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86章:大功告成!任宗主下地獄!(求月票)   
  
第586章:大功告成!任宗主下地獄!(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有人或許會問,沈浪不是已經得到了大劫明王的靈魂傳承了嗎?為何沒有洗魂術,沒有《活死人經》的記憶?

因為這段精神記憶在沈浪的腦子是不可閱讀狀態,就仿佛電腦的隱藏盤符一樣,它明顯存在,而且占用了很大的空間,卻完全看不到.

沈浪望著任盈盈手中的上古王戒,望著她的面孔.她的面孔都有了很大的變化,甚至肌膚都仿佛不是人類的了,充滿了一種非常神秘奇異的光澤.

隨著她的呼吸釋放出來的強大能量氣息,簡直要鎮壓周圍一切氣場.沈浪不由得非常疑惑,這到底是什麼物種啊?她是天生就注定這樣,還是和任宗主培養的所謂天下第一蠱蟲有關?

接著沈浪又把目光落在她背後的骨刺上,因為還沒有長全,只是稍稍萌出來了一些,所以真心不知道這究竟算是什麼.

與此同時,幾千米之外,任宗主一邊掏出懷表,一邊朝著岡一望過來,用眼神示意,是不是要立刻動手,摧毀沈浪的甚神智和記憶.所有的東西都已經准備好了,超強版的噩夢石洗魂陣,還有精神功法洗魂訣.

岡一搖了搖頭,接下來他的聲音竟然仿佛在任宗主的腦子里面響起一般.

"不著急,現在沈浪已經摘下了上古王戒,失去了保護,但還不是最佳動手機會."岡一道:"我給了他活死人經,接下來他會施展精神術,刺激任盈盈的大腦,而在這個時候他會完全心無旁騖,對周圍的一切毫無知覺,到那個時候我們再無聲無息摧毀他的甚至,洗去他的記憶,把他變成行尸走肉."

任宗主點了點頭.

然後,兩個人靜靜地等待,等沈浪施展《活死人經》.整整等了三分鍾,仿佛每一秒鍾都如此的煎熬.

終于,沈浪要開始施救了,他直接盤坐了下來,閉上了眼睛,凝聚精神力,施展《活死人經》里面的精神術.

拯救任盈盈的時間會非常短暫,瞬間刺激,瞬間完成.

但是構建這個精神能量陣,卻需要一段的時間,因為要同時構建十幾萬個精神力點,同時刺激任盈盈的十幾萬神經元.

這個時候的沈浪,確實進入了心如旁騖的狀態,周圍的一切感知消失了,整個人完全進入了一種非常獨特的精神境界,這個時候不要說打他一個耳光,就算捅他一刀也沒有感覺的.

"叮!"仿佛一瞬間,沈浪徹底進入無我狀態,在精神感知中一點一點編織活死人經的精神陣.

而就在這個時候!

岡一的聲音在任宗主腦海內響起:"動手!"

然後,驚豔的一幕發生了.兩個人的身影,真的如同閃電一般飄來.沒有上古裝備,完全依靠的是兩個人的內力修為.

片刻之後,二人就飄入了沈浪的房間之內!

"滅!"任宗主和岡一同時動手.

一個人猛地開啟噩夢石洗魂陣,就是類似之前任宗主偽造的那個能量漩渦,他就是利用這個東西把苦頭歡還有任盈盈徹底摧毀神智和記憶的.

只不過這一次,他這個噩夢石洗魂陣的功率變得更加強大了.

"嗖……"瞬間,一個類似于能量漩渦的東西,猛地從沈浪身體穿過,從沈浪的大腦穿過.

與此同時,從岡一的身體中活生生分離出一個光影,金色的光影,猛地穿過沈浪的大腦.

整個過程,只有不到半秒鍾!無聲無息,只有空氣中微微顫了一下.

一切,瞬間就結束了!

………………………………

任宗主和岡一對視了一眼,成功了嗎?沈浪的神智和記憶被摧毀了嗎?表面完全看不出來啊?

