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80章:帝主沈浪萬歲!偉大帝業!(求月票)   
  
第580章:帝主沈浪萬歲!偉大帝業!(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幾天之前的怒潮城.

大乾帝國主力大軍遠征乾京,整個怒潮城的守衛就落在了杰克唐,海拉公主等人的手中.盡管沈浪說過,浮屠山在黑色城堡的主力海軍未必會北上進攻怒潮城,但是骷髏黨艦隊還是處于絕對的戰備狀態.

這幾個月時間內,怒潮城所有的兵工廠瘋狂地連軸轉,恨不得把所有的生產力全部爆發出來.也就是在這兩三個月時間內,又生產出了三艘超級空中堡壘,不過並沒有運往前線,而是用來防守怒潮城的空中防區.

生產出來的噩夢石步槍,二十具小型龍之力,也全部用來防禦怒潮城.

此時整個怒潮城有十萬新軍,加上吳楚越三國前來受訓的新軍,大約總數在二十萬左右.雖然頂級無數的數量並不多,但也勉強算得上是固若金湯了.

矜君和蘇難都不在,整個怒潮城的文武重擔全部落入了索玄,南宮敖,金卓等人的肩上.

幸好,越國尚書台宰相張翀,楚國樞密使李玄奇,吳國樞密副使等人已經帶領各國的骨干官員進入怒潮城,開始了輪值生涯,要不然怒潮城人數不多的尚書台和樞密院非要累瘋了不可.

之前有一個人拼了命想要減肥,結果失敗了,不管他吃得再少,不管他鍛煉得再幸苦,到了一百八十斤後就幾乎再也減不下來了.

那個人就是偉大的小說家金木聰,現在人家已經瘦下來了,而且還變成帥哥了.

但……還是單身.這次可不是沒有人看不上他,金木聰可是未來公爵繼承人,而且變瘦了也變帥了.

最關鍵是他的身份也變了,大乾帝國秘書郎中,官職是一點都不高的,但是位置要害啊,用現代的話說他可是大乾帝國尚書台的大秘,吳太子,楚太子也是這個職位.

想要嫁給金木聰的貴族千金不要太多,甚至楚王和吳王都想要把女兒嫁給他,當然了,這兩位大王的女兒最大的年齡才十八歲,但完全可以嫁人了.

金木聰之所以保持單身,不是對祝檸余情未了,而是太……太忙了.

而且他發現年紀變大了之後,變帥了之後,竟然渴望起愛情來了,不願意隨隨便便苟合.

當然,在這個世界,在這個年代想要渴望自由戀愛是荒謬的,尤其是像金氏這樣的頂級貴族,實在是因為……金卓公爵太忙了,而蘇佩佩夫人也很忙,關鍵她覺得自己的兒子還能年輕.

好吧,其實是因為她內心有一個念頭,想要和沈浪親上加親,她得知沈浪在炎京還有一個妹妹,也就是姬甯小公主.

金木聰埋頭奮筆疾書,當然不是在碼字,而是在辦公務,他桌子上起碼有超過幾百份文件等待著他看.至于寫作的夢想,在四年前回到怒潮城就已經灰飛煙滅了.

他現在一天工作十七個小時,幾乎完全不知道外面的白天黑夜.

而就在此時!忽然,天上響起了一陣刺耳的警報聲.

敵襲,敵襲!

金木聰面孔一顫,這個警報聲是從空中傳來的,人數不多,但又不是龍之悔,類型和上次左辭到來差不多.

現在怒潮城所有的高層都能輕而易舉聽出警報類型.

片刻之後,空中傳來了一道聲音.

"金卓公爵,索玄大人,張翀大人,海拉公主……"

這個聲音不大,但是卻可以響徹每一個角落.

金木聰離開座位,來到窗外.

然後,只見到里面辦公室的門打開了,金卓公爵,索玄大人等人全部走了出來.

來到城堡之外,頓時見到空中一道黑影漂浮,三艘超級空中堡壘拼命地追過去.

無數的上古巨型強弩,上古巨型戰弩,噩夢石防空機槍,等等都已經全部戒備.

