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58章:乾京!沈浪贏無冥決斗結束!(求月票)   
  
第558章:乾京!沈浪贏無冥決斗結束!(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這能量漩渦的威力果然是驚人啊,幾乎摧毀一切,而且這可僅僅只是初級能量漩渦而已啊.

不過釋放完了之後,沈浪再一次人去樓空,精神力再一次消耗乾淨.

當然之前每一次失敗的時候,他都直接昏厥了過去,而這一次成功釋放出了能量漩渦之後竟然沒有昏倒,可見正確的能量漩渦程序還要稍稍節省一點精神力.

而這一日是三月初十,距離和贏無冥的決斗還有九天.

……………………………………

整整睡了八個時辰後,沈浪再一次前往天堂莊園.他現在仿佛養成了一個習慣,每當大事來臨的時候,他都要去和甯元憲聊聊,某種程度上甯元憲是他的知音,兩個人有很多共同預演.

說來真是有意思,矜君歸來之後來看過三次甯元憲,但蘇難和南宮敖一次都沒有來過,應該是不好意思吧,畢竟這兩個人可都背叛過.

"這次比武之後,有什麼打算?"甯元憲問道.

沈浪道:"拖時間,至少拖半年時間."

這一場比武決斗看上去荒謬無比,但在沈浪看來已經是必勝無疑了.

那麼贏了之後呢?

甯元憲道:"這三份詔書中寫得清清楚楚,誰贏了這一場比武誰就得到大乾帝國的正統名位."

沈浪道:"對!而且在我和贏無冥的約定中,一旦我贏了,新乾王國必須對我效忠,這個世界只能有一個大乾帝國."

甯元憲道:"半年時間夠了嗎?贏廣和浮屠山盡管受到了不小的損失,但他們依舊擁有強大無比秘密軍團.比如結束之後,接下來可就是和贏廣,浮屠山的大決戰."

半年時間夠嗎?

非常勉強,但終究還是夠了.

再過半年的話,距離沈浪回歸東方世界已經快要四年時間了,他的大乾帝國盡管地盤沒有任何變化,但國力終究還是發生了涅槃式的跨越升級.尤其是近來,科技文明和上古噩夢石文明的結合終于開花結果了.

半年時間,第一代噩夢石步槍,小型龍之力,地獄火炮彈,應該足夠裝備到第一批新軍了.

此時沈浪麾下有七千亞馬遜軍團,兩千涅槃軍,三萬五千骷髏黨軍團,五萬矜君軍團.

新武器如果能夠將這六萬多人全部裝備,那就已經阿彌陀佛了,沈浪都有把握打贏接下來的這一場大決戰.

關鍵是局勢能不能給他半年時間.

時間越充裕對沈浪就越有利,因為他此時麾下也有了幾千名學士,如今上古文明和科學文明的結合已經有了階段性成果,接下來應該會不斷迎來大爆發期,他的實力將急速增長.

大決戰!大決戰.

每一次都是這樣,這一戰還沒有開始打,就要准備下一場大戰.

沈浪笑道:"如果可以的話,我真是甯可拖得越久越好,因為一旦和贏廣,浮屠山大決戰之後,我們就要面對強大無比的大炎帝國了,但時光的腳步永不停息,敵人的腳步也永不停息."

贏廣現在每一天都在遭受那個所謂龍蛋的輻射,如今差不多已經一年時間了,時間拖得越久對他的身體傷害就越大.

而一旦沈浪和贏廣徹底分出勝負之後,大炎帝國就立刻會出手給予毀滅性打擊.

超遠程戰略打擊,聽起來就讓人毛骨悚然啊.

所以在這半年內,沈浪不但要准備打贏和贏廣,浮屠山的決戰,還要找到抵禦大炎帝國超級龍之悔的辦法.

甯元憲道:"如何爭取這半年時間,你可有計劃了嗎?"

沈浪道:"有,妥妥的."

