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69章:廉親王之死!沈浪北伐!(求月票)   
  
第569章:廉親王之死!沈浪北伐!(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廉親王真是陷入了絕對的驚詫.

"統計沒有任何錯誤嗎?"廉親王道.

"我們也覺得不可思議,所以又統計了一遍,沒有任何錯誤."那個大炎帝國官員道:"而且不可能出錯,黑色代表贏廣,金色代表沈浪,雙方查的不是幾千幾萬,而是幾百萬."

廉親王道:"總共有多少人參加表決?"

"一千五百萬."大炎帝國官員道.

新乾王國有六千萬人左右,大約四分之一的人參加表決,這很正常,盡管這項工作持續了八個月,而且相關團隊超過一兩萬人,但是最深入也就是到城這一級,根本沒有進入鄉村.那些鄉村的農民想要參加表決的話,必須趕到城里來,這對于絕大部分農民來說都是不可能的.

"一千五百萬人,915萬人支持姜氏的沈浪,685萬人支持贏廣."大炎帝國官員道.

廉親王看了一遍又一遍,歎息道:"真是沒有想到啊,竟然會出現這種結果,我以為整個新乾王國的人都會支持贏廣的呢,看來人心真的可以被鼓動啊."

大炎帝國官員道:"可是前來聽沈浪演講的人很少啊,他們都害怕被贏廣秋後算賬,所以根本就不敢來聽啊.就算到了後面的一百多場演講,人數才過千,最後一場人數才過萬,而且全部都是蒙著面孔來的,我們統計了一下,真正聽到沈浪演講的人不會超過三十五萬."

廉親王道:"對,真正來聽沈浪演講的只有三十五萬,但是這些人回去後傳播開了,而且他的每一篇文章都傳播了出去,所以真正感受到沈浪情緒的人超過兩千萬,甚至更多,因為整整持續了半年多."

大炎帝國官員道:"看來姜氏在乾國民眾的根基真是深啊,贏廣大意了,玩砸了."

廉親王悲聲道:"不,許大人,是我們玩砸了."

大炎帝國官員道:"親王殿下,這……這是什麼意思?"

廉親王道:"你現在或許不懂,但很快就懂了."

大炎帝國官員顫抖道:"親王殿下,不管是什麼意思,您……您總不會讓我背鍋吧?"

廉親王看了一眼這個官員,大炎帝國禮部右侍郎,絕對的朝廷大員了,放在其他王國都能直接進入內閣做宰相了.

"你背鍋?分量太輕了一點."廉親王歎息道:"也好,也好,這幾年我也真是心力憔悴了,或許可以解脫了."

這位禮部右侍郎聽到這話之後,更是內心感覺到莫名的惶恐,廉親王這話究竟是什麼意思啊?

廉親王是真的心累了,讓他為了帝國利益奔走沒有問題,甚至讓他背黑鍋干髒活也沒有問題.但關鍵是他體會不到皇帝的內心,也體會不到太子的心啊,真的不知道這兩位至尊想要做什麼.

"走吧,去宣布結果吧."廉親王道:"下令炎京武士,誅天閣武士,徹底封鎖這間房子,不要讓任何人出去,尤其不要讓贏廣的人出去."

"是!"大炎帝國官員道.

廉親王道:"直接動手,擊昏贏廣留下監督的所有人."

大炎帝國官員顫抖道:"有,有必要這樣嗎?"

廉親王道:"我都不怕,你怕什麼?"

"是!"大炎帝國官員道.

"無雙……"廉親王道.

頓時,隱藏在使團內誅天閣公主姬無雙出現了.

"動手."廉親王道:"確保不要讓任何消息泄露出去."

"是!"姬無雙道,然後身影瞬間消失了.

里面也沒有傳來任何打斗聲,短短片刻就已經徹底解決了.

這種統計票數是需要公正公開的,但大炎帝國從來都沒有經曆這樣的事情,所以完全是按照科舉考試的制度來執行的.

科考之後的閱卷是全封閉的,所以這統計票數也全封閉.

科舉考試在開榜之前誰也不知道結果,這一場全體表決也是如此.

甚至整個過程都是在乾京聖廟內進行的,代表這上古聖人監督這這一切.

………………

一刻鍾後,聖廟的門開啟了.

贏廣算是篡位者,所以必須表現更加正統,所以把聖廟建在王宮邊上,有事沒事就去拜祭.

甯元憲就不這樣,他討厭聖廟,所以把他建得遠遠的,一年最多去一趟.

