打不開,但是也會浮現出光影字.

而這第五間,完全沒有反應.

沈浪連激活這扇門的權力都沒有,連能量漩渦都無法喚醒.

沈浪和仇妖兒對視一眼,交換了眼中的凝重.

本以為這是一個上古遺跡,會發大財的,沒有想到竟然是一個上古囚牢.

當然他還是發大財了,因為得到了一個超級牛逼龍之核心裝置,盡管沈浪完全不知道這玩意該怎麼使出來.

但是現在沈浪清晰感覺到,在這個上古監獄里面,甚至連龍之核心裝置都不是重要的.

重要的是這里的囚犯,尤其是最後三個囚犯,更關鍵是最後的那個囚犯,無名無姓,但在沈浪眼中他幾乎算是終極boss了.

他覺得自己距離這個世界的終極真相已經很近了,尤其是上古文明的真相,甚至上古文明涅滅的真相都能在這個上古監獄中有所收獲.

只可惜,沈浪現在還沒有權限打開這些囚牢之門.

或許也遠遠不到這個時候.

但至少,這個異世界的終極真相向他開啟了一個小小的角落,盡管什麼都窺探不到,但卻能夠感覺到那無邊無際的天幕.

沈浪完全不知道終極真相是什麼,但稍稍感受一些這個真相的氣息,就已經有種渾身戰栗的感覺,甚至不太願意去深思.

沈浪將額頭貼在第五個囚牢的門上,他什麼都沒有感覺到,只有無窮無盡的虛空.

"妖兒,你覺得你能夠想象到的最驚悚真相是什麼?這個世界的真相,上古文明涅滅的真相?"沈浪問道.

仇妖兒搖頭道:"我不會去想."

沈浪道:"那你不嘗試著去想想嗎?"

仇妖兒道:"當你去深究細想,你的內心就會有所傾向,那樣可能就會被引導向錯誤的道路."

沈浪不由得一愕.

仇妖兒的話很簡單,但是卻暗含著一個非常非常關鍵的哲理.

要不要預設立場?

"走吧!"沈浪道:"回去吧,未來的未來很重要,但眼下的局面更重要,廉親王應該要等瘋了."

而此時,大超已經趴在地上無聊得呼呼大睡了.

沈浪上前撓了撓它的下巴道:"回家了,回家了."

大超猛地睜開眼睛,一把抓起沈浪直接朝著外面狂奔而去.

它真是一點都不想在這里面呆了,因為這個上古監獄里面的能量氣息讓大超很不舒服,甚至很害怕,但具體害怕什麼它又完全感受不清晰.

在這里探索了整整一天時間,沈浪離開這個海底的上古監獄,並且再一次將入口徹底關閉,杜絕任何人進入.

因為他能夠感受到,這個上古監獄非常非常關鍵,比起浮屠山的那個巨型上古遺跡還要重要.

盡管它里面可能沒有什麼上古裝備,上古武器,更沒有龍之悔,但里面有秘密和終極真相.

…………………………

廉親王終于再一次見到了沈浪.

原本他非常憤怒的,但僅僅瞬間,他的憤怒氣息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因為毫無意義.

"沈浪陛下,我們之所以想要你的那只飛行獸,並非只是想要得到他."廉親王道.

沈浪道:"我明白,你們不需要我們擁有一個高機動,高航速,高海拔的空軍,哪怕僅僅只有一只,那樣萬一我要是發瘋的話,對大炎帝國進行空襲的話,就防不勝防了."

廉親王道:"和聰明人交談果然非常省力,所以您既然不想交出這只飛行獸,那麼將它的翅膀折斷也是可以的,這樣他的飛行能力也就不讓人擔心了."

沈浪端起茶杯道:"廉親王,你再多說一句,我就要趕人了."

大炎帝國廉親王立刻停止了這個話題.

沈浪道:"廉親王,話已經說得非常明白了,不管我們談判是不是成功,炎京都會向贏廣和浮屠山發射兩枚龍之悔,一來是震懾,二來是讓炎京群臣,讓天下諸國看看大炎帝國威嚴不可侵犯."