然而下一瞬間,那個人影直接從上古禿鷲一躍而下,那可是幾千米的高空啊.

自由落地之後,他竟然仿佛紙鳶一般,輕飄飄地落在地面上,落在怒潮城的大城堡處.

轉眼之間,幾百名武士將他團團包圍,其中包括十幾名宗師級強者.

金卓公爵出列躬身道:"任宗主,有何見教?"

沒錯,來的人就是浮屠山之主,強大無匹的任宗主.

任宗主道:"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我和大乾帝國還是姻親吧,沈浪陛下是我的女婿對嗎?你們這是待客之道嗎?"

金卓和索玄,還有海拉對視一眼,然後揮了揮手.

幾百名武士全部退開,因為包圍任宗主沒有任何意義,對方的武功太強太強了,甚至強大到超過了怒潮城的認知,當時左辭閣主來怒潮城無人能擋,今日任宗主來了也是一樣的.

金卓公爵道:"任宗主,請!"

任宗主拱手道:"金卓公爵,諸位大人,請!"

接下來,怒潮城的幾個大人物用極高的禮儀,迎接任宗主進入怒潮城大城堡之內,並且放下手中無比繁忙的公務進行陪同,而且還舉辦了不奢華但是非常隆重的宴會.

"非常抱歉,原本應該請甯元憲陛下前來作陪,但是時間太緊迫了."金卓伯爵道:"所以不能對任宗主進行對等接待,慚愧之至."

對等接待?金卓這話的意思就是把浮屠山之主當作和吳楚越三國之王平級了.

"這個規格,我已經非常滿意了."任宗主道,他端起酒杯朝著張翀和李玄奇道:"張相,李太師,你們是楚國和越國的擎天玉柱,怎麼會出現在怒潮城內呢?"

張翀微微彎腰道:"越國尚書台和樞密院都要派出相關官員前來怒潮城輪值,這段時間輪到我來了."

李玄奇道:"我也是如此,幾年之前有幸見過任宗主,如今一見,容顏不改,風姿依舊,真是讓人豔羨."

任宗主道:"不敢這麼說,不敢這麼說,我和李玄奇大人一般年歲,也已經老了."

接下來,雙方又進行了一番寒暄.

金卓公爵道:"對了任宗主,您這次來可有什麼要事嗎?如果有要事,我可以立刻派人去乾京稟報陛下."

任宗主道:"乾京此時應該大戰正酣吧."(這是三天之前的事情,所以當時怒潮城大軍剛剛兵臨城下).

金卓公爵道:"我相信很快就能結束這一場戰事了,我大乾帝國應該能夠順利收複乾京.那邊的戰事雖然重要,但任宗主的事情也同樣重要,請講."

任宗主道:"倒是也沒有別的事情,我女兒和沈浪陛下訂婚也差不多十個多月了,她從來都沒有離開過我身邊這麼久,所以煞是想念啊,這次來就是想要帶女兒回去小住幾天,請問可以嗎?需要去乾京稟報沈浪陛下嗎?"

金卓和索玄,張翀等人對視一眼,然後笑道:"任宗主說笑了,父母想念女兒乃是天經地義,嫁出去的女兒還經常能夠回娘家呢,當然可以."

任宗主道:"不需要稟報沈浪陛下?"

金卓公爵道:"不需要,這件事情我就能做主,任宗主隨時可以帶著令愛回去."

任宗主道:"那就太多謝了."

接下來,雙方誰也不談這件事情,對乾京那邊的戰事更加是半個字不提,就只是聊一些無關的話題,氣氛相當之好,就仿佛雙方完全不是敵人,而是真正的姻親一般.

差不多一個時辰後,酒宴結束.

海拉道:"任宗主,您這就要去看女兒嗎?"

任宗主笑道:"方便嗎?"

海拉道:"當然方便,請跟我來."

然後,海拉帶著任宗主不斷深入怒潮城地下室.

來到一扇門前,海拉上前扭動噩夢石開關,開啟了這扇門,然後道:"任宗主,您的女兒就在里面."

任宗主推門,走了進去.然後見到了任盈盈,頓時陷入了無比的詫異.

任盈盈變化竟然這麼大?她,她還是人類嗎?

