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65章:木蘭追龍!奇跡時刻!(求月票)   
  
第565章:木蘭追龍!奇跡時刻!(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關于鬼城,關于大劫神主的傳說真的已經流傳了幾百年都不止了.

尤其是大劫寺被姜離陛下滅掉了之後,這兩個傳說更是沸沸揚揚.大劫宮廢墟成為了超級熱點,每年都有頂尖高手過來探索.

一年毫無所獲,二年毫無所獲,十年,二十年都毫無所獲.

于是超級熱門大劫宮廢墟就就冷了下來,就連班若大宗師也不怎麼來的,而大劫宮廢墟里面的這些浮雕也被人挖走了無數,如今的大劫宮只剩下一片淒涼,在風中凋零.

沈浪研究過大劫寺的相關圖騰,就是一個大劫明王的樣子.

這個圖騰隨處可見,甚至現在大劫宮的廢墟上依舊剩下得很多,就是一個雌雄莫辨,陰陽共生的人,頭頂著一輪太陽,從這個圖騰上並看不到什麼.

但是沙飲國師給沈浪的遺書上,這個大劫寺圖騰卻是不一樣的.這個大劫明王頭頂的太陽卻是黑色的,所以這是一個黑暗大劫明王,然後在這份遺書上還有一個日期,四月十三.

當時姜離陛下率人攻打大劫宮的時候,幾乎滅掉了大劫宮所有人,只有少數人逃脫了出去,苦海頭陀,苦難頭陀當時也算是漏網之魚,但當時他們的還很年輕,而且級別也很低.

大劫寺曾經何等強大,遭遇了大劫宮之變後,遠遁西域諸國,看似也威風八面.但是祝紅雪率領一萬血魂軍去西域,就吊打整個大劫寺和西域諸國的百萬聯軍,可見大劫寺已經弱到什麼程度了.

這是因為當時姜離陛下把大劫寺滅得太徹底了,整個大劫寺地位高的又或者武功高強的幾乎都死絕了,只有十幾歲的小沙彌活了下來,被赦免了,而苦海頭陀,苦難頭陀都是當年的小沙彌.

這些幸存者逃亡去了西域,重建了大劫寺,而且無時無刻不想著殺回東方世界,但結果也看到了,根本就是一個笑話,甚至連矜君都看不上他們,在西域諸國被祝紅雪吊打.

不過在大劫寺幸存者中卻又一個人例外,那就是沙飲國師.

在三十年前,他在大劫寺就屬于高層了.

人不可以選擇自己的出身,但是卻可以選擇未來的道路,這句話非常好詮釋了沙飲國師的人生道路.

沙飲在大劫宮長大,但是出淤泥而不染.當整個大劫宮都在沉迷于邪惡功法,沉迷于權勢和女人的時候,他專注于學術研究.他的武功不高,但年近四十歲的時候就已經成為了大劫寺長老之一,專注于破譯上古經文等.

他曾經努力過,想要改變大劫寺的方向,不過他失敗了.姜離陛下滅掉大劫寺的時候,沙飲雖然惋惜,但是卻不痛恨.

所以在那一場大戰中,沙飲活了下來,姜離陛下點名不要碰此人,並且召喚他進入大乾帝國講經.但是沙飲拒絕了,之後歲月他便苦行天下,顛簸流離.

西域大劫寺重建之後,無數次邀請他回去,沙飲都拒絕了,最後他選擇前往最野蠻落後的沙蠻族,試圖在這里從零開始輔佐矜君建造他的理想國度.

他們或許有一個不錯的開始,但隨著沈浪身份被揭露,一切戛然而止,沙蠻族也遭受了滅頂之災.

祝紅雪率領天涯海閣血魂軍南下,不斷追殺矜君聯軍,而當時沙飲國師已經八十幾歲了,最終圓寂在一條小河邊,沒有跟隨矜君進入金剛峰上古遺跡之內.

他什麼都沒有留下,就給沈浪留下了一幅圖,還有四月十三幾個字.

當然這幅圖還是很容易看懂的,大劫明王頭頂上的太陽是黑色的,而不是金黃色的.這從廣義上解釋說當然可以理解為黑暗冥王之類的意思.

但沈浪不想那麼多,純粹用自然的角度上去考慮,那就是……日全食.

太陽被黑暗籠罩,整個白日陷入了徹底黑夜.

那為何是四月十三呢?

日全食這東西很稀罕,但也不怎麼稀罕.