大約過了幾秒鍾之後,沈浪原本盤坐得筆直的身體,直接垂落了下去,整個人仿佛被徹底抽去了靈魂一般.

"陛下,醒來,醒來……"任宗主道.

沈浪睜開了眼睛,瞳孔已經完全分散,毫無焦點.岡一翻開沈浪的眼睛,仔細看他的眼瞳.

"成功了,你看."岡一道.

任宗主上前一看,頓時不可思議,因為沈浪的瞳孔竟然徹底散了,之前他的眼睛是非常奇怪的,遠比其他人更加立體,深邃,複雜.而此時這兩層眼瞳仿佛徹底分離了一般,近看上去非常詭異,就仿佛眼睛里面有重影一般,乍一看上去一個眼窩里面仿佛有兩只眼睛

岡一道:"這是雙瞳之人,平常完全看不出來,因為幾乎重疊在一起,只不過看他眼睛的時候覺得尤其深邃神秘,這是姜離後代的特點.現在他的魂飛了,魄還在,所以兩層眼瞳徹底分離了,看上去尤為詭異."

任宗主長長松了一口氣道:"沒有想到,他竟然真的有兩個靈魂大腦,難怪上一次洗魂會失敗."

接著,任宗主道:"陛下,該安睡了."

然後,沈浪就如同被操控的木偶一般,躺倒床上去安睡.

………………………………

接下來的時間內,沈浪完全如同傀儡一般,能夠起床,能夠吃飯,但不能說話,完全就是提線的木偶,讓他做什麼就做什麼.

不過整個浮屠山沒有人知道,任宗主幾乎對所有人保密,只有貼身照顧沈浪的大宦官云海,還有幾個宮女發現了沈浪的離奇狀態,發現他已經成為了行尸走肉一般.

接下來,任宗主嘗試做一件事情,想要把上古王戒從任盈盈手指上摘下來,但是失敗了,就仿佛生根了一般,完全摘不下來.

雖然已經成功地洗去了沈浪的魂,但他還是非常焦慮.

因為時間不夠啊,他想要無限抬高沈浪的身份,讓浮屠山眾人在最短時間內效忠他,這樣他奪舍沈浪之後,才能無縫對接,掌管浮屠山.但是沈浪這個行尸走肉的模樣,還怎麼英明神武,還怎麼神化,還怎麼至高無上?

于是,任宗主想了一個辦法.

用一面半透的屏風,擋住了沈浪和浮屠山眾人的視野.然後讓岡一在暗處配音,模仿沈浪的聲音.每天都在進行上朝游戲,每天都在議論朝政.

任宗主這個大乾帝國太師,幾乎時時刻刻都在扮演第一忠臣的角色,仿佛為了沈浪可以赴湯蹈火,而且還帶領著整個浮屠山對沈浪進行效忠行動.

這大概也像是一種洗腦,用無比恢宏壯麗的宮殿,用他自己作為踏腳石,拼命為沈浪塑造金身.

效果非常好,尤其是岡一為沈浪配音之後,他的精神力簡直強大到了極點,潛移默化之中,利用強大的精神力場滲透到浮屠山眾人的腦子之內,漸漸培養並且凝聚出沈浪至高無上的意識形態.

但時間還是太短了,太急促了.

………………………………

幾天之後.任宗主胸口和肚腹的腐朽裂口,再一次蔓延了,他再一次感覺到了死神的到來.

"寂空師兄,時間不夠了."任宗主道.

岡一道:"時間為何不夠,你還有一年多性命,利用這段時間不斷神化沈浪,不斷洗腦浮屠山眾人,應該還是勉強能夠做到的."

任宗主道:"可是,最多還有二十來天,大炎帝國就要對怒潮城進行毀滅性打擊了.就要對大乾帝國進行毀滅性打擊了."

岡一道:"那關你何事?又打擊不到浮屠山,你有上古攔截裝置,你怕什麼?"

