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74章:凌遲處死!贏廣狂吐血!(求月票)   
  
第574章:凌遲處死!贏廣狂吐血!(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望著這一幕,贏無常,任天嘯,蘭士三個人完全如同死一般的寂靜.

這個時候他們已經完全放不出狠話了,眼前一陣陣黑暗,身體一陣陣冰涼.

這一戰的整個過程,真是恍然如夢啊!

僅僅不到三天時間,他們的五十萬大軍就全軍覆滅了.當然了還逃出去二十萬,但這二十萬還不如全部死在戰場上了呢,因為這群人會拼命逃亡,然後把看到的一切事情全部說出去.

很快整個大贏王國,整個東方世界都會知道贏氏大敗,五十萬人被五萬人擊敗的丑聞了.

怎麼會這樣啊?怒潮城的新式武器就這麼厲害嗎?

憑什麼啊?他們可是有十五萬地獄軍團啊,還有三千特種武士,這是何等強大之力量?

"怒潮城這些武器全部是自己開發出來的嗎?"任天嘯忽然問道.

贏無常道:"應該是的,因為沈浪只是蹭了一些上古遺跡,但自己卻沒有真正開發過任何一個大型上古遺跡,所以這些武器應該都是他設計出來的."

但是之前沈浪的那些武器也沒有那麼厲害啊,比如說火炮,威力也就是那回事而已,對秘密軍團作用不大?

為何忽然之間這些武器變得如此可怕?

蘭士樞密使道:"他仿佛將上古文明和他的那些離奇思路完全集合起來了,開發出了全新的武器裝備."

贏無常道:"那也不應該比上古遺跡內的那些武器更加強大啊."

蘭士道:"並沒有更加強大,只是思路不一樣,至少沈浪沒有研制出龍之悔."

忽然,任天嘯道:"此人……真是了不起."

蘭士樞密使道:"接下來……怎麼辦?"

是啊,接下來怎麼辦?

贏無常只想要對自己無盡的冷笑,之前他不想輸,而且還想要輕而易舉將怒潮城五萬人斬盡殺絕,甚至容不得一點點不完美,十七天之內徹底結束大戰.沒有想到他真的做到了,只不過全軍覆滅的是他一方.

但是他此時已經感覺不到難過了,只有一陣陣荒謬的感覺,還有徹底的麻木,他現在最想要的就是找一個地方躺下來好好睡一覺,什麼都不用想,什麼都不用管.

"三殿下,接下來怎麼辦?"蘭士樞密使又問道.

贏無常冷笑道:"怎麼辦?當然是逃回乾京,局面已經徹底失控了,這已經完全超過我們三個人的能力了,接下來要交給父王,交給任宗主了."

"走吧,走吧……"贏無常淒涼笑道.

蘭士樞密使道:"真的什麼都不做嗎?我們帶著五十萬大軍南下,結果僅僅不到三天時間就全軍覆滅,如何向陛下交代,向大贏王國交代?"

贏無常望著蘭士,認真道:"蘭士樞密使,不要那麼政/治生物化.不用交代了,也不會有人找你負責任的,接下來怒潮城就會打入乾京,營救沈浪.如果渡不過這次危機的話,我們兩家都要完蛋了,不要想太多了,逃回去便是!"

然後,贏無常,任天嘯,蘭士三人騎著上古禿鷲,在幾十人的保護下,朝著北邊的乾京方向飛去.

整整五十萬大軍的,就剩下這不到八十個上古禿鷲武士了.

此時在空中甚至還能看到遍地的大贏王國逃兵,這群人絕對嚇破膽子了,絕對不敢再回乾京了,他們會逃到大贏王國其他郡,其他城,甚至是鄉下,然後把這兩天發生的一切用最誇張的方式說出來,會把怒潮城的軍隊說得天上地下絕頂厲害.

然後,整個大贏王國的輿論就會徹底崩潰瓦解,原本就有無數民眾支持沈浪,這一戰的消息傳出去之後,整個大贏王國都會發生變故.

