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75章:困獸贏廣!絕戶計!伐乾京(求月票)   
  
第575章:困獸贏廣!絕戶計!伐乾京(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不知道過了多久,贏廣醒了過來,此時大腦的脹裂劇痛感已經消失了,他整個人也完全冷靜下來.

而且殿內也多了一個人,浮屠山任宗主.

整個殿內死一般的寂靜,如果說之前的幾次損失還只是傷筋動骨,這一次真的是致命的.整整二十幾年時間,贏廣和浮屠山聯合培養的特種武士不超過七千人,如今損失了一大半.

地獄軍團總共不超過三十萬人,經過幾次戰損,如今剩下更是不到十萬了.還有雪雕軍團,已經折損了六七成,上古禿鷲折損過半.

近三十年的家底,尤其是開發了南部海域上古巨型遺跡後,好不容易積攢下來的家底,現在都敗掉了大半.

原本還指望著這些家底爭霸天下的,現在看來完全成為了一個徹頭徹尾的笑話,根本還來不及和大炎帝國叫板,光和沈浪對抗就已經要傾家蕩產了.

贏廣低聲道:"你仔仔細細把一切過程說出來."

接下來,任天嘯非常詳盡地把戰斗的每一個過程都說得清清楚楚,整整說了一個時辰,完全事無巨細.

贏廣和任宗主陷入了沉默,因為在這一戰中,任天嘯,贏無常,蘭士三人除了一開始的輕敵之外,接下來並沒有犯什麼錯誤,幾乎每一步都是正確的.

但就算如此,還是近乎全軍覆滅了.這比犯錯了還要可怕,因為代表著在實力上打不過對方.

贏無常果然說得對,贏廣和任宗主現在沒有想要追究任何人責任的想法.

贏廣道:"也就是說怒潮城這一次之所以大獲全勝,總共有兩個原因,第一個,新式武器.第二個原因,那個神秘的女人."

"是."任天嘯道:"根據蘭士和贏無常的判斷,那個女人應該是金木蘭,她身上穿著的上古鎧甲非常特殊,她非常非常強大,擁有非常……詭異的能力."

贏廣道:"金木蘭大約五六年前就已經失蹤了,而且還是在魔鬼大三角內失蹤了的,她這些年去了哪里?"

任宗主道:"有一個說法."

贏廣道:"什麼?"

任宗主道:"嫘祖."

贏廣頓時目光一陣抽搐,這個名字哪怕對于他來說都是神秘的,這個人名氣很大,但真正見過的人微乎其微,當年傳聞她是姜離的紅顏知己,而贏廣是姜離第一嫡系,但這個嫘祖他都沒有見過.

但如果金木蘭的失蹤和嫘祖有關的話,那接下來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了,因為有傳聞嫘祖根本不是這個世界之人,甚至這都不是她的名字,而是別人給她娶的外號.

一方面是因為她的美麗,二是因為她的神秘,三是因為覺得她像是上古之人.

這個世界上只有取錯的名字,沒有叫錯的外號.

贏廣道:"怒潮城這一次大戰展現出來了三種新式武器,一種你們明明為小型龍之力,另外一種是綠火炮彈,還有一種是噩夢石細炮?"

噩夢石細炮?這個世界上沒有槍的概念,更沒有步槍這個說法,所以把噩夢石步槍說成了噩夢石細炮.

"任兄,你覺得這些武器和金木蘭有沒有關系?"贏廣問道.

任宗主搖頭道:"沒有,現在看來應該是在沈浪帶領下怒潮城的大戰進入了階段性成果.甚至九個月前,沈浪和贏無冥比武決斗,還有接下來的全體大表決,都是沈浪在為怒潮城爭取時間."

"還有一點,你們口中說的那個綠火炮彈,應該稱之為地獄火蟲炮彈."任宗主道:"這種炮彈里面有地獄火蟲,能夠釋放出驚人的高溫,它也非常像是蠱蟲的一種,它的體積比蚊子還要小十倍,但是又比蠱蟲大很多很多,僅僅只需要四五只,叮在人體內,注入某種非常特殊的毒液,就能把人體的血液全部變成可怕的可燃液,讓整個人燒成灰燼,這是西方世界火神教的獨門武器."

任宗主果然見多識廣.