任宗主道:"如何不管我事?一旦我奪舍了沈浪,我就是大乾帝主了,怒潮城就是我的基業,吳楚越三國,還有乾國都是我的江山,難道我眼睜睜看著它被炎京摧毀嗎?"

岡一驚愕道:"任兄,你這個主人翁精神是不是太早了一些?"

任宗主道:"岡一師兄,你覺得一旦我奪舍了沈浪之後,是大乾帝國更重要,還是浮屠山更重要?是怒潮城更重要,還是浮屠山更重要?"

岡一想了一會兒,點頭道:"怒潮城更重要,因為它是未來奪取天下的根基.浮屠山現有的這些戰略裝備,只能防守,沒有發展的余地,未來在怒潮城."

任宗主道:"這就是了,我不能眼睜睜看著怒潮城被炎京摧毀?因為它已經屬于我了."

岡一道:"任兄,你想要做什麼?"

任宗主道:"提前奪舍."

岡一道:"可是現在對沈浪的神化還沒有結束,浮屠山眾人還沒有真正效忠他."

任宗主道:"來不及了,沈浪想要得到浮屠山的效忠,必須表現出強大的力量,還有英明神武的姿態,這樣行尸走肉,就算一層屏風擋著,遲早會被人發現的.我必須立刻奪舍,然後拯救怒潮城."

岡一道:"你奪舍了他,你就消失了,浮屠山造反?怎麼辦?"

任宗主道:"我有替身,必要的時候可以露面,震懾所有人.而且接下來,我也會漸漸隱藏起來,想辦法把沈浪推到前面."

岡一道:"任兄,你太急了."

任宗主道:"岡一師兄,我們的利益是一致的,難道你不想讓大劫寺重新屹立于整個東方世界嗎?只要我奪取了天下,大劫寺就是整個東方世界唯一的國教."

岡一道:"任兄,你說的這些太遙遠了,我只記住一件事情,當年你對我有恩,別的說其他也毫無意義."

任宗主道:"岡一師兄,准備吧,提前奪舍沈浪."

岡一道:"當然,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負責幫忙,但決定還是你自己做."

………………………………

次日上朝!

這一場朝會依舊非常忙碌,而且不再是任宗主唱獨角戲了,浮屠山的其他人也仿佛進入了狀態,幾十名年輕骨干竟然真的離開浮屠山,前往怒潮城試訓了.

而且乾京和怒潮城也真的傳來的書信,說即日將派遣專員,前來指導浮屠行宮官員的冊封,並且由張翀宰相親自帶隊.

吳絕也返回了浮屠山,向沈浪交旨,黑城堡已經正式將五萬斤噩夢石晶體送往怒潮城,由金卓公爵了索玄大人親自接收,並且留下了公文和簽名.

不僅如此,大乾帝國的尚書台和樞密院,都發來了公文,贊賞浮屠行宮的舉動,贊賞任太師的效忠,並且完全承認任完我在大乾帝國的身份,甚至邀請任完我進入怒潮城任職.

金卓公爵直接向沈浪寫了一份辭呈,願意辭去大乾帝國樞密使之職,請任完我太師擔任大乾帝國樞密使.

為了保護怒潮城,任完我真的派遣了上萬名地獄軍團,幾百名特種武士,護送上古攔截裝置前往怒潮城,就是為了抵禦接下來炎京對怒潮城發動超遠程戰略襲擊.

乾京那邊,仇妖兒元帥正式接收了浮屠山送去的一千只雪雕.

頓時間,浮屠山,乾京,怒潮城三方關系密切得仿佛如膠似漆一般.

天下諸國也仿佛徹底驚呆了,不是我看不明白,而是這世界變化太快.你浮屠山這朝三暮四也太快了吧,贏廣尸骨未寒,你就這麼徹底地投靠了沈浪,而且還這般跪舔姿態?

