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53章:姜離終極遺產!突襲王宮!(求月票)   
  
第553章:姜離終極遺產!突襲王宮!(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浪仔仔細細觀察這個箱子,單純形狀上和大炎帝國給他的那個是一模一樣的,看上去仿佛是一個完整的立方體,而且沒有任何縫隙,體積在一立方米左右,只不過兩個箱子的顏色不一樣.

當然到現在為止沈浪都不知道大炎帝國讓他開啟的那個箱子有什麼用途.

不過有一個問題,姜離陛下為何要把箱子放在這里,難道他知道後代會來?這種事情完全是不可預料的吧.

又或者里面有其他的因果關系?

那麼眼前這個箱子如何開啟呢?完全沒有見到任何輸入密碼的地方啊?

沈浪的目光落在了這十個字上:非我傳人,不得開啟,姜離.

這個啟字下面的口有一個凹陷,如果要說唯一的機關,應該就在這里了,沈浪將手指放在這個凹陷上.

莫非還是指紋鎖?不可能那麼先進吧.

"啊……"忽然他手指一痛,仿佛被輕輕咬了一口.

不是仿佛,他就是被咬了一口,是非常細長的一種生物,應該像是一種蛇,上古之蛇?

這倒是符合這里的特征了,因為這個上古遺跡是被萬蛇窟掩護的,這里的蛇完全你不計其數.

咬了沈浪吸入血液之後,箱子里面傳來一陣動靜,仿佛是上古之蛇在箱子里面游動,頓時有一種內部開鎖的感覺.

靠,這未免也太先進了吧,活體鎖?

用上古之蛇檢驗血脈,如果血液吻合的話,它就在內部擠開各個鎖芯開啟箱子.如果血液不吻合,那……那被咬的人大概直接就毒死了吧.

很快這個箱子開啟了一道裂痕.

"我來."仇妖兒道.

她怕里面有什麼機關會傷害沈浪,走上前去開啟這個箱子.

結果里面空空如也.

寶物呢?龍蛋呢?怎麼什麼都沒有啊?

一立方米的大箱子啊,里面什麼都沒有?這合適嗎?

不過沈浪很快就發現里面有一封信,信封上一片空白,也沒有寫什麼吾兒親啟之類的.

沈浪打開信封,拿出里面的信,里面浮現出了姜離的字跡.

他是看過姜離的親筆信的,在西侖王朝女王城的地下陵墓里面,他得到一本筆跡,原本是姜離留給姐姐海倫公主的.

那個時候姜離的字是飛揚的,龍飛鳳舞,每一個字都充滿了張揚和劍氣,仿佛要從紙面上飛起來一般.

而眼前這封信上的字跡卻已經內斂了很多,甚至還帶著一許疲憊,盡管依舊是他的字跡,但這上面的字已經不是要飄飛起來,而是要沉下去了.

足足好一會兒,沈浪才收起澎湃的心思,看上面的內容.

"孩子,我不知道你是男是女,甚至不知道你是否會存在,但如果你看到這封信,那證明我已經失敗了,並且不在人世了."

讀到第一段的時候,沈浪心髒不由得微微一陣抽搐.

在所有人的印象中姜離都是意氣飛揚的,對勝利充滿了絕對的自信.但是從這封信上完全可以看出,他對自己的悲劇的命運仿佛有了某種預見.

"如果你沒有繼承我的事業,而是作為普通人平安度過一生,那樣很好.但若你看到了這封信,那就意味著你已經走上了我的路."

"為父很想總結告訴你,怎麼才能走向成功,怎麼才能避免失敗?但思來想去,竟然寫不出半句.人若經營的是小事業,往往成不知何以成?敗不知何以敗?"

姜離的這段話真是道出了萬千真相,這個世界上往往都是這樣的,小事業的成功往往是因為一陣風.風來了,豬都能起飛.風走了,風箏都要下墜.

"而我們進行的是大事業,這個世界上最大的事業,為父若失敗了,那只能證明一件事情,天命未到!"

"為父布局大多在幾十年後才能開花結果,然而我的敵人卻未必會給我幾十年了."

光這句話沈浪就很想要吐槽,幾十年前姜離布局了多少戰略?多少東西?結果全部便宜了大炎帝國,便宜了其他超脫勢力.

"這些布局,或許未必都能落在你的手中,但為父卻給你留下了最大的遺產,這筆遺產超過了我所有的一切,甚至超過了整個大乾帝國."

沈浪不由得一愕,這麼牛逼的遺產?那究竟是什麼?

這個世界上還有比整個大乾帝國更寶貴的東西?

當然有!

