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79章:贏氏滅族!入主乾京!(求月票)   
  
第579章:贏氏滅族!入主乾京!(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全場再一次死一般的靜寂,一代梟雄贏廣就這麼死了.

死得毫無尊嚴,也沒有轟轟烈烈,就如同一個瘋子一般,猛地頹倒在地.臨死之前,極盡丑態,充滿了無限的悲哀.

幾十萬人看在眼中,充滿了強烈的不真實.這可是贏廣啊,小姜離啊.

這二十幾年來呼風喚雨的超級大人物,尤其這兩三年來幾乎都和大炎皇帝扳手腕的,甚至還朝大炎帝國發射過龍之悔,而且還在超脫勢力議會上公然要自立的人.

在很多人想來,他或許會死,但卻是死在和大炎帝國的戰場上,死在和大炎皇帝的對決中.

然而沒有想到,竟然死在了沈浪手中.

之前沈浪在比武決斗中秒殺了贏無冥,就已經讓人足夠震驚了,完全不知道沈浪是怎麼做到的.

而這一次……完全就更加離奇了.

莫名其妙這位贏廣陛下就忽然瘋了,而且上半身完全腐爛,變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沈浪陛下是怎麼做到的?他究竟對贏廣做了什麼啊?

這雖然是陰謀,但是卻絲毫都不猥瑣.因為沈浪整整用了三場大勝利鋪墊這一場陰謀.

比武決斗中,滅殺贏無冥.邊境線大戰,消滅大贏王國五十萬大軍.

而就在乾京戰場上,他剛才也表現了奇跡,被幾千億的特殊蠱蟲吞噬而不死.

于是在所有人眼中,沈浪依舊是那個神鬼莫測,神乎其技之人.

………………

沈浪望著地上贏廣的尸體,實在是太慘了.

如果沒有龍盒的話,贏廣也快要死了,大概還能堅持幾個月,然後痛苦地死在病榻之上.

而有了上古龍盒後,贏廣之死瞬間加速,而且顯得尤為慘烈.

沈浪仇人名單上,又少掉了一個重要的名字,如今還剩下三個人.

浮屠山之主,大炎皇帝,X.

這個X是誰?就是殺害姜離陛下的最終凶手!

而沈浪現在依舊不知道這個人是誰,贏廣也一無所知,但是相信大炎皇帝肯定是知道一些秘密的.

贏廣,贏氏家族,現在男丁已經差不多死完了,還剩下一個贏無常已經落入沈浪手中,再有就是眼前的贏熒公主.

沈浪望著贏廣扭曲的面孔,仿佛依舊能夠感受他的內心世界,無比複雜.

贏廣不是一個英雄,甚至不是一個梟雄,他算是一個極端的利益者.

他一身都籠罩在姜離陛下的陰影之下.姜離陛下活著的時候,贏廣是姜離陛下絕對的心腹,對他的意志百分之一百二執行.

反而像是姜臨公爵,他雖然是姜離陛下的親弟弟,但是擁有強烈的自我意志.

而贏廣是養子,是外姓人,卻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所以他當然會更加拼命地表現,無比做得比其他人更好,表現得比所有人都更加忠誠.

這大概有些像是權力游戲里面的那個席恩.葛雷喬伊,他是鐵群島巴隆大王的兒子,因為戰敗成為了史塔克家族的俘虜,被史塔克公爵領當成養子,然後他處處爭先,表現得比史塔克公爵的兒子還要積極忠誠.

然後,最後帶著鐵民攻打史塔克家族的臨冬城,上演了最殘忍白眼狼的一幕.

這個成長軌跡和贏廣有點相似,只不過這位席恩不管各方面比起贏廣都差得太遠太遠了.

但歸根結底,贏廣此人是沒有真正王者心態的.

雖然他又是穿龍袍,又是稱大贏帝國的,但是他做事卻非常拘束,完全不豁達.想要面子,又想要利益,而且經常偏執于某個具體目標,而不是著眼整個戰略.