大贏王國,也就是原來的新乾王國,他們心中本來就是向著姜氏的,只不過不信任沈浪,覺得他的大乾帝國太弱小了,保護不了他們,所以部分人在支持贏廣.

而現在怒潮城五萬人擊敗了大贏王國五十萬人,什麼都不用說了,沒有什麼比真正的戰爭更加能夠證明一個帝國的強大.接下來,新乾王國的子民就用腳投票的,甚至無數郡城的官員都會開始搖擺.

這個剛剛建立不久的大贏王國,很快就要四分五裂了.除非父王贏廣和任宗主能夠立刻挽回局面,徹底擊敗怒潮城軍團,但就算這樣局面也很難徹底挽回.

甚至可以想象,接下來怒潮城五萬大軍北上進入大贏王國,一路殺到乾京都不會受到阻攔.沿途郡城的民眾和官員不要說抵抗了,甚至不直接開城迎接都已經算很不錯了.

這就是亂臣賊子的悲哀,牆倒眾人推.

贏無常可以猜想,如果是大贏王國軍隊打入了吳楚越三國,保證處處烽煙四起,處處抵抗,有無數人為沈浪前仆後繼去死.

他又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戰場,真是太慘了,整整尸橫遍野,無邊無際.

"這一戰有個關鍵人物."任天嘯道:"就是騎著超聲波飛行獸的那個女人,我們大部分的特種武士都是死在他的手中的,如果沒有她的話,這一戰勝負難說."

這句話說對了,這一戰中沈浪的作用完全是決定性的.

整整三次,怒潮城的陣地都差點受到了浮屠山特種武士的致命攻擊,全部都是依靠沈浪才將這些特種武士消滅的.

定身術,配合大超的超聲波攻擊,簡直無敵.

最後一戰關鍵時刻,浮屠山那三百個特種武士直接殺入了陣地之內,差一點點就要摧毀所有的小型龍之力了.而且如果不阻止他們的話,這三百人能夠殺掉一兩萬怒潮城軍團.

上古鎧甲,近宗師級強者,噩夢石上古戰刀,這三者加起來的威力實在是太驚人了.

也依舊是沈浪,直接將三百人全部定身,然後怒潮城特種武士才能瞬間秒殺.

"那個女人是誰?"任天嘯問道.

贏無常搖頭,表示不知道.

蘭士道:"或許是沈浪的妻子金木蘭,她神秘失蹤了幾年,可能回來了."

呃?確實很不好意思,為了掩人耳目,沈浪全程都穿著特殊的上古鎧甲,為了讓敵人胡思亂想,他還把上古鎧甲塗裝得和之前木蘭的鎧甲一模一樣.

所以他一直以來穿的都是女人鎧甲,但……這錯了嗎?這又不算女裝?不過就算是女裝,又怎樣?我沈浪也不是第一次了.

而就在此時,天上忽然傳來了一陣鳴叫,一個超聲波無聲無息猛地襲來.

"砰……"

頓時,空中一只上古禿鷲直接粉身碎骨,上面的特種武士從一萬多米高空墜落.

贏無常三人完全驚呆了,那個女人竟然還敢騎著超聲波飛行獸追上來?

她,她想要做什麼?

但不管沈浪想要做什麼,贏無常三人都無能為力,因為大超飛行高度輕而易舉超過一萬三千米,任天嘯和贏無常就算武功再高,也完全無可奈何.

接下來,悲劇的一幕發生了.一只超聲波飛行獸在一萬三千米高空,瘋狂吊打幾十只上古禿鷲.

緊接著,更可怕的一幕出現了,前面的高空中出現了六個黑點.

是怒潮城的超級空中堡壘,自從空中那一戰後,它們仿佛徹底消失了,如今再一次出現了,飛在驚人的高空中,開始了瘋狂的射擊.

"嗖嗖嗖嗖嗖……"六艘超級空中堡壘開始發射小型龍之力,發射噩夢石機槍.

