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85章:真相!神術!拯救任盈盈(求月票)   
  
第585章:真相!神術!拯救任盈盈(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旁邊黑暗之中,漸漸走出來一個人影,一個光頭,一張俊美無匹的面孔,就是懸空寺之主,最後的大劫寺天才岡一.

他並沒有直接回答任宗主的問題,而是來到了這具年輕的尸體面前,輕輕用手戳入他心髒的洞孔之內,輕輕一聲歎息.

"可惜啊,這條小蛇已經變成了蛟了,忽然就死了,他的奇跡人生仿佛瞬間戛然而止."岡一道:"贏無冥一死,其實贏氏家族就沒有機會了,贏廣雖然武功更強,但其他方面比贏無冥差得遠了,他就是一個懦夫."

任宗主悲憤道:"寂空師兄,我是問你,我還能活多久?"

岡一道:"或許,一年左右吧.任兄,做人要知足,你原本三十幾年前就要死的,結果活到了現在,已經偷了上天三十幾年時間了."

然後,他目光依舊落在贏無冥的尸體上,再一次道:"可惜了,可惜了……"

任宗主道:"岡一,你上次給我的洗魂陣."

岡一道:"沒有問題,你不是已經成功了嗎?直接把沈浪麾下的那個苦頭歡變成了行尸走肉了嗎?再往前幾十年,你不是把你的妻子成功變成行尸走肉了嗎?我一開始給你的精神功法沒有問題,後面給你的洗魂陣也沒有問題."

任宗主道:"但是我用來清洗沈浪的記憶,摧毀他的神智,失敗了."

岡一道:"因為他有兩個腦子,完全可以將記憶儲存在另外一個腦子里面,所以你只洗掉一個,沒有用的."

任宗主道:"人還可以擁有兩個腦子?這絕無可能."

岡一道:"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任宗主目光繼續落在贏無冥的面孔上,顯得非常痛苦.

"這是最完美的一曲軀體啊,足夠年輕,足夠強大,而且剛好能夠成為我的繼承人,我一旦奪舍之後就可以無縫對接,接管浮屠山,甚至繼承新乾王國的啊."任宗主痛惜道:"功虧一簣,功虧一簣啊……"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應該毛骨悚然,渾身戰栗的.任宗主隨口就說出了最可怕最狠毒的陰謀.

之前很多人都奇怪,甚至包括沈浪,任宗主為何對贏無冥這麼好?

幾乎從姜離覆滅之後,贏無冥就成為了浮屠山的少主,總共多少年了?至少二十年了.

沈浪來到這個世界後,贏無冥就幾乎是浮屠山少主了,當時沈浪非常詫異,憑什麼啊?

贏無冥一個新乾王國的少主,憑什麼成為任宗主的繼承人?之後又傳出來,任宗主把女兒許配給贏無冥,女婿成為繼承人這倒是說得過去了.

但是不管從哪個角度來說,他沈浪都更加適合任盈盈啊,首先他出身更加高貴,其次他武功更低,更適合掌控.最關鍵的是沈浪是絕對的名醫,真的很有可能治好任盈盈,能夠讓他生兒育女,而且繁衍出一個血脈最逆天的後代,成為浮屠山的新主人.

最關鍵的是沈浪還能發射龍之悔,不管從哪個角度來說,沈浪都是他任宗主的最佳女婿.

但任宗主從來都沒有改變過意志,一直都把贏無冥當成繼承人,甚至讓他代表浮屠山出席超脫議會,最離奇的是贏廣兩次對任宗主進行戰略隱瞞,甚至欺騙,但是任宗主都原諒了,依舊毫無保留地支持贏無冥,甚至大力推進浮屠山和新乾王國(大贏王國)的結合.

這簡直太奇怪了,任宗主是聖人嗎?他就這麼寬宏大量嗎?絕對絕對不像啊,此人最為自私狠毒了.

現在一切真相大白了,他二十幾年開始培養贏無冥,就是為了奪舍他.

按照任宗主的計劃,等到他死期來臨的時候,直接奪舍贏無冥,不但成為了浮屠山之主,而且還成為了新乾王國之王,這簡直是天下最大的買賣,最劃算的買賣.

所以這幾十年來,任宗主才會對贏無冥傾盡所有.