對于沈浪而言,一個國家並沒有太大的價值.他的使命是天下無仇,是擊敗大炎帝國,只要能夠幫助他完成這個目標的,那就是最寶貴的東西.

"為父有一個影子,名字叫鬼午,他幾乎時時刻刻都隱藏在暗處,從我剛生下來就保護我,幾乎形影不離."

鬼午?

沈浪從來都沒有聽說這個人,某種程度上雪隱也算是姜離的嫡系了,但沈浪從來都沒有聽她提過鬼午此人.

"那個最寶貴的遺產,為父讓鬼午帶著離開東方世界,前往西方.這件東西是擊敗大炎帝國之關鍵,等你長大的時候,這東西應該也長大了,也成為了一個戰略級武器."

這東西也會長大?而且是戰略級武器?

那會是什麼?

沈浪幾乎第一個反應就是龍,因為龍蛋給他留下了太大的執念了.

火龍彗星撞擊地面,留下那個狹窄的深坑,還有那片鱗片凹痕,真的很像是龍蛋啊.

沈浪大膽地幻想,如果姜離當年真的得到的龍蛋,而且已經孵化出來了,那他大概會有什麼感覺?時不我待!

哪怕是龍,剛剛孵化出來的也沒有多大的戰斗力,至少要經過幾十年的成長.

但是敵人卻未必會給姜離那麼長時間了,他和大炎帝國的大決戰很快就要爆發了,所以姜離有一種深深的感歎,天命未到.

但姜離陛下最寶貴的遺產真的是一條龍的話,那……真是逆天了,也確實是擊敗大炎帝國的真正戰略武器.

"鬼午在西方世界火炎城,吾兒可以前往找他,得到為父的遺產."

"切記,在得到為父遺產之前,萬萬不得和大炎帝國決戰,切記,切記."

火炎城?

沈浪在西方世界呆了很久時間了啊,從來都沒有聽過火炎城啊?

"最後,為父如果已死,絕對不要追究死因,也不要想著為我報仇,更不要去找所謂的殺父凶手,切記,切記!"

"為父終究忍不住,在腦子里面幻想你的樣子."這就是信最後的一句話.

這不僅僅是一封信,應該也算是姜離的遺書了.他原本不想流露任何情感的,但最終還是沒能忍住,沈浪望著最後的這句話發呆了良久.

看完這封信沈浪只感覺到了一種情緒,悲觀,絕望,卻又孕育著一點點希望.

姜離仿佛提前感知到了自己的失敗,甚至死亡,而且他完全不能肯定他的兒子能不能降世,能不能活下來.

這封遺書里面,他拼命地壓制所有的情感,並不是他的性格,而是他不希望讓沈浪看到任何端倪,進而推測某些秘密,比如姜離陛下如何暴斃的秘密.

還有一點,這封信里面他沒有說西方世界火炎城在哪里,也沒有說應該如何找這個鬼午,甚至連他最寶貴的遺產究竟是什麼都沒有說清楚,這證明了什麼?

證明了他不敢保證這封信一定會落在沈浪手中,所以他根本不敢把話說得太清楚.

可見他當時的處境就已經非常不妙了,可是在天下人眼中,姜離陛下是戰無不勝的,如果不是忽然暴斃的話,他都已經大獲全勝了,都已經擊敗並且消滅大炎帝國了.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如此悲觀?

沈浪又把這封信看了一遍又一遍,對著光線照射,看有沒有暗紋,有沒有其他隱藏的內容線索,結果完全沒有,這已經是密信的全部了.

沈浪一遍一遍地掃描,三百六十度掃描,並且將它記錄在智腦之內.

大約幾分鍾之後,這封信忽然自燃了,完全阻止不了.

幾乎瞬間,整封密信就徹底化為灰燼.

沈浪發呆了良久,沒有出聲.

忽然仇妖兒道:"姜離陛下如此猜測你會來這里?"

沈浪搖了搖頭,有些細節他不想去觸及,不願意去深想,因為真相如同猛虎野獸一般.

但是有一點沈浪很想知道,這封密信總共有幾份?僅僅只有一份,還是有許多份?

是不是姜離去過的上古遺跡最隱秘的深處,都放著一個箱子,都放著這封遺書,只要沈浪到達任何一個,都能看到這封……遺書?

西方世界,火炎城,鬼午.

龍?!

沈浪腦子浮現出了這些關鍵字,但不管如何,他現在都不可能去西方世界.

此時連贏廣父子和浮屠山都沒有滅掉了,更別談大炎帝國了.

而且還有非常關鍵的一點,為何在姜離陛下這封遺書里面沒有半個字提到白玉京?這明顯不正常,白玉京對于姜離來說是絕頂重要.