短短片刻,又有十幾只上古禿鷲被擊中,直接從空中墜落了下去.

贏無常和任天嘯渾身顫抖,這,這是要斬盡殺絕啊.

"散開,散開,散開……"隨著一聲令下,大贏王國剩下的幾十只上古禿鷲猛地散開,徹底遠離,否則只能成為活靶子.

任天嘯也和贏無常徹底散開,因為他們都是關鍵人物,一定要有人逃回乾京,絕對不能被一網打盡.

緊接著贏無常悲哀地發現,那只超聲波飛行獸,還有上面的那個女人對他窮追不舍.

靠,你這是什麼意思?為何不追任天嘯,偏偏來追我?就是欺負我武功不高嗎?

呃!不好意思,還就是這個原因.

任天嘯武功太牛逼了,沈浪這邊沒有一個人打得過,所以睜一只閉一只眼放他走了.

贏無常的武功比不上贏無冥不說,連贏無缺都比不過,而且你還是贏廣之子,不追你追誰?

"三王子,快跑……"七個上古禿鷲武士非常忠誠,直接留下來斷後,掩護贏無常逃跑.

贏無常也不客氣,立刻俯沖下去,將高度降低到八千米左右,拼命朝著北邊逃之夭夭.

此人真是很聰明,因為他一旦降低到八千米,大超想要攻擊他,就必須下降到一萬米左右,而這個距離就會被其他上古禿鷲武士追殺了.

而且贏無常也不能降低得太多,因為一旦到了五千米的高度,可能會被沈浪這邊的雪雕軍團追殺.

贏氏家族沒有一個簡單的,每個人都很厲害.

但是,這一切也完全是徒勞的.大超的機動性,飛行速度,飛行高度,都遠超上古禿鷲,戰斗力更是強悍無雙.

那七個留下來斷後掩護的上古禿鷲武士,僅僅堅持了不到一分鍾,就全部被大超滅掉了.

不需要滅人,只需要將這些上古禿鷲噴碎就可以了.

于是,贏無常身邊再無一個人保護,沈浪控制著大超追了上去.

贏無常拼命地朝著任天嘯靠近,依舊維持在八千米的高空.

快,快,快.

然而,上古禿鷲的速度就是快不了的,很快就被大超追上了.

接下來,贏無常陷入了最痛苦的掙紮,要不要解開身上的上古鎧甲?

不解開?會被對方直接控制,這個上古鎧甲非但沒有作用,反而會變成累贅和囚籠.但若是解開了,一旦他的上古禿鷲被摧毀,他從這八千米的高空掉下去,沒有上古鎧甲的釋放出來的能量緩沖,必死無疑的.

但是他不需要掙紮了,因為下一秒鍾,他感覺到自己動不了了.

他身上的上古鎧甲直接失去了所有的作用,甚至很多關節都直接凝固.

緊接著……

一陣可怕的超聲波攻擊猛地襲來,他拼命想要控制著上古禿鷲躲避.

但是……躲不掉的.

瞬間,贏無常騎乘的上古禿鷲直接在空中粉身碎骨,贏無冥直接從八千米的高空中墜落下去.

"啊……啊……啊……"他沒有慘叫,但是內心卻在拼命慘嚎.

下墜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終于,距離地面還有幾百米的時候,他的上古鎧甲恢複了.

"砰……"然後這具上古鎧甲反方向噴射出強大的能量,直接讓下墜速度減慢下來,這簡直比降落傘還要牛逼.

"砰……"一陣巨響,就算有緩沖,贏無冥還是狠狠砸了下來,直接將地面砸出一個深坑.

盡管有上古鎧甲的保護,但他依舊受到了強烈的震動,一陣陣嘔吐,頭昏眼花.

快走,快走,必須接著地面的掩護,立刻逃到乾京去.

贏無常從大坑中爬了起來,然後朝著北邊狂奔.

然而……剛剛奔跑出去不到一百米,發現前面有一個黑點在攔著他,大傻.

于是他朝著東邊狂奔,那里也有一個人攔著他,藍暴.

