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62章:贏廣退位!沈浪上位!夷為平地   
  
第562章:贏廣退位!沈浪上位!夷為平地

g,更新快,無彈窗,!

凌晨三點,外面的天黑漆漆的.

廉親王和左辭閣主還做不到沈浪那麼無恥的地步,這一場訂婚終究沒有在乾京王宮內進行,而是在臨國公府內.

為了大張旗鼓,沈浪幾乎將能請來的人全部請了.六大超脫勢力代表,天下諸國代表,全部都來見證沈浪和浮屠山的聯姻,唯恐不夠隆重.

沈浪就是為了向整個天下證明,他已經和浮屠山聯姻了.

不過,這場訂婚禮仿佛並沒有什麼喜慶的氣氛,反而顯得非常肅然.

因為來參加的人幾乎沒有一個看沈浪順眼的,當然也看任宗主不順眼.

"沈浪陛下,你確定要將這支龍之劍作為聘禮向浮屠山任宗主求婚?"左辭閣主問道.

沈浪道:"是的."

然後,他將龍之劍奉上,甚至還綁了一條紅色的絲綢放在托盤之上.

"請諸位觀禮."大炎帝國廉親王道.

然後,他捧著這支龍之劍緩慢從每一個人面前走了過去,確保每個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頓時間,整個大廳內的溫度仿佛都提升了許多.

這……就是龍之劍?絕對的上古至寶啊,沈浪這種手無縛雞之力的人竟然用這東西秒殺了贏無冥?太珍貴了啊.

如果放在其他地方,其他時候,在場很多人只怕想盡一切辦法占為己有了.

但是現在整個天下的權貴代表都在這里,別說出手爭奪了,就是連伸手觸碰一下都不會的.

整整一刻鍾,廉親王才讓每一個人都看清楚了這支龍之劍的樣子.

"沈浪閣下,你願意表現一下它的威力嗎?"忽然有人問道:"萬一你弄了一支假的怎麼辦?誰又能夠證明呢?"

這話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沈浪.

"廉親王,左辭閣主,你們是今天晚上的訂婚禮主持,一切你說了算."沈浪道.

廉親王道:"事關重大,還是證明一下的好."

沈浪道:"那行,請諸位看清楚了."

說罷,他接過了這支龍之劍直接來到外面的院子,對准了幾十米外的另外一座假山.

這假山可威風了,整整三十幾米高,是一顆完整的石頭.不僅如此,假山的背後還有一只乾坤球.

什麼是乾坤球?

是這個世界專門的物件,只有頂級權貴家中才有,就是一個金屬鑄造的大球,作為鎮宅之用,一般都超過萬斤.當然有些權貴家覺得一個大球太丑了,所以會築成各種神獸.

沈浪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腦子里面意念移動.

"觸及能量漩渦出擊!"

然後,他雙手的龍之劍猛地斬出去.

瞬間一個幾米直徑的能量漩渦疾射而出,速度快到了極致,所以看上去完全就是一道光影.

驚豔的一幕出現了.

那座三十米高的假山瞬間粉身碎骨,那只萬斤重的乾坤球也化為齏粉.

所有人幾乎都屏住了呼吸,太可怕了,太牛逼了,太震撼了.

這龍之劍竟然如此之強大?這哪怕在上古帝國也是絕頂至寶了啊.

這樣的寶貝沈浪都舍得交出來,作為聘禮迎娶浮屠山公主?你泡妞還真下血本啊.

而任宗主見到這一幕,也幾乎心跳加速,這件上古至寶很快就要屬于他了.當時在上古廣場內,他連那支黃金之劍都舍不得交出給姬璿公主,而比起眼前這支龍之劍,上古王者手中的那支黃金之劍什麼都不是了.

大炎帝國廉親王道:"沈浪閣下,我再一次問,你確定要將這支龍之劍作為聘禮嗎?"

"確定."沈浪再一次疲倦欲死,施展了初級能量漩渦之後,他的精神力再一次消耗得干乾淨淨,完全是在強撐了,他實在是太需要精神力了,不能永遠都是一招沒吧.

"那麼,請拿上來吧."廉親王道.

沈浪雙手將龍之劍再一次放在托盤之上.

廉親王道:"浮屠山的任宗主,你確定要收下這個聘禮,並且把女兒嫁給沈浪陛下嗎?"

"我確定."任宗主道.

廉親王道:"按照約定,你們雙方需要簽下婚書,這件婚書總共三份,你們雙方各一份,大炎帝國也要保存一份."

這話說得清清楚楚了,這可不是簡單的成婚,而是兩個勢力的聯姻.

"可以."任宗主道.