這個套路和大劫寺非常相似,不過比大劫寺更加徹底.

曆代大劫神主只是精神記憶和智慧的傳承,並不會奪舍,不會把繼承人變成行尸走肉,然後自己的靈魂取而代之.

而任宗主要對贏無冥進行的就是真正徹底的奪舍,就是要讓他的靈魂灰飛煙滅,就要讓他任宗主的靈魂徹底掌控這具新的身體.

這,這簡直太可怕了.

但是沒有想到這一切計劃都被沈浪破壞,在一場最力氣比武決斗中,贏無冥瞬間暴死.

那個時候,任宗主的痛苦其實遠遠超過了贏廣.

贏廣只是痛失了繼承人,但他把所有的情感和希望都投注到龍蛋上了.而任宗主卻把接下來的生命都投注在贏無冥身上了,那可是他未來幾十年的身體啊,結果就這麼被沈浪殺了.

他簡直痛不欲生,之後他盡管用盡了一切努力,想要挽回贏無冥的身體,希望能夠繼續奪舍.

但毫無疑問他失敗了,岡一明確告訴他,被奪舍者只是失去了所有神智,失去了記憶,但是卻不能死.或者說得更加明白一些,被奪舍者要失魂,卻不能去魄.

而贏無冥魂魄全失,而且心髒都被炸穿了,這個身體也不能用了.

那任宗主怎麼辦?

然後,他做出了一個近乎滅絕人性的決定,他的目標落在了任盈盈身上.

不管在這麼說,那可是他的女兒,不管是不是親生的,那也是他的女兒,至少是從小養到大的.

任完我宗主是非常貪婪的,他不能隨隨便便奪舍,他要奪舍的人必須滿足三個條件.

第一,必須足夠年輕,能夠讓他再活大幾十年.

第二,這個身體要足夠強大,盡管想要和任宗主一模一樣的強大非常困難,但至少也要是天下絕頂的高手,絕對不能是一個弱雞.

第三,也是最最重要的一條,一定要讓他毫無障礙地繼承浮屠山的基業.

而能夠滿足這三個條件的,也僅僅只有兩個人,一個是贏無冥,一個是任盈盈.

當然選擇奪舍任盈盈是不得已而為之,若非迫不得已,誰願意成為女人啊?但為了生命和權勢,變成女人也仿佛不是不能接受的了.

但是任盈盈身體太特殊了,而且一早也完全不在任宗主的計劃之內啊,所以他早早地在任盈盈體內培養了天下第一蠱蟲.而且她渾身透明,不能見光,只能長年累月生活在地下陵墓之中.

這怎麼可以?所以任宗主先用洗魂訣和洗魂陣,將女兒任盈盈的神智和記憶摧毀,讓她變成了一個傀儡人.接著想要提前將她體內的天下第一蠱蟲抽離,當然他失敗了,只得到了天下第一蠱蟲的衍生物,當然就算如此,這第一蠱蟲的衍生物也驚人的神秘強大,僅僅十毫升就能消滅上千人,他就是用這種蠱蟲勉強對炎京進行了戰略威懾.

但是得到天下第一蠱蟲衍生物並不是任宗主的本意,他是要治好任盈盈,讓她恢複正常人的身體,這樣他才能奪舍啊.

但是他想盡了一切辦法,都沒有成功,然後他想到了沈浪.

沈浪無數次吹牛,任盈盈我治好你啊,而且他確實創造過很多奇跡.

于是任宗主把希望寄托在沈浪身上,這樣才有了任盈盈許配給沈浪一幕,而且任宗主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讓任盈盈騎著大超離開乾京,返回怒潮城,甚至還裝模作樣派人去攔截.

其實,他巴不得讓任盈盈去怒潮城接受治療.

他也覺得,如果天下還有一個人能夠讓任盈盈恢複正常,那個人絕對就是沈浪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任盈盈平安無事地在怒潮城呆了八個月,任宗主仿佛徹底遺忘了這個女兒一般.

但是半個多月前,任宗主覺得時間差不多了,所以親自去了怒潮城.

結果驚喜地發現,任盈盈竟然真的被治愈了,透明皮膚消失了,而且也能夠見到陽光了,而且依舊是神智全無的行尸走肉,這簡直太完美了.