"但是,這種地獄火蟲是非常稀有的,通常是作為可怕的暗殺手段,完全防不勝防."任宗主道:"像怒潮城這樣,大規模用來制造炮彈,完全匪夷所思,這需要多少地獄火蟲啊?太奢侈了,完全不可能的,西方世界火神教就算和沈浪關系再密切,也不可能提供這麼多的地獄火蟲,甚至連他們自己也沒有這麼多."

贏廣道:"這完全證明了,怒潮城有繁衍地獄火蟲的辦法,而且是快速繁衍."

任宗主搖頭道:"正常繁衍都沒有這麼快,或許是一種更加可怕的東西."

然後,他陷入了某種回憶,手中把玩著黃金之劍,那個上古王者棺材里面拿出來的黃金之劍.龍之劍太寶貴了,任宗主是不舍得時時刻刻拿出來把玩的.

"金剛峰遺跡,南部海域上古遺跡,還有上古廣場遺跡,都有同一個主人,那就是上古姜氏王族."任宗主道:"那個時候,姜氏已經失去了皇位,沈浪是從那個上古廣場內的石棺消失的,之後我們掘地十丈都沒有找到他的身影,但是不久之後他又出現了,那這段時間他去了哪里?"

贏廣道:"上古姜氏王族的地下陵墓,真正的地下陵墓,只有姜氏血脈才能進入,龍之劍就是他從地下陵墓得到的."

任宗主道:"或許他得到的不僅僅是一支龍之劍,還有其他寶貴的東西."

贏廣道:"比如說龍盒,上古龍盒,所以怒潮城才會有新武器源源不斷生產出來,所以他們的實力才會突飛猛進."

任宗主道:"如果我們的猜測成立,如果怒潮城真的有這個上古龍盒,那只要得到這個龍盒,我們失去的特種武士,地獄軍團,等等一切都算不得什麼,就算整個大贏王國都丟了,也沒有什麼."

贏廣目光眯起,大贏王國當然是不可能失去的,但是這個上古龍盒一定要得到手.

得到了上古龍盒,就意味著能夠孵化出來龍,更別說其他方面都能突飛猛進.

尤其是蠱蟲.

在部分上古典籍中,贏廣和任宗主都讀過,龍盒是一種非常神秘強大的東西,它以龍血髓作為能量來源,任何放進龍盒的生物都會發生涅槃蛻變,蠱蟲當然也不例外.

浮屠山是靠蠱蟲起家的,並且聞名天下,躋身于六大超脫勢力之內.

但是自從七年前發現南部海域上古遺跡之後,更早是在姜離陛下暴斃,他們得到了姜離陛下關于很多血脈改造的典籍之後,他們的發展路線就已經偏移了.

所以近年來的大戰中,他們也很少用到蠱蟲武器了,就算用過幾次,後果都非常慘烈,非但沒有達到戰術目的,甚至自己傷亡慘重.浮屠山和其他超脫勢力一樣,陷入了唯上古武器論,唯上古血脈論.

浮屠山也不想這樣的,實在是因為蠱蟲的研究進入了瓶頸期,而且這個瓶頸期不是幾年,也不是幾十年,而是上百年了.

而一旦得到龍盒,那浮屠山的蠱蟲也會進入飛躍期.

………………

贏廣再一次來到了密室之內,面見鏡子.

"南方的那一戰結束了,你應該很得意吧,沈浪陛下."贏廣冷笑道.

鏡子道:"我們贏了吧,而且還贏得非常干脆利落.小型龍之力怎麼樣?噩夢石步槍怎麼樣?地獄火炮彈怎麼樣?"

贏廣面孔微微一抽搐,笑道:"原來那叫噩夢石步槍啊,我們還稱之為噩夢石細炮呢."

鏡子扁了扁嘴.

贏廣道:"你妻子金木蘭回來了."

"不可能."鏡子道:"那絕對不可能是她."

贏廣望著鏡子好一會兒,緩緩道:"在上古廣場棺材消失後,你和仇妖兒進入了上古姜氏的地下陵墓,得到了龍之劍,並且得到了龍盒."

鏡子不屑一笑,沒有回答.

