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81章:浮屠山臣服?皇帝冊封沈浪!(求月票)   
  
第581章:浮屠山臣服?皇帝冊封沈浪!(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浪不由得一愕,浮屠山的吳絕竟然是這個反應?這也未免太過于恭敬了吧?

沈浪趕緊走過去,將吳絕攙扶起來道:"義兄,你這般大禮我如何承受得起啊,折煞我也,折煞我也."

但是這一把並沒有拉起來,吳絕依舊跪伏在地上一動不動.

"微臣過去自大無知,請陛下恕罪,這個義兄的稱呼,萬萬不敢再呼起."吳絕再一次恭敬道.

沈浪道:"一日為兄,一輩子為兄,當年我們可是義結金蘭的,吳絕兄長你忘了?"

當時沈浪改造零血脈,建立了強大的涅槃軍,這直接侵犯到了浮屠山的利益,然後吳絕直接找上門來了,對沈浪進行了警告.不過此人陰險,一直都是笑顏對人了,然後兩個人莫名其妙就結拜了.

聽到沈浪的話後,吳絕幾乎全身都跪伏在地上,道:"臣懇請陛下,萬萬,萬萬不要再提起義結金蘭幾個字,否則臣再也沒有顏面活在這個世界上了."

接下來,吳絕就仿佛在地上生根了一般,根本就拉不起來.

這個態度有意思了,沈浪雙目微微眯起,然後揮了揮手.

矜君等人躬身道:"臣告退."

然後,整個大殿之內就剩下仇妖兒一人.

沈浪望著吳絕,在他認識的人中,最最陰險的莫過于此人了.

上一次贏無缺率軍攻打怒潮城,贏無冥死了,吳長老現在還在沈浪的實驗室內,要被制成傀儡戰士,但這個吳絕一直都還活著.從幾年前到現在,吳絕對沈浪永遠是笑臉相對,但陰過沈浪多少次?完全都數不清了.

這完全是一條毒蛇.

沈浪曾經以為贏無冥是一條毒蛇,但後來卻發現贏無冥已經蛻變了,從毒蛇變成了蛟.

而這個吳絕從頭到尾,都是一條純粹的毒蛇.

他這個態度,實在是讓人詫異,要非常非常仔細才能體會得到的.

沈浪道:"吳絕,何事啊?"

吳絕叩首道:"沈浪陛下曾經和浮屠山聯姻,與任盈盈公主訂婚了."

沈浪道:"如何?"

吳絕道:"任盈盈公主是我浮屠山獨一無二的繼承人,從這個方面來說,沈浪陛下是我的主子."

沈浪道:"然後呢?"

吳絕道:"我浮屠山之前和新乾王國合二為一,而沈浪陛下才是大乾帝國獨一無二的君主,所以我浮屠山理當臣服,所以臣便也是陛下的臣子."

沈浪道:"好了,說正事."

吳絕道:"宗主非常想念任盈盈公主,所以去了一趟怒潮城,將任盈盈帶回浮屠山住幾日,但是又覺得失禮,所以臣來請罪."

沈浪面孔微微一抽,然後笑道:"女子回娘家本就是天經地義,更何況是未婚夫妻?岳父大人實在是多禮了."

接著,沈浪道:"還有事情嗎?"

吳絕道:"十個多月前,陛下和我浮屠山聯姻.之前我浮屠山已經正式宣布和新乾王國合二為一,從今以後浮屠山不再是單獨的勢力了.如今陛下已經成為了大乾唯一的主人,請問之前的合二為一還算數嗎?"

啥意思?任宗主見到贏廣死了,贏氏滅族了,所以想要和大乾帝國徹底合作,對抗大炎帝國了?

超脫勢力真的超脫嗎?

或許個別是這樣,但大部分的超脫勢力一點都不想要超脫,都想要得地盤,權力,金錢,美人.