這個結果的宣布還談不上萬眾矚目,因為大贏帝國(新乾王國)的文武大臣們也都覺得這一場全體表決不會有任何意外,贏廣必勝無疑的,因為這已經表現得非常明顯了.

不過,廉親王剛剛走出聖廟,外面就圍了一圈人.

為首的就是大贏國的尚書台首相趙琳,樞密使蘭士,還有三王子贏無常.

宰相趙琳道:"廉親王,全體表決的結果出來了吧?"

廉親王道:"出來了."

趙琳道:"大炎帝國可要說話算數."

根據之前的商議結果,大炎帝國要承認這一場全體表決,一旦乾國民眾支持贏廣,那這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就名正言順屬于贏氏家族了,天下諸國都要承認大贏王國的存在,新乾王國的土地就和沈浪徹底無關了.

廉親王道:"我們這就去大殿宣布結果吧,贏廣親王來了嗎?沈浪陛下來了嗎?"

趙琳道:"距離大朝會還有半個時辰呢,您現在宣布也是一樣的."

廉親王道:"趙琳,你只是新乾王國的尚書台宰相,這個結果你真的想要比贏廣親王更早聽到嗎?"

宰相趙琳面孔一顫,贏無常揮手道:"保護廉親王."

頓時,上千名武士蜂湧而入,將廉親王等人包圍在中間,朝著大乾王宮大殿走去.

………………

朝陽升起的時候,大贏帝國的朝會開始.

這又是一場特殊的大朝會,因為參加的不僅僅有贏廣的臣子們,還有沈浪大乾帝國的使團,還有大炎帝國和天下諸國的使團.

贏廣穿著大贏帝國的龍袍坐在高高在上的寶座上,下面鏡子穿著王袍坐在另外一張黃金寶座上,左邊是大炎帝國廉親王.

"砰砰砰砰……"

外面軍隊腳踩地面轟鳴聲,鎧甲撞擊的聲音不絕于耳,贏廣的軍隊如同潮水一般用來,將整個大殿包圍得水泄不通.

贏廣道:"廉親王,折騰了差不多二百多天,宣布吧."

廉親王起立道:"在宣布結果之前,我鄭重表態,這一次表決的結果是真實有效的,將徹底決定乾國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的歸屬.天下諸國見證,六大超脫勢力代表見證."

全場靜寂無聲,翹首以待.

廉親王打開了箱子,從里面取出了一張紅紙,緩緩展開道:"新乾王國全體表決結果,姜氏大乾獲勝,總共一千五百萬人參加表決,915萬人支持姜浪,685萬人支持贏廣.也就是說從這一刻起,新乾王國的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屬于沈浪陛下,贏廣親王需要立刻退出大乾王宮,退出乾京."

這話一出,全場大臣徹底驚詫.

怎麼會這樣?這怎可能?

沈浪怎麼可能會贏?明明所有人都表態支持贏廣陛下的啊,甚至乾京萬民還驅逐沈浪,把他當成災星的啊.

而贏廣聽到這個消息後,身體猛地一震,甚至腦內一陣劇痛.

當然,對于這個壞消息他還是提前有了准備,因為他派去聖廟監督的武士沒有一個來彙報他,這顯然是出事了.

但真正確定這個結果後,他還是徹底受到了巨大的打擊.

這,這是什麼意思?乾國的民眾在和他演戲嗎?明明所有人都站出來表示支持他的,為何暗中表決的時候卻又去支持沈浪了?

難道沈浪屈尊降貴,像小丑一般表演真的有用嗎?真的能夠改變民心嗎?

全場死一般的靜寂.

贏廣的大臣們幾乎都不敢相信這個結果,而天下諸國的使團完全失聲.

廉親王道:"這一場全體表決從開始到結束,天下諸國使團和六大超脫勢力都有代表監督,確保絕對公正,沒有任何徇私舞弊,絕對權威.贏廣陛下,按照詔書你應該離開大乾宮,退出乾京,新乾王國的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屬于沈浪陛下了."

鏡子起身道:"贏廣親王,您的那個王座屬于我,您的大贏帝國可以在浮屠山內成立的.請您帶著臣子和軍隊徹底退出我的國土,接下來我的軍隊和官員會來接管整個新乾王國土地."

廉親王緩緩道:"贏廣親王,你表態吧."

"哈哈哈哈……"贏廣忽然放聲大笑,然後目光鷹隼一般盯著廉親王道:"廉親王,你們弄錯了,弄反了!支持我的人是915萬,支持沈浪的人是685萬,你老眼昏花看錯了."