贏廣道:"你不要試圖否認,關于上古龍盒,我知道的事情比你更多.上古帝國已知的只有兩個龍盒,一個屬于上古姜氏,一個屬于上古姬氏,因為在上古東方世界,只有這兩個家族曾經是皇族.上古世界的皇族是非常嚴格的,只有掌握真龍之人,才能成為皇帝,才能晉升皇族."

呃?有這回事?難怪大炎帝國也有一個龍盒,但是不對啊,炎京的那個龍盒仿佛也是擊敗姜離之後才得到的.

贏廣道:"上古姜氏的龍盒會在哪里?當然是姜氏陵墓,而上古廣場上的那個陵墓是假,但是石棺之內有通往真正陵墓的通道,但只有姜氏血脈才能前往,所以那天從上古石棺消失之後,你其實是進入了上古姜氏的陵墓之內."

"你有龍盒,你一定有龍盒."

"沈浪,上一次你被我們俘虜,囚禁在浮屠山地下秘密基地整整半年多,目標就是為了偷走龍之悔,就是為了營救矜君."贏廣道:"而這一次你再一次被俘,你想要從我們這里得到什麼?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應該是想要拿回龍蛋對嗎?之前你得到了龍蛋,但並不是非常急迫,因為你沒有孵化它的東西.而這次你得到了龍盒,你能夠孵化這枚龍蛋了,所以你千方百計要奪回龍蛋,並且將它孵化出來."

呃?這個邏輯真是無懈可擊,將沈浪和鏡子自己都沒有想到.

鏡子搖了搖頭道:"沒有這回事,我必須告訴你,龍蛋就算孵化出來,也不會立刻變得非常強大,至少需要幾十上百年的成長,它才能真正成為最強力量.所以現在如果我將它孵化出來的話,可能會給還不夠強大的大乾帝國帶來滅頂之災."

鏡子又道:"還有一點,你的五十萬大軍應該全軍覆滅了,你內心極度憤怒,甚至想要用最極端的辦法,將我的怒潮城大軍消滅乾淨,所以你們甚至會逼迫我發射龍之悔,但你也知道不可能的,千萬要斷絕了這個念頭,就算你們讓我發射龍之悔,那又會重演之前的一幕,龍之悔射出去了,但是卻沒有爆炸,反而被我們繳獲."

"當然,你或許會說,用蘇難和仇妖兒的性命來威脅我.但關鍵時刻,這兩個人都決絕自殺的,也絕對不願意成為你們脅迫我的人質."鏡子緩緩道:"救一人,殺五萬人,這種事情我做得出來.但救一個自己人,殺五萬自己人,這種事情,我做不出來的."

贏廣盯著沈浪良久,然後露出了冷笑.

"龍盒,我只要龍盒."贏廣道:"我不怕和你打明牌了,只要你們交出龍盒,我立刻釋放仇妖兒,釋放蘇難,釋放除了你之外的任何人.但若交不出龍盒,我就當著你的面,將蘇難等人一個一個剁成碎片."

鏡子道:"你現在說的才是真話,仇妖兒武功太高,你要擊敗她能夠做到,但你想要俘虜她,是千難萬難,事實上她之所以現在還不走,完全是因為我落入你們手中,否則除非你親自動手,要不然憑借你的那些人根本留不下她."

事實也確實如此.就如同沈浪一方不敢招惹任天嘯一樣,只抓蘭士和贏無常,對任天嘯的逃離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贏廣這面對仇妖兒也是這樣的.

他,任宗主武功都超過了仇妖兒,甚至任天嘯的武功也和仇妖兒不相上下,甚至還稍稍高那麼一丁點.

所以想要殺仇妖兒,完全能夠做到,但想要將她俘獲,幾乎完全不可能.

仇妖兒是一個非常剛烈極端的人,甯死不屈的,一旦任宗主或者贏廣親自動手,那仇妖兒一定會戰死,所以贏廣非常默契只是軟禁仇妖兒和蘇難等人,並沒有直接抓捕.

反正只要抓住了沈浪,你就算讓仇妖兒和蘇難走,他們也不會走的.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仇妖兒武功那麼強,贏廣和任宗主又不可能時時刻刻親自看管她,她如果鐵了心要走,贏廣的這些特種武士還真的攔不住她.

那麼對仇妖兒用毒,用蠱蟲?

完全沒用,她是黃金血脈,對大部分劇毒免疫,而且她體內有沈浪的血液,對幾乎所有蠱蟲免疫.