但是之前大炎皇帝定的規矩清清楚楚,超脫勢力和世俗王權涇渭分明,恪守本分,不得過界.

這個規矩在早先幾十年,大家還在遵守,而當沈浪身份被揭露之後,這規矩就完全形同虛設了.

超脫勢力想要強大,一定要背靠世俗王權,得到源源不斷的人口和物資.

而世俗王權想要強大,也必須得到超脫勢力的支持.之前的新乾王國號稱強大,完全是因為特種武士和地獄軍團,但這都是浮屠山培養的,整個新乾王國就像是浮屠山的奪舍的軀殼一般.

如今浮屠山要和沈浪的大乾帝國合作,依舊想要得到源源不斷的物資和人口?

沈浪道:"吳絕,我倒是想要弄清楚,這個合二為一是什麼意思呢?"

吳絕道:"從今以後,浮屠山不再作為單獨的一個超脫勢力,而是作為大乾帝國的一部分."

沈浪道:"那浮屠山到底是臣服,還是合作呢?"

吳絕道:"臣服."

哦?浮屠山臣服?任宗主像是會臣服之人嗎?不像啊!

吳絕道:"陛下之前也曾經說過,您和浮屠山的合作,絕對是一加一,大于二.而現在我們不談合作,談合並."

"有意思."沈浪道:"繼續說."

吳絕道:"我浮屠山擁有南部海域上古遺跡,里面還有幾百上千個秘密實驗室,秘密武器倉庫,秘密圖書館沒有開啟,還有不計其數的上古武器裝備,甚至還有大批量的龍之悔."

這一點確實讓人垂涎欲滴,沈浪的怒潮城到現在為止已經變得強大,尤其是科技文明和上古文明結合之後,爆發出了驚人的成果.

但是從頭到尾沈浪都沒有開發過一個真正的上古遺跡,他的怒潮城有無數的難題沒有解開,需要上古典籍.

不說別,之前他在南部海域上古遺跡,開啟那些秘密倉庫的時候,就曾經看過大批量的龍之悔,這是沈浪最最需要的東西.有了大量的龍之悔,沈浪才能保持對大炎帝國的戰略威懾力.

吳絕道:"而且就算到現在為止,我們還擁有三千多名特種武士,十來萬地獄軍團,這依舊是一支強大的武力.我們還擁有十具龍之力發射裝置,擁有不計其數的上古裝備,對最需要的噩夢石晶體,我們浮屠山也有巨大的庫存."

靠,這就更加讓沈浪夢寐以求了,為了打這一戰,怒潮城幾乎把噩夢石晶體完全耗盡了.

吳絕道:"陛下,贏廣死了,贏氏全族幾乎滅族了.那至少在世俗王權這一塊,您和大炎帝國已經沒有任何緩沖了,接下來您就要直接面對大炎帝國的雷霆萬鈞.而在大炎帝國眼中,我們浮屠山大概也是眼中釘,肉中刺,我們雙方有共同的敵人,不是嗎?"

沈浪道:"當然,而且你們在南部海域上古遺跡的開發完全慢得讓人發指,平均需要用幾年時間才能開啟一個秘密實驗室,而若臣服了我,瞬間就可以全部打開.還有你們開發之後的上古圖書館,無數的上古典籍,需要幾千名學士破譯很長時間,才能進行解讀,而我在很短時間內就可以將這些上古典籍全部破解出來.所以我實在無法想象,任宗主之前都在想什麼?早就該與我合作了啊?"

吳絕笑道:"是這樣的,因為錯過了時機,所以這才由合作變成了臣服."

沈浪道:"那如何個臣服法,說來聽聽."

吳絕道:"陛下,這件事情太重要了,而且您消滅贏廣太過于突然了,以至于我們都沒有太多的心理准備,所以具體條陳,還真的無法列出.但是臣大概有一個念頭,國教!"

沈浪一愕?國教?這也有好幾種說法的啊,在有些世界的國教,神權大過于王權的.