這話一出,贏氏的臣子們先是一呆,然後紛紛大聲道:"對,對,廉親王老眼昏花看錯了."

"是贏廣陛下贏了,沈浪輸了."

"沈浪跳梁小丑一般,怎麼可能會贏?"

"乾京萬民的態度清清楚楚,完全站在贏廣陛下這一方."

贏廣走下王位,來到廉親王的身後,大手放在他的脖子上,緩緩道:"廉親王,是你看錯了對嗎?"

與此同時,外面上萬名武士猛地拔劍,把里面大炎帝國使團,天下諸國使團嚇得一哆嗦.

緊接著,上千只雪雕武士從天而降,在空中將這個大殿包圍得密不透風.

緊接著,浮屠山任宗主緩緩走了進來,笑道:"我是不是來晚了啊?廉親王,全體表決的結果出來了嗎?"

廉親王道:"出來了."

任宗主笑道:"那結果呢?"

一邊說話,他的目光落在誅天閣姬無雙公主身上.

贏廣道:"廉親王,大炎帝國的諸位使臣,大炎帝國的禮部右侍郎大人,全體表決的結果出來了,我贏了對嗎?六成的人支持我,四成的人支持沈浪.雖然這一場大表決的過程非常艱辛,但結果還是權威的,這真是一場偉大的嘗試,對嗎?"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廉親王覺得脖子猛地一陣劇痛,仿佛有什麼東西鑽入他的頸椎之內.

"廉親王,你宣布結果啊."贏廣道.

廉親王身體顫抖道:"我……我正式宣布,這一場乾國全體表決,總共一千五百萬人參加,915萬人支持贏廣陛下,685萬人支持沈浪陛下,贏廣陛下獲勝,新乾王國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屬于贏廣陛下."

這話一出,全場更是死一般的靜寂.

許多年邁的大臣心中冷笑,而許多年輕的臣子,不管是諸國使團成員,甚至是贏廣麾下的年輕臣子,卻覺得渾身冰涼的感覺.

這一場全體表決他們也覺得很荒謬,太兒戲了,但參與其中的時候又莫名地有種神聖嚴肅感.

因為在場很多人都親自見證,每一個過程都公平,公正,嚴肅.

然而這個結果,卻又如此荒謬,輕而易舉就被顛覆了,堂而皇之地指鹿為馬.

超過兩三萬人,半年多的辛苦成果,超過一千五百萬人的情感,就這麼被輕而易舉踐踏,付之流水.

而整個過程中,扮演沈浪的鏡子靜寂無聲.

仇妖兒靜寂無聲,蘇難也靜寂無聲.

贏廣道:"廉親王,現在請你去外面,當著乾京萬民宣布這個結果吧,對了沈浪陛下,我們一起去,三個人聯袂而行."

然後,贏廣左手牽著鏡子,右手牽著廉親王,朝著王宮之外走去.

大殿之門開啟,外面密密麻麻是上萬名武士,只要贏廣一聲令下,就可以把天下諸國使團的人殺得干乾淨淨.

隨著贏廣走出來,上萬武士直接裂開一條通道,朝著贏廣注目行禮.

贏廣穿著黑色繡金龍袍,威武霸氣,他龍行虎步,使得邊上的廉親王和鏡子如同小雞一般.

"廉親王是不是覺得後背有些冰涼?不要緊,不要緊,這種蠱蟲極其特殊,但還是有解藥的."贏廣低聲道:"甚至不擔心邊上的鏡子會聽到."

廉親王身體微微一顫,沒有說話.

"你是不是覺得我贏廣太囂張了,竟然敢對你這個大炎帝國親王下手,竟然敢對天下諸國的使團動手?"贏廣冷笑道:"你或許想要回到炎京,向太子殿下告我一狀,給我大贏帝國一次毀滅性打擊?沒有可能的,眼下這一幕是你們炎京兩位至尊最想要見到的."

贏廣帶著二人離開了走出了王宮,來到城樓之上.

下面廣場依舊站著二十幾萬人,密密麻麻,黑黑壓壓,仰頭望著城樓.

贏廣道:"廉親王,你是大炎帝國欽差大臣,正式宣布吧."

二十幾萬的目光凝聚在廉親王臉上,他此時覺得更加荒謬,整個新乾王國超過大半的人支持沈浪,但是沒有用,他們來不了乾京,更無法站在這王宮之前.

廉親王痛苦地閉上眼睛,說真的他很怕死,但對于他來說也有比死亡更加重要的東西,那就是他的尊嚴,他畢竟是皇族出身啊,負責大炎帝國的外交已經近十年了.