廉親王道:"沒錯,這兩支龍之悔我們一定會發射.但是在什麼時間發射,發射的目標地點在哪里,這就非常關鍵了是嗎?我們完全可以延後好幾個月進行發射,比如等到贏無冥的軍隊滅掉楚王都,又比如等矜君幾萬人全部死絕了再發射."

沈浪道:"對,我們要談的就是這個,何時發射?發射目標是哪里?不如我給炎京兩個建議如何,在十二月二十九發射,一枚發射到金剛峰外,摧毀贏廣和浮屠山的聯軍,一定會給他們最大打擊.因為他們在那里布下了天羅地網,動用了驚人無比的武道軍團,地獄軍團,秘密軍團,所以這支龍之悔完全可以比上次帶來更加驚人的殺傷力.而第二枚,不如就朝著浮屠山總部發射如何?"

廉親王道:"可以啊,完全可以.但是沈浪陛下能出什麼價錢呢?"

"我保密."沈浪道.

廉親王道:"保密?保密什麼?"

沈浪道:"誅天閣之主得到了一枚假龍蛋."

這話一出,廉親王微微一顫,然後驚呼道:"什麼龍蛋?我完全聽不懂啊?這個世界上還有龍蛋嗎?"

沈浪道:"我之前一直都非常疑惑這一點,誅天閣完全是大炎帝國的嫡系吧,甚至曆代諸天閣主都姓姬,明明算是一家人啊.而彗星撞擊定遠城的時候,殺了大炎帝國西路軍六十幾萬人,這里面大部分都是晉國極其附屬國的軍隊,這點我能夠理解,甚至坑死通天寺的秘密軍團我也能理解,但誅天閣的那兩萬秘密軍團為什麼啊?也坑死在里面了?皇帝陛下,太子殿下應該都非常清楚地知道彗星的撞擊的發生,他們清楚地知道我壓根就沒有幾十支龍之悔."

廉親王閉口不言.

沈浪繼續道:"還有一點,我弄了一個假龍蛋.當然當時沒有人知道這顆龍蛋的真假,龍蛋啊,價值連城啊,且不說這個龍蛋了,就單單其他寶貝都價值連城.,大炎帝國自己擁有無數的絕頂高手,為何偏偏派遣誅天閣的人來攔截龍蛋呢?彗星大撞擊,有沒有真龍蛋?別人不清楚,但大炎皇帝陛下肯定清楚吧,讓太子殿下也應該清楚吧.既然明知道如此,為何還要讓這顆假龍蛋落入誅天閣主手中呢?"

廉親王依舊沉默.

沈浪道:"當然,這是絕密中的絕密,除了大炎皇帝和太子殿下,炎京之內再也無人知道了.廉親王殿下應該也是最近才知道吧,因為您要來和我談判,所以太子殿下就有必要讓您知道這一點了."

足足好一會兒,廉親王道:"沈浪陛下,您還真是一個流氓,而且還是一個摳門無比的流氓啊,我來談判之前,太子殿下還專門和我談話過,說你可能會拿這件事情來要挾炎京,沒有想到你真做得出來啊,明明是你自己要謀害誅天閣主啊,你竟然連這件事情都能作為籌碼,人不能無恥到這個地步啊."

沈浪道:"我本來是想要讓這顆龍蛋去害炎京的某個人的,但可惜啊,炎京的至尊太聰明了,知道得太多了,但太子殿下明知道如此,依舊讓假龍蛋落入誅天閣主手中,居心叵測啊.如果我把這件事情秘密告訴誅天閣主,那會發生什麼事情?"

廉親王本來也想要威脅出口,但最終還是放棄了.

因為沈浪已經無恥到沒有任何秘密了,他不管要去害誰都是正常的,而且他要害的人,炎京更加樂見其成.

但沈浪用這件事情來威脅炎京,實在是……無恥之尤,令人發指.