然後,大炎帝國廉親王拿出了三份婚書.

沈浪簽字,任宗主簽字,廉親王和左辭閣主也簽上自己的名字.

至此這份婚書就具備權威性了,整個天下都認同了沈浪和浮屠公主的婚事.

大炎帝國廉親王道:"接下來,我們需要請任盈盈公主出來,驗明正身."

任宗主一聲冷笑,然後拍了拍巴掌.

四個浮屠山長老出現了,抬著一頂轎子.

"落轎!"

轎子簾子打開,任盈盈公主從里面走了出來,不管她之前叫什麼名字,但從今以後她就叫這個名字了,不僅僅在沈浪面前,甚至在整個天下面前都是這個名字.

她走出來的瞬間,幾乎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在場幾乎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見到任盈盈,簡直歎為觀止啊.

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精致絕倫的面孔,也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充滿魔幻味道的身材曲線.

但……這並不是所有人倒吸涼氣的根源.

而是因為她肌膚是透明的,面孔透明,雙手透明,脖子透明.

真的太……太詭異了,太恐怖了.

哪怕是絕色美人,也讓人做噩夢啊?這種透明真的幾乎會發光一般,連里面的骨架還有血管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見所未見,聞所未聞,難怪這個浮屠山公主從來都不露面,因為根本無法見人.

這還需要驗明正身嗎?天下間完全找不出第二個這樣的人了吧.

確實不需要,沈浪一眼就斷定這是百分之百的任盈盈公主,那個聰明絕頂而又剛烈純粹的女人.

沈浪道:"任宗主,雖然我們還沒有正式成婚,但從這一刻開始,任盈盈就是我姜浪的人了,對嗎?"

任宗主道:"對!"

大炎帝國廉親王道:"沈浪陛下,那我就聘禮交給任宗主了."

沈浪點了點頭道:"交吧."

廉親王將托盤中的龍之劍雙手遞給了任宗主道:"請."

任宗主沒有接托盤,而是直接拿起了龍之劍.

至此,這個訂婚典禮就算是結束了.

沈浪道:"岳父大人,從今以後我大乾帝國和浮屠山就是一家人了,對嗎?"

任宗主道:"對,從今以後你沈浪就是我浮屠山唯一的女婿."

廉親王道:"我正式宣布,大乾王國之主姜浪和浮屠山任盈盈,締結連理."

任宗主望著沈浪道:"請你好好待我女兒,告辭了."

然後他直接拿著龍之劍走了,這支上古至寶終于落在他的手中.

而且,他真的就把任盈盈留在了沈浪這邊,這麼干脆果斷的嗎?

沈浪朝著任盈盈公主一笑,然後閉上眼睛直接昏厥睡著過去.

他的精神力實在是太爛了,釋放了能量漩渦之後,整個人仿佛人去樓空,困倦到了極點.

………………

放在之前,沈浪肯定能夠睡十二個小時以上,但這次僅僅只睡了不到五個小時就被喚醒了.

"起來了,起來了."仇妖兒道:"我們需要進入乾京王宮,見證贏廣退位大禮,並且交接大乾玉璽,國書,冠冕,龍袍等物了."

接下來,沈浪勉強維持著精神進行了漱洗,換上了一身金黃色的袍子,在怒潮城使團的保護下,前往乾京王宮.

"任盈盈呢?"沈浪問道.

"在地下室內."仇妖兒道.

離開臨國公府,前往乾京王宮的時候,沈浪所過之處依舊空無一人,家家戶戶房門緊閉,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是一座空城了.

整個乾京都顯得尤為壓抑,有一種山雨欲來的感覺.

今天可是贏廣退位的日子,天知道會發生什麼啊?"

……………………………………

這座王宮不但是新乾王國的王宮,也是曾經大乾帝國的帝宮,姜離曾經在這里面幾十年.

不管從哪個層面說,這座王宮絕對屬于沈浪.

今天贏廣退位,不僅僅要交出大乾王位,按理還要徹底從這個王宮離開,甚至還要將新乾王國都全部交給沈浪.

按照三方詔書,從今天開始沈浪就要成為這座大乾宮的主人.

進入王宮之內,所有人都已經到齊了,就差三個人,廉親王,贏廣,沈浪.

乾京內所有五品以上的官員都到場了,整個大殿密密麻麻,站滿了上千人.

這座大乾宮絕對算得上威嚴堂皇了,天下第二宮,僅次于大炎帝國皇宮.

其他不管是楚國王宮,還是越國王宮,在大乾宮面前都顯得黯然失色.

而贏廣在這座宮殿已經整整呆了二十幾年了,他舍得離開嗎?