不僅怒潮城了乾京,吳,楚,越三位國王,都紛紛對浮屠宮表示贊賞,並且歡迎任太師成為大乾帝國的重臣,不僅如此,三位國王同時向任完我發出了邀請,請太師大人在合適的時候,前來吳楚越三國視察新政.

怒潮城那邊,更是接連幾封公文,邀請任完我前往怒潮城擔任樞密使,主持大乾新軍籌建一事.

一切都在加速,浮屠山和大乾帝國正在用一種非常快的速度結合之中.任完我對這一切樂觀其成,甚至還主動加速.

剛剛派出幾十名年輕將領前往怒潮城,緊接著第二天又派去了幾百名,甚至包括了浮屠山原來的堂主,長老級人物,前往怒潮城任職.

浮屠山眾人也被這一幕徹底驚呆了,宗主這是玩真的?竟然這麼徹底?

………………………………

又一日早朝.

任完我正式收到了怒潮城的公文,張翀宰相率領的團隊將在三天之後趕到浮屠宮,指導整個浮屠宮官員的冊封.

一切都在加速,這個時候任完我就算想要不提前奪舍都不行了,張翀來了之後一定要拜見沈浪的,屆時如果看到一個行尸走肉一般的沈浪,如何是好?

議事之後,任完我歎息道:"陛下,還有諸位浮屠宮的臣子們,你們或許看到了,我顯得非常急迫,仿佛想要在最短時間內將浮屠山和大乾帝國的合並完成,這……是有原因的."

浮屠山眾人一愕.

任完我道:"因為我的時間可能不多了,眾所周知,在三十幾年前我受過重傷,撐了幾十年,終于有些撐不住了.但我已經完全滿足了,因為我已經向上天偷生了幾十年."

這話一出,所有人徹底驚呆了?

任宗主掀開衣衫,露出了胸前的傷口.

當然,這個傷口完全被掩飾過了,真實的傷口是一種腐朽,非常可怕的.而現在他偽造成為了一團黑影,給人一種中毒的感覺.

任完我道:"當然,我還想要活幾十年,還想為陛下效忠幾十年,但是時間已經不允許了,我必須立刻閉關,修煉上古功法,驅逐體內的這股可怕的東西.所以接下來的時光內,我大部分時間都會在閉關,整個浮屠宮的一切,就交給陛下了."

這話一出,浮屠山眾人大驚,任宗主要完全放手,完全放權?他說要閉關這是什麼意思?以後還出不出來?他會不會有生命之危?

任宗主道:"當然,就算我在閉關,也依舊鎮在浮屠宮內,有人膽敢對陛下有任何不敬,膽敢對陛下旨意有任何陽奉陰違,我都會出現,將這個亂臣賊子斬殺!"

"來人!"

然後任宗主猛地一聲斷喝,頓時幾百名穿著大乾帝國鎧甲的特種武士湧了進來.

"抓人!"任宗主一聲令下.

吳絕拿著一份名單,挨個抓人,整整抓了九十三人,其中有一個長老,三個候補長老,兩個堂主,五個副堂主,全部都是要害之人.

這些人被抓捕之後,惶恐驚駭道:"宗主,為何啊?為何啊?我忠心耿耿,為何抓我?"

任完我怒吼道:"你單單喊出這個宗主,就該死!我說過多少遍了,整個浮屠宮只有陛下,沒有宗主,我只是陛下的一個臣子而已."

任完我走到這些人的面前,痛心道:"你們當中很多人,跟了我許多年了,甚至對我忠心耿耿.但是你們千不該,萬不該,在私底下埋怨陛下,中傷陛下."

"林大人,你作為前浮屠山長老,如今也算是大乾帝國的重臣,很快就要接受冊封了,結果你私底下說什麼?說你甯願做浮屠山的長老,也壓根不想做什麼狗屎大乾帝國的臣子."

"李堂主你說什麼?你說效忠大乾帝國就等于和大炎帝國為敵,危在旦夕,我就問問你們,我們之前難道不是和大炎帝國為敵嗎?"