楚王,越王,甚至吳王都遠遠沒有贏廣那麼強大,但他們都是有王者心態的,關鍵時刻的果決,簡直讓人心折,還有骨子里面的那種傲慢,驚人的視野.

而贏廣,經常被一些看上去非常驚人的利益所吸引.

比如,沈浪要求和贏無冥決斗,一旦贏了,就把大乾帝國的正統名位給他.結果,贏廣被吸引住了,答應了.

贏無冥輸了之後,他要麼無恥到底,徹底翻臉不認人.

結果沒有,他把大乾王位交出來了,但是自己卻成立了大贏王國,看上去很英明,其實是一個狗屎.

大贏王國可以成立,而且對于贏氏家族來說,必須成立.但那需要勝利的鋪墊,而且不止一場,需要好幾場恢宏大勝,提振無數民心,這才是另立大贏王國的好機會.

而現在,你因為贏無冥的決斗輸了,要失去大乾王國的名號,所以急不可耐地成立大贏王國,你讓臣子們怎麼緩沖,你讓萬民心理怎麼緩沖?

接下來,鏡子提出全體表決,只要贏廣贏了,就讓大炎帝國,天下諸國承認大贏王國的存在,承認贏氏家族為天下王族之一.結果,贏廣又被吸引住了,又被這個虛名吸引住了.

看看人家楚國,吳國,越國,壓根就不需要你大炎帝國的承認,說脫離大炎王朝就脫離.

再看人家矜君,大南國成立的時候寒酸之極,壓根連一個外國使臣都沒有,人家也完全不在乎大炎王朝的承認和冊封.

再有沈浪,在怒潮城成立大乾帝國的時候,完全如同兒戲一般,連一個起碼的典禮都沒有.更別說什麼登基大典了,這個所謂的大乾帝國,到現在都沒有上朝過.

這就是王者心態,老子就是牛逼,壓根就不在乎這些虛頭巴腦的東西.

而贏廣,每一次都要被虛名所利誘.

這是他特別愚蠢嗎?

不,不是的!

這是因為他特別缺名聲所以才會在乎,贏氏家族一直被稱之為亂臣賊子,他口頭上不在乎,但是做夢都想要摘掉這一頂帽子,做夢都想要和天下諸王平起平坐.

因為他一輩子都被籠罩在姜離的陰影之下,因為這個新乾王國他是竊來的.

得位不正,當然尤其需要名聲.他的性格悲劇,幾乎在他叛變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甚至在他被姜氏家族領養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

矜君是一個英雄,因為他一生的理想就是統一沙蠻族,並且建成一個文明強大的國家.

蘇難也是一個梟雄,他一生的理想就是把蘇氏家族帶領向巔峰,為了這個目標他可以不擇一切手段,可以出賣越國,可以勾結羌國,也可以效忠矜君,更可以跪在沈浪的麾下.

但贏廣不是,他就是一個天生營養不良的王者,某種程度上他這個新乾之王完全是大炎皇帝扶持起來的.

他充滿了自尊和自卑,他時時刻刻都在扮演所謂的王者之姿,所以哪怕在炎京,在廉親王面前,在大炎太子面前,他的姿態都很高,顯得非常高冷.

而且絕大部分時候都冷酷不言,拼命地想要表現出一種不怒自威的形態.

反而贏無冥已經頗有王者之心了,但非常可惜,他還來不及完全表現,就已經忽然死了.

"贏廣的一生,是可悲的一生."沈浪緩緩道,這算是對他的最後蓋棺定論了.

然後沈浪一揮手,頓時兩名特種武士抬上來一具棺材,完全用金屬鉛打造成的棺材.

"嗖嗖……"

長長的鉤子猛地飛射出來,勾起贏廣的尸體,裝入鉛棺材之類.

"砰!"然後棺材徹底關閉,把輻射封鎖在內.

接下來贏廣的尸體會被帶去怒潮城進行各種研究,不能白白浪費了不是,他的武功可真是驚人啊,比贏無冥厲害多了,畢竟是小姜離啊.