兩個人都慢悠悠地落子下棋,甯元憲是很認真的,因為他年紀大了,需要經常動腦子,而沈浪則是心不在焉地下.

此時他麾下的幾千名學士中已經崛起了幾十名非常出色的,但他還是垂涎一個人,姜離陛下在西方世界的弟子阿道夫,此人才是真正的天才啊,可惜,他應該還在白京的監獄中吧.

沈浪道:"岳父,您可有聽說過火炎城?在西方世界的."

甯元憲搖了搖頭,從未聽過.

火神教和沈浪的關系非常密切,他們先後支援了三批學士,所以如今效忠沈浪的火神教祭師超過三百多人,他曾經旁敲側擊過火炎城,結果毫無所獲.

火炎城,火神教,聽起來是多麼契合啊,但對方卻完全沒有聽過這個城.

"對了,聽說天涯海閣已經在萬里大沙漠有所收獲了."沈浪道.

甯元憲道:"不奇怪,左辭閣主做事是非常穩妥的,若非有八成把握,他是不會放下在東方世界的一切,孤注一擲去開發萬里大荒漠."

浮屠山在南部海域的這個上古遺跡已經足夠驚人了,而萬里大荒漠屬于這個世界的三大生命禁區之一.

魔鬼大三角,極北大陸,萬里大荒漠.

前面兩個地方算是有人去過了,而萬里大荒漠到現在為止依舊是徹底的謎團,不知道這次天涯海閣的收獲會是何等巨大,開發的這個上古遺跡是何等驚人?

還有這一次沈浪和贏無冥的比武,左辭閣主會不會出席?上一次超脫勢力議會,他可是來了的.

說到天涯海閣的時候,甯元憲的手稍稍頓了一下,沈浪知道他想到甯寒公主了.

自從那一場大戰之後,甯元憲就從來再也沒有提過甯寒一次,也沒有問過她的死活.

……………………………………

回到怒潮城之後,矜君直接接手所有的內政,以大南國王的身份兼任了大乾帝國尚書台宰相,每一天忙碌到了極點,而蘇難成為樞密院副使,負責訓練新軍.

"拜見親王殿下,拜見索相."蘇難躬身行禮.

索玄道:"蘇侯的氣色就是好,快十年了,也沒有見老啊."

蘇難道:"索相何嘗不是如此?"

索玄道:"最近可忙嗎?"

"忙."蘇難道:"我們這幾萬人從金剛峰遺跡出來之後,雖然身體素質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但是戰斗思維依舊是落後的,跟不上陛下的新戰爭思維了,所以要從零開始學習,所謂新軍不但衣服新,關鍵是思想新."

索玄道:"對,我們的敵人太特殊了,原來的那一套不行了.幸虧我們有至高無上的陛下,如同太陽一般指引我們的前進方向,否則我們這群人只怕還在黑暗中蹉跎,你們的好日子算是要來了,陛下回歸東方世界已經三年多了,我們大乾帝國的軍隊終于不是累贅了."

這種言語是赤果果的個人崇拜吧,不過這在怒潮城中非常流行.

"說來也真是無奈."索玄繼續道:"大南王來了之後呢,我們大乾帝國總算是有了宰相,但是樞密院的一把手還空著,也無人能接."

大乾帝國樞密使真的是無人可以擔任,蘭風不行,杰克唐不行,海拉更不行,仇妖兒也不行.

這個位置不但要有才能,還要有資格.因為大乾帝國樞密使可是要比吳楚越三國的樞密使高一級的,但是怒潮城找不到一個資曆比卞逍和吳直更高的了.

倒是有一個人最合適,那就是楚王,不管是才華還是身份,他都足夠,但楚國還是離不開楚王的,所以這個位置金卓暫時掛個號.何止是樞密院頭把交椅空缺,黑水台大都督也空著呢,因為同樣找不到一個合適的,以至于金卓公爵不得不兼任,但大乾帝國黑水台真正的話事人卻是雪隱,她倒是合適這個位置.