任完我表現得無比痛心疾首,顫抖泣聲道:"讓我說什麼好?讓我說什麼好啊?你們這些老伙計啊,我們一起共事幾十年了,我不想殺你們,完全是錐心之痛,斷我臂膀.但是我已經是陛下的臣子,不得不忠,你們冒犯了陛下,就必殺!"

然後,任完我直接跪下,叩首道:"臣請陛下,將這些忤逆斬首示眾."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驚呆了,玩得這麼大?那九十幾人也驚呆了,竟然要斬首?憑什麼啊?為什麼啊?

沈浪仿佛陷入了沉吟.

任完我顫抖道:"陛下,忤逆者必殺啊,否則今後誰還敬畏陛下?"

頓時間,那九十個出言冒犯者魂飛魄散,叩首道:"宗主饒命,宗主饒命,我們以後再也不敢了."

"殺!"任宗主怒吼,一聲令下:"這個時候還喊宗主,殺!"

"唰!"手起刀落,頓時十幾顆人頭落地.

剩下的八十人恍惚過來,朝著沈浪叩首道:"陛下饒命,陛下饒命啊……"

這幾十人完全磕頭出血,這個時候的畏懼是真正發自靈魂深處的,向沈浪的敬畏也是真的.

足足好一會兒,岡一為沈浪配音道:"任太師,大乾帝國還是寬仁的,因言獲罪之事,最好還是不要開頭."

任太師道:"陛下,我浮屠宮剛剛並入大乾帝國,特殊時候啊,一定要用重典."

沈浪怒道:"朕說話難道不算數了嗎?朕說不殺,那就不殺."

任完我跪下叩首,淚流滿面道:"臣遵旨."

然後,他望向這八十人,緩緩道:"諸位,陛下說不殺你們,我作為臣子,不敢違逆.但你們犯下的罪行,我……我無顏見陛下,我這就替你們恕罪."

任完我猛地拔出匕首,朝著自己的臉上劃去,片刻之間,鮮血淋漓.

所有人完全驚呆了,真的活生生被震撼了,這是怎麼了?宗主竟對沈浪陛下如此忠誠了?

劃爛自己的面孔後,任完我朝著沈浪跪下道:"陛下,這些人忤逆陛下,都是臣管教不嚴,臣請陛下降罪."

沈浪足足好一會兒道:"任太師,何必如此?"

任完我叩首道:"臣,請陛下降罪."

又過了好一會兒,沈浪道:"任太師治下不嚴,奪去太師之位,降為大乾帝國太子太保,所有犯上官員,杖責九十!"

任完我叩首道:"臣,領旨謝恩."

接下來,就是大場面,整整八十一人,被杖責.

包括任完我在內,全部在大殿之上,被特種武士噼里啪啦一頓打.

打得整個浮屠山所有人都在顫栗,望向沈浪的目光充滿了敬畏,這……這就是天子之威嗎?

任宗主實在是急了,原本有一年時間,現在只有十幾天,要在最短時間內把沈浪權威樹立起來,簡直一步並為十步走.所以他不得不使出了大殺招,用血淋淋的人頭來樹立沈浪的無上威嚴.

冒犯沈浪陛下者,必死!

當然也恩威並濟,殺十幾人,剩下八十人由沈浪金口玉言赦免之.最後甚至不惜杖責自己,完全是踩在自己的頭頂,去成全沈浪的權威,真的是處心積慮啊.

………………………………

浮屠山的地下洞穴之內.

"任兄,你是不是太過火了,這對你自己的權威是巨大的傷害."岡一道.

任宗主道:"岡一師兄,我別無選擇,時間太緊迫了,整個浮屠山只能有一個聲音."

岡一道:"我覺得你的狀態,仿佛陷入了一種利令智昏,這非常危險啊.當時贏廣就是把整個身心都投入了龍蛋,這才慘遭橫死的.而你此時對于大乾帝國,對于大乾帝主之位,仿佛太過于沉迷了."