但是這幾個月仇妖兒就算能走,她也不走,因為"沈浪"還在贏廣手中.

"關鍵時刻,我親自動手,就能殺掉仇妖兒."贏廣道:"我絕對下得了手的,所以這個關鍵時刻你就不要賭了,我的五十萬大軍全局覆滅了,而且此時整個大贏王國贏廣發生了劇變,民心崩塌,後果不堪設想."

"畢竟我是亂臣賊子嘛,之前他們覺得我能夠保護他們,所以還能站在我這邊,而一旦他們覺得我保護不了他們了,覺得我不夠強大了,或許立刻會改換陣營."贏廣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南邊那些行省,郡城的人已經開始想著改旗易幟了."

贏廣說出這些話的時候,目光充滿了諷刺的意味.

"但事情已經發生了,一切都無所謂了."贏廣道:"我要龍盒,我只要龍盒.沈浪你說得對,想要讓你摧毀五萬自己人,拯救幾百個自己人,這完全不可能.但是讓你交出龍盒,拯救幾百人呢?仇妖兒能夠逃出去,蘇難呢?還有使團的其他人呢?他們能逃得出去嗎?"

"還有十四天,想清楚了."贏廣道:"時間一到,見不到龍盒,我就殺人,將你的幾百名使團,剁成碎片,將蘇難碎尸萬段,最後斬殺仇妖兒,就這樣……"

………………

依舊是乾京王宮!

贏廣接待了一個秘密客人,新廉親王.老廉親王自殺了,廉親王世子繼承了親王之銜.

之前甯焱公主嫁給了廉親王之子,那個取向不明的王子不是世子,而且已經死了,當時他作為甯寒艦隊的觀察員,直接被龍之悔炸死了.

這位廉親王世子取向正常,英明神武,甚至和他父親不一樣.

老廉親王雖然有武功,但歸根結底是一個文臣,而這位廉親王世子,是一個絕對的武將,而且還是一個武功極強的武將.

剛剛走進大殿的時候,贏廣甚至感受到了這位新廉親王的渾身劍氣.

"姬田,見過贏親王."新廉親王一絲不苟地行禮.

贏廣道:"賢侄何事?"

新廉親王姬田道:"廉親王,聽說在贏楚邊境線上的那一場大戰,你們輸了,五十萬大軍全軍覆滅."

大炎帝國得到消息真快啊,只比乾京晚了一天時間而已.

贏廣道:"賢侄,你這是來取笑我的嗎?"

新廉親王姬田道:"不,我沒有那麼無聊.怒潮城軍隊的強大,不但震驚了你們贏氏,也震驚了我們姬氏."

贏廣道:"這還不是你們姬氏放縱的結果?若非你們幾次暗中支持沈浪打壓我浮屠山和贏氏,怒潮城軍隊怎麼會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小心玩火自焚."

新廉親王道:"所以我們來做一個交易."

贏廣目光一縮道:"什麼交易."

新廉親王姬田道:"你們手中有龍之悔,而且還抓住了沈浪.但是想要讓他發射龍之悔,消滅自己的軍隊,這完全是不可能的.而且發射龍之悔是需要精神共鳴的,強迫無用,甚至會上演之前的悲劇,沈浪就是通過這種方式,光明正大偷走你們的兩支龍之悔的."

贏廣冷笑道:"賢侄,你還真是來取笑我的啊."

姬田道:"你們發射不了龍之悔,但是我們……可以!怒潮城那五萬大軍就算在強大,也扛不住一支龍之悔,直接就灰飛煙滅了.而且事後完全可以說是你們大贏王國發射的,而且還是沈浪親自發射的這支龍之悔,天下無人會懷疑吧.贏親王想一想,屆時你們造勢說沈浪為了苟活性命,發射了這支龍之悔,消滅了自己的軍隊,那他絕對會身敗名裂,這個大乾帝國也瞬間支離破碎,你贏氏什麼名聲都挽回了."

這話一出,贏廣目光猛地一縮,無比心動.這確實是最完美的方案,用龍之悔將怒潮城五萬大軍斬盡殺絕,最後嫁禍到沈浪頭上.

到那個時候,大贏王國內那些離心的民眾,會再一次背棄沈浪,回到他贏廣的陣營,甚至吳楚越三國,怒潮城眾人都會紛紛離心.