另外金卓終于封公爵了,而且還是大乾帝國和越國的雙重公爵.

沈浪和金氏原本都不在乎這點的,但是索玄,蘭風,吳楚越三國之王一而再地上奏,請求冊封金卓為公爵,冊封沈浪養父沈萬為公爵.

結果終究只封了金卓一人,沈浪的養父沈萬堅決拒絕了,他說只做得來下人,做不來貴族.

"這次陛下去乾京比武,我們也必須組建一個使團."索玄道:"我和大南王商議過很多次,這個使團由文官帶隊不合適,因為這是示威去的,所以還是要武官帶隊,所以這個使臣就需要從樞密院調派,金卓伯爵身份貴重,但是和陛下身份過于親密了,所以我們想要讓你帶隊."

蘇難一愕,由他代表大乾帝國使團?這,這合適嗎?

矜君道:"我們知道你很忙,訓練新軍一天都少不得你,但跟隨陛下去乾京這件事情更加重要,你武功高,資曆夠,能力強,所以由你帶隊最為合適."

蘇難道:"大王和索相若信任我,那我就去."

矜君道:"行,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

……………………………

說來還有一段趣事,大乾帝國要陪同沈浪前往乾京,使團規模不能太小,否則就顯得寒酸了.

但是大規模的使團又缺乏坐騎,為了趕時間,最好是騎乘雪雕,而不是騎馬,怒潮城距離乾京一萬多里呢,如果騎馬的話要猴年馬月啊.

但是怒潮城總共加起來不超過三十只雪雕,于是矜君和炎京談判,請求大炎帝國借一百只雪雕給大乾帝國,出使任務結束後立刻歸還.

廉親王聽到這個要求是崩潰的,哪有這個道理啊,我們之間可是敵人啊,你還向我借雪雕?

你這個大乾帝國是不是也太一窮二白了啊?

不過在這種細節上,大炎帝國還是表現出了風度,大炎太子親自下旨,批准借給怒潮城一百只雪雕,但旨意上寫得清清楚楚,這一百只雪雕不得做任何戰爭用途,而且這次乾京比武之後必須歸還.

………………………………

三月十一,沈浪騎著大超,在仇妖兒的保護下離開怒潮城,前往乾京參加和贏無冥的比武決斗.大乾帝國樞密院副使蘇難,率領二百人規模的使團陪同.

經過了五天的飛行,沈浪的大乾帝國使團終于來到了新乾王國的都城乾京.

天下有三京,白玉京,炎京,乾京!

乾京,曾經是整個東方世界最輝煌的城市,大概有十年時間,它的風頭甚至超過了炎京,那也是姜離陛下最如日中天的時候.整個東方世界也只有炎京和乾京,才有資格稱為帝京.

當沈浪使團飛到新乾王國上空的時候,他還顯得平靜,但整個使團已經激動起來.

這是大乾帝國的故土啊,盡管依舊處于贏氏父子的統治之下,但它畢竟屬于大乾帝國.

這里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個村莊,小鎮,城池都屬于沈浪陛下的.哪怕被徹底肢解了,新乾王國依舊很大,差不多是越國的近三倍.

當乾京在望的時候,整個使團發出山呼,萬歲,萬歲,萬萬歲.

怒潮城只是大乾帝國的臨時都城而已,在怒潮城所有的地圖中,在大乾帝國所有的公文中,帝都只有一個,那就是乾京,只不過還在贏廣的手中.

沈浪,仇妖兒,海拉,還有在場大多數人都是第一次見到乾京,哪怕蘇難也是第一次在空中俯瞰乾京.

真是恢宏壯麗啊,這是天下第二大城,僅次于炎京.這座城市虎踞龍盤,雄渾壯麗,還是霸氣威武,遠遠超過楚國王都,越國王都,更是超過吳國王城,至于怒潮城和它比起來更是丑陋不堪.