但是沒有想到的是,任盈盈的身體發生了劇變,面孔改變,眼睛改變,尤其背上出現了骨刺.

這種劇變僅僅只是剛剛開始,而且陷入了瓶頸,未來會有更大更驚人的變化.

但任宗主是非常樂意見到這個變化的,因為任盈盈蛻變之後,變得強大了很多很多,如果他奪舍之後,豈不是能夠得到這具逆天之軀?

但是,當他把任盈盈帶回來之後,岡一直接擊碎了他的幻想.

"你不可能奪舍任盈盈,因為她根本就不是人類."

但是任宗主不信,就算任盈盈是上古人類,也未必不能奪舍.

岡一冷笑道:"上古人類的精神力是普通人類的幾十上百倍,而且腦補構造也不一樣,甚至任盈盈連上古人類都不是,而是更加可怕的物種,你想要奪舍她?找死!"

"你摧毀掉的只是任盈盈的淺層記憶和神智,作為上古種族的神智,她會從零開始,一旦醒來,就會漸漸複蘇,普通人類的靈魂根本無法壓制,想要奪舍她?直接就被她的精神秒得灰飛煙滅了."

當時任宗主真的有一種要絕望的感覺.

同時滿足他奪舍條件的兩個人,全部都不行了,難不成要奪舍苦頭歡嗎?那又有什麼意義,僅僅只是活下去而已,不能繼承新乾王國,也不能繼承浮屠山基業了.

奪舍這種事情,是絕對不能泄露出去的.難不成你奪舍了苦頭歡之後,對著浮屠山所有人說我是任完我啊,大家繼續支持我,效忠我?

在無數次絕望之後,一個更加驚爆的消息傳來,贏廣死了,死在沈浪的手中.

這意味著整個新乾王國(大贏王國)就落入到沈浪手中了,這就意味著沈浪掌控的國土超過四百五十萬平方公里,上億人口,百萬大軍.

然後,任宗主渾身哆嗦了一下,不由得把目標落在了沈浪身上.

奪舍沈浪?可以嗎?這完全不符合他的條件啊,首先沈浪太弱了,其次無法繼承浮屠山基業啊.

但是細思之下,發現沈浪並不弱.

沈浪身上擁有驚人的上古王族裝備,能夠直接秒殺贏無冥這樣的絕頂強者.

任宗主千方百計把沈浪的龍之劍弄到手中,研究了整整半年多,結果發現毫無作用,根本施展不出任何威力.

此時,這支龍之劍就握在了任宗主手中.

"不用再嘗試了,這支上古王族之劍,只能沈浪才能用."岡一道:"沈浪把它命名為龍之劍,他身上還有一只龍之心,還有一只上古王戒,只有配合起來,才能施展出強大的力量,直接秒殺贏無冥這樣的絕頂強者."

任宗主道:"所以,沈浪並不弱?"

岡一道:"只要他的精神力量足夠強,他可以天下無敵.上古世界中,姜氏皇族就有這樣天下絕頂高手,他和沈浪是一模一樣的,手無縛雞之力,就是憑借著裝備,用精神力催發,縱橫無敵."

任宗主道:"其實,我已經沒有選擇了."

他確實沒有選擇了,他的胸口和肚腹已經幾乎都腐爛穿了,按照岡一的說法,最多還能再活一年時間左右.

而且奪舍沈浪仿佛也是一個最好的選擇,只有他才能發射龍之悔,只有他才能施展龍之劍,才能佩戴上古王戒,只有他才能號令吳楚越三個王國,只有他才能完全掌握怒潮城的強大力量.

可以這麼說,如今整個東方世界,沈浪是僅次于大炎帝國皇帝權力最大的人了.

一旦奪舍了沈浪,任宗主就相當于統治半個世界.但是卻統治不了浮屠山,整個浮屠山是不可能聽從大乾帝主的命令的.但是讓任宗主放棄浮屠山?

不可能,這是他家族幾百上千年的基業,怎麼舍得放棄?任宗主如此貪婪,屬于他的東西,誰也別想帶走.

那怎麼辦呢?所以任宗主想出了一個非常離奇的辦法.

撤銷浮屠山,變成大乾帝國的浮屠行宮,舉行效忠大典,讓整個浮屠山都完全效忠沈浪.

不僅如此,他還親自以身作則,做出一副最忠臣的樣子,為整個浮屠山做表率.