可惜,他還完全來不及施展,就已經死了!

然後,沈浪目光望向了乾京城牆上的二十五萬大軍.

其中二十萬主力軍團,士氣差不多已經算是徹底崩潰了,他們是普通人,雖然效忠了贏廣許多年了.

但是今天發生的一切實在太顛覆了,贏廣變成了一個瘋子,一個可悲的瘋子,身上的王者光環全部破滅了,徹底慘死于眾人之前.

贏廣死了,贏無冥死了,贏無缺死了,贏無常被俘了.整個贏氏家族已經完了,他們還能效忠誰?

但是……

五萬地獄軍團,一千五百名特種武士,雖然精神也受到了強烈的沖擊,但他們是被血脈改造過的,根本就不是正常人,完全服從命令為天性.

贏廣死了,這很致命,但是這五萬多人的士氣卻不會崩潰,只要一聲令下,他們仍舊會戰斗到底.

而且某種程度上,他們算是浮屠山的軍隊.哪怕掛靠在大贏王國之下的地獄軍團,也全部都是浮屠山培養出來的.

與其說大贏王國和浮屠山合二為一,還不如說浮屠山寄身在大贏王國身上,並且控制著大贏王國的大腦.

就如同詛咒女皇寄身在那只大章魚身上,完全掌控著章魚的意志.

………………

任宗主不在乾京,不知道哪里去了.

贏廣又死了,如今乾京內最高統治者便成為了任天嘯和贏熒夫婦.

接下來怎麼辦?是繼續戰斗?還是固守待援?

原本有贏廣在的時候,乾京是非常難打的,因為還有兩具龍之力,還有幾十只上古能量核心.

只要贏廣豁出去用大招,狂射上古能量核心,那這一戰就很麻煩.

不到萬不得已,沈浪不想要用空中攔截定格這一招.

而且就算他使用出空中攔截這一招,那如果贏廣把龍之力發射裝置轉移,從不同方向,不同距離,同時射出上古能量核心,沈浪又該怎麼辦呢?

他的空中攔截可是有范圍的,在特定距離內,只能同時攔截一個.

但是現在贏廣已經死了.

任天嘯和贏熒依舊可以使用龍之力發射裝置,但非常悲哀,他們沒有上古能量核心的自毀密碼,乾京之內只有兩人有,贏廣和贏無冥.

沒有了上古能量核心,怎麼和沈浪的軍隊打?

接下來,怒潮城軍隊只需要不斷轟擊小型龍之力,不斷轟擊火炮就行了.

"守住乾京,等任宗主率軍來援."贏熒公主道:"然後我們內外夾擊,將沈浪軍隊殺得干乾淨淨."

任天嘯沉默不語,他一點都不喜歡乾京,甚至他一點都不喜歡世俗王權,他喜歡的是浮屠山,所以幾十年時間內他一直都在浮屠山之內.

而且剛才贏廣說了很多難聽的話,詆毀浮屠山,詆毀任宗主,但是沒有宗主的命令,他不能輕舉妄動.

贏熒公主道:"而且還有一點,乾京是沈浪大乾帝國的都城,他不敢炮擊,他要民心,他要完整的乾京城,我們要利用這一點."

任天嘯繼續沉默不語.

贏熒公主道:"最重要的是沈浪這個替身依舊在我們手中,沈浪有一個致命的缺點,那就是太重情義了,只要我們用替身的性命來威脅他,他也不敢攻城."

"基于以上幾點,我們完全可以固守乾京,等待任宗主的馳援,然後將沈浪軍團殺光,滅掉所謂的大乾帝國."贏熒公主道:"贏氏的男丁幾乎已經沒有了,任宗主也沒有後代,所以未來我們兩人的孩子,或許就是浮屠山和大贏王國的繼承人."

任天嘯依舊沉默不語.

贏熒公主怒道:"你說話啊."

任天嘯道:"那就這樣吧."

