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82章:天下無仇!任宗主跪下效忠(求月票)   
  
第582章:天下無仇!任宗主跪下效忠(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浪笑道:"廉親王,看來贏無常和趙琳都不願意接受大炎皇帝陛下的旨意啊."

年輕的廉親王仿佛絲毫沒有懊惱,掏出了絲綢巾帕,輕輕擦拭臉上的濃痰和口水,甚至顯得風輕云淡.

"無妨的."廉親王笑道:"既然贏無常不接受旨意,那我們可以冊封贏氏家族的其他人,贏無冥最大的那個兒子我記得已經十幾歲了,勉強可以成為大贏國王了."

沈浪道:"倒是啊,不過他們仿佛不在炎京."

廉親王道:"但他們也不在乾京,不在沈浪陛下的掌握中."

贏氏家族的弟子通常到了一定年紀之後,就要前往浮屠山學習武功,贏無冥的兒子也不例外.

廉親王又道:"我記得很清楚,除了贏熒公主之外,贏廣陛下還有兩個女兒,一個嫁給了大晉王國,另外一個嫁給了炎京,而且都生有兒子,這些男孩隨時都可以過繼給贏氏家族,擔任大贏國王的不是嗎?而且我們陛下就有這個冊封權,不僅如此而且還能瞬間得到天下諸國的認同."

沈浪聳了聳肩膀,不置以否.

廉親王望向贏無常道:"三王子,你剛才燒掉了皇帝陛下的旨意,這就是抗旨,就是大炎帝國的亂臣賊子,這個大贏國王你再也沒有機會了.趙琳,你竟然對著皇帝陛下的聖旨便溺,你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聽到這話,贏無常面孔微微抽了一下,而趙琳置若罔聞.

"沈浪陛下,您記住了,一個月時間,您的軍隊完全無條件退出乾京,否則我們大炎帝國將對您的大乾王國進行毀滅性打擊,請您記好了,一個月時間."

"放心,我們很快的,不會像您攻打乾京一樣長達幾個月,而且大戰幾天幾夜才結束.我們的毀滅攻擊,一天不到就可以完成,您的大乾王國萬民甚至可以在睡夢中全部死去."

"告辭!"

然後,這位廉親王轉身離去,這差不多就等于下戰書了.

…………………………

廉親王走了之後,沈浪目光望向了趙琳.

"臣與大炎帝國,勢不兩立,甯可族滅,也絕對不會妥協."這位前尚書台宰相立刻跪下叩首,恨不得對天發誓.

沈浪目光望向了贏無常.

贏無常跪下道:"陛下,三十年前我贏氏家族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孽,我知道贏氏家族基本已經注定滅亡,會全部死絕,但……我真的想要稍稍掙紮一下."

沈浪沒有說話,抽出了兩張紙,一張遞給了贏無常,一張遞給了趙琳.

"你們在這張紙上寫滿名字,字體大小由得你們,寫五個人也好,寫五十個人也罷,甚至寫五百個人都可以."沈浪道:"這兩張宣紙足夠大了,如果願意的話,甚至可以寫一千人"

這兩張紙確實很大,不過什麼是宣紙啊,為何陛下會這麼說?

這當然是沈浪的隨意口誤,中國古代之所以稱之為宣紙,是因為它是宣城的特產.不過君王一言如金,從今以後這種紙它就叫宣紙了.

"這新乾王國臣子里面肯定有該死之人."沈浪道:"你們兩個人不得商量,進入不同的房間,各自在宣紙上寫滿名字,你們認為該殺的人,全部都寫在上面,明白了嗎?"

贏無常跪下叩首道:"臣,遵旨."

趙琳叩首道:"罪臣,遵旨."

人總之畏威不畏德,就如同矜君所說,沈浪入主乾京,不殺一批人是不可能的,但是全殺了也不可能.

………………………………

在怒潮城特種武士的監視下,趙琳和贏無常分別進入不同的房間,開始寫下該殺之人的名單.