但是在中國古代,通常沒有這種情形,如同明朝的時候,龍虎山就受到朱氏皇族的冊封,大致相當于國師的身份了.

又比如之前大劫寺在東方世界呼風喚雨,里面的很多長老都在東方諸國擔任國師.許多國王都是大劫寺長老的弟子,那大劫寺神主就是天下諸王的祖師爺了.

甚至在某一個時間內,大炎帝國皇室和大劫寺的關系都非常密切.

吳絕道:"總之,我浮屠山完全臣服于大乾帝國.但是具體事務,比如浮屠山之主在大乾帝國中應該擔任何等職位,何等爵位,又比如浮屠山在大乾帝國內做何名稱,什麼地位,這都需要細細商議."

沈浪道:"這一次任天嘯大軍撤退,把龍之力發射裝置,甚至把上古攔截裝置的關鍵核心也帶走了."

吳絕道:"陛下恕罪,這些東西全部都是我浮屠山的,之前借給贏廣的,所以現在全部收回.但是請您放心,一旦我浮屠山和大乾帝國結合完成之後,您就是最高領袖,這些戰略物資都需要重新分配,比如上古攔截裝置就非常有必要轉移到怒潮城,那才是我們大乾帝國的重中之重."

我們大乾帝國?你這改口夠早的.

"所以呢?"沈浪笑道.

吳絕道:"所以,臣請陛下有空的時候,去視察我們的浮屠山總部.畢竟一旦浮屠山和大乾帝國合二為一之後,我們浮屠山也屬于您的領地了.不僅如此,整個南洲群島,還有黑色城堡,還有南部海域的浮屠山上古艦隊,也都是我們大乾帝國的力量了."

說得好誘人啊,但關鍵只有第一句:邀請沈浪去浮屠山.

沈浪笑道:"為何不能是任宗主來乾京和我臣服之事呢?"

吳絕道:"當然可以,但是臣服之事,茲事體大,浮屠山幾十萬人內心難免不安,所以陛下駕臨視察,有利于安人心.當然如果陛下太過于忙碌的話,我浮屠山完全可以等."

沈浪眯起眼睛,陷入了稍稍的思考.

忽然,沈浪道:"吳絕,除此之外,你就再也沒有話說了嗎?"

吳絕陷入了沉默,仿佛在醞釀著最艱難的言語.

足足好一會兒,吳絕道:"陛下,我們相識已經有七八年了吧."

沈浪道:"對,差不多八年了."

吳絕道:"這八年來,陛下創造了多少奇跡?我就是絕對的見證者,甚至還是經曆者.這些年來,所有見證沈浪陛下奇跡的人,要麼死了,要麼效忠您."

沈浪沒有出聲.

吳絕道:"而臣還沒有死,這些年真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所以也有了一些思考,甚至非常深遠的思考."

"什麼思考呢?說說看?"沈浪道.

"天命之主."吳絕道:"天命這種東西是不可違逆的,順昌逆亡.當然接下來陛下還要面對大炎帝國,甚至面對更大的挑戰,但是我堅信陛下一定會贏到最後,因為您是……天命之主."

吳絕繼續道:"所以我不管別人怎麼想,但是我吳絕不想要再和陛下為敵,我只想要臣服在您的羽翼之下,不但保全性命,而且還能建功立業."

說完之後,吳絕繼續跪伏在地上,一動不動.

沈浪道:"行了,我知道了."

吳絕叩首道:"臣告退,臣這幾日就住在乾京之內,隨時等待陛下的召喚,若陛下准備好,准備去視察浮屠山,並且商議關于浮屠山臣服大乾帝國之事,那臣立刻飛回浮屠山,准備用最高禮儀迎接陛下的駕臨."

沈浪點頭.

吳絕叩首,之後不斷後退,一直退到門外,然後走了出去.

………………………………

吳絕走後,矜君走了進來.