任宗主躬身道:"岡一師兄教訓的是,但是……我只有一年時間了,還在乎什麼呢?"

岡一陷入了沉默,足足一會兒道:"我還是那句話,幾十年前對你我有恩,對我大劫寺有恩,決定由你自己來做."

任宗主道:"岡一師兄,這些年你對我的恩情,我刻骨銘心.如果沒有你,我大概十幾年前就已經死了,根本撐不到今天."

這是真的,岡一不止一次拯救了任宗主,不止一次延長他的性命.

任宗主道:"岡一師兄,我們這就准備開始奪舍吧,在此之前,能夠實驗一次嗎?這畢竟是奪舍,整個天下都沒有幾例."

岡一道:"是幾乎沒有,除了我大劫寺幾乎沒有奪舍之例."

任宗主道:"所以,能夠在我開始奪舍之前,進行實驗嗎?畢竟一旦開啟奪舍,我就等于拋棄了自己這具軀體."

岡一道:"當然可以,就用令夫人來做實驗如何?"

任宗主面孔抽搐一下,然後點頭道:"好."

他的妻子,也就是大炎帝國的公主,在幾十年前就被他用噩夢石洗魂陣徹底摧毀了神智和記憶,整整幾十年的行尸走肉了,正是奪舍實驗的最好對象.

"岡一師兄,我一旦奪舍了沈浪之後,能夠有他的記憶嗎?"任宗主問道.

"幾乎沒有,只有一些非常殘缺的記憶碎片,而且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漸漸浮現出來."岡一道:"但是我交給你關于沈浪的資料已經足夠完整了,你應該已經完全背下來了,最重要的一點,沈浪是大乾帝主,是君王,沒有人敢去詢問真假的.扮演沈浪這件事情,你應該完全能夠做到了吧,畢竟有一個最好的例子在,沈浪那個替身就完美無缺."

"還是那句話,君王不需要扮演,君王本就是高深莫測,喜怒無常的."岡一道:"接下來炎京會對怒潮城進行毀滅性打擊,只要你拯救了怒潮城,那……誰都不會懷疑你,奇跡才是最好的證明."

"轟……"一扇石門開啟了.

里面是富麗堂皇的閨房,一個絕色美人躺在床榻之上,成熟恬靜,美麗溫柔得讓人無法想象.

她就是任宗主的妻子,大炎帝國的長公主,曾經姜離陛下的未婚妻,成為行尸走肉,已經整整幾十年了.

岡一拍了拍手道:"進來."

頓時,一個年邁的身影走了進來,駝背彎腰,雞皮鶴發,是一個已經年邁得無法想象的女人.

"拜見師叔!"岡一躬身道.

任宗主一愕道:"這位是……大劫寺的了顏上師?曾經被稱之為大劫聖母?"

岡一點頭道:"對,是她!"

任宗主驚愕,這位大劫聖母已經一百幾十歲了吧?而且她還有一個身份,就是前大劫神主的妻子之一,沒有想到她竟然還活著.

這個年邁得無法想象的大劫聖母來到任宗主妻子面前,嘖嘖有聲道:"好年輕,好新鮮啊,美得很,美得很,幾乎我和年輕的時候一樣美."

岡一道:"師叔,那我們開始?"

"開始,開始,迫不及待了,我這身體已經腐朽了,我甚至都能聞到死人的臭味了."大劫聖母顫抖道,滿嘴漏風,因為牙齒掉得一個不剩了.

岡一走到外面,抬過來一具詭異的棺材,散發著熒光的棺材.這其實不太像是棺材,和上古龍盒倒是有些相似.

"我們稱之為鬼棺,就是這東西."岡一道.

任宗主道:"這就是鬼棺?"

鬼棺這個東西,聽過的人已經非常非常少了,曾經算是大劫寺的神物之一吧,傳聞它最大的功效就是讓人返老還童,所以無數權貴都迷戀這鬼棺.