沈浪和矜君依舊在這大殿之內.

"陛下,時間真緊迫呀."矜君道.

是啊,時間太緊了,但也依舊在沈浪想象中之內.之前他和甯元憲就說過,在打一場大戰之前,就一定要為下一戰准備好.

當贏廣滅亡之日,就是沈浪和大炎帝國正式對立之時,人家壓根就不會給你時間慢慢發展的.

果然是這樣,一個月,僅僅只有一個月.

"大炎帝國會怎麼攻擊我們?超級龍之悔嗎?朝遠程戰略打擊?"矜君道.

沈浪道:"或許,但不止如此."

如果僅僅只是戰略毀滅的話,那超級龍之悔就足夠了.但是對于大炎帝國來說,這不夠華麗,不夠震撼,因為他已經表演過超級龍之悔了.

就如同一個超級巨星在公開場合露面的時候,絕對不會穿同樣的衣衫.大炎帝國也是如此,一年多之前他已經用超級龍之悔摧毀了贏廣和浮屠山的秘密軍團,這次肯定要有新花樣,而且是震撼天下的新花樣.

眼下的局面非常順利,但又不是最好的局面,因為大決戰的時候,浮屠山任宗主並不在乾京之內,所以贏廣雖然滅了,但浮屠山卻還沒滅.

浮屠山總部在浮海之內,沈浪的軍隊就算再厲害,也無法幾萬人飛過去.而且他強大的骷髏黨軍團也進不了浮海,所以想要揮軍殺入浮屠山總部完全是不可能的.

吳絕說浮屠山要臣服,任宗主要臣服于他,那沈浪自己是怎麼想的?

如果換成贏廣的話,早就無比心動了,他就是一次又一次被利益蒙蔽了雙眼,一次又一次踏入了沈浪的陷阱.

這一次任宗主提出來的條件多誘人啊?幾乎是要讓沈浪白白撿一個浮屠山,憑空得到無數的戰略物資,得到一支強大無比的地獄軍團,特種軍團,得到一個上古遺跡,得到許多龍之悔.

但是這一切在沈浪看來都是浮云,天上不會掉餡餅,就算掉了餡餅,那也是有毒的.

沈浪想要什麼東西,他會自己去騙,去搶,去奪,你甭管他用的是什麼辦法,毒計也好,吃軟飯也罷,但都是自己主動去弄到的.

靠別人的恩賜?不要做這種白日夢了.

在西方世界,他想要碧金行省的物資,就把狄波絲公爵逼迫到絕境,然後拉她一把,讓她心甘情願把一切獻出來.他為了征服骷髏黨軍團,也任由骷髏黨進入絕境,幾乎要全軍覆滅的時候,他再一次扮演救世主,得到他們的效忠.

所以沈浪的想法從來都沒有改變,弄死任宗主!

天下無仇,不忘初心,難道只是隨便說說而已的嗎?

自從沈浪把龍之劍交給任宗主的那一刻起,就是為了殺他.

"矜兄,你稍作准備,我要去一趟浮屠山."沈浪道.

矜君道:"陛下,您……一個人去?"

沈浪點頭道:"對,一個人."

………………………………

大乾王宮的地下密室內,沈浪依舊在和鏡子在下棋.

當鏡子是鏡子自己,沒有扮演沈浪的時候,他顯得尤為安靜,幾乎從來都不言語的.

而且只要沈浪一露面,他立刻會主動消失在所有人的視野之內.

"鏡子,你的那些文章寫得很好,太有感染力了."沈浪道:"我原本以為這一場全體表決必輸無疑,但沒有想到竟然贏了."

鏡子道:"這種蠱惑人心的文章確實有用,但是未來大概也會成為某些政客的工具,如果等到有一天,這些政客都靠文章來煽動人心,都靠嘴皮子來感染萬民,那真是一場莫大的悲劇了.到時候光練嘴皮子就可以,也不用做實事了."