乾京確實是有帝王之氣啊.哪怕沈浪已經想象了很多次,但是當他俯瞰乾京全景的時候,還是被震撼了.

太壯觀了,太宏偉了.

這座城市的人口應該超過百萬了,城牆的周長甚至超過百里,哪怕是古代長安和汴京,也沒有如此驚人氣勢.

沈浪畢竟是大乾帝國之主,當他飛臨乾京上空的時候,大炎帝國的廉親王和贏廣二人親自前來迎接.

"沈浪閣下,我的乾京可還恢宏壯麗啊?比起你的怒潮城如何?"贏廣問道.

"壯麗一百倍不止."沈浪道.

蘇難在邊上道:"贏親王,乾京是我家陛下之乾京,你贏氏只是竊據而已,談什麼你的乾京?"

贏廣淡淡望了蘇難一眼,然後朝著沈浪道:"沈浪閣下,我不介意你在高處眺望我的乾京,但其他就不要有什麼非分之想了."

大炎帝國廉親王道:"好了,時候不早了,我們這就進入乾京吧."

然後,沈浪的使團降落,從乾京的東門進入.

………………………………

這是沈浪第一次踏上乾京的土地,也是乾京萬民第一次見到沈浪的面孔.

詭異的寂靜,沒有任何人喧嘩,甚至沒有人討論.乾京萬民望向沈浪的目光甚至有些複雜,當沈浪望向他們的時候,這群人甚至躲開了目光.

距離姜離的暴斃才過去了不到三十年,一切還都記憶猶新,所有人心中或許都清楚地知道,沈浪才是乾京的真正主人,贏廣父子只是亂臣賊子而已.

但是乾京萬民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選擇效忠了贏廣.

不僅僅是乾京萬民,新乾王國的大臣們就更加複雜了,這些大臣大多都六七十歲了,姜離暴斃的時候他們還是壯年,都曾經是姜氏之臣,而現在卻效忠了贏氏,面對故主之子,如何不心緒萬千?

總之氣氛非常尷尬,凝重.

怒潮城的使團非常生氣,他們覺得乾京的民眾對沈浪陛下太過于冷淡了,這可是你們真正的主人,你們不說跪下效忠,難道就不能表現得目光熱烈一些嗎?

尤其是蘭氏兄弟,還有屠大,屠二,藍暴等人,他們都是姜離培養的特殊血脈者,乾京就等于是他們的家啊,而如今他們進入乾京,竟然仿佛是外人的感覺.

贏廣父子對我們冷淡也就罷了了,就連你們這些乾京子民也這麼冷冷清清?

要知道當時沈浪陛下身份揭露的時候,萬里之外的偏遠小國都有壯士高呼萬歲,並且萬里迢迢趕去怒潮城效忠沈浪陛下.

那個時候你們新乾王國的人在哪里?你們乾京的人在哪里?你們才是最應該忠誠于沈浪陛下的人.

"或許等沈浪陛下和贏無冥的比武決斗之後,一切就都改變了."蘭瘋子道.

………………………………

接下來,沈浪和使團被安排住進了原來的臨國公府,就是那個為沈浪而死的叔叔姜臨.

而在這段時間內,從頭到尾都沒有人來拜訪過沈浪.

不管是乾京的官員還是民眾,甚至不從臨國公府的門前經過,不敢靠近百米之內,唯恐會造成誤會.

想要收服新乾王國的臣民之心,真是任重道遠啊.

當然,這一次的比武是一個好機會.

沈浪和甯元憲說過,只要滅了贏氏,新乾王國的臣民就別無選擇,他們總不能去效忠大炎帝國吧,那可是生死之仇.

………………………………

三月十八日!

天下諸國,六大超脫勢力的使團都已經全部到齊了.

這是幾十年來乾京最矚目的時刻了.

姜離暴斃之後,天下唯一的中心就是炎京,乾京就被邊緣化了,哪怕是贏廣登基為王,也沒有這麼大規模的使團.

天下諸國,六大超脫勢力,無一缺席.