"好,你的訛詐成功了,第一枚龍之悔,我們會發射到浮屠山總部."廉親王道:"那我們現在來談談這第二支龍之悔的發射目標,你想要將它發射到金剛峰之外,你想要摧毀圍困矜君的贏廣浮屠山聯軍?你想要借我們的力量吹牛,想要徹底威震天下,想要給贏廣致命一擊?可以……你需要出價錢,大價錢."

沈浪道:"龍之力發射裝置巨大笨重無比,而且龍之悔發射距離只有五百里,所以想要把龍之悔和龍之力運輸到金剛峰五百里之外的地點再進行發射是不可能的,因為中途要穿過贏廣和浮屠山的勢力范圍,何止一兩萬里."

廉親王道:"這點你就不用擔心了,我們說了能夠做到,就一定能夠做到."

沈浪道:"超遠程戰略打擊?超過一萬五千里的戰略打擊?"

廉親王道:"沈浪陛下,你這個名詞不錯,超遠程戰略打擊.這個世界上幾乎所有人都沒有這個概念,而你卻能夠提出來,甚至借此來試探我們大炎帝國的戰略攻擊力,確實聰明.那我現在清楚明白地告訴你,大炎帝國能夠做到這一點,也非常樂意讓您見到這一點."

艹!

這是一個好消息,但也是一個巨大的壞消息.

但對眼前局面來說是一個好消息,一旦能夠超遠程戰略打擊,將金剛峰外的敵軍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抹去的話,那給贏廣和浮屠山的打擊是致命的,而且還能救出矜君等幾萬人.

沈浪道:"炎京想要什麼?直接開口吧,當然不切合實際的條件就不要說了,你也說過我這個人摳門之極,而且還超級愛面子."

廉親王道:"我們需要的很簡單,請沈浪陛下給我們開一個箱子."

開箱子?竟然是這個條件,沈浪真的完全沒有想到.

究竟是什麼箱子啊?竟然這麼重要?里面會有什麼東西?竟然讓炎京為此向沈浪而妥協?

沈浪一愕道:"炎京應該也有血脈權限超級高的人,有什麼箱子打不開的呢?竟然需要我出手?"

廉親王道:"有些箱子,不是血脈越高就能開啟的.有些是涉及到某種智慧,比如當時南部海域黑石島的那個上古遺跡入口,天下幾個超脫勢力都竭盡全力,依舊無法解開,還是沈浪陛下用四色定理幫助浮屠山開啟了那個上古遺跡,進而也稍稍改變了這個天下的格局."

沈浪道:"這個箱子很關鍵?很重要?關于到炎國命脈?"

"無可奉告."廉親王道:"我想這就和沈浪陛下無關了吧,我們是抱有巨大誠意而來的.而且我們可以先辦事,後收錢.當然我們也不擔心你不給錢,天下還沒有人能夠賴掉炎京的債."

沈浪道:"這點我堅信."

廉親王道:"沈浪陛下答應這個條件嗎?這對你來說,應該沒有任何付出."

沈浪給自己倒了一杯茶,腦子飛快地運轉,喝完這杯茶,他曬然一笑道:"不就是幫忙開一個箱子嗎?我最喜歡的就是開箱子游戲了,我答應,絕對答應."

廉親王道:"那好,我們成交了."

沈浪道:"十二月二十九,你們發射兩枚龍之悔,第一枚射向浮屠山總部.第二枚射向金剛峰之下,進行超遠程戰略打擊."

廉親王道:"完成這兩次打擊之後,我們會送來這只箱子,讓你幫忙開啟,也就是十二月三十,當然為了表達我們的誠意,在這段時間內我可以在怒潮城作為人質,一直到我們雙方交易的最終完成."

沈浪道:"一言為定,合作愉快."

廉親王起身道:"合作愉快."

沈浪道:"十二月二十九,見證奇跡的時刻."

廉親王道:"我們一起拭目以待!"

兩個人站起來,伸手相握,這筆邪惡的交易正式達成了.

…………………………

注:第二更送上,兄弟們若有月票,請投喂給我,真的有點虛了!

謝謝小星星賊帥兩萬幣打賞.

上篇:第543章:上古至寶龍之心!沈浪蛻變!    下篇:第545章:浪爺超能力覺醒?毀滅打擊降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