沈浪躺在地上,望著天花板發呆.這里的一切都是遠古岩石雕琢而成的,各式各樣的蛇.

萬蛇窟不說,而且金剛峰上古遺跡的那個神廟里面,祭祀的也是一個人面蛇身的男人,實在是太太奇怪了.

"那支龍之劍落入了任宗主手中,怎麼辦?"仇妖兒問道.

沈浪搖了搖頭,道:"不,那支不是龍之劍."

"不是?"仇妖兒道:"但它很神奇,而且符合龍之劍的一切特征."

確實如此啊,龍之心裝置在上古帝國的你那個姜氏皇族叛徒身上,而且上面寫得清清楚楚:姜氏皇族.

但是在金剛峰上古遺跡的那個神廟,還有上古廣場的那座石棺里面,那兩個王者身上的服飾,還有頭頂的王冠一切都證明,他們只是王,而不是皇帝.

這證明了什麼?他們丟掉了皇位?

因為那個最大的叛徒,所以上古姜氏失去了帝位?

但毫無疑問這三個人,都是上古姜氏,那個叛徒是年代最早的,接下來是石棺里面的那個上古王者,最後是神廟里面跪在地上的那個上古王者.

沈浪大膽地猜測,這三個人分別是祖孫三輩?

整套的上古裝備分別在三個人的身上,龍之心裝置在姜氏叛逆身上,上古王戒在上古姜氏末代王者手中.

那麼龍之劍就應該在石棺里面的那個王者身上,而他下葬的時候,雙手握著的就是那支寶劍.

所以不管從那個哪方面推斷,那支寶劍都應該是龍之劍,這非常合理,但沈浪竟然說不是.

"龍之劍只是我的猜測."沈浪道:"我能夠感覺到這套裝備有三件,一定還有一件武器,但它究竟是劍,還是刀,又或者是其他東西,這完全是未知的,只有握在手中我才能確定它是不是,但那支黃金劍絕對不是,我剛剛上手就知道了,它盡管非常寶貴,但不是龍之劍."

這個時候沈浪真是深深感覺到了那個詞,時不我待.

他真的想要充裕的時間發展,就是那句話,猥瑣發育,不要浪.

但是敵人壓根不會給你這個時間的,這次贏廣和浮屠山吃了這麼大的虧,不但沒有抓到沈浪,還讓矜君幾萬人逃之夭夭,甚至南部海域上古遺跡坍塌了一大片,死傷無數,他們會怎麼做?

當然是報複,最殘忍的報複.

贏無冥的軍隊此時就在楚國北部邊境線等你呢,南下可以直接殺入楚國,滅掉楚王都.

但是吳楚越三國中,越國和沈浪關系最為密切,如果要報複的話,消滅越國王都才能給沈浪帶來最慘痛的打擊.

"走吧,趕緊離開這里."沈浪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贏無冥大軍已經南下了,要對我們進行最瘋狂的報複."

這是萬蛇窟上古遺跡內最深的一間石室,它應該是墓穴.

因為沈浪看到了一具石棺,但是里面卻空空如也.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應該也是上古姜氏皇族的一個帝王的陵墓,為何里面沒有尸體呢?

不過這樣一來的話,姜離把遺書放在這里倒不是偶然了,因為沈浪也是姜氏後人,那麼找到先祖的陵墓仿佛也正常?

這個石棺空空如也,但卻還有一具尸體,就是上古廣場遺跡石棺里面的那具上古王者的尸體,沈浪開啟陰陽路噩夢石按鈕的時候,這具尸體也跟著穿梭來了,接著仇妖兒也帶著他沿著上古特殊通道走了兩千多里,來到了這里.

而且這具尸體一直到現在都栩栩如生,沒有任何腐化的跡象.

"把他放在這個大箱子里面吧."沈浪道.

仇妖兒將上古姜氏王族的尸體放進箱子里面.

接下來,沈浪研究這個墓穴,打算著如何開啟並離開.

…………………………

這個墓穴面積不大,只有一百多平方米而已,牆壁和地面到處都是浮雕,人面蛇身的男性浮雕,這應該是上古姜氏帝國崇拜的圖騰了.

但是完全沒有任何機關,沒有任何出入口啊.

真是奇了怪.

沒有任何噩夢石按鈕,也沒有任何巴掌印,什麼都沒有.

這讓他如何開啟?如何離開這里啊?

接下來沈浪又研究了很久很久,甚至找遍了每一個浮雕上的凹痕和眼睛,完全沒用.

難道被困在這里?這不可能啊,姜離陛下就曾經進出過這里啊.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條雪白的蛇游了過來.