眼前這一幕,真是莫大之恥辱.

"一切為了帝國的利益."廉親王心中緩緩道.

贏廣道:"廉親王,宣布啊."

大炎帝國廉親王木然地接過了噩夢石聲波放大裝置,朗聲道:"我宣布,新乾王國子民全體表決正式結束,贏廣陛下獲勝,新乾王國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屬于贏氏,從此以後這片土地和姜氏無關."

這話一出,場面先靜寂了幾秒,然後有人跪下叩首道:"贏廣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大贏帝國萬歲,萬歲,萬萬歲!"

一開始只有幾千人,後面有幾萬人高呼.

而這二十幾萬人只是跪下,沒有歡呼,只是靜靜地接受這個他們想要的結果.

……………………

"這真是丑陋的一幕."大乾帝國樞密院副使蘇難緩緩道:"但是我一點都不意外."

鏡子道:"我也不意外,贏廣陛下,不管結果是否丑陋,它終究是一個結果,現在我要走了."

"走?"贏廣冷笑道:"哪里走,走到哪里去?"

蘇難寒聲道:"贏廣陛下,你什麼意思?難不成你還想要囚禁我家陛下不成?"

接著,蘇難朝著廉親王望來,道:"大炎帝國和六大超脫勢力是保證過的,要保護我家陛下的安全."

贏廣道:"我沒有說要殺沈浪陛下,甚至也沒有說要折磨他,只是讓他留下來而已.沈浪陛下,你不是非常喜歡我這個大乾王宮嗎?那就留下來一輩子都不要走了."

贏無常笑道:"做不了大乾帝主,做囚徒也不錯啊."

贏廣朝著廉親王道:"欽差大臣,你離開炎京那麼久,也該回去交差了."

廉親王沉默良久,朝著贏廣道:"贏廣親王,我想要和沈浪陛下單獨談一談."

贏廣等所有人退了出去,整個房間內就剩下廉親王和鏡子二人.

廉親王靜靜地望著鏡子一動不動,這半年多時間來,贏廣和鏡子見面的次數不多,但是廉親王幾乎和他朝夕相處.

他沒有看出破綻,也沒有看出這是替身,他只是覺得奇怪.

"沈浪陛下,身為棋子,身不由己."廉親王歎息道:"曾經我覺得自己是棋手了,但到頭來還是一個可悲的棋子.當然認為自己是棋手,但結果是棋子的人不止我一個,我希望你不要是那個人."

鏡子只是笑,並沒有說任何話.

"告辭,保重!"廉親王道.

次日,大炎帝國廉親王帶著使團離開乾京,返回炎京,徹底拋棄了沈浪使團.

贏廣正式昭告天下,全體表決他大獲全勝,從今以後新乾王國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正式屬于贏氏家族,從今之後再也沒有新乾,只有大贏帝國.

接著,贏廣正式囚禁沈浪(鏡子)以及怒潮城使團幾百人.

然後,整個新乾王國正式改旗易幟,各個郡城行省,全部換上了大英帝國的黑色王旗.

各行省總督,郡太守,城主全部換官袍,官帽,搖身一變成為大贏帝國官員.

從乾京到行省,甚至到下面的鄉村,所有官印一律更換.

詔書貼到了每一個鄉村,宣布這一場全體表決的結果.

為了慶祝這一偉大勝利,贏廣下令開倉放糧,大赦天下,並且加恩科考試,普天同慶.

所有行省,郡,城官員必須組織慶典,為老人送去衣衫,為孩子送去點心,讓天下萬民都享受到贏廣陛下的恩德.

………………

炎京皇宮內.

廉親王叩首道:"殿下,贏廣此舉顛倒黑白,指鹿為馬,臣建議大炎帝國進行制裁,必要的話進行戰略打擊."

大炎帝國太子沒有回答.

廉親王道:"殿下,贏廣此舉對我大炎帝國的威嚴是何等玷汙?若不懲戒,天下如何看待我炎京?"

大炎帝國太子緩緩道:"廉親王,你……入戲太深了."

廉親王顫抖道:"殿下,難道這事情就這麼算了嗎?"

大炎帝國太子道:"廉親王別人都在演戲,你卻為何當真了呢?"

廉親王激動道:"當時贏廣指鹿為馬這一幕,天下諸國使臣都看得清清楚楚,這對我大炎帝國的威嚴是何等打擊?天下人會如何看我大炎帝國?"