沈浪進入大殿之後,新乾王國所有的臣子一動不動,沒有一個人朝他望來.

沈浪若無旁人地來到大殿之上,在一個王座上坐了下來,甚至還打了一個哈欠,還是沒有睡夠啊,實在太困了.

緊接著,大炎帝國廉親王來了,身後密密麻麻跟著幾百人.

這是天下諸國的使臣,六大超脫勢力的人就沒有來了,因為這是世俗王權的范圍,按照皇帝陛下的規矩,超脫勢力是不能入場的.

廉親王也在大殿之上的一個寶座坐了下來.

現在就等著贏廣一個人了,他才是今天的絕對主角,盡管充滿了悲劇色彩.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贏廣會不會出現?他難道真的甘心退位嗎?

而就在此時,一個宦官的聲音響起.

"大王駕到!"

接著傳來了一陣冠冕撞擊的聲音,贏廣來了.

真正的龍行虎步,他出現在所有人的視野之內.

全場上千名臣子跪下,叩首道:"臣等拜見大王,萬歲萬歲萬萬歲."

這話一出,廉親王面孔抽搐了一下,這是違忌的,從四年多前開始這個世界上只能有一個人稱之為萬歲,那就是至高無上的皇帝陛下.

這是示威啊!

沈浪來的時候,這上千名文武大臣一動不動,廉親王來的時候這些大臣也一動不動.

而贏廣來了之後,這上千大臣整齊如一,恭敬無比.

贏廣無視這些跪在地上的人,從大殿中間緩緩走來,邁上了幾十級台階,來到了最高王位之上.

"眾卿平身."贏廣朗聲道.

然後,上千文武大臣起身.

大炎帝國廉親王起身,再一次展開了聖旨道:"陛下有旨."

沈浪一動不動,贏廣也一動不動.

廉親王也不管這麼許多了,直接朗聲誦讀:"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天下只有一個大乾王國,沈浪贏得了大乾王位,贏廣即日退位,欽此!"

全場靜寂無聲,在場上千名乾國臣子就仿佛沒有聽見一般.

廉親王道:"贏廣親王,接旨吧."

贏廣沉默了片刻,然後朝著東北方向跪下道:"臣贏廣,接旨."

這話一出,全場一震.

這什麼意思?難道你贏廣還真的打算退位不成?

廉親王道:"那我們就正式開始交接?"

贏廣道:"遵旨!"

廉親王道:"雙方交接大乾國璽!"

頓時一個大宦官高舉一個盒子跪著交給了贏廣,這里面應該裝的就是大乾帝國的玉璽.

"請驗璽!"贏廣接過之後,直接交給了廉親王.

大炎帝國廉親王接過之後,招了招手,頓時十幾個大學士上前,仔仔細細檢查這塊玉璽的每一個角落.

差不多一刻鍾後,檢查完畢.其實不需要這些人檢驗,廉親王也一眼就能看出是真的.

"這顆大乾國璽是真的."為首的一名大學士道.

廉親王點了點頭,然後將玉璽重新放回在盒子里面,先交還到贏廣手中,然後問道:"贏廣親王,您確定要移交大乾國璽嗎?"

"當然!"贏廣道.

廉親王道:"大乾國璽交接儀式,正式開始!"

沈浪起身來到贏廣的面前,伸出雙手.

"交璽!"廉親王大聲喊道.

贏廣將玉璽連同盒子一起遞了過去.

"接璽!"廉親王道.

沈浪雙手接過,頓時整個身體都顫了一下,這也太重了,起碼有五十斤啊,你們是不是太高估我浪爺的力量了?

"展示國璽!"廉親王喊道.

沈浪打開盒子,將大乾國璽拿出來,高高舉起,向在場天下諸國所有使臣展示,然後再重新放回到盒子里面,趕緊交給邊上的仇妖兒,這玩意太沉了.

廉親王道:"接下來,進行交接儀式第二項,交接國書,王旗,寶劍."

這個國書可不是外交官遞交的那種國書,而是一種外交權力,這就相當于贏廣將大乾王國的外交權正式交給了沈浪.

至于王旗,其實和原來的大乾帝國之旗有些不一樣了.

原本大乾帝國的旗幟要威武得多,上面繡的那條金龍幾乎和大炎帝國一模一樣,就是噴出來的火焰有點不一樣,還有龍爪稍稍短一些而已.

這是很講究的,王國的旗幟和帝國旗幟是不一樣的.贏廣成為了新乾之王後,主動改變了王旗,將上面的龍稍稍降低了一個級別,從金龍變成了黃龍,火焰顏色也變了,龍爪不僅僅變短了,而且還少了一爪.