好熟悉啊.

它直接游到沈浪的面前,昂起頭和他對視.

依舊是萬蛇窟的那條蛇王,它甚至充滿了玄幻色彩,頭上長著肉冠,遍體雪白,在黑暗中甚至散發著光芒,還有強大的能量氣息.

沈浪記得清清楚楚,你當時這條蛇王見到沈浪之後直接就離開了,然後幾十萬條蛇也如同潮水一般離去,一副敬而遠之的態度.

那現在呢?

"好久不見啊."沈浪道,然後伸出手去撫摸它的脖頸.

蛇王很傲慢,閃電一般躲避,但片刻之後又停了,任由沈浪觸碰到它的脖頸.

沈浪感覺到,它的目光落在了他的手指上,那只上古王戒上.

"這些年你還好嗎?你的子民還好嗎?"沈浪問道.

因為這個上古遺跡曾經被天涯海閣占領,之後又遭到了浮屠山的洗劫,所以這幾十上百萬條毒蛇不知道有沒有受到傷害?

蛇王沒有回應他,被沈浪稍稍觸碰之後,它就如同閃電一般游走了,鑽入了一個洞孔之內.

與此同時,幾百上千條蛇出現了,各式各樣的顏色,他們在牆壁內不斷游走.

"咔嚓,咔嚓……"

"砰,砰,砰……"

這真像是無數鎖芯被頂開的聲音.

沈浪完全驚呆了,沒有想到這個上古姜氏墓穴竟然不是用噩夢石開關,而是用萬蛇之鑰.

這幾千上萬條蛇就是鑰匙本身,只有感受到姜氏皇族的人,它們才會開啟這里.

片刻之後!

"轟隆隆……"

一陣轟鳴,前面的一扇門緩緩開啟了,前面竟然是一條河,地下暗河.

萬蛇窟上古遺跡內,本就有一條暗河的,但河水竟然不會流入這上古墓穴之內.

那條雪白的蛇王從洞孔里面鑽了出來,在前面帶路,進入到地下暗河中.

仇妖兒左邊扛著大箱子,右手夾著沈浪,跟在蛇王的身後.

"轟隆隆……"身後墓穴的大門緩緩關閉.

在蛇王的帶領下,仇妖兒帶著沈浪在地下暗河中逆流而上.

沈浪原本還擔心會不會遇到浮屠山的武士,但後來就打消了這個顧慮,因為蛇王帶著他在暗河中游了很久很久,整整三個多時辰,速度那麼快,已經整整游出了一二百里,早就離開了這個上古遺跡的范圍.

終于,前面的蛇王停了下來.

前面的地下暗河已經到了盡頭,一扇門擋在了這里.

沈浪又見到了一個奇觀,這扇門看起來是密不透風的,但是水流卻不斷滲出.

而這扇門上同樣是人面蛇身的浮雕,和金剛峰上古遺跡神廟內的那個雕像一模一樣.

蛇王鑽入這扇門的洞孔之內,開始在門內游走.

"咔嚓咔嚓……"再一次激發了這門內的鎖芯.

片刻之後,這扇門直接開啟了,外面就是一條正常的河流,可以直接回到地面.

沈浪望著蛇王,朝著它揮了揮手:"再見."

蛇王看了沈浪一眼,然後石門緩緩關閉,它快速地朝著萬蛇窟上古遺跡游回去.

原來這蛇王是這個上古姜氏陵墓的守護者,它的家族世世代代守衛這片帝陵.

………………………………

沖出河流,回到地面,這里是沙蠻族北部,也是當時祝紅雪大火的最後燃燒之處.

從這條界線往南,所有的原始森林都被燒掉了,這條線往北所有的森林都幸存.

仇妖兒帶著沈浪狂奔,她這速度太驚人了,超過了任何駿馬,每小時達到三四百里,而且完全憑借血脈力量而不是內力,所以幾乎不知疲倦一般.

僅僅一天之後,兩人就離開了沙蠻族領域,進入了南毆國.又過了半天時間,兩人就進入了越國天南行省境內.

又過了半天,沈浪和仇妖兒已經回到了玄武侯爵府內.

"拜見陛下……"

"參見陛下……"

幾百名武士整整齊齊跪下.

這里盡管是曾經的家,但是沈浪歸來之後,幾乎從來都沒有在這里住過,金卓夫妻,還有金木聰也幾乎從來沒有住過這里了,他們大部分時候都在怒潮城.

因為木蘭不在,所以這個曾經的家也不像是家的,為了避免觸景生情,所以沒有人願意住這里.