他又朝著底邊狂奔,那里有兩個人攔著他,屠大,屠二,為何是兩個人,因為這對孿生兄弟一旦分開的話,就會陷入徹底的焦躁,有種世界末日的感覺.

然後,雪隱,李千秋,班若等幾名大宗師穿著上古鎧甲,從後面追了上來.

"贏無常殿下,你是先掙紮一段再被俘,還是直接被俘啊?"雪隱冷笑道.

贏無常顫抖道:"雪隱姑姑……"

當年姜離陛下還在的時候,贏無常年紀還很小,他和其他孩子一樣都喊雪隱姑姑的.

"要不然你還是掙紮一下吧."雪隱道.

贏無常一聲慘笑,高舉雙手,束手就擒.

這個時候掙紮還有什麼意義,只能自取其辱而已.

"雪隱姑姑,我必須申明,你們想要用我換沈浪這是不可能的,我父王絕對不可能答應的."贏無常道.

"解開上古鎧甲,慢慢從里面出來,然後跪在地上,雙手抱頭."雪隱道.

贏無常解開上古鎧甲,從里面鑽了出來,跪在地上,抱著頭顱.

"拿下."雪隱一聲令下.

大贏王國三王子贏無常,被俘!

……………………………………

任天嘯太牛逼了,沈浪不願意招惹,萬一將他的上古禿鷲擊落他落地之後,怒潮城這邊的高手是去抓,還是不去抓呢?不如抓的話,太丟人,去抓的話又打不過,可能要付出不小的傷亡才能抓住此人.

所以算了,還是讓他回去乾京報信吧,我們浪爺的欺軟怕硬都這麼清麗脫俗.

哼,也就是龍之劍不在我手中,否則定讓你灰飛煙滅.

成功抓住贏無常之後,沈浪本來就想打道回府的,但是沒有想到大贏王國樞密使蘭士騎著上古禿鷲就在前面逃竄呢,而且身邊也沒有什麼人保護.

不容易啊,八十歲了,還拼命地逃之夭夭.

于是沈浪控制著大超飛了上去.

"定!"

瞬間,蘭士樞密使的上古鎧甲也被定住了,一動不能動.

然後大超的超聲波攻擊猛地就要噴射而出.

"別,別,別……"蘭士樞密使道:"我年紀大了,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去會死的,就算有上古鎧甲緩沖也會死的."

"你是金木蘭女士對嗎?"蘭士樞密使道:"你放我回去,我能夠勸誡贏廣,讓他交換人質,釋放沈浪陛下."

頓時,大超二話不說,超聲波猛地噴射而出.

"嘎吱……"蘭士樞密使騎乘的上古禿鷲一聲慘叫,右邊一側的羽毛被粉碎了無數,嚇得魂飛魄散.

"別動手,千萬別動手,我自己下降,我主動被俘,千萬別動手."蘭士樞密使大聲道:"我主動被俘的話,你們還能完整繳獲一只上古禿鷲對嗎?"

這位蘭士樞密使果然識時務者為俊傑啊,立刻控制著上古禿鷲不斷下降,下降.

下降到五千米的高度,立刻被怒潮城的雪雕武士包圍.

然後他繼續下降,直接降落在地上.

至此,怒潮城完整俘獲了一只上古禿鷲,還有一只八十歲的牲口.

大贏王國三大主帥,五十萬大軍南征,只有任天嘯一人逃回乾京,剩下兩個主帥,全部被俘.

………………………………

這位八十歲的蘭士樞密使被關押在一個臨時挖出來的地下囚牢之內,他拼命地絞盡腦汁.

他必須活下來,雖然他已經八十歲了,但他覺得大好人生還沒有過完,他至少還有二十年美好生涯呢?

他武功那麼高,而且還經過一定的血脈改造,所以就算八十依舊顯得很年輕,看上去不超過五十歲的樣子,榮華富貴,美女佳人,他都依舊享受著.一旦死了,可就一無所有了.