地球上幾乎每個幾年,或者十幾年都能看到一次日全食.但是想要在固定地點上看到兩次日全食,那可能就需要百年以上了.日全食有一定的規律,但也沒有固定的周期.

所以沈浪哪怕有智腦,也很難計算出日全食的具體時間.而且在這個地方看是日全食,但是在另外一個地方看可能就是日偏食了.

所以沈浪繼續研究,最終從火神教的文獻記載中得到了更加准確的信息.每一次火龍彗星撞擊這個世界之後差不多一年時間,就會出現日全食.

還不僅如此,之前多次提到過,大劫寺當時為何能夠吸引天下權貴,有兩件東西,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青春常駐,不是真正的不老,但長生是能夠做到的,所以整個東方權貴都趨之若鹜.

當然了,事實證明這也是一個邪術,而且還涉及到采補,犧牲別人的性命,延緩自己的衰老.

鳥絕城中這一幕上演得很多,上一任已經被凌遲的越王甯紹就樂此不彼,甚至他的花園中埋滿了無辜的尸體.

沈浪研究大劫寺神主的時候發現,每一個大劫寺神主都非常長壽,動輒一百三四十歲,而且在位的時間通常近百年.

再繼續研究,發現大劫寺神主傳承換代的時間也幾乎和火龍彗星撞擊的周期相當,從一開始的九十幾年,延長到後來的一百零七年一次.

通過這些信息的彙總,沈浪斷定.大劫寺神主靈魂傳承,鬼城之門的開啟,應該就在彗星大撞擊一年後的日全食.

大劫寺為何稱之為大劫?

在科學文明還不發達的世界,日全食是非常恐怖的,明明是白天,忽然之間太陽就消失了,整個天地陷入了黑暗,很多人會以為這是不是世界末日啊?是不是這個世界太過于罪孽,所以上天要懲罰示警啊.

所以每一次日全食,西方世界無數人會自殺,跪在地上乞求恕罪.而東方世界的皇帝和諸王不管有沒有犯錯,都會下罪己詔.

還有一點沈浪也非常疑惑,大炎帝國皇帝為何要閉關,完全不理國事?而且差不多是去年這個時候開始閉關的.

所以根據沈浪的猜測,大劫寺名字的由來就是日全食.

按照時間推斷,今年才是大劫神主靈魂傳承的日子.但可惜姜離陛下沒有給大劫寺那麼長時間,在三十幾年前就滅掉了大劫宮.

而當時大劫寺之主還處于盛年,遠遠沒有到該死亡的時候,但是攻破大劫宮的時候,他還是死了.

如果沈浪沒有猜錯的話,這個大劫神主的靈魂依舊在鬼城之內,等待著新的傳承.

………………

"陛下,我們要等多久?"雪隱問道.

沈浪道:"還有七天."

今天才四月初六,所以他來得是夠早的了.

雪隱道:"陛下,等到那一天,會不會有其他人會來?"

沈浪想了一會兒,搖了搖頭道:"不知道,希望不會吧."

接下來的時間沈浪就是吃了睡,睡了吃,等待四月十三的到來.

他希望自己的猜測沒有錯,希望沙飲國師留下來的遺書沒有錯.

大劫神主的靈魂能量實在是太重要了,完全是他消滅贏廣和任宗主的關鍵.

………………

乾京王宮地下室內,任由誰也想象不到,大乾王宮之下就是一個上古遺跡.

"任兄,如今我對你毫無保留了."贏廣道.

任宗主不可思議地望著這座王宮之下的地下王宮.

"姜離陛下對你還真是信任啊,連這個王宮下面的上古遺跡都毫無保留."任宗主道.

贏廣道:"姜氏家族發現了這個上古遺跡之後,直接把王宮修建在上面,用了幾百年時間,緩慢開發這個上古遺跡,不斷開發,不斷建設,如今大乾王宮的防禦毫無破綻,就算有千軍萬馬也不可能打進來."

一層層深入,最後來到了大乾王宮之下上古遺跡的最深地下宮殿之內.

贏廣開啟了一個又一個箱子.

最終,那顆龍蛋出現在任宗主的面前.

頓時,兩個人的目光陷入了迷離.

"老實說,一直到剛才我都覺得這顆龍蛋可能是假的,是沈浪拿出來釣魚的."任宗主道:"但是現在,我打消了這個念頭."

贏廣道:"它身上不但有龍之悔的能量氣息,還有一股更加強大,更加可怕,完全充滿毀滅性的能量氣息,這個世界上只有龍才能釋放出這種氣息."