帝國太子揮了揮手道:"廉親王,你已經累了,回去好好休息吧."

"殿下……"廉親王高呼.

帝國太子拿起一份奏折看起,再也沒有說話.

廉親王叩首,顫抖退了出去.

接著大炎帝國太子道:"下旨,訓斥乾京贏廣,讓他派人來炎京請罪."

"遵旨!"

………………

幾日之後,贏廣派遣了一支規模巨大的使團進入炎京請罪.

大炎帝國連下三道旨意嚴加呵斥,旨意一道比一道嚴厲.

贏廣又再一次請罪,並且自請降格,將大贏帝國降為大贏王國,並且表示將絕對擁護大炎帝國的統治,皇帝陛下為東方世界唯一之領袖.

炎京沉默,並沒有立刻宣布承認大贏王國的存在,但對原新乾王國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土地歸屬贏氏表示默認.

然後,大乾帝國尚書台宰相兼大南國王沙矜,吳王,楚王,越王四人聯名發布詔書,斥責贏廣在乾國的全體表決中顛倒黑白,指鹿為馬,並表示絕對不承認這個結果,新乾王國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依舊屬于大乾帝國.

接下來,天下諸國的使團也漸漸透露出風聲,揭露贏廣指鹿為馬的罪行.

畢竟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那一場表決結果,至少有幾百個天下諸國使臣親耳聽到,親眼看到贏廣指鹿為馬的行徑.

風波傳得越來越廣,最後如同風暴一般席卷整個東方世界.

然後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大炎帝國廉親王身上,畢竟他是這件事情的最終責任人,全體表決的結果也是他宣布的,整個過程也是他主持的.

這個時候,如果廉親王揭露贏廣指鹿為馬,顛倒黑白,那大炎帝國的威嚴就受到打擊.

但如果他公開宣布說贏廣沒有指鹿為馬,那就是再一次為贏廣的罪行背書.

廉親王幾次入宮,磕頭出血,請大炎帝國太子制裁贏廣.

但大炎帝國太子沒有任何回應.

無數目光,無數聲音倒逼廉親王,讓他說出真相.

最終,大炎帝國太子給廉親王送來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幾個字:真正的沈浪在怒潮城,他和贏廣的決戰就要開始了.

頓時廉親王如同晴天霹靂一般,他深深感覺到了大炎帝國太子的那句話,別人都在演戲,唯獨你入戲太深.

這,這都是把我當猴耍嗎?

贏廣把我當猴耍,你沈浪也把我當猴耍,太子殿下你也把我當猴耍?

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大炎帝國的利益啊,為何要這樣逼我?

次日!

家人在書房中發現廉親王的尸體.

縱橫大炎帝國外交場上的這位親王,以這種方式告別了世界.

………………

關于乾國民眾大表決的口水戰愈演愈烈.

怒潮城,吳楚越三國,每天都在口誅筆伐,向天下揭露贏廣罪行,請贏廣無條件交出新乾王國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土地,請贏廣無條件釋放沈浪陛下極其使團成員.

至此天下嘩然!

贏廣這麼牛逼,竟然把大乾帝主和使團都全部扣押了?

大乾帝帝主都被抓了,那大乾國還玩個屁啊.

奇恥大辱啊.

而炎京始終沉默,仿佛沒有再出來主持公道的意思.

最終怒潮城大乾帝國尚書台和樞密院向贏廣發布了最嚴厲的國書,請贏廣在十天之內無條件釋放陛下沈浪,仇妖兒元帥,樞密院副使蘇難,還有全體使團成員,如不答應,大乾帝國將正式向贏廣宣戰.

贏廣當著滿朝臣子的面,將這份國書焚燒了,姿態高傲藐視之極.

大乾帝國尚書台和樞密院忍無可忍,吳王,楚王,越王進入怒潮城,整整一天一夜的商議之後.

大乾帝國正式向贏廣所謂的大贏王國宣戰.

天下徹底嘩然,你們帝主沈浪都被抓了,群龍無首,竟然要靠臣子宣戰?

那這一場大戰,你們還有什麼希望?

十一月十九,怒潮城五萬大軍浩浩蕩蕩登陸越國.

五萬大乾行軍正式北伐,攻打贏廣.

………………

注:第一更送上,我們回到前十還是有希望的,諸位恩公,我繼續拼命碼字,你們投我月票,推我一臂.

上篇:第568章:逆天空中堡壘!大勝贏廣!(求月票)    下篇:第570章:氣吞萬里!大決戰!屠戮開啟!(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