他的目標只有一個,在最短時間無限拔高沈浪的地位,甚至神化他的地位.不僅如此,而且還要將沈浪和任盈盈的婚事徹底變成真的,讓沈浪真正成為浮屠山的女婿.

這樣一來,未來任宗主奪舍沈浪的時候,能夠相對無障礙地接管浮屠山.

但時間實在是太趕了,這完全是一鍋夾生飯啊,就如同養一頭豬,養一只雞,起碼也要半年一個月啊,你想要在一個月之內就把一只雞完全養大,可能嗎?

呃?!好吧,還真的是可能的,現代地球的肯德基養雞,從孵化出來到宰殺只需要三十五天.

所以浮屠山的天才宗師任完我就開始了肯德基養雞,用盡一切手段去讓沈浪在最短時間內成為浮屠山的最高君主,用近乎洗腦式的辦法,讓整個浮屠山的長老,堂主們效忠沈浪.

又是效忠大典,又是三叩九拜,又是答應了沈浪一個又一個條件,不管多麼苛刻,多麼不合理,全部一口答應,總之就是要讓沈浪說出來的每一句話都變成聖旨.

當然就算這樣還是太趕了啊,有個三年五載的緩沖時間就好了,但任宗主已經沒有這麼多時間了,他連一年都沒有了.

所以在這段時間內,沈浪何止是大爺,簡直就神啊,一呼百應,是整個浮屠山至高無上的神.

這就是任宗主的計劃.

這位任完我真是牛逼啊,一次又一次顛覆人的想象.

真的沒有想到人可以壞到這個地步,卑鄙無恥到這個地步,可怕到這個地步.

贏廣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悲劇人物,他差一點點就成為忠臣,但是關鍵時刻他怕死,不敢抵抗大炎帝國,所以成為了投降的懦夫.

而一旦跪下去,絕大部分人就再也起不來了.贏廣表面上是一個梟雄,但實際上是一個懦夫,一步錯,步步錯,最終屠殺了姜氏全族,成為了天下千夫所指的叛逆,亂臣賊子.

所以他和任宗主比起來,不管是權術還是心機,簡直差得太遠太遠了.

之前新乾王國和浮屠山的結合,表面看上去兩個人是平等的,實際上真正的領袖只有一個人,那就是任宗主.

贏廣這個人,就是會擺架子,扮高冷,拼命扮演帝王之姿.

岡一道:"任兄,接下來你會拼命抬高沈浪的地位,甚至將他神化,把他至高無上的地位銘刻到所有人心中對嗎?"

"對."任宗主道.

岡一道:"那意味著沈浪說的每一句話,都不能違逆,都會成為聖旨."

"對."任宗主道.

岡一道:"那如果他要離開浮屠山呢?"

任宗主道:"我們事先又過約定,他不能離開浮屠山."

岡一道:"沈浪是會遵守約定之人嗎?他現在是至高無上的帝主,他說出來的每一句話都是聖旨,如果他要離開浮屠山,返回乾京,或者返回怒潮城,那你怎麼辦?你阻止他離開?那你為他塑造的金身,直接就破了."

任宗主道:"至少在完成一件事情之前,他不會離開浮屠山."

岡一道:"拯救任盈盈."

任宗主道:"對,他一直都想要殺了我,尤其拿著龍之劍的時候.他奸猾狡詐之極,所以當時他把龍之劍交給我,就是一個陰謀."

岡一道:"當然是一個陰謀,龍之劍就算不在他手中,也是聽從他的意志的,也是可以殺人的,所以你猜的沒錯,他一直都想要殺你."

任宗主道:"但是如果他現在出手殺我,他自己也逃脫不了,也會被碎尸萬段."

岡一道:"所以他必須先救活任盈盈,她是浮屠山的二號人物,而且強大無比.一旦你死了,浮屠山眾人就會本能去效忠任盈盈,而任盈盈會站在沈浪一邊,那他就能安然無恙脫身,從此浮屠山對他再也沒有任何威脅,甚至還能成為大乾帝國的盟友."

任宗主道:"對,他就是這樣想的,所以我今天就帶著龍之劍出現了.沈浪非常動心,但是終究沒有動手殺我."