岡一道:"任師兄,請將尊夫人放入這鬼棺之內."

任宗主抱起妻子,放入鬼棺,頓時一陣詭異神秘的能量浮動,鬼棺之內浮現出一道道神秘的符文,里面仿佛是一個完全的獨立空間一般,幽冷碧綠,看上去有些像是大劫寺的那個鬼城.

岡一道:"師叔,您也請進吧."

他還沒有說完,那個一百多歲的大劫聖母直接跳進了鬼棺之內,完全迫不及待.

岡一將鬼棺蓋上,然後一陣陣光芒閃爍,整個房間都放入變成了幽冥地獄一般.

"這個鬼棺只有一個作用,那就是防止精神靈魂的外泄."岡一道:"因為人的靈魂脫離軀體之後是非常脆弱的,會瞬間消散,只有鬼棺才能封住靈魂能量的外泄,完整進入新的軀體之內."

任宗主道:"這個奪舍的過程,快嗎?"

岡一道:"很快."

果然很快,僅僅一刻鍾後,岡一開啟了鬼棺,那個年邁的大劫聖母已經靜靜躺在那里一動不動,徹底變成了一具尸體.

任宗主飛快上前,屏住呼吸,看著自己妻子的身體.

這完全關系到他的生命,他的未來,他的霸業.一旦這次奪舍實驗成功,就完全證明了他可以奪舍沈浪,可以繼續活上百年,可以成為大乾帝主,甚至可以成為東方人皇.

幾秒鍾後,鬼棺之內,任宗主的妻子,大炎帝國的長公主美眸一轉.

她之前行尸走肉的時候,瞳孔可是發散的,現在直接就靈動了起來.

然後,她直接坐了起來,伸了一個懶腰,緩緩道:"真是年輕的身體啊,真是新鮮的身體啊,簡直和我幾十年前一樣美,哈哈哈……"

這聲音雖然是妻子的聲音,但口氣完全是剛才那個大劫聖母的.

任宗主狂喜顫抖,成功了,竟然真的成功了.

"有點累,我先睡一覺,你們滾出去吧."大劫聖母道,然後直接躺在床睡覺.

任宗主依舊呆立不動.

大劫聖母道:"怎麼,任完我小孩,我奪舍你妻子的身體,你莫非還想要睡掉我不成?"

任宗主躬身道:"侄兒不敢."

大劫聖母道:"那還不滾出去?"

任宗主和岡一退了出去,順便把那具鬼棺也帶了出來,把大劫聖母的原來軀體放在床下.

………………………………

"岡一師兄,大劫寺真是太神奇了."任宗主道:"當然也太邪了,難怪會遭到姜離陛下的打擊,若非親眼見證,簡直不敢置信."

岡一搖頭苦笑道:"其實,我若繼承了大劫神主之位後,是要扭轉這種局面的.大劫寺應該是神聖的,而不是邪惡的,可惜……姜離陛下不願意給我們這個機會了."

任宗主道:"我願意給,奪舍了沈浪,成為大乾帝主,擊敗大炎帝國,一統東方世界之後,我願意讓大劫寺成為真正的神聖之地,這是我的承諾."

岡一道:"再說吧,反正我只記得一件事,當年你救過我,這個恩情我永遠記住."

任宗主道:"岡一師兄,萬萬不要這樣說,你欠我的早就還了.我只救過你一次,但是你卻救過我……五次了."

岡一搖了搖頭,仿佛不願意多談道:"以後的事情,誰說得清楚,以後再說吧."

任宗主道:"不,岡一師兄,我絕對絕對不會辜負你的恩情,我一定會讓大劫寺重新成為東方世界之聖地."

岡一沒有回應,問道:"任兄,還記得如何奪舍嗎?"

任宗主道:"記得,靈魂先出竅,後入竅,說難也難,說易也易,活死人經,真是神奇無比."