"矜兄,這個人有意思嗎?"沈浪問道.

矜君道:"很有意思."

是很有意思,剛才吳絕最後的話真是意味深長,真的要拐幾個彎才能徹底感受到他話里面真正的含意.

而且無法點破,一旦點破,就是誅心了.

他想要告訴沈浪,必要的時候,他吳絕可以成為沈浪的忠狗,對某人取而代之,為沈浪管理浮屠山.

當然他不敢把話說得太明白,但沈浪和矜君都聽出來了.

"此人真是野心勃勃,但也非常大膽啊."矜君道:"這話一旦讓任宗主聽到,他幾乎必死無疑的."

沈浪道:"任天嘯撤退後,把所有上古裝備都拿走了嗎?"

矜君道:"沒有全部拿走,但是上古攔截裝置的核心部件,還有龍之力發射裝置,全部拆走了.還有那只上古龍盒,他也拿走,帶回浮屠山了."

沈浪笑道:"任宗主把任盈盈帶走了,又把上古攔截裝置,龍之力都帶走了,這是逼著我一定要去浮屠山啊.說的真誘人,浮屠山徹底效忠臣服我."

是很誘人啊,浮屠山盡管受到了巨大的損失,但剩下的力量還非常驚人啊,沈浪若真的得到浮屠山的效忠,那直接就突飛猛進了.就等于一下子擁有了三千名特種武士,十萬地獄軍團.

最關鍵的是上古攔截裝置,還有龍之悔,龍之力,這些都是絕對的戰略物資,一旦得到這些東西,那直接就能對大炎帝國進行戰略威懾,達到新的戰略平衡.

而就在此時,外面又響起了雪隱的聲音.

"陛下,大炎帝國廉親王來訪."

這個人來的很快啊,這邊沈浪剛剛入主乾京不久,王座都還沒有坐熱,他就來了.

…………………………

這位年輕的廉親王出現在大殿之內,朝著沈浪拱手道:"恭喜沈浪陛下,終于大仇得報了,如今令尊在地下應該也能夠瞑目了."

沈浪笑道:"廉親王,你大炎帝國不像話啊,半個多月前,竟然向我的大軍發射兩枚假龍之悔,幾乎要將我嚇得魂飛魄散了,對我軍隊的士氣造成了巨大的損失,你這是要賠償精神損失費的."

這位新的廉親王道:"有這樣的事情?那絕對和我大炎帝國無關,那兩枚假龍之悔不是我們發射的,絕對不是."

靠,你這睜著眼睛說瞎話的本事,比你爹強多了.半個多月前,你兩次警告說要發射龍之悔,結果現在又說一切和你無關,你這臉皮絕對適合這項工作.

沈浪道:"廉親王,你這次來有何貴干呢?莫非是想要恭喜我重新入主大乾宮嗎?"

廉親王面色一正,搖頭道:"不,不,不,我這次來是有重要的外交任務的."

沈浪道:"請講."

新廉親王道:"請沈浪陛下無條件退出大乾宮,無條件退出乾京,退出大贏王國的土地,無條件釋放贏無常,讓他繼承大贏王國之位,成為大贏新國王."

這話一出,沈浪怒極反笑道:"這,這是為什麼呢?"

新廉親王道:"沈浪陛下,當時全體表決說得清清楚楚.讓乾國萬民決定自己的命運,決定整個國家的歸屬,當時我記得百分之六十一的人選擇的是贏廣,也就是說這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屬于大贏王國了,並且受到天下的承認.沈浪陛下你消滅了贏廣,大仇得報,這我們非常理解,但是你滅了贏廣,並不意味著這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屬于你.在那一場全體表決之後,這片土地還有這個宮殿,就完全和你姜氏家族無關了."

沈浪笑道:"哈哈哈,廉親王.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那一場全體表決是我沈浪贏了,是贏廣顛倒黑白,指鹿為馬,篡改了結果,令尊老廉親王還為此自殺了,你竟然是如此健忘嗎?"