自從進入龍盒之內,任盈盈每一天都在蛻變,面孔在改變,身體在改變.最最明顯的就是背上的骨刺,三個月前還僅僅只有一兩寸而已,而現在直接有半尺了.

還有她的眼瞳也發生了變化,完全不似人類的眼睛,非常深邃,神秘,甚至可怕.關鍵她身上的能量氣息,強大得讓人顫栗.

不過,她從頭到尾都沒有醒過來,一直都在沉睡,但是生命力卻非常旺盛,甚至是強悍.

而且大約一個月前,她的蛻變陷入了暫停.因為她的蛻變,上古龍盒的能量終究還是消耗乾淨了,曾經加過一次龍血髓,可見她的身體究竟吞噬了多少能量.

而且之前每一天她都在在上古龍盒里面呆上兩個時辰,否則生機會飛快地凋零.

但是一個多月前,這種狀況也停止了,就算把她放在龍盒里面,她也沒有繼續變化,而且也沒有消耗龍盒的能量,仿佛她的蛻變進入了某種瓶頸期.

任宗主望著任盈盈的面孔,尤其是她背上的骨刺,他的目光陷入了一種迷離和狂熱,一下子幾乎無法呼吸.

而就在此時,外面的海拉公主道:"任宗主,任盈盈公主始終昏迷不行,所以需要我為您准備一個小型轎子嗎?讓她可以乘坐在里面,返回浮屠山."

任宗主道:"當然,謝謝海拉公主."

片刻之後,海拉抬進來了一個富麗堂皇的小轎子.

其實就是一個箱子,只不過為了任盈盈的尊嚴,所以打造成為轎子的外形.

"需要我將她放入轎子之內嗎?"海拉問道.

"當然,謝謝."任宗主道.

海拉抱起任盈盈,放進了那個小轎子之內.

接著,兩個亞馬遜女戰士進來,帶著這個轎子走了出去,來到了怒潮城大城堡的平台之上.

任宗主拱手道:"諸位大人,多謝款待,那麼任某告辭了."

"再見."

"再見."

任宗主抬著小轎子,輕輕躍上了上古禿鷲的背,振翅高飛,轉眼之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朝著浮屠山的方向飛去.

金卓公爵仰天望了好一會兒,歎息道:"繼續回去辦公吧."

為何會這樣?怒潮城就任由任宗主帶走了任盈盈,金卓公爵有這個權限嗎?

當然沒有,這是沈浪授權的,楚贏邊境大戰結束之後,他就傳令給怒潮城,一旦任宗主出現在怒潮城上空,千萬不要有任何敵對行為,就算他要帶走任盈盈公主,也任由他帶走,不要阻攔,更不要武力阻攔.

結果任宗主竟然真的來了!

帶走任盈盈之後,任宗主並沒有直接飛往浮屠山,而是朝著乾京的方向飛去.

然而……距離乾京還有幾千里的時候,他收到了浮屠山上古禿鷲斥候的彙報.

"宗主,贏廣死了,他抓的那個沈浪是假的."這話一出,任宗主瞬間失聲,幾乎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贏廣……死了?這,這怎麼可能?

贏廣的如果有多強,任宗主是完全知道的,也就是比他稍稍差一點點而已.

可以說怒潮城這邊,沒有半個人是他的對手.當然乾京俘虜那個沈浪是假的這個消息也很震撼,但比起贏廣死了,就完全算不得什麼了.

當然任宗主知道,贏廣這段時間內有一種詭異的變化,仿佛變得神經質了,但是依舊很強大啊,竟然死了?

沈浪是用什麼手段殺死他的啊?

那個浮屠山斥候道:"沈浪給贏廣陛下的那顆龍蛋是假的,就是那顆龍蛋害死了贏廣,他的整個上半身都腐爛了,而且冒著綠光,就算在黑夜中竟然也清晰可見,如同綠色燈火一般.而且臨死之前,他完全極盡瘋癲."

任宗主道:"他,他是自己死的,不是被人斬下頭顱,也不是被人攻擊?"

浮屠山斥候道:"對,最後他還在發瘋,幻想著自己將沈浪碎尸萬段,然後直接就倒下,徹底死了!"