"陛下,黑水台急報,贏無冥十幾萬大軍已經快速南下,進入楚國境內,但是卻沒有攻打楚國王都,而是東進,如果不出意料的話,他的目標應該是越國王城."

吳楚越,還有大乾帝國都有黑水台,而且情報幾乎是共通的.

沈浪剛剛回到玄武侯爵府後,立刻派遣一名特種武士騎著雪雕前去怒潮城報信.

因為時間緊迫,沈浪甚至都無法回怒潮城.

"這封旨意是給矜君的,冊封沙矜為大南國王,大乾帝國內閣首相,掌管內政."

"冊封蘇難為大乾帝國樞密院副使,和蘭道,蘭風一起訓練新軍."

"這是給雪隱的密信,務必親手交到她的手中."

"讓大超用最快速度來到玄武侯爵府."

沈浪寫出一道道旨意,並且裝入噩夢石箱子,遞給這名特種武士.

"是!"這名大乾帝國的特種武士接過之後,立刻騎上一只雪雕朝著怒潮城飛去.

僅僅幾個時辰後!

玄武侯爵府的上空飛來了十幾道黑影,為首的就是超聲波飛行獸,它直接俯沖而下,落在沈浪的邊上.

片刻之後,十幾只雪雕降落,上面騎乘著三十幾名穿著上古裝備的特種武士.

"你們派出十個人,護送這只箱子返回怒潮城,藏在大城堡之下."沈浪下令道.

"是!"十名宗師級強者再一次起飛,帶著這只大箱子朝著怒潮城飛去.

而沈浪也沒有停留,他和仇妖兒騎上了大超,直接振翅高飛.

"全速前進,目標天越城!"

隨著他一聲令下,後面二十名宗師級特種武士騎著雪雕,跟在沈浪的身後朝著越國王都飛去.

真的是十萬火急,一刻鍾都不能耽誤.

………………………………

報複,報複,報複!

這是贏廣和浮屠山任宗主的共同意志.

這一次他們和沈浪的博弈輸得如此之慘,不僅顏面盡失,而且還損失慘重,一定要對沈浪還以顏色,要給他最最慘痛的打擊.

贏氏父子知道,就算滅掉了天越城,就算殺光了甯氏王族也不能給沈浪帶來實質性的損害,但是卻能讓沈浪痛徹心扉,能夠給他的名譽帶來毀滅性打擊.

沈浪和甯政關系何等親近?他和張翀,卞逍等人何等密切?

若是將越國朝堂上所有人斬盡殺絕,那應該能夠讓沈浪錐心之痛,吐血三升了吧.

你沈浪只有一支龍之悔,是要用來保護怒潮城的,倒要看看你還有什麼余力保護天越城?

至于天越城的防禦?

在贏無冥的大軍面前,完全是一個笑話,要知道他的十幾萬大軍中,超過六成都是地獄軍團,都是裝備了上古裝備的秘密軍團.

更別說還有一千多空中特種武士,還有無數的上古巨型強弩,上古巨型戰弩.

越國王城的防線在贏無冥軍團面前,簡直比一張紙還要脆弱,而且還是被水勢頭的紙,輕輕一捅就稀爛了.

最多不超過一刻鍾,他就能夠直接摧毀天越城防線.

最多不超過一個小時,他的空中特種軍團就可以占領越國王宮,將越國朝堂的君臣一網打盡.

沈浪,你在乎太多人了,這樣就注定有太多的弱點.

既然矜君的幾萬人無法成為我們的人質,那越國王都的君臣也是一樣的,天越城的百姓也是一樣的,我們可以用他們來脅迫你.你在乎矜君幾萬人,難道就不在乎甯政他們嗎?

行軍幾天幾夜,一路上經過了楚國和越國許多城池,贏無冥完全置之不理,直接沖到天越城之前.

而此時,越國王都天越城就在眼前了!

報複,報複,最殘忍的報複!

贏無冥猛地一聲令下:"大軍出擊,將越國王城二十萬守軍斬盡殺絕."

"空中特種軍團出擊,襲擊越國王宮,將越國君臣一網打盡!"

隨著贏無冥一聲令下,他的十幾萬大軍潮水一般朝著越國王城沖去.

一千多名浮屠山和新乾王國特種武士騎著雪雕,閃電一般朝著越國王宮方向飛去.

"一個小時內,徹底解決戰斗!"

……………………

注:第一更送上,我去吃飯然後寫第二更.月票榜很危急,兄弟們助我一臂之力,給大家鞠躬了!

上篇:第552章:佳人歸來!浪爺陰陽路!(恢複更新求月票)    下篇:第554章:瘋狂之極致!昭告天下!(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