呃?!鏡子你真牛逼,你是咋知道的?

沈浪道:"鏡子,你喜歡做君王嗎?高高在上的帝王?"

"不喜歡."鏡子道:"太無趣了."

沈浪道:"唉,我也不喜歡,你知道嗎?其實滅掉贏廣之後,我真的想一把將乾京和整個新乾王國全部扔掉,直接返回怒潮城的,太麻煩了.打下來之後還要保護他,真是狗屎."

鏡子道:"那樣一來,就太不負責任了,您的臣子們會不願意的."

沈浪道:"可不是嘛,入主乾京之後我一點都不激動,但是矜兄,蘇難他們,完全激動得無以複加,仿佛見證某個偉大時刻一樣.我永遠都只有一個目標,天下無仇."

鏡子道:"我也只有一個目標."

但是,鏡子沒有把這個目標說出來.

"責任,這個詞真是太重了."沈浪歎息道:"我本來真的想要徹底放棄乾國萬民的,但是這一場全體大表決,百分之六十一的人支持我,這……這讓我改變了念頭.有人追隨我們,那就要負責任,這樣就永遠自由不了,擺脫不了了."

鏡子笑道:"就如同仇妖兒姐一樣嗎?她口口聲聲說要冒險全世界,要自由,但每一次見到不平之事,見到奴隸都要出手解救.結果越救越多,越救越多,而這些奴隸都不能自保,全部要依靠她的保護,結果出海之後,她反而比在怒潮城被捆綁得更加厲害."

沈浪道:"鏡子,接下來我又要離開一陣,你又要露面扮演成為我,你又要扮演這個大乾帝主了."

"好."鏡子道.

沈浪便沒有別的吩咐了,因為他堅信鏡子不會演砸的.

當一個人用生命專注做一件事情的時候,那是非常嚇人的,從頭到尾,鏡子都表演得比真正的沈浪還要好.

鏡子忽然道:"對了,我臉上有一個傷口,還沒有痊愈,是贏熒留下來的,這是我和你的區別,需要辦法做掩飾嗎?"

"不用."沈浪笑道.

………………………………

當天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沈浪騎著大超離開乾京,前往浮屠山.

他依舊一個人都沒有帶,任宗主的武功強到如此地步,浮屠山里面高手如云,沈浪帶一兩個高手去又有什麼用,完全和他一個人前往沒有任何區別.

吳絕也跟著一起返回浮屠山.

浮海不在任何一個國家范圍內,但是它同時和楚,乾,晉接壤.

幾年之前沈浪去過一次浮海,當時面積只有六千平方公里左右,而如今竟然變成了一萬多平方公里,不知道浮屠山是怎麼辦到的,總之水位一直在上漲.

浮屠山霸道,只要浮海蔓延到的地方,都是浮屠山的領域,所以當時楚國和浮屠山鬧出了好大的矛盾,幾乎完全無法調和,這個矛盾直接導致浮屠山出手,配合大炎帝國弄死了老楚王,侵占了楚國的幾千平方公里土地.

飛到浮海上空的時候,天已經亮了.

浮海的景色真美啊,簡直如同一塊碧玉鑲嵌在這片土地上.而且比起南部海域的喧囂,浮海就顯得非常安靜,這里甚至連一艘上古戰艦都沒有,就仿佛一個隱居之所.

吳絕道:"陛下,臣惶恐,想請您先降臨到紫玉殿內,我先返回浮屠總部向宗主彙報,因為我們需要用最高的規格迎接陛下."

沈浪道:"好."

然後,吳絕就帶著沈浪來到浮海東北角落的一個小島上降落.

這個小島原本是不存在的,是人工堆出來的,上面有一個美輪美奐的花園,還有一棟紫色的宮殿.