任宗主閉上了眼睛,渾身都在顫抖.

贏廣啊,不管再怎麼說,不管他再怎麼野心勃勃,再怎麼貪婪私心,都是他三十年的伙伴啊,而且他也是任氏子弟,竟然就……這麼死了?

任氏家族,好不容易出了兩個天下絕頂的人物,現在死了一個,簡直讓人心緒萬千!

還有那個龍蛋竟然是假的,果然是假的!

比起贏廣,任宗主對這顆龍蛋的態度則要冷靜得多了,他曾經無數次想過,贏無冥為何會得到這顆龍蛋?

但是他也多次見到這顆龍蛋的奇跡,不但會發光,而且還能看到里面的龍胚胎,甚至還會動,而且釋放出來的能量氣息無比強大,甚至讓人惶恐敬畏.

實在是太真了啊,簡直比真的還要真.當然還有一點,任宗主也渴望這顆龍蛋是真的.

但是在他內心深處,卻覺得里面有鬼.

結果,真的有鬼.

然後,任宗主就親自寫了一封密信,遞給那個斥候道:"你去交給吳絕,然後讓吳絕轉交給任天嘯."

"是!"那個斥候帶著任宗主的密信飛走了.

而任宗主立刻改變了行程,原本打算去乾京的,但是現在直接返回浮屠山.

………………

等任天嘯帶著浮屠山的特種武士和地獄軍團全部撤退之後,沈浪帶領怒潮城五萬大軍進駐乾京之內.

然後城內的二十萬大軍,整整齊齊跪了下來,無聲無息!他們早就失去了所有的斗志,在贏廣死的那一刻起,他們就幾乎要投降了.

但是他們畢竟效忠贏廣很久,所以讓他們此時高呼沈浪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他們也喊不出來,就只是靜靜地跪在地上,一動不動.

一切還算順利,雖然不算是不費一槍一彈,但是從頭到尾也只是示威性地發射了一輪小型龍之力而已,也只是把城牆打出了一些豁口,整個乾京至少沒有受到多少傷害.

沈浪緩緩步入其中,然後直接朝著大乾王宮走去.

而整個過程中,乾京的家家戶戶依舊緊閉房門,無聲無息.沒有抗拒,也沒有歡迎,而是無比複雜透過門縫看沈浪.

贏廣之死,不但徹底震撼了大贏王國所有軍隊,還震撼了乾京萬民.

真的完全沒有想到啊,贏廣何等強大?而且是一個卑鄙狠毒之人,這個世界上一句話說得好,禍害萬萬年.

而贏廣也算是一個禍害了吧,而且還是一個強大得讓人窒息的禍害,看上去除了大炎帝國皇帝之外,應該毫無對手的啊,為何這麼突然就死了.沈浪陛下竟然這麼輕而易舉,又這麼處心積慮地殺死了贏廣陛下?

手無縛雞之力的他,之前殺死了贏無冥,現在又殺死了贏廣?這……這也太匪夷所思了,難道他是更大的禍害?

但是,乾京無戰事,他們最最擔心的事情沒有發生.

沈浪的面孔卻有些冷,因為他對乾京萬民非常不滿.

你們這些人或許還充滿了期待?想著這是大乾帝國的帝都,就算城頭變幻大王旗,你們也依舊是頭等公民?我非但不會動你們,反而還要收買人心?還要加倍對你們好?

不要做這個白日夢,接下來我一定會折騰你們的,你們讓我一年不痛快,我就讓你們十年,二十年不痛快.

在幾萬大軍的保衛下,沈浪緩緩步入了大乾王宮之內!

抵抗?不存在的!

大乾王宮的門,早早就已經開啟了,里面的人密密麻麻跪滿了一地.

沈浪仰頭望著宮門,這是他第二次進入大乾宮了,但感覺還是有點不一樣的.

上一次,完全是以客人的身份,而這一次,完全是主人的身份.

不過,他依舊沒有表現出來特別激動.

贏廣死的時候,沈浪是稍稍激動的,因為距離他天下無仇的目標又近了一步.但是奪回大乾宮,感覺就一般般了.