因為誰都知道,只有沈浪才能發射龍之悔的.

新廉親王姬田道:"甚至演戲演全套,我們可以提供一個和沈浪長得非常相似之人,當著乾京萬民的面發射一支假龍之悔.屆時無數人都會親眼見到這一幕.而與此同時,我們會在怒潮城大軍的頭頂投下一支真正的超級龍之悔,將他們徹底殺得干乾淨淨.如此一來,就天衣無縫了吧."

何止是天衣無縫啊,簡直惡毒至極,屆時沈浪就算有一百張嘴也完全解釋不清了.

目前看來,這是最完美的手段了,幾乎能夠瞬間將贏廣挽回一切.

贏廣道:"那條件是什麼?需要我付出什麼?"

新廉親王姬田道:"非常簡單,把那顆龍蛋交給我們."

贏廣心髒一陣抽搐,然後冷笑道:"賢侄說笑了,我們手中並沒有什麼龍蛋."

果然天上不會掉餡餅,大炎帝國開出來的條件這麼誘人,結果要價也如此誅心.

姬田道:"明人不說暗話,好吧,你說沒有龍蛋就沒有,但如果有的話,歡迎來做這一場交易."

贏廣心中冷笑,換成其他人或許會做這個交易,但他絕對不可能,這顆龍蛋意味著天下,意味著贏氏家族的千秋萬代.

這個世界上誰擁有了龍,誰就是真命天子,這不僅僅是名義上的,因為掌握了龍就掌握最高力量.

你們大炎帝國當我是這麼短視之人嗎?為了眼前的困局,竟然把未來徹底出賣?

不過,是不是可以考慮制造一個假龍蛋?

姬田道:"贏親王,千萬不要想著制造一個假龍蛋來糊弄我們,關于龍蛋的認知,我們遠遠比你更加精深."

"贏親王,我先告辭離開了,你好好考慮一下."姬田朝著外面走去道:"我們什麼都已經准備好了,只要你答應,並且把龍蛋交出來,通過我們的檢驗,我們大戲立刻就可以上演了.我們的龍之悔也已經裝備好了,隨時可以將怒潮城大軍殺得干乾淨淨."

贏廣冷笑道:"不送."

新廉親王姬田離去.

贏廣內心一陣陣冷笑,別說區區眼前困局,就算用乾京來交換他的龍蛋,都絕不可能!

對于他而言,現在最迫切的目標有兩個,在乾京城下徹底消滅怒潮城大軍.而另外一個更加重要,逼迫怒潮城交出龍盒.

……………………

怒潮城大軍營地!

消滅了大贏王國的五十萬大軍之後,怒潮城五萬大軍並沒有立刻北上,而是原地停留了幾天.不是人員需要休整,而是彈藥需要補充.

小型龍之力,噩夢石磁爆彈,新型火炮,噩夢石步槍,這些新式武器是非常嗨,打起來整個天地都為之驚豔.

但是這消耗量也是驚人無比,這一次帶來的噩夢石磁爆彈,地獄火炮彈,普通炮彈已經消耗了八成,子彈也消耗掉了七成.

靠著剩下的這些彈藥去攻打乾京已經完全不可能的,幸好這兩個多月內,怒潮城所有兵工廠馬不停蹄地不斷制造各式彈藥,而且一旦制造完畢,就立刻交給骷髏黨艦隊,由他們運送到越國碼頭上,越國新軍會用最快速度將他們運送到戰場上.

所以前方在拼命大戰,後方一萬多里的補給線上,川流不息.

整個越國,楚國,動用了幾十萬人力,每天都源源不斷把物資,彈藥送到大軍營地.

接下來很快就要進入大贏王國境內了,這次大戰贏了,接下來一路到乾京或許不會遇到任何抵抗,但畢竟算是敵境,想要補給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必須一次性把物資補給齊全,然後再大軍北上,攻打乾京!

………………

怒潮城大軍營地內,來了一個客人,看上去非常年輕,而且還是一個密使.

"矜君,我是大炎帝國廉親王姬田."秘密來使道.

矜君道:"廉親王還真是年輕."

姬田其實已經四十幾歲了,但看上去真的最多三十歲不到.

新廉親王姬田道:"我來見沈浪陛下."