那麼怎麼才能活下來呢?我蘭士對怒潮城有什麼價值呢?

用他和贏無常兩人加在一起去交換沈浪?

這不可能,怒潮城的人知道他沒有那麼大分量,贏廣是不可能釋放沈浪的.

他必須最大化自己的價值,當然那樣會顯得尤為無恥,但是只要能夠活命,誰還管廉恥啊.

此時,門開啟了.

兩個人走了進來,一個是大宗師雪隱,另外一個就是穿著特殊鎧甲的沈浪.

"金木蘭女士,哦不,大乾天後陛下."蘭士樞密使直接跪下,叩首道:"臣蘭士,拜見天後,千歲千歲千千歲."

靠,天後可不是很好詞啊,你隨便亂喊?

蘭士跪下來之後,額頭貼地,恭敬無比,繼續道:"我能為大乾帝國做兩件事情,第一件,公開揭露贏廣的無恥真面目,當時乾國全體表決明明是沈浪陛下贏了,是贏廣顛倒黑白,指鹿為馬,用天下諸國使團和廉親王的性命威脅他改口,我可以向整個天下道清真相."

"第二件事,我擔任新乾王國樞密使近三十年了,沒有任何人比我更加清楚乾京的城防,怒潮城大軍想要攻破乾京,我能夠發揮大作用的."

嘖嘖嘖嘖,雪隱歎為觀止,這位蘭士樞密使果然還是如此圓滑啊,在三十年前姜離陛下在位的時候,他就是樞密院副使了,他的作用只有一個,那就是作為新舊兩派的緩沖力量.

不過當年他還顯得有些風骨的,甚至還有名將風范,怎麼如今如此不堪了?

說完之後,這位蘭士樞密使也不再多說話討人嫌,完全跪伏在地上一動不動.

沈浪掀開了面罩,緩緩道:"蘭樞密使,你睜開眼睛看看我."

這話一處,蘭士樞密使猛地一顫,幾乎不敢置信.

他對沈浪的聲音實在是太熟悉了,這個穿著特殊鎧甲的人竟然是沈浪?他,他還以為是金木蘭呢?

那,那乾京的那個沈浪是假的?是替身?

真的完全看不出來啊?整整半年多的啊,何止是沒有任何破綻?簡直是無懈可擊的啊?

贏廣和任宗主都知道,沈浪有一個替身,上一次在金剛峰遺跡之下,他們就見過這個沈浪替身.

事後他們覺得自己完全能夠分辨出真假沈浪,因為沈浪那個替身顯得有點神經質的,表演比較浮誇,甚至有點過火.

不僅如此,贏廣和任宗主甚至列出了真假沈浪的十大不同之處.

而這次被俘虜的那個沈浪,完全沒有假沈浪的浮誇了,甚至表現得非常內斂.

而最最能夠證明他是真的便是這半年多的演講,他寫的那些演講稿,

只有沈浪才有這樣的才華,能夠寫得出這麼震撼人心,震撼靈魂的文章啊,那里面有多少直擊人心的詩句啊?

只有真的沈浪才會對大乾帝國有這麼的執著,傾注出所有的情感,去號召每一個乾國民眾.也正是因為這樣,最終全體表決,沈浪才奇跡一般的獲勝.其他任何東西都做得了假,唯獨情感不能作假.

在任宗主和贏廣看來,替身就是替身,心態是完全不一樣的,只能是表演.

只有真沈浪才會對大乾王國有這麼深的感情,假沈浪怎麼可能?

他贏廣不是沒有替身,他最了解這一點了.

但他當然不知道,鏡子這個替身和所有人都不一樣,他是真的用生命和靈魂在扮演沈浪,整個過程他完全忘記了自己,甚至他根本就不把自己當成替身.

贏廣覺得沈浪肯定對大乾帝國志在必得,充滿無比迫切的獨占欲,但這完全是以己度人.

沈浪對所謂的大乾帝國,壓根沒有多少興趣.

所以,蘭士樞密使聽到沈浪的聲音才會這麼震驚.