甚至連白玉京都派遣使者來了,依舊是那個熟悉的小姐姐,出席超脫勢力議會的那個.

浮屠山任宗主,誅天閣少主,天涯海閣之主,通天寺之主,懸空寺二號人物全部都來了.

天下諸國中,吳楚越三國之王全部到場.

大晉國王,北戎太子,梁國之王等等全部到場.

這個陣容簡直堪稱華麗了,只有大炎帝國才有這個號召力,集合天下諸國和超脫勢力了.

所有使團成員加起來,超過萬人.

雖然沈浪和贏無冥比武這件事情本身比較荒謬,但是它決定著大乾帝國的名號歸屬,這就嚴肅而又重大了,甚至是幾十年來最大事件,比起楚王被謀殺還要重大.

吳楚越三國之王,也住進了臨國公府內,這還是吳王第一次和沈浪真正見面.

"臣等參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

三月十八晚,贏廣作為東道主,在王宮中舉辦了規模宏大的宴會,招待天下諸國和六大超脫勢力使團.

他真是忍不住心潮澎湃,這還是第一次啊.

他的王宮第一次來了這麼多使團.

或許下一次這樣的華麗場面就需要等到擊敗大炎帝國,贏氏成為天下之主的時候,才能有此盛景了.

當然贏廣覺得他這一代是看不到了,想要擊敗大炎帝國,起碼要等到大炎皇帝陛下駕崩,太子登基之後,贏氏才有機會.

但這一次也是輝煌的勝利,畢竟明日之後,他贏氏就要正式成為大乾帝國之主了,再也不是亂臣賊子了.

天下最貴者,姬氏和姜氏,在贏廣看來,這次沈浪可不僅僅是讓出了大乾帝國的名號,而且還讓出了天下第二高貴姓氏的名譽.

從明天起,贏氏將取代姜氏成為天下第二姓了.

這種級別的超級宴會,沒有什麼可以寫的,因為沒有一句真話,也沒有一句有用的話.

甚至整個過程中都默默無言.

在所有人眼中,沈浪幾乎是一個死人了.

甚至無數人都無法想象,沈浪是不是失心瘋了?竟然會做出這個決定,簡直是喪心病狂級的,就這麼將大乾帝國名號拱手讓出了,天下第一敗家子啊.

姜離陛下用一生打下來的政治遺產,被沈浪不到一天時間就敗掉了.

整場宴會,無人關心沈浪的命運.所有人只關心一件事情,天涯海閣在萬里大荒漠究竟開發出了一個什麼級別的上古遺跡.

而且左辭閣主這一次完全可以不必來的,為何偏偏要來?

但是依舊無人敢問.

大約晚上十一點左右,這場規模驚人,卻又詭異安靜的大型宴會結束,沈浪回到臨國公府內.

整場宴會中,贏無冥從頭到尾都沒有出現過.

……………………………………

半夜時分!

贏無冥,浮屠山任宗主,贏廣三人站在王宮庭院內,天上明月皎潔.

盡管這是一場荒謬無比的比武,盡管贏無冥比沈浪強大了一百萬倍不止.

但他還是一絲不苟,做了所有的准備.

他穿上了最先進,最強大的上古鎧甲,足夠抵禦一切來自上古武器的傷害.

"這套上古鎧甲是我浮屠山的至寶,是南部海域上古遺跡中得到的最高級鎧甲,他的上一個主人屬于上古帝國一名親王,這具上古鎧甲擁有獨立的能量來源,哪怕龍之悔在不遠處爆炸,穿著這具鎧甲也能性命無憂."

任宗主幫助贏無冥穿上了這套上古帝國的親王鎧甲.

"這是上古之戒,在上古帝國擁有超高的權限,而且能夠保護身體抵禦絕大部分的能量襲擊."任宗主為贏無冥戴上了一個指環,看上去和沈浪有些相似的指環.