任宗主閉上眼睛去感受這股能量氣息,然後道:"和上古典籍中描述的龍息非常相似,恐懼,毀滅,黑暗,離奇的光芒,直接滲透血液,滲透入靈魂,無可阻擋."

沒錯,放射性材料的可怕輻射也是這樣的,恐懼,毀滅,黑暗,還有離奇的光芒.這倒是讓人響起了漫畫哥斯拉了,它就是吞噬輻射力量長大的.

贏廣道:"任宗主,讓你看一眼奇跡."

接下來,贏廣關閉了所有的燈火,整個地下宮殿陷入了徹底的黑暗.

接著,贏廣開啟了所有的噩夢石開關,釋放出能量沖擊這顆"龍蛋".

然後奇跡般的一幕真的發生,這顆龍蛋竟然隱隱釋放出詭異的光芒,黃綠色的光芒,類似地獄的顏色.

不僅如此,整個蛋殼仿佛還變得透明了,里面竟然有一條小龍的胚胎輪廓.

頓時,贏廣和任宗主都要窒息了.

論造假,還有誰能夠超過沈浪?還有誰?

他才不會讓你對著太陽光就照射出里面小龍胚胎的影子,而是讓你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用噩夢石能量去刺激,讓你想盡一切辦法,窮盡一切智慧,才讓你發現里面的所謂的小龍胚胎.

這個時候你還會懷疑這龍蛋是假的嗎?

贏廣嘗試了幾十上百種辦法試圖孵化這個龍蛋,結果完全失敗了,最終才找到了一種辦法,使得龍蛋里面的胚胎顯形.

然而這僅僅只是里面的放射性材料受到了強烈的能量刺激,自己發光了而已.

不但會發光,而且還能動.因為這里面的放射性材料被強大能量刺激發光後,里面的其他材料會發熱,產生一定的膨脹.

"動了,動了."任宗主道,他的聲音真的是幾乎顫栗的.

贏廣也發現了,里面的小龍胚胎在動,兩個人湊上前去,試圖看得更加清楚.

而這個時候的輻射能量是最強的,兩個人武功如此高強,都覺得一陣陣昏眩的感覺.

但他們不以為許,反而更加興奮,這樣的龍蛋才牛逼啊,還沒有孵化出來就釋放出如此強大的能量.

兩個人湊在龍蛋面前,看著里面小龍胚胎發出微弱的動彈,完全沉迷,幾乎忘記了時間.

贏無冥死了,贏廣非常傷心痛苦,但是又沒有想象中那麼痛苦絕望.

因為他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這顆龍蛋上了,甚至把贏無冥的死也理解為一種獻祭.

龍這種強大的生物誕生,肯定是需要生命獻祭的,就如同西方世界就喜歡用獻祭手段,尤其是開戰之前都要進行獻祭,甚至是自己的親人.

只要能夠孵化出這條龍,那贏無冥死了有如何?誰掌握了龍,誰就掌握了這個世界的最高能量,誰就能夠成為真命天子.

贏廣用兒子的性命獻祭這條龍,還不夠虔誠嗎?

這個時候,誰要是敢說這顆龍蛋是假的,贏廣一定會毫不猶豫殺他全家.

因為他已經投入情感太多了,這已經是他所有的希望,甚至是信仰,誰敢否定就必須死.

"任兄,你還覺得這龍蛋可能是假的嗎?"贏廣問道.

任宗主道:"誰敢說是假的,那必須死."

贏廣道:"沈浪那句話說得是對的,正常情況下不可能孵化出龍蛋,一定要用龍盒.因為這條龍的孵化需要無比強大的能量,而且是頂級能量."

這話能沒有道理嗎?剛才贏廣和任宗主看得清清楚楚,他們動用噩夢石的強大能量刺激這顆龍蛋,這些力量竟然都被吞噬了,而且發光了,里面的小龍胚胎竟然一點點膨脹變大了.

這證明了什麼?它需要吞噬能量,只有吞噬夠了強大的能量,它才能徹底孵化出來.

"而那只龍盒在炎京."贏廣道:"沈浪曾經為炎京開啟過一個神秘的箱子."

任宗主道:"任重而道遠啊."

贏廣歎息道:"對,但只要這條龍孵化出來,那就是大炎帝國的末日了,也就是我任氏家族君臨天下的時刻."

……………………

接下來幾天時間內,沈浪大部分時間都在睡覺,因為他要休養精神,要為接下來的靈魂爭奪戰准備好一切.