矜君道:"沈浪陛下在乾京,我們這就要北伐乾京,拯救陛下."

新廉親王姬田道:"矜君,有些話我不想說得那麼清楚,我要見沈浪陛下,有些事情只能和他談."

矜君苦笑道:"廉親王,你父親的死某種程度上和我們大乾帝國有關,我怎麼會在這件事情上隱瞞你?沈浪陛下真的被贏廣強行扣押了,這件事情天下皆知,以廉親王的身份,完全可以去乾京見到沈浪陛下,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想要廉親王替我向沈浪陛下帶一句話."

新廉親王姬田道:"大劫宮."

呃?!

矜君內心說了兩個字,我艹.

接著,他面不改色道:"廉親王,請跟我來."

整個過程,他完全沒有任何尷尬,就好像剛才睜眼說瞎話的人不是他一樣.

…………

在某個地下密室內,廉親王見到了沈浪.

新廉親王姬田道:"沈浪陛下,我們來做一個交易."

沈浪道:"說."

姬田道:"在乾京被贏廣扣押的那個沈浪是假的,還有贏廣手中的那個龍蛋也是假的,這兩個消息應該非常致命吧."

沈浪道:"對,非常致命,所以你千萬不要告訴贏廣."

姬田道:"所以這就要看沈浪陛下的誠意了."

沈浪道:"什麼誠意?"

姬田道:"把那只龍盒交出來."

"我沒有什麼龍盒啊."沈浪道.

姬田道:"沒有龍盒,你如何大量分裂地獄火蟲?天下都是明眼人."

沈浪道:"我依舊沒有什麼龍盒,但就算我有,我交出龍盒就是為了讓你們閉嘴,為我保守秘密?"

姬田道:"還不只如此,如果你不交出龍盒的話,我們可以會以贏廣的名義,向怒潮城軍隊發射超級龍之悔,而且最可悲的是我們會制造出一個假象,讓一個人冒充你,當著乾京萬民的面,發射假龍之悔.到那個時候會發生什麼事情?天下人都會覺得沈浪陛下貪生怕死,發射龍之悔消滅了自己的五萬大軍,更可悲的是這五萬大軍是冒著生命的危險來乾京救他的,到那個時候沈浪陛下乃至整個姜氏家族都會身敗名裂,怒潮城,吳楚越三國都會離心離德吧."

沈浪倒吸一口涼氣道:"哇靠,好毒的計啊."

廉親王道:"沒有辦法,混口飯吃."

沈浪道:"廉親王,你比令尊狠毒多了."

新廉親王道:"他就是不夠狠毒,所以才會死."

沈浪拍手道:"我不答應."

新廉親王道:"果真?"

沈浪道:"對,乾京的被俘的那個沈浪是假的,贏廣的那顆龍蛋也是假的,歡迎你去告發,現在就去!另外,你們要向我們怒潮城大軍發射龍之悔,沒問題,沒問題,盡管來射,千萬別客氣."

新廉親王姬田道:"沈浪陛下,我已經警告過你了,所以到時候真的不要責怪."

沈浪道:"勿謂言之不預,這句話你們也可以用的,我等著你們龍之悔來射啊,翹首以待!"

新廉親王面孔鐵青,起身道:"告辭."

沈浪道:"不送,新廉親王,明日我大軍就要集結北上,攻打乾京了,記得一定要發射龍之悔來打我們啊,一定,一定!"

姬田道:"您的軍隊一心求死,我不會讓您失望的,請您拭目以待."

然後,新廉親王姬田離去!

沈浪不屑一笑,繼續閉上眼睛,睡覺養神.

"陛下,要想辦法殺他嗎?"雪隱問道.

沈浪搖頭道:"兩國開戰,尚且不斬來使."

……………………

次日!

經過十幾天的休整,怒潮城的五萬大軍終于再一次補齊了彈藥和物資.

隨著矜君的一聲令下,五萬大軍浩浩蕩蕩北上,正式越過大贏王國的邊境線,朝著乾京殺了過去.

直取乾京!

………………

注:第一更送上,第十名有點搖搖欲墜,拜求月票,拜求安穩,給大家謝恩了.

上篇:第574章:凌遲處死!贏廣狂吐血!(求月票)    下篇:第576章:攔截龍之悔?決戰乾京!(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