新廉親王面孔一陣抽搐道:"沒有這回事,完全都是謠言,當時我父親昭告天下,當著幾十萬人的面說得清清楚楚,這一場全體表決中贏廣獲勝了.而且之後贏廣將大贏帝國降為大贏王國,並且一再向炎京請罪,並一再說永遠效忠大炎帝國,大贏王國雖然改了國號,但永遠都是大炎王朝的一員."

沈浪眼睛眯起,大炎帝國的翻臉還真是快啊,這還沒有過四十八小時吧.

新廉親王道:"沈浪,你的大乾王國之主是受到我大炎帝國承認的,而贏廣的大贏王國也是受到我們承認的,你可無權篡奪贏氏的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江山."

"有聖旨!"新廉親王高呼道,然後展開了一道聖旨,道:"大乾王國沈浪接旨."

沈浪坐在王位上,一動不動.

新廉親王自顧自地高呼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冊封沈浪為大炎帝國乾親王,欽此."

哈哈哈,這旨意有意思了.

我大乾帝國一直以來都和你大炎王朝勢不兩立的,而且還在爭奪人皇之位,結果大炎皇帝直接冊封了沈浪.

這是啥意思?莫非之前我和你大炎帝國合作坑贏廣之後,你就當作臣服了嗎?你還真會上杆子爬啊.而且更加有意思的是,聖旨里面冊封的是沈浪,而不是姜浪.

雖然天下對沈浪的口頭稱呼依舊是沈浪,但是任何官方的文字里面,都是姜浪.大炎皇帝的聖旨中,完全是要淡化姜氏,這是永遠要化姜為沈.

不管是在上古世界,還是在這個世界,姜氏和姬氏都是天下最尊貴的姓氏,姬氏要天下獨尊,才不要和人共享這個榮譽,所以當然巴不得姜氏永遠消失.

接著,新廉親王又高呼道:"皇帝口諭,乾親王沈浪為父報仇,與大贏王國決戰,朕躬能夠理解.但如今你得償所願,請立刻退出大贏王國境內,退出乾京,返回怒潮城.大贏王國是大炎王朝的諸侯國之一,和你大乾王國是兄弟國家,乾親王若竊據不走,那便是非法侵占,朕是要過問的,天下諸國也是不答應的,朕命令你在一個月內徹底退出乾京,否則將視為對大炎帝國的開戰."

聖旨和口諭都讀完了,廉親王道:"沈浪陛下,接旨吧."

沈浪道:"啥意思?炎京的意思是,如果一個月內我不退出乾京,就要向我開戰,就要對我進行毀滅性打擊,對嗎?"

新廉親王道:"對,是這個意思."

接著,新廉親王又道:"皇帝口諭,乾親王,朕命令你立刻無條件釋放贏無常."

又是口諭?這位皇帝陛下還真是喜歡用大白話啊,一點都不喜歡駢四儷六,這倒是很沈浪非常相似.

新廉親王道:"沈浪陛下,請您立刻釋放贏無常吧,畢竟他可是贏氏家族的第一繼承人了."

沈浪揮手道:"來人,把贏無常帶上來."

片刻後,贏無常被帶了上來,他瘦了虛弱,臉色顯得非常蒼白,但是倒也沒有受到多大的折磨,但整個人還處于迷惘之中,雙眼通紅.

很顯然乾京的陷落,贏廣的死給他帶來了致命的打擊.

沈浪又道:"原大贏王國尚書台宰相趙琳了,也把他帶上來."

片刻後,趙琳也被帶了進來,這位宰相臉上的血跡被洗乾淨了,但額頭傷痕累累,看上去尤其嚇人.

"罪臣參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見到沈浪之後,這位趙琳二話不說直接跪下.

沈浪道:"贏無常,大炎皇帝有旨意給你呢."