這個紫玉殿是當年浮屠山之主專門為妻子修建的,因為他妻子是當今大炎皇帝的親妹妹,身份高貴,絕美無雙,而任宗主堆積這個小島並且修建紫玉殿不是讓姬公主住的,而僅僅只是讓她進入浮屠島之前落腳而已.

降落紫玉殿之後,立刻有幾十名嫋嫋的女子走上前來.

吳絕道:"這位是大乾帝主沈浪陛下,你們要用最高的禮儀侍候,不可違逆他的任何意志,要比對待宗主更加恭敬,知道嗎?"

為首的一個女子躬身道:"奴明白."

然後這幾十名女子跪伏在地上,叩首道:"奴婢參見陛下!"

吳絕道:"那陛下在此稍候,臣這就去浮屠總部彙報宗主,用最高規格,迎接陛下."

沈浪點頭道:"好."

吳絕騎上上古禿鷲,朝著浮屠總部飛去,彙報任宗主.

………………………………

接下來在這紫玉殿,沈浪果然受到了無微不至的招待.

他也完全把自己當成游客一般,逛著每一處風景.可惜啊這個島實在太小了,就算走完幾圈,也沒有過多長時間.

不過他倒是有了一些發現,這里面有很多繪畫作品,藝術造詣非常高,至少比沈浪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如果不出意料的話,這應該是任宗主妻子的作品,這位公主殿下差一點點就成為姜離陛下的正妻了,作孽啊!

沈浪一邊細致地看畫兒,一邊等待著任宗主.

吳絕說得很好,浮屠山會用最高規格,最高禮儀接待沈浪.

那真是情況又會如何呢?任宗主這個人沈浪真是再了解不過的,也大概是沈浪見過最奸詐之人,他和贏廣一樣貪婪,但是卻比贏廣更加狠毒.

他對妻子下毒手,對女兒下對手,十個多月前,他把任盈盈許配給沈浪那一幕,還真是曆曆在目啊.

沈浪整整等了一天.

任宗主沒有來,浮屠山也沒有任何人來.

這幾十個女人依舊無微不至地侍候他,大超也悠閑地在浮海上玩耍,沈浪隨時都可以離去.

但是他沒有.

天黑了,任宗主還是沒有來,沈浪便在這個紫玉殿內過夜.

………………………………

次日一早,沈浪醒了過來,結果發現房間內已經多了一個人,正是久違的任宗主.

"陛下睡得可好?"任宗主笑道.

沈浪道:"很好,聽著微微的浪聲入眠,這段日子從來都沒有睡得這麼好過."

接下來,沈浪和任宗主兩個人共同用餐.

"前段時間我去怒潮城接盈盈回娘家,受到了很好的款待,回去之後請陛下好好感謝金卓公爵."任宗主道.

沈浪笑道:"應該的."

吃完早餐之後,幾個侍女進來收拾好碗筷,然後所有人都消失得干乾淨淨,就剩下任宗主和沈浪二人.

"沈浪陛下,那我們接下來談正事?"任宗主道.

沈浪道:"好,談正事."

任宗主道:"陛下先開始."

沈浪道:"宗主說浮屠山和大乾帝國完全合並,甚至浮屠山完全效忠大乾帝國,是真還是假?"

任宗主道:"當然是真的."

沈浪道:"任宗主,您確定是效忠?"

任宗主道:"對,效忠!"

沈浪道:"好,既然把整個調子定下來,那接下來就好談了.按照您的說法,從今以後浮屠山再也不是一個超脫勢力,而是大乾帝國的一部分對嗎?"

任宗主道:"對,就相當于國教的地位,當然我們東方世界不喜歡這種虛頭巴腦的東西,尤其是大劫寺風波之後,東方世界對什麼國教之類的名字都非常敏感.所以可以這樣理解,浮屠山算是大乾帝國一個非常特殊的組成部分,它是大乾帝國的武道聖地,血脈研究中心,秘密武器研究中心.今後大乾帝國的軍隊都可以在浮屠山秘密訓練,大乾帝國的的武者都可以進入浮屠山進行修煉."