靠,這才是真正的巔峰對決.沈浪和贏廣之間是沒有這樣的智計撞擊的.

岡一道:"所以,一旦沈浪救醒任盈盈,就立刻會出手殺你,此人下手是非常果斷的,絕對不會有任何拖泥帶水."

任宗主道:"所以,我們要先下手為強?直接摧毀他的神智和記憶,讓他變成傀儡人?"

岡一道:"對."

任宗主道:"那樣對我接下來的計劃非常不利,我想要神化一個傀儡人是很難的,想要讓浮屠山所有人去效忠他是很難的."

岡一道:"任兄,我覺得你還是先活下去比較重要,他是你唯一的選擇了.現在沈浪已經有了統治浮屠山的名義了,未來你對他進行了奪舍,就算浮屠山有人要反,又怎麼樣?你直接動用龍之劍秒殺便是了.而且人都是仰慕強者的,沈浪坐擁整個大乾帝國,你浮屠山眾人未必不願意投入他的麾下,未必不願意去享受榮華富貴,當然前提是大乾帝國能夠擋得住炎京的毀滅打擊."

任宗主閉上眼睛,開始思考抉擇.

岡一道:"或許明天,沈浪就要進一步試探你了,他如果提出要走,要返回乾京,你怎麼辦?"

任宗主睜開雙眸道:"好,立刻動手,摧毀他的神智,摧毀他的記憶.上一次失敗了,這一次能成功嗎?"

岡一道:"精神術,配合高強力的噩夢石洗魂陣,同時摧毀他的兩個腦子.就能夠成功,一舉將他變成傀儡人."

任宗主道:"那現在……就動手?"

岡一道:"不行,現在動手一定會失敗.因為他有一支上古王戒,能夠抵禦任何能量攻擊,讓沈浪不受傷害,當然也包括精神攻擊,除非他處于靈魂和身體分離的狀態.但那需要在特定區域內,比如說鬼城.這里是不可能實現的."

任宗主道:"所以,要想辦法奪走沈浪手中的上古王戒?"

"奪不走的."岡一道:"不僅僅他的上古王戒,還有龍之核心裝置,都和他身體徹底契合在一起了."

任宗主道:"必要的時候可以砍斷他的手,拿走他的上古王戒,大不了再縫合起來."

岡一道:"最離奇的是,就算你砍斷他的雙手,也奪不走他的上古王戒.對于這個東西我不太熟悉,但是它保護主人的方式是非常離奇的,甚至連沈浪自己都無法完全知道,更離奇的是,此時無人能夠砍斷他的手."

這怎麼可能?沈浪手無縛雞之力,想要斬斷他的手,奪走上古王戒完全輕而易舉啊.

岡一道:"不信,你們可以試試看."

任宗主揮了揮手,頓時一個人走了進來,竟然是苦頭歡,完全變成行尸走肉的超級戰獸一般的苦頭歡.

岡一伸出手道:"砍掉我的手."

然後,他就伸出手臂,毫無抵抗,任由苦頭歡去砍.

苦頭歡拔出刀,二話不說直接斬了下去.

"唰唰唰唰……"接連砍了幾十遍,但非常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明明每一刀都對准砍下去的,但卻都仿佛砍在空氣中,砍在影子上一般,岡一的手完全安然無恙,因為攻擊者的精神視覺被徹底影響改變,再也無法瞄准了.

任宗主揮了揮手,傀儡戰獸苦頭歡離去了.

岡一道:"看到了嗎,上古王戒或許會表現得比這還要離奇.所以任何人,都不可能強行奪走沈浪的上古王戒,除非他……主動摘下來."

任宗主道:"他會主動摘下來?"

岡一道:"對,他會的,因為他要拯救任盈盈."

任宗主道:"所以,你給他送去了一卷經書."

岡一道:"那卷經書叫《活死人經》."

任宗主道:"假的?"

岡一道:"不,真的,對沈浪這樣絕頂聰明的人,千萬不要主動去欺騙,也不要嘗試引導他進入陷阱,一切都要讓他自己主動去做."

任宗主道:"那今天下半夜,任盈盈就可以送到他的房間去."

岡一道:"准備好強力噩夢石洗魂陣,准備好你的洗魂訣,他有兩個腦子,要一起進攻,一起摧毀,才能成功摧毀他神智."

任宗主道:"定好時間."