在上古廣場沈浪看得清清楚楚,許多上古人類高層手指上都有帶著指環的痕跡.

任宗主給贏無冥的這個指環,在上古令戒中級別也是非常高的了,盡管比不上沈浪的上古王戒,但也能夠抵禦大部分負面傷害,再加上贏無冥本身這麼強大,所以此時贏無冥或許真的可以抵禦龍之悔的爆炸.

"這是上古王者之劍,無堅不摧,可以輕而易舉毀掉任何上古裝備."任宗主把黃金之劍遞給了贏無冥,這就是上古廣場石棺內得到的,沈浪曾經還以為這就是龍之劍,畢竟他曾經屬于那個上古王者.

"沈浪狡詐之極,他之前吹過的牛全部都實現了,所以盡管你的武功比他高了百萬倍,但一定要全力以赴."贏廣道:"當然沈浪之所以敢開口提出這一場比武決斗,肯定有所儀仗,但無非就是某些上古裝備而已.但他不管得到什麼上古裝備,都遠遠不如你身上的這套裝備高級,這一場比武沒有懸念必勝無疑."

任宗主道:"不要殺沈浪,直接廢掉他就可,因為我們的龍之悔還需要他進行發射."

贏無冥道:"是!"

……………………………………

三月十九,這個萬眾矚目的日子終于來了.

這一場東方世界矚目的盛會終于來了.

沈浪和贏無冥比武決斗,大炎帝國和新乾王國為了這一日整整准備了五十天了.

這場決斗將在乾京大決斗場進行.

這個大決斗場面積巨大,超過幾十萬平方米,足夠容納五萬人觀看.

天下諸國,加上六大超脫勢力的使團加起來有一萬人左右,剩下四萬人都是新乾王國的權貴,還有一萬名民眾代表.

整整五萬人,座無虛席.

當然在所有人心中,這是一場沒有懸念的比武決斗,也是有史以來最荒謬的一場.

所以沒有任何賭局,哪怕一萬陪一,也沒有人開這個局,因為就算海水倒流,就算山川顛覆,就算太陽西出,也不會有第二種結果.

沈浪瞬間被秒殺!不管是在夢幻還是現實中,又或者是最離譜的書籍中,這都是唯一的結局.

但是見證這一刻本身就很偉大,不是嗎?

這一場比武雖然荒謬,但沈浪畢竟是姜離之子,而且創造了那麼多奇跡,所以他的敗亡也是一個曆史事件.

看著他被贏無冥滅掉,也是見證了曆史.

尤其是新乾王國的權貴和民眾,他們很多人原本是心向沈浪的,但是自從他提出了這一場決斗之後,所有人的心潮水一般湧向了贏廣父子,清一色地效忠贏氏.

因為沈浪太瘋狂了,哪怕一個瘋子也不會提出這場比武啊,你這是把大乾帝國正統名號當成兒戲嗎?

誰敢效忠一個瘋子?誰敢讓一個瘋子保護自己?天下間可都是聰明人.

……………………

大決斗場上,五萬人靜寂無聲.

大炎帝國廉親王正在誦讀炎京的詔書,煌煌千言,整整讀了半個多小時,終于結束了.

"沈浪閣下,贏無冥閣下,我們最終再確定一下,這場決斗繼續嗎?"廉親王問道.

"繼續."沈浪.

"繼續."贏無冥道.

廉親王道:"我們最終再確定一下,這場比武決斗將決定大乾王國正統歸屬,輸的一方將徹底失去大乾名號,你們確定嗎?"

"確定!"

"確定."

廉親王道:"這是一場決斗,刀劍無眼,我們會見證它的公平,卻不會干涉他的生死.這是生死狀,你們確定要簽嗎?"

他拿出了一份血淋淋的生死狀,這是大炎太子用朱砂血墨寫成的.

一旦簽了生死狀,就生死不論了,就算沈浪在決斗場上被贏無冥大卸八塊,也不能追究任何責任,更不能指責贏氏此舉為叛逆.