他不激動,但他身後的臣子們就已經激動得差點熱淚盈眶了.

大乾帝宮啊,幾百年都屬于姜氏家族,這三十年落入亂臣賊子手中,如今終于再一次回到姜氏手中了.

沈浪陛下的事業,進入了偉大的時刻.只有奪回了乾京,奪回了大乾宮的陛下,才是真正的大乾帝主.

此時,他們心中真的恨不得一陣又一陣高呼,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奪回了乾京之後,新乾王國的其他行省應該不會有什麼抵抗,很快整個新乾王國都會徹底落入沈浪的手中.

大乾帝國的版圖,就會擴張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甚至還不止.

因為羌國也是贏氏的附屬,如今贏氏覆滅,奪回羌國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加上羌國,加上大南王國,吳,楚,越,乾,大乾帝國的總版圖會超過四百五十萬平方公里.

這才是一個強大帝國應有的版圖啊.

整個東方世界,如果加上北戎和沙蠻族,總共超過一千六百多萬平方公里,不算北戎的話,只有一千四百萬平方公里,沈浪的大乾帝國已經占了三分之一,這是何等基業?如何不讓大乾帝國的臣子們激動萬分?

"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忽然,王宮里面傳來了一陣陣高呼,聲音震天,把矜君等人都嚇了一跳.

這是干啥呢?我們都還沒有高呼,你們這些亂臣賊子反而呼上了.

沈浪抬頭一看,發現大乾王宮里面,密密麻麻跪了一地.

文官這邊由原大贏王國尚書台宰相趙琳帶頭,而武將那邊則由樞密院副使蘭末帶頭,文武百官上千人,還有幾千名宦官,幾千名宮女,加起來足足萬人,全部跪伏在地上高呼:"沈浪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然後,所有人靜靜無聲地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沈浪心中冷笑,你們這群人投降的真夠快,真夠徹底的啊,竟然一個不落?

就沒有一個人為贏氏家族效死?

還有那個宰相趙琳,十個月多前,你不是囂張得很吧,直接扒了身上的官袍,摘掉了頭頂的官帽,號稱什麼你乾國的官我不做了,然後換上了大贏王國的官袍,高呼贏廣萬歲萬歲萬萬歲的?

這一關注不要緊,沈浪發現他們身上的官袍,還有官帽,都全部換了.之前是大贏王國的官袍和帽子,而現在竟然清一色換上了大乾帝國的官袍和帽子.

靠?這才不到一天時間,你們就准備好了?哪里找來的裁縫啊?

還有王宮上的旗幟,也完全變了,之前大贏王國的黑底黃龍旗早就被燒了,換上了大乾帝國的黃金龍旗,

牛逼,牛逼,你們的動作真快.你們這麼快投降,沒有心理壓力的嗎?

仿佛感受到了沈浪的目光,原新乾王國宰相趙琳拼命叩首道:"陛下,臣有罪,臣有罪,罪該萬死啊,十個月前竟然冒犯了陛下,真好悔,臣好痛啊……"

接著,這位尚書台宰相一直磕頭,一直磕頭,很快額頭鮮血淋漓,慘不忍睹.

緊接著,樞密院副使蘭末膝行出來,叩首道:"陛下,臣也有錯,臣也有錯.十個月前,陳的叔叔蘭士出面沖撞了陛下,但罪臣作為他的侄子,竟然絲毫沒有阻止,臣也罪該萬死,罪該萬死啊,從今日起,臣和蘭士狗賊勢不兩立,劃清界限."

原來大贏王國樞密使蘭士,已經被凌遲了,來到乾京的時候,挨了最後一刀死了,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而現在作為他最親密的侄子蘭末,迫不及待地劃清界限了.

而蘭末這話一出,尚書台宰相趙琳頓時怒了,蘭末你什麼意思?什麼意思?你這是把所有降臣分為三六九等嗎?之前出言沖撞過沈浪陛下的,被你列為不可饒恕之臣?

當時蘭士出言沖撞沈浪,結果被凌遲了.那現在是不是說我趙琳,也要被凌遲啊?