"蘭士樞密使,你抬頭看看我?"沈浪繼續搖頭道.

"不,不看,不看."蘭士樞密使道:"閣下,你是誰啊?我完全不認識你啊."

他說這話的時候,不僅僅是低頭,甚至閉著眼睛了,整個心髒和身體都在顫抖,因為他知道一旦得知了沈浪的真實身份,就意味著性命不保了.

雪隱全身都籠罩在上古鎧甲之內,上前猛地抓住蘭士的脖子,將他提了起來.

而此時,蘭士依舊緊閉雙眼.

沈浪道:"蘭士樞密使,你緊閉雙眼不是自欺欺人嗎?你只有認出了我的聲音,知道我是沈浪,才會如此過火反應啊?"

這話一出,蘭士樞密使睜開眼睛,淚水滑落.

然後,他再一次跪了下來,哭泣顫抖道:"沈浪陛下,臣有罪,臣有罪,臣不該貪生怕死投靠贏廣,臣贏廣為姜離陛下殉葬的啊……我好悔,我好悔啊……"

"陛下,我的陛下,臣錯了,臣錯了,請您看到蘭氏家族世世代代效忠姜氏的份上,就饒了罪臣的一條狗命吧."

然後,蘭士樞密使拼命磕頭,直接出血了.

"陛下,饒了罪臣,饒了罪臣吧,哪怕您對我進行宮刑呢,哪怕讓我成為您的一個宦官呢?"

沈浪歎息一聲,重新拉下了面罩,朝著外面走了出去.

片刻之後,又一個人走了進來,是蘭道大宗師.

"蘭道,蘭道,我是你蘭士叔叔啊,你替我向陛下求情,饒過我這條命,饒過我這條命."

"我們都是蘭士家族,我們身上留著一樣的血啊."

蘭道大宗師上前,掏出了一包藥,捏開蘭士樞密使的嘴巴,將藥倒了下去.

很快,蘭士覺得自己完全啞了,說不出半句話來.

他心中反而狂喜,我這是要活下來了?我要活下來了?哈哈哈哈.

然後,蘭道大宗師也走了出去.

次日!

這位大贏王國的樞密使被帶了出去,四肢大張捆綁在架子上.

然後,劊子手祝堯出手,公開將蘭士凌遲.

這一次凌遲要維持幾天幾夜時間,沈浪說了一定要割足一千刀,因為大軍就要北上攻打乾京了,一定要讓蘭士這個叛徒在乾京才徹底咽氣.

真正的千刀萬剮!

………………………………

乾京王宮內!

贏廣顯得很淡然,距離五十萬大軍南下已經過去十七天了,這個時候應該大戰真酣,相信很快就會有戰報來了.

但說真的,贏廣對這一戰的結果絲毫不敢興趣.

怒潮城僅僅才五萬人,而且群龍無首,大贏王國有五十萬大軍,其中包括十五萬地獄軍團,三千特種軍團,如果還滅不了怒潮城這五萬人,那完全可以自殺了.

就算太陽從西邊出來,這一戰也不會有任何意外.與其關注這一戰的結果,還不如去關心大炎帝國的反應.

接下來,贏無常來彙報一聲,說怒潮城五萬人全部被碎尸萬段,這件事情就過去了.

他的臣子們會宣揚這場勝利,但贏廣不會,因為太微不足道了.

他現在只關心一件事情,如何孵化這枚龍蛋.這是大贏帝國的未來,只要這條龍孵化出來,那未來贏氏就可以統一天下.

贏廣了解上古文明比其他人多得多,他當然清楚地知道,這龍不僅僅是強大的武器,更是至高無上的戰略物資.

掌握了龍,就掌握了這個世界的最高力量.

在密室之內,贏廣再一次面見了鏡子.