贏無冥一絲不苟,沈浪顯得有些隨意,兩個人都在生死狀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大炎帝國廉親王高舉生死狀,高舉三份詔書,大聲吼道:"大炎帝國見證監督這一場比武決斗."

六大超脫勢力代表舉起手,道:"我們見證."

天下諸國代表舉起手道:"我們見證."

新乾王國的權貴,還有萬民代表高舉右手道:"我們見證."

廉親王道:"天下共同見證這場比武,勝利者將得到大乾帝國的唯一正統名分."

"沈浪閣下,贏無冥閣下,請前往圓圈之內."

沈浪和贏無冥兩個人,緩緩走向了決斗場的中間.

這是一個圓圈,直徑三十米左右,兩個人靜靜對立,距離二十五米.

超過十個自鳴鍾,二十個沙漏,擺在決斗場最顯眼的地方.

決斗將在正午十二點正式開啟.

沙漏里面的黃金沙子不斷流下,時光不斷流逝.

距離決斗時間越來越近.

十分鍾,五分鍾,三分鍾,一分鍾!

所有人已經開始屏住呼吸了,並且努力睜大眼睛,盡量不眨動.

因為這一場比武決斗會很快,瞬間完成,絕對秒殺.

這是見證曆史的時刻,見證沈浪滅亡的一刻,任何一個瞬間都不容錯過.

吳楚越三國之王,還有蘇難等人,幾乎無法呼吸,心髒一陣陣抽搐的痛.

盡管他們對沈浪充滿了信心,沈浪陛下天生就是創造奇跡的,但這一場比武決斗實在太太懸殊了,哪怕在最離奇的夢境中,他們都不敢夢到沈浪會贏.

距離比武開始,還有十秒鍾,九秒……

贏無冥眼睛微微眯起,緩緩舉起了黃金之劍.

而沈浪也舉起手中的龍之劍.

兩個人都屏住了呼吸.

贏無冥的目光開始變得瘋狂起來,整個人就仿佛要喝醉酒了一般.

聽,腳步越來越近了.

很快,我贏氏家族再也不是亂臣賊子了,而是大乾帝國的唯一正統.

很快,我贏氏將取代姜氏,成為天下第二高貴的姓氏了.

姜離陛下,你對我們贏氏家族恩重如山,你的死成全了我們的王位.

而現在你兒子將再一次成全我們,他的滅亡將成全贏氏家族的宏圖霸業.

我贏氏家族注定踩著你們姜氏父子的尸骸崛起.

三,二,一!

時間到!

所有的沙漏流盡了.

所有的鍾聲響起,仿佛是喪鍾一般.

"當!"

"決斗正式開始!"

贏無冥整個身體,瞬間化作一道光影,如同流星一般朝著沈浪沖去.

沈浪,你這個廢物,滅亡吧!

變成行尸走肉,成全我贏氏家族的霸業吧!

而與此同時!

沈浪腦子里面意念一動.

"能量漩渦,初級,開啟!"

瞬間!

來自遠古的力量,來自于龍血髓的力量,來自這個世界最高級別的能量,在龍之心凝聚,通過沈浪的身體組成能量漩渦,鑽入到龍之劍.

然後……猛地迸發而出.

整個天地間,仿佛響起了一陣聽不見的龍吟.

一個巨大的能量漩渦,猛地朝著贏無冥席卷而去.

"砰!"

沒有巨響,只是無聲無息!

新乾王國太子,天下頂尖強者,姜離陛下嫡系弟子贏無冥,直接飛出了千米.

他身上的東西,一寸一寸粉碎.

決斗剛剛開始,就已經結束!

瞬間,秒殺!

…………………………

注:第二更送上,諸位恩公,拜求月票啊,叩首涕零.

謝謝佛夕照耀,騎豬虎爺,三十而立1984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557章:劃時代成果!贏無冥你完了!    下篇:第559章:贏無冥慘死!載入史冊!(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