但趙琳此時絲毫不敢分辨,就只是拼命磕頭,血流如注,幾乎沒有人樣了.

"臣有罪,臣有罪,臣罪該萬死!"

沈浪望著趙琳,又望著蘭末,心中陷入了冷笑.

足足好一會兒,沈浪道:"來人,將蘭末拉下去,凌遲處死!"

這話一出,樞密院副使蘭末頓時癱倒在地,尖叫道:"陛下饒命啊,陛下饒命啊,那天我沒有沖撞過陛下啊,是趙琳沖撞了您,我沒有啊,我沒有啊……"

片刻後,蘭末直接被拖了下去,他也是宗師級強者,但此時完全沒有一點點要掙紮抵抗的意思,就只是拼命地哀嚎求饒.

唰唰唰幾劍,此人的全身的筋脈都被切斷了,變成了廢人,接下來祝堯又有活干了,又要凌遲一個人.

而此時,尚書台宰相趙琳終于承受不了這個恐懼,直接昏厥過去,拼命在地上抽搐.

沈浪看也不看,直接朝著大乾宮殿內走去.

上萬名大贏王國的降臣,完全跪伏在地上一動不動,拼命高呼:"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一遍又一遍高呼,最後竟然帶上了哭聲.

"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尚書台首相趙琳醒過來之後,又趕緊跪伏在地上,滿頭滿臉的血也不敢擦拭一下,依舊跟著上萬人齊聲高呼:"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喊到最後,這上萬人竟然全部泣不成聲.

是因為痛苦難過嗎?是因為激動嗎?全部都不是.

這是一種非常非常複雜的情感,複雜到沈浪沒有經曆過,甚至無法體會.

…………

進入大殿之後,矜君,甯岐等所有人,整整齊齊跪下叩首道:"臣恭賀陛下,奪回祖宗江山,開創萬世不朽之功業."

然後,幾百名隨行的大乾帝國臣子,全部跪在地上,他們的聲音也是顫抖的,甚至帶著哭泣.

對于他們來說,入主乾京的意義實在太重大了.

沈浪道:"矜兄,你覺得跪在外面的那些人怎麼辦?要不要全部殺掉?"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嚇了一跳,矜君腦子飛快阻止語言.

而甯岐膝行上來,跪伏在地上道:"陛下,陛下,請您三思,請您想想臣啊!臣當年何等狂狷,無數次冒犯了陛下,無數次和陛下為敵.但是陛下一次又一次給臣機會,所以才有如今跪在陛下您面前的我.我們這些犯錯的臣子,就如同不懂事的孩子,陛下可以打,可以罵,但請萬萬給我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啊."

"陛下,我甯岐之忠誠在陛下陣營中,完全算不得什麼,甚至排不進前一萬,前十萬."甯岐叩首道:"但是,只要陛下一聲令下,臣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臣時時刻刻都願意為陛下而死.連臣這樣的頑劣不堪之徒都可以調教改正,請萬萬給乾國那些罪臣一些機會.那些曾經背叛過姜氏,犯過罪行的人,全部嚴懲,該殺的殺,該廢的廢,該送去做苦役的做苦役,但整個乾國真的就沒有改造余地的臣子了嗎?未來兩年後,這群人會不會為陛下粉身碎骨,為您去死?我相信是有的,請陛下三思!"

"雷霆雨露,俱是君恩,殺肯定是要殺一批的."矜君道:"但是,臣覺得也要給這群人改過自新的機會.當然,一切都由陛下乾綱獨斷,臣完全服從!"

而就在此時,外面響起了雪隱的聲音.

"陛下,浮屠山使者吳絕求見!"

吳絕,浮屠山任宗主的心腹,沈浪那個所謂的義兄?

他這麼快就來了?他想要做什麼?

"讓他進來!"沈浪道.

片刻後,浮屠山吳絕走了進來,一絲不苟跪下,叩首道:"臣吳絕,參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

注:依舊更新一萬五千多字,稍稍痛苦求月票,我想回到前十,拜托諸位了,感恩涕零.

上篇:第579章:贏氏滅族!入主乾京!(求月票)    下篇:第581章:浮屠山臣服?皇帝冊封沈浪!(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