"沈浪陛下,怒潮城出動了五萬人來攻打我大贏王國,或許現在已經全部死完了,而且被碎尸萬段,你也知道浮屠山的手段非常激烈的,而且尸體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寶貴的物資."贏廣道:"真是悲壯,但是我也能夠理解,你被俘了,怒潮城的人絕對不能無動于衷,否則天下就會懷疑矜君等人是不是要自立為王了?"

天下人都是以己度人,再聰明的人也不例外,當然也包括贏廣.他自己背叛了姜氏,自立為王,自然也就把天下的英雄當成了野心家,在他眼中就根本沒有人會真正的忠貞,傻子除外.

"為了避嫌,矜君必須打這一戰,而且還親自帶著五萬人來攻打我大贏王國."贏廣繼續道:"等到這五萬人最慘烈死去,他就算對天下有一個交代了,然後理直氣壯篡奪你的大乾帝國基業.人最重要的不但是要欺騙自己,還要欺騙天下人,矜君這種野心家,我太熟悉了."

"沈浪陛下,所以你的五萬人要死絕了,你在怒潮城的基業,也要全部丟了."

鏡子安靜無聲,沒有任何反應,他現在的表演完全隨心所欲了,根本不用刻意去模仿沈浪,甚至會表現得和之前的沈浪大相徑庭,但越是這樣贏廣越是不懷疑.

"沈浪陛下,我們做一個交易."贏廣道:"你這個人對我們無比寶貴,是絕對不可能釋放的.但是仇妖兒和蘇難,我們卻可以放回怒潮城去."

鏡子抬起眼睛,望向了贏廣.

贏廣道:"龍盒,孵化龍蛋的那只箱子,你怒潮城是不是有?"

鏡子沒有回答.

贏廣道:"你或許會說沒有,但沒用的!我給你半個月時間,如果見不到龍盒,我先殺蘇難,再殺仇妖兒,一定當著你的面,將這兩人剁成肉末,讓你徹底明白這個世界的殘忍."

"當然,現在南邊有更殘忍的事情發生,你怒潮城的五萬大軍正被碎尸萬段,粉身碎骨,但畢竟你看不見對嗎?"贏廣冷笑道:"人就是這樣的,非常擅長欺騙自己.自己看不見的事情,就當作沒有發生過,只有親眼見到,才會刻骨銘心."

"半個月時間,如果你怒潮城交不出龍盒,我殺蘇難和仇妖兒,就這麼定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外面響起了他女兒的聲音.

"父王,你……你出來一下."

贏廣不由得一顫,他女兒的聲音很不正常,仿佛遇到了天大的事情.

發生了什麼事?大炎帝國發射龍之悔了?不可能啊,按說完全不可能啊.

贏廣走了出去.

大贏王國公主低聲道:"父王,任天嘯回來了."

贏廣一顫,這個消息,至于女兒震驚成這樣子嗎?

然後,他快步走了出去,在另外一間秘密宮殿內召見了任天嘯.

五十萬南征大軍的主帥,浮屠山地獄堂主任天嘯眼睛通紅,面孔猙獰,整個身體都在顫抖.

贏廣內心猛地一抽,頓時有強烈不詳之預感.

"贏廣陛下,這一戰我們輸了,五十萬大軍全軍覆滅,贏無常和蘭士,全部被俘了."任天嘯非常直接,全部彙報了出來.

頓時間!

贏廣仿佛再一次被雷擊一般,仿佛聽到了最最荒謬的事情,整個人完全僵硬在原地,一動不動.

足足好一會兒後,他發出了淒厲的笑聲道:"輸了?全軍覆滅!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任天嘯你這是在說笑嗎?哈哈哈……"

說完之後,又一口黑血從他嘴里猛地噴了出來.

然後應該眼前一陣發黑,整個大腦仿佛要徹底炸裂了一般.

…………………………

注:依舊一萬五千多字更新,終于沖到第十名,謝謝成全!諸位兄弟還有月票嗎?投給我保衛這個成果,萬分感激!

謝謝瀦瀦2046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573章:敵全軍覆滅!大戰結束!(求月票)    下篇:第575章:困獸贏廣!絕戶計!伐乾京(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