他口氣冷漠,凡事都不喜歡做主.

…………………………………………

次日天亮.

沈浪的五萬大軍嚴正以待,所有小型龍之力,全部裝上了地獄火炮彈.

所有火炮,全部上膛.隨時准備攻打乾京城!

然後,城牆上出現了一個身影,替身鏡子,被五個浮屠山宗師級強者包圍,刀子橫頸.

贏熒公主走上城頭,寒聲道:"沈浪陛下,這是你的乾京城,這是你大乾帝國的故都,你一旦開炮,這座幾百年的城市就淪為廢墟了.這里面住著上百萬的乾國之民,你還要不要民心?你一旦攻打,保證人心喪盡."

沈浪皺眉,他最討厭這幅架勢了.

二話不說,他直接一聲令下:"開火!"

"嗖嗖嗖嗖嗖嗖……"

一百三十具小型龍之力猛地發射.

五百斤級的地獄火炮彈,猛地疾射而出,劃過長長的弧線,猛地砸入乾京城內.

"轟轟轟轟……"

一百多枚地獄炮彈在城牆上爆炸,無數的軍隊粉身碎骨.

整個乾京都在顫抖,堅固無比的城牆,也被炸開了幾個豁口.

這幾十米厚的城牆實在太牛逼了,想要炸穿太難了.

當然沈浪能炸穿,直接用兩噸級的鍍鎢穿甲彈就可以了.

不過砸穿也沒有意義,沈浪的軍隊是遠程火力厲害,近身戰斗弱,就算炸穿了城牆,沖入乾京城內和地獄軍團,特種軍團近身格斗還是會吃虧.

他只是在打贏熒的臉而已.

你說我不敢打乾京,你說我在乎乾京萬民的心?

真是可笑啊,當時乾京萬民都不在乎我的心,我又何必在乎他們?

當時乾京萬民可是一再說讓沈浪走的,不要成為災星,盡管他們知道贏廣丑陋,但還是選擇支持效忠他.

這一切沈浪可記得清清楚楚,而且他這個人非常記仇的.

沈浪冷笑道:"贏熒,任天嘯,收起你們那套,我一點都不在乎乾京,我一點都不在乎乾京里面的人,但是全體表決的時候,乾京的人投的都是贏廣吧?大家都是成年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沒錯,乾京是我大乾帝國的故都,但那又怎麼樣?我沒有在這里生活過一天時間,我對這里一點感情都沒有,別說炸塌幾棟房子了,如果有必要的話,將這里夷為平地我也不在乎."沈浪大聲道:"我的聲音很大,所有人都可以聽得清清楚楚,我一點都不在乎人心,尤其是不支持我的人心."

這話一出,許多人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

所謂大乾帝主,你這話太直接了,太不像一個王者了,太任性了.

贏熒猛地一揮手道:"那這個替身的性命,你在乎不在乎?"

沈浪目光望向鏡子,道:"那我當然是在乎的,否則你以為我為何現在都不開火?若不是鏡子在你們手中,我早就用火炮洗地,將你們炸得粉身碎骨了."

贏熒公主寒聲道:"只要我一聲令下,就可以將你這個替身碎尸萬段.所以沈浪陛下,你千萬不要逼我,免得後悔莫及."

頓時,浮屠山的五名宗師手中利劍一壓,鏡子臉上的鮮血流下.

贏熒冷笑道:"沈浪陛下,這個替身和你實在是太像了,所以我覺得非常有必要在他臉上做一個記號啊,這樣以後你們兩人就可以區分了."

沈浪笑道:"你們是想要固守待援對嗎?想要等任宗主帶著浮屠山大軍來和你們內外夾擊,將我的軍隊消滅得干乾淨淨,對嗎?"

贏熒笑道:"沈浪陛下果然聰明,但是這樣不可以嗎?你想要避免被內外夾擊的命運,要麼就逃之夭夭,徹底退兵.要麼就直接攻城,然後眼睜睜看著你的替身被碎尸萬段."