然後他拿出了懷表,道:"凌晨四點,如何?"

岡一道:"好,那就暫定凌晨四點.等沈浪將上古王戒摘下來,戴到任盈盈手上的時候,立刻動手."

任宗主道:"行."

…………………………

中午之後,沈浪回到了浮屠宮中,一直都在腦子里面研究這《活死人經》.

這份精神功法秘籍是真的,確實能夠喚醒任盈盈.但是整個過程,可能會非常危險.

因為任盈盈已經被摧毀過神智和記憶了,所以大腦非常脆弱.而沈浪為了複蘇她的大腦,必須用非常非常強大的精神力,瞬間沖擊.

這有點像是對心髒的電擊對嗎?

對的!這是一個非常簡單,但是又極度複雜的精神複活術.

沈浪必須用精神力組成一個極度複雜的精神能量陣,對應任盈盈大腦的每一個關鍵神經元,需要的數量大概是十幾萬個.

這和當時能量漩渦攻擊其實也比較相似,就是用精神力和龍之核心的能量混合在一起,構建成為一個能量程序.

只不過能量漩渦是為了殺人,而精神複活術是為了複活大腦.

他需要在瞬間,同時准確刺激任盈盈大腦內十幾萬個神經元.

這個過程中,釋放出來的精神力是非常大的,任盈盈脆弱的大腦或許無法承受,不但不會複蘇,反而會徹底銷毀.

所以這個時候,就需要對她進行某種保護措施.原本這個精神複活術,是需要在一個強大的噩夢石保護陣內進行的,在上古世界大概相當于噩夢石手術台.

但現在沈浪哪里去建這個噩夢石保護陣啊?唯一的辦法只有一個,把上古王戒戴在任盈盈的手指上,在沈浪的意志允許下,對任盈盈的大腦進行保護.

然後,沈浪瞬間施展精神力複活術,救醒任盈盈.

對,這是唯一的辦法.只有救醒了任盈盈之後,才能殺任宗主.

但事出反常必有妖!

這兩天任宗主的表現太不正常了,他完全表現得如同天下第一忠臣,而且近乎急功近利地拔高沈浪,甚至神化沈浪.

這是為何?一定不能輕敵,任宗主和贏廣可不一樣,這是一只絕對的老狐狸,陰險狡詐到極點.

還有岡一,早不出現,晚不出現,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還送來了一卷《活死人經》有意思,有意思!

斗爭形勢,遠比沈浪想象中的要複雜啊.但……也仿佛比想象中更加有利,更加能夠創造奇跡?

………………

凌晨三點五十,沈浪正在睡覺!

忽然,大宦官云海道:"陛下,陛下,任娘娘帶來了."

任盈盈來了?

沈浪道:"抬進來."

"是!"

然後,兩個女武士走了進來,把任盈盈抬放到沈浪的床上.

她剛剛一進來,整個房間內瞬間被強大無比的能量氣息籠罩,她蛻變之後,究竟是變得多強啊.

還有沈浪完全看不出她是什麼物種,她這背上的骨刺是什麼?未來會變成翅膀嗎?

這是上古啥種族啊?還有她的眼瞳,太神秘深邃了.

當然,她依舊是昏迷不醒的.

怎麼辦?要不要救醒她?要不要現在救醒她?或許有致命的陷阱在等著自己?

一旦沈浪開始施救,整個過程是很快的,前後不超過十分鍾時間,甚至釋放精神複活術,僅僅只需要瞬間.

沈浪腦子里面陷入了沉思,抉擇,思考.

最終把方方面面都完全思考清楚了,然後他有了決定,拯救任盈盈.

長長呼了一口氣,他摘下了手中的上古王戒,套在了任盈盈的手指上.

與此同時,幾千米外的任宗主幾乎屏住了呼吸,心髒猛地一顫抖.

成功了,沈浪主動摘下了上古王戒,接下來,噩夢石洗魂陣,強大的洗魂精神術瞬間出擊.

就算你沈浪有兩個腦子,也會瞬間變成行尸走肉.

………………

注:第一更送上,月票榜火燒屁股了,好慌!求大家月票相助,萬分感謝呀!

上篇:第584章:活死人經!任宗主死期!(求月票)    下篇:第586章:大功告成!任宗主下地獄!(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