而寶劍則是姜離陛下真正佩戴過的,當然不是他戰斗的寶劍,而是在王宮中表示威儀的黃金寶劍,所以也是金碧輝煌,威嚴四射.

沈浪一絲不苟地接過了王旗,國書,黃金王劍.

整個過程靜寂無聲.

真是奇怪啊,這一場交接儀式也位面太順利了吧,比想象中要順利得多了,贏廣就這麼輕而易舉交出了一切.

但是廉親王卻有一種要窒息的感覺,他甚至很努力地呼吸了幾口,胸口的壓抑才得以緩解.

"交接王袍!"

贏廣當眾解下了身上的王袍,放在托盤之上.

盡管號稱新乾,而且他身上的王袍也和曾經的姜離不一樣,但這身王袍畢竟代表著大乾,也是被天下諸國認同的.此時脫下了這身王袍,就代表著他再也不是大乾國王了.

"沈浪陛下,穿王袍!"

幾名大炎帝國的宦官上前,將這身王袍一絲不苟地穿在沈浪的身上.

沈浪不由得微微皺眉,他是有潔癖的人,這身王袍贏廣已經穿過了,現在竟然再一次穿在他身上了,不過先忍忍,最多半個時辰就解下來.

"交接冠冕."廉親王道.

贏廣解下了頭上的冠冕,放在了托盤之上.

此時,他身上已經沒有任何王者的標志了,王袍沒了,王劍沒了,冠冕也沒了,穿的就和普通人一樣.

"沈浪陛下,著冠冕."廉親王道.

沈浪來到廉親王面前,讓對方親自為他戴上了大乾冠冕.

至此,大乾王位的交接就剩下最後一步了.

贏廣徹底從王位上退下來,沈浪坐上王位.

這也是最最關鍵的一步了.

贏廣願不願意徹底退位,也就看此時了.

廉親王屏住了呼吸,仇妖兒屏住了呼吸,她將玉璽交給了邊上的蘇難,她的手甚至已經按在劍柄之上了.

而作為大乾帝國樞密副使,這次使團的最高官員,蘇難幾乎整個身體都在微微顫抖,他算是見過大世面的了,但這麼大的世面真的沒有見過.

整個王國的交接,足夠載入史冊的.

當然到目前為止,一切順利,但也正是因為太過于順利了,才讓人肝顫,應該就這麼輕而易舉交出了一切?

廉親王也望著贏廣,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現在就剩下最後一項儀式了,你不管想要做什麼,都剩下最後機會了啊.

整個大殿安靜了一分鍾,真是死一般的寂靜,就連呼吸聲,還有眾人的心跳聲都清晰可聞.

終于,主持者廉親王再一次開口了.

"交接儀式最後一項,贏廣親王退位,沈浪陛下上位!"

頓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贏廣,這可是最後機會了啊.

一旦從這個位置上退下來,那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這個王位你已經坐了二十多年了,難道就這麼心甘情願交出來嗎?

此時不發飆,更待何時?

不僅僅是天下諸國的使臣,還有在場上千名文武大臣都睜大眼睛,一眨不眨.

空氣仿佛凝固了,時間也仿佛停止了.

仿佛贏廣的每一個動作,都會被放大十倍,一百倍.仿佛他隨時都可能暴起殺人.

然而,贏廣只是輕輕地籲了一聲.

"呵呵……"贏廣緩緩道:"沈浪?哦不,姜浪!"

來了,終于要來了嗎?贏廣這個霸主終于要發威了嗎?

"姜浪,我贏廣曾經只是一個棄嬰,被先王撿起收養,視為己出."

"姜離陛下繼位之後又把我視為手足,倚為心腹,連他的親弟弟姜臨都只是一個國公而已,整個姜氏雖然號稱王族,但卻沒有一個人封王,而我贏廣卻被你父親姜離封為親王,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

"姜氏家族對我恩重如山,姜離陛下對我恩重如山."

"姜離陛下暴斃之後,我贏廣身敗名裂,被稱之為亂臣賊子."

"整個天下都認為我贏廣竊據大乾王位二十幾年,這個罵名大概是一輩子都洗不清了."

"只要我贏廣坐在新乾王位上一日,亂臣賊子的名聲就要背一日."

"姜浪,現在我正式將這個王位還給你了,還給你姜氏了."

說罷贏廣猛地站起,直接從那個寶座上離開,他整整坐了二十幾年的寶座,就這麼離開了.

大炎帝國廉親王道:"姜浪陛下,請上大乾王位就坐."