利用智腦,利用上古卷軸,利用上古王戒,利用龍之心,因為他要面對的是一個傳承千年的強大靈魂,大劫神主.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他的猜測沒有錯,四月十三,日全食會來臨,而且鬼城之門會開啟.

甚至連鬼城在大劫宮廢墟這點都是他的猜測,都沒有完全得到百分之百證實.

但是這個世界上壓根就沒有百分之百的事情.

時間一天一天地流逝.

四月初八,初九,十一,十二,十三……

這一天終于到來了.

天氣非常好,幾乎萬里無云,這座大雪山有六千多米海拔,簡直就是碧空如洗.

整個天空真的仿佛寶石穹頂一般,美不勝收.

一輪明日懸掛于空,釋放出奪目之光芒.

沈浪帶著墨鏡,望著太陽,這個日全食究竟會不會來?沙飲國師的遺書究竟是不是正確的?

日全食,日全食……

沈浪不知道它究竟會什麼時候來?按照火神教的記載,應該是在上午十一點左右.

希望會一切如常.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天上的太陽仿佛缺了一個小角.

雪隱高呼道:"陛下,來了,來了,來了……"

沈浪看到了,果然和火神教的記載一模一樣,彗星大撞擊後的一年時間,日食來了.

整個過程非常快.

月亮仿佛一個黑暗大魔王一般,一點一點侵入了太陽的光輝,一點點吞食,一點點遮蔽.

奪目的太陽的缺口越來越大,越拉越大.

整個白晝越來越暗,越來越暗.

完全可以想象,此時整個世界會陷入何等之慌亂.

不管是東方世界,還是西方世界,無數民眾都陷入了恐慌之中.

"天哪?太陽不見了,太陽被魔鬼吞噬了."

"上天示警了,大劫時刻來臨了."

無數人跪在地上,拼命地磕頭.

天下諸國之王走出了各自的王宮,望著天空.

太詭異了,明明是白天,卻一下子要徹底陷入黑暗.

宦官道:"點燈,點燈."

"點什麼燈,這是上天示警,你點燈豈不是對上天不敬嗎?"

"筆墨准備,寡人要下罪己詔!"

炎京街道上,整個天地一下子陷入了黑暗,無數人跪在地上.

"天哪,太陽被吞噬了,大劫時刻來了,肯定是這幾十年殺孽太重了,人間的罪業太重了."

"老天爺看不過眼了,要懲罰世人了."

大炎太子站在王宮之上,心中非常無奈,要下罪己詔了.

父皇啊,日全食已經來了,接下來你應該出關了吧.

………………

乾京!

贏廣仰頭望著天空,看著太陽一寸一寸消失.

而這個時候他想的不是要下罪己詔,也不是上天示警,依舊是他的龍蛋.

他飛快地朝著大乾王宮下的上古遺跡狂奔而去,朝著藏龍蛋的那間地下宮殿跑去.

然後他發現,整個地下宮殿都在顫抖.

無數的噩夢石裝置在顫抖,甚至許多上古能量核心都在顫抖.

沖到地下宮殿,一層一層地打開箱子,然後他激動萬分.

因為,此刻龍蛋亮了,比之前所有時候都要亮,而且龍蛋里面的胚胎膨脹的速度比以往都要快.

贏廣激動狂喜.

日全食來了,大劫時刻來臨,所以這對于龍來說也是偉大的時刻.

因為在絕大多數傳說中,太陽和龍都是聯系在一起的.

他這顆龍蛋果然逆天啊,日全食來臨的時候,它竟然有這麼大的反應.

這個時候誰敢說這顆龍蛋是假的,絕對應該誅殺九族,十族.

天可憐見,這完全是因為日全食,使得能量場發生了變化,上古遺跡內的噩夢石裝置和上古能量核心的平衡稍稍被打破了,所以從吞噬太陽光能量,變成了釋放,這麼多噩夢石釋放強大能量被假龍蛋里面的放射性材料吸收了,當然發出更亮的光芒,里面的某些東西當然膨脹得更厲害了.

………………

沈浪一動不動望著天空,看著太陽一點一點被徹底吞噬,白天變成了黑夜.

而這個時候,他腦子里面想的不是鬼城開啟,而是木蘭和沈野.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

這個日全食百年一見,木蘭,你此時應該也在仰望天空,望著天上的日食吧.

然後,沈浪腦子里面浮現出金木蘭的身影和面孔,她的一顰一笑.