岡一道:"那開始吧."

任宗主道:"沈浪陛下,進來吧."

接下來,沈浪行尸走肉一般走進來,完全就是提線木偶,讓做什麼就做什麼.

"進去躺著."任宗主道.

岡一道:"還是盤坐,比較合適."

任宗主道:"進去鬼棺,盤坐在內."

沈浪依舊如同行尸走肉一般,進入鬼棺之內,但是呆呆站在那里.

岡一道:"盤坐這個命令,太複雜了,他執行不了."

接下來,岡一親自動手,讓沈浪旁坐在鬼棺之內.

任宗主深深吸一口氣,朝著岡一道:"師兄,我不會忘記我的承諾的."

然後,他也走入了鬼棺之內,在沈浪面前盤坐了下來.

"准備好了嗎?"岡一問道.

任宗主壓下激動緊張的心情道:"置于死地而後生,准備好了."

岡一道:"靈魂出竅術,入竅術,沒有問題?"

任宗主笑道:"岡一師兄,為了這一天我已經准備了幾十年了,《活死人經》我也已經領悟無數遍了,簡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岡一道:"萬萬,萬萬不要有差錯."

任宗主動情道:"岡一師兄,你……你對我的情意,我永遠不會忘記,未來……是我們的."

岡一道:"你說笑了,這個詞不能亂用."

然後,岡一小心翼翼地蓋上了鬼棺.

周圍陷入了黑暗,然後鬼棺之內亮起了無數的符文,這些符文光芒,形成了一個獨立的空間,明明體積很小,卻給人一種無比巨大的感覺.

真像是大劫宮的那個鬼城空間啊,完全是光影組成的世界,在這里任宗主竟然覺得周圍一切虛無,甚至幾乎要忘記自己的軀體.

這鬼棺真不愧是上古神物啊,幾乎和龍盒一樣神奇了,當年大劫寺創造的奇跡,是不是有一半都是這鬼棺的功勞?

任宗主冷笑道:"沈浪陛下,接下來你的身體要屬于我了,你的大乾帝國要屬于我了,你的女人也要屬于我了,你的血脈天賦也要屬于我,你的上古王戒,龍之心,龍之劍都屬于我了."

"沈浪陛下你放心,我一定會替你擊敗大炎帝國,成就天下霸業的.姜離陛下沒有完成的使命,就讓我來完成!"

然後,任宗主根據《活死人經》第二卷,開始了奪舍.

"靈魂出竅術!"

頓時,神奇的一幕出現了,任宗主感覺到自己的靈魂真的脫離了身體,他自己能夠看到自己.

這種感覺太奇怪了,完全感覺不到身體的存在,就仿佛飄在無盡的虛空之中,明明鬼棺很小,但是卻仿佛置身于茫茫宇宙,無比巨大.

這種感覺,和當時沈浪在鬼城中非常相似.緊接著任宗主的靈魂清晰看到了沈浪的軀體,仿佛會發光一般,而且散發著金光.

沈浪陛下,你的軀體果然是天下間獨一無二,但接下來,他屬于我了.

然後,任宗主的靈魂猛地朝著沈浪的軀殼飛去,就要鑽入他的身體,完成奪舍!

然而這個時候,本來行尸走肉,傀儡一般的沈浪忽然睜開雙眼,他已經分離的雙層瞳再一次凝聚,綻放出奪目的光芒.

然後,沈浪露出了無比促狹的笑容:"任宗主,我本來以為贏廣死得就很離奇了,沒有想到你的死得會更加離奇."

"贏廣是發瘋而死,任宗主你竟然是自己走入棺材,自己下地獄,太別致了."

…………………………

注:今天更新一萬八千字,真的拼盡全力了,就想靠極致的勤奮打動你們,保住月票榜,兄弟們拜托了!

謝謝乆三少爺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585章:真相!神術!拯救任盈盈(求月票)    下篇:第587章:任宗主之死!凌遲!(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