"沈浪陛下,區區一個替身而已,完全不值一文的,況且你這個替身已經完全大白于天下了,以後再無用處了,死了也沒有什麼."贏熒道:"沈浪陛下,難道你會被所謂的假仁假義所綁架嗎?"

"沈浪陛下,不要掙紮了,要麼放下所有的武器,要麼直接開火,然後我們殺掉你的替身!"

"我開始倒數了哦,等我倒數結束,你們所有人都放下武器,否則我就斬下你替身的一支手臂."贏熒冷笑道:"十,九,八,七……"

"准備,斬斷沈浪替身一臂!"贏熒淡淡道.

然後,一名浮屠山宗師舉起利劍,下一秒鍾就能斬斷鏡子的左臂.

沈浪一聲笑,道:"任天嘯,贏熒,難道你們不害怕嗎?見到贏廣死得如此之慘,難道你們不害怕嗎?"

這話一出,任天嘯和贏熒對視了一眼.

沈浪道:"你們兩人都曾經長時間接觸過贏廣,而且還觸碰了他的身體,而且贏廣還捏過你的臉,贏熒有本事你揭開你的面具啊."

贏熒不想,因為她絕美的面孔已經開始腐爛了,還有兩只手也開始腐爛.

任天嘯雙手腐爛,胸口被贏廣推了一下,現在皮肉也開始腐爛.

沈浪冷笑道:"這是一種輻射,不是劇毒,而是從靈魂深處摧毀你們的性命,除了我無人能救的,浮屠山也不能救.天下唯一能救的,就是我的血."

毫無疑問,沈浪在吹牛逼,他的血是能夠抵禦所有蠱蟲,但是卻抵禦不了輻射.

但是卻沒有人懷疑這一點,因為那個所謂的輻射就是沈浪弄出來害死贏廣的,而且他剛剛表現過奇跡,被幾千億的特殊蠱蟲吞噬卻又安然無恙,反而那幾千億的蠱蟲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所以在很多人心中,沈浪的血幾乎是萬能的.

沈浪繼續道:"任天嘯,贏熒,你們現在是不是特別難受,眼花重影,頭腦昏眩,而且還會一陣陣嘔吐,完全壓制不住."

這話剛剛一出來.

"嘔……"贏熒公主猛地嘔了出來.

但是,她還帶著面具,所以這感覺你們自己想象一下.

"嘔……"任天嘯也直接嘔了出來.

這兩人早已經明確感受到了,他們近距離接觸贏廣超過一刻鍾,而且和他有直接身體接觸,那些放射性物質直接觸碰了的身體,如今遭遇輻射,已經超過二十四小時了.

事實上,這兩個人反應比沈浪說的還要嚴重,一陣陣頭昏眼花,腳步虛浮,正在不斷變得虛弱.

沈浪道:"任天嘯,贏熒,你們已經必死無疑了,只有我才能救你們.但是非常抱歉,你們兩人我只能救一人.准確說我只救任天嘯,因為我早已經說過了,我和浮屠山無冤無仇,我和任盈盈更是未婚夫妻,我需要浮屠山,我們是聯姻啊.而贏氏家族?非常不好意思,你們是我的死敵,當年你們殺絕了姜氏王族,現在輪到我殺絕你們贏氏全族了."

"任天嘯,你想要得救嗎?你想得到我的血液嗎?非常簡單,殺了你的妻子贏熒就可以了."

"任天嘯,殺了她,你就能活!"

這話一出,贏熒公主臉色劇變,然後飛快遠離任天嘯.

這就是贏氏家族人的特點,不相信任何人.

頓時任天嘯臉色一遍,怒聲道:"贏熒,你什麼意思?你不相信我嗎?我們夫妻十幾年了,你難道不相信我嗎?你覺得我會聽信沈浪的挑撥而殺你嗎?"