沈浪道:"我懂了,那麼浮屠山的特種武士,地獄軍團如何歸屬?"

任宗主道:"浮屠山的軍隊完全屬于大乾帝國,有義務聽從陛下的任何調遣,去防守任何一座城市,去攻打任何一個敵人,說得更加明白一些,這支軍隊完全屬于陛下."

沈浪道:"甚好,那麼關于南部海域上古遺跡的開發權呢?還有里面一些寶貴物資的歸屬呢?尤其是上古典籍,還有一些更加重要的物資."

任宗主道:"既然浮屠山都完全效忠了陛下,那南部海域上古遺跡也完全屬于大乾帝國,您擁有絕對的開發權,您有權力進入里面任何一個秘密實驗室,秘密倉庫,秘密圖書館,您有權力對里面的任何物資進行分配."

沈浪道:"那麼,那麼關于浮屠山掌握的這些戰略物資呢?比如說三具上古攔截裝置,我覺得非常有必要將乾京的那一具轉移到怒潮城,因為那里才是大乾帝國的重心,我們需要在那里攔截大炎帝國隨時可能發動的超遠程戰略襲擊."

任宗主道:"好,就聽陛下的,我們在半個月之內就將乾京的上古攔截裝置轉移到怒潮城中."

靠,連這個條件都直接答應?!

沈浪道:"還有十具龍之力發射裝置,我也覺得有必要重新分配."

任宗主道:"沒有問題,這些龍之力發射裝置,陛下想要部署到哪里都可以."

沈浪道:"聽說浮屠山還存有許多噩夢石晶體?"

任宗主道:"對,我麼從南部海域上古遺跡的一個秘密倉庫中得到的,數量非常驚人."

沈浪道:"這一次研發並且批量制造新武器,所以怒潮城庫存的噩夢石晶體差不多全部耗盡了,請問我可以調用這批噩夢石晶體嗎?"

任宗主道:"當然可以,只要陛下一道聖旨,我立刻將這些噩夢石晶體運往怒潮城,進入大乾帝國的實驗室和兵工廠之內."

沈浪道:"還有龍之悔呢?"

任宗主道:"龍之悔是最高戰略武器,而陛下是大乾帝國之主,那麼龍之悔所有的部署權,發射權,當然完全屬于陛下所有.只要您的意志,隨時可以在任何地方發射龍之悔,攻擊任何目標."

這些條件簡直太驚人了,好得太不真實了.

沈浪的這些條件完全是極其苛刻的,甚至直接奪走了浮屠山所有的權力,所有的物資,這何止是天上掉餡餅啊?簡直是天上掉黃金,天上掉龍肉了.

沈浪所有想要的一切都得到了滿足,對方全部答應了,絲毫沒有討價還價的意思,簡直是匪夷所思啊,任宗主這何止是在割肉,簡直是在割腦袋了.

"任宗主,您既然答應了我所有的條件,那麼您自己想要在大乾帝國中擔任什麼角色呢?"沈浪問道.

浮屠山之主道:"我想要擔任大乾帝國太師,這個條件可以嗎?"

可以,太可以了,僅僅只是太師?任宗主你的胃口也未免太小了一點吧.

按照正常來講,任宗主付出了這麼多,不要說區區一個太師了,就算親王也是應該的.

當然了,如果冊封任宗主為親王的話會非常不吉利,因為當年姜離就是冊封贏廣為親王的,而且還是當時大乾帝國唯一的親王.

至少現在浮屠山的力量,遠超過了吳楚越任何一個王國.如果浮屠山真的效忠沈浪,那任宗主封王完全不為過.

沈浪道:"任宗主,您難道就沒有別的條件了?"

按照任宗主答應的這些條件,這哪里是合並啊,這是絕對的吞並,絕對的跪降啊.