新廉親王道:"陛下有旨,贏無常跪接."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冊封贏無常為大炎帝國贏親王,欽此."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冊封贏無常為大贏國王,欽此."

還是單獨的兩份旨意,而且冊封贏親王的旨意在前,冊封大贏王國之主的旨意在後,這奉命是說大炎帝國的親王爵位還要超過諸侯王.

"陛下有旨,趙琳跪接."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冊封趙琳為大炎帝國承甯殿大學士,冊封趙琳為大贏王國內閣首相,欽此."

這份旨意倒是出乎沈浪的意料,大炎皇帝不但冊封了贏無常,竟然把趙琳也冊封了.

這架勢,趙琳先是大炎帝國之臣,然後再是大贏王國之臣.

然後,新廉親王道:"贏親王,趙學士,還不領旨謝恩?"

沈浪在邊上笑道:"贏無常,趙琳,聽到了沒有?大炎皇帝給你們下旨了,接不接啊?"

全場死一般的靜寂,大殿內的人其實不多.

只有仇妖兒,矜君,廉親王,沈浪等寥寥幾人,甚至這些人都沒有望向贏無常和趙琳,仿佛任由他們自主選擇一樣.

片刻後,贏無常上前,拿過了廉親王手中的兩份旨意,展開之後稍稍看了一眼.

然後,他淚水不斷滴落,整個身體都在不斷顫抖.

他的贏氏家族就快要亡族滅種了,父王贏廣的幾個兒子都死了,就剩下他贏無常了,怎麼辦?怎麼辦?

"哈哈哈哈哈……"贏無常厲聲大笑道:"我贏氏家族當年向大炎帝國跪下的那一刻起,應該就注定了今日的結局吧."

然後,他直接拿起兩份聖旨,來到桌子面前,直接燒成了灰燼.

接著,贏無常來到大炎帝國新廉親王面前,猛地一口唾沫噴在對方臉上.

然後,贏無常跪下叩首道:"陛下,我知道贏氏家族快要亡族滅種了,但……我還想要稍稍掙紮一下."

接下來,就看趙琳的表現了.他覺得自己必死無疑的,因為十個月前他在大殿上冒犯沖撞了沈浪,另外一個冒犯之人蘭士已經被凌遲了,如果他想要活下來,大概就要做出更加極端之事,表達自己的決心.

趙琳上前接過大炎皇帝的聖旨,打開來一看,還真是讓人激動啊,冊封他為大炎帝國大學士,大贏王國首相.

接著,這位前宰相做出了一件完全匪夷所思的事情,簡直顛覆了所有人對他的認知.

贏無常既然燒了大炎皇帝的聖旨,表示決絕之意,那他趙琳一定要做的更加徹底.

于是,他解開褲腰帶,直接對著大炎皇帝的聖旨便溺.

黃水不斷沖刷著這份尊貴無上的聖旨.

靠!全場所有人都看呆了,完全不敢置信望著這一幕,唯有仇妖兒,依舊目光朝外,事不關己,面不改色.

你,你還是文臣嗎?你可是大乾帝國曾經的探花郎啊,你可是有名的文壇宗師啊,你可是當了十幾年的宰相啊.

竟然做出如此有辱斯文的事情?

你真牛逼,為了活下來,你也真是的拼了.

便溺之後,趙琳直接來到大炎帝國廉親王面前,猛地一口濃痰吐在他的臉上.

"呸!回去告訴的大炎帝國的狗皇帝,我趙琳甯願做沈浪陛下的狗,不,我甯願被沈浪陛下剁碎了喂狗,也不願意成為大炎帝國所謂的大學士."

………………

注:月票榜依舊很不安全,有票的兄弟請賜給我,讓我別焦慮,安心碼字,謝謝您.

上篇:第580章:帝主沈浪萬歲!偉大帝業!(求月票)    下篇:第582章:天下無仇!任宗主跪下效忠(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