贏熒公主道:"夫君當然不是不相信你,我……我只是……"

接著,任天嘯朝著沈浪怒吼道:"沈浪,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話?你以為我會被你挑撥?你以為我會殺死自己的妻子?白日做夢,我沒有你想象中的那麼齷蹉!"

任天嘯對贏熒的感情這麼深嗎?

沒有,他是浮屠山出身的,而且也接受過強烈的血脈改造,又能有多深的情感?他們精神是很冷漠的.

但他絕對不會因為沈浪的幾句挑撥和威脅而殺贏熒,因為這有損他任天嘯的驕傲.

贏熒公主大笑道:"沈浪你看到了嗎?我們夫妻非常恩愛,根本不可能受你挑撥,你的陰謀破產了.現在擺在你面前,依舊只有兩個選擇,要麼退兵,要麼留下來等死!"

"我相信,任宗主的大軍很快就要到了,我甚至能夠聽到上古禿鷲的風聲,我甚至能夠聽到特種武士的奔跑聲了,沈浪你的大軍若不退走,接下來就是你們的死期了!"

而就在此時!

天上高空果然飛來了一只上古禿鷲,上面騎著的人是一個熟人.

吳長老的兒子,吳絕,浮屠山之主的心腹,浮屠山下一代長老人選.

當然,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沈浪的結拜義兄,當面喊哥哥,背面捅刀子的交情.

吳絕直接俯沖而下,降落在任天嘯的身邊.

贏熒公主高呼道:"吳絕師兄,是浮屠山的大軍來了嗎?是任宗主帶著大軍來了嗎?我們里應外合,滅掉怒潮城軍團."

吳絕朝著贏熒公主一絲不苟地行禮,道:"吳絕,拜見公主殿下."

然後,他把一封密信遞給了任天嘯.

"師兄,這是宗主給你的信."

任天嘯拆開信看了一眼,眼睛微微一抽搐,身體也一抽搐,然後閉上眼睛,仰天歎息.

贏熒公主道:"夫君,這密信上寫了什麼?浮屠山大軍是不是要來了?"

任天嘯道:"娘子,你自己看吧."

然後,任天嘯把密信遞了過去.

贏熒公主走過來,接過密信一看,頓時整個身體猛烈顫抖.

因為上面第一句話就是:天嘯吾兒,殺了贏熒公主,所有軍隊完全退出乾京,讓給沈浪陛下.

贏熒幾乎不敢置信望著上面的字?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為什麼?

接下來,她飛快地狂奔逃跑!

但是,來不及了!

任天嘯抽出劍,猛地斬下.

瞬間,大贏王國的這位贏熒公主,直接被斬下腦袋,徹底慘死.

臨死之前,她依舊雙眼圓睜,真正的死不瞑目啊.

為什麼要這樣啊?任宗主為何要這樣啊?

任天嘯輕輕一甩手中的劍,沈浪挑撥離間讓他殺妻,他是不會殺的.但是宗主讓他殺妻,他就毫不猶豫動手,或者說稍稍猶豫了幾秒鍾.

接下來,任天嘯淡淡地望了城外的沈浪好一會兒,目光變得無比複雜起來.

他不知道宗主為何要下這樣的命令,不但讓他殺贏熒,而且還大軍退出乾京,把這大好的乾京城完全讓給沈浪?

但是任宗主的命令,理解要執行,不理解也要執行!

任天嘯大聲下令道:"所有特種武士,所有地獄軍團,全部撤離,退出乾京,返回浮屠山!"

這話一出,所有特種武士,所有地獄軍團,二話不說直接從城牆上跳了下來.

然後,他們直接就這樣走了,撤退得干乾淨淨.

…………………………

注:月票榜又被爆了,掉到11名,好心塞啊!想要安穩就這麼難呢,有票的兄弟千萬別留了,投給我吧!我只想埋頭拼命碼字,每天一萬五六更新,月票榜就交給諸位恩公了!

上篇:第578章:贏廣之死!離奇悲慘!(求月票)    下篇:第580章:帝主沈浪萬歲!偉大帝業!(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