沈浪深深吸一口氣,然後緩緩來到這個大乾帝國的寶座上,緩緩坐了下來.

頓時,廉親王拱手道:"見過乾王."

接著,廉親王道:"天下諸國的使臣,還不過來見過乾王."

幾十名諸侯國的使者上前,躬身拜下道:"外臣拜見乾王陛下."

至此,沈浪這個大乾之主受到了天下諸國的承認.

帝國廉親王道:"姜浪陛下,我必須要申明,雖然大炎帝國承認你這個大乾國王的位置.但並不意味著你身上的罪名已經解除了,希望你接下來不要讓帝國失望,更不要讓皇帝陛下失望,一定要擺正自己的立場,大乾王國永遠是大炎王朝的一員."

廉親王朝著整個大殿上的上千名文武大臣道:"你們是大乾王國的臣子,還不拜見你們的新大王?"

然而,這上千名文武大臣一動不動.

廉親王道:"贏廣閣下,這是什麼意思?"

贏廣道:"廉親王,我的退位儀式到這里為止,算是結束了嗎?"

廉親王道:"接下來,你還需要離開這個王宮,畢竟現在姜浪陛下已經是這座王宮的主人,也是乾京的主人了."

贏廣再也沒有理會廉親王了,而是望向了沈浪,緩緩道:"沈浪陛下,哦不,姜浪陛下,如今你重新成為大乾之主,有什麼感覺呢?"

沈浪道:"沒什麼感覺,就是非常……空虛,寂寞,冷!"

贏廣緩緩道:"沈浪,還記得決斗場上我說過的話嗎?"

沈浪一愕道:"那句話啊?我對于不重要的東西一貫來都非常擅長忘記的."

贏廣道:"你殺了無冥,我要讓你一百萬人陪葬."

沈浪道:"贏廣閣下,請問你說的一百萬人是人名嗎?姓一,名百萬人?"

贏廣道:"沈浪陛下,這個大乾宮怎麼樣啊?"

沈浪道:"不錯,比楚王宮,比越王宮好得多了,比我那個怒潮城的狗窩更是好了不止一萬倍."

贏廣道:"既然那麼好,就不要走了."

廉親王內心振奮,終于要來了嗎?終于要上演大變局了嗎?

但是他卻嚴厲吼道:"贏廣閣下,你想要做什麼?"

贏廣道:"我差點忘記告訴廉親王和沈浪陛下了,有一伙自稱是大劫寺余孽的人闖入乾京,號稱要做出恐怖之事,沈浪陛下您的未婚妻任盈盈公主,還有你的上百名從屬,應該還在臨國公府吧?"

沈浪點頭道:"對啊,怎麼了?那可是浮屠山公主?有人就算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對她動手吧,不怕任宗主震怒嗎?"

贏廣道:"來人,去保護臨國公府."

"是!"一名將領大聲道,然後帶領著幾千名武士朝著臨國公府沖去.

贏廣道:"沈浪陛下,希望一切還來得及啊."

然後,贏廣從懷中掏出了一個沙漏,里面的黃金沙子不斷落下.

他的口型開始倒計時.

"三,二,一!"

"轟轟轟轟……"

一陣猛烈的爆炸,驚天動地的爆炸,哪怕隔著很遠,王宮內也能感覺到徹底的震撼.

一顆上古能量核心引爆,將臨國公府夷為平地.

沈浪臉色劇變,猛地站起.

全場所有人色變,不敢置信地望著贏廣.

你瘋了,瘋了?

竟然當著天下諸國使團的面,把沈浪駐地徹底炸平?那里面可是有他的未婚妻啊,用龍之劍作為聘禮娶來的未婚妻啊.

那可是浮屠山之主的女兒,你竟然連她都要炸死?

你贏廣是徹底瘋了,你知道這是什麼後果嗎?

贏廣目光又望向了沈浪,淡淡道:"這大乾王國的寶座不舒服嗎?沈浪陛下為何不多坐一會兒呢?您既然好不容易來了這一趟,那就不要走了吧."

贏廣猛地一揮手,頓時幾萬名武士如同潮水一般湧來,將整個宮殿包圍得水泄不通,將沈浪帶來的幾百人包圍得水泄不通.

大炎帝國廉親王顫抖道:"贏廣,你瘋了嗎?你這是想要謀反嗎?"

……………………

注:第二更送上,繼續拜求月票,懇請大家解囊,拜托了.

謝謝小星星賊帥兩萬幣打賞,謝謝Arcingliu ,三十而立1984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561章:贏廣絕路!沈浪浮屠公主訂婚!(求月票)    下篇:第563章:新帝國崛起!創造曆史!(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