與此同時!

某個荒島的最高山頂,木蘭望著天空的日食,整個天地陷入了一片黑暗.

她的淚水輕輕滑落了下來,滿眼迷醉,身軀微顫.

夫君,這是日全食啊,百年難得一見,你現在是不是也在看?

夫君,你此時有沒有在想我?這些年來,我無時無刻不在想念,我真的要支撐不住了.還有小野,他也在想你.

"老師,我要回去了,我要回家,我要帶著小野回家."忽然木蘭哭道:"我不管了,我想夫君了,我要回家."

此時的木蘭就仿佛一個發脾氣的小孩子一般.而旁邊的少年沈野雖然沒有哭鬧,但是卻眼巴巴地望著螺祖,流露出哀求的目光,他太想家了,想爺爺奶奶,弟弟妹妹,想每一個家人,當然也想爸爸,尤其想爸爸.

"老師,你讓我回家吧,哪怕就回去一天也好,就讓我和夫君,和家人見一面啊."木蘭哀求道:"我不露面都可以,我只偷偷看他們一眼,然後立刻就回來."

螺祖冷道:"如果你想要他未來輸,你想要他未來死,那你就回家吧."

此時,整個太陽百分之百被遮蔽了,天上的星星都出來了.

而此時螺祖釋放出強大無比的精神力,在最高山頂,監視每一處區域.

"祖師,日全食已經來了,我們在找什麼?"少年沈野問道.

"追龍,日全食來臨的時候,龍會發生躁動,會釋放出強大的能量氣息,會噴射出詭異的光芒,試圖照亮這不應該有的黑暗."螺祖道:"你父親想要徹底擊敗大炎帝國,一定需要這條龍,你祖父為他准備的這條龍."

……………………

百分之百的日全食來了,大雪山之巔也徹底陷入了黑暗.

接下來就是證明沈浪猜測是否正確的時刻了.鬼城是不是在大劫宮廢墟上?

究竟有沒有鬼城?

"陛下,你看,你看……"雪隱驚呼.

他大概永遠都不會忘記這一幕的,真是太華麗,太詭異了.

這……這就是鬼城?!

這是鬼城,也是大劫宮?

只不過平常時刻,它完全是一片廢墟.當日全食發生的時候,整個天地陷入了黑暗,這座鬼城的輪廓就出現了.

如何形容這個鬼城?

它像是一個光影,是用無數夜光線條勾勒出來的.

美輪美奐,有詭異幽冷,仿佛有一種幽冥地獄的感覺.

大劫宮廢墟上的這些浮雕,此時都釋放出了幽冷綠色的光芒,組成了鬼城的圖案.

那麼鬼城的入口在哪里?

速度必須要快,因為當日全食結束的時候,這鬼城的光影就會消失了.

"陛下,在這里,在這里!"雪隱道.

這個鬼城之門一點都不難找,就在大殿之內,這地面上的浮雕也都成為了鬼城的光影線條,而中間就有一扇門.

看上去仿佛是森羅地獄之門.

但這個門是光影啊,就好像用夜光材料畫上去的一般,怎麼進去.

沈浪來到這個光影之門的面前,應該怎麼開啟?怎麼進去啊?

是不是有能量漩渦啊?又或者有什麼噩夢石開關?又或者是有什麼數學難題,需要輸入密碼?

結果,證明沈浪完全想多了.

來到這個光影之門面前,總共有兩扇,左邊寫著生,右邊寫著死.

這是什麼意思?

生門和死門?肯定只能推開一扇,那沈浪應該選擇生?還是選擇死?

按照正常思維,肯定選擇生門,畢竟誰想要死的.但大劫神主的傳承,更像是一場置于死地而後生.

所以沈浪毫不猶豫,伸手朝著死門推去.

幾乎是瞬間,沈浪的大腦陷入了一片空白,整個靈魂也仿佛魂飛魄散.

然後,他的身體猛地墜落.

不斷墜落,墜落,仿佛要深入十八層地獄.

與此同時,大劫寺廢墟上的這個鬼城光影輪廓消失了.

天上的太陽一點點鑽了出來,恢複了光線.

然而在雪隱,李千秋等十幾個人眼中,沈浪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

注:終于被爆,好痛!兄弟們還有月票嗎?投給我療傷.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竭盡全力碼字,努力沖回前十.

上篇:第564章:天下無仇!木蘭寶貝!(求月票)    下篇:第566章:驚天真相!沈浪大劫明王!(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