而任宗主這麼一個奸雄,會這麼輕而易舉效忠沈浪?僅僅只是因為沈浪滅掉了贏廣?他遠遠沒有到山窮水盡的地步.

任宗主道:"倒是有兩個條件."

沈浪道:"任宗主請講."

任宗主道:"陛下之前說能夠讓我的女兒任盈盈恢複正常,不知是否還算數嗎?"

恢複正常人?那……那恐怕是做不到了,因為沈浪都不知道任盈盈是什麼物種,總之應該不是正常人類,總之現在的任盈盈公主表現出了非常驚人神秘的力量,卻又沒有蘇醒.

任宗主道:"那麼讓她能夠正常生兒育女,可以嗎?"

沈浪眼睛眯起,見到任盈盈公主的蛻變後,沈浪一直懷疑一件事情,任盈盈究竟是不是任宗主的親生女兒?

之前他沒有懷疑過這一點,但現在看來非常值得懷疑啊?而一旦任盈盈不是他的親生兒女,那她生兒育女還有什麼意義?

沈浪想了一會兒,點頭道:"應該可以."

任宗主道:"那我的第一個條件就是,一旦陛下和我的女兒任盈盈生下了孩子,就一定要繼承大乾帝主之位,未來您消滅了大炎帝國,登基稱帝之後,他也要繼承大乾帝國皇位."

這個條件?!

在沈浪心中金木蘭才是唯一的嫡妻,雖然因為某些原因,在小的時候沈浪對沈野並不是非常親近,但沈野永遠是他的第一繼承人.

當然了,並不是每一個人對大乾帝主的位置感興趣的,至少沈浪自己就不感興趣.但只要沈野願意,這個位置基本上就是他的了.

不過,沈浪擅長的是什麼?當然是爭著眼睛說瞎話了.

"好,沒有問題."沈浪道:"一旦我和任盈盈公主生下後代,他將繼承大乾帝國."

任宗主道:"多謝陛下."

然而沈浪何等聰明,他清楚地知道,任宗主所謂的第一個條件只是煙霧彈而已,看上去是一個條件,但根本就不是,任宗主想要的是第二個條件,甚至這是唯一的條件.

沈浪道:"任宗主,那請問您的第二個條件呢?"

任宗主道:"我的第二個條件非常簡單,只要您答應,浮屠山就完全屬于您,所有的戰略物資,所有的軍隊,所有的龍之悔,全部屬于您."

"不僅如此,只要您答應我的第二個條件,包括我自己,也完全效忠服從于陛下您."

"只要您答應我第二個條件,我立刻帶著陛下前往浮屠總部,接受所有人的跪拜效忠,從今之後,浮屠山只有一個主人,那就是至高無上的沈浪陛下!"

沈浪笑道:"既然這第二個條件非常簡單,那請任宗主直言."

任宗主道:"臣斗膽,想要請陛下先答應,臣再說."

呃?還有這回事?

我不知道你什麼條件,就直接答應?再說我答應了,難道不能反悔嗎?又或者你這個條件根本不具備反悔的余地?

沈浪閉上眼睛想了一會兒,他其實是在感應龍之劍,有沒有在周圍,任宗主有沒有帶來.

想殺任宗主,必須要有龍之劍!他始終不變初心,要殺任宗主.

大約幾分鍾後,沈浪睜開雙眼道:"任宗主你第二個條件,盡管我不知道它是什麼.但只要我答應,你和整個浮屠山立刻跪下對嗎?"

任宗主道:"對!"

沈浪道:"好,我答應你."

頓時浮屠山之主二話不說,直接跪立刻下來,朝著沈浪叩首道:"臣參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

注:內心非常渴望月票,卻已求得詞窮,我給您劈個叉吧,謝謝諸位恩公賞飯!

謝謝黎明之殤x,天空夢想號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581章:浮屠山臣服?皇帝冊封沈浪!(求月票)    下篇:第583章:登基浮屠山!謀殺任宗主?(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